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赫拉迪克一族的秘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二章赫拉迪克一族的秘闻

我靠,这也太神了吧,我惊叹一声,矮着身子从密门走进去,后脚刚刚踏入,那墙壁便重新合了起来,虽然没有魔法火把,里面的光线却十分充足——上下左右的建筑微微散发着光,看起来就如同白昼一般,让人仿佛置身梦幻。 飞

顺着这条光之通道没走多远,就到了尽头,里面是一个不足十个平方的密封小厅,空'荡''荡'的,只有正央摆放着一副石棺。

汗,最近怎么老见到棺材啊?

随着我的到来,这副石棺上刻着的深奥繁杂的黑'色'符,开始亮起了白光,最后,白光将整副石棺包裹,强烈的光芒让我也不得不眯起眼睛。

白光逐渐柔和,并凝聚成一团,越来越多的光线聚集在一起,让这团凝聚起来的光团变得如同'液'体般粘稠,光团翻滚着,不断的变幻出各种形状,最后伸展开来,逐渐形成双手,双脚,头颅,固定为人类一般的形态,剩余的白光则是凝聚成为五官,头发,胡子,还有一袭白袍,一根法杖。

一个由光团组成的年约五六十岁的老法师,静静漂浮在大厅正央,白'色'的法师袍,古朴的棕'色'法杖,修剪整齐的尺长胡子垂至胸口,宽大袍帽让他的脸蒙上一层影子,看起来添了几分神秘'色'彩,不同于西方魔幻里经常看到的瘦骨如柴眼窝深陷的老法师,挺直的躯体虽说不上硬朗,却不会让人有风一吹就倒的感觉。

光芒散尽以后,这位老法师缓缓睁开眼睛,这是一双说不上奇特的眼睛,有着老人的沧桑,有着智者的明睿。却并不锐利,目光看过来,不会让人产生灵魂被透视地感觉,而是温和的,配合他那慈眉善目的面貌,给人的感觉就像邻居家的老爷爷。

“孩子,你终于来了。”大概是许久没有说过话了,缓缓蠕动着嘴唇。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温温吞吞的出声。

“你是……塔拉夏大人?”看着眼前和蔼的老人,我迟疑着问道,实力足以媲美三魔神的强大存在,竟然是这个看似不起眼地白胡子老法师?就算是法拉那样的家伙也比他有特'色'啊。

“是的,我是塔拉夏,多久没出来了,感觉真好啊。”白胡子法师。不,应该是塔拉夏,他眨了眨眼睛,仰着头感叹的说道。

“……”

这样狭隘封闭的小厅,对他来说也是“出来了”吗?我不禁对他千年以来的处境深表同情。

“是你叫我来的吗?塔拉夏大人?”

想到他以前辉煌的历史。我不禁竖然起敬,声音也恭敬了几分,按照史册记载,这可是一位为了暗黑大陆而牺牲自己地伟大人物。以他的实力,估计就是打个喷嚏也能让我这个小德鲁伊死上千百回啊。

“是的,孩子。”他缓而有力的答道。

“大人不应该是在第三世界,被三魔神……,那个……”

“没错,我的身体和灵魂,地确是被巴尔它们禁锢在第三世界的古墓里面,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借助残缺的灵魂之石所保留下来地一丝意识而已,在我那件漆甲里面的声音也是。”

“原来是这样啊。”我叹了一口气,不愧是号称最强的法师,连这种只有在修真小说里才能看到的东西都能做到,牛人就是牛人啊。

“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一睹塔拉夏大人的真容,我真是太荣幸了,不知道大人能不能给我签几个名。”证实对方的身份以后,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先弄几个签名。然后高价卖给法师公会大赚一笔。

“……”

看着我急盼的神情。塔拉夏有些无语,这都什么人啊。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人选了。

“咳咳,这个还是待会在说吧,孩子,我让你过来,是有一些重要的事情。”

“是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一脸肃穆,心里却划过无数念头,临终托孤?神器?还是给我来个灌顶**,将一身的力量(内力?)传给我?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禁鼓噪起来。

