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交易市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三章交易市场

“你竟然那么快就找到了吉得宾?”

奥玛斯将厚布掀开以后,失声的叫到,在他看来,要想在无边无际的树海里面,从无数的小矮人手找回一把吉得宾,简直就比大海捞针还要难,他本来只是随便说一说,等对方找不到了,自然会回来给个交代,自己也就卖个人情把任务给取消了。 飞

没想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把本以为无望寻回的吉得宾竟然便被找到了,深深的看了眼前这位貌似其貌不扬的年轻长老一眼,奥马斯将吉得宾握在手里,突然皱了皱眉头,然后将鼻子凑上去仔细嗅了嗅。

“长老阁下,这剑好像有点怪味。”

“这种小事就别介意了,哈哈……啊哈哈哈……”

见奥玛斯竟然将自己的鼻子凑上去,我差点没吐出来,连忙远离他两步,生怕传染上矮人流感啊什么的……

“老头,任务我已经完成了,远程传送也该让我用了吧。”

吉得宾已经确实的交到了奥玛斯的手上,我便迫不及待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个……这当然是没问题,不过长老阁下能不能等多几天。”

奥玛斯有些为难的抓了抓自己光秃秃的脑袋,'露'出哭丧的神情,他弄出这么个不可能的任务,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拖延一点时间而已,哪想到对方那么快就完成了。

“如果不是和你那个奇怪的搞笑组织有关的原因,我想我会听一听的。”我皱起了眉头,这死印度阿三该不会又想打什么鬼主意吧。

不过很快,我知道这次自己算是误会对方了,印度阿三的理由很简单也很充分——那些负责远程传送的法师,在前几天刚刚完成为库拉斯特防御魔法补充能量的仪式。现在正处于虚弱时期,大概还要好几天地功夫才能恢复过来。

原来是这样,那就再等几天吧,走人先,免得被这死缠烂打的老头给缠上,我刚想开溜,奥玛斯郁郁的声音传到了耳边。

“长老大人真的不打算加入我们的组织吗?其实像你这么有天分的人,即使不放弃冒险者的身份。随便学一下,将来也会有很大成就的……”

“……”

我真想将这死老头倒提着将他脑子里地全部东西都抖出来,他是哪个眼睛,哪个脑细胞看出我有搞笑艺人的天分?

不过现在并不是招惹死老头的时候,想用远程传送还得靠他呢,万一他不开心了,下小绊子让我多等上几天,那岂不是很不划算。眼睛咕噜转几下,我立刻眉开眼笑的回过头。

“让我学是不可能的,不过,到是有个合适的人选……”

“哈欠——”

绿林酒吧一角,一个突兀的喷嚏传了出来。菲尼克斯'揉'了'揉'鼻子,自恋一笑,那随着笑容而'露'出来的白皙牙齿似乎闪过一道白光。

“肯定又是哪个女孩在想我吧,没办法。像我这样出'色'地男人,注定是要惹上无尽的情债,噢——上帝呀,原谅我这个罪人吧。”

一边自我陶醉的自言自语着,菲尼克斯手一挥,变魔术似的变出一朵红玫瑰,含在嘴边,然后单膝跪下。用自己以为最温柔的声音继续说道。

“但是欧娜,请相信我,由始至终我地心里都只有你一个,无论喜欢我的女孩有多少,你都将是里面唯一的太阳。”

“是吗?”

仿佛从狮子嘴里吼出的低沉声音回答了菲尼克斯,一道巨大地身影耸立在菲尼克斯面前,他顿时便像是见到猫的老鼠一样,全身僵直。机械式的抬起头——像一座小山似的站在自己面前。穿着一身睡衣,嘴里叼着烟斗。将衣袖裤脚高高挽起,不是那恶鬼老板娘还有谁?而躲在她身后的自然是怯生生的'露'出半个脑袋看着自己的欧娜。

“小子,我记得告诉过你,再来的话就把你第三条腿打断吧。”

老板娘居高临下地用看无机物的眼神看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非尼克斯,轻轻将烟斗一抽,一口呛人的白烟从她嘴里喷出,打在菲尼克斯脸上,呛的他咳嗽不止。

“今天老娘就实现承诺,把你那玩意给拔了,然后让你来酒吧当侍女吧,这样天天都能见到欧娜了,不是很好吗?”

