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红枣……那啥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五章红枣……那啥拳?

让过身子,我才惊觉还有衣衫不整的维拉丝在后面,急忙回过头,正欲遮住她们的眼睛,没想到目光一瞄之下,衣装整齐的维拉丝已经笑容满脸的正襟危坐在床上,连凌'乱'的被子都被折得整整齐齐。 飞

好快,真的好快,不愧是万能型的家务高手。

“来,快点过姐姐这边来。”

维拉丝向双胞胎笑着招手道,西'露'丝和艾柯'露'原本还有点犹豫,生怕维拉丝生气,听她这样一招呼,稚气可爱的俏脸立刻绽放出了花一般的笑颜,抱着枕头蹭蹭的扑到了维拉丝怀里。

“看看你们,真是的。”

维拉丝一边抱着二人,一边拉过被子盖住她们两双冷得瑟瑟发抖的光洁小腿,完完全全的进入了母亲的角'色'。

“那个,你们三个人睡吧,我到隔壁……”

我挠了挠脸,指着门外说道,话还没说完,西'露'丝和艾柯'露'同时回过头,可爱的大眼睛里又浮起了一圈雾水。

“艾柯'露',我都说不要了,爸爸会为难的。”懂事的西'露'丝低垂着脑袋,努力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声音有些哽咽发颤。

“我们让爸爸觉得困扰了吗?”

艾柯'露'抽着鼻子,泪眼汪汪的看着我,'露'出一副被遗弃的小动物般的表情。

“没这回事,绝对没有这回事,爸爸错了,爸爸哪里都不去,能陪可爱的女儿一起睡,爸爸幸福的都快要晕过去了。”

我夸张的做出一副晕晕欲倒的姿态,立刻让她们两个破涕为笑。那如向日葵一般天真灿烂的笑容,晃得我的眼睛直花。

迈着僵直地步伐,我战战兢兢的坐在床上,维拉丝笑眯眯的松开手,怀的双胞胎立刻得到解放似的扑了过来,挂在我身上,用柔软的脸蛋不断在我脸上蹭着,娇小的身体。软绵绵轻飘飘的如同棉花糖一样,让人产生一股搂在怀里呵护,却又不敢用力,生怕不小心将她们弄坏地纠结心理。

“好了,西'露'丝,艾柯'露',不要闹了,要睡罗。”维拉丝一边看着我手忙脚'乱'的样子直抿嘴偷笑。一边轻轻抬手,魔法灯顿时黯淡下来。

西'露'丝和艾柯'露'干脆将怀里的枕头扔到一边,一左一右支开我的胳膊,像小树熊似的搂着我,头枕在怀里。脸上带着安心幸福的神情,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一只绵羊,两只绵羊,三只绵羊……

我一动也不敢动。身体就像被酸雨淋过的破陋机器人一般,笔直而僵硬,每动一下就会发出“吱吱”地金属刺耳摩擦声。

五百五十六只绵羊,五百五十七只绵羊……

滴答滴答,半个小时过去了,毫无睡意,这时,一双柔软的小手轻轻握了过来。我僵硬的转过头,微微将头抬起的维拉丝,正用她那满含着笑意的乌黑眼珠将温柔传达过来。

“大人,睡不着吗?”

“嗯。”

“有女儿地感觉,怎么样?”

“该说是幸福的烦恼吧。”歪着脑袋想了想,我笑着答道。

沉默了一阵,握着我的小手突然一紧。

“如果,如果是将来我和大人的女儿。大人也会这么疼爱吗?”

“当然。将来,我一定会为我们地女儿建一座城堡。让她们过上公主的生活。”我反握着那双柔软的双手。

“儿子呢?”黑暗闪亮闪亮的大眼睛笑看着我。

“儿子呀,儿子不行,得好好经历磨练才行。”我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

“呜~~,看来还是给大人生女儿的好。”

“只要是我的小'露''露'为我生的,无论什么都好。”

“大人……”

从那紧紧相握地手心传达过来的心醉的温暖,让我紧绷着的身体不知不觉放松下来,模模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大早,从窗外照入的明亮光线让我清醒过来,朦朦胧胧的转头一看,身旁睡着的维拉丝的位置,只留下她那特有淡淡地花香萦绕,其实我一直在奇怪,她究竟是如何瞒过过我这个德鲁伊地耳目起床,真的可以连一点声音和动静都不发出来吗?

