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归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骑着小雪回到训练营里,没想到那个叫吉尔的白胡子老头还呆呆站在丛林里,真佩服他的好耐心,这一去一回,少说也有个把两个小时了,他竟然还死死的守在这,想到这里,我不禁对这老头的古板和固执有了重新的认识。

“吉尔爷爷看老头一脸不善,莎拉不禁吐了吐小舌头,撒娇的抓着他手摇了起来,别说这招还真管用,本来连眼睛都快气得瞪出来的老头立刻没脾气了,那眼神不断在看孙女的温柔和看顽徒的严厉中转变,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你这臭小子,要是下次再敢带坏莎拉,我管你跟她是什么关系,给我记住了。”眼看拿莎拉没则,老头自然将心里憋着的一肚子火撒在我这个始作俑者的头上。

切,我心底暗暗哼了一声,不过这老头究竟是莎拉的师傅,脾气虽臭,但是严谨认真的性格也值得称道,能不交坏的话还是尽量顺着点好,想到这里,我咕噜转几下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老师傅,你一生练剑,是否能告诉我,剑术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显然没想到我会问出这样的文图,老头一愣,这剑术的最高境界为何,但凡练过剑术的,想必都花过不少心思再上面yy,但是又有几个人能说个明白,更何论自认已经达到最高境界。“我不知道,怎么,难道你知道不成??”出神的想了一会,老头回过神来,没好气的像赶母鸡似的朝我摆手:去去去,没事快点滚,别打扰我训练。

”我当然不知道。不过……“我无视老头不耐烦的逐客令,突然一脸肃穆的举目愿望,仿佛要说出什么天大秘密似的将气氛烘托得紧张至极。

”不过……?“老头咽了口口水,很明显已经被我带入了气氛之中,那热切地眼神让我心里一阵好笑,多憨厚可爱的老头啊,以前一定是没怎么被人忽悠过,心里暗笑着,但是表情却越发的神肃。

“不过。我老师的一位朋友的妻子的师傅的宿敌的弟弟曾经说过,至高的剑术,又分三重境界。”我猛地朝老头比出三个手指。斩金截铁的说道。

“第一重,讲求人剑合一,人就是剑,剑就是人。第二重,手中无剑。剑在心中,虽赤手空拳,亦可发出剑气伤人于百米之外。至于第三重,诶……!!”我长叹一声,目光仿佛穿越了无数时空,悠远而深邃。

“那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却留下了一句,达到第三重境界的人,就已经不再是人,而是圣了。”我长嘘一声,心底暗自补完:没错,就是贱圣。

再看看老头,他整个人已经痴痴地站在原地。目光失神。口中不断喃喃不已,可不要走火入魔啊。我摸了把冷汗,然后悄悄朝莎拉招手,此时不走,更带合适,让大哥哥带你去其他训练营里炫耀去,省得那些小屁孩色心不死。

“大哥哥太厉害了,莎拉以后也要和大哥哥学习剑术。”路上,莎拉用满是崇拜的眼神望着我,看来刚刚那一番飘渺无边的话给震撼了。

“哈,小宝贝,刚刚那话你可别放在心里,以后还是认认真真的跟吉尔爷爷学习吧。”我暗自苦笑,本来只想忽悠一下老头,没想到连自家的小天使也被忽悠了,这剑术地最高境界什么的,其实根本就是空话,这剑术因人而异,学无止尽,每个人理想中的最高境界或许都不同,哪有什么固定地模式。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嗯!!”小莎拉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心里却以为自己地水平太低,还无法跟大哥哥学习,暗下决心努力学习之余,看着将自己搂入怀中的大哥哥的目光,更是炙热无比。

这剩下的一下午,我们足足逛遍整个罗格北区,一路留下的欢声笑语不断,直到傍晚和莎拉一起回去,没想到维拉丝竟然也在里面,正和纱丽阿姨一起捣鼓着些什么,见我们回来,先是一愣,然后二人笑眯眯的将莎拉拉了过去,三个女人凑在一块,维拉丝和纱丽阿姨端出一碗不知什么古怪的黑色药汤让莎拉喝下去,一脸鼓舞地样子,活像教练为自己将上场地拳击手端水送毛巾的殷勤鼓励。

“在喝什么好喝地东西吗?我也要来一碗。”我皱着鼻子凑上去,闻到一股怪味,不过正所谓人不可貌相,这臭豆腐闻起来还臭呢,吃着一样香。

“去去去!!”,“大人,这不是你喝的东西。”纱丽阿姨和脸红红的维拉丝竟然一个鼻孔出气的将我推了出去,真是莫名其妙,为什么莎拉喝得,我就喝不得……

第二天,我又抽着空子将莎拉从吉尔老头的“魔爪”之中拯救出来,这老头大概是因为我昨天一番话,给我的脸色好了不少,只上眼睛里挂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显然是想了一晚,诶,是不是有点忽悠过头了呢?

