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悲剧的龙族公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一章悲剧的龙族公主

心里面一边狠狠诅咒那该死的老酒鬼穷困一生,我抓起安吉列斯,几十吨的重量,就这样被我轻而易举的抬了起来,这种强大无比的力量,颇让我产生一种飘飘然的感觉——纯以力量方面,老酒鬼也应该不是我的对手了吧,当然,我可不会因为这一点小小的优越感而不知死活的去挑战她,那纯粹是找虐行为,力量再大,打不也是白搭。 飞

嗯,估计50级,不,是60级以后,变身血熊的话,应该能和她玩上几手吧,老实说,老酒鬼的实力让我有点捉'摸'不透,可以肯定的是,她迄今为之都没有在我面前展现过真正的实力,更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实力要比一般78级的转职者要强,虽然这只是我的直觉,但是请相信我作为一个男人的第七感吧,绝对没错的。

抱着安吉列斯原地猛转了几圈,然后双手一放,它便像铁饼一样飞了出去,砸在几百米远处的森林里,巨大的身躯落下,连整个'迷'雾森林也震了好几震。

哦耶,无论是重量还是距离,都已经打破了世界记录是吧,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地方。

回忆起老酒鬼的描述,也没怎么动作,一股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便从全身各处慢慢汇聚到我的嘴上,让我不由自主的张开大嘴。

一个黝黑虚无的能量球慢慢在嘴里成型,表面黑'色'的雷光闪烁,仿佛能将万物吞噬的黑洞一般,蕴含着毁灭'性'的力量,当黑'色'能量球凝聚到足球大小的时候,我心下一动——应该行了。

但是还不够,第一次。说什么也要轰轰烈烈一点吧,于是,我忍住将能量球喷'射'出去的冲动,继续往里面灌输能量,只见黑'色'能量球越积越大,表面地黑'色'雷光闪烁的也益发的剧烈,开始噼里啪啦的作鸣不已。

就在这时,一个小小的意外出现了。目光余处,我要攻击的目标,安吉列斯兽的前面,突然出现另外一只小兽,模样和安吉列斯长得完全一样,只是要小上几十号,只有一米多高,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安吉列斯近亲什么之类的。当然,最有可能地是它的孩子。

这小家伙似乎感觉到母亲(?)有危险,于是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伸出一对幼嫩的镰足挡在面前,咿咿呀呀的朝我示威着。

我一愣。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吐出的能量球还能吞回去?不可能吧?只能怪这小家伙运气不好了,非要跑出来送死,而且不正是那么一句话吗?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血玉的瞳孔微微一凝。看着挡在前面的小安吉列斯兽,我并没有停下来,黑'色'能量球继续翻滚增大,直至一米多地直径,这时,能量球散发出的毁灭风暴气旋,已经将附近的森林刮得猎猎作响,仿佛正在经历一场台风般。表面闪烁着的黑'色'雷光,竟然隐隐将天空上的闪电压下,透'露'着一股毁灭万物地气息。

已经到极限了,本能告诉我,要是再涨下去的话,自己的小命说不定也会玩完,我顿时停止了能量的输送,身子微微后仰。黑'色'能量球开始暴动起来。

血泊之地安吉列斯兽。似乎也感到了死神的降临,不由哀鸣一声。用尽最后的力气,用自己的镰足将挡在自己身前的小安吉列斯兽勾住,在它咿咿呀呀的叫喊强行塞到自己腹下,用身体将它牢牢的保护起来,虽然在对手那毁灭光球面前,可能一点用都没有,但是,这已经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它,用尽自己所有气力所能尽到地最大努力了。

亲情真是伟大啊,这一刻,我心下也有些感动,但箭在弦上,已经不能不发了,如果能量球只有刚开始的足球大小,我还能随意改变发'射'的方向,但是现在,形势就连我自己也控制不住了。

