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前因后果,大恶魔巴罗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三章前因后果,大恶魔巴罗格

无论我怎么说,这只小狐狸就是不同意,干脆就赌气的说你去的话那我也一起去,让我头疼之余,也不禁有些感动,她明明如此肯定我是一去无回,却依然能说出这番话来,纵使是赌气说出来的,也足够让我感动了。 飞

正好,当我准备用暴力将这只小狐狸弄走的时候,下面来了几个冒险者,我一看,是白狼他们。

“不是让你们离开这里吗?”我皱起了眉头。

“没有找到'露'西亚,我们怎么有脸回去?”白狼看到我一旁的小狐狸,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你们来的正好,给我把这只小狐狸给带走,别让她再到处'乱'跑了。”我松一口气,突然从后面提着小狐狸的领子,将她一个猝不及防提到了半空。

“坏蛋,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冷不防被我抓个正着的小狐狸,像受惊的小猫似的在半空挣扎着,一双美目狠狠瞪着我,当然,以她区区一个刺客的力量,当然不可能从我这个堪比野蛮人的手挣脱。

“抓稳了。”

白狼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的举动,在我大喝一声,下意识的和圣骑士马拉格比一人抓住小狐狸一只胳膊。

“无论小狐狸怎么说,千万不要放手,带她离开这里,如果你还想要她活命的话。”

怕白狼大叔这个m抵抗不了小狐狸的s属'性',我郑重其事的对他说道,果然,一听到关及小狐狸的生命,白狼和马拉格比脸'色'一凛,抓着她的手更紧了几分。

“你们这两个笨蛋,快点放我下来。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眼看自己被交到白狼和马拉格比手上,'露'西亚神'色'一喜,也就这坏蛋才老和我作对,不听我地话,难道白狼和马拉格比还能违抗我的命令?不过,她显然失算了,大概是我在之前和他们说过的一番话,再加上事关小狐狸的生命。所以两人被小狐狸一吼,下意识的力道一松,但是紧接着却抓得更紧了。

“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难道你们要让坏蛋一个人去送死,你们这些懦夫,蠢材……”

'露'西亚顿时气得鼻子冒火,平时从来不敢违抗自己命令的这两个人,是怎么了,怎么不听自己的话了。难道是被那个坏蛋给洗脑了?

“大人,我……”

听到'露'西亚的怒骂声,白狼愣愣地看着我。

“你是想说和我一起去?省省吧,这次的行动负责人是我,我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想一起去的话,先向联盟那边申请成为负责人再说吧。”不待他说完,我冷冷的打断道。

“快点走,这是命令。如果你们还当我是负责人,还当我是朋友的话。”我咬了咬牙坚决的说道。

“……”

白狼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德鲁伊,从对方地眼,他看到了一种将生死度之于外的决绝,他突然鼻子一酸,心里有一种什么东西涌了出来,或许,他不是最合格的负责人。但他却是最好的负责人,能和这样的人并肩作战,死而无悔。

但是,自己是在是太弱了啊。

抓着'露'西亚,白狼突然笔直庄重地鞠了一躬。

“凡大人,您一定要多保重。”

库克和马拉格比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纷纷红着眼睛,和白狼一样。行了最高的礼仪。

这样就好了。默默看着四人离去的身影,我突然一笑。骑着小雪缓缓向深处行去,小幽灵也睡着了,看来,只能靠我们了,我拍了拍小雪的脑袋,它低低地嘶吼了一声,从心灵里面传过来温暖的信息。

“懦夫,你们这些懦夫,放开我,坏蛋,你不要死,你死了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途,'露'西亚依然不断挣扎着,晶莹的泪水从脸上滑落,连声音也带了几分嘶哑,一旁的白狼和马拉格比时不时的轻叹一声。

如果敌人太强大,那么凡大人一个人去的话,或许还能凭着鬼狼王的度逃走,如果连鬼狼王地度也无法摆脱敌人,那自己四个去了也只能成为累赘,以'露'西亚的聪明,应该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关心则'乱'啊。

“坏蛋,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所以,请不要死啊。”

