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六章判

“不,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加莫罗似乎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双手摁头拼命摇着吼道,就好像面临着一个噩梦般,想打破眼前虚幻的一切,清醒过来。 飞

无怪乎他那么震惊,在所有的境界,疯狂之心也算是最顶级的,而相对应,也是最难以练成的,并不是三两年就可以练成,说起来容易,将意识和战斗本能融合在一起就行了,先不说将这两样东西融合的难度究竟有多高,光是这里面的基础——战斗本能,就是一项磨人的功夫。

因为,就算是天生有着战斗本能的恶魔,也并不代表其战斗本能就可以和意识融合成为疯狂之心,刚刚出生的恶魔的战斗本能,就像一块刚挖出来的粗糙玉石,必须经过不断的加工打磨,才能成为精玉。

比如说加莫罗,他所属的种族巴罗格也算得上是地狱里的高级种族了,而加莫罗更是巴罗格里的佼佼者,这样一只顶尖的大恶魔,也是用了足足数百年的时间,不断经历着死生一悬的战斗,磨练着自己的战斗本能,最终,才锻炼出可怕的战斗本能,然后又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将意识和本能融合在一起,形成现在的疯狂之心。

因此,加莫罗有足够不相信眼前一切的理由,就算对方是鬼才的鬼才,意识和本能能够瞬间融合,但是疯狂之心所需要的本能是那么好锻炼的吗?不经过无数的残酷战斗,根本就无法磨练出来,就像一个天才儿童,即使智商再怎么高,如果连加减乘除都没学的话,又怎么可能学得了高数呢?

作为一个高等恶魔。加莫罗有着不逊'色'于人类的智慧,然而,正是这种智慧,现在让他'迷'茫无比,因为智慧生物里面,多少有些家伙会患上一个通病,他们潜意识的认为自己地种族才是最优秀的,最杰出的。恶魔如此,精灵如此,人类也同样如此。

而加莫罗,正是这样一个人,他认为自己要花上几百年的时间才能练成疯狂之心,那么就算对方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脱离这个大致范畴,这种想法是可笑的。就像一只兔子,花了几年时间的学习适应,终于学会了吃肉,然后为看到刚刚出生没多久的狮子,牙齿长利以后。直接跨过学习阶段就开始了吃肉而吃惊一样——我学了好几年的东西,咋你一下子就会了呀?

其实也不能太过于怪责加莫罗大惊小怪,因为事实上,恶巴罗格一族地确是非常高级的种族。而其天生的战斗本能,更是整个地狱族首屈一指,用兔子来形容他,实在有点委屈,只能说,作为救赎者的存在,某人一开始的出发点实在是太恐怖了。

“可笑,有什么不可能的?”

通过意识。我缓缓的说道,发出来的声音让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和机械所发出来地合成声音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说三无公主的声音只是听不到任何感情,那么我现在的声音,则是已经到让人'毛'刺悚然的地步了。

这时候,我已经逐渐的适应了疯狂之心所带来地震撼,恐怖,真是太恐怖了。仿佛周围一切都变慢了一般。一丝风,一粒尘吹过。都能通过本能控制的身体感观而在我的意识里浮现出来,眼所有的景象都变得清晰无比,清晰得甚至让我产生一种错觉,这周围地一切,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自己,就是这片领域的主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是等闲之事。

现在的我,还不知道,疯狂之心和类似的其他境界,正是形成伪领域的第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完成这一步之后,只要等力量的质和量都达到标准,然后将力量也融入到这股心境里面,就是一个最初级地伪领域。

最初级的伪领域主要有两个功能,第一,提升自己在领域里面的各方面能力;第二,一定程度上限制敌人的能力,而像我现在这种缺乏力量融入的心境之域,只能做到第一步,也就是提升自己,却无法限制对手的能力。

“礼尚往来,现在也尝尝我的厉害吧。”

看到加莫罗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可没那个耐心等到他重新镇定下来,痛打落水狗才是硬道理,这样说着,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

“咝——”

简简单单地一个直拳,没有任何花俏,没有任何的虚势,就这么简单地挥了出去,在点与点之间最短的直线轨迹上划过,如果非要说这一拳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快,非常的快。