在安吉列斯兽惊恐绝望的眼神,黑'色'能量球骤然放大几倍,形成一条足足有几米粗的黑'色'雷光能量柱……

异变突生。

就在能量柱成型,并向安吉列斯发'射'的一瞬间,一道金光突然从我身后一划而过,快得几乎让我以为是眼睛刹那间产生的幻觉,但是,这道细小的金光却与发出地能量柱交错……

随着一阵让人无法直视地强烈光芒爆发,那道细小的金光被笔直弹出上千米远,落在地上,砸出一个几米深地大坑,而黑'色'能量柱也被折了一个微小的角度,险之又险的从安吉列斯兽头顶上掠过,直冲云际,将天空上的滚滚乌云撕裂开一条没有终点的裂缝,看着火红的夕阳从裂缝照'射'下来,而周围又是滚滚的乌云,拉尔三人将嘴巴张得能吞下一个鸟蛋——鸵鸟蛋,这究竟是什么威力啊。

将能量球'射'出去以后,饶是仿佛有着无穷无尽能量的身体,也不禁一阵虚脱,这种特大号的能量球还是少发为妙,否则就算我全身是能量体构成的,也非得给抽空不可。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那道金'色'身影,究竟是谁,难道是卡夏或者法拉,要知道这黑'色'能量球就算是我也没办法控制了,而对方竟然将它硬生生的打折,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我自叹弗如了,除了卡夏和法拉以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到。

巨坑里的尘埃散尽,一道细小的身影出现,等看坑里面的人后,我不可置信的张大嘴巴——这个人,不是我所想的卡夏,也不是法拉,而是一路上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唠叨'迷'雾森林是多么多么的危险,大家千万千万要小心的瓦瑞夫!!

这家伙,全身穿着一看就知道是顶级货'色'的黄金装备,整个人金光闪闪,好不闷'骚',不过形象就有些狼狈。搀着腰'摸'着头一副老年综合病症患者的可怜样,哀声哀气的从坑里面爬出来。满脸都是灰尘。

看我锐利的目光直'射'过来,此时在我眼地小蚂蚁瓦瑞夫,迅将身上的装备收起来,重新'露'出那副行脚商人的打扮,抬起头,心虚的朝我招了招手。

吼~~这混蛋,明明是个高手,我这边打生打死。他到好,竟然当起观众来了,我顿时目'露'凶光,恨不得伸出一个指头将他摁死。

“吼吼~~”我指着瓦瑞夫破口大骂道,没想到发出来的竟然是吼声,晕!难道变身血熊后无法说话?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别生气别生气,听我解释。”就算没办法说话,看我现在暴躁的表情。瓦瑞夫也绝对不会将这吼声理解成打招呼。

“不过,我觉得还是等会再解释,对你来说会比较好。”看到我的眼眶里迅布满血丝,瓦瑞夫连忙补充道。

“我的意思是,危险已经过去了。你还是快点变回来比较好,不要再多消耗无谓地力量了,听卡夏说,这后遗症挺大的吧。”

“……”瓦瑞夫不说。我还真忘了,这该死的后遗症啊,刚刚竟然还炫耀的弄了发特大号能量炮,我脑子被驴踹过吗?

战意顿消,在我的刻意放松下,一股巨大的疲惫感涌出,瞬间便流过我全身的每一寸肌肉,刚刚还充满力量的身体。此时像一只被放了气地气球,身子摇晃几下,竟然连站直的力气都没有了。

嗯,好困,好想睡一觉啊,脑子逐渐'迷'糊起来,周围的景物越变越大,最终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那遥远的森林彼岸。一片人类所不知道的森林,一个被巨龙隔绝起来地乐园。绿草散发芬芳,花瓣随风飘舞,碧蓝幽静的湖泊如同一面镜子,温顺的动物在附近嬉戏,一点也不怕会出现敌人——这里除了巨龙以外,根本就没有任何食肉兽类,简直就像是理想的天堂。

在这片隔绝地乐园里,一座座上万米高的山柱,仿佛鬼斧神工一般耸天而立,在这些石柱上,无数巨大的身影在高空掠过,来回穿梭,那巨大的翅膀,高傲的身姿,恐怖的气息,人类传说之的巨龙,在这里竟然随处可见。