最后,'露'西亚终于放弃了挣扎,全身瘫软的由着白狼和马拉格比抓着,两眼仿佛失去了焦距一般,失神的不断喃喃着。

看到这样的'露'西亚,三个大男人苦涩的对视一眼,仿佛作出了什么决定,拐了个弯,朝另外一条小道走去。

前路变得荒芜起来,越往山上走,土地则是越发贫瘠,那泥土甚至充斥着一股焦黑地颜'色',淡淡地死亡之气笼罩着整个山头,地上一节节巨大的衰败树枝,轻轻一碰,便松脆地裂了开来,枯死的野草满地都是,骸骨森森的动物尸骸散布其,还有那充斥着恶臭黑水,浮散着鱼儿尸体的小溪,一切都在说明,这里原本是青山绿水,鸟兽齐鸣之地,只是在那强烈的邪恶气势笼罩下,早已经变成了一片死亡之地。

敌人毫无顾忌的散发出自己猖獗的气势,似视整个第一世界的强者为无物,每往心前进一步,压力就似大了几分,漫漫的前路,给人的感觉好像对方的气势没有尽头一样,那股冲天的暴戾邪恶,甚至让山顶上空笼罩上了一层黑'色'的乌云,传说只有在地狱里才会出现的黑'色'闪电,正在那片乌云里闪现,发出如厉鬼一般的吼鸣。

这等声势,恐怕就是大魔神巴尔的投影也不会有吧,到这里,我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哪怕对面的是巴尔的正体,我现在也不能退却。否则,我以后将笼罩在那几十名惨死地兄弟无穷无尽的噩梦之。

当上到山头的一刹那,整个空间的的邪恶气息已经浓烈的道几近凝成实质,周围笼罩着一层让人极度不舒服的朦胧灰'色'雾气,自地面萦绕到黑'色'的云层里,一股炙热地邪恶巨浪迎面扑来。在火焰抗'性'达到70以上的状态下,我的生命也在一瞬间去了十多点。

但是,我已经无暇去看着点微不足道的瞬时,这一刻,我的心神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慑,体内的热血沸腾澎湃,拼命的往头上涌去,大脑嗡嗡地作响。仿佛瞬间鼓胀了好几倍,一口悲血自嘴角边缓缓流出。

在山顶的一片平地上,几十具尸体罗列其,他们或站立,或斜倾。或半倒,保持不一的挣扎姿势,像石雕一般被摆在我面前,这些僵硬的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脸上扭曲地表情,还有保持着的动作,都深深的透'露'出了一股愤怒,恐惧,悔恨,无力的感情,淡淡地黑'色''迷'雾笼罩着他们,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容。一个个扭曲的动作,在'迷'雾若隐若现,被无限的放大,看起来就好像是在冥河里无力挣扎着的罪人。

“怎么样?我的艺术杰作。”

在这一具具尸体环绕的心,一块十多米高的巨石上,嗡嗡地沙哑声,恍如从那九幽地狱里传出来的一样,带着一股充斥着霸气的邪恶气势响彻在我耳边。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仿佛对自己的“艺术作”很是满意。

到这里,我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大概是物极必反吧,用着毫不带一丝感情,彷如看着死物一般都没目光,抬起头,向巨石上面的敌人看去。

“很好。”

从我嘴里吐出两个字,这种冰冷带极点的声音,就连我自己也微微感到惊讶。

“只是,还缺少一点东西。”

“哦,还缺少什么?”带着饶有兴趣的意思,雄浑嗡沉地声音再次发出。

“还少你呀。”

我冲着声音微微一笑,我知道,这个笑容一定很冷。

“哈哈,有意思,人类地嘴巴果然厉害。”

伴随着声音主人那犹如实质般的震耳嗡鸣笑声,黑'色'地'迷'雾似也缓缓散了开来。巨石之上,另外一座高大的“红'色'巨石”巨石耸立其上。

那手上的,大腿上的,腹部和胸前的,脖子上的膨胀肌肉,伴随着它的呼吸,仿佛有生命一般微微起伏耸动着,线条明朗而紧绷,再加上那比野蛮人更高大粗壮的个头,让它看起来就像座坚不可摧的小山一般,一身血红'色'的皮肤,似刚刚从血池里爬出,壮实的身体上顶着一个巨大的恶魔脑袋,那一双铜铃大的嗜血眼睛,一对坚硬无比的黑'色'犄角,还有满口尖锐的锋利獠牙,无不透'露'着它的力量和残暴,一双同样是血红'色'的蝙蝠翅膀收在背后,那高拱的翅骨给我一种感觉,若是血翅展开来的话,完全可以将我头顶上的光线尽数挡住。

