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战后反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九章战后反思

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漆黑的天空,几点繁星无精打采的点缀其上,发出朦胧的暗淡光芒。 飞

身侧一摇一摆的暗红'色'火光,散发出来的余温传递到我身上,暖洋洋的,有一种家的感觉,恍惚之间,我仿佛回到了穿越过来的第一个夜晚,在冰冷的鲜血荒地里被拉尔他们救起,四个人围着篝火,那袅袅的余温,也是和现在一样让人安心不已。

毫无疑问,现在是夜晚,我是躺在篝火旁边,问题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应该被卡洛特杀了吗?我缓缓的偏过头,意外在火光之找到一个微微散发着白光的倩影,正蹲坐在我身旁半憩着,膝盖托着下巴,轻闭着的修长睫'毛'微微抖动,洁白无瑕的脸蛋经过火光朦胧的衬托,更添了一份神圣绝美的气质,此刻我才发现,自己的右手,正被两只冰冷的柔荑紧紧握住,是那么用力,仿佛稍微一松开我就会飞走似的。

“爱丽丝……”我张开干裂的嘴唇,轻轻呼到,喉咙冒火似的干涸,让我的声音有些嘶哑颤抖。

闻声突地睁开眼睛,那星辰一样美丽的银'色'眼眸与我的目光接触,接着泪光闪烁,'露'出狂喜的眼神。

“卡洛特呢?”我反握着她的手,吃力的坐起来,身体有点虚弱。

“他走了。”小幽灵擦了擦眼角,身子挨了上来,细心的将我扶稳。

“然后呢?我们这是在哪里?”我依然有些'迷'茫,目光轻轻一转,才发现我们现在似乎正身处于一片小绿洲里面。

“你晕过去了,所以我就带你来这里休息。”

“你,背着我?”我诧异的看了小幽灵一眼。才发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憔悴。

“嗯。”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仿佛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从火堆上取下开水,倒入杯子里,然后轻轻的端到我面前,每一个动作都如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丈夫地妻子一样。

“辛苦你了,我的小可爱。”

我的心仿佛被什么堵着了似的,又是感激。又是心疼,小幽灵本来力量就不大,要背着我这个大男人走那么远一定很辛苦,最重要的是,她的本体为幽灵,虽然已经凝成实体,并不惧阳光,但是不惧并不代表喜欢、没有伤害。我的脑海仿佛浮现出这样的一副景象——一个娇小地身影,头顶着炙热的太阳,忍受着那烈日焚身的痛苦,背着比她还要重上一倍的男人,咬紧牙根在茫茫沙漠上蹒跚前行着。后面拖出一条长长的脚印……

“……”

小幽灵没有出声,轻咬着嘴唇,将小脑袋用力的埋入我的怀里,似乎这样才能找到安心之所。

对于与以往的吵闹截然不同地。突然沉默下来的小幽灵,我一阵诧异,也没多想,喝了一大口开水,那干燥的喉咙顿时清润起来。

下一刻,我发现,湿润的并不止是喉咙,胸口的衣襟视乎也传过来一阵凉意。这时我才注意到小幽灵地反常,连忙放下水杯,将怀里小幽灵的脸蛋抬了起来。

“呜呜~~”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梨花带雨的面容,通红地眼睛挂着泪珠,小巧可爱的琼鼻上也拖出了两条小鼻涕,整张脸看起来稀里哗啦的,伴随着那哽咽的呜咽声。就像是四五岁的小孩在哭鼻子似的。让人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怎么了。我的宝贝,是谁欺负你来着,为什么突然要哭呢?”我顿时慌了,连忙用双手托起她那滑腻的脸蛋,拇指温柔地擦着她脸上的鼻涕泪珠。

“呜呜~~,小凡,我……我好怕啊。”

小幽灵泣不成声的哽咽道,然后又是一头扑到我怀里,两只小手紧紧缠在我背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我身上擦着,无奈之下,我只能搂着她,细细的在她耳边喃喃安抚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平静下来,只是两只眼睛依然红的像只兔子,可爱的小白兔。

“当时,你流了好多血。”问及原因的时候,小幽灵脸'色'一白,小琼鼻抽了抽气,又有重新扑入我怀里地迹象,不过还是忍住了,双手比了个夸张动作地说道,眼睛里满是恐惧和担忧。

