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奥玛斯的小九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关于你获得库拉斯特的远程传送的考验,其实我还没有想好……”

喂喂,阿卡拉,我可以直接将这个印度阿三人道毁灭吗?你不会怪我吧,为了暗黑大陆的将来,你应该会支持我吧。

见我面色不善,奥纳斯连忙补充道。

“不过刚刚好,最近库拉斯特出了点小问题,也不用我多费心去想了,就当作是这次的考验吧,怎么样,我讲义气吧,随便就将这么轻松一个考验教给你,或许你应该感激的留下来,和我学一学什么才是真正的幽默……”

“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我深呼吸一口气,完全无视掉奥玛斯后面的话,他的话,只要听里面的三分之一,不,是十分之一就行了。

“噢,是这样的,这话一时半刻说不明白,你先跟我来吧。  ”见我完全辜负了他的期望,奥玛斯叹了一口气,似乎为暗黑大陆又损失了一名搞笑艺人而感到失落。

在奥玛斯的带领下,我们转移了几个平台,终于来到一个特大的平台上,这里的守卫似乎特别多,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平台中心高高耸起的一座金字塔形状的高塔,奥玛斯告诉我,这里是库拉斯特中央区域的正中央平台,是整个库拉斯特的枢纽。

整个高塔周围划有不少白色的魔法阵图案,不断从里面进出着地黑袍法师忙碌着。  也不知道这老头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这些法师看到奥玛斯后,无论再怎么忙都会情不自禁的停下来朝其翻个白眼,可以看出,他们眼神里多少有点冲上来饱揍这老头一顿的冲动,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同志啊!!

“你看看塔顶上有什么?”

估计是奥玛斯的脸皮已经堪比营地那两位。  面对众多法师犀利的目光,他竟然能一边若无其事的问我。  一边含笑朝他们挥着手,一副大人物地风范,仿佛自己是受人爱戴的宗教领袖似地。

我往塔顶的方向仰望,一个直径大概有一米上下的透明水晶球被托在塔的顶部,里面似乎有不知名的透明液体翻滚着。

“有个水晶球,怎么了?”

“你知道我们库拉斯特海港的防御体系是怎么样的吗?”毫无疑问,这是我自和这老头接触以来。  他所说地最严谨的一句话。

“不知道,不过围墙可以排除在外吧。  ”

我摇了摇头,不过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就是库拉斯特海港这种地形,是绝对无法像罗格营地和鲁高因那样筑起高高的围墙的。

“正是如此,因此我们库拉斯特海港的防御,完全是依靠魔法的力量,也就是这座魔法塔所制造出的魔法防御系统阻止恶魔的入侵。  ”

“原来如此。  那和我这次地任务有什么关联吗?”

“是这样的,有关这座魔法塔,为了能够让魔法系统维持下去,我们每隔三个月都要往里面注入一次力量,可是现在……”

“现在怎么了?”看奥玛斯吞吞吐吐的样子,我忍不住追问。

“本来。  每次注入力量的仪式,都要靠一样物品,只有依靠这件物品,我们才能将法力转化为魔法塔可以消耗的能量,但是如你所见,那件原本放在水晶球里面的物品现在已经不见了。  ”奥玛斯指着塔顶水晶球空空如也地里面说道。

“我的任务就是寻找这件物品吗?”

“是的。  ”

“那么能不能详细点告诉我,这件物品究竟叫什么,有什么特征,失踪的时间和地点,当时有谁在。  嫌疑最大的是谁。  如果已经知道被谁拿了,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摩拳擦掌。  摆出一副黑社会暴力追债的气势。

“这玩意的名字叫史卡辛之刃,我们又叫吉得宾,外形如一把菱形短剑,至于它失踪的经过,那说来就话长了。  ”

奥玛斯不知第几次叹了一口气,目光中流露出伤感之色,似乎真的有什么不得了的内情在里面。

“那个月地某天早上,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我起了个大早,正准备做早饭……”

喂喂,这日记地阐述形式是怎么回事?那个月的某天又是哪个月地哪一天?给我说清楚点啊死老头,麻烦你再正经多十秒钟啊混蛋。

我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

“可是突然!我发现我家的菜刀不见了!!”奥玛斯夸张式的面露震惊,急促的捂着胸口,就仿佛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脏不见了一样。

不好的预感似乎要灵验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偷偷把吉得宾拿出来代替了。  ”

你究竟有多无奈啊?跟邻居借呀混蛋!去铁匠那买呀死老头!!你是那种苍蝇拍不见了就拿大炮顶替的白痴吗?

