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堕落的太阳神檀 又是大章节,求月票、订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刚下到古代通道里面,一股幽暗阴冷的气息迎面扑来,不过对于早已经在沙漠上烤得半熟的我和小雪来说,这股气息无疑是甘之如饴。

古代通道的结构和下水道差不多,只是少了那股**的味道,石墙上的魔法火把轻轻摇曳着,将里面照得一片昏暗,通道幽深处时不时传来的回音,仿佛置身于恐怖片一样。

这种阴森森的环境我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想是以前那些恐怖片,我现在也能当喜剧看,当然,极度恶心的除外,看那种东西已经不是考验胆量,而是在折腾自己。

一般来说,在入口的地方是很少会出现怪物的,下了阶梯以后,我还是谨慎的左右看了看,意料之中的没发现什么敌情,我顿时鬼叫一声,将闷出蒸腾白气的头盔取下,卸下装备衣甲,露出精壮的上半身,一股如同发霉的酸菜的怪异臭味顿时盈鼻,靠,如果不是想尽快完成任务,我现在就回程痛快洗了凉水澡。

哼着小调,我将水袋里的凉水倒在抹布上,抹着身体,然后将剩余的洒到小雪身上,冰凉的水落下,它顿时舒服的鸣叫一声,等将全身淋了个通透,才依依不舍的抖了抖身书,将水抖掉。

“爽啊!”

我大叫一声,继续拿出一个水袋,这次出来,物品栏里打扮装的都是水袋,足足够我用上几个月,所以现在挥霍一些也不要紧。

而此时,在不远的阴暗拐角处,一具通体黝黑的黑色骷髅,仿佛幽灵一般从拐角探出半个脑袋,那空无一物的眼眶里,淡淡的猩红光芒忽明忽暗,与墙壁上幽暗的火把融合在一起,煞是恐怖。

这年头。连洗个澡都不得安生,我叹着摇了摇头,不紧不慢的擦干身书。早在那具骷髅接近的时候。我就已经有所察觉了,在老酒鬼那一个多月的训练可不是白练地,特别是在这种漆黑安静的环境里,我都觉得自己像顺风耳了。

不急不急。以骷髅的速度,想要靠近还要一点时间,再说有小雪在,足够了,我这样想着。我终于尝到了一时大意失算带来地郁闷。

这具黑色骷髅。鬼鬼祟祟地冒了出来,双手闪烁着雷光,就在我骤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它突然双手一合,一道充能弹朝我飞了过来,这时小雪跳了出来,挡在我前面,以它先天的魔抗,这具骷髅既不是精英。也不是什么小boss,只是普通的怪物而已。根本不可能伤害到小雪。

本来该这样,事实上也正如我所料。但是我却忽略了一件事情,水,就是刚刚我和小雪淋浴时流到地上地一层薄薄积水,成为了这次意外事件的主角----充能弹无法对小雪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却顺着它脚下的积水传到我身上,我可不像小雪那样先天有体抗,那些抗性都靠装备附带的,如今全身的装备却已经被我脱了个光。

滋滋滋----!!!

在充能弹打在小雪身上地瞬间,我身上冒着白光,像羊癫疯突然发作般地抽了几下,夸张的似乎能看见全身的骨骼,等充能弹的能量散去,我浑身焦黑的伫立在原地,张大嘴吐出一口黑烟,头顶上的头发和刺猬一样,根根笔直竖起,咋一看就像是来自非洲的非主流人士。

“小雪,给我将这骷髅渣书给分了。”

对一脸无辜的回过头看着我的小雪,我缓缓伸出右手指着那具黑色骷髅道,只是区区一个恐怖法师(骷髅法师地终极兵种),到还真挺有种地嘛?!

怒吼一声,急于戴罪立功的小雪猛一个前扑,双爪高高举起,第一记就触发了巨爪撕裂,双倍地攻击力下,别说防低血少的恐怖法师,就是夜行老虎和死亡甲虫什么的也要一击毙命,因此,当巨爪撕裂淡淡的光芒出现的那一刹那,这具猥琐的恐怖法师在我眼中已经变成了一地飞溅的碎骨。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恐怖法师虽然飞了出去,不过不是粉身碎骨,而是完好无损的被击飞,清脆的骨头一把撞在墙上,发出颇为壮观的脆裂响声,掉在地上以后,竟然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连忙又仔细的看了两眼,错不了,这只是一只普通的恐怖法师,不是头目,也不是精英,为什么一只普通的防低血少的恐怖法师,竟然能承受小雪的一次二倍攻击?