血?当时的确是挺夸张地,我朦胧记得在晕倒以前,自己流出来的血甚至已经将那干裂的沙子都给浸透了,若是换作普通人,恐怕有十条命都不够死。

“我那时是血熊嘛,身体大着呢,那点血还不至于让我丢掉小命。”我逐字逐句的解释道,希望能消除掉小幽灵内心的不安。

“你不知道的,你不知道的,当时,真的好多血,流了一整地,就像爸爸那时候那样,我,我……”小幽灵摇着头,仿佛想起了什么痛苦的回忆,害怕的摇着头,拼命抓着我的衣襟道,晶莹的泪珠不断从脸颊上滑落。

“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吗?”我怜惜的将她搂入怀里,温柔的抱住她,感觉到怀里的可人点点头,双手不禁搂得更加紧密,只希望自己的体温能够温暖她那冰冷的躯体。

就像爸爸那时候一样?

我默默的回忆着小幽灵的过往,一副惊心动魄的场面突然在我心里面虚拟出来——浑身浴血的亚历山大保护着自己的女儿,将来犯的一个个恶魔斩于脚下,满地都是鲜血和残值断臂……

大概是刺激到了她的回忆吧,本来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也应该淡忘的差不多了,但是那浑身染血,血流满地的情景,又将她埋藏在心灵深处的回忆勾起。

“不用怕,我的小可爱,我没事。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能做到的,只是不断亲吻着那月'色'长发,不断修补着那重新破裂的心灵。

“小凡,不要丢下我不管,不能死,绝对不能死,我不能没有你,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过你地……”轻轻的呢喃着,怀里的娇躯逐渐沉重,最后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但是两只手依然紧抱着我不放。

累坏了吧,这小不点,我怜惜的抱着她,沙漠的夜晚开始起风,我从里面抽出一张'毛'毯。将自己和小幽灵紧紧裹在一起——为了回复不断消耗的精神力,小幽灵一天起码有一半的时间在沉睡,今天真地是累坏她了。

待小幽灵睡沉以后,我轻轻挪动着身子,换了个姿势。然后呆呆的看着篝火,仿佛有着生命一样火焰正在舞动着,将底下发红的炭火烧得噼里啪啦的作响,寒冷夜晚的一处温暖。让人陶醉其。

和卡洛特一战,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就连变身成血熊也几乎被秒杀,实力相差实在太大了,我惊讶的发现,自己并未对这种结果表示任何惊讶,或许。在看到卡洛特杀死巴沙克时惊艳一剑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输了。

自己的实力和真正地高手比起来,相差真的有那么多吗?想到这里,我不禁又回忆起自己临晕倒前,卡洛特跟自己说过的话——无法对敌人造成伤害的攻击,和无法抵御敌人伤害的防御,无论再怎么强大,都是毫无用处地。

卡洛特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呢?既然他不打算杀我。那么这句话。究竟是想告诉我什么呢?实力不够?恐怕不是吧,以我现在二十五级的水平。能发挥出这种实力,我不认为有任何人能做到。

看来,是有必要将自己的实力整理一下了,说不定能找到些什么,我现在才发现,对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实力,我并没有一个明确地概念,要是被其他冒险者知道的话,恐怕会笑掉大牙吧。

首先,在属'性'方面我并没有优势,和别的冒险者一样,都是每级五个属'性'点,但是我的装备不错,再加上最近新得手的全属'性'+13的赫拉迪克方块,势必会让我的属'性'高上同等级的冒险者一大截,大概相当于三十多级地冒险者吧。

其次,装备方面,毫不客气的说,我现在几乎都能凑齐一套备用的黄金装备了,在这方面,我自信三十多级的冒险者也比不上我,全身的顶级装备,让我无论抗'性',防御,攻击,生命等等属'性',都不逊'色'于高级冒险者。

再次,技能,这个恐怕不用我多说了,自己最大的资本,小bug护身护,让我所有的德鲁伊技能都提升了七个等级,如果没有它,我现在或许还是一个十多级的,在罗格营地地某片区域苦苦挣扎地三流转职者呢。

