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面包+果酱,大家一定要试试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一章面包+果酱,大家一定要试试哦

回到拉尔家,大厅只有拉尔一个人在,这厮就像条被烈阳晒了半天的褪'毛'老狗,正软绵绵的将整个身子瘫在桌上,时不时半死不活的呻'吟'上一两句,转头一看,丽莎阿姨的房门紧闭着,看来他这几天都是在做无用功啊。 飞

见我进来,他有气无力的用眼角瞟了一眼,随即又唧唧歪歪的闭上眼睛,不断的唉声叹气着,眉头紧皱,一副我比杨白劳还要凄苦的模样。

径直将莎拉送回她的房间,盖好被子睡下,我才一脸戏谑的坐在拉尔对面,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我这人平时也没啥兴趣,就喜欢看落水狗而已。

“去去,看什么看!”这老小子心情不好,见我竟然在还一旁傻笑,顿时怒了。

“哟,我们自称‘做什么事都无须向家里汇报’的拉尔大人,究竟还有什么事情能困扰您呀。”我嘻嘻哈哈的落井下石道,果然,莎拉阿姨房间里传出一记沉重的撞击声。

“你这混小子,和道格那王八蛋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拉尔怒目圆睁,恨不得扑上来咬我一口,好一会儿才闷闷的重新垂下头去,我也不急,自顾自的倒了杯茶,哎呀呀,最近给老酒鬼和凯恩老头给累惨了,难得能像现在这样轻松一下。

“我说吴小子,看我家莎拉竟然能和维拉丝相处无事,是不是有什么秘诀?”过了许久,趴在桌子上死去活来的拉尔仿佛突然想到什么,两眼精光的看着我,自己女儿的'性'格她可是很清楚,虽然看上去乖巧听话,好像很好应付的样子。但其实跟他妈一个'性'格——骨子里占有欲强着呢,这吴小子竟然能将她驯得服服帖帖的,要是也能教自己两手,那纱丽那边岂不是能迎刃而解?

“唯独有一条。”我淡淡的喝了一口茶,这厮还真当我是情圣啊,我现在也正为感情烦恼着呢。

“什么办法?”拉尔激动地一把跳起,瞧你着样,还好意思说不是妻管严。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很简单,眼光要准,结婚前一定得'摸'透对方的本质才行。”

“你这不等于废话吗?”大喜大悲的拉尔顿时顺手将桌子上的脏抹布朝我扔过来,复又无力的趴在桌子上,低声嘀咕到:“其实结婚以前,纱丽还是个挺温顺挺可爱的女孩,哪知道她会变成母老虎啊,这也不能怪我的眼光啊……”

汗。这下轮到我开始冒冷汗了,莎拉和维拉丝以后该不会变成那样吧。

正当两人陷入无语地沉默时,门外传来一句惊雷般的大嗓子。

“大哥,我来蹭饭了,他爷的。饿死老子了。”古今外,蹭饭也能蹭得如此理直气壮的人,估计也就道格这么一个了。

果不其然,大门打开。正是道格和格夫,两个人都显得有些垂头丧气,格夫自不必说,被道格拉去做那丢脸的动作,估计有点脸皮的都会想不开,至于道格这厮,嗯,肯定是被罚惨了。毕竟像我这样的暴发户不多啊。

“哟,道格,被酒吧罚了多少钱?”我毫不留情的往那还在冒血地伤疤上一揭。

“他爷的,286个金币,一张烂桌子而已,那群吸血鬼!!”果然一提起这茬,道格原本就难看的脸'色'顿时发黑。

“不多了,当初我可是整整花了两万多的金币。”我感慨的叹道。每次回忆起来心里都像刀割一般。两万多金币啊,就算换成碎裂宝石。也整整一小袋二十颗在里面呀。

听我这么一说,道格顿时找到了心理平衡,乐了,为什么我身边都是一帮将自己地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上的混蛋呢?

