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皇宫监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零六章皇宫监牢

冒险者联盟的大长老,可以说是整个第一世界人类的总首领——阿卡拉;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是脑的知识无人能及的凯恩,还有最令他警惕的,走在前面的老法师。 飞

营地魔法公会会长法拉。

和自己的师傅卡夏同一时期的超级高手,卡洛斯即使再怎么自负也有自知之明,卡夏口'性'格猥琐的法师老头,一个等级82级、实力足以媲美第三世界冒险者的超级高手,现在的自己,在他面前也只是个舞刀弄枪的小孩子罢了。

还有最后一个,那不是师傅的学生,前段时间被自己打败的小德鲁伊吗?

难道是来捉拿自己的,想到这里,卡洛斯不由自嘲一笑,怎么可能,真是那样的话,法拉一个人就够了,阿卡拉和凯恩来凑什么热闹?

迟疑了一阵,看着逐渐远去的四人,他仿佛突然想到什么,不由眼睛一亮,思索片刻,偷偷的跟了上去。

就在这时,暗张望的法拉头突然微微一偏,'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说法拉,你就别老东张西望的盯着美女看好吗?形象,注意形象。”

“吴,你错了,我这是在观察敌情,绝对没有盯着旁边那个身材火爆的鲁高因少女。”法拉擦擦鼻子,大义凛然的说道。

“……”

半个小时过后,我们来到了富丽堂皇的皇宫大门,早得到法师公会通知的阿兹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一脸的谄笑。

“四大长老一起光临,真是本王的荣幸啊。”

“哪里,冒险者联盟还要多得陛下的照顾才行。”阿卡拉不紧不慢地和阿兹打起了官腔,你拉我扯了好一会儿。才进入正题。

“陛下,我们此次前来,是想借贵国的地下监牢一探。”

当初塔拉夏给我指明赫拉迪克一族隐藏传送站地点的时候,说的正是这个地下监牢,汗,也不知道是谁那么有创意,竟然把传送站建在监牢里面,这和“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之类的策略毫无关联吧。只能说建造者的思想比较另类。

当然,虽然和游戏一样,传送站的确是在监牢没错,但是有一点不同地是,监牢上面并没有女眷住所,其实不用脑子也能想到,监牢建在女眷住所下面干什么?国王脑子有问题啊,这一点暴雪在逻辑设计上的确存在问题。

“地下监牢?”阿兹一愣。

“我们的确是有个监牢。不过不是在地下,诸位是要找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本王可以代劳。”

阿兹的回答让我们四个一愣,阿卡拉他们理所当然的将目光放到我身上。

“我也不知道啊。”我抓了抓脑袋,轻声说道。

“塔拉夏大人的确是说在皇宫地下监牢三层里面。”

“哦,本王想起来了。”

正在我们一帮长老眼神交流的时候。阿兹突然拍了拍脑袋。

“地下监牢,应该是那里没错了,不过,你们真地确定要去那里吗?”

“没错。陛下,不介意的话能否带我们前去。”我们四个眼睛顿时一亮。

“没问题,诸位长老,请跟我来吧。”阿兹蠕动着自己肥胖的身躯,却是带着我们进入了皇宫。

一路上,阿兹给我们解释,原来,这个地下监牢是建立在皇宫里面。专门关押一些特殊的犯人,至于是什么犯人,阿兹讪讪一笑,大家都心照不宣——像这样庞大的国家机构,有些秘密牢房也不出奇。

不过,这皇宫地下监牢却早在上千年前就被废弃了,原因就是不知何时,里面开始出现地狱怪物。在杀之不绝地情况下。那时的老国王只能无奈的将整个监牢封锁,为了不让国民恐慌。他下令严禁走漏消息,所以那么多年过去了,大家也逐渐淡忘了这个地方,只有历代的国王因为被交代那个地方一定要重兵把守,所以才知道那么一点点。

在宫殿长廊之间弯弯拐拐,前路逐渐荒凉,但是遇见巡逻士兵地频率却越来越高,看来阿兹的重兵把守所言不虚,他苦笑着说道,有这么一处地方在,不但要消耗大量人力,自己睡也睡不安分,如果不是因为搬迁皇宫的花费巨大,他早就搬了。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当我已经被绕的头晕转向的时候,阿兹终于在一片荒凉的空地上停下来,招了招手,远处走来几个士兵。

“你们几个,将地下大门打开……”

“诸位长老,真的不用士兵随行?”一翻指示后,阿兹回过头,再问了一遍。

“陛下地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这点小事,还不劳陛下的士兵出动。”

法拉站出来,自信满满的说道,以他的实力,那些士兵……,不,甚至是整个第一世界的冒险者,对他来说都只是累赘而已。

“既然诸位长老决心以定,那本王也就不烦多扰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请通报一声,本王一定尽我所能。”