但是,最令人心惊的,还是它那双嗜血眼睛里所流'露'出来的智慧,有句话形容得好,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化,强大的怪物并不可怕,即使不敌,冒险者依然可以用各种方法逃走,然而,当一个强大的怪物有了不下于人类的智力和经验,那将变得十分恐怖。

“大恶魔——巴罗格。”

当第一眼看到敌人的模样,我的脑海里便不由自主的回忆起凯恩书里面的介绍,然后冷冷吐道,大恶魔——巴罗格,群魔堡垒里的特'色'怪物,诞生于地狱火炉的最深处,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鞭笞和玩弄生命的灵魂,是迪亚波罗的护卫,最忠实的走狗之一。

但是,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巴罗格,因为第一世界的巴罗格,也就是投影,它们绝对不可能表现出这种智慧。

“没错,不过……”巴罗格裂着獠牙一笑,铜铃大的眼睛同时拉扯开来,让它的笑容看起来狰狞无比。

“巴罗格。只是我们这一类的统称,我的名字叫加莫罗,拥有二翼的实力,是迪亚波罗殿下最忠实,也是最信任地仆人。”

二翼的实力?

这一刻,我被深深的震撼了,不同于我们人类的头目、精英、王者(小boss)、魔王,魔神的叫法。天堂和地狱自有一套实力分阶,分别是无翼,准二翼,二翼,准四翼,四翼,虽然叫法不同,但是却也能一一对应。这个叫加莫罗的大恶魔巴罗格,自称是二翼的实力,那岂不是相当于仅次于四大魔王的小boss级实力?这可不是投影boss级,而是真真正正地boss级强者。

恐怕,就是卡夏和法拉一起来了。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能不能逃脱也是个问题,这一刻,我流'露'出来的是深深的无奈。不是对于自己即将的命运,而是无法为数十个死去的兄弟报仇。

“不用担心,虽然我在地狱是二翼的实力,但是现在并不是。”

加莫罗仿佛看出了我的想法,大概是觉得以我这样地实力,根本就无足忧虑,竟然毫不在意的透'露'出这样惊人的消息。

“以我原本的力量,根本没有人能让我穿越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的壁垒。就算是以迪亚波罗殿下地力量也做不到。”

没错,就像上次罗格营地那个沉沦魔一样,卡夏不是说过吗?以安达利尔魔王级的实力,也只能勉强弄过来一只沉沦魔,就算迪亚波罗比安达利尔强许多,也不可能将一个二翼实力的强者传送过来吧,如果能的话,那第一世界早就大'乱'了。

“所以。为了完成任务。我压制了自己地力量,以接近普通巴格罗的实力。被迪亚波罗传送到了这里。”

看到眼前渺小人类一紧一松的表情,加莫罗嘴角流'露'出讽刺的笑容,就算是普通的巴罗格,也有着82级的实力,对这个弱小得仿佛蚂蚁一样的人类来说,以普通的巴罗格实力,再加上自己二翼地战斗经验,对付他依然和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人类啊,果然是会被眼前美好的虚幻所'迷''惑',而看不清事实本质的愚蠢生物。

“人类,你认为以你现在的实力能打败我吗?不错,我的确是感应到了,在这片森林里,有不逊'色'于现在的我,甚至能打败我的存在,但是,绝对不包括你……”

加莫罗的话让我一愣,拳头不知不觉紧紧地握了起来。

为什么?!

“那能给我这个不堪一击地对手说,迪亚波罗给你的任务是什么吗?”

