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魔法叠加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零二章魔法叠加术

这章本应该分成三章,合在一起有点'乱',无奈比较赶,来不及分割了,大家就当成是三合一章节吧。 飞

好不容易将身上的箭拔下来,罪魁祸首还在一边心满意足的哼着小调,可恶啊,等着瞧吧,会让你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知道什么叫风水轮流转的。

“对了,老酒鬼,你知道怎么样能有效的增强魔法威力吗?”我打算来个师夷之长以制夷,先向经验丰富的老酒鬼讨教一番再说。

“增强魔法的威力?这可不是我擅长的领域啊。”卡夏灌了一口酒,沉思起来。

“可别说那些魔法压缩之类的对我这个菜鸟不实际的技巧啊。”我一句堵住了卡夏正欲开口的发言。

“那么,压缩不了的话,干脆重叠怎么样?”

卡夏挠头想了许久,才吞吞吐吐的说道,亚马逊虽然也有魔法技能,但那是配合标枪或者弓箭使用的,说到纯粹的魔法技巧,她也是一头蒙。

“重叠?”我微微一愣,这样行吗?魔法刻印只有一个,能同时准备两个吗?

“那有什么不可以,看好了。”

卡夏翘起鼻子,纯魔法技巧她知道的不多,可说到重叠技能,对她来说可就小菜一碟了,说着,她左右手各拿出一把标枪,'骚'包的转了几个花样,然后稳稳的握在手心,作出投掷姿势,为了让我看个明白(炫耀?),还煞有其事的大喝了一声“闪电标枪”。

只见卡夏手那两根木标枪顿时化作两道闪电白蛇,然后被她扔了出去,两道白'色'能量柱闪过。在地上留下两道深深的沟壑,一直延伸了上百米才消失,浓烈的焦烟不断从沟壑里面冒出。

靠,好bt,这所谓闪电标枪,据我猜测应该是亚马逊的标枪和长矛系二阶技能——闪电球,只是区区一个二阶技能,由老酒鬼施展出来。已经丝毫不逊'色'于小雪的光列怒破击了,同时施展两道,也就是光列怒破击*2地威力,难道高级冒险者都是像她这样怪物般的存在吗?

但是更令我惊讶的是,老酒鬼竟然真的做到了,同时施展两个相同的技能,竟然真的可以,难道真的已经无视只有一个魔法刻印的事实了吗?

“虽然对纯粹地魔法技巧不大懂。但是我想这应该也是压缩魔法的第一步吧,如果你连重叠魔法都做不到,也别做压缩魔法之类的美梦了。”

对我来说,这一刻卡夏说的话就是权威,虽然她的确对纯魔法技巧涉猎不深。但是正所谓通一晓百,我丝毫没有怀疑她所说的话的正确'性'。

“你是怎么做的?”

我'摸'着脑袋问道,魔法刻印只有一个,难道还能扳成两半施展不成?

好吧。就当作是完成第一个之后立刻准备第二个,由于是瞬间施法所以看起来就像是同时施展吧,就当作是这样吧,但据自己所知,就算是再简单地魔法,也会有那么一点冷却时间,就好比把魔法刻印当作一条脆弱的回路,如果连续通过电流。那这回路就会承受不住热量而烧掉,所以每个魔法刻印都需要冷却的时间,一两次超载可能没问题,但是多做几次的话,魔法刻印迟早会崩溃掉。

“嗯,这个我也帮不了你,你自己慢慢'摸'索吧。”卡夏一脸我也是为了你好的样子。

“三桶麦酒。”我漠然地朝她比出三个指头。

“成交!”卡夏几乎是在本能的带动下回答道,接着又为难的挠起了头。

“不是我不告诉你。这东西的确很难说清楚。当你能做到地时候,你就自然能做到。非要说的话,我只有送你四个字——熟能生巧。”

晕,还是没有捷径可走啊,想想也对,就现在来说,如果没有灵魂魔法的话,我这个魔法白痴要做到初步优化魔法,起码也得再'摸'索个好几年的时间,换句话说,灵魂魔法已经够bt了,要是再bt下去的话,赫拉迪克一族早就统治整个暗黑大陆了。

“其实也不是没有折的办法,就是麻烦了点,法拉教过你魔法叠加术吗?”