这样说着,老板娘带着丝毫不像开玩笑的眼神,伸出两只比熊还要健壮的大手,仿佛摔跤手般一手朝菲尼克斯的脑袋,一手朝他地裤裆底下抓了过去。

“不要啊——”

在所有冒险者地哄笑声,菲尼克斯惨烈的声音力压群雄,久久回'荡'在酒吧上空,然后嗖地一声,一道人影像老鼠似的从大门迅窜了出去……

第二天,我和三无公主两个人来到了冒险者交易市场,大概是交易的自由度更大,这里比鲁高因交易市场更为热闹、更为规范一些,没有桌椅,也没有分界,在巨大的'露'天平台上,一个个冒险者在地上铺张木板或者粗布,将自己要出售的东西放在上面,接着翘起二郎腿,或者打起了盹,或者跟隔壁的卖家冒险者吹牛,好不热闹。

在交易场上粗略的转了一圈,我算是大开眼界了,这里似乎什么都有,不过最多的是生命和法力'药'水,而且似乎销量还不错,普通冒险者的'药'水爆率真就那么低吗?我有些小郁闷想到。

既然是冒险者的买卖,那就当然少不了装备的交易,一眼扫过去,金'色'装备一件也没见着,大多都是一些蓝'色'装备,什么蓝'色'重扣带,蓝'色'鳞甲。蓝'色'锁链手套,蓝'色'高级头盔,都是一些库拉斯特主流等级的装备,属'性'不一,刚刚开始的时候,我还饶有兴趣的每一样都凑上去看个仔细,可能很快就厌烦了,垃圾。都是垃圾,这已经不是唯独我眼界高低的问题,而是地确很垃圾,你看看,什么+2生命,+1法力,+5%防御,我靠。腰带加5%防御有'毛'用啊。

不过,好的东西当然是要给自己用,只有自己队伍用不上才会拿出来卖,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想到这里,我心下释然。不过随后又无语起来,白板装备,貌似自己看到了不少白板装备出售呢,而且买家还不少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我想起了第一次在冒险者周刊上看到的,那整个冒险队伍抱着一把金'色'双手斧傻笑的情景,似乎突然有些了解那一张张笑脸里面的含义了。

有对比才有高地,这一刻,我切切实实被自己逆天的爆率给幸福到地差点晕过去了。

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颜'色'古怪,形状也古怪的东西,总之是千奇百怪。无所不有。

逛完整个冒险者市场后已经是下午时分了,对市场有了比较清楚的了解,我立刻找了处比较偏僻的地方,这里摊子少,场面有些冷清,不过并不要紧,我到是担心自己的摊位会被蜂拥的冒险者挤爆,所以才特意挑选了这么处空旷的地方。

兼任助手地茉里莎见我站定以后。立刻便拿出一张精致的'毛'毯。轻轻一扬,铺在地上。得,别说咱的货怎么样,光是这条漂亮的'毛'毯估计就能吸引不少人了,暗笑一声,我摆出了'药'剂,'药'剂那么紧俏,我身上又多得几乎放不下了,当然要卖掉一些。

轻微'药'剂早就被我合回复活力'药'剂用完了,身上大部分都是轻型和型'药'剂,还有少量的大型'药'剂,首先,我将轻型和型地治疗法力'药'剂在摊子上各摆一瓶,咱货量大,就比市场价低一点吧,这样想着,我给轻型治疗'药'和轻型法力'药'剂各标上50金币和80金币的价格,型的则是100和>

然后,我又将自己用不上蓝'色'装备摆出来,虽然挑出来的这些属'性'都很一般,但是比交易市场那些就好太多了,这次是由茉里莎标价,哼哼,不然你以为我带她逛市场有什么目地呀,就是为了先了解市场价格,然后充分利用她那精密的大脑估算出每一件装备的价值标价,可以说,只要有这小不点在,我就绝对不用担心会被当成凯子。