“大嫂,我肚子饿了,有什么好东西吃没有?”道格左右看纱丽阿姨不在这里,于是扯着嗓子大声问道。

“你们找吴去吧,他那里大概有好吃的。”房间里传来纱丽阿姨不咸不淡的声音。

咦?我?我顿时愣住了,难道说纱丽阿姨……

“对了,大嫂不说我还真忘了,听说你这小子去鲁高因一趟,带回了不少好东西,总该没忘记我们地份吧。”道格顿时将目光紧紧锁定在我身上,不说他,连拉尔和格夫都来神了,如果将鲁高因比喻成大都市的话,那罗格营地无疑就是穷乡里,这城市里的新鲜玩意,对拉尔这群土包子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当然不会忘记你们的份,谁叫我们是好兄弟呢?”我立刻眯起眼睛,竟然你们三个主动找死,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该不会又是那些什么残废怪雕刻,安达利尔的触手之类的东西吧。”拉尔突然想起上次从我那里收到的猎奇礼物,立刻警惕地看着我。

“不会不会,这次是更实惠的东西,正如纱丽阿姨所说的,是一些十分‘奇特’的食物。”我笑的更欢了,丽莎阿姨,良心大大滴坏呀,不过偶喜欢。

“哦哦!那感情是太好了,他爷的,一觉醒来,连吃的都没顾上就被那群兔崽子拉去了。”早已经饿得头晕眼花的道格兴奋起来,很显然没有注意到我特意强调地“奇特”二字,而经他这么一'插'嘴,拉尔和格夫似乎也略过了,很好,你们死地不冤。

我笑眯眯的从物品栏里拿出三个面包,这可是我在市集上特意找了n个摊子才买回来地,十分具有“创意”的面包,猎奇意味十足。

不信?你先看看我左手这个,乍一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也就是普通芝麻面包上多出几只红'色'的爪子和一对钳子罢了,只有把它从间横着切开,才能看到面包师傅的独具匠心——面包里面竟然裹着一只螃蟹,这只螃蟹可谓十分完整,连壳都没有去掉。你看看它四对健全的爪子,极具魄力的双钳,毫无疑问,这是一只非常健康的大螃蟹,最重要的是,它还是一只没有经过加工、没有添加任何防腐剂、绿'色'纯天然地活生螃蟹,刚买来的时候,那爪子和钳子还会不断蠕动呢。这个面包的最大卖点在于——当你把它放到地上时,你会惊骇的发现,这面包竟然还能横着走路!正可谓是集食用与娱乐为一体。

再看看我右手这个,乍一看没什么特别,甚至连最基本的爪子和钳子都没有,只有将这面包扳成两半以后,你才能发现它里面深藏不'露'的内涵,没错。这是一个有陷的面包,而且不是普通的陷,是取自双子海深海海底两万米以下一种十分珍贵地发光椭圆形鱼类,里面的陷就是用这种鱼的——内脏的——最接近肛门的那一部分做成,完全就是精挑细选。用心良苦,毫无疑问,这陷也是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天然食品,请放心食用。

被我摆在桌子上的最后一个面包。比起前二者就要来得猎奇一些了,刚看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热狗,但是仔细一看,才发现细节上有些不同——外层地两片面包又圆又小,估'摸'像鸡蛋的形状,而间夹着的热狗,不。那并不是香肠,面包师傅告诉我,这东西可大有来头,是取自海底五万米以下,五十年才浮上水面一次产卵的深海巨无霸海龟的——龟.头,将砍下不到半刻钟,还流着鲜血地海龟.头'插'在两片球型面包央,这才算大功告成。果然是。咳咳,意义深远啊……

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三个面包。三人面面相窥,连一副饿死鬼投胎的道格也忍住了没有立刻下手。

“我亲爱的吴,能告诉我,这些面包真地能吃吗?”拉尔小心翼翼的问道,纱丽这几天完全没有下过厨,他现在也是饿坏了。

“当然。”我振振有词的说道:“别看这几个面包其貌不扬,告诉你们,这里面的材料可是海鲜,海鲜懂吗?”