“教过。”

我点点头,所谓的魔法叠加术,就是在准备好第一个魔法的同时,可以储蓄第二个魔法,作用就是施展完第一个魔法以后可以瞬间施展储蓄好地第二个魔法,免去第二个魔法的'吟'唱时间,对于那些无法做到瞬发魔法的菜鸟来说,这种技巧还是十分有用的。

虽然有用,但是叠加术也有一定限制,就是每叠加一个魔法难度会呈几何增长,法拉说他自己最多也就能叠加6个,而且是四阶以下的,所以这种叠加术对他来说已经完全没有用了,四阶以下的魔法,他几乎统统都能瞬发。

我现在也不知能叠加几个,以前记得是只能叠加一个的,很久没用过这种技巧了,也不知现在的水准如何。

“没错,就用这样叠加术吧,将第一个魔法储蓄起来,和第二个魔法同时施展出来,不是没什么两样吗?”卡夏打了个响指,兴奋地说道。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我原地一蹦,如果卡夏是再年轻个上百岁地话,我非要亲上她一口不可。

说干就干,我立刻准备第一个火风暴,火风暴现在我已经能做到瞬发,所以一眨眼的攻击就准备好了,接下来等火风暴地冷却时间,一阶技能好一点,只用了不到两秒的时间就冷却完毕,然后是储蓄第二个火风暴,完毕以后,感觉竟然还有余裕,不由又等了两秒,竟然第三个火风暴也装备好了。

也就是说。我现在能叠加两个魔法了,当然,这跟火风暴只是一阶的魔法也有很大的关系。

“超级火风暴。”

轻喝一声,三道火风暴从地上冉冉烧起,然后三化为九,歪歪扭扭的蔓延开来,看起来竟然比法师的火海还要壮观几分。

成了,我高兴紧握着拳头。步伐有些虚晃,擦了擦额头渗出来的汗水,脑海隐约有一股疲倦感涌上,会产生这样地副作用,一是我首次施展,还不大熟练,而且前面的练习也已经消耗了我不少的精神力,至于第二个原因。当然还是因为魔法叠加术和同时施展三个魔法的消耗过于巨大。

“累死我了,这可真不是人干的活。”

我呼了一口气,摇着头说道,但是任谁也能看出我心里的喜悦,虽然微小。但是的确是巨大的进步啊。

灌了瓶法力'药'水,坐下休息地同时,我也思索着这种技巧的不足。

第一,当然是消耗问题。如果是将火风暴拆开,分一次一次施展的话,我连续施展上百次也不成问题,但像现在这样,我估计自己最多只能使用20多次,而且这个数据还是自己能熟练使用以后的估算。

第二,时间问题,单一的火风暴我能瞬发。但是叠加一次,就得等待两秒的冷却时间,叠加两次就是四秒,这四秒的时间在关键时刻可是很要命的,现在也根本没有缩短地办法。

第三,控制问题,单一的火风暴我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其蔓延方向,但是三道的话。我能施展出来就已经够呛。就别说什么'操'纵了,这一点在熟练以后大概能有所改善。嗯,大概吧。