最后,就是这个神秘的救赎者身份了,除了让我能使用其他职业技能外,按照那把叫什么埃芙丽娜地圣剑的说法,还可以让自己打破上帝所创造的规则。

前者带给我最大的好处并不仅仅于次,法拉说过,通过这种使用其他职业技能的能力加深对魔法和招式的体悟,才是它最大的作用,对此我也深以为然,但是很可惜的是,自己的魔法基础实在太薄弱,即使拥有这样前所未有的优势,现在也毫无头绪。德鲁伊一阶的魔法和二阶的极地风暴,我现在已经能做到瞬发,二阶的熔浆巨岩本来卡在一秒钟的瓶颈,得到赫拉迪克方块以后,也能做到将近瞬发,至于三阶的火山爆和飓风装甲,火山爆通过方块的加成,施展时间已经减至2至3秒,假以时日还能再缩短1秒左右,而飓风装甲本来就接近瞬发,有凯恩的书和方块,我就算不特意去练也没问题。

至于后者,那就更不用说了,打破规则,宠物变异的能力让我的综合实力翻了翻,自己也能进一步变身血熊,实力更是提升不止一个层次,甚至连让安达利尔恐惧不已的安吉列斯兽都差点被我吃了,这还不叫强悍的话,那我真是无话可说了。

只是,这样就够了吗?将自己的实力理清以后,我脑海里跳出一个问号,毫无疑问,这些实力都不是自己通过努力得来的。换作任何一个德鲁伊拥有我上述的一切能力,都能做得比我好,而拥有如此多优势的自己,似乎却已经满足于这些能力之,每每喜欢拿那些普通转职者和自己比较,然后沾沾自喜一番,这种行为,现在想想就好像仗着父母地钱财和那些普通人攀比一样。

反省自己的同时。我也发现在这些强大力量下隐藏着的缺点,第一,战斗技巧,纵使有卡夏的地狱式恶补,和那些苦练了十几年几十年的冒险者相比,我也依然有着一段巨大的差距,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自己是带体穿越而不是灵魂附身呢?

第二点。就如前面所说的,魔法知识太薄弱,身为一个冒险者,哪怕是野蛮人,一些基础地魔法知识也是必备的。而自己却一窍不通,白白拥有如此之多优势而不知利用,简直是浪费之极。

第三点,血熊变身。虽然能让我的实力翻上好几倍,但是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它的缺陷还是很大的,第一个缺点就是体力透支,如果是对我知根知底的敌人,只要在我变身血熊后尽量拖延时间消耗我的力量,就能轻松取胜,而除了巨大地副作用以外。它还有一个缺点——力量与灵活'性'不匹配!并不是说血熊不够敏捷,而是相比起力量来说,敏捷的差距实在太大了,甚至大到阻碍力量的发挥,卡洛特所说的“无法对敌人造成伤害的攻击”指得大概就是这一点缺点吧。

搞清楚这些以后,我心里反倒松了一口气,缺点并不可怕,最可怕地是有缺点而不自知。卡洛特的话里面其实还有一个意思。除了指出我的缺点以外,他还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作战方式实在太'乱'来了,简单点来说,就是没有形成风格,每一个冒险者都有自己地战斗风格,然后遵循着这种风格,选择合适自己的技能和战斗方法一路精通下去,而自己呢,却因为掌握太多的能力,反倒到现在还没找到属于自己的战斗风格,这种状态持续下去,只会落得个“样样会,样样稀疏”的下场。

大部分的缺点,都需要时间去改变,比如说战斗技巧的问题,可以通过大量的战斗慢慢累积,还有魔法知识,只能抽多点时间翻阅法拉给我那本魔法基础,虽然生涩,但再难也难不过数理化吧。

让我有些头疼地是血熊的问题,无他,力量和敏捷比例过于悬殊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到是想将力量均一点到敏捷上面,宁愿牺牲攻击力也要将身体的灵活'性'跟上来,想法是好的,实现起来却是不可能。

究竟该怎么改善这一缺点呢,我的头开始疼起来了,因为过于庞大的身体而导致的度滞后,该怎么办解决呢?

