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决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四章决定

“不会吧……”

听到这最后四个字,我的脸几乎变成一个囧字。 飞

打个比方,如果将整个精灵领地当成为一个圆,精灵王城在圆心位置,而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撑死也就是这个圆往里面一点点,关键问题是这个圆,也就是精灵领地究竟有多大?这恐怕就连精灵族也说不清楚,反正我觉得应该不会比一个国小。

“那个,请问老人家,从这里走到精灵王城,大概要花上多少时间?”在心里将摆放着茶杯甜点的桌子干净利落的一掀,发泄完毕,我接着询问着说道。

“一个多月,咳咳……”

脸上的神经猛地一抽。

“如果是精灵战士全奔跑的话……”似乎还担心我受到的打击不够,莱曼复又追加了一击。

吼吼,看我的桌子十连掀。

“那三千多名精灵平民的话,岂不是……”

“不错,起码要半年的时间。”

“……”

老实说,我觉得就算躺在床上玩只有一个卡片且卡片上只有一个游戏坦克大战一代的手柄时灵时不灵的红白机,电视机也是电路老化到必须每隔一分钟就得用手刀攻击机箱顶部才能重新显示画面的黑白电视机,就这样家里蹲的玩上个半年,也比莱曼长老的请求更有意义,至少在玩腻的时候我还能用游戏里面的第三选项自制地形玩绘画……

“放心吧,并不需要直接走回精灵王城,只要找到传送站就能传送回去了。”老人成精的莱曼看见我脸上变幻的表情,哪会猜不出我在想什么。

原来是这样,我怎么就忘记了呢?冒险者联盟每个历练地都有传送点,在魔法研究方面比我们更胜一筹的精灵族怎么可能没有呢。一时给莱曼长老地话吓愣了,我竟然没想到这个要点。

“原来是这样,那请问离我们最近的传送点有多远?”

“大概两天的路程。”

莱曼长老笑呵呵的应道,看着我目光似乎带着点老人的恶作剧意味。

“两天吗?没问题,这个我可以作担保。”听到这里,我松了一口气,立刻拍着胸膛保证道。

“可惜我在前几天派人查探,发现离我们最近的传送站已经被黑暗流浪者破坏了。所以只能到下一个传送点,据我所知,以我们的度,要走到最近的下一个传送需要一个多月地时间,所以才如此需要你们的帮助。”

“……”

果然还有陷阱,想想也是,既然是莱曼长老的郑重请求,又怎么可能会那么简单呢?如果只有两天路程的话。只消让那一百多位精灵战士探好路就行了,根本就用不着拜托我们冒险者。

最后,我认真考虑了一会,还是决定先和其他人商量一下再说,虽然我们这次的任务的确是为了支援保护精灵一族。但是要花上一个多月保护三千多名精灵迁移,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别说是其他冒险者,即使是我也不想做。

撇开了这个话题,我和莱曼长老又聊了许久。在这个渊博的老人口,我知道了凯恩书里面所没有地关于精灵族的东西,直到太阳下山,看到老人疲惫的眼神,我猛地惊醒——他现在刚刚大病初愈,现在应该让他好好休息才对,有什么话以后在聊也不迟,想到这里。我向老人告了辞,带着三无公主轻轻离开了小屋,让我意外的是出到外面以后,夕阳下,门口旁边正有一道倩影靠在墙上,双手被在身后,抬起头默默的观望着天边金灿地晚霞,从侧面看上去。少女的脸部轮廓和身材显得十分完美。

听到开门声。她立刻回过头,面容让我大吃一惊。竟然就是那个叫贝雅的精灵小丫头。

那双秀气的美目依然带着怒气,她看着我,咬了咬牙,好一会似乎才鼓起勇气开口。

“卑……人类,莱曼爷爷和你说了些什么?”

虽然不大想搭理这个傲慢无知地小丫头,但是看在莱曼长老的份上,我还是将自己和莱曼的谈话说了出来。

“那……你准备怎么样?”她愣了一会,再次问道。

“我?我可以帮助你们,但是其他冒险者就不知道了,虽然我是负责人,但是也无法强'逼'他们参与。”

我摇了摇头,表示情形并不乐观,正如精灵不喜欢我们人类一样,人类也难以对精灵族产生什么好感,他们参加这次支援行动,大多是因为感到新奇和有趣,其次是冲着黑暗流浪者所化成的七只精英级血肉野兽,或许还有其他的目的,但是我想支援精灵族的目的肯定是被他们排在了最后。

“请你们务必帮帮这些村民,如果是因为今天下午我地关系,我可以……可以向你们道歉。”

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以后,贝雅将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血丝从她那倔强的抿着的嘴唇间渗出,拳头握得紧紧,全身都在剧烈颤抖着,那双眼睛里更是充满了屈辱和委屈,但她还是抬起头,坚定的看向我。

