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离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二章离愁

“哟,瓦瑞夫大叔,早啊!”

第二天早上,我在营地央广场上看到了车队的身影,说是车队,其实也就是十多头骡驼兽,几辆烂货车,毕竟营地居民大多都是自给自足,需求量不大,到是将营地收购的土特产往鲁高因运,反到会多上一点。 飞

瓦瑞夫睡眼惺惺的从帐篷里钻出来,打了个哈欠,明明是个大商人,却依然穿着那身土里土气的灰白蓝平民服,土黄'色'的防水长靴,头戴小圆铁帽,长着一张扔到人群里就找不着的平凡面孔。

“是凡长老呀,幸会幸会,一大早光临鄙店,不知道想买些什么呢?”瓦瑞夫看是我,脸上顿时'露'出热情的笑容,两手搓挪着迎了上来,看我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头肥羊,得了吧你这'奸'商,好歹咱也是去过鲁高因,见过世面的人了,可别想再拿那些破玩意忽悠我了。

我心里暗自bs着,却也不敢表'露'出来,毕竟这次去鲁高因还要靠他引路呢,因此,打着从见多识广的瓦瑞夫嘴里听些有用的东西,长长见识的主意,我和他开始漫天聊了起来,从罗格营地到草原,到'迷'雾森林,还有鲁高因,甚至连库拉斯特和哈洛加斯,他都能扯出一些半真半假的琐事,脑子储藏着的知识,绝对不是我这个只在罗格混过两三年的小德鲁伊所能比拟的。

等回过神来,原本从山边'露'出一半的朝阳已经爬到了半空,暖暖的光线照在草丛'露'珠上,散发出一股湿润清香的气息,看看时间不早了,瓦瑞夫等会还要尽快将货物脱手,我也不再打扰。和他打了声招呼,悠哉悠哉的迈着脚步离去,哎?怎么感觉自己有点像那些无所事事的欧巴桑呢?

再次回过神来,赫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怀里已经抱满了一大堆古怪的东西,可恶,还是没逃脱瓦瑞夫地洗脑式倾销吗?算了,就当是缴学费吧。这样安慰着自己,我将这些东西一股脑塞入物品栏里,该送给谁好嘞?……

离别的滋味不好受,瓦瑞夫回来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听闻到这消息,拉尔家顿时沉浸在一片悲戚之,这里面拉尔和纱丽阿姨是在罗格营地里长大的,如今要背井离乡。而且很有可能是一去不复还,那种离愁伤感自是不必说,道格和格夫多少也有些伤心,虽说他们的老家在哈洛加斯,但怎么说二人也在罗格营地呆了十几年。这份感情不是说割舍就可以割舍得了的。

众人之,也只有莎拉比较平静,虽然同样是在营地生活了十多年,不过她的年龄尚不足理解乡愁的滋味。也没什么十分要好地朋友,父母在一起,自己的大哥哥也在一起,她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对远行和鲁高因的好奇兴奋心理反到占了很大一部分。

不过遗憾的是,莎拉却并不能一直留在鲁高因,本来按原计划。她是必须留在营地继续训练的,毕竟好不容易找了个剑术师傅,而且营地的训练设施也最为齐全。但是得到远程传送的允许后,我和拉尔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带上莎拉一起上路,也好让她安个心,到时候用远程传送将她送回去就是了,二十个碎裂宝石我还是出得起地,至于以后,也不用担心莎拉在营地独自一个人。因为维拉丝也会留在营地继续她的法师修炼课程。两个人住在一起,互相之间也有个照顾。

乘着瓦瑞夫将货物出手的这几天。拉尔一家一一向周围熟识的邻居道别,纱丽阿姨这几天的眼泪没怎么停止过,道格和格夫则是抓紧着在酒吧里和其他冒险者鬼混,朋友们,后辈们,那个老是在道格吹牛地时候问问题的憨实野蛮人小伙子,更是被他叮嘱了好几十遍。

第四天,将马车上的货物一销而空的瓦瑞夫告诉我们,明天太阳升起来地时候就要出发,让我们早点做好准备。

“嘶嘶——啦——”

帐篷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维拉丝娇小的身影正不停的来回走动着,手里拿起一件棉衣,想了想,又换上另外一件……,源源不断的东西被塞到一个个袋子里面,打开一看,包罗衣食住行,五花八门的什么东西都有,连自家种的莫洛洛也塞了一整袋,是想让我拿鲁高因里卖掉吗?

