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四大长老的豪华阵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零五章四大长老的豪华阵容

镜头拉近,罗格营地的拘留所,对于淳朴的罗格居民来说是向来少被用到的地方,这里面的正央设有一间独立石室,整个石室被魔法加固,就算是六十级的转职者也难以打破,是专门用来关押冒险者的地方。 飞

然而,这栋自建成以后几乎从来没有用上的高级狱室,此时门口却被两个士兵把守着,这说明,百年难得一用的狱室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

伴随这那“咚——,咚——,……”的有节奏的震动声,整个石室剧烈的摇晃着,是谁被抓住还如此不安分呢。

“咚——”

随着粉红'色'可爱公主鞋的鞋尖与那密室侧墙撞击,仿佛彗星撞地球一般的剧烈震动让整间密室悲鸣不已,接着,还没等石室的战栗停止,另外一只公主鞋的鞋尖高高提起,带着凌厉的呼啸声,再次准确无误的命了刚才的地方,精准无比,一气呵成,简直宛若苦练了数十寒载的腿上功夫的高手,

然而,让人无法置信的是,如此恐怖的踢击,却是由两条纤纤细腿发出,而细腿的主人——一身白'色'连体袍子,一顶大得夸张的白呼呼软帽,脸蒙巾纱,也是个个子娇小,身材纤细的少女。

不错,里面的正是闯祸被捕的三无公主。

守在门口,站得如同铁杆般笔直的士兵甲和乙,此时一脸的凉汗飕飕。

好彪悍的小女孩。

好恐怖的连踢技。

好坚固的公主鞋。

“那个……”

士兵甲抹了把冷汗,回过头,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和蔼些。

“嗯……”

一声毫无感情地疑问语气,三无公主一边踢着石墙,脑袋机械般转过来看着士兵甲,即使蒙着面纱。也能看出此时她的脸颊鼓得圆圆的,那原本弯弯的细柳眉'毛',被拉得和那眯成一个大等号的亮黄'色'眼眸成一条直线,虽然看起来依然是毫无感情,但却并不妨碍别人从里面读取到危险的气息。

“没……没什么……”

在三无公主那惊涛骇浪的眼神,士兵甲的气势越来越弱,嘴巴喃动几下,最终苦叹一声。掩着脸回过头去。

“我竟然被一个十多岁小孩地气势比下去……”

士兵甲很伤心,一旁的士兵乙心有戚戚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三无公主才不理会这两个小角'色'的感情呢,她机械的回过头,继续专心致志的将目标对准某个点,似乎把它当成某人的脸一般,不断地施展着那恐怖的踢击连续技,被巾纱蒙住的小嘴似乎在嘀咕着什么。

“死主人,臭主人……”

汗……!!

太阳下山。当两名士兵已经习惯了这幅光景,正无聊的打着哈欠的时候,夕阳下终于出现了一道身影。

“送饭地来了?”

士兵乙眯起了眼睛,试图将那橙'色'的阳光过滤。

等他看清楚是谁的时候,不由大惊失'色'。连忙踢了踢一旁因为肚子饿而显得有气无力的士兵甲。

“凡大人。”

两个士兵齐齐将手地长矛一顿,身体挺得比白杨还要直,毫不掩饰的崇拜目光,正落到冲夕阳下奔来的身影上。

“嗯。辛苦你们了。”

我喘了一口气,勉强笑了笑,该死,发生了那么多事,竟然一时将三无公主这档事给忘了。

“这是我们该做的。”

士兵甲乙仰头挺胸,说不出的自豪。

“你们是第二大队第七小队的吗?”

机灵的士兵乙已经回过身,拿出一串钥匙开起锁来了。

“是的。”

“那这次真要谢谢你们了,抱歉。我茉里莎给你们添麻烦了,改天和你们队长说一声,我请大家去酒吧喝几杯。”

忍受着从石室里面传出来地,三无公主那仿佛能让人冰冻的目光,我真诚的说道。

“哪里,这是我们的荣幸。”士兵甲看起来很高兴。

铁栏门被打开,士兵乙打开门,恭恭敬敬的比了个请的姿势。然后自觉的和士兵甲一起拉开一段距离。

“我的小茉莉。你没事吧。”

进到里面,我立刻涎着小脸讨好道。余光触及石室侧墙上地某个类似被踢出来地浅坑,全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打了个冷战。

在发现某人的一瞬间,已经一脸乖僻地躺在石室床上的三无公主,转了个身,背对着某人,不鸟他。

“乖,小茉莉,这次是我的不对,没有及时接你出来,是我不好,你怎么生气都行,先回家再说好吗?”

