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巨大的黑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四章巨大的黑影

第二天,草地和河流逐渐稀疏,入目的尽是一片片灌木丛和无数擎天耸立的阔叶树木,头顶不再是蓝'色'的天空,而是一簇叠着一簇的绿叶,那厚沉乌云钻出的灰蒙光亮,从这些绿'色'的缝隙之透过来,更显得暗淡,即使在日当正午,周围也笼罩在一片昏暗之。 飞

我们现在已经穿越了草原与森林的交界,正式的步入'迷'雾森林之,在瓦瑞夫的带领下顺着仅容一辆马车通过的崎岖小道前行着,四五辆货车,七个人,竟也拉成为了一条宛若蜈蚣的细长队伍,路难走,对于这些拉着货车的驼骡兽来说更是一个考验,好在它们已经不知在这条路来回了多少次,也算是老马识途,驾轻就熟了,只是人却不能再坐在马车上,一来减轻骡驼兽的负担,二来,除非你觉得自己的屁股太挺翘了,想颠平一些。

瓦瑞夫告诉我们,别看道路简陋,却也是祖祖辈辈花了几千年才活生生踏出来的,森林里的植物蔓藤长得快,往往来的时候清理一遍,回时却发现又被堵住了,这条小路,就是通过数千年来的不断清理,不断踩踏,才总算改变了这些灌木蔓藤的生长规律,打通了现在这条通道。

正如瓦瑞夫所说的,'迷'雾森林看似可怕,只要'摸'透了它的潜规律,平平安安通过也不是不可能,甚至在进入'迷'雾森林的第二天,我们还遇见了一队佣兵小队,他们保护着几个樵夫在附近寻找珍贵木材,罗格酒吧里的硬木桌子就是用这森林深处的木材做成,若是能寻得一两颗这样的硬树,那佣兵和樵夫都能大赚一笔,所以他们才甘冒着如此大的危险来'迷'雾森林。

又走了五六天。头顶上的枝叶是越叠越密,已经完全看不到天空了,不过据老练地瓦瑞夫判断,前些天积累的乌云并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厚,跃到树顶上一瞧,乖乖,整个天地都灰蒙蒙一片。从头顶上压下来的乌云,似乎伸出手就能触到,这些乌云就这么不断积累着,雨却迟迟不下,就好像头顶上悬着一把摇摇欲落的利剑般,更是让人心里憋得慌。

“啪——”一声脆响,走在前面的道格狠狠一巴掌扇在自己老脸上。

“他爷的,这该死的蚊子。”道格往脸上一捏。一只估'摸'有半截拇指大的青花蚊被捏在指,他不由地恨声骂道,森林深处,这些蚊蛇蚁虫自是不必说,即使用斗篷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也不可避免被'骚'扰。难怪瓦瑞夫总是穿着那身密不透风的紧身衣服。

“小宝贝,没事吧?”我张开自己的斗篷,朝里面'露'出的一个小小脑袋问道,在这种蚊虫肆虐的地方。最好莫过于将莎拉抱着裹入自己的斗篷,就像袋鼠保护自己的孩子一样,虽然闷了点,但总比被咬好,天知道这些蚊虫会不会传染疾病。

“有大哥哥在,我什么都不怕。”小家伙可爱的仰着头,亮晶晶地眼眸望着我,在怀里舒服蹭几下。随即'迷'糊的闭上眼睛,'露'出一副享受模样。

“今天就走到这里吧。”走在最前头的瓦瑞夫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带我们在附近找到了一颗醒目的大树,实在太醒目了,大得估计十人都合抱不来,里面已经被挖空,容纳我们七个人是绰绰有余。

“这雨不下更好,干脆就乘着现在一口气穿过'迷'雾森林。以我们现在的度。如果前面不出现什么意外地话,估计一个月的时间就够了。”

围着篝火。大家受到天气的影响,脸上的表情都很沉重,看到这种情况,瓦瑞夫不断地给我们打着气,心里却也是忐忑,以他的经验如何不知道,前面总会被一些或大或小的麻烦拖住脚步,能在一个半月穿过就已经是侥幸了,问题是这场雨能拖到一个半月以后下吗,到时那些活跃的魔兽,还有遍地的沼泽……