刚想坐起来,却意外地发现身子比平时要沉上一些,低头一看,两个小可爱枕在我的头上,睡得正香,衬映着两张甜甜的脸蛋,如蚕丝般精致的黑'色'长发点缀在洁白的床单上,构成如画卷一般的唯美视觉。

这两个小不点,一人枕着一边的胸口,四条纤细的胳膊抱在腰间,连我的大腿也被两双细腿给紧紧缠绕住,这难道就是传说的树袋熊地狱?维拉丝,救命啊!

胸口一凉,喂喂,小西'露'丝,虽然你的笑容的确很幸福没错,但是口水就快流出来罗!就快要滴到我的胸口罗!呃……,也罢,反正都已经湿了,看着右侧胸口处的一滩水渍,我无语远目。

还没等这边的西'露'丝有所消停,左边的脖子又传来一阵湿滑温暖的触感,咦咦?艾柯'露',爸爸的脖子可不是烤肉哦,你啃一啃没关系,但是千万别用力咬,那里可是动脉处,会死人的,你可千万别跟小幽灵学坏呀。

好不容易等维拉丝做好早餐,进来将西'露'丝和艾柯'露'叫醒,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朦胧醒来的双胞胎,睡眼惺惺的'揉'着眼睛,就像两朵刚刚绽放开来的洁白百合,纤细修长的身姿,白皙滑美的皮肤,一看就知道是美人胚子。

看来以后得防止一些狂蜂浪蝶了,想要娶我的宝贝女儿?行!!经过我的修罗炼狱108式生存大考验再说吧,事先说明,虽然没有具体实例。但根据科学估算,死亡率达到99.99%,幸存下来的,自称自己是内裤外穿的占99.99%,再剩下来地,自称自己是来自m78星云的又占了99.99%……

“嗯,爸爸……”

带着浓浓的睡意,仿佛从鼻子里娇哼出来的声音。女儿们亲昵的搂了上来,像撒娇的小猫似的在我身上蹭了几蹭,才跳下床,摇摇晃晃的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

一晃两天过去,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完全地融入了大家庭之,每日跟在维拉丝屁股后面一起去西区市场逛一逛,或者和莎拉一起帮做些家务,被小幽灵灌输一些古怪的知识。然后再恶斗三无公主的霸道主义,当然,最多的还是腻在我身边撒娇,以外人的角度看来,如果我和维拉丝一手牵着一个在大街闲逛。相信没有人会怀疑我们是一家子——活泼可爱的双胞胎女儿,贤淑漂亮的小妻子,还有平凡的德鲁伊大叔。

喂喂!!最后一句是谁说地,给我站出来。

这天。我刚从阿卡拉那回来,这几天她联合着凯恩。可是费尽了心思想打消我建造城堡的念头,他们给我算了一笔,建造一个城堡,小型的吧,光各种费用就要上百万金币,这还不算,城堡那么大。总得聘请佣人吧,还有士兵什么的也必须弄个派头,还有各种各样的装饰,家具用品,这些都不比建造城堡地费用低,再加上维拉丝她们几个转职以后要出去历练,女儿大多时间也得留在训练营,建造这么一座城堡。完全就是在浪费资源。

好吧。我承认,我被他们说服了。当然,不是因为金钱方面的问题,几百万的,将用不上的金'色'装备和宝石卖掉一些就能凑齐了,我虽然抠门,但对自己人却大方得很,关键是我并不想家里有太多地陌生人,就如西'露'丝所说的,一家人挤在一起,哪怕是小了点,也足够温馨。

至于衣服那边,阿卡拉到是答应了下来,聘请了鲁高因的高级裁缝师设计,不过制作是由营地这边的主'妇'动手,按照她的说法,反正谁做都一样,干嘛不为自己营地增加一些就业率呢?可别小看这些主'妇',只要有布料和设计图照着做,她们做出来的东西绝不会比那些顶级裁缝师差,也就是说我的宝贝女儿很快就能穿上漂亮的缎带小洋装了。

“哟,我们地大堡主阁下,这是要去哪啊?”