计算前后各种得失,同时在脑内模拟着战斗场面,将自己现在掌握的几种优化魔法加进去,以求得出各种魔法适合施展地环境,突然,我脑子灵光一闪。

竟然我能将三个火风暴一起施展开来,如果我将叠加魔法改为熔浆巨岩,然后将火风暴和熔浆巨岩结合施展呢,大概也可以吧,而且可以省下那两秒冷却时间,可谓一举多得。

这样想着,我自觉精神力已经恢复了少许,便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

首先,是火风暴,瞬间便准备好了。

接下来是熔浆巨岩,这个二阶魔法在凯恩之书和赫拉迪克方块的属'性'帮助下,我几乎也能做到瞬发了,时间绝对不超过1秒,也就是说,施展火风暴+熔浆巨岩比火风暴+火风暴还要节约一秒的时间左右。

准备好熔浆巨岩以后,感觉两个魔法在自己控制下上窜下跳,已经是自己所能控制地极限,再也无法叠加第二个了——二阶魔法就是二阶魔法啊。

我并不贪心,满头汗水的将两个魔法控制好,脸上憋得通红,嗯,有点奇怪呀,为什么两个魔法就是不肯凑到一起呢。

这时,旁边的卡夏也发现了我的异状,不由脸'色'一变:“吴,你该不会是想叠加不同的魔法吧。”

我艰难的点了点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两个不同的魔法在我的'操'纵下,越发不安分地暴动起来了。

“你是白痴吗?快,快点解除,一个一个分开释放出来。”卡夏少有的惊慌失措道。

我也想啊,但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两个魔法既扯不开,又不肯凑到一块,就像麦芽糖似的粘稠着,让我郁闷的想吐血。

“轰——”

一声巨爆,伴随着浓黑烟滚起,漫天的炎蛇将我整个身体吞没,空地顿时化为一片火海,好一会,大火平静下来以后,站着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几米深的大坑。

大坑里面,我石雕般伫立在正心,全身焦黑,衣服上还冒着烟,就这样顿了好几秒,终于张开嘴巴,吐出一口黑烟。

“这个,作为自爆技能,还是挺不错的呀。”

说完这句以后,一阵天旋地转,我便直直地倒了下去。

“……”

“小子,醒了吗,脑子被炸坏了?”

刚刚睁开眼睛,老酒鬼那幸灾乐祸地面容就在我眼放大。

“鬼呀!”

我用丝毫不带感情的平稳语调“惊声”呼道。

毫无疑问地,脑袋被挨了一下。混蛋,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我是伤员吗,真的想把我打成为傻子?

“算你小子走运了,竟然还能毫发无伤,要知道重叠相同地魔法和重叠不同的魔法,难度完全不是一个级数的,真亏你这笨蛋能理所当然的去实施啊,历史上有很多一根肠子直到底的法师。也是像你这样,然后变成傻子,或者是一滩肉沫。”

骂骂咧咧的刚站起来,卡夏认真的样子立刻让我打了个冷战。

“难道就没办法了,这层障碍真的无法跨越出去吗?”我有些不甘心地喃喃道。

“谁说没有办法的,你看法拉那死老头,别说重叠两个不同的魔法,甚至是不同系的魔法。他也能融合,想当年,那老家伙最拿手的招数就是闪电冰环,由电系四阶技能连锁闪电和冰系四阶技能冰柱融合的复合系魔法,嗯。顺便再爆点猛料给你吧,那家伙的绝技,是由连锁闪电和冰系六阶技能冰封球融合起来的永冻箭狱,啧啧。连锁闪电每击一个敌人,就会爆发出一枚冰封球,简直就是冰箭覆盖地炼狱,那场面呀……”

卡夏摇了摇头,一语下定论。

“'骚'包,及其'骚'包。”

正当我沉浸在那无数冰封球爆发出来以后的壮丽场景的时候,卡夏用手木弓敲了敲我。

“这可是独家秘闻,你可千万别告诉那老家伙是我告诉你的。那老'骚'包似乎不大喜欢提起自己的往事,最好别跟他说,否则惹'毛'了他我可不帮你了。”

