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风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三章风起

营地已经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放眼往去,尽是茫茫的绿'色'草原,这到让我想起刚刚穿越那会,和拉尔他们一起回罗格营地时的情景,久别了两年多的鲜血荒野,此时重新踏上,只觉得那景'色'是分外可爱。 飞

说巧不巧,这次跟随车队的只有我和拉尔他们,其他连一个佣兵也没有,比以前动辄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的冒险者队伍,少了不知多少,因此我的责任可谓重大深远,此时,五只鬼狼全被放出,呈五芒星的方向远远将整个车队围了起来,不过它们高大的体型和散发出来的凶暴气息,曾一度让拉车的驼骡兽吓得四肢发软,连头都埋进草地里,后来只好让鬼狼远远的在几百米以外跟着,好在空有懒乌鸦巡逻,地下有剧毒花藤戒备,在这天罗地之,我到也无须担心会有哪个不长眼睛的怪物闯入来。

拉尔夫'妇'坐在马车前头,纱丽阿姨情绪已经稳定多了,只是眼睛里的伤痛和不舍,始终是那么的明显,由拉尔在一旁细细安慰着。

小天使则是饶有兴趣的坐在另外一辆马车上东张西望,说起来这应该是她第一次踏出营地的范围吧,对于没有力量的平民来说,这就是一个混蛋的鸟笼世界,无论再怎么大,属于他们的也只有那么一丁点的地方。

将视线放到落在最后的野蛮人兄弟上,这两个条子闲得慌,宁愿用双腿走路也不肯坐车(我觉得是因为他们太重了,骡驼兽拉不动),刚刚道格还在大声抱怨怎么一只怪物都没见呢,拜托,这里还是属于营地的范围之内。怎么可能会遇上怪物,你真当老酒鬼和她那帮子小士兵是吃白饭的呀。

见他们左摇右摆歪歪扭扭的活像腐尸行走一样,我凑了上去,脸上摆出了媚笑:“道格老大,格夫老大,帮小弟一个忙如何?”

“吴,你这狡猾的臭小子,少叫得那么热乎。心里肯定又再打什么鬼主意吧。”道格狠狠打了个冷战,一脸警惕的看着我,显然对前几天地果酱面包事件仍犹记于心。

“瞧您说的,只是小忙,一个小忙而已,借你们的物品栏用一用,帮我放点东西怎么样,我家那口子都将物品栏给塞满了。”我勾上道格的肩膀。一副咱哥俩谁跟谁呀。

“哎!”没想到听我这么一说,道格和格夫面面相窥,同时叹了一口气。

“吴,不是不想帮你,实在是我们这里也放不下了呀。”

格夫苦着脸说道。原来在走之前,纱丽阿姨几乎来了次大搬家,棉被、衣服之类的自是不消说,连那些厨具和家具也都带上。或扔到储物箱里,若不是不方便,估计她连整个家拆下来带走的心都有,转职者并不缺钱,只是这些东西陪了丽莎阿姨十几年,哪一件她都舍不得,而拉尔愧疚于心,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于是乎三人的物品栏就这样塞满了。

“女人啊!”三个难兄难弟复又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

当太阳落到头顶地时候,车队的第一个驿站到了,是一个叫爱泽斯的小村,车队一行七人在村子里吃了个午饭,小憩一会,瓦瑞夫不愧是'奸'商,连这点时间也没省下,等出发的时候。他又跟村民们收刮了不少土特产。脸上都乐开了花。

从爱泽斯村再往东走十多里,就已经来到了安全边域。从这里往前就不再是被保护的区域了,放眼一望,警示木牌在附近'插'得满地都是,若是还有平民不自量力的跑出去,死了那也是白死,别想有人替你收尸。

看到警示牌,野蛮人兄弟反倒乐了,他爷的,终于可以松动一下筋骨了,但是走了一个多小时以后,他们却愣是连怪物的'毛'都没看见一根,两人不禁纳闷起来,我却在一旁暗自偷笑——本高手地天罗地是那么好闯的吗?这里随便哪只鬼狼都可以在你们赶到之前将数量在百个以内的沉沦魔营地清理掉,若是五只一起上,就是上千数量的沉沦魔营地也能手到擒来,光小雪的光列怒破击就能秒杀包括精英在内地一条直线上的敌人,然后再来一个爆炸,起码也能干掉上百。

直到太阳快要下山,这两个二愣子野蛮人才反应过来,大呼我的鬼狼变态,正想走出鬼狼的包围圈练练手,结果给拉尔瞪了一眼,才悻悻地重新跟上队伍。

夜晚,广阔的草原映衬着无边无际的璀璨星海,它们毫不吝啬的将将自己银'色'的光辉遍撒在地上,让天与地都仿佛'荡'漾着一层银'色'波光,在这梦幻般的银'色'之夜里,一点突兀的红'色'火光却冉冉生起。

靠着小丛林,瓦瑞夫熟练的将篝火点燃,草原地夜风有点凉,七个人便紧紧围在篝火旁边,小莎拉干脆将身子蜷缩在我怀里,看得拉尔直呼女大不留,接着又让道格这大嘴巴狠狠的讽刺了一番,众人欢畅的笑语,随着篝火那袅袅升起的热气回'荡'起来,纱丽阿姨已经完全调整了过来,此时面带微笑的为我们准备着晚餐,瓦瑞夫则是拿出一个酒壶,给我们每个人添上一杯:“来来,这酒可是鲁高因买来的,营地里喝不到。”