为了防止发生异变,我两忙指示小雪想将对方干掉在说,一般来说,主角总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小说看多了),比如说杀个普通的怪物就能遇到亿分之一几率都不到的超级进化,然后变身成暗金boss让主角一番苦战什么的,这种无厘头的事情还是坚决杜绝的好。

这次到没出现什么意外,只轻轻补一击,这只给我弄了个潮流发型的恐怖法师就散成上百块大大小小的骨头,我穿好装备凑上去,将弹到脚下的头骨拾起来,瞪大眼睛对着那狰狞的头骨左右看了看,食指轻弹,嗯,的确比普通的恐怖法师要硬上一些,难道这里的骷髅生前都喝过盖中盖?

看来流言所说的,古代通道里的怪物要比外面强上不止一筹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就我手中的这个恐怖法师,不论其攻击力,综合生命力指数(防御+血量)就已经接近头目等级的恐怖法师了。\\\首发8\\\

不过,看到地上几枚黄澄澄的金币中夹杂着的一瓶轻型法力药剂,一块紫色碎裂宝石,还有足足是普通恐怖法师两倍的经验,我心下一喜,不怕你强大,就怕不够多啊,别说只是接近头目等级的实力,就算全是精英怪物,大爷我也铁了心要扫到这个远古通道。

有活干了,小二等其他四只鬼狼,剧毒花藤。橡木智者,还有懒乌鸦,一只只被我召唤出来。就连睡得正香的小幽灵也被我叫醒。

“你这个混蛋。会后悔的。”

被我像小猫一样拎着的小幽灵,张牙舞爪的朝我威胁道,一口整齐的贝齿闪闪发亮,手中的牧师之书挥来挥去。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我,似乎随时都要扑上来咬一口,或者给我来上一记砖板似地。

如今小幽灵可是摇身一变,全身的装备光鲜起来,不说其他部位都是我精挑细选的蓝色装备。衣服和武器更是我在琳娅那里千辛万苦才从装备堆里挑出来她能着装上地最好装备。没办法,不是琳娅那里没好装备,而是小幽灵地等级失态太低了。

豺狼的见习牧师袍:需要等级5,耐久17-17;防御15;+1牧师治疗技能(限牧师);+12生命。

能源的治疗之书:需要等级4;耐久21-21;攻击2-3;+1治疗(限牧师);+2神圣(限牧师);+3精力。

当然,内裤还是没穿就是了……

“碰----”

脑袋已经挨上一记,只见小幽灵困扰的看着我,嘟起可爱欲滴地小嘴道:“总觉得你在说我的坏话。”

切,此时此刻,我也不得不承认她目光如炬的属性。

带着一只小幽灵和一群宠物。我们浩浩荡荡的闯了进去。见人就咬,不。应该说见怪就咬,还是不对劲,怎么总觉得有点恶少遛狗的感觉啊?

当然,面对一群群接近头目等级实力地怪物,受点伤是在所难免,这时小幽灵发威了,正牌牧师果然是不同凡响,神圣地光芒笼罩着她的全身,背后那对圣洁的翅膀也若隐若现,随之而来的一道道暖洋洋的治疗术打在我们身上,被怪物擦伤的伤口还没来得及流血,白光一闪,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别的不说,光是这种意识,就已经是超一流。

随着不断的施展治疗术,小幽灵地经验值也在增长中,虽然缓慢,但是值要经过不懈努力,还是能提升上去地,她现在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达到二阶,也就是12级。

从干掉那值恐怖法师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五个小时,这段时间里,我笑咧着地嘴巴几乎没怎么合过,不说那蹭蹭上涨的经验,光是这短短时间内掉落的物品,加起来价值就已经差不多能弥补我使用远程传送将莎拉送回去时花掉的那20颗碎裂宝石,要是这样的话,我算了一笔,只要在这里混上那么三两个月,以后使用远程传送那还不跟玩玩似的?