“孩子,不介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吧。”眼见到了关键时刻,塔拉夏却是话锋一转,和我聊起了家常。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我的名字叫吴凡,职业是德鲁伊,26岁(大概),已婚,妻子维拉丝,尚有一未婚妻莎拉,姐姐叫沙尔娜,家在罗格营地,在鲁高因里也有处别墅,有个女侍叫茉里莎,还有几个死党……”

“够了够了,我已经完全了解了。”看我一副打算将祖宗十八代交代个完毕的姿态,塔拉夏连忙打断道,心想自己还真是遇上了个古怪的年轻人。

“好吧,我们进入正题吧。”看塔拉夏额头冒汗,我心里不禁微微偷笑,看你还敢不敢再跟我拉家常,吊我胃口。

“孩子,这次让你来,是想恳求你帮我几个忙,当然,我这里还一些东西要交代给你,或许对你有一定地帮助也说不定。”抚着胡子,塔拉夏笑眯眯地说道。

“当然,塔拉夏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哪怕是牺牲生命我也在所不惜。”听到有东西拿,我立刻摆出一幅慷慨就义的样子,咋看还真如同热血少年一般。

“孩子,谢谢你地好意,不过你要是真牺牲了,那我可就要头疼了。”塔拉夏笑了笑,接着说道。

“这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国王之杖,蝮蛇项链,还有我们赫拉迪克一族的宝物——赫拉迪克方块,拯救被困的赫拉迪克一族子民。”

我顿时目瞪口呆,下意识看了看物品栏,嗯,一样不少。

“呵呵。本来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我还担心要耽搁你很多时间呢,但是没想到这三样东西竟然都在这里,真是天意啊,上帝果然没有抛弃我们赫拉迪克一族。”

“大人怎么知道这三样东西在我手上?”

“因为这些物品都是我们赫拉迪克一族所制造,上面有我们一族特有的气息,所以即使是在物品栏里,我也能感受得到。”

“原来是这样。可是塔拉夏大人,虽然这三样东西都在我手上,可是我根本无法使用赫拉迪克方块啊。”

“看来你对赫拉迪克方块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这样就更好了,不用担心,等会我会传授你使用的方法。”看着我拿出来地国王之杖、蝮蛇项链还有赫拉迪克方块,他的目光闪过一丝怀念。

“赫拉迪克方块啊,真是让人怀念。当初我就是靠着它,才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没想到时间一晃,就已经过了上千年。”

赫拉迪克方块竟然是塔拉夏当年的发家物品?我心下大惊,不过想想。据野史记载,塔拉夏不但实力强劲,爆率似乎也特别高,联系赫拉迪克方块附带的属'性'。那也就说过去了。

“赫拉迪克方块是我在蝮蛇神殿二层的堕落太阳神檀里找到的,竟然是大人你的东西,为什么会在那里呢?”不懂就问,我向来是个虚心好学地孩子。

“这件事说来话长了,当年,被我封印住的大魔神巴尔从灵魂之石里逃了出来,之后我一直担心他的报复,那时赫拉迪克方块还在我手上。我怕万一自己发生意外,让赫拉迪克方块落入地狱一族的手,于是便将之托付给我的弟子赫拉森.维兹瑞尔,连带着赫拉迪克法杖,让他将这两样东西带回族里,没想到这叛徒……”

说到这里,塔拉夏恨恨将手的法杖一锤,整个死亡神殿竟然突兀的震了起来。威力堪比八级大地震。这就是塔.拉夏,而且只是他的一道意识地实力吗?这一刻。我再次体会到了自己的渺小。

“这叛徒,竟然被三魔神所诱'惑'而堕落成地狱生命,他害怕我追寻着赫拉迪克方块的气息找到他,于是偷偷把赫拉迪克方块封印起来,也就是你所说的堕落的太阳神檀里面,开启我一族时空之门地钥匙——赫拉迪克法杖分成两半,也就是国王之杖和蝮蛇项链,也被他藏了起来,最后,这个叛徒为了将赫拉迪克一族永远禁锢在沙漠心,便将时空之门封印,让我们赫拉迪克一族再也无法踏出沙漠一步。”

看着塔拉夏气得通红的老脸,我一阵默然,原来还有着这样不为人知的历史,难怪自塔拉夏以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赫拉迪克一族的踪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当时最大地猜测是巴尔带着他其他两兄弟将赫拉迪克一族杀了个精光,没想到事实竟然是这样。

“除了那个时空之门以外,大人的族人就无法通过其他方法出来吗?”