我探上床去,轻轻抓三无公主那消瘦的肩膀摇了摇。

啊,手被甩开了。

“而且,这次你也有不对不是吗?那些士兵冒着生命危险在执行任务,你却跑出来捣'乱',你不觉得这样做很过分吗?”

呼的一声,三无公主猛的坐起身子,若不是我反应及时,鼻子非得给她的额头顶歪不可。

“没有!”

她鼓起了圆呼呼的可爱脸蛋,简短而又有力的说道。

“你自己看看吧,上面可是写的清清楚楚。”我将那张兽皮手札扯到她面前。

“没有!”

她根本没看眼前的手札,而是紧紧看着我,目光坚定的再次重申了一遍。

两个人的目光交织了许久。

“好吧,我相信你,跟我说说,这是什么回事?”

三无公主虽然有些小任'性',但却并不是一个不识大体,不将人命当成一回事的孩子,我的目光柔和下来。像爱抚小猫一般,穿过面纱轻轻的'揉'着她滑嫩的脸颊,这次她到没有再抗拒。

“我,想抓沉沦魔。”她鼓着嘴说道。

“想帮他们,他们要我离开。”

“……”

虽然从头到尾语气都不连贯,但是怎么说也和她相处了那么久,意思我自然明白。

其实小家伙地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先帮士兵干掉大部分沉沦魔。然后留下几只给她研究研究,或者分出几只沉沦魔给她,然后各打各的,互不干扰,但是士兵们却误会她的意思了。

“那你跟他们说了没有?”我抹了把冷汗说道。

摇摇头。

“我的小公主啊……”

我仰天长叹一声,难道你就不知道沟通的重要'性'吗?三无属'性'偶尔也应该改改了吧,跟陌生人说句话会死吗?别人摆好阵型默契无间的在战斗,你上去一声不吭的就'乱'打一气。不把你当成捣'乱'地那才叫怪呢。

你瞪我我瞪你,耗了一阵,我最终无力一瘫,算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总之,诶,以后多看着点吧。

“好吧,我知道了。这样吧,下次我派几个士兵专门协助你研究,不要再去打扰士兵的任务了,行吗?”

三无公主乖巧的点点头,事件似乎解决了,我庆幸着这样想道。

“为什么会那么慢,接我。”

三无公主突然转着那亮黄'色'的可爱眼眸,那凝视着我的神情。让我根本无法敷衍过去。

“那个,因为真的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能原谅我吗?”我诚恳地说道。

“忘记了……吗?”她只是这样轻轻的问了一句。

“对不起。”

接下来,三无公主没有再说话,默默的从床上跳下来。

“回去吧。”

她低着头说道,那顶大帽子将她的眼睛严严实实遮盖住,让我无法分辨她现在的情绪,只能无言地跟着走出石室。

踏出一步。三无公主的脚步声并没有跟过来。我诧异的回过头,却看她紧蹙着眉头无力坐倒在地。纤长的小手撑着身体,正试图努力站起来。

“怎么了,小茉莉?”

我连忙回过头,轻轻将她扶起来,可是刚刚站到一半,两腿一软,又坐了下去。

“没什么。”

愣了那么一刹那,三无公主抬起头,板着脸,那双只有在漫画里才会出现地,占据了整个完美的脸框好大一块面积的亮黄'色'眼框,缺乏生气的眨了眨,死不认输的道。

你这叫哪门子没事,我气乐了,就算再怎么迟钝,我也发现了是她的足部出现了状况,不由蹲下身子,不由分说的一把抓住她隐藏在屁股后面的小腿。

出现在我眼地,从长袍里面'露'出来的小半截如玻璃艺术品般的美足,目光顺势而下,是一只粉红'色'的可爱公主鞋,突然,我的心微微一颤,仿佛被针刺到了一般。

那本该是椭圆的鞋头,整个已经开了个大口,开口边缘似乎遭到过无数次撞击,破破烂烂的,从开口里面'露'出来的,本该是无暇地五只小足趾,此时又红又肿,甚至渗出了血丝。

我伸手拽出另外一只脚,也是一样。

“你……”

余光看了一眼那被魔法加固过地侧墙,上面被磨损的痕迹,再想想三无公主不良地嗜好,我顿时只觉得牙根发痒。

“没什么?”

