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擂台 5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一章擂台(五)

忍受着火焰在体内持续'性'的流窜和炙烧,我蜷着身子在空打了几个翻,总算是找着了重心,稳稳的落在地上。 飞

刺客的攻击果然不是盖的,明明普通攻击连我的防御都无法破掉,但是三次聚气的叠加再加上最后一击,却能带走我将近50点的生命伤害,以我现在的防御和火焰抗'性',这已经是十分恐怖的数据了,如果换作是打在其他职业身上,至少也能造成200点以上的伤害,体力孱弱一点的法师被秒杀恐怕也不是不可能。

殊不知,此刻的迪卡心里比我还要惊讶许多,他选择的是极端的加点方式,属'性'加的极端,技能点加的也极端,在技能方面,他选择了火系路线,焰拳+神龙摆尾是他现在最强的组合技能,他可以毫不谦虚的大声说,说到伤害输出的话,自己三次聚气的焰拳加最后一击神龙摆尾当之无愧为整个库拉斯特第一高,而现在,库拉斯特最高伤害输出的一击,竟然连对手的10%血量都没有打掉。

他的防御和血量究竟有多高呀,迪卡的在心里面抓狂的呐喊着,别以为焰拳+神龙摆尾的组合那么容易施展,每次聚气都是有时间限制的,时间一到你没有将聚起的气释放出去,聚气效果就会消失,因此有经验的冒险者在和刺客战斗的时候,都会小心的防御着刺客的聚气攻击。而这一次,对手大概是以前没有和刺客战斗的经验,所以才会如此简单的被自己击,有了防范以后,想要再成功的施展三次聚气+一次最后攻击的连续组合技能,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这样头疼的想着,迪卡还是毫不停留地朝尚在半空翻滚的对手冲了上去。他还留有一个后手呢,只要还有哪怕一丝机会,他就绝不会放弃。

身体咕噜噜的在空转了几圈,然后稳稳的着地,回过头,还没等我看看自己的屁股上的'毛'有没有烧焦,便瞧见迪卡又冲了上来。

我说刺客大叔,你可别'逼'人太甚。就不能等我先稍微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菊花吗?

迪卡的攻势很急,前两次都是利用自己灵巧飘忽地身法慢慢靠近,而这次几乎是一条直线朝我冲过来,两把腕刃迎在前面,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是一把破空袭来的利剑。

下一刻,我便明白为什么迪卡要那么着急着攻击了,在我左边一米多远处,突然凭空掀起一阵阵火焰巨浪。仿佛从四面八方一样涌来,避无可避,在这种距离下,我根本无法快过这些一波接着一波的仿佛将大地变成一片火海的火焰巨浪。

是刺客的三阶陷阱技能火焰复苏,难道刺客大叔事先已经将一切都计算好了才将陷阱摆在这个位置?异世界的人怎么tm都是高智商呀。是哪个混蛋写的异世界很好混的小说?不知道会误导人么,快点给我死来。

面对一**扑过来地焰浪,既没有小宇宙爆发,也没有突然领悟什么牛'逼'招式。我很不小强的被烧了个正着,在烈火永生了,呜~~烧哪里都行,但是谁要烧我脸上的'毛',我跟谁拼命……

下一刻,我的身体进入了僵直状态,这里咱顶着烈火稍微说明一下,被这类魔法击的话。是100%会陷入僵直状态地,现在我总算明白迪卡为什么急着冲上来了,是想乘着我僵直的时间继续施展他的组合技能连击呀,好高明的技巧,好恐怖地心机……

好天真的想法。

野'性'狂暴!

愣头愣脑冲过来的刺客大叔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便被我一个上勾拳高高的击上了半空,强大的反冲力让他的身体飞上半空的同时,还在不断旋转着。那叫一个快呀。跳芭蕾的转地都没他那么快。

巨爪撕裂!

