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家的感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一章家的感觉

两天以后,我重新来到法师公会,在一位法师的带领下来到地下传送室。 飞

塔伦首先迎了上来,汗水浸透的脸上隐隐有些苍白。

“长老大人,你来的正好,远程传送刚刚准备好。”

“辛苦你们了。”

看到索伦和另外四个老法师疲惫的神'色',我真诚的敬了一个法师礼,远程传送的消耗巨大,估计就只有法拉那种老怪物能面不改'色'的完成了。

“不过……”感激之余,我的语气顿了顿,指着大厅周围。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在约有四个篮球场大小的传送大厅里,除了远程传送所必须的五个法师,还有占了整个大厅三分之一面积的传送魔法阵以外,在大厅的四周尚且围满了高矮不一的法师,估'摸'起码有上百个,清一'色'的黑'色'法师袍加罩着宽大连袍帽,在清冷的壁灯应托下鬼影重重,平添一份阴暗诡异的气息。

难道是在举行什么秘密仪式?若不是考虑到气氛不合适,我到想回头问塔伦一句:法师公会是不是给哪个邪恶的巫师组织给占领了,该不会是想拿我这个长老当祭品吧?

察觉到我眼光,塔伦苍白的老脸也不禁微微发赤,声音更是吞吐。

“你看这个…,长老大人…,咳咳……,想必长老大人你也深有体会吧,在离开罗格营地的这段时间……,咳……,我的意思是说……,其实这里大部分的人都是从罗格营地来的,有些甚至已经好十几年没回去一趟了,所以……”

“有话你就直说吧。”

“咳。那我就直说了,也就在前天,不知有谁竟然走漏了长老要回去的消息,所以大家都想,咳……,想让长老大人帮忙捎点东西回罗格营地罢了。”

塔伦边说边咳,眼神慌'乱',这可怜的老头。也不知那狡猾似狐地法拉是怎么教出来的,竟然连撒谎不会,你这样不等于告诉我走漏消息的就是你本人吗?

弄清楚原因以后,我顿时有种苦笑不得的感觉——原来是想要自己客串一下快递员啊,我是不是该朝他们敬一个礼,然后道“联邦快递,使命必达”呢?

“问题到是没有,不过瓦瑞夫不是经常来往吗。为什么不拜托他?”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长老你大概也略有所闻吧,我们这些法师多少都有那么点'毛'病,一旦做起试验,外界什么的就全都忘了。有时在实验室里一呆就是好几个月,瓦瑞夫的车队那可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了解,了解。”看到一个个法师那家里蹲特有的白皙面庞,我顿时恍然。

接下来。上百个法师依次将自己要寄的物件交给我,有地只是一封简单的信件,有些是包裹,随着传递过来的,还有那满满的感激,渴望,期待和兴奋,看到一双双朴素而真挚的眼睛。我鼻子不禁有些发酸,这都是一群为了暗黑大陆而牺牲自我的可爱之人呀。

干涩拗口的咒慢慢响彻在大厅上空,随着法师将自己的法杖'插'入五芒星地五个点,整个魔法阵仿佛被点燃的导火索一般,慢慢的亮了起来,待整个魔法阵被点亮以后,大厅刹那间被被一片'乳'白'色'的光晕所包围,在无数双灼灼的眼睛期待。站在大厅央地身子逐渐浮了起来。变淡,直至透明消失。

与此同时。营地法师公会的地下传送室的魔法阵亮起了雪白的光芒。

“欢迎回来,亲爱地吴!”刚刚睁开眼睛,一张张熟悉的笑脸便迎了上来。

“哟,大家看起来精神都还不错啊。”我看着阿卡拉,凯恩,卡夏,还有法师,四大长老都在,这阵势还真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亲爱的吴,可总算把你盼回来了。”没想到最先迎上来的不是卡夏,而是法拉,那似一阵风都能吹倒的体型,竟然跑的比兔子还要快,三步两步窜一下就来凑上来握住了我的手,一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模样。

“我说法拉老头,你这是唱哪出戏啊?”我连忙用力甩开自己地手,一脸警惕的瞪着他。

“你家那口子,哎,总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终于能回公会,不用在那老书虫家里受苦了……”法拉似才发泄完了一样,抹着两把鼻涕嘀咕着。

