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你偷看人家对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齐齐围在赫拉森所在的小凉亭上,在我们脚下,正是一个远程传送魔法阵,只是形状和我在法师公会所见到的五芒星有些不同,这个魔法阵是七芒星型的,赫拉迪克一族似乎比较喜欢七这个数字。

当看到魔法阵七个角落凹槽的形状时,法拉差点没吓得魂飞魄散----这七个凹槽竟然又是无瑕疵宝石的形状,不过看到凹槽上面已经有七颗无瑕疵宝石以后,不由松一口气,接着目光变得猥琐起来,大有一副挖宝走人的气势。

这不,凯恩正双手握这自己心爱的拐杖,疑神疑鬼的跟在法拉身后,只要他一有理智被打败的倾向,凯恩肯定不介意来一记当头棒喝。

运行这个魔法阵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我也猜到了个七七八八,因为,魔法阵正中央有一个槽孔,形状和赫拉迪克法杖的杖身一般大小,估计只要法拉将杖望上面那么一插,肯定能闹出点什么动静出来。

之所以还没有行动,是因为阿卡拉还在脑内整理与赫拉迪克一族接触后的相关事宜,说市侩一点就是在思索该如何最大发挥利用赫拉迪克一族的力量,法拉乘着空挡开始研究魔法阵的构造,凯恩死死的跟在他后面,紧握拐杖以防他做出什么“有损长老名誉”的举动。

我靠在小雪半蜷着的毛绒身体上,默默看着头顶上变化莫测的星空。和小雪一起打起了盹,渡过这几天难得地悠闲时光。

“好了,大家出发吧。”

半睡半醒之间,阿卡拉喝令一声,将众人惊醒。我唤回小雪,看着法拉拿出赫拉迪克法杖,一步一步庄严走向的朝魔法阵中央。高高举起金黄色的赫拉迪克法杖,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凹槽,缓而用力的插了下去。

“咔----”

杖脚毫无间隙的插入了槽孔里面,大约没入一尺多长地长度以后,发出一声清澈的机械响动,然后停了下来,松开手以后。法拉连连退后。离开在魔法阵的范围。

自法杖插入孔里面地一刹那,整个世界就仿佛静了下来,众人将目光集中在正中央高高竖起的法杖上,法杖自插入以后便毫无动静,但越是这样,越让我们咽了一口口水,爆发前的宁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下一刻。金黄色地法杖散发出万丈光芒。引导着七道闪电与魔法阵上地七颗无瑕疵宝石相连。闪烁着地雷光直冲云霄。整个漆黑地星空仿佛也开始涌动起来。

“叮----”

第一颗宝石突然亮了起来。散发出远超过它所能发出来地璀璨。大约一分钟左右。第二颗宝石也亮了起来。接着是第三颗。第四颗。以逆时针地方向逐个逐个被点亮。

当最后一颗宝石点亮以后。从法杖上传过来地闪电。以七个----也就是七芒星地七个角为端点。沿着魔法阵上地每一条刻痕流过。最后汇集到中心。又重新流入赫拉迪克法杖里面。如此不断循环着。直到整个魔法阵地每一道细微刻痕都完全被点亮。

最后一刻。仿佛魔法阵上蕴含着地所有能量都转化为了光芒。恐怖地白色光线以魔法阵为中心散发出来。我敢保证。即使是转职者。如果没有即使闭上眼睛地话。也会被这些白炙地光线致盲。至少一个月以内眼睛要处于罢工状态。

光芒散尽以后。我们三个(阿卡拉本身就是瞎)缓缓睁开眼睛。发现一切都已经平静下来。唯一不同地是传送魔法阵那原本毫吴光彩地魔法刻痕。如今却流淌着了一层流萤色彩。微微散发着七色光芒。让整个魔法阵看起来多了一份梦幻涟漪地美丽。

我拼命的揉了揉眼睛,即使刚刚即使闭上了眼,那阵强烈的光芒还是透过了手臂,再透过眼皮,将我的眼珠刺得白灿一片,法拉和凯恩也好不了多少。

白光一片,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阵燥热的风沙吹过来,又被迷了眼睛,靠靠,最近真倒霉。

不过,依照那阵风沙还有现在的温度判断,我们现在应该是位处于沙漠。

等适应过来以后,我环绕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我们似乎正位处于一道黄石砌成地高台上面,在高台之下,围了几十个衣着简陋地人,男女老少都有,用那茫然的眼神望着我们四个,并且依然不断有人从远处奔来。

众人你瞪我,我瞪你,望了好一会,台下面越围越多地人仿佛约好了似的,突然沸腾起来,滚烫的泪水从每个人的脸上流下,互相扶持着,拥抱着,跳跃着,有好些老人甚至激动的跪在地上,嘴巴喃喃,痛哭不已。

“真闲啊!!”