虽然没有认真数过,但是我现在手头上的20级-40级蓝'色'装备绝对不下两百件,而且大多数都是精品,至于那些低于10级的大众蓝'色'装备和不计其数的白板装备,则是早就被我当成破烂捐赠给训练营或是扔到武器商人那里去了,就算有庞大的储物箱,也经不住装备多呀。

左右挑出十件属'性'一般的蓝装以后,我就停了下来,慢慢卖,不着急,要是一下摆上一百件,我可真担心那些高傲地冒险者会不会忍受不住诱'惑'而摇身一变成为强盗。

将毯子摆满以后,我便枕在茉里莎的**上,眯着眼睛打起了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从那件事以后,她好像乖巧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么任'性'或者拼命找自己的麻烦了,现在看她的态度,还真有那么点小鸟依人的味道。

不过还没享受多久,大概是这张毯子实在是太显眼了,一队冒险者大老远的就走了过来,将我从'迷'糊惊醒。

三男四女,四个转职者,三个佣兵组合的队伍,感觉不是很强大的样子,因为一般来说,除非是队伍里少了重要地组合,比如说严重缺乏远程和魔法攻击地拉尔三人组,不然精英队伍都没有必要在库拉斯特就开始雇用佣兵。

“大人,这些东西怎么卖?”

代表整个队伍开口的是一位甜甜地罗格弓箭手mm,看来女人天生就有讨价还价的本事呀,不过我可不会再让你砍,打着哈欠,我指了指每件物品上的标价,而这队冒险者的目光首先便放在了'药'水上面。

大概是下实力水准的冒险队伍吧,我暗暗猜测到,精英队伍是不会缺'药'水的。

“诶。好便宜。”

看到'药'水上面地标价,罗格mm忍住轻呼道,但是看到一样只有一瓶,神'色'又有点小失落。

“大人,就只有这几瓶吗?”

“当然不是。”

眼看生意来了,我依依不舍的从小茉莉香软小腿上坐起来,正'色'对罗格mm说道,来者是客。不因弱者而怠慢,不因强者而巴结,这就是我吴凡作为一个商人最基本的准则。

“你们想要多少便有多少,我身上的'药'水可是足够让整个库拉斯特的冒险者醉上一天。”

“扑哧——”

大概觉得我是在说笑,罗格mm忍俊不禁的轻笑起来,让整个库拉斯特冒险者醉上一天?先不说'药'水根本就喝不醉,就算真能喝醉,那得多少'药'水才行啊?库拉斯特的冒险者加起来起码也有一千以上吧。这样粗粗一算,就起码要上万瓶呀,就算法师公会是你开的,大概也拿不出那么多吧。

看到罗格mm眼睛里满是不信地神'色',我也不多解释。反正你要多少,我拿出来便是了。

借了一声,罗格mm回过去小声和队友们商量起来,好一会儿才敲定板子。然后才回过头,甜甜对着我一笑。

“大人,我们想要50瓶轻型生命'药'剂,30瓶轻型法力'药'剂,10瓶型生命'药'剂,10瓶法力'药'剂,你看这样好不?”说着,还'露'出了紧张的神'色'。生怕我拿不出来似的,毕竟那么便宜的价格可是史无前例。

“没问题。”

我爽快的应了一声,在七人呆滞的目光呼啦一声从物品栏里倒出一大堆红'色'和蓝'色'的瓶子,然后挑出罗格mm要的数量递了过去,顺便每样多给了两瓶。

“你们是我第一个客人,就免费多赠送几瓶吧。”我朝可爱地罗格mm眨了眨眼睛,她让我想起了罗格营地,想起了维拉丝她们。

“7400金币。嗯。或者5个碎裂宝石也行,我再多给你们几瓶。”

罗格mm连忙掏出5颗碎裂宝石。我笑着又给了两瓶她,心里不禁叹道可爱的女孩就是吃香呀,难怪队伍让她来做买卖。

“谢谢你,大人。”

罗格mm开心的将'药'水收了起来,心里已经认定对方应该就是传说的超精英级冒险队伍了,也只有这样的队伍才能拿出这么多'药'水来卖,而且还毫不在乎地多送,想到这里,身为佣兵的罗格mm眼睛里带上了几分崇拜和憧憬的光芒,精英呀,自己的队伍什么时候才能在前面加上这个光荣烙印呢?

