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琳娅的心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五章琳娅的心思

精灵的信仰礼赞之书

双手伤害:6-10

书等级:急攻击等级

耐久度:25-25

(限牧师使用)

需要等级:18

书等级:急攻击等级

+1所有技能

+8精力

+30生命

+2强壮术(限牧师)

+1抗火(限牧师)

+20攻击准确率

+1光照

100%增加对不死物的伤害

以牧师角度来看,这本书也算不上太好,但那“+1所有技能”的属'性',在黄金装备当却是属于极品,尤其是对我来说,而除开这条极品属'性'以外,其他的只能算是上,这也是让这本书失'色'不少的原因。 飞

蔷薇之衣坚定法袍(金'色'):需要等级25,防御65;+42%防御强化,+10体力,+23法力,抗火+16%,抗寒+19%,+1牧师技能(限牧师),+2神圣礼赞(限牧师),+1神圣(限牧师),回复装备耐久1点于一天内。

暴风之漩涡信仰法袍(金'色'):需要等级37:防御118,+51%防御强化,+25精力,抗闪电+38%,抗火+10%,+2光之精灵(限牧师),+1破冰封(限法师),+1雷之礼赞(限牧师),+3敏捷术(限牧师),法力恢复度+4%,0.1法力在杀死每一个敌人后获得。

两件黄金法袍也算不上极品,尤其让我不满意的是防御,竟然比同级别的蓝'色'装备还要低。低等级的牧师果然是弱不经风,1级的“神圣”,减少不死物和恶魔10%的伤害和+5%的震慑,比较微妙地数据,也算聊胜于无。

“神圣礼赞”到让我留了不少口水,试想一下,先加持“神圣礼赞”,开个“冰封装甲”。圈上“飓风装甲”,脚下再踩“抵抗光环”,最后来个“熊人变身”,啧啧啧,这皮厚的,拳头不够硬的小boss,那是别指望用物理攻击破我防御了,若是哪天再凑上野蛮人的“大叫”和“铁布衫”。估计在督瑞尔面前睡一觉都没什么问题,唯一郁闷的就是第二件黄金法袍要37级才能穿上。

平白赚了那么多极品装备,我自然是乐的跟啥似的,只可惜暗金装备需求最低也要52级,根本不是现在我能企及得上的。

嗯。以后要抽点时间练习装备切换啊,打量着挑选出来地装备,欣喜之余,我开始头疼起来。

“会不会太显眼了点?”

我指着这些光芒各异的装备抱怨道。穿上去的话,岂不是要变成大金人?

“噗——”

琳娅似乎也在想象我金光闪闪的傻样,噗嗤的笑了好一会儿,才和我解释装备的光芒其实是可以隐藏的,很简单,只要在上面印个小小的法阵就行了,若不是这样地话,那些高级冒险者岂不是一个个都成了五颜六'色'的发光体?

“吴大哥你呀。魔法知识还不过关哦,这可是所有职业的训练都会提到的基本常识。”

除了傻笑,顺便将那个莫须有的师傅拿出来发泄一通,我还能怎么样?

从密室里走出来地时候,天'色'已经渐黑,书房里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问了守卫才知道我和琳娅已经在里面呆了近一个小时,阿卡拉留下话来。在我们进去不到一会就匆匆离开了。

看看天'色'。我别过头,刚打算向琳娅告辞。却是见她正用期待的眼神望着我。

“吴大哥,都已经那么晚了,不如,不如吃了晚饭再走吧。”说完以后,她又低下头,拼命'揉'扯着身上那可怜的小围裙。

吃饭?嗯,貌似是个不错的主意呢,小别胜新婚,维拉丝昨晚可是被我足足折腾了一整晚,直到天亮才偃旗息鼓,现在大概还没醒过来吧,晚饭干脆就在这里解决算了,顺便也试试琳娅地手艺怎么样。

得到我的答复以后,琳娅俏脸脸刚绽放出笑颜,却冷不防的突然娇呼一声。

“糟了!我都给忘了!!”