这不是小说不是动漫,倾尽全力的踢了魔法墙壁那么久,就算她的脚是钢打的,鞋子是钻石做的也没用,此时,被发现状况的三无公主却依然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态度,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

“你这小笨蛋!!”

二话不说,我两只手的拇食指成钳,捏住三无公主两边肉呼呼的脸蛋,然后拉扯了起来,并不是欺负小幽灵那时的轻柔,起码多用了两三倍力。

我可真是火大了。

“呜呜~~”

连'摸'也没被别人'摸'过的脸蛋,此时被我用力扯着。小不点公主终于发出悲鸣,心里闪过疑'惑'和羞恼,但是始作俑者那从未对自己'露'出过的认真眼神,却将之统统溶解,剩下的只有屈服,还自己也没察觉到地,被重视,被关心。被责备的一丝丝甜蜜。

任'性'耍脾气的孩子,无非也是想受到其他人的重视罢了,哪怕这种重视的表型形式是责罚。

“以后还敢不敢。”我直视着三无公主的眼睛,怒声问道。

感觉被自己捏着的脸蛋轻摇了几下,我才怒气未消的松开手,看到那被捏得通红地小脸,不由又有些心疼的在上面轻轻'揉'了几下。

“你呀,应该珍惜自己才对……”

我轻叹了一声。将小公主抱起来,坐在床上,然后蹲下身子轻轻将那双已经破损的公主鞋脱下,左手虚握,一本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典籍便出现在手。

“不怕告诉你。其实在历练的时候,我之所以拼命的磨练自己,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怕疼,因为怕疼。所以不断的努力,为了不被敌人砍自己,所以,我很恨那些明明就可以避免伤痛,却偏偏不懂得珍惜自己地人……”

一边说着,手开始发出淡淡的白光,白光慢慢渗入那红肿的脚趾之后,立刻便以肉眼能见的度恢复。直到每一只脚趾都重新变得晶莹剔透,我才将手的白光转向另外一只玉足。

“尤其是你,所有人当,就属你最让我'操'心,整天板着一张脸,也不知道你心里想些什么,就爱捣鼓些奇怪地事情……”我继续像老妈子似的喋喋不休说道。

“……”

呆呆望着屈尊蹲下身子,低头全神贯注为自己治疗的主人。听着那啰啰嗦嗦的唠叨。不知道为什么,茉里莎心灵一片空白。从脚趾头传过来地温暖力量,明明只是像个小男人一样,又懦弱,又是些没营养的自言自语,但是每一字每一句却都能敲击自己的心灵,看着脚下那并不算宽厚,却已经烙入自己心灵的背影,茉里莎突然觉得眼眶有些发酸。

咦咦?

她不可置信的用袖子擦了擦眼眶,呆呆的看着上面的水渍,这……,难道就是泪水?

多少年了?大概是从自母亲死后……,不,可能从出生到现在,自己根本就没有流过泪水。

泪水,如此炙热,滚烫,充满了温暖的感觉。

总是迁就着这样冷漠地我、任'性'的我的……,无可取代的主人!

下一刻,茉里莎嘴角轻轻一弯,不需要刻意去努力,也不再迟疑、生涩和僵硬,脸上便绽放出让百花也黯然的笑意。

这一瞬间,天地似乎也为之失'色',沾染了雾气的亮黄'色'眼眸,石女一笑,世间又有什么美丽能堪与之一比呢?