今天是罗格营地的市集,我自然是打算带着莎拉去西区好好逛一逛,正路过中央区域的时候,从不远处传来海啸般的欢呼声却是将我吓了一大跳。

干什么呢这是?冒险者集体造反?声音是从传送阵那便传来的,我好奇的带着莎拉凑了过去,没走多元,两个足球场大小的传送广场上,那中央如同祭坛一般的传送阵已经人山人海,围满了一圈又一圈的人。

“兄弟,这是怎么回事。”我抓住一个冲冲赶来的冒险者问道。

本来有些不耐的年轻冒险者回过头,正待回过头冷冷解释,看拉着他的人,愣了起来,然后露出受宠若惊的眼神。

“凡大人,其实我也不不大清楚,听说是有前辈的冒险队伍打败了安达利尔荣归。所以赶过来凑凑热闹。”

打败安达利尔?原来是这样,我到也想知道是谁,说不定还是老熟人呢,当下,我向那冒险者道了声谢,然后赶紧凑上去。

祭坛的阶梯上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正当我头疼怎么凑上去看个究竟地时候,阶梯上的人群却分了开来,我恰好抢了个好位置。让莎拉骑在我肩膀上,饶有兴趣的准备和大家一起围观那对冒险队伍。

“噢!!”,“好样的!!”。“我就知道你们能行!!”……海啸般的呐喊声,夹杂着隐隐的打趣声传来,这里面尤其以野蛮人的大嗓子最甚,看来这队冒险队伍在营地的人缘很不错啊。

当勇士们的身影从传送阵步出阶梯地一刹那,我差点没整个人扑倒在地上。我这不是眼花了吧,该死!!

拉尔,道格。格夫这三个老条子,正接受着两边冒险者的欢呼,从阶梯上缓缓步下,拉尔这家伙到还算沉稳。只是眼睛处的得意掩饰不住他那猥琐地本性,一脸温和微笑的朝两边的人群点头示意着,还真当自己是奥斯卡奖的得主啊。

道格这厮最不堪,那刺满图腾的脸上乐开了花,以至于面部都有些变形了,让那原本威武狰狞地图腾变得滑稽无比,简直就是野蛮人的耻辱。此时他正左右逢源的和周围地兄弟们握着手。俨然已经代入了国家元首海外访问的角色。

格夫算是三人中最正常的一个,傻笑着。只是脚步依然有些轻飘飘的。

谁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该死地,这三个混蛋不是说要过几个月以后再挑战安达利尔吗?我还打算着那时候暗中跟上他们以防万一呢,太***胡闹了这些混蛋,简直就是不把自己的生命,不把别人的关心当一回事!!

我激动的抹了抹湿润的眼角,不过,三个人平安回来就好了。

“爸爸----爸爸----”在我肩膀上的小天使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了,带着哽咽声地拼命喊着,不用看也能想象出她此刻地喜极而涕的激动模样。

莎拉地声音就仿佛投入大海中的一粒石头,在海啸般的欢呼中瞬间被淹没,我正想助他一臂之力,施展自己自穿越以来从没有施展过的歌喉,没想到拉尔这厮竟然福临心至的将目光投过来,一眼就看到跨坐在我肩膀上的莎拉,脸上顿时露出了狂喜的神情,正欲冲过来一叙父女之情,旁边的道格却拉了拉他的衣服:形象,注意形象。

拉尔激动的咳了几声,正了正色,带着野蛮人两兄弟,迈起八字步,大摇大摆,造势之极的朝我们这边走过来,那神气的样子,活像唐伯虎点秋香里的江南四大才子。

“我的宝贝女儿啊!老爸想死你啦!!”人群缓缓让开一条路,当自己的宝贝近在眼前的时候,拉尔终于忍不住泪奔过来,就想从我肩膀上抱起莎拉。

我想都没想,立刻伸脚顶住了他飞扑过来的身子。

“你这混蛋,多少天没洗澡了,要是熏坏了莎拉怎么办。”我笑骂着道,拉尔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灰头土脸,臭气熏天的样子,不好意思的傻笑着缩回了手。

将莎拉从肩膀上放下来,我上前一步,激动的抱住了拉尔。

“好兄弟,恭喜你。”

“谢谢你,吴!!”拉尔也用力的箍住我的肩膀,声音也是喜不自禁。

“道格,没想到你这老家伙还活着。”我放开拉尔,复又抱住了道格,只是这厮太高了,只能抱着他的腰。

“那当然,我可是暗黑大陆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啊。”道格厚着脸皮哈哈笑道,在我肩膀上用力拍了几下,日死,早知道变身熊人以后再抱,吃大亏了,我呲牙咧嘴的一把踢开了他。

“格夫,好样的,有这样的哥哥真是你的不幸。”我真诚的说道。

“放心吧,我已经习惯了。”格夫真诚的回到。

“你们这两个混蛋!!”道格怒了。

回过头,小天使已经扑到了拉尔身上,毫不介意他臭烘烘的身体和不知几个月没剃的满脸胡渣,亲昵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哈哈----。这才是我好女儿呀!。”拉尔激动的抱着莎拉,满脸欣慰的哈哈大笑道,还不忘记朝我们抛了个炫耀的眼神。

“莎拉,回去记得要立刻洗澡哦。”我无视拉尔那孔雀开屏般的得意样,认真的对莎拉说到。

“嗯,大哥哥,我知道了。”莎拉认真的点点头。

拉尔哭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