第二百二十九章 营地的口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天,精神爽奕的三无公主殿下继续发动逆袭,可惜在姐姐面前惨遭狙击,最终被姐姐逮住,像吐丝的虫子一样被严严实实的绑起来,倒吊在庭院的大树下,在寒风之中摇摆着,转动着……,次日被我放下来以后,步伐那叫一个脚踏七星,蛇游八卦。

第三天,三无公主痛定思痛,策划了一整晚之后卷土重来,可惜依然不敌姐姐,而且被逮个正着,**着身体涂上蜂蜜,然后被关到小黑屋里,顺便一提,姐姐还往里面扔了几窝蜜蜂,于是,断断续续的拍打声持续了一整晚。

第四天……

于是,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战争之中,我,伟大的德鲁伊吴凡,经过几天城门池鱼的惨痛遭遇,某一天深夜起床夜尿的时候,突然浑身一个激灵,脑子空空如也,只觉得思路和整个厕所从所未有的清晰,在这灵光一顿之间,我终于大彻大悟,神识里面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一划而过。

哈利路亚

什么,不明白这四个字有什么意义?道友,你的境界还不够哇!……

鲁高因城东北区域的某片高级住宅区,芳草遍地,绿树成荫,中央甚至建有清幽湖泊,为炎炎的沙漠午日带来一丝清爽,在这里,几乎每半个小时就能看见一队精锐的巡逻士兵经过,治安极为理想,因此,这片住宅区几乎聚集了整个鲁高因80%的巨贾贵族,能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便足可以自豪的宣布自己踏入了上流社会的阶层,而占地大小。建筑的规模和品味,则是象征着主人的财富和地位。

就是在这样地地方里,某条大理石干道上,某座占地虽小,却凭着其精致独特的风格而无人敢轻视的小别墅门前,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突然竖起了一顶脏兮兮的黑色小帐篷……

“轰——”

盘坐着在地,我双手拖着木杯,轻轻啜了一口里面的清神水。眯成等号的眼睛远目天空。发出老头子的感叹。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是啊。”

和我保持着相同姿势的,只是手中地茶杯换成一块碎裂钻石地小幽灵,脆声附和着,然后像松鼠捧着栗子猛啃一样,用及其可爱地动作不断小口小口咬着,有着钢铁硬度的碎裂钻石,在她那一口雪白的牙齿下,就像冰块一样被咬成粉末。

“能请问一下,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吗?”刚刚睡饱醒来的小幽灵同学,一边吃着。一边指指我身后的帐篷,再指指帐篷后面的别墅,用着及其无辜的眼神,很有礼貌的举手发问道0。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我没听到,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哇!!”

被无视地小幽灵轻呼了一声,白皙闪亮的牙齿将钻石咬得咯咯作响。仿佛在说:看见了吗?再不说的话,咬你哦。

“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是这样,我到也想问问圣女大人,你这一觉究竟睡了多久啊?”

对于小幽灵制造出的足够分量的威胁,我不得不做出回应,即使是身为转职者的**,被她咬上一口也是会疼的。关于这一点。胸前,肩膀还有手臂上十多个还未消去地牙印就是最好的解释。xx的,就算是她倒过来求我,我也绝对不能让她用口给我xx……

丝毫不知我脑海里正转动着一些诸如此类的龌龊念头,我们的圣女殿下难得俏脸一红,总不能说前天晚上才从输给茉里莎的打击中重新振作起来,然后魄力十足的一口气睡到现在吧。

“轰——”

“母爱,真可怕呢!”

沉默了一会,我轻轻吐出一句貌似不着边际地话,对于没怎么享受过母爱地我来说,身后那一幕无疑是一次生动的教材,嗯,反面教材。

“大概……吧。”

连曾经在父贵母慈地家庭中度过幸福童年的小幽灵,此时也产生了一种不确定感,难道只是自己的家庭比较……特殊?

“轰——”“能再问一个问题吗?身后的爆炸声,是怎么回事?”虚心好学的小幽灵同学再次举手发言。

“今天的小雷也很勤劳呢,小丽,还记得我吗?我们昨天还一起吃过肉干呢?”

“呜呜,又被无视了。”小幽灵磨着牙齿,美目变得锐利起来。

“小丽是谁,难道又瞒着我在外面找女人,明明已经有了我还不满足吗?对性生活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

“你……”纵使知道这话只有我一个人能听见,我也几乎一头栽倒在地,这是何等强悍的幽灵啊,我是不是该庆幸地狱一族来的及时,否则等她当上了圣女,估计用不着地狱入侵,整个暗黑大陆的人十有**会先被她给死。

稳了稳身子,我继续眯起双眼,指着在地上几只忙碌的小蚂蚁:“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丽,昨天陪我聊了很久呢,这是小雷,他一个人就将我给的肉干搬运回去了,很厉害吧,还有……”

“……”这次换小幽灵无话可说了,或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两个的确是天生一对。

“至于爆炸声……”脸色一沉,我全身似有似无的散发出一股黑色气息,语气有如幽冥之声:“有很多事情,知道要比不知道幸福哦。”

“呜咕咕我知道了。”小幽灵被我这股毫不作假的惨兮兮气魄所震慑,一时之间只能发出困扰的悲鸣声。

“叮——”

这次不是爆炸声,而是十分清脆,类似于金币落地的声音。

并不是“类似”,顺着声音看去。太阳底下,的确有一枚闪闪发光的金币映入视线,然后,再次顺着声音地方向看去,背光之中,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

仔细打量着这道身影,,大概有**岁的样子,一身公主装。头上带着蕾丝边的小洋帽。看上去如同洋娃娃一般。一个粉嫩粉可爱的小萝莉出现在我眼前,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里闪烁着这个年龄特有的,毫不掩饰作假的纯净目光。

带着透明蕾丝手套的淑女小手将金币捡了起来,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地帐篷,似乎很犹豫地样子,嘴巴里嘀咕着“要是将手套弄脏地话,又要被妈咪骂了”之类的童言,我说,虽说童言无忌。难道你就不能小声一点吗?