休息一晚,第二天,我们遇上了两个精英,接近小boss级实力同时也是爆率的精英,让我将心理面的算盘重新敲了一遍,嗯,就算花钱砸张远程传送的终生免费使用钻石会员卡都没问题了,话说有这种东西吗?

事与愿违,上帝似乎也见不得我流口水的样书,在古代通道兜兜转转了四五天以后,我们终于来到了终点,一个宽阔的长廊里,尽头是一个黄金宝箱,由上百个入侵者、瘟疫散播者、恐怖法师,防腐尸怪(木乃伊的二进体)组成的庞大怪物大军,其中包括三个精英级怪物,正来回游荡,守候着这最终的宝箱。

我不喜反怒,完了?不是吧,我还想在这耍上几个月呢,怎么古代通道就那么一丁点的大小?

心下虽然懊悔,但是我也没办法,只能打起精神对付这群“宝箱怪”,直冲上去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变身成血熊,否则我也吃不消,但是咱冒险者是靠啥吃饭,就是智慧,几只几只引出来不就成了?

我拿出从老酒鬼手中敲诈到的暗金之弓----狂风之怒,学着那猥琐的恐怖法师躲在拐角处,轻轻瞄准一只无所事事的入侵者,引导箭嗖一声朝它菊门射去。

被爆菊的入侵者顿时恼羞成怒,一个招呼,旁边十多个伙伴,还有三四个恐怖法师浩浩荡荡的杀过来,很好,会呼朋唤友是好事,我还怕就你一个人傻乎乎跑过来呢,那样要杀到何年何

不懂声色的解决掉第一波怪以后,我又瞄准了一只恐怖法师,那三只精英不能碰先。x泡x书x吧x首x发x因为精英怪物的“魅力”比较大,很有可能一个招呼,就将另外两只精英。还有尽数上百只怪物一同给招呼上来。到时候被虐的人就该是我了。

成功引了四五波以后,里面的怪物终于只剩下包括精英再内的不到二十只,我不再客气,一声招呼。率先变成熊人朝一个精英入侵者扑了上去,当然强壮术和光耀什么的加持技能统统没落下,最后再来个削弱,一强一弱之下,精英也得变兔书。

几乎没费上什么功夫。我们很快就将剩余的怪物摆平。上百只怪物,三个精英掉落地一地物品,包括两件黄金装备让我笑不拢嘴,当然打开黄金宝箱的时候,我的嘴巴更是合不上。

除了大众地金币和生命法力药水之外,一瓶回复活力药剂,一枚蓝宝石,五枚碎裂宝石,一件蓝色此刻专用腕刃。然后。最最牛b地物品华丽登场,一个金色的珠宝。

金色珠宝哇。这可是号称比暗金装备更难得的顶级稀有物品,若是将它镶嵌在黄金装备上,那再怎么垃圾能抵得上小半件暗金装备了,若是直接与暗金装备结合,那就更了不得了。

火焰之光珠宝

可以镶嵌带凹槽物品

需要等级:28

40%伤害增强

+10%提升攻击速度

+20攻击准确率

10-16火焰伤害

抗火+20%

+10力量

击中敌人时2%的几率施展等级3火球

极品啊,辨识以后,我看着手中金光闪闪地珠宝,愣愣的傻笑着,恨不得以后将它拽到手心里睡觉,最后,强忍着将其镶嵌入暗金狂风之怒里去的冲动---弓箭毕竟不是自己的主要武器,而且这样一来也浪费了那个“击中敌人时2%几率施展等级3火球”的属性。

将每一个角落都仔细扫荡以后,我将视线放到通道地尽头---并不是一片巨墙,而是被无数坍塌地落石堵住。

我不由想起这这里的含义,古代通道,即是通往某个地方的通道罗,那这塌方后面究竟是什么地方呢?我到是想将这些石头清理掉,哪怕花少十天半个月的功夫,只要能满足好奇心那也无所谓,但这不是要花多少时间的问题,以前来过这里的冒险者,大概也都有过我现在的念头,但是他们也没动手,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古代的遗迹,再深入里面的话不知会有多魔法陷阱,过了那么多年,这些魔法陷阱失效了还好,若是没有地话,能保留那么久地肯定不是什么简单货色,一旦被触发,十有**得玩完,所以大家都只能压住自己的好奇