远远的,老酒鬼调侃的声音传来,因为这几天那档子事,她便一口一个“堡主”的戏称起来,每次听了都让我恨得直咬牙。

“当然是回家哄我的宝贝女儿去,我可不像某人一样孤零零一个。”我撇过头去,进入豁免老酒鬼干扰模式。

“哎哎,别那么冷淡嘛,正好有些无聊,陪我练几手怎么样?”老酒鬼甩着手的酒壶子,一副“你讨厌啦”的模样,让我好一阵的'毛'刺悚然,卡夏婆婆,您老都几岁了?

“你无聊关我啥事,我可忙着呢,再说上次被毁地教堂那还没完工呢,去哪练去?”

“这个不用担心,跟我来就是了。”完全无视我前面拒绝地话题,老酒鬼笑嘻嘻的往旁边地路口窜去。

“……”

也罢,松松骨头吧,刚好最近练了新招,正好拿老酒鬼试试招,话说这家伙今天的表现有点诡异,那么懒散的一个人,竟然主动要求当我的陪练来着了,不妥,得防着点才行。

跟在老酒鬼后面,左转右弯穿过了一片片丛林,大概半个小时后,一片诺大的空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怎么样?这里合适吧,不过我可事先声明,你那啥子能量炮可千万别往那边喷,不然你的小情人和宝贝女儿估计是要被一炮轰上天了。”卡夏指着罗格营地的方向说道。

“别拿我和你那只有酒水的脑子比。”我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是这样吗?可是我觉得我要比你聪明一些呀,嘿嘿~~~”老酒鬼这样说着,自我感觉良好的贼笑了起来。

小样,让你得意!!

我怒吼一声,直接变身血熊,出来的时候将小幽灵带上真是明智之举。

“轰——”

伴随着呼啸的拳风,卡夏站着的位置已经变成了一个几米深地大坑。

后面。

来不及回头。腰身一扭,一个大旋转将手肘刺了向身后。

“动作比以前快了不少嘛。”

意料之击空,上空传来卡夏微微的赞许声音。

哼哼,还没完呢,被你夸我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身子一仰,拳头顿时化作数道黑影,带起凛冽拳风朝整个上空覆盖过去。

“呀哒哒……”

出拳出拳出拳出拳。此时我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一旦捕捉到卡夏那滑溜的身影,便毫不犹豫的一拳轰过去,一击不,还有第二击,第三击,第四击……

伴随着无数的爆炸声,开阔的空地被一片血'色'暴风所笼罩。暴风每划过一道影子,便带起一阵狂风,小一点的树甚至被这股劲风连根拔起,好不恐怖。

但是细心一点的话,还会发现。在暴风之还有一道小小地黑影。仿佛惊涛骇浪的一叶扁舟,明明看似要被暴风吞没了,却又偏偏像泥鳅一样顺势滑溜出去。

半个小时后,空地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平地。四周都是被我的拳头所致的大坑,甚至空地周遭的森林都遭了殃,老酒鬼安然无恙的站在一小撮巴掌大的平地上,手里拿着根白板长枪,身子挺直,风那么一吹,到颇有几分英姿。

“你这家伙,技术没什么长进。皮到是越来越厚了。”