这便是发自本能的一拳,为了能击敌人,本能的选择了使用最短的时间,最短的距离,最快的度,达成这一目标,这一刻,我的感觉非常玄妙,似与本能合成了一体,细细的品味着这一拳的精妙,又似分开独立的个体,正以第三者的角度旁观这一拳的震撼,这一种感觉,就像开了超级外挂一样,不但能悠闲自在的看着自己的本能是如何战斗,同时还能代入里面,吸收着技巧和经验。

在这简单的一拳之下,尚处于失神的加莫罗警觉过来,身体用力一侧,但可惜还是太迟了,拳头毫无意外的击在了他的胸膛之上,而落点,正是出拳点和挥拳的直线轨迹上的终点。

度,便意味着力量。

“轰——”

时间仿佛慢了下来,加莫罗那缓缓倒退的动作,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太过吃惊而张大的嘴巴,还有眼睛里不可思议的目光,是如此清晰的在我瞳孔放大着,感觉自己的动作也变得缓慢下来,唯一没有改变的,是思维度。

应该还有机会,看着加莫罗缓缓后退的样子,我下意识的想到。而本能,已经先我一步行动了,纳闷,难道我是那种手脚比脑子快地大老粗?

在这缓慢的世界里头,我的右膝开始缓缓弓起,就像电视上的慢镜头一样,但是还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膝盖顶端正以一个肉眼能擦的度在缓缓'逼'近加莫罗。然后噗的一声,顶在他的下体上。

连击——追加膝击。

虽然第二次攻击因为加莫罗本身已经在后退,度互相抵消之下,受到地攻击力度并不强,但是,那落点就比较……恩,希望他已经有后代了吧。

而下一刻,这个缓慢的世界才像镜子一样破裂开来。刚刚还在慢慢向后飞出去的加莫罗,突然嗖的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若不是看到前面刮起来的一道巨大鸿沟,还在不断的拉向远方,直至拖出几里以外才停下来。我还以为这厮会瞬间移动,闪一下回去安慰他受伤的小弟弟了呢。

看到熔浆逐渐将这条巨大鸿沟填满,我想以后是不是能用这招开辟小河呢?咦?加莫罗怎么还没上来?难道是觉得在熔浆里头暖,不肯起身了?

“轰——”

片刻间。鸿沟……不,现在应该说是熔浆河的尽头,几里以外地地方,突然一声爆炸,加莫罗从里面跳了出来,停留在半空,形象已经不复前几刻的悠闲了,就连被暗红'色'的熔浆覆盖的全身。似也'露'出一些皮肤,不过熔浆正在缓缓重新将其覆盖,看不出,这层熔浆竟然还有如此大的防护作用。

在天地间充斥着火红'色'地空气与熔浆的世界,加莫罗那双熊熊燃烧的眼睛显得格外狰狞,就好像大火的两个猩红灯笼一样,格外显眼,他将锐利地视线扫了过来。看到的却是空空如也。

何为疯狂之心?

就是战斗。战斗再战斗,不知疼痛。不知感情,不知疲倦,直至将敌人毁灭,或者自己灭亡。

所以,我可以让本能一边战斗,意识一边嗑瓜子,但是加莫罗不可以,在刚刚的慌'乱'之,他早已经被踢出了疯狂之心的状态,现在所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战斗经验和技巧,前面也说过,如果在心境上有差距,纵使经验和技巧比对方高深许多,也很难弥补过来,特别是在疯狂之心这种顶级的心境面前。

前后的差别是如此巨大,前几分钟,我还要左右兼顾,一边抵制狂暴力量,一边应付处于疯狂之心地加莫罗,端是狼狈不堪,而现在,我却能一分为二,一边'操'纵战斗一边还能胡思'乱'想,反过来,轮到加莫罗在我的疯狂之心面前苦苦抵挡了。

加莫罗不愧是在地狱里战斗了数万年的超级高手,在发现我消失的一刹那,就已经将目光放到了自己的上空,果然,一个黑点正像炮弹一样,带着呼啸的破空声朝自己砸下来,身上覆盖着一层浓郁的血'色'火焰,看上去就好像一颗流星似的。

快,太快了,加莫罗本能地一闪,眼看就要脱离了“流星”地正面撞击,可是这时,我双手来了一个大鹏展翅,极为无耻的增加了撞击范围,本以为躲过去地加莫罗就这样被我骤然张开的手臂一捞,连惊叫声都没来得及喊出,在空留下一道残影,就这样随着“流星”直直撞击向地面。