“什么糟了?忘了什么?”我被琳娅一惊一咋的样子吓了个大跳。

“你们来的时候,其实我正在准备晚饭招呼客人,一个不小心就给忘了,这下可怎么办?”琳娅呜呜的看着我,眉头皱成川字,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你这小'迷'糊虫。”我不禁又气又好笑的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人现在在哪里,我去和她解释一下吧。”

琳娅轻吐了吐香舌,带着我来到一处小偏厅,指着里面某个像滩烂泥似地软软趴倒在桌子上的不明生物。

“咕噜噜——”雷鸣般的响声从不明生物的肚子里发出。

“那就麻烦吴大哥你了。”琳娅脸红红的说道,然后撇下我小步跑开了。

横竖不见火力支援,我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重重的咳了一声,不出所料,不明物体仿佛被惊醒的冬眠的蛇,忽地从桌子上弹起来,两眼发绿地望过来,嘴角还留着一丝未擦干地'液'体。

“小琳娅,你究竟……”话到一半,饿得发晕的眼睛总算还能勉强分辨雌雄,见进来地不是琳娅,她努力睁大着眼睛,似乎想看清楚我究竟是何方神圣。

虽然她没认出我,我到是已经知道她是谁,女圣骑士米拉西,琳娅队伍里的其一员,除了她以外,五人队伍还包括刺客密斯,德鲁伊法特艾斯,男圣骑士加仑,我和米拉西有过两面之缘。一次是在石块旷野和她们的队伍偶遇,另外一次则是在怪物袭击的时候,就是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

“哎呀呀,我当是谁,原来是凡大人啊。”眼睛睁大以后,米拉西夸张的叫着,没想到她还记得我,那到省下了自我介绍的功夫。

“你好。米拉西小姐。”我笑着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哦哦,原来如此。”米拉西不断上下打量着我,一副我终于明白了地表情:“难怪小琳娅竟然那么狠心,撇下我这个对她照顾有加的大姐姐不管,原来是凡大人来了,怪不得怪不得,我理解,嗯嗯……”

我说。我都还没解释呢,你脑内补完个什么劲啊?看着米拉西自顾自的做出结论,我顿时哭笑不得,其实仔细一看,米拉西长的还是挺不错的。身材纤细修长,眼睛大大的,脸蛋十分秀丽,除了有点“贫”之外。说是大美人也不为过,只是那大大咧咧的'性'格……

“对了对了,凡大人,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难道不仅是心,连我们家琳娅那火辣辣的身体也要迫不及待地占为己有?”

“……”

“对了对了,凡大人,你怎么知道我们刚刚历练回来?难道一直在盯梢?哎呀呀,没想到凡大人那么痴情。小琳娅可真是有福气啊。”

“……”得,她要再说下去的话,我就成了尾行的变态魔了。

不得已打断了她,我将话题转到正事上,从那张滔滔不绝的口,我对她们队伍的进度也有了一个大致了解,五人现在已经挺进了监牢,在监牢一层的传送站回来整顿休息。琳娅也已经17级了。估计再有一年,五人就能踏入墓'穴'。并具备挑战安达利尔的资格。

“哎哎,监牢的地形好麻烦啊,兜兜转转地,头都晕了。”米拉西抱着头悲鸣道,看来对'迷'宫也是万分苦手:“对了,大人当时是怎么通过监牢的,指点一下我们吧。”

呃,你确认要我的指点?真的确认?不后悔?

回忆起自己闯下的'迷'宫杀手名头,我不由仰首远目,不着痕迹地将这个问题带了过去,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啊,你要是用我教的方法,卡夏非得将我们两个的皮给剥了不可。

没有从我这里得到答案,米拉西也没有气馁,眼睛咕噜一转。

“对了对了——”

我立刻警惕的看着她,从开始到现在,每当她说出这句“对了对了”地口头禅时,准不是什么好的话题。

“凡大人,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我们家琳娅啊,也不知道为什么,升级特拼命,连神诞日那天也没赶回来,而且她老在说,要是队伍能凑齐六人就好了,有一天晚上,我在她的帐篷里捡到一张图纸,打开一看,乖乖,她连六人队伍的阵型和战术都设计好了,你猜那张图纸上写着什么?”

