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继续悲剧的龙族公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六章继续悲剧的龙族公主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这位豪爽的野蛮人哥们道了别,开始履行自己的义务在造纸厂周围悠转起来,其实也没什么的,偶尔出现几只小怪物那些巡逻士兵也能迅搞定,虽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但我还是觉得阿卡拉有些过于大惊小怪了。 飞

不知不觉已经转到了密林里面,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只要等明天早上接班的护卫一来,我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轻松轻松,真是我执行过的任务有史以来最轻松的一次,闲暇之余,看着从树上垂吊下来的藤条,我不禁有些心痒痒的——在这里玩玩人猿泰山,应该会相当过瘾吧。

“啊~~啊~~”

'荡'着树藤从一根跃到另外一根,我兴奋的牛吼起来,这是属于向往解放自我的男人式激情,普通人是不会了解的。

话说,我现在是在哪?

差不多玩腻的时候,我顺势跃上一根树枝,将挂在树枝上面的一条水桶粗的大蟒蛇一脚踹下去,再将一只隐藏在绿叶之准备偷袭我的拳头大小的绿'色'剧毒蜘蛛捏死——原始森林其实处处都隐藏着危机,身手不够的小朋友千万别胡'乱'闯进去送死。

于是当我跃上树顶,打量了一下周围以后,终于确定自己已经离开了巡逻路线,确切点的说是又'迷'路了。

为什么说“又”呢?请自行揣摩。

因此,刚刚那里还要加上一句话:原始森林极为庞大,方向感不好的小朋友千万别胡'乱'闯进去送死。

就在我埋首苦思是往左手边的方向走。还是往右边的方向走,亦或是拼着被老酒鬼她们嘲笑,干脆用传送卷轴闪人的时候,远处一声兽吼,顿时让我虎躯剧震:难道是传说地主角事件?

我饶有兴趣站立在树枝上,等待着逐渐接近的兽吼声到来,哼哼,整个'迷'雾森林的老大安吉列斯兽都被我搞定了。还怕什么呢?

大概一分钟左右,随着吼声越来越大,前头的灌木林一阵抖动,突然窜出一道金'色'的身影,还没等我看清是什么,紧追在身影身后的,一只起码有上吨重的野猪型魔兽从灌木林里跳了出来,嘴巴两边半米多长的獠牙锋寒无比。扑哧扑哧地喘着粗气,右前脚在地上蹬了几下,它咆哮连连的朝前面那道金'色'身影的方向冲了过去。

有趣,我自然不会错过这一处好戏,连忙在树枝之间跳跃着追了上去。凭着高空优势,很快就追上了那两道追逐的身影,一看之下,我不由乐了。

瞧我看见了什么?我说的是前面那道被追得狼狈逃窜的金'色'身影。竟然是一只京巴狗,没错,一尺来高,'毛'茸茸的身体,滴溜溜的眼睛,除了那对紧贴着地,长得像垂下耳朵的兔子一般的耳朵,还有金黄'色'的'毛'发比较诡异之外。和普通的京巴狗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而它身后追着地,是足足有它几十倍大小的巨型野猪魔兽。

“嗖——”

野猪魔兽的獠牙闪过一抹蓝光,一道无声无息的风刃朝狼狈逃窜地金'色'京巴狗斩了过去,我惊呼一声,就算是自己现在出手相救也来不及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那只'毛''色'古怪的京巴狗也不知是瞎猫撞上死老鼠还是有意为之。突然身子一斜。竟然踉踉跄跄的躲了过去,接着左右窜动着身影和野猪魔兽玩起了捉'迷'藏。

看到京巴狗狡猾的身影。我不禁道了一声好,用高端游戏玩家的形容方法,这可是走位极之'淫''荡'的意识流高手哇,好几次,京巴狗都是在生死一线之躲过野猪魔兽的致命攻击,让我不禁感叹它究竟是运气逆天还是故意藏拙,看它狼狈的样子,不像是隐藏实力啊!自虐也不是这样一个自虐法吧。