我连忙点点头。

“好吧,知道就好了,言归正传,所以说并不是不能做到重叠不同地魔法,关键在于你的魔法控制力和魔法熟练度和法拉相差太大了,毕竟那老家伙都练上百年了。你这小'毛'孩拍杆子也比不上。以后多加练习吧,也不要太依赖那什么灵魂魔法。”

“得了得了。我知道了。”

我装着不耐烦的甩了甩手,心下却暗暗感激,这老酒鬼人其实还不错,估计这次除了告诉我三无公主的事情以外,也是抱着指导一下我地心思过来的。

“不知感恩的臭小子,和那死丫头果然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看我的样子,卡夏自然是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话说回来,这该怎么向阿卡拉交代才好。”

我看了看周围,教堂后花园被我的自爆炸得一片狼藉,更严重的是,刚刚老酒鬼大概是一时兴奋过头,竟然直接将两道闪电标枪瞄准教堂扔,结果原本粉白'色'的漂亮小教堂被穿成两个大窟窿,离倒塌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我弄地大坑好办,随便用土一填,找点花花草草种上去就行了,可老酒鬼的那两个窟窿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说不定得推翻整个教堂重新建过呢,因此,我的脸上很忠实的'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吴,那个,你看,我也是为了给你示范,你总不能那么狠心,让我一个人负责吧。”

老酒鬼顿时慌了,要说她还有怕的人,那就是阿卡拉了,阿卡拉虽然平时不温不火的,一副沉稳派的作风,但越是这种人,发起火来才越叫一个恐怖,嗯,大概是这样没错吧……

“算了,维修费由我出,不过阿卡拉那边得由你去解释。”

我想了想,觉得老酒鬼也没什么油水可榨了,再说她今天地确帮了我不少,就稍微出点力吧。

“啊——!!”

想到要面对阿卡拉,老酒鬼顿时拉长了脸,不过难得我这个葛朗台肯出血了,她也稍微松了口气,眼睛咕噜一转,大概是怕我突然反悔,于是留下一句“我立刻跟阿卡拉说去”就一溜烟地消失了。

接下来,诶,精神力消耗的差不多了,今天地练习就到这吧,嗯,现在是立刻去将三无公主接回来。还是在“新”罗格酒吧泡一阵子,让她多吃点苦头再说呢,这的确是个问题。

正当我拍拍屁股想离开教堂的时候,才刚走不久的老酒鬼又折回来了,她就不怕我反悔了吗?哦,后面还跟着个人,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多月不见。让我几疑已经被送入家里蹲大学地法拉。

罗格营地的两大恶人走在一起,看势头似乎是直奔我过来着,这一刻,我的额头刘海上从左边倒数数起的第五根翘起来的呆'毛'发出了严重的红'色'警报——只有在地震海啸天崩地裂甚至是世界末日才会发出黄'色'警报的呆'毛',竟然发出了红'色'警报,可想而知我现在的心情是如何地慌'乱'。

说时慢那时快,念头在我脑海一闪而过,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横向跳跃。一个懒驴打滚的扑向道旁的丛林里面,滚了几滚,突然身体貌似撞到什么枯树根似的的物体,停了下来。

诶?貌似我所选择的方向并没有障碍物呀。

抬头一看,法拉低着头。那“和蔼”的笑容在我上空出现。

“亲爱地吴,怎么那么有兴致,在地上玩起打滚来了。”

“呲——”

我全身打了个冷战,“亲爱的吴”?这老头有多少年没这样叫我了。有阴谋,肯定有阴谋。

“咳咳,维拉丝还在等着我回去吃晚饭呢,就不陪你们疯了。”

