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父亲的困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四章父亲的困扰

由于双胞胎新入手父亲一只,所以阿卡拉大发慈悲,大手一挥便给了她们两个一个月的假期,出训练营的路上,我一手牵一个,看她们两个蹦蹦跳跳的可爱样子,心里充满了自豪感。 飞

话说,等会回到去该怎么和维拉丝她们说呢?呃……,算了,暂时逃避现实吧。

和女儿们一路聊着,主要是她们的童年趣事,身为父亲,如果被别人问到她们小时候的事情而不知道,那不是相当之尴尬吗?女儿们的童年意料之的平凡,毕竟是出生在普通村落的普通人家嘛,能发生多轰烈的事情?不过她们自八岁起,从各个村落里接踵而来的提亲者就多了起来,这一点到是颇让我在意,吼吼!!什么,竟然还有人狮子开大口,想要双收?就凭那几个臭钱?杀了你们,我要诛你们九族。

顺便赞女儿们的“原”父母一个,无论对方开什么条件,他们都始终没有出卖我的宝贝女儿的幸福,富贵不能'淫'的典范啊。

不过,说起这父母,我到还是有一件'惑'事,为什么她们能将我从叔叔的角'色'转变为父亲转变得那么快呢?一般来说是不大可能吧,又不是小说。

西'露'丝给我答案,是因为我给她们喂粥的举动,小时候,爸爸妈妈也经常这样做,艾柯'露'则是更简单——因为爸爸的身上有爸爸的味道,话说我穿越带过来的果然是父爱光环吗?

其实说起来,最先有这种想法的还是双胞胎,记得她们前几天欲言又止的模样吗?就是想说这事,但是贸然提出让叔叔当爸爸,这样多不好意思啊,就算是口直心快的艾柯'露'也无法说出口。最后还是我被阿卡拉提醒,率先说了出来。

再次赞美你,阿卡拉大神。

“看,前面就是你们地家了。”

远远的,我指着前面白'色'的小点笑着说道,呜~~,维拉丝刚好在门外收衣服呢,怎么办。该怎么开口?我额头上冒出了几滴冷汗。

双胞胎眼力远没有某人那么好,只看到一个小点,但还是高兴的雀跃起来,自己终于又有家了。

“爸爸的家小了点,暂时先住着吧。”我高兴的在她们小鼻子上刮了一下,果然还是要弄座城堡才配得上我的两个小公主,得催一催阿卡拉才行。

“嗯~~,这样就够了。挤在一起更暖和哦。”西'露'丝发出可爱的小鼻音,有些害羞地笑了起来。

“爸爸……”一旁的艾柯'露'拉着我的手,扯了扯尾指,突然低头沉思起来。

“呜~~,我喜欢妈妈多一点。以后可以叫爸爸作妈妈吗?”

“只有这个不行。”我嘴角一僵,平生第一次拒绝了宝贝女儿的要求,这可是原则'性'问题。

“唔~~”艾柯'露'有些小失落。

“不过呀,爸爸已经有妻子了。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她妈妈哦。”

“……”

这样说完,艾柯'露'不置可否的垂下了头,西'露'丝也同时撇过头去,默默的踢着草地,看来想得到她们的认同并不容易,我地小维拉丝,你要努力啊。

呃。至于莎拉和小幽灵,其实我根本就没想过,莎拉只有16岁,再加上身材娇小——咳,请注意,我绝对不是在隐晦她的贫'乳'属'性',看起来和西'露'丝她们相差并不大,要叫妈妈的话不是很别扭吗?而小幽灵。说到岁数她的确是做双胞胎的祖宗都嫌多了。但是她地'性'格呀……

“呃,维拉丝。我回来了。”远远的,我朝维拉丝打了声招呼,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豁出去了。

“大人。”

叠着被单的维拉丝笑着回过头,看我一左一右牵着西'露'丝和艾柯'露',脸上的笑容微妙地变了一变,似乎又没有,是我的错觉吗?

“两个小客人吗?好可爱的双胞胎,是大人的朋友吗?”脸上保持着那用不褪'色'的温和笑容,维拉丝一边折了折被子,似乎感到不满意,重新展开来,再折,再展,如此重复不断。

“朋友”两个字语气似乎有点加重呢,是在暗喻什么吗?还是说又是我的错觉,不妙不妙,在女儿和维拉丝之间似乎有股微妙的磁场在对抗,是我脑袋瓜子被敲多了,产生幻觉了吗?