卡夏耍了个花枪,无奈地摇起了头,自己堂堂78级亚马逊,使用白板长枪的普通攻击竟然破不了区区一个20多级的德鲁伊的防,这要是说给其他人听,恐怕牙齿都得吓掉。

呿,说到皮厚,我可拍杆子都比不上你这家伙的脸皮。

是时候让你见识点新花样了。怒吼一声。两道熊熊地烈焰自拳头处生起,如同蛇一般缠绕在我的双臂上。让原本血红'色'的嗜血巨爪看起来更加狰狞恐怖。

这一招正是上次血熊变身所施展出来的火焰,虽然无法像上次一样将全身都笼罩起来,化身火焰血熊地姿态,但光是这样,就已经能让我的攻击力提升一大截了。

“好小子,什么时候又学会新花样了,挺不错的嘛。”远远感受到那两股火焰的温度,卡夏毫不掩饰自己眼的惊讶。

“轰——”

话刚落音,两道鲜艳的火柱从她身上穿过,所到之处一片焦烟,连空气也噼里啪啦的急剧膨胀起来。

呿,是残影,又没打吗?我收回手势,无奈的啐了一口。

“哇哇~~,我地披风。”

上空穿来老酒鬼惊慌的身影,抬头一看,我不禁乐了,虽然没能打个正着,但是余温却将她身后那条标志'性'的披风给点燃了,此时她正手忙脚'乱'拍灭火焰。

“这是我的祖母的祖母给我留下来的传家之宝啊,你赔得起吗?”落到地上,老酒鬼心疼的'摸'着烧剩半截的披风,一脸怨恨地看着我。

“少骗人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帐篷里面至少还有二十条这样地披风,你以为传家宝是跳楼大甩卖啊。”我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又想骗我地钱?门都没有。

“呿,被识破了。”

随手将披风一扔,卡夏忿忿的嘀咕着,我说,你就没有一点骗子被揭穿以后的羞愧感了吗?

刚刚是奇袭,再加上老酒鬼很有可能是想见识一下我的新招的威力,所以才能烧着她的披风,接下来估计没那么容易了,不过我还有一手呢。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收回拳头,摆出一副凝神聚气的姿势,手臂上的肌肉以肉眼都能察觉到的姿势不断鼓动膨胀。

“哈~~,看我的红枣萝卜拳。”

“哈?”

空气只来得及留下老酒鬼听傻了一般的感叹词,下一刻,她所在的地方,连同整个方圆几十米地空间,都被重重咆哮着烈焰的拳影所笼罩。

“呯——”

一道全身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细小身影从巨大的拳影弹出。像陨石一样撞入几公里外的丛林里面,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在地上冲出了一条十多米长的鸿沟。

了?我停了下来,甩了鼓胀发麻的手臂,不可置信地往老酒鬼掉落的地方看去。

呜呜~,被老酒鬼打压了四年,终于出了一次头,此时此刻。我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啊,几乎都想解除变身,和小幽灵击掌相庆了。

这一拳也够她受了,别看卡洛斯挨了我一拳没事,便以为老酒鬼也能毫发无伤,一来我刚刚的攻击力比那时高了不少,而且卡洛斯身为圣骑士,先天防御也要比亚马逊高。最重要的一点。那时的卡洛斯装备齐全,全身都是六十多级的装备,而现在的卡夏却是在'裸'奔,只拿了一根白板长枪,这便是差距。

当然。我并不认为这一拳能将她怎么样,只因为她是老酒鬼,一个战斗力超过千万的超级亚马逊,当之无愧地第一世界的第一强者。就连身为82级巫师的吝啬鬼都不是她的对手,这是从喝醉以后的凯恩口套出来地。

在我玩味的眼神,老酒鬼终于踉跄的从那道鸿沟里面爬了出来,全身的衣服都被拳头附带地火焰之力烧得零落不堪,那头唯一看得过去的酒红'色'长发更是蓬松无比,像个乞丐似的。

“你这臭小子。”几个借力跃了回来,老酒鬼气冲冲的仰指着我。

“快点将那'乱'七八糟的名字给我改了,少给我们长老丢脸。”

不。我想长老的脸面都已经被你和法拉丢光了,

“为什么,我觉得蛮好听啊。”我不明白老酒鬼为什么会那么冲动。

“少废话,让你改就改,要是让别人误会我们长老都跟你一样的品味,那简直没法活下去了。”