我拔腿就逃,不料没走几步,衣领就从后面被老酒鬼提住。

“老女人,快放手,你就不怕我不给你出教堂的维修费了吗?”我声'色'俱厉的威胁道。

“没关系没关系。这点小钱我们法师公会还是拿得出手的。”身后慢悠悠跟上来地法拉笑着说道。

我说老酒鬼怎么那么神气,原来是找到靠山了,话说这两个混蛋平时不都是合不来的吗?今天怎么一个鼻孔出气了?一个就让我头疼了,这两个一起,看来我是在劫难逃了。

“来来来,别害羞嘛,让我们三个长老好好聚一聚,讨论一下罗格的未来吧。”老酒鬼这样大义凛然的说道。然后拖着我回到了教堂后花园。

害羞你个妹呀。谁要跟你们这两个混蛋聚了,罗格地未来关你们妹事啊。

在78级亚马逊的力量压制下。我乖乖的被拖到了空地央,然后,两个老家伙以一个玄妙的站位将我前后左右乃至上天入地的可能'性'都锁死。

法拉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枯柴似的的手掌伸入物品栏里面,小心翼翼地,不知道在拿什么东西。

我说,连前戏也免了吗?连探讨关于罗格营地未来的前戏也免了吗?你们就那么迫不及待吗混蛋?

一阵'摸'索过后,法拉手出现一根玻璃试管,里面装着三分之二的浑浊'色'白'色'溶'液'。

“来,吴,喝下去看看。”

这一刻,法拉脸上的笑容就像安慰小孩子打针的医生,嗯,暗地里研究生化武器的变态医生。

“这是什么东西?”

我哆嗦着嘴唇说到,心想以后大概是再也见不到我可爱的莎拉和维拉丝了,三无公主,大概也只能乖乖的被关上半个月了,还有小幽灵……,喂,我说小幽灵,你就不能出来给你老公我解解围吗?我变成生化怪兽你也能接受吗?

“就是塔拉夏大人那几章手札里面地精力'药'水啊,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呢。”法拉笑呵呵地说道,试管是越来越'逼'近我的嘴巴。

我该死,我自作孽,不可活。

“为什么非得要找我做试验不可,阿猫阿狗也行吧。”

被卡夏摁着,我只能左右摇头以躲着试管接近。

“动物承受不了'药'剂地成分,只有转职者才行,你是长老,不觉得有这种义务吗?”

“我要辞职,现在,立刻,马上。”

“放心吧,老家伙的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水平的确值得称赞,以前做试验还没闹出过人命呢。”卡夏好心安慰着说道,多少让我有点松一口气。

当然,这老家伙以前从来没有用人做过试验。只是用一些小动物罢了,我可没撒谎,卡夏在心里追加一句,不由为自己的机智洋洋自得起来。

“等等,竟然有精力'药'水,那精神力'药'水呢,也该有吧,干脆先试试精神力'药'水吧。”

横竖是躲不掉白老鼠的命运了。我只能做出选择,怎么说刚刚练习也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喝精力'药'水到不如喝精神力'药'水实在呢。

“精神力'药'水暂时还没出成品,大概还要过几天,先试试精力'药'水吧,放心,就算无效,我们也绝对不会拿你的生命开玩笑地。否则阿卡拉还不剐了我。”法拉尴尬说道。

“那为什么不拿老酒鬼做试验呢?”

“不是我不愿意,但是像我们这种等级的人,就好像初级治疗'药'剂一样,这种初级精力'药'水对我们来说已经无法凑效了,凯恩和阿卡拉又承受不起。所以也只能找你了。”

卡夏这样解释过后,我心里多少好过了一点。

“可是我现在体力没怎么消耗,就算喝下精力'药'水,也不见得会有什么效果啊。”

“啊。光急着做试验,我怎么忘记这茬了,那该怎么办?”法拉恍然的一拍脑袋,焦急的来回转着圈圈。

“算了,今天我就认栽了,帮帮你们吧。”我摇头叹了一口气,既然没有危险,那咱偶尔也该尽一尽长老的义务了。

说着。我站了起来,伫立片刻之后,突然仰天怒吼一声,身体刹那间放大几十倍,十多米高的血熊变身尽显狂暴霸气风姿。

值得一提的是,我现在即使不靠与小幽灵合体也能勉强控制那股狂暴力量了,灵魂魔法带给我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能磨练灵魂力量。只不过。和小幽灵合为一体地美妙感觉,那种灵魂之间的接触与包容。比**的**更让人享受,小幽灵大概也是这种感觉,所以我们两个彼此都心照不宣。