“结果用完之后忘记放回去了,直到前几天即将要准备三个月一次的力量注入仪式的时候,我才突然想起,想要找出来却发现已经不见了。  ”

“就这样?”

“就这样!”

说来话长个屁呀,你伤感个屁呀,这分明就是你自己弄出来的事吧,给我自己负起责任!!

“好吧,我明白了。  ”我终于明白那些法师为什么要朝这老头翻白眼了。

“你终于了解了?”奥玛斯很高兴,这年轻人的觉悟就是高啊。

“我现在就去建议阿卡拉替换掉库拉斯特的负责人,顺便买个百八十把菜刀给你备用。  你就放心养老去吧。  ”我掉头便走。

“等等呀,小长老!!”

奥玛斯突然拉着我地手痛哭流涕,死活不肯放开,靠,还想将鼻涕泪水擦上来,我踩!

“你不能这样,这人老了。  总会有个健忘什么的,难道你就不能稍微理解一下吗?”

“正因为我理解。  所以才让你回家养老。  ”

“噢,不,你不能这样,要是阿卡拉知道了,她会把我塞到沉沦魔的锅里面去的。  ”

“……”

以我对阿卡拉的了解,她的确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好吧,我就帮你这一次吧。  快放开你地手,死老头。  ”我无奈叹道,反正是要完成远程传送的考验,就当是发发善心,顺便拉这死印度阿三一把吧。

“你现在有什么线索没有?”思索了一下,我试着看能不能从他口中找到什么线索,不过没抱什么期望就是了。

“我觉得应该是那些小矮人干地,记得前几天传闻有几个小矮人闯进来。  很多人都丢了东西。  ”

出乎意料的,奥玛斯提供了这么一条线索,不过也没多大用就是了,整个热带森林的小矮人何止上亿,想打听出来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除此之外,奥玛斯也是一问三不知。

“那么三月一次的力量注入仪式是怎么时候?”

“二十天以后。  ”

“得在二十天之内找到吗?可恶!!”

我皱起了眉头。  就算有主角光环的威能,这简直也是在强人所难呀,但是如果不找到的话,整个库拉斯特就要陷入危机了,这该死的老头都干了些什么,等事完了以后绝对要将他给撤了。

“二十天?我有这样说过吗?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你喜欢,找上一年都没关系,喔哧哧哧哧——”

“什么?那防御体系怎么办?!”意料之外地回答让我顿时傻了眼。

接着,奥玛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约半米长的菱形短刃。  仿佛艺术品一般的刃身散发出淡淡的金光。  让人陶醉其中。

“因为还有备用的呀!喔哧哧哧哧——”

“……”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这死老头是故意的,他是故意说出这些话让我忍无可忍的去吐槽,他原本就是打算让我加入他那奇怪的(搞笑)组织,为了让我内心地某部分灵魂觉醒而故意这么做,以达到将我训练成一名搞笑艺人的目的。

太可怕了,这份心机实在是太可怕了,能成为负责人的家伙,果然都不是泛泛之辈,我之前太小看他了,以为他只是个纯粹为了搞笑的疯老头子。

识破奥玛斯的奸计以后,我立刻反应过来,决定打死也不再钻入他地套子里面去了,利索的接受了任务之后,我立刻便撒腿走人。

“小长老,忘了告诉你,我这里还有药水卖。  ”远远的后面传来奥玛斯的声音。

药水?我不需要这玩意,自己多得都可以当洗澡水呢,再说你是想卖我吐槽药水吧,是这样没错吧死老头,我不会再上当了,我加快脚步,将奥玛斯的身影甩在拐角处。

“哎,可惜了,难得发现一个有潜力的年轻人。  ”看着对方匆匆远去的身影,奥玛斯叹了一口气。

“多一个冒险者少一个冒险者有什么关系?暗黑大陆又不会因为这么一个人而得救或是崩溃,为什么大家都不明白呢?这个悲惨的世界,其实更需要笑容的支撑呀。  ”

……

直到离开中央平台以后,我才松了一口气,这些家伙,一个个都奸诈似狐,不行,索恩那就暂时不去了,先去找个落脚点再说吧。

我所说的落脚点,自然不是旅馆这玩意,无论多高级都不行,因为住在旅馆,总是给我一种漂泊无萍地孤独感,更何况是要在这里待个一年以上,怎么也得置办个自己地家才行,退一万步讲,我这也算是在投资房地产,哼哼。  怎么样?目光长远吧。