我单只眼睛瞄,我再瞄。就是这里了,刺客大叔的身体不断在上半空旋转着,当jj日天屁股朝下的那一瞬间,我猛地闪过一道精光,双爪划破空气,迅交叉而过,在那两片屁股瓣上留下了六道交错的划痕,阿勒,怎么有血喷出来嘞?意外,一切都是意外。

然后,在党的教育方针陶冶下,从小便立誓五讲四美尊老爱幼的我很是客气的将屁股开花的刺客大叔温柔地一脚踢了出去,ko。

在我地完美三连击下,刺客大叔的血值已经下降到40%,这场战斗地胜负揭晓。

幽绿的眼光从台下的冒险者身上一扫而过,本来就因为这种突兀的结局而哑口无言的冒险者们更是噤若寒蝉,有些甚至双手背过去捂住自己的'臀'部,紧张的看着我,一副生怕我要将他怎么样似的表情。

喂喂,都说这是意外了,我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

这时,被我一脚踢飞的刺客大叔站了起来,准确形容,应该是捂着屁股站起来,巨爪撕裂似乎附带小小的撕裂伤口的效果,虽然不会引发持续掉血的负面属'性',但是所造成的伤口比普通刀剑所造成的要更难愈合。

他站起就死死的盯着我,该不会是怨恨我爆他的菊吧,刚刚你不是也爆了我一次?我只是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而已,啊——,说漏嘴了……

不过,迪卡很显然不像某人那样小心眼,他睁大着眼睛,许久,干燥的嘴唇才缓缓张开。

“你的火焰抗'性',该不已经超过70了吧……”

啊?原来是想问这个呀,不早说,害我胡思'乱'想,看了看自己的属'性',靠,难道这刺客大叔开了天眼不成?他怎么知道我的火焰抗'性'超过了70,不多不少,火焰抗'性'刚好70有3,至于其他抗'性'。冰冻抗'性'是69,闪电抗'性'是63,毒素抗'性'因为有绿装死亡之皮手套的加成,已经上升到三位数,达到了>

见我点头,迪卡笔直的身体微妙的一个踉跄,拼命的翻着白眼,这都是什么怪物呀。

他判断地依据。并不是某人所yy的那样开了什么天眼,而是通过对方在自己的火焰复生下僵直的时间,除了带有火焰攻击无效属'性'的怪物以外,火焰复生对任何怪物都有僵直效果,这个效果持续的时间则是看己方的技能等级和对方的属'性',如果技能等级不变地话,首先,持续时间影响最大的当然是对方的火焰抗'性'。火焰抗'性'越高,僵直时间就越短,若是达到上百,那么僵直时间或许只有短短的几毫秒,你若是有能力把握住这么点时间。那也别理会什么僵直状态,爽快点干掉对手,直接去挑战大菠萝吧。

除了火焰抗'性'以外,还有几个隐藏属'性'也会对持续时间造成小小的影响。比如说力量,当初库特就是凭自己强悍的力量,硬生生的摆脱简化版极低风暴的冰冻作用。

因此,在战斗粗略地估计出对方的其他属'性'以后,经验丰富的迪卡很容易就能判断出对方的火焰抗'性'大概有多高。

“没什么了,我输了。”

迪卡脱力般的罢了罢手,普通地物理攻击不破防,自己最擅长火焰系技能也被死死克制住。面对这种对手,除非他站着给你打,否则迪卡实在找不到自己能获胜的理由,输给这样的人,一点儿都不冤。

“我只是靠装备之利而已,战斗技巧方面和你比还差得远,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以后能和你继续切磋。”

我心悦诚服地看着迪卡。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如果以后能和他经常切磋的话,相信自己的战斗技巧也会得到很大的提高。并不是说老酒鬼不行,而是她的技巧实在太高深了,以我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无法领会,因此反倒是迪卡更适合当我地陪练对象。

“你的战斗技巧还成,反应也快,在整个库拉斯特也能达到等水平,不过相对于你现在的实力来说,还不配衬,有时间来库森酒吧找我,如果我回来的话,一般都住在那。”

迪卡大叔酷酷的点了点头,对我的战斗技巧给予了评价,然后一个闪身从台上跳了下去,在人群的相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苍凉地背影到真有几分高手地味道,只是——

喂,大叔,你的屁股还在流血哦……

没想到自己地战斗技巧也已经达到了库拉斯特的等级,这一刻我内心的兴奋可想而知,甚至平生第一次真心感激老酒鬼的教导,并足足维持了三点零八秒钟才回想起她的总总劣迹。

“咳咳,接下来还有谁?”

取消狼人变身,我再次将水晶剑'插'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台下的冒险者,做了两场秀,干掉了两个在库拉斯特排得上号的高手,相信这些冒险者也该心服口服了吧。

“我来。”

没想到话刚刚落音,就立刻有人回应,靠,还来?库拉斯特的冒险者都是爆菊不死星人吗?