不过,聪明的小萝莉很快就想到了好办法,只见她将蕾丝手套摘下来,然后用那暴露在空气之中的白嫩小手握着金币,交到我手心上,然后轻轻摸着我的头。

“大叔叔,乖乖。别哭哦!”

顿了顿,她继续用那迷死人不偿命的可爱声音道:“可惜妈咪说家里的佣人够了,不然的话……”说到这里,本来还在安慰着我的她,自己到开始眼睛湿润起来,露出欲哭的表情。

其实,我到现在还没完全搞懂现在是什么状况……

呆呆握着手里仍带着一丝余温地小金币。我茫然的看着小萝莉。

“呜呜够吗?可是这已经是莉莉丝全部的零用钱了。”自称是莉莉丝的小萝莉。眼睛里的水雾泛滥起来了,随时都有凝聚的可能。

“爱丽丝。”我向小幽灵发问:“我现在的样子很落魄吗?”

摇了摇头。小幽灵纠正了两个字:“是非常。”

难怪,我小声嘀咕着,难怪昨天那队士兵想将我赶出去,若不是自己出示别墅主人和转职者身份地话指不定会被拖到哪里去呢……

眼看着小萝莉的眼睛泛出水光,我连忙轻声细语的安慰着,好不容易才让她破涕为笑,在那软绵绵甜腻腻的大叔叔呼声中,朝对面的别墅跑去,然后在门卫士兵的恭迎下进入大门……

“诶——?”

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家门口对面竟然还有其他别墅(废话),看看那扇森严的铁栏大门,都足有我家别墅那么宽了,里面更是如城堡一样宏伟,估计这条街区地四分之一面积都给它占去了,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对面竟然住着一位如许地“大人物”。

看了看门牌,上面用金色的字体刻着“蒂因”二字,带“因”字地只能是皇族,那样说来小萝莉名字应该叫莉莉丝.蒂因了,改天问问茉里莎吧,我摇了摇头,然后朝旁边发出一道刺目眼光的不速之客望去。

“我说你是来看戏的吗?莱恩爷爷。”

从小萝莉莉莉丝出现那一刻开始就停在旁边的黑色马车,莱恩老头从里面跳了下来。

“没想到,没想到,吴你竟然落魄到这样的程度,要是缺钱的话,跟我说一声就好了,堂堂的罗格长老,竟然沦落到诱拐女童的地步,哎哎——”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摸样,莱恩仰首顿足道。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别擅自捏造罪名啊。”这死老头,是特意过来调侃我的吗?

“哈哈,亲爱的吴,别生气,我只是开个玩笑。”被揭穿的莱恩丝毫没有反省,反倒为老不尊的笑了起来,这人的脸皮果真是越老越厚。

“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怎么回……”

话还未落下,身后的别墅便传来一声惊天巨响,一扇可怜的木门带着凄厉呼啸声,从我和莱恩之间剜过,然后深深地切入大理石墙壁里面,引起对面,也就是蒂因家门卫的一阵惊乱。“这个,说来话长……”我和莱恩将视线放在木门上许久,最终才喃喃道。

“亲爱的吴,加油吧。”莱恩似乎有些理解了,用男人都能看懂的怜悯眼神看着我。

“过后请帮我找几个工匠修理一翻吧。”就算是被怜悯了,此刻我也无力辩驳。

“放心吧。”

望着几近燃烧殆尽的我,莱恩难得好心的没有继续落井下石了,临走之前,他告诉我,阿卡拉那里在昨天传来讯息,让你完成任务的话,就回去一趟,好歹也复个命,据说法拉快要被你家那口子给逼疯了,现在天天赖在我那堂兄(凯恩)那里,连法师工会都不敢回了。

汗,这话太夸张了点吧,维拉丝可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女孩呀。

想起沙拉,想起维拉丝,我不禁心头一热,还有拉尔他们,他们还好吗?是不是正为如何打败安达利尔而发愁?德鲁夫的小队呢?是不是已经打败了安达利尔,正准备向鲁高因进发?还有小丫头琳亚,我到暗黑里认识的第一个女孩,也不知道现在多少级了。

想到这里,我回去的心思越发强烈,只待姐姐走后便打算立刻动身,不过在这之前,还得先确认一下是否已经完成了任务先,我可不想半途而废。

望着逐渐远去的马车,我嘿的一声站起身子,拍拍屁股戴上斗篷布帽,一脸神肃地向冒险者乐园方向走去。

“这边是出鲁高因城的方向哦。”小幽灵善意提醒。

沉思了片刻,我默默地转了一百八十度,神情依旧肃然。

最近订阅量少了一大半,当然,不会怪大家,都是更新量的问题,心里想着接下来是不是要再挤出些时间码字,不然这订阅量都让快让我绝望了,因此,也拜托大家也多点订阅一下吧。

说实话,公务员考试已经有点失去信心了,万恶的内部招聘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