“哦哦!!”听到海鲜二字,三人不禁虎躯一震,惊讶的叫了起来,顿时对这三个面包的信心足了几分,这海鲜对于位于草原之海的罗格营地来说,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珍贵食材,只要加上这两个字,就好像对从来没有踏出过山外一步地穷娃说“这可是城里货,好用着呢”,也再由不得拉尔他们不信。

“可是,好像味道有点怪。”素来谨慎的格夫,捏起鼻子,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

“这海鲜就是那股味,闻着不怎么样,吃起来那就一个香字。”心里笑的几乎抽筋,但脸上我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味道,当然有,你说这放了二十多天的生海鲜,能没有味道吗?

又是一句“城里货”,终于击溃了拉尔他们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三人勾心斗角的互相看了一眼,两边地拉尔和道格率先发难,将看起来比较正常地螃蟹面包和鱼面包抓在手心,落后的格夫只好无奈地选择乌龟面包,老实人果然吃亏啊。

我长吁短嘘的叹了一会,看他们各自将面包递到嘴里,觉得他们太可怜了,于是……

“等等!!”我果断的阻止了他们:“这面包固然好吃,但是你们不觉得少了点什么吗?”

三人停了下来,均'露'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

“没错,就是这个,果酱啊!!!”我猛地将一瓶金黄'色'的果酱高高举起,斩金截铁的说道。

“哦哦,这果酱竟然是从来没有见过的金黄'色'!”“鲁高因的东西,果然是非同凡响啊!”“光看那金灿灿的颜'色'我就可以断定,味道一定很好。”三人围着果酱啧啧称奇,纷纷发表着内心的感慨。

“没有果酱搭配的面包,就像没有小片刀的沉沦魔,没有触手的安达利尔,不会玩火的迪亚波罗,是完全不合格的面包美食家,来来,事不宜迟,我帮你们抹上吧。”这样说着,我用调羹将面包的里里外外都涂上了一层,那闪烁着金子光芒的面包,就仿佛是最高级的鱼子酱一般,光'色'泽就能让人垂涎欲滴。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被外表所诱'惑',三人也顾不得满手的果酱,就这么抓着面包,大口的咬了下去,而我,则是已经走出门外,叹了一声,不是不想看,而是不忍啊。

“啊~~~~!”

今天,是一个让所有罗格居民都难以忘怀的日子,因为这一天,营地上空回'荡'起了有史以来最凄厉最绝望的惨叫声!

当我再次打开大门,走进里面,整个大厅已经狼藉一片,有如凶杀现场,三个咬了一半的面包散落在地上,上面还流淌着金黄'色'的果酱,与之相应的,三具“尸体”,不,也不能说是尸体。

道格这老条子躺在地上,两手靠拢紧贴身体,全身后弓,绷得紧紧的,不断凭借腰力折腾弹跳着,腮帮一张一合,就像一条不慎跳上岸边,正不断挣扎的鲜活大鱼,不用说也知道他吃了什么面包。

拉尔这厮则是扎了个马步,两手成钳,口吐白沫,眼珠上下不断滚动,走路那是横着走,哼哼,螃蟹面包的味道如何?

可怜的格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噢,我的老天,莫非已经英勇就义了?这个世上又少了一个老实人啊,不过仔细凑前一看,才发现这家伙正在练龟息**。

直到晚上,这三个可怜的家伙才清醒过来,我自然免不了被他们教训一顿,被三人联手逮住,堵住嘴巴,倒吊着绑在树上整整一晚,其实罪魁祸首不是我,是纱丽阿姨啊,我只是添了一把火而已,望着屋里温暖的火光,还有隐约大口大口的吞嚼声,我只觉得今晚的风更凉了,肚子更饿了。

事后,纱丽阿姨和拉尔的冷战总算告了一段落,由此可以充分证明,纱丽阿姨当时的确是故意撒气的,然而,这样的事情该怎么解释呢?谁叫我当时笑的最欢乐。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要么被老酒鬼绑着去训练场,要么被凯恩拉着去试验纸张,又或者是拐带莎拉,携上维拉丝一起游玩,闲时和小幽灵斗斗嘴,到酒吧里听道格胡吹,然后目送一队队冒险队伍离去,迎接一队队冒险者归来,自拉尔他们回来也将近一个月了,傍晚,我刚满头大汗的从训练场里出来,就听到这么一则消息,瓦瑞夫的车队已经回来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