“轰——”

自战斗以来最大的一次爆炸出现了,一朵蘑菇云高高的升了起来,甚至连远在精灵王城的冒险者都能感觉到大地微微颤抖了一下。

在这里,身为过来人,我要友情提示诸位,如果没有绝对把握的话,最好还是不要用这招,因为极为容易导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或许是伤敌一千,自损一万才对,这疯狂之心实在是太疯狂了,为了对敌人造最大伤害竟然作出这种攻击……

好吧,我承认,作为疯狂之心的实际拥有者,在意识完全清醒的情况下,的确是因为自己心里有过这样的念头,本能才会做出这种攻击手段,所以说悲剧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果然,功夫什么的……火云邪神什么的……蛤蟆功什么的……好孩子千万不能看……还有奥特曼……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

“呸呸——”

马拉格比从泥土费力地钻出来,从天空落下来的大量泥土,足足将他埋到了几米深处。若不是身为转职者,他早就死翘翘了。

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演唱会永远都是前排票位最贵,但是却还有句话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如果舞台上站着的是芙蓉姐姐,那前排的也只好弄瞎自己的狗眼了,马拉格比现在的样子。就是最好写照。

“库克!!!”

他从滚烫的泥里面钻出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然后四处张望,库克是四人里面地法师,体力最为弱小,马拉格比还真怕他一个不小心出了什么事。

“这里!”

虚弱的声音响起,库克从他脚下钻出自己的脸,抬起头。刚刚好对着马拉格比的裤裆,满脸的郁闷。

“你踩着我的手了。”

“不好意思,他爷爷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太疯狂了吧。”

马拉格比连忙挪开脚。将库克拉了起来,脑海里不禁又想起灾难前看到的一瞬间,那两只怪物地其一只竟然跳上高空,化作一颗流星将另外一只怪物砸下去。这种非蛋疼者不会使用的攻击方式……想想他就觉得鸡皮疙瘩满身跳,这不,就连一向温和有礼的圣骑士也骂了起来。

“'露'西亚和白狼呢?”

库克整理着自己满是皱褶的法师袍,一边问道。

“不知道,'露'西亚似乎被鬼狼王保护起来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至于白狼,以他的实力也不会有事吧。”

果然。马拉格比地话刚刚落音,一道冲天的光柱从土里面爆出,紧接着小雪跳了出来,抖抖身子,又是一只白呼呼'毛'绒绒的雪狼王,跟在它身后出来的是'露'西亚,然后白狼也从另外一个处钻了出来,看着地面上地四个大洞。感觉就像地鼠一样。四人不禁苦笑了起来。

这时,面对着战场的库克脸'色'一滞。嘴巴猛地张大,差点没把下巴给扯掉,怎么了?其他三人疑'惑'的转过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都不约而同的和库克一样张大了嘴巴。

远远的望去,在他们前面视线所及处,一个好几里宽,上百米深巨坑,宛若庞然大物一般出现在他们眼,那原本流溢的岩浆,正顺着坑壁流洛,在巨大的深坑面前,就仿佛涓涓溪流一般,流到坑底,连千分之一都未填满。

“天啊——”

此时,四人嘴里除了不断重复这两个字以外,就再也说不出其他了,而一旁地'露'西亚突然回过头,在小雪身上猛的一顿好'摸',仿佛在确定它究竟是不是幻觉,直到确实感受到小雪的存在,她才松了一口气,那个坏蛋,似乎命还停硬的呢,哼~~

“啪——”

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小雪掌的肉垫一个拍飞了出去,它才不会管'露'西亚是不是美女,自己漂亮的'毛'发,是除了主人以外的人可以'摸'的吗?呃……当然,几个主母也是可以地。

“太'乱'来了,太'乱'来了……”

另一边,雅兰德兰和莱曼看着那个骇人地深坑,也是直叹不已,阿尔托莉亚依然是一丝不苟的严肃样子,那双绿宝石眼睛没有透'露'出任何感情,但是眉头却不自觉地微微皱起。

的确……太'乱'来了。

而此时,深坑地下,我和加莫罗已经再次扭打在一起,十米多高的庞大躯体不断互相挥击,你一拳我一脚,你角顶我一下,我反咬你一口,殷红的鲜血四处飞溅,将周围的岩壁染得通红,让人触目惊心。