想不通个所以然,兼之对下面地追逐战逐渐失去了兴趣,我打了个哈欠,从树上跳了下来,刚好'插'在京巴狗和野猪魔兽两者之间。

哦,这只野猪仁兄也是个铁血真汉子,见我突然出现在前面,竟然也不惊慌停下(其实就算想停下也来不及了),就这样直冲过来,看来是想将我和京巴狗一锅端了。

哎呀呀,珍惜生命,远离超,你难道不知道超过70码是要出人命的吗?我摇了摇头,手凭空出现一把长刀,刀刃对着野猪魔兽,'插'在地上,然后单手撑着刀柄,轻轻一跃,整个人跳了起来,野猪魔兽便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往刀刃上撞。

“嘶——”

从刀刃上冲了过去,野猪魔兽愣愣的继续奔跑着,足足跑出了二十米开外以后,身上突然喷出一道细细的血雨,从正央鼻子处到'臀'部,整齐的分成了两半,哗啦啦的内脏流出,鲜血喷了一地。

这时,我刚刚在半空拔起长刀,顺势一个空翻着地,抹干净刀刃上的鲜血,轻轻收了起来,嗯,难度系数十,得分一百。

京巴狗呢,我左右张望,终于发现它正躲在一颗树后面,探出个小小地金'色'脑袋,滴溜溜地“窥视”着我,真有趣,没想到一条狗竟然能做出如此人'性'化的动作,我顿时乐了起来。

“乖,过来。”

我轻着脚步走了上去,小京巴狗似乎知道我没有敌意,并没有逃开,而是任由我'摸'上了它地头。

'毛'茸茸的,的确很可爱,'毛'发很脏,洗干净后应该会更可爱。干脆带会去给宝贝女儿们当宠物吧,我一边'摸'着小狗的脑袋,一边继续意'淫'。

不过,按照小说里的情节,这只狗不应该是某某神兽的幼崽,初期没有什么实力,但是到了后期却来个大爆发什么之类地吗?重新将京巴狗全身扫描了一遍,我不禁摇起了头面对现实——就这弱不禁风的小家伙。还神兽?小说看多了吧。

就在这时,这只一直卖乖的死狗竟然乘我不注意,狠狠在我手指头上咬了一口,靠,流血了。

殊不知,此时蕾奥娜心里也是一个郁闷啊,自己堂堂的龙族公主竟然会落得如此地步,都是那只死肥龙。臭肥龙,等回去以后一定要将他的胡子全拔光。

而这时,迫于无奈之下,更怕继续过着被以前根本不被自己放在眼里的小爬虫追杀的耻辱,龙族公主决定忍辱负重。先给眼前这个人类签个主从契约,当然是自己为主,这种龙族皇者独有的契约极为霸道,不用魔力。也根本无须对方答应,只要一滴鲜血就能单方面建立,不过身为契约地发起者,它的灵魂强度必须远远超对方才行。

呿,自己的身体和力量虽然没了,但灵魂还在,难道堂堂的龙族公主,灵魂强度会被一个人类比下去?

不过。还真是奇耻大辱啊,或许自己是这条契约创造出来后第一个使用者——以巨龙的实力和骄傲,是根本不会屑于和实力低下的生物发生契约,哪怕是主奴契约,更别说是皇族,龙族是孤傲的,它们不需要佣人。

哼哼,荣幸吧。你后就是本公主的佣人了。只要好好保护和伺候本公主地话,等本公主恢复了实力。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哦,要是能哄本公主高兴,哭闹着想继续留在本公主身边,那么让你在本公主的寝宫里建个小小的洞'穴'也不是不可以。

由此可见,其实蕾奥娜还是个心底蛮善良的小公主,即使是自己地佣人,也是以等价交换而不是巧取豪夺的姿态看待,以龙族高傲到几近变态的个'性',能如此为对方着想已经是十分难得。

接下来,只要用龙语念出咒语,本公主就能脱离现在的苦难生活了,于是,我们地蕾奥娜公主便开始了庄重'吟'唱起了龙族咒语。

“汪汪汪汪汪汪……”