再三确认手的一对玉足已经无碍以后,治疗白光还剩一点点,为了不浪费,我索'性'将剩余的白光轻请在三无公主脸上涂了几下,诶,虽说抹了脚再抹脸有那么点不当,但是这小不点地足部那么洁净无暇,到也让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白光消散以后,那张通红地脸蛋也恢复了玉'色',这样一来就大功告成了,不过,望着三无公主那呆漠看着自己的样子,我再次磨起了牙。

这不知感激地小不点,难道自己刚刚说的那些“十分听”的话都白费了。

殊不知,自己已经错过了一副最美丽的光景。

“怎么样,还疼吗?”我收起书问到。

虽然看起来很严重,但是以治疗术的神奇功效,这一点红肿根本就不算什么,茉里莎轻轻动了动趾头,已经完全无碍,但是感受到对方关切的眼神,她却神使鬼差的点了点头。

“你这家伙,真让人没办法!”

我长叹了一口,诶,没办法,只能这样了,再说她的鞋子已经烂了,要让如此完美的足部触到肮脏的地面。我也有点不爽。

“上来吧。”

转过身子,背对着三无公主蹲下,然后回过头无奈朝她翻着白眼。

没有丝毫犹豫,羽'毛'般轻柔的身子便贴在我背上,那少女发育的微微隆起,似有似无地顶在背上,让我直摇起头来——都十五六岁了,这种程度的……。贫'乳'啊贫'乳'。

说起来,自己还是第一次背人呢,想到这里,我的动作顿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轻轻拖着小不点公主的'臀'部,嘿一声站起来,走出石室,向跑得老处的两个士兵微微点头笑了笑。

“告诉你。以后可要改掉这坏'毛'病,不要再踢东西了。”

想到三无公主那堪称登峰造极的连续踢技,我顿时有些汗然,决定要将乘此机会将这招封印,列为禁止事项。

“不。”

从背上的传来的回答比我想象地还要迅。啧,这小不点,明明靠在别人背上还那么嚣张吗?

“那,至少不能再踢那些硬东西了。要发泄的话,找些软一点的东西总行了吗?”

无奈之下,我只好折,好不容易练成max级,换成是我我也不会那么容易放弃……大概是这样吧。

“比如说,主人你?”

为什么我感觉这句话,肯定的语气比疑问的语气要多很多呢?

“吼吼~~,你这小不点。要造反不成?看招!!”

哈哈~~,这种姿势,我刚刚好可以轻而易举的打到她的屁股。

“啊,别咬我的耳朵呀你这不知感恩地小混蛋。”

呜呜~~,这种姿势,她刚刚好可以轻而易举的咬到我的耳朵。

望这夕阳下重叠在一起,逐渐远去的背影,士兵甲乙好一阵沉默。

“好……好感动……”士兵甲抹了一把鼻涕。

“第一次。我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滂湃和纯粹的父爱呀。凡大人就是凡大人,连父爱都与众不同。”士兵乙眼眶有些湿润。

“那是。简直就是我们所有做父亲地楷模呀,看来得对家里那小兔崽子换种方式教育才行了。”

“我又想起了死去的父亲,在我小的时候陪我一起玩的情形了,本来以为早就淡忘了。”士兵乙一脸沧桑地嘘唏着,接着厚着脸皮对甲说道。

“不如你给我骑一下,让我重温一下如何。”

“去死……”

接下来数日,我突然觉得自己忙了起来。

首先,一大清早就必须赶去安慰那对粘人的双胞胎小萝莉,她们来罗格营地不久,年纪又小,举目无亲的,自然对陌生环境抱有很大的恐惧,因此比较粘人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

为什么是我啊!!!!我也只是在鲁高因和她们见了一面,送了几本书而已,凭什么她们就把我当成了亲人呀?难道又是主角模式的万能亲和力在作怪?