“咳咳,那个,维拉丝,跟你说一说,这两个,西'露'丝和艾柯'露',呃,是我的女儿。”我咳嗽连连,神'色'左顾右盼,没能鼓足勇气面对维拉丝现在地表情。

“咦——”

手上的被单“啪”的一声掉落在地,维拉丝僵硬的看着我,许久才勉强一笑,机械式的将掉落在地的被单捡起。

“原……原来是这样,原来大人已经有女儿了呀,真是很可爱呢,她们的妈妈也一定很漂亮吧,大人怎么不早跟我说一声呢,呵—呵—呵—呵—呵—……”

喂喂,维拉丝,你的笑声很假哦,笑容也很恐怖哦。

“那……那我去准备午饭了,大人应该在外面‘一家人’一起吃过了吧,那我就不打扰了。”迈着僵硬地步伐,维拉丝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帐篷,一旁已经收好的被单,孤零零地被风吹了个翻。

喂喂,我说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连忙跟了进去。

“真是的,大人你应该说清楚一点嘛!”坐在对面,听完我解释后的维拉丝以指捂脸,似乎对我颇为无语,又为自己刚刚不知所措的举动感到害羞。

“欢迎你们,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了。”

微笑着,她向紧贴在我身旁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伸出双手,不愧是维拉丝,那庞大的亲和力瞬间便将她们两个的心防击溃,犹豫着伸出手。搭在维拉丝的手上,顺势被她牵了过去。

“好孩子。”

轻轻一拉,维拉丝温柔地将二人搂在怀里,脸蛋贴着脸蛋的亲昵抚'摸'她们的头发,若是不知道的人,或许瞬间便会误认为是母女亲情流'露'的一幕——这是不可能的,维拉丝也才19岁而已。

“你们以后可以叫我姐姐,当然。叫妈妈我会更高兴哦。”

“维……维拉丝姐姐。”

双胞胎犹豫了许久,那一声妈妈,终究是无法对刚刚认识的维拉丝说出。

“乖~~”

维拉丝脸上小有遗憾,但也明白这种事情急不得,在两人脸蛋上亲了一口,便聊起了天,女人果然比较懂女人,不一会儿。西'露'丝和艾柯'露'脸上的怯生感便消失了。

不久以后,莎拉回来了,接着是睡醒地小幽灵,最后是研究生态(?)归来的三无公主。

在得知我突然冒出这么一对女儿以后,各人反应不同。刚刚看到双胞胎的时候,莎拉那双漂亮的绯红'色'眼睛是眨呀眨的,脸蛋微微鼓起,身后齐'臀'的粉红长发颇有点无风自动的威凛感觉。得知她们是我的女儿以后,不禁大大地咦了一声。

“我……我要做妈妈了?”手捂着嘴,歪起小脑袋,莎拉这样憨憨的问道,神情煞是困'惑'。

“你还是算了吧,我的小天使。”

我将憨得可爱的莎拉搂在怀里,亲了一口,嗯嗯?艾柯'露'。你把眼睛凑那么近干嘛,去去,背过去,刚刚的举动少儿不宜观看学习。

小幽灵则是淡定多了,这几天时时跟在我身边,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可能'性',在诱骗双胞胎叫一声妈妈未果之后,颇显得有些丧气。一头月'色'长发也跟着垂了下去。啧啧,也不看看你那18岁地稚气脸蛋和12岁的叛逆'性'格。

三无公主的反应就比较有意思了。敌意,赤'裸''裸'的敌意,可以明显感受到,在她和双胞胎之间充斥地战意,已经不是奇妙磁场,而是at力场了。

总之,西'露'丝和艾柯'露'算是被整个家庭接受了,而且受到的关爱有加,维拉丝不用说了,几乎已经当足了她们是自己的女儿,莎拉似乎也小小的继承了纱丽阿姨的母'性',和双胞胎很合得来,至于小幽灵,该怎么说呢?只要是我重视的人,便会得到她的认可。

所以只有三无公主比较别扭了,喂喂,你又欺负西'露'丝了,小心我揍你哦,真会打你的屁股哦,当然,我地宝贝女儿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虽然三无公主的脑瓜聪明,鬼点子多,但西'露'丝和艾柯'露'也不笨,再加上双胞胎之间的默契,以二敌一的优势,还有维拉丝的袒护,倒也平分秋'色'。

出乎意料的,三无公主和宝贝女儿之间的明争暗斗,反倒让家里地气氛更加温馨,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女儿们,加油,将那个万恶地无口公主斗倒,给爸爸出口气,输了也没关系,爸爸的怀抱随时为你们而准备。

咦咦咦——?话说,茉里莎为什么会出现在罗格营地里?!!