我躺在屋顶上,眯着眼睛晒起了太阳,啊,对不起,造错了词,应该是已经足足晒了三个小时的太阳,至于为什么在沙漠上还要晒太阳,那是因为……

“好闲啊……”

我翻了个身,侧躺着伸了个懒腰,目光触及不远处的街道,简单点说,赫拉迪克一族的部落,规划有点像鲁高因的贫民窑,大部分都是用黄色粘泥筑成的,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大概就是有少数会过日的赫拉迪克人创造了几个小魔法,将简陋的黄土屋重新构建了一番,看起来美观多了,不像贫民窑里的那样坑坑洼洼,粗陋无比,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整个部落,只有正中央那栋法师塔最为壮观,大理石砌成的围墙。里面点缀了许多绿色植物,高耸地火红色塔尖足足有上百米,看上去就好像在贫瘠地方建造起来的贪官豪宅,当然,只是像而且。那里面摆放着的可是赫拉迪克一族祖祖代代流传的宝贵资料,是整个族落的精神旗帜。

法拉和凯恩或许还在里面折腾吧。可怜地赫拉迪克人啊,你们迎来的不仅仅是救星。而且是早就对你们那些宝贝资料虎视眈眈的两大研究狂人,还有一个黑心大长老,抱着最纯洁目地而来的也只有我了。

最后,目光放在下面来往的赫拉迪克人身上,怎么说呢,衣着也像是贫民窑里出来的一样,大部分衣服竟然是用兽皮制成的,没办法。赫拉迪克人并不擅于手工。除了魔法天赋以外他们在其他领域并没什么特长,最重要的是这个与世隔绝的鬼地方根本种不起棉麻。

不过,如果你因为着装而看不起他们,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只是生活条件差而已,其他并未落下,这有一大串事实证明---整个赫拉迪克部落没有一个文盲,这在知识贫瘠的暗黑大陆是骇人听闻地,而且我敢保证。就随便在大街上拉住一个十岁上下地孩,他脑里的魔法知识可能都要比我强上不少。

当然,我知道拿我这个魔法白痴来比并没有什么值得自豪,但是也足以说明这里的赫拉迪克人并未放弃自己的种族荣耀,待时机成熟,他们将致力于重现万年以前族人的辉煌。

整个赫拉迪克部落现在共有将近五万人口,这多亏了他们的祖先英明,在下禁制的时候留下了足可以提供几十万人生活的区域,其中包括数十个土地肥沃。水源充足的绿洲。不过纵使如此,赫拉迪克人地资源依然比较贫乏。肉食大多是沙虫和蝎,作物水果更是稀少,虽然有那么多绿洲,但毕竟沙漠不大适合种植这些东西,而且要提供给五万个人实用,分下来的量那是紧巴巴少得可怜。

不过如今,这一切都将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改变,封闭的传送阵被打开了,憋看上千年的赫拉迪克人终于能够逃脱这个牢笼,出去呼吸一下别样的空气了,缺乏的物资更是可以源源不断的运输过来,也难怪我们刚刚来到那会他们哭得那么厉害,上千年了呀。

哦哦,对面那个女孩似乎不赖啊,十岁的样,细腻地五官十分可爱,笑容甜甜地,身材更是合称的不得了,就是皮肤不够白(毫无疑问,80%以上地萝莉控都喜欢奶白色的肌肤),这也难怪,毕竟是沙漠环境嘛,若是带到营地里养几年,那还不变成大美人?没过一会,我的目光就不正经起来了,说起来,赫拉迪克人除了有魔法天赋以外,美女似乎也不少啊。

正看着来往的少女入迷,突然后面被喊了一声,回头一看,原来是阿卡拉在笑着向我招手。

“有什么事吗?”

我从屋顶上跳下来,跟在阿卡拉的后面走进了专门为我们准备的住所,视线顿时一暗,咦?法拉和凯恩也在这里,我还以为他们会痴迷得连吃喝拉撒都混在法师塔里呢。

待坐下以后,我才知道,又是老鼠会……咳,不,应该是长老会议的时候了,阿卡拉自从出现在我眼中,脸上的笑意就没有消减半分,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好康的时候,或者又从赫拉迪克人身上刮了一笔,嗯,这是毋庸置疑的。

“诸位,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说到这里,阿卡拉环视了我们一眼,脸上的笑意更甚,究竟是什么好消息能让平时古井不波的阿卡拉如此开心呢?