而此时,在这片巨龙乐园的一个角落,一个幽静祥和地小湖泊里……

平如镜面的湖水,突然毫无预兆的'荡'漾起一道波纹,然后,波纹逐渐频繁,一串串巨大的气泡从湖心升起,让湖边的小动物纷纷探头凝视。

“轰——”

伴随着清脆嘹亮的吼声,还有动物们惊叫的步伐,一道金'色'的巨大身影从湖里面掠出,带起无数水光,金黄'色'地身体,在灿烂地阳光照'射'下,再经过无数水珠的反'射',宛若世间最美丽地瑰宝,让心忍不住膜拜。

这正是在强大的龙族也是位于最顶端的——黄金巨龙,虽然身体比其他巨龙小上几号,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头刚刚成年的黄金巨龙,但是没有任何人会应此小看它,即使是刚刚成年,在它面前,就连安达利尔见了也得绕着走。

刚刚泡过澡的黄金巨龙,心情那是格外爽快,那夹杂着纯正龙威的龙'吟'声,从它口响起,身体似离弦的箭一般,直冲云霄,越飞越高,将那高空朵朵白云也落在尾后。

但是她还不满足,她想飞的更高,以发泄内心的舒畅。

就在这时,悲剧发生了。

一道黑'色'能量柱,从遥远的天际直冲而来,奇迹般的与措防不及金'色'的身影交织在一起。

“轰——”

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响起,金'色'身影像冒烟的飞机似的一边打着滚,一边从高空斜斜坠落,度越来越快,竟然隐隐发出了嗡嗡的破空声,正是应景了那句话,飞的越高,摔得越疼。

眼看就要一头坠地,被突发事件打蒙了脑袋的黄金巨龙终于清醒过来,连忙张大翅膀,拉起身子,就想来个高难度的高空俯冲式掠地而起。可惜它还是太小看重力加度的作用了,即使是黄金巨龙,在如此高的度和近的距离下也很难调转过身子,在艰难地拉起一个弧度之后,这只可怜的黄金巨龙,像打水漂似的在地上擦几下,最终一头冲到前方一个祭坛里面,好死不死的将祭坛正央的墓碑撞个个稀巴烂。

“好疼!!”

良久。从石头堆里面传出一道悲鸣,然后一阵稀里哗啦,黄金巨龙的身影破土而出,被黑'色'能量炮打个正着,再加上从高空坠落的冲击力,对它来说也只是“有点疼”而已,黄金巨龙的强悍可想而知。

“呜呜~~,该死。刚刚洗干净地身子又弄脏了,究竟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好事,要是被本公主抓到,非要将它扔到月亮上不可。”

黄金巨龙低声悲鸣着,再也不复刚刚的好心情。从那口发出的如银铃般的清脆声音,还有它本人的称呼看来,这应该是一条母龙,而且很有可能黄金巨龙王的女儿。

口里这样嘀咕着。黄金巨龙突然闪过一道白光,下一刻,那庞大的身体突然凭空消失,取而代之地是地上一个十六七岁的紫发少女。

少女左右看了看,突然轻吐一下舌头,俏皮的自言自语道:“不好,又闯祸了。”

无论她此刻心里是多么懊恼,多么气愤。但是现在最要紧的是要逃离“命案现场”,摆脱嫌疑再说,这可是她日经累月积累下来的“经验”。

就在她蹑手蹑脚地准备开溜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道努力压抑着怒火的冷声:“蕾奥娜殿下,你这是想去哪里?”

糟糕,谁不好,偏偏给这个老头子——龙族里以严肃和古板著称的白龙长老给抓个正着,完蛋了。蕾奥娜无力地拍了一下额头。回过身,看着身后出现的白胡子老头。'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银铃般清脆的声音似能让所有的人怒气顿消。

“菲克斯爷爷,您早啊,我啊,刚刚听到响声,就立刻过来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没想刚来到就看到这样一副情景,这次可真的不是我干的哦。”蕾奥娜那黄金'色'的眼眸子滴咕转了几下,水汪汪地泛起了一层雾气,那表情说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是吗?”菲克斯那长长的白胡子抖了抖,手握着的那根虽然平淡无奇,但是散发出来的气息起码是顶级暗金装备以上的拐杖,竟然活生生的给他捏断成两截。

“那么殿下可以告诉我,你身上的灰尘是怎么回事吗?”