“诶,这也是我们作茧自缚,在地狱一族出现以前,正是魔法明最繁盛的时期,当时,一半是为了守护族人,另外一半则是为了炫耀,我族联合了上百位长老,举全族之力在沙漠外围布置了一道超级魔法阵,结果到最后却成了囚禁自己的牢笼,不过幸运的是,也正是因为这道魔法阵的存在,将三大魔神的魔掌也拒之门外,不然赫拉迪克一族早就被灭族了。”

“那我现在的任务,就是用赫拉迪克方块将国王之杖和蝮蛇项链组合成赫拉迪克法杖,然后将赫拉迪克一族解放出来吗?”

“没错,孩子,不过不仅是第一世界地赫拉迪克族人,第二第三世界的族人,有条件的话希望你们也能解救出来,我们的族人大部分都有魔法天赋,族里面也有很多宝贵的魔法典籍,相信这些会给暗黑大陆增添一股崭新的生命力。”大概是觉得我还算不笨,塔拉夏脸'色'也好了几分。

“第一世界的话,东西已经凑齐了,应该没什么问题,第二世界只要有冒险者联盟的帮助,也不会很难,关键是第三世界……”我低头沉思道。

“不用着急,当下是先将第一世界地族人解救出来,至于第三世界地,反正被困了一千多年了,相信也不会再在意这点时间,看机缘吧。”塔拉夏叹了一口气,语气说不出的凄凉。

“我一定会尽快完成,不负大人所托。”我肃然答道,这个忙绝对要帮,即使塔拉夏不说我也要帮,有身为魔法种族之称地赫拉迪克一族加入,暗黑大陆的实力势必更添一层。

“好,很好,不过孩子,有一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那个叛徒有可能就藏匿在时空之门附近,当你去到那里的时候,可千万要小心,虽然只是投影,但是他的实力也不容小看啊。”

“我知道了。”塔拉夏的弟子,实力能弱到哪里,估计比之魔王也不遑多让吧,到时候还真得留几分心眼。

“第二件事情,是我的私人请求,希望你能继续听下去,相信你也知道,其实我并没有死,而是被囚禁在第三世界的赫拉迪克一族的古墓里面,只要集齐全套塔拉夏套装,我就能打破封印,所以第二件事,孩子,我希望你能好好留意一下,说不定我这副老骨头还能继续为暗黑大陆做点什么事情呢。”

“这传闻我的确听过,可是,万一其他塔拉夏套件在三魔神手了,我……”汗,收集塔拉夏套装,这可是能打上史诗级烙印的任务啊。

“呵呵,不必担心,身为套装的主人,虽然不知道具体位置,但是我能感受到另外四件并不在巴尔他们手,还有,也不必过于着急,你现在等级还不够,或许是五十年,甚至是一百年以后,都没有问题,只要你能留意就行了,而且到时候,说不定你已经拥有了不逊'色'于魔王等级的实力。”塔拉夏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心里骤然一紧,不动声'色'的看了对方一眼——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和待会他要给我的东西有关?

“还有最后一件,也是我的一点小私事,对你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的妻子——芯修拉丝,我希望你能好好将她安葬。”说到最后,塔拉夏眼睛里闪过一丝哀痛,妻子一词,何其严重啊。

“塔拉夏大人,为什么选择我呢?”答应了以后,我不解的问了一句,这千余年来,难道就没一个他看得上眼的?

“如果我说你是我这些年来看到的冒险者,最有潜力的一个,你相信吗?”

“我相信。”我毫不犹豫的点头。

“很好,有自信是好事。”第一次,塔拉夏爽朗的笑了起来。

“接下来,我要传授你一些东西,有了这些东西,你才具备将塔拉夏套装收齐的资本,愿意接受吗,孩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