边查看着地图,我坐船来到了南区,库拉斯特的南区和北区都是居住区,但是不同地是,南区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北区是穷人住的地方,贫不与富邻。  这一点无论在哪里都一样,就连罗格营地也已经开始出现这种苗头。

由于是从中央区域出发。  所以我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便到达了目的地,刚刚踏上南区的平台,便有两道殷勤的身影凑了上来。

又是导游吗?我微微眯上眼睛。

这玩意,就跟机场外面的地士一样,无所不在,对初来乍到的人地确帮助不小,当初刚到鲁高因的时候便遇上了托克。  没想到现在一来就两个了。

“大人,请允许我为您服务,相信我,我是整个库拉斯特最出色的导游。  ”一个比较高瘦的男子仗着体型优势先一步凑上来说道,但是立刻又被后面矮胖一点,脚有些跛的家伙挤了出去。

“不,尊敬的大人,别听他的。  我,跛子斯克才是库拉斯特最出色地导游,告诉我您的吩咐,哪怕您要在这里找一只老鼠,我也能为您效劳。  ”

为了钱,就连冒险者的威严也不顾了吗?一股淡淡的寒气将这两个互相争持。  甚至已经扭打起来的猥琐男笼罩,两人顿时一个激灵,停了下来,终于意识到了眼前的是随时可以要他们的小命的冒险者。

“不必争了,你们两个一起带路吧。  ”

将一把金币扔在地上,看着两个人纷纷趴在地上抢夺地样子,我不禁有些心寒,如果自己不是穿越后便拥有了转职者的力量,现在会不会比他们更加落魄不堪呢?

摇了摇头,撇弃掉这些不可能的念头。  这时。  两个地头蛇已经分赃完毕,瘦子卑谦的行了一礼。

“不知大人来这里。  是想找人,还是想找房子呢?”来这里的冒险者,无非也就这两个目的。

“找房子。  ”

“您这就找对人了。  说到房子,我跛子斯克可是最在行地。  ”

胖子斯克得意洋洋的争先说道,瘦子并未出言反驳,也不知真是这样,还是因为两人现在是合伙人的关系,没必要与对方发生争执,他们卑贱,却并不傻,很多时候的打斗都只是故作姿态,只为博目标一笑而已。

在两个人的带领下,我在南区随便逛着,这里有上百个平台,要真想全走上一遍,没有个三两天绝对是不可能的,因此有熟悉这里的地头蛇带路,无疑能省下许多功夫。

库拉斯特的居住区自然是无法与鲁高因想必,当然,并不是说库拉斯特人就比鲁高因人穷,而是受到这里地形制约,在沼泽这种阴暗潮湿的地方,即使再漂亮的房子也要打个折扣,在听了我对房子地要求后,跛子斯克眼睛一亮,面露喜色。

“真是太好了,我恰好知道有这么一栋房子,肯定能让大人满意。  ”

在跛子斯克地带领下,我们来到一处二层的石砌别墅面前——整体用这里特有地坚硬的花雨石砌成,外层均匀的抹上了一层防潮的红泥,看起来的确有几分别致,别墅前面有个院子,不过受到沼泽气候的影响,里面并没有种什么漂亮的植物,看起来颇有点死气沉沉的感觉。

不错,虽然无法与鲁高因的家相比,但是已经是我转了那么久所看到的最令自己满意的房子了,不过……

我看着别墅的红瓦屋顶上面的烟囱,指着从里面袅袅升起的白烟问道。

“这,就是你所说的无人居住?”

“怎……怎么可能,今天上午的时候我才确认过,明明是没有人的。  ”斯克有些彷徨的看着神色不善的我,喃喃说道,突然疯了一般的撞开了大门,穿过院子,正欲进入屋子看个究竟。

“嘭——”

正当斯克的手伸向房门把柄的时候,门突然打开,将斯克撞飞出去,倒在一旁生死不知,从屋子里面走出一个娇小的白色身影,用毫无感情的目光打量着我们这些入侵者,然后缓缓的。  用那充满了贵族式风情地优雅步调来到我面前。

我木凳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身影,白色的修身长袍,袍子边缘点缀着金色的秀纹,看起来简约而又华贵,一顶大得过分的肉包子状帽子套在小小的脑袋上,软呼呼地让人有伸手摸上去的**,白色地纱巾蒙着整张小脸。  只露出那双毫无感情的亮金色眼眸。