“……”

说实话,我很惊讶,现在的她和今天下午那个她简直判若两人,若不是那眉目间依然透'露'出来的对我,准确来说,应该是对我们人类地厌恶,我几乎以为她是别人假冒地。

你不是说就算死,也不需要我们的帮助吗?——虽然很想这样问问她,但是好歹我还是忍住没有开口,以她地'性'格能说出刚刚那番话出来,恐怕已经是最大限度了,若是再刺激她的话,难保不会崩溃黑化。

“好吧,我尽力而为。”

点点头说完以后。我头也不会的走了,我想她现在需要一些时间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谢谢你,人类,虽然你们依然很讨厌。”

背后传来贝雅喃喃自语的声音,顿时让我哭笑不得,估计她以为我听不到才这样说的吧。

回到广场,看到地情形让我大跌眼睛,这帮混蛋竟然还在公款吃喝。听了我的告诫,食物到是没吃多少,但是被他们喝光的酒瓶却'乱'扔了一地,看看送酒的精灵mm,俏脸都有些发白了,我想若不是顾及莱曼长老的吩咐,要好好招待我们,估计她们早就拿扫帚将我们赶出村子去了。

“嘻嘻……坏蛋。你回来啦。”

最先发现我出现的还是那只小狐狸,真诡异,明明我是从她后面走过来的,她怎么就能第一个发现我呢?难道说我终于遇到敌手了?终于遇到了一个第七感仅低于我一个境界的恐怖女人了?

此时,她回过头。绝美俏脸上地酡红比我走的时候红了不知多少倍,那双秋水'迷'离的美眸更是仿佛能滴出水来一般,款款向我走来,她的脚步就像刚刚学会走路的狐狸幼崽。堂堂冒险者竟然出现这种情况,很明显,这只小狐狸现在已经不是一般的醉。

我将目光放到她身边的队友,白头发的酷哥白狼身上,他无奈地苦笑一声,摊摊手,表示自己也没办法,都忘了。这个貌似无情刀客的酷大叔其实本质是个m,又怎么可能阻止得了有向超s方向发展的小狐狸呢,不被她灌酒点蜡烛就是修了十辈子的善人了。

“坏蛋,看哪里呢,怎么,难道我不好看?”

大概是见我眼珠'乱'转,就是不看她,小狐狸有点生气了。鼓着脸颊。摇摇晃晃的向我走过来,就在这时。她那蹒跚地步伐突然一个交错,身子顿时失去了平衡,直直的倒了下去。如果我不伸出援手的话,她的下场就会和天然呆状态全开地三无公主一样,华丽的扑街,然后和大地一起合奏出非常干脆响亮的碰撞声。

下意识,我弯腰搂住了她。却不防一抹温湿柔软的物体从脸颊上擦过,顿时让我有一种触电感觉,毫无疑问,自己刚刚感受到的,应该是小狐狸那诱人之极的红唇,搂着她香软的小腰,闻着那仿佛能从全身三百六十个'毛'孔渗入的体香,我干咽了一口口水,突然发现,这只小狐狸地美丽和妖娆就如同罂粟花一样,越是接触久了,就越能感受到比她那表'露'于外的妩媚更让人心动的内媚,进而产生一种想法——这只小狐狸现在所散发出来的妩媚和妖娆,仅仅是她真正风情的百分之一不到,就好像她在有意的抑制住自己的魅力一样,我曾不止一次想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若是有一天这只小狐狸地媚力全开,那将祸国殃民到什么程度呢?恐怕就是苏妲己也不过如此吧。

“嘻嘻……说,刚刚为什么不看我。”

被我搂着小腰以后,这只小狐狸憨态十足地笑着,两只柔若无骨的手臂如同蛇一般缠了上来,那毫无一丝赘肉地弹'性'滑腻小腰,让我有一种不知道该手放到何处的不知所措感,抱过来也不是,推开又稍微有那么点遗憾,一愣神之间,这只小狐狸竟然自投罗,自动缠了过来,若即若离的将下巴压在我肩膀上,微湿的玉颈上那浓烈的酒香和淡淡的汗香混杂在一起的诱人香味,让人欲罢不能。

“你到是说呀,坏蛋,我究竟哪里不好了。”轻轻咬着我的耳朵,小狐狸不甘心的在我怀里扭动着自己的娇躯,干净利落的施展出了对所有雄'性'的必杀一击。

正当我心怦怦直跳,要抵挡不住诱'惑'的时候,突然想起身后还有三无公主这个小间谍,顿时吓得清醒过来,浑身凉汗嗖嗖——自己已经有了那么多梦寐以求的好妻子,可不能再犯阶级错误了,想到这里,我艰难的将小狐狸香软的躯体推开几分,堪堪抵挡住了诱'惑',心里也不禁暗自纳闷,这只小狐狸平时表现出来的警惕心比真正的狐狸还要强上三分,怎么今个对自己就不设防起来了。就不怕第二天一大早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为人'妇'了吗?