维拉丝?我家温柔善良的维拉丝怎么了?能把你这堂堂82级的**师怎么了?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我狠狠bs了法拉一眼。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旁边的凯恩一听,不乐意了,这老家伙在他家里混吃混喝不说,竟然还敢嫌三嫌四,他这叫一个恼火呀,也顾不得双方的实力差距,瞬间便由谦谦有礼的大学者转职成痞子流氓,只见凯恩赤红着眼卷起袖袍,抡起手地拐杖就砸过去……

“好小子,我都听莱恩说了,你在鲁高因可真是轰轰烈烈地大干了一场啊。”

无视两个一把年纪的老头在一旁扭打,红头发卡夏第二个迎了上来,用力地往我肩膀上一拍,那力气差点直接把我给扣倒在地,混蛋,无论我的等级和力量提高多少,她总是能恰到好处的让我吃亏,绝对是故意的吧你这老酒鬼。

“那是,我可是超额的完成了任务。”抽了口冷气,我反手一个手刀迎上去,却被卡夏轻松躲开了,等着吧,迟早会让你知道为什么前浪会死在沙滩上。

“那这次的任务奖励……”回过头,我用希翼的眼光看着头头阿卡拉,看着她,一直看着她。

“咳咳……,吴刚刚回来,想必也累了,先去休息一下吧。大家别打扰他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阿卡拉回避了我的视线,若无其事的回避掉了,我说其实我一点都不累啊,咱现在就好好商量一下吧。

看阿卡拉转身离去,我的目光落到卡夏身上:“这个…奖励……,钱……,经验……。还有装备……”

“啊啊,糟糕,酒喝太多,有点醉了,先回去补一觉吧。”

前一刻尚且精神爽奕的卡夏,突然一脸'潮'红,脚步也跟着忽悠起来了,身上竟然还煞有其事地散发出一股酒气。背着我招了招手,便在我目瞪口呆的眼神摇摇晃晃的拎着个小酒瓶离开了。

“那个……,属'性'点……,技能点……”我将最后的希望放在凯恩和法拉身上。

“对了,关于上次个问题!”刚刚还扭打在一块的两个老头。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搂起了肩膀,语气亲热的像失散多年的兄弟。

“对对,就是上次那个问题,似乎出了一点小差错。”

很快。两个人以研究为由,在我无语的眼神飞步离去,那缓慢地脚步竟然暗藏玄机,又似仙人跨步,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空'荡''荡'的传送密室,只剩下我和另外四个负责施法的法师,目光从他们身上一扫而过,换来了四道无辜的眼神。

“太阳你们。”我狠狠朝他们离去的地方比了比指。

“哈——”

走出帐篷以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明明只离开了三个月而已,却有一种久违的感觉,草原清爽地凉风顺着肺部扩散到身体每一个'毛'孔,仿佛要将沙漠遗留下来的燥热全部驱除,放眼望去,绿'色'的草地,碧蓝的天空。鲜美的空气。温和地阳光,就仿佛从乌烟瘴气的大城市回到乡下一般。感觉身体重新活了过来。

果然,只有罗格营地才是最理想的家啊,我伸了个懒腰,发自肺腑的感叹到,那粘稠地思念,在此刻变得更加清晰起来,脚步开始迈开,慢慢的,逐渐加快,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飞奔了起来。

维拉丝,我的小宝贝,你还好吗?

当我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时,法师公会一角的白'色'小帐篷已经清晰的映入视野,眼睛的天地之间,只剩下那道小小的身影,熟练地弯下腰,从一个大篮子里取出湿漉漉的衣服,扭干,用力一抖,然后晾在搭好的木杆上,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赏心悦目,以苍空碧草为背景,迎风展开的衣服和少女那优美的轮廓,构成了一副无法言语的画卷,心里顿时被填得满满的,仿佛只要这样看着,就能心满意足的站到天荒地老。

微微抽动着鼻子,我默默地走了上前,从后面搂住了她,将那小小地后背紧搂在怀里。

“对不起,让你一个人受累了。”

身体剧烈一抖,然后松了下来,慢慢的靠在我怀里,顺从地让我吻她的耳颊,厮磨她的鬓角。

“大人……。”声音轻轻的咛呢着,滴着水滴的纤细小手,背着搂上了我的腰。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比起大人的劳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大人,你看。”维拉丝仿佛一个人在独自喃喃自语般,她指着帐篷旁边的一个小围栏,里面有两只可爱的小羊正在嬉闹。

“我养了两只小羊哦,没有经过大人的同意,大人不会怪我吧,刚刚买来的时候很小很小,全身光溜溜的一点'毛'都没有,现在已经长得那么大了,喂着它们的时候,我时常在想,等大人回来以后一起给它们取个名字,这样想着,就会感觉到幸福了。”