“大人真是地,小茉莉七天前就来了呀。”维拉丝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

姓名:吴凡;'性'别:男;职业:德鲁伊;兴趣:娶到好老婆,混吃等死;已婚,26岁,一个足足过了7天才意识到对方存在的疑点的男人,在这一刻,深深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败……

在我的提议下,晚上的晚饭升级为宴会,为了庆祝两个宝贝女儿的加入,我还顺道请了阿卡拉和凯恩一起,喂喂,死吝啬鬼,死老酒鬼,我没请你们吧,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来之前把最后一点羞耻心藏到哪里去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拉尔他们来不了,还有琳娅,听说她的队伍已经到古墓了,想必离挑战安达利尔的时机已经不会太远。

是夜,众人欢聚一堂,在家门口外面升起篝火,合着营地四大长老一起海吃海喝。好不乐乎,喂喂,老酒鬼,再发酒疯就把你捻出去哦,啊!!吝啬鬼,你竟然把我精心调料给宝贝女儿的烤肉吃了,我跟你拼了。

“阿卡拉,我想问问。关于建筑师……”

“对了,法拉,我想问问优化远程传送的进度……”

“………”

凯恩送了宝贝女儿二十本精美的厚皮纸质书籍,对于嗜书如命地他来说的确是不小的出血,不过,二十本……

吼~~。你这家伙是想把我比下去吗?是想取代我在女儿心目的地位吗?你这个萝莉控老头,果然不做个城堡是不行的。

感受到身后面一股黑'色'的怨念在动'荡',凯恩擦一把冷汗。连忙'摸'着西'露'丝和艾柯'露'的脑袋补充道:“这些书所用的纸张,可都是你们地爸爸发明的。”

“凯恩爷爷,您瞧这是哪里的话,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就不要在小孩子面前提了。哈哈,啊哈哈~~~”被女儿们崇拜的目光所注视,我亲切的拍着凯恩的肩膀笑了起来。

感觉到气氛差不多了,我站出来。咳嗽几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这里面所有地人,三个老人就别提了,论到歌声,小幽灵当之无愧为第一——纵使她擅长的只有一首,却足以让身为上帝的私人乐队的天使也为之黯然,而排行第二的,当然是我们地罗格小歌姬维拉丝。莎拉在神诞日那天也曾以一曲圣歌陶醉众人,功力不可小窥,至于三无公主和女儿们的,虽然没听过,但是想必也差不到哪去。

但是啊,你们都忽略了一个重量级选手呢,一个自甘平凡,一直低调的隐藏在众多歌手光芒里面的——歌神。

“咳咳。难得大家兴致那么高。今天就让我来为大家表演一曲。”我握着一条被当作话筒地粗黄瓜,神'色'自如的说道。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

“呜呜~~。里人烂日烂人了(你们这是干什么)?”十秒钟过后,我的嘴巴被粗黄瓜塞住,五花大绑的被绑在一旁的树下,含糊不清的挣扎道。

凶手是三无公主和小幽灵,吼吼,你们是在嫉妒我的歌喉吧,是在嫉妒我堪比柯南的歌喉没错吧,我将求救地目光投向维拉丝,她困'惑'的呜了一声,手指轻捂着脸,回避了我的目光。

我的小'露''露',连你也要背叛我吗?再看看莎拉,最听我话的莎拉,哦,该死,她被小幽灵缠住了。

这时,衣角被轻轻扯了扯,低头一看,哦哦,原来是我的宝贝女儿们,关键时刻,还是你们最可靠啊。

“只要是爸爸唱的,无论如何我们都喜欢哦,最喜欢爸爸了。”说着,一人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很高兴,你们能这样说爸爸我真的很高兴,但是不觉得“只要”和“无论如何”有些多余吗?想到宝贝女儿可能被小幽灵洗脑,对我歌神地实力产生了什么误会,我顿时泪流满脸。