都是喝酒闯的祸呀。

小狐狸缠得紧,我也不太好用力推开,正在为难地时候,后面的三无公主突然上前一步,漠无表情的递给小狐狸一瓶酒,一手紧紧缠着我,另一只手接过酒瓶,她潇洒的拇指一曲。一弹,密封的瓶盖顿时被打开,汗,如此熟练的开瓶技巧我也仅仅在卡夏身上见过,看来这只小狐狸还真是个资深酒民呀。

在我狂汗之,小狐狸将鼻子放到瓶口嗅了一会,谨慎的确定无毒,并且酒香宜人以后。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然后碰地一声,酒瓶落地,整个娇躯像泥鳅似地从我身上瘫软滑落,趴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是我‘特制’的酒。”

回过头。不待我开口询问,三无公主便开口答道。

“特制……?”

不知为何,听到这两个字,尤其是从三无公主口说出这两个字。我突然就不由自主的发冷,极度不愿意再次回想起的事情重新浮现在脑海,就是带着莎尔娜姐姐回鲁高音的家,三无公主和莎尔娜姐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不是也拿出了一道“特制”的汤吗?自那次以后,凡是和三无公主“特制”的物品牵扯上关系地,我都会敬而远之。

总而言之,三无公主vs小狐狸。第一场,三无公主完胜。

将醉倒过去的小狐狸安排好以后,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倒了杯朗姆酒润润嗓子,然后站起来拍拍手掌,顿时吸引住了众人的注意力。

“诸位,请先停下来,我有些事情要和大家商量一下。”

“吴……吴凡老大。有……有什么话……尽管吩……吩咐。我库特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一旁带着六分醉意的野蛮人库特立刻表态,将自己地胸膛拍得砰砰作响,事实证明,朗姆酒的属'性'是:热血+10,鲁莽+15,智商-100……

在库特的带领下,一些喝高了的酒鬼纷纷表态,只有那些轻啜慢饮着地冒险者,依然不紧不慢的把玩着手的杯子,将冷静而好奇的目光集在我身上。

扫视了众人一眼,我缓缓开口:“刚刚莱曼长老拜托我一件事情,在说出来之前,我想先问问,不知道大家对精灵村落的现状有何看法?”

听我这么一说,一些脑子转得快的冒险者愣了一会,立刻便若有所思的低下头,我能从莱曼长老的提示猜出他地请求,这些冒险者没理由想不到。

“我……我先说,这个村子的朗姆酒味道……味道不错。”

还是库特这酒鬼,举起手,喷着口气大声说道,然后仿佛自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两手叉着腰夸张的哇哈哈大笑起来,下一刻便被我偷偷一脚扫到桌子底下,睡你的大觉去吧。

看了众人一眼,发现大多冒险者心里已经有了底,即使是一些脑子没转过来的,在一旁队友的窃窃私语下也'露'出了然的神情。

“看来大家已经猜出来了,那么我就明说好了,这个精灵村落已经遭受了2次攻击,剩下地战士已经再也无法承受第三次攻击了,所以莱曼长老决定将整个村子迁移,并拜托我们一路护送,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

“大人,请问要护送到哪里,需要多少时间?”

一个神'色'冷峻地刺客站起来问道,我赞叹的看了他一眼,传说哥哇,一下子就抓住了要点。

“到精灵王城,可能要一个多月左右。”

“哗——”

我地话顿时在70多个冒险者里面炸开了锅,他们纷纷'露'出凝重神'色',开始和队友商量起来,不过看众人脸上不大乐意的神'色',我估计情况并不乐观。

几十个人护送几千平民,难度可想而知,而且几千人目标大,极容易成为怪物的目标,危险不说,要是答应下来却有没保护好的话,也不免会落了自己的威风。而我这边,开始的时候只说过这次行动冒险者有义务帮助精灵族干掉来袭的小矮人,却并未将护送也划分进去,所以即使是我现在也无法用自己或者是联盟的威信去命令他们,简单来说,这个护送任务,就好像rpg里地分支任务,可做可不做。而且难度大,无奖励,不是热血莽汉的话都会三思而后行。

这次行动是以小组为单位,而这里面包括库特和马科斯所带领的两个小组七十多名冒险者,所以讨论自然也分成了两边,一个库特小组,一个马科斯小组,冷眼旁观的看了这些冒险者一眼。我闭上眼睛,等待着他们的最终答复。

“吴凡大人,我代表整个小组宣布决定,我们决定跟随大人的脚步,大人加入的话。我们便加入。”

不一会儿,窃窃私语的人群里传来一道坚定地声音,我睁开眼睛一看,说话的正式库特的队友。一个叫艾扎克马斯的年巫师。

“谢谢你们,联盟不会忘记你们的付出。”

我笑着朝他点了点头,库特小组的加入在我意料之,因为这个小组包括了我在库拉斯特的所有熟悉的冒险者,菲尼克斯,'露'西亚小队,还有库特地小队,他们肯定会支持我。如果在这样的优势下还遭到拒绝,那我就真的要伤心了。

“你们呢?”