还有,最近不光是纱丽阿姨,连维拉丝都笑着说我越来越像一个称职的好父亲了,呜呜~~不要啊,我要散发的不是父爱气息,我想踩地也不是'奶'爸光环啊,就算是什么王霸之气也比这个好呀。

离开牧师训练营以后,接着是三无公主,这小不点对草原特着'迷',对沉沦魔尤其情有独钟,就差没用手术刀将它们大卸八块,研究里面的每一样组织究竟有什么作用了。

说来,如果是这个活的话,其实三无公主一个人也成,凭她十八级(咦,不是15级吗?什么时候升了三级,我怎么不知道?)冰系法师的实力,想要抓几个沉沦魔一点都不难。

但是别忘记了她的添麻烦属'性',任何简单的问题到了她手都会变得复杂起来,虽然想劝她自己悠着点,别惹祸,但是看她眉头闪几下,一脸呆板的答应下来,我反而不放心了,无奈之下也只能一路随行,幸好沉沦魔这种大众货'色',营地周围也时有出现,并不需要走太远花上太多时间。

从外面回来,还没等我喘口气。法拉这厮又屁颠屁颠的赶过来,去死吧,你去死吧,猝死在研究台上吧,虽然我是这么说,但是为了以后能买到'药'水,还是无奈地当了小白鼠,当然。也不是没有收获,包里多出了近百瓶精力'药'水和精神力'药'水,让我多少有些安慰。

当忙完以后,正准备好好练习一下,抬头一看,发现太阳已经下山了,维拉丝温柔地身影按时出现,那妻子的贤淑带着点少女羞涩地叫我回家吃饭地样子让我完全无法抗拒。

晚上。嗯,晚上夜黑风高的,正是主角们大发神威,或是将敌人满门抄斩,或者对着月光忽然领悟xx神技的高发频率时段。但是,貌似陪我的小妻子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啊,在床上欺负一下温柔害羞的维拉丝,调戏一会嘴硬又有点小好'色'的圣女大人。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无力跪地……

不过,有句名言叫啥,时间就像'乳'沟,挤一挤还是会有的,是呀,就算是众人里面最“小”地小莎拉,只要稍微挤一挤……,咳咳。跑题了。

比如说,双胞胎萝莉只是为了寻求在我身边时的安心感,只要和我在一起就行了,至于在一起做些什么则完全随便我,无论我想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她们都不会介意,另,曲解这句话意思的请自行在大街上喊“我是萝莉控”一百次。

于是,这段时间被我充分利用练习技能。她们则是在一旁看着。时不时为我想出来的新花样欢呼鼓掌,正所谓练习耍帅陪萝莉。三不误。

和茉里莎在一起的时候更是简单,反正是找沉沦魔的麻烦,即使在路上也能边走边练习,火风暴和熔浆巨岩耍得那叫一个顺手。

于是,被某个诗人以新手之母的号称一炮打响,从此走向风光舞台地沉沦魔,便遭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噩梦,好一段时间内,营地附近没再出现一只沉沦魔,士兵的工作量大大减轻,为此我还被授予“让沉沦魔也为之恐惧的男人”的荣誉称号,说实在地我完全不认为这个称号是在夸人,当然,能想出如此恶俗称号的人,除了老酒鬼外也别无他人。

就这样混混沌沌的又过了半个多月,当火风暴已经被我耍的炉火纯青,熔浆巨岩也小有成就地时候,阿卡拉突然叫我去她一躺,走进帐篷,里面还有凯恩和法拉,唯独缺一个卡夏,哼哼,终于因为品'性'问题被罢免长老职位了吗?即使没有伟大之眼,预料到这种情况对我来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吴,这次让你来,是关于解救赫拉迪克一族的问题。”阿卡拉笑着说道。

对于阿卡拉的话我一点也不觉得唐突,因为就在前几天,赫拉迪克之杖已经被合好了,别看国王之杖和蝮蛇护身符的属'性'垃圾,但是合成所需要的时间却一点都不含糊,足足被赫拉迪克方块折腾了将近一个月,期间我还以为要失败了呢,直到前几天,华光一闪,套用一句广告词:嘿,成了。

赫拉迪克之杖

双手攻击伤害:28-40

需要力量点数:50

需要等级:10

杖等级:急攻击度

+100%提升攻击度

+30%增强伤害

+50生命

+50法力

+10所有元素伤害

+15%所有抗'性'

+50%对不死物伤害

无法破坏

+2技能点

这属'性'才有几分暗金装备的样子嘛,特别是那个“无法破坏”的超牛b属'性',还是我第一看到呢,口水那是流了一地。

将赫拉迪克之杖递给阿卡拉,她慎重地握在手里,抚了几下,然后突然交到法拉手上。

“阿卡拉大人,你这是……”

我看了看阿卡拉,又看了看一脸得意的法拉,不由疑'惑'问。

“没错,这次行动,由法拉负责,我和凯恩也会一起去。”阿卡拉笑着为我解疑'惑'。

“……”

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三人,不是因为处于那“他们要跟我一起去是不信任我”什么之类的无聊理由。而是对于三大长老的齐齐出动感到震惊。

或许,终于有机会看看法拉出手了。

“法拉,你不是还有很多试验要做吗?”