“你这是在干嘛呢?最迟我也会半年回来一次,哪用得着带那么多?”我哭笑不得的将忙个不停地维拉丝搂在怀里,一边玩弄她那根小发束,一边往她那白皙的耳朵上呵气道。

“大人,半年哪里少啦,得好好准备才行。”维拉丝鼓着脸颊认真道,作势欲起,却被我紧紧的搂在怀。

“好了,我的小宝贝,这些就够了,我的物品栏快放不下了。”望着整齐排列成为一排的六七个大麻袋,我那是一个凉汗飕飕,看来得找道格和格夫分担一下才行了。

“嗯!!”听我这样一说,维拉丝才俏生生的点了点头,不情愿的小声应道,沉默了起来。

“小'露''露',真地不和我们一起去吗?”我细细抚着她那柔发,再次问道,多了个莎拉,我也不在乎多个维拉丝,碎裂宝石什么地,用掉多少都无所谓,只要能让她们开心。

“大人,我还是决定不去了。”维拉丝再次摇了摇头,靠在我的怀里柔声说道。

“我学习地比莎拉妹妹晚,平时也没她那么用功,天分更是比不上,所以我想利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拉近一下距离,如果能和莎拉妹妹一起晋升的话,不是可以省下很多麻烦吗?”

“小'露''露',你真是我的小宝贝。”我感动的吻了下去,苦了她,这些年来一直都在为我着想和努力。

“而且,凡凡和'露''露'(那两只小羊羔)也不能没有人照顾不是吗?还有菜地,衣服……”维拉丝扳着指头一样样细数过去。

“好吧。竟然你已经下定决心,我也不勉强,等你和莎拉晋职佣兵以后,我们一家人一定要好好将这躺旅程补充一遍。”

“嗯。”维拉丝用鼻音应着,害羞的低垂下了头:“大人高兴就好,比起这个,我,我……”头越垂越低。更用力的顶在我的胸膛,从上面看去,发隙之间'露'出来地小半截白皙脖项已然通红,暗地里咬了咬牙,维拉丝突然将红得快要熟透的白皙俏脸凑在我耳旁。

“大人,比起这个,我,我更想要一个孩子。”

我顿时一愣——这……这可以用勾引来形容吗?

吼~~!!

抱着维拉丝往床上一倒……

“大……大人,请……请好好怜惜我……”本能的蜷缩着,维拉丝羞涩的闭上眼睛……

大人,请快点回来,比起孩子。我更希望是你啊——这样任'性'的话,终究还是说不出口呢。

天刚蒙蒙亮,我轻轻从与维拉丝柔软香滑的酮体纠缠脱离开来,凝视着那张熟睡的丽庞,最终还是狠了狠心,穿上衣服,收拾好一切,头也不回的离去。浑然不知背后正有一双黑亮的大眼睛,久久的注视着,当身影消失在门口的一瞬间,终于从眼缝里落下一滴清泪。

太阳还没上山,灰蒙蒙地广场笼罩着一层令人窒息的湿气,带着透骨凉意的晨风迎面吹来,竟似有些伤感,而原本应该是寥寥无人的东门。此时却是人山人海。将整个大门堵得水泄不通,吵杂声。低泣声,这些声音混合在一起,让清冷的早晨更显萧然,拉尔一家和野蛮人两兄弟比我早到了几刻,此时正和众人一一道别,见我过来,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路,无数炙热地目光望着我。

“凡大人,一定要好好照顾纱丽一家啊。”“凡大人,道格和格夫老大就拜托你了。”“凡大人,一路顺风……”“……”

无数声叮嘱,透过我的耳朵,直击我的心灵,在无数的声响地包围,我茫然,只能不断的点着头,不断让那一张张淳朴而真挚的面庞'露'出安心笑容。

纱丽阿姨已经哭成了泪人,小莎拉也被气氛渲染,眼睛通红,见我来了,一个飞奔投入我怀不肯松手,拉尔被一群阿婶大婆围着,无非是说些“以后一定要好好听纱丽的话,千万不要鲁莽”之类的,道格和格夫则是和酒吧那群侃友凑在一起,不知在说些什么。

时间终不会因大家的挽留而停止脚步,当太阳从山的那边投来第一丝刺目光线的时候,坐在货车最前面地瓦瑞夫回过头打了声招呼:“准备好,要出发了。”

这句话仿佛是催化剂一般,让整个东门沸腾起来,纱丽阿姨的身子突然一软,在众人的惊呼声倒在拉尔怀里,然后,不管众人怎么挽留和悲泣,我们还是缓缓的跟在车队后面,不断的回过头向众人挥手。

对于拉尔他们来说,此一别,或许就是永别了,回过头看着逐渐变小的营地大门,我突然觉得,自己大概能明白姐姐离开那时的心情了。

就在此时,一身雪白长袍的倩影从人群里穿出,远远地朝我挥着手,那迎风伫立地身姿,就如草原上最纯朴,最温柔,也是最坚强最美丽的花儿。

这一瞬间,我地内心被无法形容的复杂滋味所填满,心里涌现出一股冲动,不知不觉就动了起来,将双手拢在嘴边,我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维拉丝,我爱你!!”

声音随着我们远去的步伐飘散开来,不断的在上空回'荡',我知道,她一定能听见,整个罗格营地也一定能听见,见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