“涅哈哈,那是我在挖坑啦,在来之前,我一直在寻宝哦。”蕾奥娜笑了几声,煞有其事的拿出一张破旧发黄地羊皮卷说道。

“嗨哟,我们地公主殿下寻宝的方式可真是特别啊,竟然从空直接坠落,用自己地身体挖坑,而且看来,宝藏的地点刚好在祭坛下面呀。”

菲克斯怒极而笑着道,若是换作别人,他恐怕早就二话不说的将其扔到龙囚渊里反思去了,但是对于这位龙族公主,几百年来惹下无数大祸小祸的闯祸精,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其他尝过苦头的人(龙),都是又怕又爱,想当年她母亲艾妮丽丝,以温柔贤淑的'性'格,可是号称整个龙族男'性'的梦情人啊,结果白白便宜那头黄眼龙了,而现在,她的女儿,诶……

蕾奥娜脸上'露'出懊恼的神情,原来整个过程都被对方看了个清楚啊,这次可是百口莫辩了,她似知错了一般,委屈的低下头,神情煞是楚楚可怜。

她突然咦了一声,惊讶的看向菲克斯背后:“父亲,你怎么来了,我知错了,一定会立刻将祭坛修理好,不要罚我行不行。”

菲克斯信以为真的也回过头,正欲开口,没想到视线之处却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东西,然后,他只觉得脑后一疼,眼睛顿时一黑,不省人事的倒了下去。

“诶,菲克斯爷爷,你太粗心,太大意了,都已经尝过那么多苦头了,还学不乖。”在菲克斯倒下的身后,蕾奥娜手里拿着一根足足有两米多长的巨型狼牙棒。

“好无聊啊。龙族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她收起巨型狼牙棒,摇着头叹着气,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是吗?”

正当她转过身子,想迅逃离“命案现场”的时候,身后一道淡淡地,却带着无尽龙威的声音响起,在蕾奥娜惊慌失措的神情,她的身体突然被禁锢。一动也不能动,然后连带晕过去的白龙长老菲克斯一起,不由自主的向那些平地突耸的上万米高的石柱群,正央最高地一根飞了过去。

巨石柱的洞'穴',大如机场一般的大厅里面,一个年华袍男人静静的坐在大厅的正央,目光平和,黄金'色'的眼睛散发出无尽威严。没有高高的台阶,也无须金碧辉煌的皇座,只要往那一坐,龙威尽显,谁是王谁是臣一目了然。想冒充也冒充不了。

“父亲~~”蕾奥娜撒娇地跑了上去,一把扑到年男子的怀里,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

“轻点,我的宝贝女儿。你想将我勒死吗?”至高无上的黄金巨龙王也不禁翻了翻白眼,宝贝女儿搂住自己脖子地力道,足足能将一头普通的巨龙活生生勒死,饶是他体质惊人也苦笑起来。

“谁叫父亲刚刚吓人家。”

蕾奥娜嘟起水灵灵的小嘴抱怨道,能隔着几万米的距离,将一头黄金巨龙轻而易举地禁锢住,这种连三大魔神也望尘莫及的实力,恐怕只有黄金巨龙王。也就是座上的年男子才能做到。

“嘿嘿。”傻笑几声蒙混了过去,即使是龙王,在心爱的女儿面前,也只是一个慈爱的父亲而已,接着,他咳嗽几声,脸'色'突然一肃。

“小蕾娜,这次你创的祸太大了。那可是我们巨龙一族祖祖代代相传的祭坛啊。可别想再像以前那样饶过你。”

“父亲,我是无辜的。本来人家正洗完澡,在上面飞着,突然被一道莫名其妙地能量炮给打,才不小心将祭坛给砸烂了。”蕾奥娜委屈道,虽然她以前调皮捣蛋无数次,但这次说的的确是大实话。

“哈哈哈哈~~,我说小蕾娜呀,一会儿没见,你的撒谎功夫怎么退步了,就不能换个更好一点的说辞吗?”