她神秘兮兮的凑到我耳边说道,虽然知道她肯定又会说出什么让人无语的答案,我还是忍不住凑上耳朵仔细聆听着。

“原来啊,她心目最后一个队员,竟然是个德鲁伊,而且阵型上写着‘吴大……’”

“碰——”

“吴大碰?!!”

我疑'惑'的转过头去望着她,却是吓了一大跳——米拉西凑到我耳边的脑袋,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黑乎乎地大铁锅,难道米拉西是铁锅妖怪?这才是她的原型??

按下心里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我将视线拉远,目光终于从铁锅之脱离开来,映入眼的一幕却更让我呆楞。

是琳娅,她不知什么时候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我们身后,俏脸呈现出羞怒气急的可爱模样,两手紧抓着铁锅,保持一副打桩的姿势,而可怜的米西拉则是被这从天而降地一铁锅砸个正着,整个脑袋都陷入桌子里面,因此当我回过头时,看到地是铁锅而不是米西拉。

“琳娅,你这是……”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琳娅,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那么害羞怯弱地一个女孩,却能施展如此彪悍的招式。

“啊啊——”琳娅回过神来,小手捂着嘴巴,似乎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竟然是自己造成的。

“那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正炒着菜,铁锅自己飞了出去……”慌慌张张的摇着头,琳娅用右手比了一个哈雷彗星地轨迹,似乎想用这是大自然的灾害而非人力所为来解释眼前的悲剧。

“嗯,先不要管是怎么回事,你最好还是先将锅子移开比较好。”我指着铁锅下面的脑袋说道,琳娅说她在炒菜似乎不假,因为锅子下面的脑袋正烫的冒烟。

“哇哇——”

经我这么一提醒。琳娅才手忙脚'乱'的将铁锅一扯,结果锅里滚烫的青菜又浇在米西拉地脑袋上面……

“小琳娅,如果我是普通人的话,早就死罗。”米拉西将脑袋抬起来,上面还挂着几条青菜,显得十分滑稽。

“对不起,呜呜~~,对不起——”琳娅像只胆怯的小田鼠。不断的鞠躬道歉。

“算了算了,这点小事就不要介意了,快点弄好晚饭吧,我都快要饿死了。”

“真的没事吗?米拉西姐姐——”出门之前,琳娅再三回过头。担心的看了米拉西一眼,身影才消失在门外。

“哈哈——”

“但是啊!!米拉西姐姐,你可不能给吴大哥添麻烦哦。”

如同幽灵一般,琳娅刚刚消失的地方。复又出探出一个脑袋,满脸警惕的看着米拉西,那幽幽地语气,顿时将米拉西刚刚发出的苦笑声卡在喉咙里。

“偶尔,偶尔而已,我们家琳娅平常还是蛮爱害羞的。”确认琳娅的确离开了,米拉西才满不在乎的将头顶地青菜挑到嘴里,吧嗒吧嗒的吃了几口。

偶尔?也就是说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罗。怜悯的看了米拉西一眼,对于琳娅暴走事件我也偶有所觉,还记得怪物袭击那时候吗?那次在维塔司村地酒吧里,琳娅可是通过某种我无法想象的、极为诡异的手段,硬生生的将米拉西的话给打断,这也只能怪米拉西不好,不故意刺激琳娅的话,一向乖巧的她又怎么会暴走呢?

说起来那也是我和维拉丝第一次邂逅的地方呀。真怀念!

有了这次当头锅喝以后。米拉西说话也谨慎了不少,直到琳娅做好晚饭也一直相安无事。

“呜呜~~。太好吃了,琳娅,你以后一定是个好妻子。”将筷子舞得飞快,不是我奉承,虽然起比起维拉丝还差上一筹,但琳娅地手艺在我所吃过的人当,绝对排在第四,第一当然是维拉丝,第二是纱丽大婶,至于第三名,虽然很不甘心,但的确属于三无公主,前提是她肯用心的话。