“还有还有……”她又指着另外一侧的小围栏。

“大人你看,我种了一些菜,大人喜欢吃的莫洛洛我也种了,心里在想啊,要是能在大人回来的时候成熟,吃上自己亲手种亲手磨的馍馍面就好了,你看,刚好成熟了,这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而且,而且沙拉妹妹也会经常过来,这些木围栏。菜地,还有晾衣架,都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搭的,所以就算一个人,也不会寂寞,不会的……”

不断的倾说着,维拉丝地头低了下去,滚烫泪水顺着她的脸颊。顺着她的发丝,滴落在我手心上。

“但是……,但是不是这样的,其实一直都在盼着大人回来,一刻也等不及了,为什么会这样?以前不是这样的,明明以前离开的时间更长,为什么唯独这次心里那么焦急。明明知道大人在为所有人而奋斗着,我却总是自私的想着,大人快点回来吧,什么都不要管了,快点回来抱着我吧。我……呜嗯~~”

在维拉丝惊讶的泪光之,我用力地扳过她的身子,封住她的玉唇,将她所有的话。所有的泪水都封住,不断贪婪的索取着,直到快喘不过气来,才蛮横的将她整个横着抱起,一个完美的公主抱,然后向帐篷里面走去。

“大…大人……”维拉丝混无知觉地梦呓着,目光'迷'离的紧紧凝视着我的面庞。

“衣…衣服还没晾完呢。”臂弯传来软弱无力的挣扎,与之相反的是一双玉臂牢牢将我地脖子搂住。

不知过了多久。满足的轻'吟'声响起,维拉丝仿佛小狗一般,脸上透'露'着雨'露'过后地幸福与满足。

“很冷吗?我的小'露''露'。”

维拉丝的小名是艾'露''露',不过平时已经习惯了,只有在某些“特殊的”场合,才时不时的轻呢着她的小名,每到这时她总会无法自抑的害羞起来,那满脸羞红的样子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呜呜~~”果然,维拉丝那本来就已经如雨后海棠地脸颊,此刻更是红到了耳根,无论叫多少次都无法习惯,都会不由自主地脸红,这种单纯而又害羞的'性'格,正是我所喜欢着地维拉丝。

“对了。”一边把弄着和长发一起垂在胸口上的,那只有她的男人才资格碰触的金属圆环小发饰,我突然回忆起法拉那毫不作假的悲惨模样。

“我的小'露''露',你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让法拉不敢回法师公会。”

“咦咦——,我?”脸蛋红扑扑的维拉丝,轻歪着脑袋靠在我胸前,食指轻点嘴唇做思考状。

“我……我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吗?没有啊!?”思考过后是一脸的'迷'茫。

“只是有空的时候,想看看大人你是不是回来了,所以就在公会门口站着等,天黑以前就会回去,给他们添麻烦了吗?!!”维拉丝一脸疑'惑'的说道,看来还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当然没有,你这小傻瓜。”

我不由感动的将她紧紧入怀,同时也为法拉他们默哀,试想一个女孩一天到晚站在门口翘首以盼,满脸的期待然后是失望的目光盯着来往的法师,幽怨的眼神仿佛在不断诉说“为什么你不是我期待着的那个人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任谁也吃不消啊,尤其是维拉丝这种生'性'温柔纯良的女孩,杀伤力往往更是惊人,怕是法拉的脸皮比钢铁还厚怕也是抵挡不住吧,真是一物克一物啊,这可怜的老家伙……

不过,不能让维拉丝明白真相,这样她会很难过的,法拉呀,你就担待着点吧,阿门。

“对了,沙拉这小丫头还好吗?训练营的进度怎么样?”为了不让单纯的维拉丝想通这一点,我连忙转移话题。

“嗯,还不错,进度真是让人吃惊的快呢,老师说如果按照这样的度下去,不用两年就能转职佣兵了,不过……”维拉丝眨着大眼睛,罕见的'露'出调皮的神'色'。

“不过什么?快说。”我立刻拿出一家之主的威势,大手狠狠的朝那对大小适的玉'乳'覆盖过去。

“大人…你……就爱使坏,不说,就是不说,你看到以后就会明白了。”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呻'吟',维拉丝满脸通红的摇着头。

“好啊,竟然敢反抗,看来是得家法伺候了……“我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下面……

“大人,根本就……就没有这样的家法……呜呜,不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