等等,我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不就因为身体过于庞大吗?那能不能试着缩小一点呢?嗯嗯,貌似血熊地体积大小跟力量有关,如果可以缩小身体,又不想压制太多力量地话,只能压缩体内能量,改变其密度了,这活可不像嘴里说出那样容易,应该说,简直就和自创魔法的难度没什么区别,一个不小心更是有可能变成玩火**,看来又是一项长远地目标啊,得谨慎再谨慎的从长计议。

虽然大部分问题都无法得到立刻的解决,但是这次的自我总结还是让我心头一片清明,颇有点拨开明月见青天的开阔感,特别是找到了血熊改进的方法,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实现,但是好歹有了个希望,短时间的未来方向也明确起来,此刻,许多在我心里徘徊着的'迷'茫被一扫而空,身体虽然虚弱,但是心情却是无比畅快。

压抑住想仰天长啸一声的冲动,我低下头,在小幽灵那张熟睡的俏脸上亲了又亲,直到粘满了口水,小幽灵也咿咿呀呀的皱起眉头,仿佛因为我的举动而做了什么噩梦一般,我才意犹未尽的抱着她的娇躯,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醒来,身体已经没有任何不适,虽然变身血熊,但因为能量没怎么消耗就被卡洛特干倒了,所以只是睡了一觉就补充回来,诶?我应该感谢他吗?

和我一同恢复的还有我们的圣女殿下,昨晚多愁善感的爱丽丝,也只是睡了一觉就原形毕'露',那个神气十足,嘴巴不饶人的小幽灵又出现在我面前。

“二十五级的德鲁伊被区区一个六十多级的圣骑士打败,丢脸,实在太丢脸了,以后出街可不要说你是我的奴仆,本圣女丢不起这个人。”

“请绝对放心,打死我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你丢得起这个人我也丢不起。”我恶狠狠的回道,话又说回来,什么叫二十五级被区区一个六十多级的打败?你以为这是排名制吗?

“哼哼,只要再给我五年,不,三年时间就够了,到时候我一定能打败他,一雪前耻。”得益于昨晚那番思考,我现在可谓是信心爆棚,对前途充满自信。

“……”

“你不相信?要不我们打个赌。”看小幽灵沉默下来,我立刻如同被抓住尾巴的猫一样,差点就要展开胸怀,说一声:阿门,信我者得永生。

“给我十颗碎裂钻石的话,我就信。”小幽灵的脸上'露'出营业用微笑。

“你这家伙还真是势利啊。”我瞪了她一眼,真想看看那个将她教成这副德行的家伙究竟长着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错,这只是等价交易罢了,像本圣女那么高尚纯洁的人,昧着良心说话那是相当痛苦的,当然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行。”

说来说去还是在绕着圈子讽刺我啊,我这叫一个怒从心起,恶向胆边生,怪叫了一声“抓'奶'龙爪手”,左手便熟练的从她牧师袍摆下面穿了进去,划过她那滑不溜丢的大腿,纤纤细柳的小腰,然后抓在那一对丰满之上。

“呜哇~~,坏蛋,'色'狼。”一时不察的小幽灵顿时尖叫一声,被我赚足了便宜以后,才想到钻回项链里面。

哼哼,这个小'色'女,说不定是故意的呢,闻着手里的余香,我得意洋洋的想到。

经过卡洛特那么一搅和,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方位了,走了几个小时以后,看着逐渐伸到头顶上的太阳,我无奈的叹了一声,从物品栏里掏出传送卷轴正想打开,空的懒乌鸦却传过来信息,前方有人。

我心下一喜,连忙收好传送卷轴飞奔过去,远远的,十几个身影出现在沙漠的另一边。

“几位兄弟,跟你们打探点事情,死亡神殿离这远不?”这是一个佣兵队伍,在远远的我就已经判断出来,因为转职者队伍不可能如此庞大,只有实力较弱的佣兵队伍才会组上十几个人以求生存。

领头的是一个沙漠勇士,他用诧异的目光看着眼前这头白'色'巨狼,还有骑在巨狼上面的人,不知道西部王国何时又出现了这样的高手,而且看样子竟然还是独自历练,这个世界果然是藏龙卧虎啊,他和莎尔娜大人相比,究竟哪个更厉害一点呢?他感叹的想着,丝毫不敢怠慢。

“德鲁伊大人,不远了,就在前方不到百公里处。”他毕恭毕敬的回到。

“哦?”没想到昨天小幽灵一番'乱'走,竟然误打误撞的接近了。

想到这里,我道谢一声,正想向这些好心的佣兵告辞,领头的沙漠勇士突然叫住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