“你过奖了。”琳娅羞得几乎将脸埋到碗里面去。

不到一杯茶的功夫,整桌饭菜就给我们一扫而空,酒足饭饱的剔着牙,我突然发现,除开我这个大男人之外,琳娅的饭量竟然不比饥饿辘辘的米拉西少多少。

“琳娅,没想到你胃口还蛮不错地嘛。”我笑着打趣道,真不知那娇小地身体是如何容纳如此多食物。

“都集到那两个地方去了吧。”米拉西接过我的话,不断在琳娅胸部和'臀'部移动地目光,赤'裸''裸'的带着嫉妒。

“呜呜~~”本来被我一番话羞得满脸通红的琳娅,被米拉西那么一说,连忙一手挡在自己的胸前,另外一只手娴熟的叠好碗筷,转过身子,捂着翘'臀'飞快的逃走了。

美美的泡上了一壶茶,估'摸'着维拉丝再怎么也应该起床了,于是便在厨房里找到仍在刷洗着的琳娅,向她告辞。

“我送你吧,吴大哥。”琳娅擦干了手,那幽幽的眼神,让我的心弦不禁微微一颤。

黑'色'的夜幕早已经将整个罗格草原笼罩住,路边的魔法灯忽明忽灭,吸引了不少虫子吸附在上面,让本来就不甚明亮的灯火更加黯淡,踏着沙沙的碎石小路,琳娅默默跟在我后面,一直送出了大门口。

“就送到这里吧,不然米拉西又要埋怨了。”笑着回过头,柔声对眼前的佳人道,昏黄的灯光下,那张朦胧的绝'色'容颜,让人根本无法挪开视线。

“嗯。”琳娅轻轻应道,樱唇微颌,几次欲言又止,望了望我,又低下头,不断踢着脚下的碎石。

“好好保重,历练的时候千万不要逞强,要好好照顾自己,珍惜自己,不要'乱'吃东西,有危险的地方不要去……,知道吗?”我断断续续的叮嘱着,想到下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内心更是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这一刻,我终于知道,琳娅.爱德华.斯普利菲尔德,我在暗黑世界里遇到的第一个女孩,已经占据了我心里的重要位置。

受到这股感情所趋势,我突然迈前了一大步,距琳娅不到一尺的距离,那高耸的胸部几乎顶到了我身上。

伸出双手,轻轻的抚上她滑腻的脸蛋,将他低着的脸捧了起来。

“琳娅,我……”轻轻注视那一双染上水雾的大眼睛,那娇艳欲滴的樱唇闪烁着诱人光泽,炙热香甜的吐息从里面呼出,缠绕在鼻间,更是觉得口干舌燥,琳娅那近在咫尺的眼眸,从震惊,到轻柔,妩媚,'迷'离,最后缓缓的闭上,一副任君品尝的顺从。

紧紧的搂住她,将嘴唇印下去,我的内心在狂烈的呼喊着,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然而,那一瞬间,沙拉和维拉丝的身影却在脑海而过,我硬是将嘴唇偏离了少许,最终印在了她的唇角边。

不知道吻了多久,我缓缓抬起头,在她脑袋上轻轻'揉'了一下,道声保重,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米拉西姐姐,我该怎么办?”望着逐渐消失在夜幕之的背影,琳娅心里有欣喜,也有失落,泪水终于忍不住从脸上滑落,不禁喃喃对着后面接近的身影问道。

“真是个傻孩子。”从灯影处走出来的米拉西,仿佛温柔的母亲一样从身后搂住琳娅。

“你也是,那位大人也是,都是爱情白痴,笨蛋,不知争取,只一味被动的等待着、接受着别人的爱,再这样下去的话,你们两个可能真要擦肩而过了。”

“那我该怎么办?我不想……,不想失去吴大哥啊!!”琳娅痛苦的捂着脸,晶莹泪水不断的从指间渗出。

“别哭别哭,放心吧,有我这个军师在,吴大哥什么的,十个八个也是手到擒来。”米拉西一边擦着她的泪水,一边使劲的安慰道。

“好,就以十个吴大哥为目标!!”

“呜呜,才不要呢,一个吴大哥就够了。”

“你怎么能说出怎么没志气的话呢,像你这样的美女,两个,至少也要两个才像样啊。”

“呜呜,一个,就是一个,再说哪来的两个吴大哥啊。”

夜幕下,女孩那纯真美丽的心思,久久的回'荡'于夜空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