龙王笑着摇起了头,被能量炮打,这可能吗?要知道整个龙族几千公里范围内都设置了结界,也就是说要想打她,起码要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瞄准才行,这个世界上,除了包括自己的少数几个人之外,根本就没人能做到,他相信另外那几个人绝不会那么无聊,总不可能是自己吧,因此蕾奥娜的话,就跟扔出粒石头,然后说万米之外地一只蚊子已经被自己砸死了一般,胡扯地很。

“笨肥龙,这次是真的,你地脑子灌水了吗?”

蕾奥娜跺了跺脚,无奈的嗔道,她也知道自己的话似乎很胡扯,但是难得说了回真话,却被人当成笑话看待,怎么能让她不生气。

“好吧,这次我认栽了,你说怎么处置吧,我接着就是了。”她撇过头不望自己的父亲一眼,气呼呼的道。

“嗯,这个我已经考虑好了,你不是说龙族里面很无聊吗?那就让你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好了。”龙王颇有深意的说道。

“真的?允许我出去?不骗人?”蕾奥娜转怒为惊,然后大喜,重新挂在了龙王的脖子上面,这次的力道可是温柔至极。

“嗯嗯,不骗你,当然是真的,我觉得就应该放你到人类世界里好好磨练一下,品尝一下酸甜苦辣,才能真正成熟起来。”龙王笑眯眯的说道,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怀好意,宝贝女儿的心思他如何不知道,要是真让她就这样出去,恐怕整个人类世界都会被她搅个翻天覆地。

“父亲,蕾娜爱死你了。”蕾奥娜在龙王面上狠狠亲了一口,笑逐颜开的说道,在龙域里闷了几百年,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但是,有个条件,必须换另外一副形象出去,不然人类世界可要'乱'了。”龙王一本正经的说道,心里却暗暗笑着。虽然蕾奥娜鬼机灵的,但哪是他这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父亲的对手。

“没问题,父亲尽管吩咐就是了。”

蕾奥娜不知自己已经被老狐狸给上了套,信心满满的说道,换个形象?父亲为了龙族地面子,恐怕也不会将自己变得太寒酸吧,再说只要力量还在,哪怕就是变成一只小狗。自己也照样能随心所欲。

“那就好,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要保留你的力量,龙王笑道,暗加了一句。

两父女各怀心思的'露'出了笑容,然后,龙王严肃的咳了几声。

“昭告龙族,龙族公主蕾奥娜,因毁坏祭坛。犯下不可弥补的大错,现对其处罚如下——逐出龙域,直至其反思为止,希望其他族人能引以为戒。”

威严的声音,瞬间便响彻整个龙域的每一角落。所有地巨龙,或者嬉戏,或是睡觉,都惊讶的望向龙王所在的位置。对于这道命令均是疑'惑'无比:第一,蕾奥娜以前也是大祸不断小祸连连,这次毁坏祭坛,说起来也是可大可小,没必要特地处罚吧。第二,逐出龙域,看似为处罚,但是其实对于那些耐不住'性'子的年轻巨龙。尤其是蕾奥娜公主来说,跟奖励有什么分别呢?第三,这个“直至其反思为止”也值得琢磨,怎么才能算是反思呢?

虽然不解,但是在龙王的权威下,巨龙们并没有说什么,疑'惑'了一阵之后,又自顾自的干自己的事去了。只是恐怕每头巨龙心里都有点失落——蕾奥娜这可爱又捣蛋的小公主走了以后。龙域恐怕要冷清许多了。

而此刻,在洞'穴'里面。龙王手正闪烁着一个巨大地光球:“蕾奥娜,你做好准备了吗?”