听他这么一说,拉尔和野蛮人兄弟刚伸出去的手猛地缩了回去,自面包事件以后,他们对“鲁高因的东西”这几个字,几乎是闻之如蛇蝎,于是三人“客气”地互相推让着,都想让对方先“试试毒”。

这三个可怜地娃呀,我叹了一口气,拿起地上的酒杯往嘴里一倒,嗯,地确是好酒,得问问瓦瑞夫是在哪里买来的。

低头一看,只见怀里一双闪亮闪亮的大眼睛正紧紧注视着自己,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得分外媚人,我暗自一笑。自上次在酒吧里喝了以后,小可爱好像有点上瘾了,酒量却偏偏不行,一喝就倒。

我将空酒杯递到她脸前,示意已经喝光了,不料她却伸出粉嫩的小舌,在酒杯内壁吧嗒吧嗒地添了几下,然后心满意足的蜷缩回去。脸蛋转而酡红,微微眯起的绯'色'眼眸也开始'荡'漾出一层'迷'离水雾,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可爱,每一个姿态都是如此撩人。

看我“诱'惑'”小莎拉喝酒,一旁的纱丽阿姨瞪了我一眼,递过香喷喷的烤肉,而拉尔三人却已经开始为那几杯酒争得面红耳赤,哪还有刚才的谦让。

“诶呀呀。有个德鲁伊就方便啊,大家都可以睡个好觉了。”旁边的瓦瑞夫抬头望了犹自在空巡逻的懒乌鸦一眼,懒洋洋地眯起眼睛叹道,不知是不是错觉,那双平淡无奇的眼睛。在火光照耀下竟似闪过一道锐利。

“瓦瑞夫,我们现在走到哪里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心急。”瓦瑞夫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卷兽皮。借着火光在我面前摊开。

“我们现在的位置,大概在这里。”他指着红点不到一厘米处的地方说道,汗,那红点该不会就是罗格营地吧。

“从罗格营地到'迷'雾森林,大概要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他的手指指着那红点,一直向东移动,到了一片绿'色':“草原这段路比较好走,只要没遇上大型沉沦魔营地的话。但是从'迷'雾森林开始,大家就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了,那里虽然没有怪物,却生活着更加强大地魔兽,不到迫不得已,千万不要主动招惹它们,凡长老你的鬼狼圈也要收缩一下,以免惊动过多的魔兽。”

我谨慎点了点头:“那么。穿越'迷'雾森林大概要多少时间?”

“这可说不定。一路上要避开那些魔兽,最快一个月就能穿过。若是倒霉起来,耗上两三个月的时间也说不定。”

对面的拉尔他们也凑了上来,看着这张粗陋地地图,认真将瓦瑞夫所说的每一个要注意的地方记起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太阳刚刚爬山,车队再次出发。

罗格以东的鲜血荒地,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地位置,无论是我还是拉尔他们都从未来过(冒险者一般都是往西边的冰冷之原方向历练),所以这里对我们来说还是一片未知的处女地,不过好在并没有因此而出现什么奇特的怪物,都是鲜血荒地上能见到的沉沦魔,沉沦魔巫师,腐尸,还有硬皮老鼠,这些小东西,不说我,就连拉尔他们也能轻松的捏死,所以一路上那是无惊无险,到后面道格和格夫一时手痒跑出去猎杀,拉尔也没再说什么,还别说,真给这两个老条子找到几只精英怪物,小赚了那么一笔。

行程意外的顺利,非要说有什么障碍,也就是前几天遇到了一个上千数量的沉沦魔营地,考虑到莎拉和丽莎阿姨地安全,我还是放弃了将它们杀个人仰马翻的诱人想法,车队远远的绕了过去,也就多走了那么几里路。

离开罗格的第十二天,我们的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条延绵不绝,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边界,瓦瑞夫大喜,直叹又打破了以往的行程度,按照现在的脚步,估计明天傍晚就能到'迷'雾森林地边缘了。

第二天下午,前路就已经多了不少小溪河流,光怪陆离地树木开始繁盛起来,瓦瑞夫轻车熟路的在里面穿行着,却已经不能像前面那样直线前进了,到晚上,一直抱持着镇定地瓦瑞夫突然叹了一口气,抬头望了望天空,那璀璨的星海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漫天乌云。

“这天气,要麻烦了,上帝保佑,希望不要下雨吧。”伸手捕捉着那迎面吹来的冷风,瓦瑞夫无奈的说道。

“下雨路要难走上许多,还要小心沼泽,但是这些并不是最主要的,在森林这种地方,一旦下雨,也就意味着野兽们更加活跃……”瓦瑞夫如是解释道,浓重的担忧顷刻就传染到了我们脸上。

“要不我们等雨停了再走吧。”担心老婆和女儿的拉尔建议道。

“不行,森林的气候很难说,这场雨可能下,也可能只是过个场子,可能只下一小会,也可能持续几个月,况且大雨过后的境况也不见得有多安全,还是乘着现在多赶一些路,或者祈祷它不要下吧。”瓦瑞夫摇了摇头,否决掉了拉尔的建议。

“放心吧,我可比你们更怕死,没有十足的把握哪敢涉险,只是有点麻烦罢了。”瓦瑞夫痛快的拍了拍拉尔的肩膀,笑着安慰道,到也让他的脸'色'好了几分,只是那沉重的枷锁却依然没能从众人身上剥离。

这次可真是责任重大啊,我拍了拍小雪的脑袋,轻叹着转身钻入帐篷里面,心里暗下决心,无论发生什么,我绝不能让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出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