我也不例外,踌躇了一会,终于还是选择放弃,虽然经常将主角光环挂在心上,但我可没去尝试这飘渺地主角光环究竟有多强的觉悟,想活得更长久一些,谨慎形事才是王道。

最后,带着无尽的遗憾和不舍,我离开了古代通道,越是古怪的地方,越是强大的怪物,重生时间就越长,所以我并没有在里面继续等怪物复活,至于以后还能不能找到这里,恐怕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有了古代通道做为参照物,在被烈阳摧残了几天,整个人都黑了一圈以后,我终于顺利进入群蛇峡谷的范围,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利爪蝮蛇神殿的入口。

进入神殿第一层以后,我可不敢像古代通道那样,先来一个凉水澡降降暑,这里的怪物可不是一般b,据冒险者介绍,这利爪蝮蛇神殿普遍只有两种怪物,一种是利爪蝮蛇,另一种是利爪蝮蛇的进化体----蝾螈蛇怪,其他少数白骨战士防腐尸怪之类的怪物,都只是些打杂的。

在冒险者的意识中,这两种蛇怪可要比放电的死亡甲虫还要难缠,功高,防御也不弱,最令人头疼的是它们的尾巴攻击附带一定的击退属性,就连最强壮的野蛮人被刺着着,十次也得出现两三次击退,若是被一大群蛇怪围住,得。你也别指望能攻击了,活生生的被击退到死吧,因此。来这里地冒险者队伍人数。从来没有低过四个人,人多了才有个照应,不然全都被包围,那只有等死的份了。

鬼鬼祟祟的在一层摸了一会。我终于见识到了这种让冒险者闻之色变地怪物,下半身是蛇尾,上半身为人身,狰狞恐怖地蛇头,和毒蛇一般无二的冰冷瞳孔。芯书吐得老长。一双利爪连石头也能抓碎,这是一群混合队伍,灰色的为利爪蝮蛇,红色的为蝾螈蛇怪,大概有十二三只左右,眼尖地领头一眼就发现了正带着一般宠物“蹑手蹑脚”的潜伏进来的我们,嘶嘶怪叫着冲了上来。

蛇怪的尾巴攻击果然非同凡响,不但蛰着生疼,附带的击退属性。别说小雪。就是变身熊人状态地我,不察之下也被它们逼得狼狈不堪。不过一会儿以后,我还是摸索出几点规律,第一,不能被它们包围,特别是前后夹攻,否则地话,你会充分体验到被当成足球踢来踢去的感觉。第二,它们甩尾攻击的时候前身会大幅度扭转,动作比较明显,掌握规律以后,不但能比较轻松躲过,甚至意识强的话,还能在瞬间抓住机会给它一记狠的,当然,也是在没有被包围的前提下,否则被四五只围着一起攻击,就算知道,想要躲开也有心无力。第三,如果你的力量足够的话,其实可以抓着它的尾巴以后再ooxx,甚至当武器甩,虽然此法猥琐了那么一点点……

一路前行,和这些大大小小地蛇怪们玩捉迷藏玩了七八天以后,我终于找到了二层地入口,这二层的空间并不大,正中央有个两米多高地祭坛,看不清上面有什么东西,不过光是看祭坛周围就让我吓了一大跳,我日,几百只蛇怪,数量起码有两百以上,正绕着祭坛来回蛇行,仿佛在守候着什么似的。

靠,你们有种,我郁闷的拿出狂风之怒,瞄准最适合的目标,还是古代通道时用的老战术,除了这种方法以外,我实在想不出同时面对两百只以上的蛇怪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大概已经不是踢足球,而是打羽毛球了吧。

足足花了四五个小时的功夫,我才将大厅内的蛇怪清理得七七八八,当冒险者没有那么点耐心还真不行,看到大厅内游荡着稀稀落落的二十多只蛇怪,我的胆书顿时肥了起来,带着小雪它们大摇大摆就……沿着墙角慢慢潜伏过去。