“的确是这样,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有限,营地里已经聚集了那么多法师,多我一个少我一个也没关系,这次地行动意义重大,阿卡拉当然要亲自走一躺。我是当保镖地,至于凯恩,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回去认祖归宗了……”

法拉好一通解释,总算让我明白了个大概,切,不就是想赫拉迪克一族欠下这个人情吗?由老狐狸阿卡拉出动,赫拉迪克一族想不承情那是难了。

“你去准备一下吧,明天早上我们就出发。”交代好一些注意事项以后。阿卡拉严肃的说道。

“那么快啊。”

我唧唧歪歪地嘀咕了几句,一脸丧气的离开了。

当晚,我和维拉丝自然是甜言蜜语,抵死缠绵,断断续续一直到天亮。望着维拉丝疲惫熟睡的模样,爱怜的轻轻一吻,转身离去。

外面,三无公主和纱丽阿姨已经准备好了。好不容易公费出差,哼哼~~

“呜呜,大哥哥……”

从帐篷里面跟出来地莎拉湿润着眼睛,被我轻轻搂入怀里安慰了好一会儿,最终才依依不舍的往着我们离去。

远程传送站里面,四大长老已经齐齐站在一起,法拉看我还带着三人,不禁死命的翻着白眼。暗下决心以后一定为这乘机'摸'鱼的臭小子制定一份双倍……,不,是四倍价格的'药'水套餐。

“我说阿卡拉大人,将这家伙留在罗格真的没问题吗?”

我毫不顾忌的指着老酒鬼说道,我们走后,罗格营地就她一个长老在坐镇,还指不定……不,我觉得是一定会闹出什么事。说实话。如果是为了罗格营地好的话,我宁愿将这个家伙也带去。罗格营地处于群龙无首地状态说不定会更好些。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出所料,老酒鬼瞪起了眼睛。

“竟然小看我,等着瞧吧,我会让你回来以后看到一个崭新的罗格营地,后悔说出这些话的。”

不,其实我现在已经后悔了,您老就当我放屁,千万不要因为我的屁话而突发奇想实施什么改革。

一行六人,足足动用了十五位高级法师,看看魔法阵里镶嵌的宝石,omg,是完整级地,也不知道传送完以后能量还能剩多少,真是罪过,罪过呀。

白光一闪,我们已经出现在了鲁高因。

“老师……!!”

光芒才暗淡下来,鲁高因的首席法师塔伦,流着泪水,就要迫不及待的上演一场师徒重逢的动人场景了。

“你二十年前欠下我地六个完整宝石,什么时候才能还呀。”

“……”

“你这不孝学生,老师的还不是你的,你的还不是老师的,分什么彼此啊。”法拉恨铁不成钢式的给了塔伦一记爆栗。

“那好吧,你答应给我的魔法资料呢。”塔伦委屈的看着法拉,钱也就罢了,这些资料可是他翘首以盼了很久地东西。

“嘿嘿,那个,过几天就能拿出来了。”法拉讪讪笑道,然后遭到我们几个的集体bs——你还不就是想在赫拉迪克一族那里随便找些资料敷衍一下。

果然,这老头的徒弟绝对做不得。

在我的提议下,阿卡拉三人在法师公会休息了一会,我则是送三无公主和纱丽阿姨回了一趟,休息过后,四人汇集,齐齐向皇宫发难。

四大长老走在一块,虽然鲁高因根本就没几个知道在大街上走着的三老一少,竟然就是可以决定整个暗黑大陆未来命运的人,但是总会有有心人能够注意到他们的不同之处。

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里?

匆忙闪入小巷里面的卡洛斯一脸震惊地望着路过地四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