强忍下心头那些悲哀杂'乱'地情绪,自从知道眼前这个原本是二翼的强者巴罗格,现在只有普通的巴罗格的实力以后,自感有与他一战的能力,我现在也不那么着急了。

“我很好奇,这次驱动小矮人袭击精灵族,是你策划的吗?如果是的话,那我只能怀疑你的智商水平了。”

这个加莫罗大概在地狱闷久了,少有同伴能言,所以现在到了第一世界,有了个说话的对象,话也就多了起来,也不恼我对他的讽刺,他侃侃而谈的答道。

“不错,这次袭击精灵族的行动,的确是由我指挥的,不过,这本来就只是作为任务引子,能不能成功完全没有关系,不,应该说,根本不能成功才对,精灵族里隐藏着不少的强者。”

顿了顿,它随意的扇了扇自己硕大的蝙蝠翅膀,那无意间激起的风流,竟然透'露'出一股暗红'色'的邪恶炙浪,大恶魔巴罗格本来就是从地狱火炉深处诞生,它的能力,便是'操'作地狱火焰,同时,也能免疫所有的火焰攻击。

“而这次迪亚波罗殿下交给我的任务,就是寻找一个很有趣的冒险者。”将自己流着火红'色'唾'液'的细长舌头在獠牙上添过,加莫罗最后说道。

“很有趣的冒险者?”

“不错,据迪亚波罗殿下说,他打败安达利尔传送到第一世界的沉沦魔,虽然只是一只小小的沉沦魔,但是作为一个低级的冒险者,实力还是值得钦佩,而后。赫拉迪克一族的封印也被揭开了,据说督瑞尔那个总是喜欢将自己窝藏起来的老女人地投影,藏了数千年,终于也被一个冒险者给翻出来干掉了,迪亚波罗殿下还为此高兴了好几天。”

加莫罗眯着眼睛说道,仿佛迪亚波罗的高兴,就是他自己的高兴,说到安达利尔和督瑞尔两大魔王时。更是没有一丝尊敬,反而满口的讽刺,作为迪亚波罗一系的奴仆,而且有着二翼的实力,他根本无需太看这两个魔王的脸'色',除了那个实力不显,智深若海的贝利尔让他打心底里畏惧之外。

再退一步说,在千年以前四大魔王作'乱'地狱。以下犯上,将自己地主子搞得狼狈不堪,若是加莫罗对这两个魔王还有敬意,那才有鬼呢。

“不过,迪亚波罗很怀疑。这次发掘赫拉迪克一族的封印,并且打败督瑞尔投影的那个冒险者,就是将安达利尔派出去的弱小奴仆干掉的人,这并不是没有依据。在大陆的历史上,上帝总是会垂青个别的人类,将一切的光芒都集到他们地身上,比如说塔拉夏。”

当加莫罗说到塔拉夏的时候,眼睛也不禁流'露'出一丝敬畏的神'色',在几千年以前,就是这个恐怖的人类,带领着法师公会。将包括自己主子在内的三大魔神尽数封印,虽然他是乘着当时四魔王作'乱'叛逆,三魔神实力虚弱地时机,但是作为一个和一出生便强大无比的恶魔相比,先天十分弱小的人类,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就算强如加莫罗也不得不敬佩有加,对强者的尊崇。这是无论人类还是恶魔都会有地心理。

“因此。迪亚波罗殿下派我来,为了不再让你们人类再出现塔拉夏那一般的优秀人物。势必要将那个冒险者抹杀。”

“但是,这和你袭击精灵族有什么关系呢?”

“怎么没有关系?迪亚波罗殿下知道,在那个冒险者打败督瑞尔以后,一定会按照你们人类那死板的规矩,来到库拉斯特历练,别惊讶,我们地狱和你们人类打交道几千年了,正如你们了解我们一样,我们对你们也同样的了解。”

双手抱胸,加莫罗扇动着翅膀,扑腾扑腾的飞了起来,带起的狂风包含了恐怖的黑暗炙焰,吹在我的脸上,既然升起一股仿佛被酸雨洒麻木疼痛,它缓缓地扇动着翅膀从石头上飞了下来,五米多高的巨大躯体,在那长着锋利坚甲的双脚沾地那一刹那,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让我心暗暗生警,这大块头的轻灵,着实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壮实小山般的身体在我面前耸立着,即使我骑在小雪上面,也只是齐到他胸口高而已。加莫罗那恶魔脑袋'露'出了恐怖而恶心的得意笑容,轻轻的指着我说道。

“于是,我便主导了这场对精灵族地袭击战,因为迪亚波罗殿下相信,如果是那名优秀地冒险者的话,那一定会进来参一脚,那些被上帝垂青地人,总是不够安分的。”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我:“然后,在所有的人类冒险者,我发现了你。”