“吼吼~~,你说改就改呀,问过我的拳头再说。”我怒了。我自创地招式。你管我取什么名字啊。

“轰隆隆——,轰隆隆——”

空地上有响起了连续不断爆炸声。这次红'色'风暴不单止是刮起狂风,甚至带起了片片火焰,方圆十里之内就仿佛闷炉似的,越靠近心温度越高,而在火红'色'风暴笼罩范围内,更是连沙石也逐渐开始融化。

红'色'风暴不再是刚刚的红'色'风暴,而风暴里的那道小小黑影,也不再是刚刚那道黑影,同样的在风暴笼罩下来去自如之余,黑影带带起一道道金'色'的光芒,虽然只是偶尔一道,但威力却连红'色'风暴也要被划破一大道口子。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

“你作弊。”

我解除了变身,满头是包的被打趴在地上,指着老酒鬼怒道呵斥,这家伙,竟然穿上了装备,瞧手那根金光闪闪的长枪,上面布满了精致符,看起来至少也有六十级以上吧,还有身上那套散发着炫目光彩地铠甲,连老酒鬼这样地邋遢家伙穿上以后,也变得高大威武起来了,说没有七十级鬼才信呢。

“嘿嘿,没有谁规定我不能用好装备呀,好了,臭小子,快点将那没有品味的恶心名字给我改了。”老酒鬼一脚踩在我地背上,一边用金'色'长枪的尾端不断变换着角度捅我的脑袋。

靠靠,别捅了,再捅智商就要漏掉了,我知道了,莎尔娜姐姐那么暴力完全就是你这家伙调教出来的。

我抱着头不断躲闪着老酒鬼的虐待,宁死不屈大喊一声。

“等等,你先听我说。”

从地上坐起来,我咳嗽几声,风'骚'的扬了扬满是尘土的头发。

“听过之后,你就会明白我取这名字的苦心了。”

淡淡一笑,优雅的背过双手,我用冷漠的眼神直刺苍穹,悲凉的西风呼啸而过,将我背影衬托得越发孤傲,每一个动作,每一道眼神。似乎都在叙说着一种寂寞。

主角模式正式开启。

“汝……咳咳,你可知道,这招式名字也经历过了四个不同的发展时代?”我用无尽苍凉的语气娓娓道来。

“第一个时代,被称为黄金时代,这个时代地招式追求华丽名称,什么弑神灭魔掌,惊天动地指,天马流星拳之类的层出不穷;第二个时代。被称为白银时代,这个时代的招式讲究贴切,度快便是追风逐电步,力量强便是裂石断铁爪,招式狠便是断子绝孙腿;第三个时代,名为青铜时代,在这个时代,简洁成为了主流。刀式一个‘崩’,身法一个‘遁’,枪招一个‘旋’。”

“至于这第四个时代,咳咳……”我润了润喉咙。

“则是现在的黑铁时代了,抛弃了一切虚浮和讲究。只为了实用而存在,像我刚刚那招,不就是因为名字让你吓了一跳,才被打个正着吗?这就是所谓实用了。”

“再说红枣萝卜拳也不赖嘛。虽说刚听的时候奇特了点,但是多念几次的话,不是会觉得越来越顺口吗?这就是所谓的内涵了……”我不断自顾自说的点着头。

“就是这样,明白了吗?”我以一副指导完毕地语气,背着手回过头看向老酒鬼。

“换个名字。”脑袋又被敲了。

“混蛋,说了那么多你还不顿悟吗?白费我那么多唇舌,难道是听不懂人话?”

“听不懂人话的是你吧。”

“你又何必执着于名字呢?”

“执着的人是你吧。”

一老一小顿时吵了起来。

“现在谁都知道我指点过你,万一让别人误会这么恶俗的品味是我卡夏教出来的那该怎么办?”

“不是恶俗。是内涵,懂吗?内涵!”