“听瓦瑞夫说你已经能控制这股力量了,我还不大相信呢。”卡夏退后几步,仰起头看着我大声说道。

我朝卡夏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血熊翻白眼究竟是怎么一副情形,没有镜子,反正老酒鬼是乐了。

说起精力的最快捷消耗方式,能量炮肯定是当仁不让,当下,狂暴的黑'色'雷光在我口慢慢聚集,由黑'色'能量球散发出的气流,让整个空地刮起了一阵狂风,那本来已经摇摇欲坠的教堂终于再也承受不住,轰的一声塌成了平地。

法拉和卡夏早就见识过了能量炮地威力,此时也抱着头躲到一堵破墙后面,滑稽的从后面伸出个脑袋看过来,似乎是生怕我一时失误,殃及自己。

等能量球到了足球大小,我不再凝聚,张开大口,做出预备发'射'姿势——谁知道那精力'药'剂管不管用。

黑'色'雷光球瞬间膨胀几倍,在我的'操'纵下,呈现出一条闪着雷光的水桶粗黑'色'能量柱,消失在那绿蓝相交的远处,由能量柱产生地巨大沟壑,一直延伸了上千米的距离才逐渐消失,比卡夏的闪电标枪又是厉害了不知多少倍。

取消变身,我虚脱的一屁股做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时,罗格两大恶人眼见危险过去,又笑眯眯的闪到了身旁。

“小子,厉害,就算是我也发不出这样大威力的招式啊。”卡夏看着那条壮观的沟壑,拍了拍我的肩膀恭维道。

切,亚马逊本来就不以巨大的威力见长,她们所擅长的是控制技能,别看卡夏说的不假,但是要我们两个真打起来,她想打趴我绝对用不了十分钟地时间。

“来,喝下去看看。”

法拉一脸激动的看着我,现在在他眼,除了这瓶精力'药'水大概已经没有别的了。

拿起试管,像是鸡尾酒般摇了几摇,我毫不犹豫的仰头一口喝了下去,咂了咂嘴巴,有点腥味,但是还不错。

“怎么样?”法拉抖着胡子问道。

“有点腥,味道比我想象要好些。”我说出了感想。

“精力'药'水主要成分是魔兽血'液',腥味肯定是有一点的。我是问效果,效果啊。”

“呃——”我愣了愣,突然一把站了起来。

“哈哈,腰也不酸了,腿也不软了,感觉浑身都有劲,这东西有效,真的有效。”

汗。怎么有点像虚假广告的台词?

尝到了甜头,我顿时喜出望外,虽然这瓶精力'药'水无法完全补充我刚刚损失的体力,但是至少也让我回复了九成地战斗力,怎么能让我不欣喜,有了这东西,以后能量炮咱还不是放两发,一发打怪。另一发当烟花?

在场还有比我更高兴地——只见法拉手舞足蹈的,像哑巴一般激动地连笑都笑不出声了,一个多月废寝忘食的研究没有白费,那种付出以后得到回报的成功喜悦,外人是很难体会的。

“这东西还有没有了。给我来上几十瓶怎么样?钱不是问题。”我垂涎着脸向法拉伸手。

“就这么一瓶,放心吧,接下来就能量产了,少不了你这个功臣。作为喝下全暗黑第一瓶精力'药'水的人,你就要名载史册了,怎么样,高兴不?”