“欢迎回来,主人。  ”

“……”

一旁的瘦子也被现在的情况给弄糊涂了。  本来应该是空出来的屋子,现在却有人买下了,而买下屋子的人又称想买屋子的人叫主人,这究竟是什么和什么呀。

“好了,你……你可以回去了。  ”我朝他挥了挥手,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还不知道这瘦子地名字,这就是路人的命运啊。

“对了。  顺便将他也带走。  ”扔了一小袋金币给瘦子,我指了指昏迷在地上的跛子斯克说道。

“你这小不点,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待两人走后,周围只剩下我和茉里莎,我立刻将手在她那顶软呼呼的帽子上胡乱揉着,真想将帽子倒转过来,把她整个脑袋套住呀,我不无恶意的这样想到。  而三无公主则是噗嗒噗嗒的举起一双小手不断整理被我弄乱的帽子,但是还没整理好又被我弄乱了,因此,她现在地举动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在转笼里面徒劳奔跑着的可怜小白鼠。

明明是让她好好呆在鲁高因,至少等我把库拉斯特的远程传送考验完成了再过来,为什么她就是不听话呢。  大海那么危险,万一发生什么意外该怎么办呢?难道这小家伙就不能稍微体谅一下我的心情?

好不容易欺负完三无公主,在她的带领下进入屋子,我惊讶的发现,除了屋子地构造不同之外,里面的摆设竟然和鲁高因的家差不了多少,我当然不会以为这只是偶然,很明显,这小不点早有准备。

“你怎么知道我会选择这里?”跟在她后面,我好奇的问道。  万一斯克带我去的是别的房子。  那她岂不是白忙乎一场?

“情报,是很重要的。  ”

三无公主边走边简略的回答道。  双手依然不断在头顶上整理着被我弄乱的帽子。

“小巧,安静,精致,根据周围房子的情报,分析主人地性格,很简单地推论……”

此刻,要是三无公主的眼睛上再加上一副眼镜地话,我敢肯定她将会是一个看起来像是由统合思念体制造出来的人形终端界面。

躺在似曾相识的躺椅上,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对了,那次暴风雨的时候,在后面帮助我的该不会就是你吧。  ”

一边在桌子上摆放着自己的宝贝茶杯茶壶的茉里莎,动作顿了一顿,回过头,用亮黄色的眼睛看着死死盯住她的我。

“没错,主人生气了?”

明明三番几次的警告自己不许跟着来,自己却还是忍不住偷偷溜了上船,作为一个侍女,自己已经严重失格了,即使生气,即使被责罚也无可厚非。

“你呀……”

我无奈的叹了一声,看着眼前娇小的女孩,轻轻将她那香软的身体搂在怀里。

“虽然不听话,但是这次做得真的不错哦。  ”

如果当时不是她帮助的话,我还不一定有信心撑到小人鱼发威呢。

“谢谢你了,小家伙,帮了我大忙。  ”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蹭着她那小脑袋好一会儿我才放手。

“没什么……”

茉里莎的神色依然冷漠,似乎对我刚刚的亲昵举动毫无感觉。

“晚饭时间到了,主人请稍等。  ”顿了顿,她迈着略为机械的步伐,用比平时那温吞吞的步调快上一点点的速度离开了。

嘿,小家伙害羞了,真有意思,在后面看着茉里莎离去的动作,我不禁偷笑,和她相处了那么久,如今我多少也能看出这小家伙在表达什么样的感情了——别看脸,从那里你一辈子也别想猜出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而是日常中,那细微动作的区别,比如说现在……

咦,小茉莎,前面!前面!!那是墙壁诶。  还没等我开口提醒,茉里莎便以一副守株待兔里面的兔子的气势撞了上去,发出一声非常干脆的撞击声。

“没什么。  ”

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小鼻子,小家伙貌似毫不在乎的重新调整好自己的方向,加快速度朝门外走去,结果……

刚刚走到门前,脚下不知被什么一撂,前半身气势十足的向前扑倒,整个贴在地板上,为五体投地做了最好的诠释。

“……”

这小不点,平时聪明得要命,但是慌张起来,却完全是个天然呆……

*

大家的票票不是挺多的嘛,今天一下就收了10张,小七很高兴,本来想多码一两千字,但是无奈实在时间有限,所以只能在这里说声谢谢了,另外继续求票票,别藏起来了,有你们的支持小七才有动力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