“内个屁。”

“还敲?我和你拼了,看我的红枣萝卜拳。”

噼里啪啦又是一阵打斗。

“好吧,我改就是了……”第n次被打趴下,我终于无奈的屈服于恶势力之下。

“这就对了。”老酒鬼笑眯眯的拎着酒壶喝了一口。

“对了,你那招挺有趣地,想不想改良一下。”坐下来以后,老酒鬼开始给我上课了。

“哦?还能改?怎么改?”我顿时两眼一亮。

红枣……呃。说起我那拳法的原理。无非有两个,第一是聚气。然后一口气爆发,瞬间打出比平时快上几倍的拳头,这种技巧就像是少林长拳一样,简单易学,几乎是个冒险者都会,只因技巧熟练的不同而在聚气时间和出拳度上有所不同而已,据说真正的高手能压缩到短短0.1秒地聚气时间,然后打出几十倍的拳头,靠,真的是天马流星拳了。

而第二点,才是这招的奇妙之处,说起来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众所周知地,在高温的时候空气膨胀,导致密度不同而产生折'射'现象,而红枣……咳,那啥拳就是根据这个原理,利用聚集在拳头上的火焰将空气极度膨胀,产生严重的折'射'扭曲现象,让对手无法准确的判断拳头的落点,很简单吧,但是能将如此高温的火焰附在拳头上的人并不多,再加上这招对于五感灵敏地高手并没有多大的用处,所以也就很少人用罢了。

“总而言之,你这招最大的特'色'就是'迷''惑'敌人的视觉吧。”老酒鬼一语揭破,我立刻点了点头。

“那么,为什么不干脆在里面加点虚招呢?”她'奸'笑着说道。

“嗯,这个我也不是没想到啊,可是我不会啊。”

我抓着头发无奈的说道,别以为经常能在小说里面看到“虚招一晃”什么的,便以为很容易学,告诉你,暗黑世界里的虚招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你要是敢拿小说里的那些虚招去忽悠敌人,保准会被对方打得满头是包。

“那还不容易,看好了。”

老酒鬼难得豪气大发地站了起来,手地金'色'长枪平平刺出的一瞬间,突然分做三道枪影向我袭来,我并没有躲开,而是任由三道枪影击在身上,分别刺在胸口、右臂和左腿处。除了胸口处传来一阵刺疼以外,另外两处就如隔靴挠痒一般,轻得很。

这就是暗黑里地虚招了,并不是假动作,而是创造一道或是数道和真实攻击一模一样的攻击,技巧到高时就如刚才老酒鬼所施展那般,甚至虚招所产生的气势和实招一般无二,直到被命地时候才恍然觉醒。不过那时已经太迟了。

因此,如果我能学会虚招,哪怕只能一分为二,一虚一实,也能将自己招式的攻击范围扩大一倍有余,那将是一个极为恐怖的覆盖范围。

“就是这样,有时间的话来找我吧,当然。也得我有空才行。”将武器收回,卡夏又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口酒。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那么好心,竟然主动教起我来了。”警惕的看着一反常态的老酒鬼,我一阵恶寒。只觉得一个天大的阴谋正在向自己笼罩过来。

“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阿卡拉见你这些日子沉'迷'在那对双胞胎之,怕你疏忽了练习,才让我来磨练磨练你。看退步了没有,还好,你这臭小子也算争气。”卡夏摇头晃脑地说道。

“原来是被拉壮丁啊,我说你这家伙怎么突然那么好心。”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对了,还有个忙要你帮一帮。”话锋一转,老酒鬼嬉皮笑脸的凑了上来。

“不干不干,我要回去陪我的宝贝女儿。”我连忙将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果然还是有阴谋。差点就着了她的道了。

“别这么说嘛,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造纸厂那边,过两天就是新一轮的轮班护卫,但是原本该接班的哈洛加斯冒险者却因为队伍里有事,要隔天才能到,所以出现了一天空白,本来是我去补充这一天的。可是那天我也有点事。就拜托你去意思一下吧。”