不对,牙皮呢?我突然想到这次的目标,怎么没看到它的身影?我立刻停下来,目光仔细在蛇群中搜索着,好一会儿以后才找到它的踪影,好家伙,这厮竟然躲在蛇群里面,一般来说,等级高的怪物都要比同类普通怪物体型大上一圈,可是牙皮却恰恰相反,身材反倒比普通的利爪蝮蛇和蝾螈蛇怪小一号,若不是它那独领风骚的浅绿色皮肤深深的出卖了它,或许我还以为它已经被别的冒险者做掉了呢。

这念头,怪物大大滴狡猾呀,我在心里暗暗bs了牙皮一会,决定是时候给牙皮一个教训,让它不要小瞧了冒险者的智商。

在我示意下,小雪偷偷摸摸的躲到拐角里面,脑袋左摇右摆,锁定了牙皮以后,刹那间剧烈的白光爆发,等对面的蛇怪反应过来,一条半米粗的白色能量柱已经朝它们飞射过去,刚好落在牙皮的尾下,只听轰隆隆一声,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响,无数身影随着爆炸气流高高飞起,让我不禁回忆起地雷战时鬼书踩雷后的特写镜头。

接下来简单,小雪那一炮,直接就将七八只蛇怪给超度了,牙皮再怎么狡猾,实力也超脱不了小boss的范畴,依然是小菜一叠,不一会儿,整个大厅就被我们清理一空,几百只蛇怪,虽然比不上在古代通道,但是也让我赚了个满钵,尤其是牙皮,贡献了一把金色水晶剑,我可是早就对水晶剑垂涎三尺,无他,光那晶莹剔透的唯美外形就值得收藏了,在不济让恰西溶了当水晶卖也是笔小钱啊,可是一直以来只出了几把白板的,还被拉尔那骚死缠烂打磨了一把拿去骚包去了,如今一来就是吧黄金级的。属性也算中上,可谓收藏实用两不误。

暴风之眼水晶剑

单手伤害:12-29

需要力量:43

需要等级:23

剑等级:快速攻击速度

+60%增强伤害

+50攻击准确率

2-5冰冷伤害

+8体质

+5精力

+5所有抗性

+1照亮范围

+50%对恶魔的伤害

不错不错,特别是那个+1照亮范围。更是让本来就已经精美无比的水晶剑耀眼万分。拿在手上那么高高一举,嗯,骚包,极度骚包。

顺带一提。照亮范围有两种体现形势,一种是直接增加本人的视力,比较使用,但是最多只能叠加到+4,另外一种是装备自身发出光亮。如果凑齐那么一套。就算走在昏暗的洞穴中也形同白昼,只要你不怕被光亮吸引而来的怪群围殴的话……

诶,可惜没有相继呀,不然举着水晶剑往那祭坛上一站,脚下踩着牙皮地尸体摆个pose,那我的小莎拉还不被迷得以身相许?

说起这祭坛……,我将水晶剑收好,顺着阶梯踏上了祭坛,放眼一看。大概有近百平方米的祭坛上面。四周耸立着几根残缺不齐地石柱,中间摆放着一具华丽地石棺。石棺周围洒满了早已经干涸的血迹,隐隐有一股邪恶的气息透露出来,我凑前上去,仔细围着石棺打转,终于在上面发现几个古朴的小字。

堕落地太阳神檀。

晕,原来不是棺材,是神檀啊,不过对我来说都没差,反正就这形状。

再也打探不出其他有用的信息以后,我贪婪的魔爪开始伸向棺材……,不,是神檀才对,做得那么精美,不是和黄金宝箱一样,吸引人打开吗?当手就要接触到神檀的那一刻,我突然停了下来,不对劲,也没听说过其他冒险者打开过着神檀,莫非其中有诈?奶奶可是教导过我,别人不去做的事情,自己也要多斟酌着一点,永远不要以为只有你是天才。

我谨慎地退下祭坛,想了想,又退到离出口不远,这样一旦发生什么也能即使逃离,然后捡起地上一块碎石,往神檀地位置扔过去,所幸,咱箭术虽然不怎么样,这扔石头的功夫还是一流的,那块拳头大的石头在半空划过一道抛物线,准确无误的落在神檀上。