当加莫罗说出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一切已经豁然开朗,原来,这一切的事件,包括这次精灵族被袭击,冒险者联盟的支援,还有六十多名冒险者的牺牲,导火索到头来还是算在我头上,此时,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内心的五般杂陈,竟然突然生出一股“自己是不是灾星,是不是不存在比较好”的阴暗念头。

“我的话已经说完了,说了那么多,那么人类,你也应该告诉我,干掉安达里尔的奴仆,解开赫拉迪克一族的封印并打败督瑞尔投影的,究竟是不是你。”

说这句话的一瞬间,加莫罗身上突然散发出狂暴的黑'色'火焰,以他为心的地面,竟然开始慢慢融化,变成一片黑'色'熔浆,这片黑'色'熔浆迅扩散,刚刚好到小雪的脚底下停了下来,而此时的加莫罗,散发出比之前更威凛上百十倍的气势,展开着那双足有四五米长的翅膀,状若魔王般虚浮在滚烫的熔浆上面。身体的颜'色'逐渐由血红转为暗红,似要与地上地熔浆融为一体。

从小雪身上一跃而下,我拍了拍它的脑袋,小雪虽然强大,但是这场战斗并不是它所能参与的,心一动,其他四只鬼狼被我召唤了回去,而小雪。则是在我的示意下,依依不舍的掉头离开了,暂时不将它召回,说不定到最后还能派上用场呢。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了答案了吗?”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暴躁的气息在血'液'里沸腾着。

“没错,就算你不是那个人,凭着你表现出来的能力,我也要将你抹杀掉。”加莫罗邪恶而残忍的笑了起来。

“不过。我到是很好奇,面对着我,为什么你能一直保持镇定自如,是自信吗?还是不怕死?奇怪,我竟然在你身上闻到了一丝同类地气息。恩,是充满了暴躁和杀戮的气息,你该不会是流着恶魔的血'液'吧。”

加莫罗用那丑陋的恶魔鼻子的空嗅着,然后对已经缓缓开始打开闸口。将体内深处的狂暴基因释放出来的我疑'惑'着问道。

“你的话还真多,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呵呵……”

因体内充斥着地疯狂暴戾,我笑着的脸上带了几分扭曲和狰狞,笑声也变得低沉嘶哑,透'露'出一股择人而噬的狂兽气息。

下一刻,我原本的身形骤然消失,没有任何先兆,没有任何过程。然后,以巨大的血熊姿态出现在加莫罗面前,由原本地不及它一半高,到现在的比它高一半有余,变化是如此的突兀。

全身张扬的这血红'色''毛'发,散发着一股鲜血地味道,疯狂,恣意。渴望。无穷无尽的力量充斥着身体每一寸肌肤,让我产生了主宰一切的强大自信。从嘴里鼻子里喷出来的暴躁气息,打在因为情势剧变而显得有些失神的加莫罗身上,带着最纯粹的杀戮和毁灭的气息,完美的将它刚刚散发出来地炎之死亡气息压制住。

“哈哈,哈哈哈——,真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愣了好一会儿,加莫罗突然展开翅膀,张开自己的双臂,状似疯狂的大笑起来,那疯狂的笑声几十里之外也清晰可闻。

“人类,以你现在的等级和实力,在人类世界应该备受被关注和宠爱吧,没想到,作为培养成人类坚力量,抵抗我们地狱一族侵略的你,身上的气息竟然比一个最纯粹的恶魔还要纯粹,这不是很讽刺吗?”

“备受宠爱吗?”

我地眼睛闪过一道讽刺:“我可经受不起这样地‘宠爱’。”

“哈哈,真是太有趣,请恕我刚刚的失礼,人类,你有资格让我知道名字,告诉我,你地名字叫什么?”

“吴凡,德鲁伊吴凡。”

血熊体内的暴躁之血正在疯狂咆哮着,我已经没有耐心忍受这只啰啰嗦嗦的巴罗格了。

“好吧,吴凡,听听我的建议怎么样?”加莫罗突然开口问道。

“作为你最后的遗言。”

血红'色'的眼睛瞪着他,已经'迷'上了一层黑雾,本能的战斗杀戮意识,正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我的神经,如同恶魔在耳边的咛呢一般,诱'惑'着我向眼前强悍的敌人挥出拳头,痛快的大战一场,果然,没有小幽灵的合体,想要彻底控制这股力量还是有点勉强啊。

“加入我们地狱怎么样?”