哦,这到地确是个轻闲的活。听说造纸厂自建成以来还没遭到什么怪物魔兽的袭击,去那里守卫纯粹是公费旅游。

“好吧,到时候通知我一声就行了。”看在她平时教导的份上,就帮个小忙吧,我拍拍屁股站起来,准备走人。

“记得将那恶俗的名字改掉。”临走之前,老酒鬼不放心地再次提醒。

知道了知道了,改就改呗,叫红枣萝卜啊什么的的确不大妥当,嗯,改成西瓜柠檬拳怎么样?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菠萝,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两天过后,我应老酒鬼地请求,踏上了造纸厂之路,同行的还有凯恩,他是去视察进度兼记录账本的,除此之外便是四个随行保护他的冒险者,可恶啊,为什么同是长老,我和法拉他们就没有护卫呢,不过还好,能蹭一蹭凯恩的马车坐坐,一路上,闲着无事便让凯恩给我说一说造纸厂目前的情况。

现在造纸厂一共招聘了近千人,光是这一点,就让营地居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正式运营之后,现在每个月都能盈利十万金币,这个数目在将来还有待提升,不过很可惜地是,尽管已经将价格压的很低了,但是商人们冒着重重危险穿越'迷'雾森林来做买卖,自然是不愿意只赚一点点,所以转手后,他们依然以较高的价格卖出去,导致现在的书籍并未出现大幅度降价的局面,不过,当优化远程传送阵完成以后,路途和和危险度将缩小至零,那时候才将是书籍普及的开始。

或许有人会说,不就是本书吗?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即使书本的价格降下来了,又有多少平民会买,这样说是因为你还没有意识到书籍在暗黑大陆人心目的地位,我曾说过,暗黑大陆是一个严重缺乏娱乐地世界,简单点说就是精神明极度缺乏,而作为能最大量满足自己地精神需求,开阔见识和眼界的书籍,自然是受到人们地喜爱,有很多平民甚至宁愿饿着肚子也要省下钱买上一本,不识字便叫识字的人念,小小一本书籍,便是平民之间互相炫耀的资本。

聊着聊着,大概到了下午,我们终于进入了造纸厂的范围,不过这里是伐木区,一群一群光着膀子的大汉,甚至是身强力壮的'妇'女,正抡着斧头将一颗颗大树砍倒,卖力的吆喝声,树木倒塌的震地声,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组成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没走多远,造纸厂的轮廓就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靠,看看那坚实圆木'插'成的围墙,还有频密往返巡逻的士兵,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小型的罗格营地呀。

刚刚走进大门,一座几米高的铜像便耸立在我们面前——摆着一副思考者的姿势,手里还托着一张白纸,看上去和坐在马桶上刚解决完大号准备擦屁股走人的姿势没什么两样。

“……”

我默默的由上至下扫了雕像一眼,便欲哭无泪的抓着凯恩的肩膀摇晃起来。

“凯恩爷爷,我不是说了吗,像不像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样子帅气,姿势霸气,你雕得那么像我干嘛?”

凯恩:“……”

和凯恩分开后,我找到了现在仍在厂里面轮班的护卫——来自哈洛加斯的62级野蛮人巴扎克,这个牛高马大,光小胳膊就比我大腿还要粗的大块头'性'格十分豪爽,刚一见面就亲热的拍上了我的肩膀,拍了又拍,差点没把我整个钉入地下。

“小伙子,你咋那么眼熟?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我们的确是第一次见面吧。”这是巴扎克见到我之后的第一句话。

见面第一次到是没错,但是大门那座雕像你不是天天见吗?

巴扎克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月了,按规矩,在我接班以后,他明天就要回哈洛加斯了,说到这里,他颇有些遗憾,假期结束了呀。

不过野蛮人天生便是屁股坐不热的'性'格,这不,他刚刚感叹完,又高兴了起来,能回到哈洛加斯跟朋友吹吹牛,打打架了,这里的怪物太弱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汗,你不是想告诉我方圆千里之内的怪物和魔兽都已经被你虐过了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