我将目光落到马科斯小组身上,比起库特,马科斯这个组长在小组里的威望明显没有那么高,因此他们现在还在相互争论,谁也不服谁,要拿下决定看来不是那么容易。

“停,大家先安静下来。第十二小组的所有小队队长站出来表决。少数服从多数。”

眼见他们争论不休,要是继续下去地话。就算讨论到明天也未必能得出结论,我立刻比一个暂停的手势然后快刀斩'乱'麻的说道。

这大概也是最方便最快捷的办法了,相视一眼,第十二小组包括马科斯在内地七个队长站了出来,首先开口的是那两个佣兵小队的队长,他们的实力远不如转职者小队,所以明智的选择了弃权,让剩下的五个转职者小队投票决定。

首先站出来的是位于最左边的一个刺客职业地小队长。

“我们小队反对加入这次行动,我们想多杀几个黑暗流浪者,多爆几件装备增强自己的实力。”

他有些抱歉,却坚定的这样说道,一番话立刻便引起了其他冒险者的共鸣,在场的哪个不想多爆些装备呀,现在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正所谓无利不早起,冒险者不是圣人,吃力不讨好的活谁乐意做,所以我无法怪责这个队长无情。

第一个小队长退下以后,他旁边的亚马逊小队长接着站了除来。

“我们小队同意加入这次行动,因为……”说到这里,她卖了个关子,眨了眨眼睛'露'出'性'感地笑容。

“因为我发现,这些精灵还是蛮可爱地。”

“哈哈……”

和她熟识的一些冒险者顿时笑了起来,有几个胆大地还凑上去问她是不是被哪个精灵小帅哥给'迷'上了,然后被脾气火爆的亚马逊队长一阵长枪'乱'捅,差点给爆了菊。

接着第三个小队长站出来,宣布了他们小队的决定——同意。而第四个小队则是表示反对,2票对2票的情况下,众人将目光集到最后一个人——小队长的同时身兼小组长的马科斯身,到了最后,果然还是要他来决定呀。

感受到众人犀利的目光,马科斯'摸'了'摸'自己的寸发,抬起头,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我并不想加入这次行动,因为我讨厌精灵,或许这里的老一辈冒险者会有所耳闻,在我的队伍刚来库拉斯特没多久的时候,那时的我们对这里还不熟悉,一个不小心就闯入了精灵族的领地,结果和里面的精灵一言不合,最后打了起来,我们小队当然不可能是整个村落的精灵战士的对手,所以很快就战败下来,被屈辱的捆绑这驱逐出去,从那以后,我就十分憎恶精灵族,并发誓要报回这个仇,所以……”

说到最后,马科斯的声音低了下来,紧握着拳头渗出了鲜红的血'液'。

气氛顿时一阵沉默,任一个冒险者也能从他的话里听到那深深的愤怒,难怪他一开始的时候会那么激烈的挑动精灵,原来还有那么一则故事在里面,我叹了一口气,看来马科斯小组是无望了。

然而就在这时,马科斯深呼吸口气,重新抬起头来:“所以,我考虑在一会之后,还是决定加入。”

“……”

满意的看着众人惊愕的眼神,马科斯轻笑一声。

“我想过了,这个村落又不是曾经屈辱我的那个,怎么能混为一谈呢,我们人类不是也有好人和恶人之分吗?该报的仇我还是会报,但是不能因此迁怒到其他精灵身上,最重要的是……”他无奈的看了遍地空空如也的朗姆酒瓶一眼。

“吃了人家的,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总觉得太说不过去了。”

“好样的,马科斯!!”

众冒险者愣了一会之后,纷纷反应过来,由衷佩服的拍着马科斯的肩膀说道,冒险者是高傲的,如果换做是他们曾经受到如此的屈辱,他们能像马科斯一样那么公正和宽容的去面对吗?答案,或许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于是,三比二,投票通过,马科斯小组也加入了这次行动,这样一来,两个小队和包括我在内79名冒险者,加上剩余的125名精灵士兵,共计204名冒险者,这个数字多少让我有了一丝把握,只要不是那么倒霉遇上大群的怪物,要保护3000多名精灵平民迁移似乎也并不困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