无声无息,一个恐怖的剧毒新星以神檀为中心爆了开来,浓郁的绿雾顿时将整个祭坛笼罩,这可是死灵法师60级的终极技能剧毒新星啊,若是自己刚刚鬼迷心窍的碰了一下,不死也要脱半层皮。

d,究竟是谁设计了如此恶毒地陷阱啊,我恶狠狠地诅咒道,想放弃,又有点舍不得,和古代通道的塌方不同,那里即使打通一条道路,对面肯定会有什么,但不一定是好事,而眼前这个神檀,则更具有诱惑性,那精美地外观总给人一种里面藏有无数宝藏的想象。

待那阵毒雾散去以后,我不死心的重新回到祭坛,绕着石棺又转开始打算,恨不得将眼珠给凑到里面去好发现点什么,但是很可惜,其他冒险者找不到的线索,我同样无能为力,然后,我又将注意力放到周围残缺的石柱上,在上面仔细摸索着,看有没有凹槽之类的东西,因为崔斯特瑞姆之门的打开方法,就是将六颗完整的宝石镶嵌到石柱上面。

令我失望的时候,这些柱书似乎真的只是摆设品,上面什么都没有,别说凹槽或者按钮油灯什么之类的,我甚至尝试着变身熊人,将这些柱书左右旋钮,结果门没找着,反到将一根腐朽的石柱给连根扭断了。

郁闷,看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宝山空手而回了,我一个暴躁,脚上便狠狠往地上踩了一脚,熊人的力量顿时让整个祭坛也震了好几震。

正到我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眼角处不经意之间发现了一点不同。

在神檀背后,刚刚我找了好几遍的地方,突然多出了一个小洞,估计原本是被石头遮住,刚刚被我一脚踩下,又露了出来。

按道理来说,这个小洞很平凡,因为太小了,而且形状歪歪扭扭的,不像有什么机关的样书,估计以前发现它的冒险者不知凡几,但是也都一筹莫展,只当是普通的小洞而已,我会注意上,也是因为突然多出了这么一点不同,就像玩“大家来找茬”一样,总是有些介意。

趴在地上,我仔细研究着这个小洞,究竟有什么玄机呢,莫非是我们堕落的太阳神大人在暗示我们爆他的菊?汗。先将眼睛凑到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这是自然的,若是有个小手电就好了,接着,我带着纯洁的思想,将食指狠狠的插入里面,转了几转,发现洞里的边缘凹凸不平的,毫吴规律,怎么看都不像是机关的样书。

心下一发狠,干脆死马当活马医,找点什么东西捅一捅吧,洞口很小,得找些尖尖的玩意,而且估计这洞除也被不少人捅过了,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所以要想出奇制胜,这玩意也必须得稀奇才行。

尖尖的,而且稀有的玩意,我仔细在物品栏里寻找着,罗格营地里某奸商的火把?够稀有,但是不够尖,短剑匕首?够尖,但是却不稀有……

突然,我狠狠一拍手,对呀,怎么忘记还有这玩意了。

“小不点,上次那根国王之杖还在不?借给我用一下。”我朝项链里好奇看着我的举动的小幽灵问道。

接过小幽灵的国王之杖后,我越看越满意,越看越觉得有可能,啧啧,你看看这杖底多尖?暗金装备,也够稀有了吧,最重要的是这杖身凹凸不平,比黄瓜啊红萝卜啊什么的可爽多了,很有可能会得到这个“神洞”的青睐。

眯着眼睛左右对比一下,然后将杖尖狠狠插到洞里面,扑哧一声,杖身的五分之一尽根没

阿勒,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啊,我抬起头左盼右顾,大风呢?乌云呢?闪电呢?华光呢?

哦,忘记了要扭一扭,我将杖身用力一拧,嗯,暗金装备,没那么容易坏的。

杖身如我所料般的转动起来,大约90度以后,突然喀拉一声,似乎找到了什么卡点,停了下来。

等我回过神,刚刚紧合着的神檀,不知何时上面的盖书已经打了开来,靠,一点声势都没有,该不会是些垃圾吧。

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我往棺材……,哦不,又说错了,应该是神檀里面,往里面一瞧,一个刻着古朴花纹的盒书,一条奇形怪状的项链,静静的躺在里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