可爱的小狗叫声。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可怜的小狗悲鸣声。

蕾奥娜两眼一黑,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自己现在是一只狗,连话都说不出,哪念得了什么咒语啊。

身子摇摇晃晃,蕾奥娜最终还是稳住心神,叹了一口气,看来想找佣人庇护也是不可能了。

不过还好,这个咒语失败后虽然会产生副作用,但是产生副作用的条件是对方的灵魂强度不弱于自己的三分之一,否则的话……

蕾奥娜歪着脑袋回忆起书上的内容,呃……,记得好像是契约反噬,主从位置倒立吧,好险好险,幸好选择了弱小地人类,在蕾奥娜心里,一个弱小人类的灵魂,怎么可能达到自己的三分之一呢。

然而就在这时,蕾奥娜的灵魂突然一阵悸动,上面仿佛挂上了一条枷锁般,她的脑海里瞬间便晃过一个念头:契约——成立。

咦咦咦咦咦——!!!

龙族公主自言自语的时候,我在干什么呢,本来是想直接将这只不知好歹的笨狗做出一道美味的狗肉汤,滋补一下身体,但是睡梦地小幽灵却突然醒了过来,突然和我融为一体。

小家伙,你在干什么?我好奇地问道,又不是要变身,突然心血来'潮'玩什么合体啊,不过那种灵魂交融的舒服感觉我到是不抗拒。

于是一时之间,到是忘记要先处理那条笨狗了。

“小凡你刚刚地灵魂波动太强烈,把我都吵醒了。”小幽灵抱怨道。

“灵魂波动?我没感觉到什么啊。”

“因为就连你的灵魂也反应迟钝。”小幽灵毫不犹豫的吐槽着我。

“总之,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还是稍微安抚下来比较好。”

龙族公主的悲剧,由此而产生,某人的灵魂强度的确不及她的三分之一,甚至是十分之一,但是她却不知道里面还有个灵魂已经完全转化为实质地幽灵圣女。别说三分之一,很可能还犹有剩之。

待小幽灵觉得我的灵魂波动稳定下来以后,便解除了合体状态,伸着懒腰,继续像只蜷缩的松鼠一样小可爱的进入了梦乡,这时,我突然想起那只笨狗,看它还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由毫不犹豫的一个手刀将它击晕过去,是煲还是煮呢?像提兔子一样抓起它那双长长的耳朵,我有些无从选择,觉得哪种口味都不错,不过,在这之前……

左右看了看天'色'渐黑的丛林深处——还是先解决'迷'路地问题吧。

我不知道的是,在那几万公里之遥的龙族禁地,正有两个boss级的人物在为我而争吵。

“卑贱的人类。竟然敢奴驭龙族公主,我要宰了他,将他碎尸万段。”通过水晶球将蕾奥娜的遭遇看个一清二楚的白龙长老菲克斯咆哮着,就要冲出去,却被龙王哈迪一把抓着。

“哈迪。你这只死肥龙脑子进水了吗?你知道现在的状况吗?你地宝贝女儿,堂堂的龙族公主,竟然成了别人的佣人了!!!”

“我知道,有什么不可以吗?”一身简装的龙王哈迪。慢悠悠的说道。

“当然不可能,堂堂地龙族……”

“菲克斯,看来你已经被那些迂腐的理论给'迷'了心智了。”哈迪叹了一口气,打断了菲克斯。

“我们龙族,是最高傲的种族没错,但是你知道我们高傲的来源吗?”