“没错,连安达利尔都被我们干掉了,难道还怕这一场小雨?”身为队长,也是长辈,拉尔提起精神,附和着瓦瑞夫说道,效果是明显的,至少缺跟脑筋的野蛮人兄弟又激扬起了斗志。

“接下来……”瓦瑞夫摊开那张地图,继续为我们讲解接下来的行程所要注意地事情。

“请大家注意,接下来的这段路,已经是传送卷轴的禁区,罗格营地和鲁高因的传送范围都不在此内,所以大家要千万小心,从这里过后,才能使用传送卷轴,不过那时传送的目的地已经不是罗格营地,而是鲁高因了……”他的指头移到'迷'雾森林另外一边的边缘,不过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到他指地那个位置,都已经快穿过'迷'雾森林了,谁还会为了省那么几天路程而浪费珍贵地传送卷轴。

“还有一点我想告诉你们,知道为什么'迷'雾森林一个地狱怪物都没有吗?”瓦瑞夫的表情突而转为凝重。

“嗯,是因为'迷'雾森林里地魔兽们实力比较强的缘故吧。”我记得瓦瑞夫前面说过。

“这话对,也是不对,魔兽们的实力的确比怪物要强没错,但是别忘了这些怪物是可以复活的,如果敌人只是实力稍强的话,它们根本就不会惧怕,除非对方是强到足以让它们恐惧的存在。”瓦瑞夫淡淡挑着篝火里的木炭,眼睛在摇摆不定的火光照'射'不断闪烁,不待我们从他的话回味过来,他继续说到。

“怪物之间也有阶级,一群怪物,是由同类的头目带领,头目必须接受同类的精英管理,精英则是听命于小boss,而无疑,营地的小boss都受安达利尔所统治,也就是说,整个营地所有怪物的支配者都是安达利尔,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均从瓦瑞夫的话里捕捉到一丝什么,却又不敢确定,不,与其说不敢,不如说是不愿意去想,只觉得喉咙一阵冒烟。

“叔叔的意思是说,'迷'雾森林里有安达利尔也恐惧的东西吗?”就在这时。怀里莎拉地清脆声音,终于打破了这诡静气氛。

“没错。”

瓦瑞夫看了看我们,肯定莎拉的答案:“安吉列斯兽,'迷'雾森林里的王者,有着安达利尔(这里指的是投影)也无法匹敌的力量,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得以让这片'迷'雾森林不被地狱一族的势力所侵蚀。”

“那我们岂不是……”刚刚还因为打败安达利尔而充满了自信的拉尔三人组,此时一脸地苦涩。安达利尔已经是他们费尽心思,九死一生才打败,那这个让安达利尔也为之恐惧的安吉列斯兽,要真对上的话能有胜算吗?

“哈哈,就知道你们会着急。别担心别担心,没问题的。”

瓦瑞夫突然爆发出阴谋得逞的笑声:“越是强大的怪兽,智慧越高,只要我们不主动招惹安吉列斯兽。它是不会理会我们这些小人物的,要不是这样,阿卡拉大人一早就派高手将它干掉了,它再强大,难道还能强过哈洛加斯甚至是第二世界的前辈?今儿告诉你们,只是让你们长长见识罢了。”

“好你个瓦瑞夫,竟然戏弄我们……。”众人纷纷恍然,若安吉列斯兽真那么危险地话。那营地还会放任它吗,竟然没人能想到这一点,结果都给瓦瑞夫耍了一回。

经过瓦瑞夫这么一搅和,大家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填饱肚子聊了一会后,便躺在篝火旁边和衣而睡,又是一夜无话。

接下来又走了十多天,随着我们逐渐深入。'迷'雾森林也终于展示出了它的獠牙。凶暴的魔兽终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只不过在小雪它们地利爪下。小部分铩羽而归,大多都成了一具尸体,雨也下了几场,却是零星,最长也没超过半个小时,天空依然黑压一片,仿佛在酝酿着什么,伴随着沉闷的雷声,乌云滚动,时不时有白蛇裂过。