“不如给我一百瓶精力'药'水实在。”我抽了抽鼻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这混小子……”法拉气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吴小子,我话可说在前头,精力'药'水地作用只是激发人体潜力,等于是在预支体力。可千万别连续喝太多,不然副作用有得你受。”临走前,法拉这样跟我说道,说着就一个瞬移消失了。

这只是最初级精力'药'水,接下来还要研制级的,高级的,大概还有超级的,只有这些'药'水才真正适合高级冒险者使用。还有精神力'药'水。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那个远程传送魔法阵。光是随便这么一想,我就能体会到法拉有多忙,大概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是别想见到他了。

法拉走后,卡夏也立刻闪人了,回过头,打量着由自己造成的上千米的巨大沟壑,倒塌地房屋,龟裂的大地,自我陶醉了好一会,我突然一愣。

阿勒,莫非这损失维修费,变成了全部都要由我一个人出?!!!

“填坑大概需要……,嗯,还有教堂的,呜~~~”

一路上,我扳着手指脚趾,数了又数,觉得没有一万个金币是别想将整个教堂回复原样,不由心疼到蛋疼。

“吴,你这是去哪呢?”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和蔼可亲的声音,回过头,原来是盲眼修女长,罗格营地的头头阿卡拉正拄着拐杖和我打招呼。

“是阿卡拉大人您呀,啊哈哈……”

感觉自己地笑容有点抽筋,现在看到阿卡拉,我就觉得自己的荷包被挖了个洞,里面的金币刷拉拉的流着。

“原来是这样啊,嗯嗯,我知道了。”待我解释完毕,阿卡拉笑了起来。

呜呜~~,该死地,便宜那老酒鬼了。

“阿卡拉,你不会生气吧。”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当初把钥匙教给我的时候,她可是千叮万嘱的让我千万要小心。

“呵呵,没关系,没关系,你们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你不是承诺了会将教堂重新建起吗?我还有什么好生气的,万幸的是最近恰好也没什么事要用上教堂。”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的是法拉已经将精力'药'水研制出来了,这可是个大好消息啊。”看了看阿卡拉地脸'色',明显是喜悦的神情,果然她还是个明理的老大的。

“对了,吴,你有空吗?要不跟我来看看。”

看我愣愣的样子,阿卡拉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心里大概一直在好奇我有时候失踪,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吧,怎么样,有兴趣吗?”说完,她也不待我回答便迈出了脚步。

这这这,这不是明摆着诱'惑'我吗?暗暗将好奇心害死一只猫念了九十九遍以后,我心一凛,毅然的跟了上去。

明明是瞎子兼拄着拐杖,但是阿卡拉的脚步一点也不慢,我只是愣了那么一小会,她已经走出了百米开外的距离。

“阿卡拉,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一路上,我忍不住问道,她现在带我走地路,是我从没有见过地,在罗格混了三年,我竟然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地方。

当一层魔法波动隐隐传过来地时候,我惊讶的瞪大眼睛——并不是因为我对营地还不了解,分明就是这个地方已经被一个巨大的魔法阵遮盖起来了,没有获得允许根本就进入不了,如果不是掌握了灵魂魔法的话,我根本发现不了这层魔法波动。

究竟是什么地方,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竟然值得花费如此大的手笔,将整片区域隐藏起来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紧随阿卡拉的脚步,看着她打开一个又一个魔法屏障,最后,终于来到……

汗,这是什么地方呀。

从魔法屏障走出来,眼前一亮,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营地,就如同北区训练营一样,不过里面的的设施似乎更周全,几乎涵盖了衣食住行各个方面,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自给基地。

视线范围内,一些白'色'的身影正在训练场上面,身上时不时闪过一道白光。

“莫非这就是……”带着疑'惑'的目光,我看向阿卡拉。

“没错,这就是罗格营地的秘密训练场地,欢迎你的到来,吴,从今以后,你也将是这里的一员。”

阿卡拉张开双臂,居高临下的虚抱着整个基地,用激扬语调无比自豪的说道,那迎风吹起的修女外罩张扬着,让她看起来仿佛是高高在上的大贤者一般,高不可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