“大家或许已经知道了,整个赫拉迪克部落现在共有五万多人,但是……”她卖了个关,嘴巴又裂开几分。

“你们知道这里的战斗力有多少吗?比如说转职者,吴,你猜猜看。”阿卡拉突然看向我。

难怪那么高兴呢,原来是冒险者联盟以后又要多上一大批打手了,而且看她高兴的样,这个数字绝对惊人。

“一百个左右?”

我挠了挠头,大胆猜测道。别小看这个数字,罗格营地的新手转职者才不过一两千,整个第一世界地转职者加起来也就一万上下,但是第一世界已知的都已经有上亿人口,也就是说转职者的比例至少是10000:1。而这里的赫拉迪克人总共也就五万人,一百人也就是500:1的比例,这已经是十分大胆地数据了。

得到我的答案。阿卡拉脸上的皱纹又叠了一层,当然,是笑叠地,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而是朝我伸出五指。

“你的意思是说……”我张大嘴巴,只觉得喉咙一片干燥。

“没错,是五百人。”阿卡拉斩钉截铁的说到。随后笑了起来。笑得无比畅快。

天啊,100:1的比率,这个世界疯了,不止是我,连法拉,甚至是身为赫拉迪克人的凯恩也失神了好一阵。

“不仅如此,据我和撒克隆(现任赫拉迪克族大长老)统计,在近一两年内,还将有数百个好苗能顺利转职。”

我们三个开始摇摇欲坠。

“除此之外。还有佣兵等级的法师共2158人。”阿卡拉追加一击。

我们三个身一晃,直接趴倒在地上。

“另,士兵级法师8832人。”阿卡拉的最后一式。

我们三个已经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天啊,20%以上的赫拉迪克人都具有士兵级以上地战斗力,这不是全民皆兵是什么?

好不容易等我们接受事实,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灌了一口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地眼睛都充满了兴奋的血丝----这可是无可估量的战斗力啊,有了强大的赫拉迪克一族加入。整个暗黑大陆的力量势必更上一层。

“赫拉迪克族的血统只优秀,还真是超出了我的预算啊。”阿卡拉兴奋的顿着拐杖说道,接着在嘴里喃喃计算着什么,仔细一听,我不禁汗流不止。

“如果让赫拉迪克一族和其他人通婚,那会产生多少优秀后代呢,虽说血统稀薄以后可能会影响到天赋,但是只要数量够多的话还是能弥补这一缺点地,当然,纯种的血统也必须保存下来(念碎碎念碎碎)……”

我说阿卡拉,你是在打算将赫拉迪克一族圈养起来吗?

接着,我们开始讨论第二个当务之急的问题,关于传送阵的连接,虽然现在赫拉迪克一族的传送阵被打通了,但是也仅仅能通到避难所,那里却有赫拉森这个不逊色于魔王级实力的高手在晃悠,除此之外避难所的大量怪物和迷宫地形,都会对赫拉迪克人的进出造成不便。

因此,我们决定将这里的传送阵和罗格营地地远程传送阵相连起来,不过彼此之间地传送阵有些区别,这里面还设计到许多技术问题,不是一天半会就能解决的问题,当然,有法拉和赫拉迪克长老这些魔法狂人在,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当我问到为什么不先将鲁高因地传送阵和这里相连,这样距离短一些,不是会更容易吗?其他三人神秘兮兮的笑了起来。

“所以说你这小鬼你还嫩着么。”法拉看着我的目光毫不掩饰的得意。

凯恩在我耳边嘀咕几句,顿时让我恍然大悟。

赫拉迪克族现在资源贫乏,什么都缺,正是卖人情的好时候,如果将传送阵和鲁高因相连的话,岂不是将这大好人情便宜了胖国王?还有一点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年轻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按照心理分析,这些差不多要被憋疯的人,出去以后所见到的第一个地方对他们来说是比较难忘的,也相当于变相的让他们认同罗格营地还有冒险者联盟的地位。

果然不愧是玩政治的人,像我这种长老,还是乖乖的以拯救暗黑大陆为目标战斗练级就好了,我缩在墙角画起了圈圈。得知这里的赫拉迪克族情报以后,想必阿卡拉对拯救第二世界的赫拉迪克族会更加热心吧,回忆继续呼拉了一阵以后。我看没自己的事,寻个空挡跟阿卡拉说了一声,跑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去了。

“凡长老请留步。”

没走多远,又被人叫住,这里谁会认识自己啊。回过头一看,原来是赫拉迪克族大长老撒克隆啊,难怪能叫出我地名字。

“凡长老这是去要哪呢?若是想熟悉一下部落的话。我到可以给你带带路。”这个有些干瘦黝黑的老头微微一笑,扯了扯自己发白的法师袍说道。

“我可不敢叨扰大长老阁下的时间,只是有些无聊,想随便在附近逛一逛罢了。”我客气地应道。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我也正闲着呢,这地方破破烂烂的,到让是让凡长老无聊了。是我们的不对才是。”