“嗯,我随时都行。”蕾奥娜无意间看到光芒闪烁下父亲那张诡异笑脸,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妥,好像哪里被忽略掉了一般,不过对人类世界的向往,还是很快就压下了她心头那点小疑'惑'。

“嘿嘿,很好。”龙王'奸'笑了几声,手的光球轻轻飘到蕾奥娜身上,将她整个笼罩起来,一阵白光过后,蕾奥娜消失了,而地上多了一只……

“汪汪~~”

地上,一只哈巴狗大小的金黄'色'的绒'毛'小狗,正用愤怒地眼神看着龙王,呲牙咧嘴的叫着,扑了上去,往龙王的小腿上就是狠狠一口咬下。

“我的宝贝女儿啊,希望在人类世界历练后,你能真正地成长起来吧。”龙王的笑声一半的戏谑,另外一半却是包含深意,然后在那牙齿落下之前,手轻轻一挥,小狗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我说老朋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待送走了蕾奥娜以后,龙王对还躺在地上装晕的菲克斯说到。

“诶哟哟,我们小公主的力气,可真是越来越大了。”在龙王注目的眼神,菲克斯'摸'着脑袋,摇头晃脑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说,哈迪,你是不说做的太过分了些,将她逐出龙域也就算了,还要变成那副样子,最重要地还是将她的力量封印得一点都不留。”只有两个人在,菲克斯也毫不客气的直称龙王的名字。

“你到是比我这个父亲还要疼她。”

龙王哈迪有些忿忿的笑骂道,菲克斯的实力他可是最了解,就算不如自己也差不了多远,怎么可能被宝贝女儿那小小的伎俩所骗,甚至被打闷棍呢?

“谁叫她是艾妮丽丝的女儿呢?”菲克斯一脸黯然道,当初他跟龙王哈迪一起追求艾妮丽丝,可是最终还是被老朋友先得一筹,之后,艾妮丽丝在生蕾奥娜地时候难产,为了保住自己地女儿,而选择了牺牲自己,可以说,蕾奥娜是灌注了整个龙族对她,还有对艾妮丽丝的爱。

“老朋友,今天不说这个。”

想起自己地妻子,哈克眼的悲哀一闪而过,罢了罢手:“我这样做,也无非是让蕾奥娜体验一下生活的酸甜苦辣,希望她以后能成熟一点,放心吧,我自会留上一手,她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而且……”

哈克上前几步,走到洞口,在几万米的高空俯视着那苍茫大地,目光不知透向何处。

“最近千年,地狱一族的势头越来越强,恐怕再过不久,我们龙族也无法独善其身了,让蕾奥娜去人类世界。也算是一个契机吧……”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龙族……”菲克斯地眼睛里透'露'着不可思议。

对于三大魔神,还有泰瑞尔之流的存在,哈克自然不放在眼里,不光是他,就连那些长老,随便哪个也不下于它们,但是在它们的背后呢?

“米迦勒。撒旦,你们究竟在想些什么呢?我绝对不允许,你们将暗黑大陆,我们的家园,当作随意摆弄的玩物。”哈克喃喃的说道。眼闪过一道坚定光芒。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才处于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当,看不到其他颜'色',也望不到尽头。

是在梦吗?

真奇怪。一般来说,梦人都不知自己身在梦,但是自己现在却下意识的这样想到,不是很奇怪吗?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正当我疑'惑'地时候,白雾对面传过来一道苍茫的声音。

我顿时吓了一跳,这把声音似乎有些熟悉,拔开前面的雾气。向前几步,一把剑的轮廓在雾若隐若现。

“原来是你啊,上次不是在神魔战场吗?怎么切换场景了,老这样做的话观众会记不住你的哦。”我好心的建议道。

“要你啰嗦。”对方生气的回到,但是底气有些不足,估计是把我地话认真考虑上了。

“嗯,那个,圣剑。又有什么事情吗?”