走上来的是一个白袍巫师,清瘦而温吞吞的脸上留着两撇胡子,看起来很有做怪大叔的潜质,他上台的方法很法师式,离擂台还有十多米远,人从原地消失,然后出现在台上,用的是法师绝对保命第一的技能瞬移。

“首先,我承认不是阁下的对手,这次行动我会一切听从阁下的指示。”这位胡子法师拢着袖袍,笑着不紧不慢的说道。

都认输了你还跑上来干嘛?别浪费我的时间了,回去回去。

无视我在心里面的吐槽,法师继续开口说道:“只是刚刚看迪卡的火焰竟然不起作用,我很好奇,想试试阁下的抗'性'究竟有多高,希望您能成全我这点小小的好奇心。”

感情是想拿咱当试验靶子,抗议,严重抗议,我正想开口拒绝,但是看到台下的冒险者都心有戚戚然的点着头,用期待的目光看过来。

“好吧,你先等等,我换点装备。”

呆了一呆,我最终无奈屈服,好吧,竟然你们想看,就看个够吧,到时候可别把下巴给吓掉。

巫师不会毒素技能,我要换下来的装备自然是绿'色'手套,然后换上一双双抗抗闪电和抗冰冻的金'色'锁链手套,这样,我的抗'性'分别是:毒素:51;火焰:73;冰冻:90;闪电:79.

这种抗'性',恐怕就是站着让这位好奇心比猫还要旺盛的胡子法师自由发挥,耗尽他的法力,也别想将我的生命值降到60%以下,当然,我是不可能站着让他打的,我已经决定了,要将这个胡子法师的胡子给烧掉。

此时,我没有注意到的是,台下冒险者的心理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是想测试我的实力够不够,那么现在,他们则是在测试我的实力的上限究竟有多高。

“31级德鲁伊吴凡。”

“39级巫师胡子雷克。”

晕,这巫师也天然呆了一把,竟然将自己的外号也报了上来。

战斗开始以后,胡子法师毫不客气的将法杖一挥,一道闪电呼啸着朝我直冲过来,我没有躲闪,事实上,巫师的闪电技能号称度之最,以我现在的身手想要躲闪,大概只有1%的可能'性'。

在巫师挥舞法杖的同时,我拔出地上的水晶剑,朝他直冲了过去,“唰”的一声,水缸粗的闪电从我脚下掠过,那滋滋的蓝'色'闪电蔓延至全身,让我整个看起来就想一个闪电人似的。

只是微微顿了大概0.5秒的时间,我单手举剑,面不改'色'的加冲了过去,身体闪萦绕着的蓝'色'电光啪的一声震散开来。

看到这样的结果,对面的胡子法师很明显的脸'色'一滞,动作也慢了几拍,然后咬了咬牙,一个足球大的火红焰球朝我直线发'射',几乎刹那间就将热浪烧到了我的面前,度堪比飞弹。

“喝——”

右手利剑化作一道白光,从正央笔直的斩下,整个火球顿时被成两半并爆炸开来,熊熊的火焰将一切吞没,请注意,这种行为对抵消火球的伤害根本毫无作用,只是看起来比较酷罢了,好孩子千万别学。

这下总能起点作用了吧,胡子雷克悻悻然的想到,然而下一刻,一道黑影从火焰之冲出,除了盔甲有点焦以外,连度也没有减慢多少。

“雷克,小心屁股。”

看着愣愣发呆的雷克,台下的冒险者顿时好心提醒,一个激灵,雷克这才发现对方已经'逼'近到可以用改良火山爆爆自己菊花的距离,不由脸'色'巨变,后怕的捂着屁股一个瞬移,出现在擂台另外一面。

瞬移到擂台另外一角,胡子雷克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施展了一个自己所不擅长的冰系魔法冰尖柱,结果砸到对方身上,蓝光一闪,冰冻作用竟然还没有维持足半秒,虽然不是自己擅长的魔法体系,但再怎么说这也是三阶魔法呀!

“我认输。”

看着气势汹汹的朝自己冲过来的对手,雷克就仿佛看到一头巨龙狰狞着脸蹭蹭的朝自己冲过来,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连忙举手喊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