“哪里哪里。”我连忙摇头。汗,这小老头怎么有点阴谋地气氛在里面。

“不过,竟然长老闲着的话,我到有一事相求,不知道能不能帮我们一个忙。”果然,撒克隆话锋一转,露出了新手村pc村长发布任务时特有的笑脸。

“大长老不用客气,赫拉迪克族的困难,就是我们冒险者联盟的困难。你就尽管说吧,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我豪爽的答应下来,反正闲着也是无聊,就看看撒克隆会提出什么要求吧。

“是这样的……”撒克隆一阵噼里啪啦,给我讲明了原委。

原来,在赫拉迪克一族的禁制周围,存在着许多古墓,只是如今这些古墓都已经成为了怪物地乐园,当然。相对地赫拉迪克人也能拿这些怪物练级。也算是各取所需。

只是不知在何时,在其中最大的七座古墓中的一座。里面突然出现了一股庞大的黑暗力量,据高手探测,墓穴的最深层极有可能是被地狱四大魔王之一的督瑞尔所占据,这一可能性让整个赫拉迪克族惶惶不安,生怕督瑞尔哪天跑出来偷袭族人,因此,撒克隆想让我去查探一下这究竟是不是事实。

或许会有人问,赫拉迪克一族那么多战士,难道还怕区区一个督瑞尔吗?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也要想想,这里是西部王国沙漠,里面的怪物普遍最高只有二十多级,因此,即使赫拉迪克人再怎么练,等级也只能停留在三十级左右,所以这里的战士虽多,但是充其量只能算是生力军,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当然,如果是督瑞尔正正杀出来地话,面对如此多战士,结果也只能是被轰得连渣都不剩,就怕它玩偷袭,想要进去里面对付它也不大实际,因为古墓的地形狭小,法师生命又那么的薄弱,玩过游戏的人或许会了解这种感受----一个不到十八级的法师对付督瑞尔的郁闷。

撒克隆的忧虑正是如此,因此他的要求很简单,族里难得来了个肉盾职业,你就帮我们进里面去查探一下,看看那究竟是不是督瑞尔吧,当然,如果能将那未知的敌人干掉地话,那就更好不过了。

原来是要当回打手啊,我抹了把汗,答应下来,然后屁颠屁颠地原路回去----废话,当然是去找法拉帮忙。

可是回到住所,却发现原以为还在开会的三人走得一个不剩,虽然知道法拉很有可能又跑到法师塔那去研究资料去了,但是我估计就算找到他,以他地个性也未必肯挪动半分。

怎么办呢?已经答应下来了,帮手又偏偏不再,看来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了,以撒克隆的说法,再加上游戏里的推断,我敢肯定那应该就是督瑞尔没错了,以它区区一个魔王投影的实力,我还不放在眼里。

不过,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不认路啊。

当我巴着脸跑去找撒克隆的时候,他微微一笑:“原来是这样啊,没问题,我给长老找个向导吧。”

说着,他向屋后面大叫了几声。“蒂亚,蒂亚,你这丫头又死哪疯去了。”好彪悍的叫人方式,没想到撒克隆长老竟然也会有如此率真的一面。

“爷爷,就来啦,讨厌,邻居都听到了。”

一声仿佛从鼻里面哼出来的娇腻尾音,从院后面跑进来一位少女。

看清撒克隆孙女的容貌后,我差点打了个踉跄----这不是我在屋顶上一直盯着不放的那个身材好的不得了的赫拉迪克族美少女吗?

“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冒险者联盟的吴凡长老,想必你这几天也有所听闻吧,他可是我们赫拉迪克人的大恩人,现在凡长老想去古墓那查探一下,为我们解除另外一个隐患,我知道你经常去那座古墓冒险,这次就给凡长老带个路吧。”

撒克隆咳嗽一声,脸色柔和下来。

少女并未理会爷爷的装腔作势,而是将目光望向我,那沙漠少女特有的淳朴炙热,不带一丝杂质的眼神在我身上逗留一阵,嘴角泛着的笑意更加甜美。

“我知道你哦,刚刚躺在屋顶上偷看人家对吧。”

一身单薄皮衣衬托出姣好身材的少女,背着双手,将脑袋探过来,玲珑有致的胸部因为这个动作显得越发高耸,那双无暇透明的大眼睛更是可以清晰倒映着我的样。饶有兴趣的打量了好一会,她突然这样娇笑着说道。

这一刻,我的人生就如同在猥琐萝莉的时候,被其父母带着一大帮警察和记者闯进来抓个正着一样,变得一片灰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