“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拼命的压抑着本能,冷冷注视着他,因为他的建议实在太荒唐了,荒唐到让我忍不住想听下去,看看他究竟还能说出什么傻话。

“不,不,我并不是和你开玩笑?”加莫罗竖起自己粗壮尖锐的手指,轻轻的摇了摇。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向迪亚波罗殿下推荐,如果你的潜力让它满意的话,它甚至可以不惜损耗巨大的力量,将你从第一世界直接传回地狱,然后培养成心腹。”说到这里,加莫罗看着我的眼神变得更加疯狂。

“你有着巨大的潜力,恶魔的气息,在你身上竟然是如此的纯粹,比我还要纯粹许多,虽然现在还稚嫩,但是假以时日,一定能轻易超越我,成为魔王级的存在。”

见我默不作声,加莫罗还以为我是心动了,他接着冷声笑道。

“别犹豫了,别看你们人类联合那些鸟人,和我们地狱一族打的有声有'色',就心存侥幸,那只是我们没有倾尽全力而已,一旦三位魔神大人真正统合整个地狱,那将是你们人类灭亡之时,而这个时机,已经不远了,成为恶魔,或者死,你只有这两个选择。”

“是吗?”

我看着这个自我表现**过剩的巴罗格,嘴角勾出一丝残忍的微笑,我已经受够了,不过,忍受了那么久也并不是没有收获,从它的话里,我听出了地狱现在并不平静,或许,里面还存在着能与三魔神和表面上顺从三魔神的四魔王的势力相抗衡的存在。

现在,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好吧,那我加入你们地狱。”

半张着血红'色'的獠牙巨嘴,猩红的舌头在里面'舔'舐着,淡淡蒙上一层代表毁灭气息的黑雾的血红瞳孔,流'露'出疯狂的目光,此时我的表情,应该分为狰狞和恐怖才对。

“就用你的头颅,作为投名状吧。”

这样狞笑着,不待加莫罗反应过来,我已经抡起水缸大的拳头,将他轰落在地,从山坡以下直直拖出了一条长达百米的沟壑,他飞出去的势头才停了下来。

“本来以为,我们还能成为共同侍奉迪亚波罗的同僚,可惜了。”

缓缓的,加莫罗从沟壑里浮了起来,沾在它身上的石头土块刷刷的往下掉,但是下一刻,这些还没来得及掉落到地上的碎石灰尘,统统化为一缕青烟,汽化,在绝对的高温下,完全的汽化。

此时,加莫罗的脸上眼睛蒙上了一层灰黑'色'的气息,一波比一波强烈的气势从它身上散发出来,就好像滔天的巨浪一般,明明眼前从所未见的大浪迎面扑来,原本以为这是最大的浪头了,可是巨浪过后,才发现比刚刚还要来势汹汹的巨浪跟在后头又扑了上来,一波强过一波,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而那带着炙热气息的强劲气势,以加莫罗为心,形成一股实质'性'的气浪,向山坡下面散发出去,从山上俯视下去,山下面周围那仿佛绿'色'毯子一样的无边平地森林,正被这股气浪吹成一个又一个的绿'色'波纹,一直蔓延到几十里开外才淡了下来,可见加莫罗的气势之强劲。

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

不断紧躬着身躯,将自己强大力量爆发出来的加莫罗,在气势达到一个顶点以后,突然从嘴里散发出一阵“嗬嗬嗬”的古怪沉'吟'声,似乎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有像享受着畅快的感觉。

骤然间,他的身体开始缓缓膨胀起来,起先以一个不可察的度,可是很快,就变得明显起来了,那原本扎实的肌肉仿佛气球一般,不断鼓胀着,全身筋骨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而与此同时,一道刺目的暗红'色''液'体从它那暗红'色'的皮肤分泌出来,越来越多,最后将他全身每一处紧紧包裹住。

片刻之后,一只十米多高,全身被一层鲜红欲滴的黑红'色''液'体覆盖的巨大恶魔,出现在了我面前,它身上那层鲜艳的暗红'色''液'体无时无刻不在燃烧和咆哮着,散发出浓烈的毁灭和邪恶的气息,这是地狱熔炉里最深处的极烈熔浆。

加莫罗的真正姿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