留下这句话后,阿兹告辞一声,便带着他的护卫匆匆离去,看来的确是不愿意在这鬼地方多呆一会了。

在士兵地带领下,我们来到一扇巨大地地窖门,上面被一些重物压着,几个士兵正费力的清理这些重物,我正想上去帮忙,不料那些重物却突然浮了起来,在士兵目瞪口呆地眼神挪到一边,见几个士兵瞠目结舌的样子,估计还以为是闹鬼了呢。

呃,是电系二阶技能心灵传动吗?如果有那根神语法杖的话我也能够施展,但是最多只能'操'纵一块不超过百斤重的物品,像这样一次举起上百块加起来足足有几十吨重的物体,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再看看法拉,连眼皮都没眨一下,这就是差距啊。

在法拉的帮助下,地下大门地阻碍迅被清理干净,几个惊惶不已的士兵拉着把手,用力将大门拉开,一股阴暗'潮'湿的气息顿时从那缓缓展开的黝黑洞口里面扑过来。

“我们出发吧。”

实力最强的法拉成了四人的领队,率先步入了地牢里面。接着是凯恩和阿卡拉,虽说有法拉在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但我还是下意识的殿后。

残破的地牢,这是我们下到里面地第一印象,四处都是残墙断瓦,'潮'湿地板长满了发黑的青苔,时不时从头顶上滴下来的滴水声在静谧的空间回'荡'着,让人心惊不已。蔓延直深处的黑'色'长廊通口拂来腥风,就仿佛野兽的喘息一般。

所幸我们四个都不是普通的人物,我和法拉不用说了,阿卡拉眼睛看不见,环境再恐怖也吓不了她。凯恩年轻的时候常年在外面探索,也没少经历过这种环境,所以大家只是稍微顿了顿,观察了一下周围地环境。便透着那昏暗的灯光向监牢深处前行。

“吴,等会出现敌人的时候,全部让我来应付吧,监牢里面的魔法加固已经年久失修,我怕承受不住太大的力量。”走在前面地法拉说道。

“我知道了。”

虽然有点不爽,但是法拉说的的确是事实,论力量控制,我拍杆子也比不上他。万一不小心将整个地牢弄塌了,虽说有法拉在死不了人,但是探索工作肯定会变得复杂起来了。

“等等……”

四处张望的凯恩突然停下来,朝不远处一间牢房里面地几具早已腐朽的骷髅走了过去,蹲下研究了起来,

我和法拉无奈的对望了一眼——凯恩一旦进入研究模式,就什么都顾不了了。

手指轻触之下,腐朽的衣物和骨头立刻化为粉末。一会儿之后。凯恩拍拍屁股站起来,边走回来边拿出纸笔刷刷的记录着。

“凯恩。虽然我知道你热衷研究,但是等找到赫拉迪克一族后回来再研究也不迟吧,我想赫拉迪克一族保存的资料对你来说应该会更有趣些。”一旁的阿卡拉慢悠悠的说道。

听到资料两个字,凯恩眼睛一亮,连忙点着头。

“不错,我们加快度前进吧。”

虽然凯恩一直认为自己是赫拉迪克一族人,但其实他地祖先在千年前和赫拉迪克一族失去联系以后,子子代代不断和其他族的人类通婚,现在他身上的赫拉迪克一族血'液'早就流干了,不然的话,以赫拉迪克一族得天独厚的魔法天赋,他的资质再怎么差估计也能混个士兵级的法师当当。

正当想得入神的时候,监牢深处却突然传来一阵轻微地,缓慢有节奏地脚步声,凭着我在沙漠上的经验,几乎立刻就可以判断——这应该是入侵者一类怪物地步伐,只有它们的脚步声才如此缓慢沉稳。

看看法拉,只见他面不改'色'的继续向前走着,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一般,随着前进,那脚步声在静得诡异的监牢里越发响亮,估计现在就连普通人也能察觉到了。

就在我暗暗想着法拉会怎么应付的时候,一阵'毛'刺悚然的**分裂声,黑暗深处的脚步声愕然而止,一股怪异的气氛充斥着周围,众人继续前行一会,我在脚步声大致会出现的位置偷偷仔细寻找了一阵,没多久就发现了十多具被硬生生撕成两半的入侵者尸体,正横七竖八的躺在一间敞开的牢房里面,暗红'色'的血'液'流了一地。

应该是被心灵传动的力量活生生撕成两半,用这一招的确可以尽量避免损坏牢房。

对于法拉对心灵传动的熟练运用,还有他那残忍血腥的手法,此刻在我心,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