既然认定了对方便是传说地超级精英队伍,罗格mm自然不肯放过其他东西,这样的队伍拿出来的装备,应该会比其他摊位上摆出来的好上一些吧,当她的目光转到那十件蓝'色'装备上的时候,那双总是闪动着的水灵大眼睛便再也转不动了。

何止是好一点,这些完全就是库拉斯特主流等级的主装备呀!!(冒险者一般将最好地、自己最常穿的叫主装备,其他差一点的则是备用装备)

“大……大人,这些真……真的要卖……”用着略微颤抖的声线说道,罗格mm严重怀疑这些装备只是对方摆出来招揽生意的、自用的主装备。

“当然!”

我耸了耸肩膀,不是卖,我拿出来晒太阳啊?

“皮德,皮德,快点来看,好东西,真的是好东西啊……”

看到对方那毫不似作假地眼睛以后,罗格mm连忙招呼着队伍,有些语无伦次地大声喊道,装备对于生命只有一次的冒险者来说,实在是太珍贵了。

“天啊,这是……”

队伍一个状似圣骑士地高大冒险者,大概就是那个叫皮德的,凑了上去,接过罗格mm手上的蓝'色'双刃斧看了一眼,立刻便惊声叫了起来。

“客人,这把双刃斧附带了20%增强攻击还有+6火焰伤害的属'性',对于你这样的职业来说很合适,不过如果你是圣骑士的话,我建议你看看这把……”说着,我拿起另外一把水晶剑递过去。

“水晶剑要比双刃斧轻一些,攻击也毫不逊'色',你看,上面附带的+1-4冰冻伤害的属'性',实在是最适合你这种指挥战场的圣骑士不过了。”

圣骑士接过水晶剑以后,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在初期,附带冰冷攻击无疑是所有属'性'的极品,因此爆率也极低,冒险者一般都是用凹槽武器镶嵌蓝'色'宝石以获得这条宝贵的属'性',也就是说,这把水晶剑相当于1凹槽的水晶剑+1碎裂蓝宝石的价值。

圣骑士激动归激动,但是并没有忘记队伍这个整体,将十件蓝'色'装备仔细看了一遍,再经过商量以后,他们似乎最终有了决定。

“前辈,我们要这件。”

咬了咬牙,圣骑士指着我刚刚推荐的水晶剑说道,那30000金币的标价让他的眼睛红了起来,不是因为价格贵,这个价格已经很便宜了,而是为了这把剑,自己已经将队伍积累了几年的血汗钱掏了一大半。

前辈,这个称呼到是有意思,我暗笑了几声,若是让他知道自己的等级比所谓的前辈其实还要高,不知会作何感想呢。

从罗格mm手接过20个碎裂宝石,我看到圣骑士看向其他装备时依依不舍的样子,不由突然心血来'潮',在几件蓝'色'装备里面挑了件体力+4的蓝'色'鳞甲递给他——目光老落在这件鳞甲上,你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了。

“你们是第一批顾客,所以买一送一大酬宾,怎么样?”

“这……这怎么行呢……前辈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不能要。”看着我递过来的鳞甲,圣骑士用力的吞着口水,但是冒险者的尊严还是立刻让他拒绝了。

“冲着你这声前辈就行了,前辈送晚辈礼物,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如果你还是觉得过意不去的话,那么请记住我,记住曾经有这么一位送你鳞甲的人,说不定某一天,我需要你们的帮忙呢?”拍了拍圣骑士的肩膀,我这样笑着说道,然后将鳞甲硬塞了过去。

愣愣站了许久,最后,圣骑士深深看了我一眼,似乎真的想将我的样子记住,然后鞠了一躬。

“前辈的礼物,皮德会铭记于心。”

“这样送出去,不心疼?”

看到七人远去的身影,一直将目光放在书上的茉里莎突然开口,似乎不明白我这个罗格第三抠门怎么突然大方起来了。

“这要看送给谁了,我觉得值了,那便是值了。”

漫不经心的这样答道,我正想重新躺下去,却突然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远处不断赶来的冒险者,看来是没时间休息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