“哈哈,'迷'雾森林也没什么大不了。”道格随手用短剑将挂在树上的可怜毒蛇砍成两截,抹了一把溅到脸上的鲜血,毫不在乎地笑着说道。

“也不知道是谁,给两只小狗戏弄的团团转。”后面的拉尔立刻毒舌,这话要追溯到前天,几只模样长得像狗,体型却要比狗大上一倍有余的魔兽来袭,早就手痒痒的道格立刻冲上去,结果空有一身力量,敌人没杀着,反倒被它们利用森林的优势耍得团团转,最后差点'迷'路,还是小雪它们轻松的收拾了手尾,身为森林里的王者,它们地实力在这里更是发挥到了极限,恐怕就是那什么安吉列斯兽来了,我们也有一拼之力。

“那只是意外,意外。”道格连忙辩解道,众人一路有说有笑,再也不复前些日子的忧愁了,其实想通了也没什么,'迷'雾森林里的环境再差,能差得过那些洞窟墓'穴'吗?

“肚子好饿。”

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里面顿时传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来一片?”旁边的道格甩了甩手的一片肉干。

“不用了。”我立刻摇头,估计也快要到休息时间了,还是期待纱丽阿姨的厨艺吧,道格这厮肯定是想诱'惑'我现在吃饱,然后将纱丽阿姨给我地份吃掉,哼哼,以为那点小心眼能逃过我地金睛火眼吗?

阴谋败'露',道格狠狠切了一声,甩着那片肉干,吧嗒吧嗒的放进嘴里,故意嚼地滋滋作响:“可怜的人啊,你看我们野蛮人的胃口就不同了,即使再怎么吃也吃得下。”

“饭桶就别因为自己是饭桶而自豪了。”我毫不客气的讽刺道,接着'摸'了'摸'叫得更响的肚子,决定闭上嘴巴,不再多浪费一丝一毫的能量。

“大哥哥,等会莎拉给你烤肉。”一旁的小天使甩着我的手说道,嗯嗯,小宝贝,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还是算了吧。

顺便一说,莎拉的厨艺和心情不好时的茉里莎旗鼓相当……

就在这时,前头的瓦瑞夫突然大手一招停了下来,神'色'变了几变,嘴里似乎在喃喃着“奇怪”、“不可能”什么的字眼,然后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行进,只是脸上很明显的'露'出了疑'惑'、不安和凝重的表情,一向沉稳的瓦瑞夫'露'出这种慌张表情,我们还是第一次见。

“大家加快点脚步。”强掩饰着脸上的不安,瓦瑞夫大声喝道,然后带头迈开了脚步。

“呱呱——”一直在空巡逻的懒乌鸦突然落了下来,从那心灵感应传过来的,是它此刻的恐惧和不安,只是限于智慧,我只能读到少量的情报。

巨大的、黑影、来了。

从懒乌鸦那里得到的模糊情报,我不安的看了瓦瑞夫一眼。

“没什么,加快度,应该不会有事的。”瓦瑞夫脸'色'不好的应道。

“该死,该不会又是魔兽群吧。”道格嘀咕着,前几天也出现过一次,只是当时瓦瑞夫很冷静的带着众人绕开了,远没有现在表现的那般慌张。

众人,除了似乎知道些什么的瓦瑞夫以外,恐怕也只有我了解到此刻危险的境况,因为紧接着小雪它们也传来的警报。

地面……

我脸'色'徒变,放慢度,落在众人后面,然后将耳朵贴在地上。

“咚——咚——咚——”

富有节奏的震动声,让我惊骇欲绝——清晰有力的步调,这是魔兽群绝对无法做到的,换句话说,造成这种强烈震动的魔兽,只有一个!!

究竟是何等庞大的体积于重量,才能让大地为之震动?

勉强让自己混'乱'不安的心情平静下来,我顺着繁密的树枝,轻而易举的跳上了树冠,远远的一望。

画面定格在南面的森林里,那灰蒙蒙的地平线,在平均高度达十几米的森林里,一个明显凸起来的黑影,正缓缓在我眼放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