总得来说,除了我地悲剧'性'结局以外,宴会是异常的成功,三大长老都有些喝高了,除了阿卡拉还算老持沉稳,勉强保住了形象以外,醉醺醺地凯恩兴致大发,当众给大家'吟'唱了一首赞歌,没想到这家伙还有一手,唱起来有模有样的,当然我绝对不是在嫉妒他,因为他的水平和我比,实在是相差太远了。

法拉这吝啬鬼到实在,干起了老本行,几百个魔法哗啦啦的冲上天空,给我们表演了足足十分钟的烟花,至于卡夏,我根本就不想说了,她表演的竟然就是一口气喝光一桶酒,绝对是在借机满足口腹之欲没错吧,bs之。

直到深夜,大家才晃悠悠的离去,熄灭篝火,维拉丝搀扶着已经有六分醉意的我回了房间,身后还传来醉醺醺的小幽灵和三无公主的干杯声,至于莎拉,她未成年,再加上明天还要去训练营,所以禁止喝酒。

“西'露'丝和艾柯'露'的房间,都准备好了吗?”冰凉的手巾抹在脸上,我顿时清醒了不少,看着服侍我睡下的维拉丝,我轻轻问道。

“嗯。”

应了一声,维拉丝将手巾放在盆子里洗了洗,扭干,复又温柔的在我脑门脖子上擦了起来。

还好,这间小小的帐篷里有足够多的空间,就算是再多两对双胞胎也没问题,不过呀,果然还是城堡比较适合我的女儿们。

'乱'七八糟的想着,朦胧,维拉丝美丽的倩影是越看越动人,我不由心下一动,突然握着她的手轻轻一拉,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下面。

“小'露''露',别擦了,我们来做些舒服的事情吧。”我'迷'醉的轻吻着眼前白皙修长的颈项,舌头轻轻在上面打转。

“大……大人,别这样,嗯,还……还没……,呜~~”

夹杂着按耐不住的娇媚呻'吟',维拉丝害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还那么害羞,不过这也正是维拉丝的可爱之处。

“难道,不想要一个真正的女儿吗?”我轻轻咬上她那娇嫩的耳朵,吐着气说道。

这句话便好像'迷''药'一样,只那么一瞬间,维拉丝微弱挣扎着的娇躯便软了下来,纤美的小手环绕而上,炽热而又急促的吐息,轻轻打在我的脸上。

嗯,我的亲亲小'露''露'。

重重的吻在了那娇艳欲滴的小嘴,大手熟练的解开纽扣,轻轻伸了进去,在那一片充满柔软弹'性'的肌肤上探索着……

“扣扣扣……”

正当渐入佳境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已经陷入'迷'离状态的维拉丝顿时像机警的兔子一般从我的怀里面钻出,发角凌'乱',俏脸通红,胸衣已经被扯开了一半,那一对在我的关照下日益茁壮的玉'乳',在亵衣的遮盖下若隐若现,说不出的魅'惑'诱人。

吼吼,究竟是哪个混蛋,难道要我再重申一遍吗?打扰男人的'性'生活可是比断子绝孙腿更加严重。

不爽的打开大门,两张一模一样的俏生脸蛋让我一愣,脸上的怒火迅垮了下来,穿着可爱的睡衣袍,怀里抱着枕头的女儿们,出现在我面前。

“怎么了?”我缓和口气,轻轻'揉'着她们的小脑袋问道。

“爸爸……”

两个女儿不约而同的拉起了我的衣袖,抬起头看着我,吞吞吐吐的说道,眼睛里面是希翼。

“我们睡不着,所以,所以……”

呃,不……不会吧。

“所以,想要和爸爸一起睡。”

“这个,你们以前也和爸爸妈妈一起睡吗?”我面'露'尴尬,要知道女儿们的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

“不是的……”

艾柯'露'摇了摇头:“以前都是我和姐姐一起睡的。”

“呃,那……”我抓了抓脑袋。

“算了,艾柯'露',不能让爸爸为难。”后面静胆怯的姐姐拉了拉妹妹的衣服,眼睛却开始出现了水雾。

“呜呜~~但是姐姐,我们怕嘛,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我好怕……”

艾柯'露'眼眶一盈,晶莹的泪水顺着白皙小脸落下,受到渲染,西'露'丝眼眶里流转这的泪水也落了下来。

“好吧,我知道了,不过只有今天一晚哦。”

看着她们的眼泪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那两双从睡衣袍里面'裸''露'出来的小腿被冻得瑟瑟发抖,我只能无奈选择了屈服。

苍天啊,大地啊,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