“当然来自我们地灵魂和骨子里不屈。”

“你说的都没错,但是最主要一点却忽略了,那就是我们的力量。我高傲,正是因为我们有强大的力量,这是我们高傲的资本,自信的来源。”

“你这么说,难道说没有了力量,我们就会失去高傲吗?这简直就像是在将爱情和金钱划上等号一样,你脑子糊涂了吗?哈迪。”

“当然不是,我们的高傲不会因为力量的失去而消失。但是没有了力量。我们地高傲将变得一不值,甚至在别人眼就像小丑一样。金钱无法买到爱情,但是同时爱情也无法换取金钱,爱情不能当饭吃,金钱也是巩固爱情的必要条件。”哈迪冷冷的说道。

“面对现实吧,别人认同我们的高傲,是因为我们有着强大的力量,没有力量的维持,我们龙族在别人眼只是一群自我陶醉的小丑罢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这……”

菲克斯紧握着拳头,它很想反驳,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或许这就是艾妮丽丝选择他而非自己的原因吧,大多数龙族只会沉浸在自我构想地世界当,只有他——龙王哈迪,总是能用冷静地目光看待世间一切。

“因此,我并不觉得失去力量的蕾奥娜成为一个有实力地人类冒险者的佣人,有什么不妥之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我们龙族也逃不脱这个规则。”

看到老朋友脸上依然皱着的眉头,哈迪笑了笑。

“放心吧,菲克斯,我完全可以随时将这道契约解除掉,毕竟她可是我的女儿呀。”

听到哈迪这样一说,菲克斯终于松下一口气,可是还没来得及缓下,他又激动起来:“哦,该死的,那该死的人类竟然打算将蕾奥娜给吃了,你叫我怎么能放心得下。”

“没关系没关系。”哈迪继续放声笑道。

“这是我们皇族特有的契约,当然有它的奇特之处,凡是签订契约以后,无论主从关系怎么样,非龙族者都会对龙族产生一定的亲近感,那小子也就说说而已,我看他嘴硬心软的'性'格,到是和蕾奥娜有几分相似。”

“但愿如此吧,反正我只要发现那小子敢准备开水,我就立刻将他轰成渣沫。”菲克斯抖着胡子说道,通红的眼睛直瞪着水晶球,锐利的目光好像要把里面映出来的人刺穿似的,哪还有一丝白龙长老的儒雅。

“那你先帮我看着点,我小睡一觉。”

哈克拍了拍菲克斯的肩膀,伸着懒腰朝洞'穴'深处的寝宫里面走去。

“你这混蛋,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关心你的女儿,”菲克斯不满的看着哈迪的背影嘀咕道,复又将目光放到水晶球上,似乎打算一天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监控。

然而,菲克斯却没有发现转角过后,迅代替了脸上的慵懒笑意,转而一脸叹息的哈迪,一个闪身,他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犹豫了一会,他将手按在一面墙上,片刻之后,石墙化作虚无,哈迪恭敬的踏入虚无之,后面房间的景象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尽的黑暗。

在这黑暗之,一双红'色'的巨眼在哈迪头顶上张开,那散发出来的无尽威严和压迫,让身为龙王的哈迪也不禁冒出了冷汗。

“哈迪,有什么事吗?”

充斥着整个虚无空间的威严声音,在哈迪耳回'荡'着。

“是的,至高龙皇大人,我还是不明白,让蕾奥娜出去竟然有什么意义,看见她的遭遇,身为父亲,我实在是无法置之不问。”

“蕾奥娜和什么人相遇了吗?”

“是的,至高龙皇大人,和一个普通的人类。”

“人类?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看不出,实力弱小,但是灵魂强度却出奇强大,竟然让蕾奥娜的皇族契约反噬。”

“哦?这样吗?”

红'色'的巨眼淡淡扫了哈迪一眼,哈迪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已经被看个通透,一滴冷汗控制不住的从额头上滴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许久,那双红'色'巨眼悠悠答道。

“父神的心思不是我等可以揣摩的,我只是看到了道路的一角。”

“……”

“放心吧,虽然不知前路如何,但我可以保证蕾奥娜绝对不会出事。”

“谢至高龙皇大人。”

得到了满意答案的哈迪,感觉到上空那双巨眼缓缓闭上,知道是离开的时候。

待哈迪走了,许久,虚无传出一道沉重的叹息。

父神啊,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们?哼,天使族,地狱族,就凭你们也配和父神斗,不知死活!

那个时刻就快要到了,这个世界究竟会何去何从?

其实,或许父神只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