“……”

“你该不会是把我的名字给忘记了吧。最先记不住的观众,指得应该就是你自己吧。”沉默一阵。圣剑疑神疑鬼的说道,毫无疑问,这一是把直觉及其敏锐的圣剑。

“这当然不可能,只是我觉得要是记起来了,你会生气地。”我撇过头,心虚的说道。

“你记不起来我才会生气呢。”

“好吧,那,我说埃芙丽娜……”

“是埃弗利亚。你这混蛋!!”圣剑怒了。

“你看,我就说你会生气是吧。”我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好吧,这次又是什么事情把我叫来。”看将对方气得差不多了,我见好就收的问道。

“又错了,不是我把你叫来,是你自己来了。”这把脾气古怪地圣剑,仿佛一会不反驳我就皮痒似的。

“我自己来?难道是因为变了身,上次也是因为这个……”我小声的嘀咕道。

“那可真是糟糕,岂不是每变身一次,我就得见上你一面。”

“见了你我的心情也一样很糟糕啊。”埃弗利亚的吐槽功力自上次见面以后似乎也大有涨进。

“那就这样吧,拜了……”我朝它挥了挥手。

“……”

我:“我不是说了再见了吗?你怎么还赖着不走。”

埃弗利亚:“我在等你走。”

“……”又是一阵沉默。

“好吧,竟然大家都走不了,就来聊点什么吧。”最后,我先放弃了,毕竟在白茫茫的世界,埃弗利亚可以呆上几千万年,我却不可以,这耐心功夫可是天差地别。

“聊些什么呢,就说说我的变身吧,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估计是有太多问题要问了,所以刚刚见到埃弗利亚的时候,我反而不知道该问些什么,现在静下心一想,问题就来了。

“你是说变成那只血熊吗?”埃弗利亚地八卦魂似乎也觉醒了,顿时来劲。

“你到挺了解的吗?”我诧异的看了它一眼。

“当然,本圣剑可是无所不知,先不说这个,变身的感觉怎么样?”此刻埃弗利亚的口气,跟邻居家的的更年期八卦大婶没什么区别。

“嗯,先是哥斯拉,后是刚大木,最终初号机,我整个人都武器种族化了。”我尽量用精简的语言回答道,'奶''奶'从小就教育我,要做个语言简洁地好孩子。

“……”很显然,埃弗利亚蒙了,但是无所不知地话说在前头,它又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懂,于是便扮起深沉来了。

“喂,我说埃弗利亚,你说为什么我能变成那种东西?”我坐在埃弗利亚旁边,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喃喃问道,不是说不好,可是为什么别人不能,自己却能呢?又是因为这个救赎者地称号?不搞清楚,我始终有些彷徨。

“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能变?”旁边传来埃弗利亚的反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回过头,愕然的看着它。

“意思很明白,其实别的德鲁伊也能做到,只是因为上帝说了一声‘不’而已。”埃弗利亚淡淡的回答道。

“这是什么意思?我越来越糊涂了。”

“还不明白吗?规则啊,因为规则所限,德鲁伊在特地的情况下,本来是可以再次进化变身的,但是受到规则限制,于是就不能了。”

“那为什么我能呢?难道因为这个什么救赎者的称号?”

“嗯。”埃弗利亚暧昧的应了一声:“因为你是可以打破规则的存在,就是这样,现在只能告诉你那么多了。”

埃弗利亚的口气很坚定,我顿了顿,还是没有继续就此事追问下。

“那能告诉我,上帝为什么要限制我们人类的力量呢,换句话说,如果他真想限制我们力量的话,为什么又允许我们改进,自创技能呢?”

“上帝限制你们的力量,只是不希望你们掌握太强大的力量,最终毁灭自己罢了,就像神魔战争一样,本质上也是为了你们好,虽然最终结果似乎导致了你们差点被地狱一族毁灭,而允许在规定范围内改进和创造技能,也是对你们的一种鼓励,打个比方来说,就是不能为了防止流言蜚语的产生,就连说话的能力也剥夺掉吧。”

我张了张嘴巴,有太多问题要问了,比如说神,比如说魔,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这场战争,真的只是地狱为了侵占我们的领土而引起的吗?

但是,却不知从何问起,更是害怕答案是现在的自己所无法承担的,沉默了一阵之后,埃弗利亚突然开口。

“时间似乎到了,这次就这样吧,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能变得更强,更强……”

视线逐渐模糊,埃弗利亚的剑身,不,是整个白茫茫的世界,也开始扭曲起来,然后眼前一黑,我刚刚问出的话,也被愕然断。

“为什么,我变得更强,对你,对这个世界有什么重大的意义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