从熔浆底下到地面,再扭打到半空,一刻也没有停过,我不能让加莫罗有喘息的机会,然后进入疯狂之心,加莫罗也同样为了不让我的疯狂之心施展开来,而选择了最野蛮最血腥的贴身搏斗,这是最纯粹的力量之间的交锋,**与**的厮杀,谁的力气大,谁地心够狠,谁就是赢家。

“嗷——”

加莫罗头顶上那只尖锐的利角。直接从我的右臂上穿过,殷红的血'液'从角尖滴下,流落到加莫罗的脸上,让他的笑容看起来更加狰狞,纵使是进入了疯狂之心状态,我也不禁痛苦的低吼了一声,眼的暴戾之'色'更浓,反口一咬。然后用力一扯,从他地肩膀下撕下一块十几斤的血肉,吞入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吞下,眼睛'露'出疯狂的得意。

吃疼之下,加莫罗还未作出反击,突然察觉到自己刺入对方右臂的尖角,竟然逐渐失去了知觉。他连忙将角抽了出来,伴随着大量鲜血的喷涌,他发现,角上没入敌人体内的那一部分,竟然足足小了一圈。而对方手臂上喷血的洞口,正在以从所未有地度愈合。

被同化了,自己无坚不摧的利角,竟然在对方的愈合。差点被同化分解掉,成为对方身体的一部分了,这究竟是什么恢复能力,不,根本已经不算是愈合,而是吞噬啊,这究竟是什么怪物?!!

我却不知道加莫罗此刻内心的惊骇,只知道在血熊状态下进食地话。会大大加快愈合能力,提别是像加莫罗这种大恶魔的血肉,更是大补,就是味道恶心了点,乘此机会,我又暴揍了它几顿老拳,连头顶上另外一只角都被我一掌给打折了。

“啊啊啊——”

反应过来的加莫罗近乎疯狂的反扑起来,那副不要命地样子。简直比我现在的疯狂之心还要疯狂。怒吼着,他终于抓住一个破绽。抓着我的手臂用力一抡,竟然将我甩到了几百米的高空。

糟糕,要是他乘此机会发动疯狂之心就糟了,我心一惊,又无可奈何,自己不会飞,现在在半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手动作了,虽然我已经不惧对方的疯狂之心,,但是不说输赢,如果他想逃的话,我是绝对拦不住的。

然而,出乎意料之外地,他并没有发动疯狂之心,而是仰起前胸,看到他这个动作,我顿时明白他想干什么了。

最后一击。

难道他已经失去理智了吗?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这种玩命式的最后一击,极有可能会导致同归于尽,如果是我也就罢了,但是加莫罗可是一个真正的二翼高手,只是被封印了力量而已,他真的舍得和我同归于尽吗?

不过,已经没时间给我去想了,绝不能让这家伙比我多蓄一秒钟的力,否则我必输无疑,因此,几乎在加莫罗仰起胸膛的一瞬间,我也张大嘴巴,将全身的能量集起来。

“轰隆隆——”

天空上地乌云闪烁了剧烈地雷光,整个空间原本充斥着的火红'色'突然像分开两半似地,被两个点吸了过去,然后,在这两个点之间,取而代之地则是更强大的威压,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重力在这里也失去了作用,凌'乱'的碎石,滚烫的熔浆,纷纷的飞散在半空之,仿若世界末日。

七成……八成……

嘴里的黑'色'雷光球已经如水缸一般大小,里面的能量在逐渐失控,但是我依然不敢放松,这时候,谁多蓄哪怕是0.1秒的能量,都有可以决定输赢。

“九成……十成……十一成……”

雷光球又大了一半,而我的身体,也因为无法控制的能量而开始不稳定起来了,仿佛下一刻血熊变身就要失效。

“十二成……十三成……”

已经是极限了,再蓄下去的话,不用拼自己就输了。

下一刻,130%的血熊能量炮从我的嘴里喷薄而出,在天空一划而过的声势和丽姿,就仿佛是威武的雷神挥动着自己手的雷锤用力敲下去一般,似慢,实则已经扭曲了空间,只需不到0.01秒的时间就能击地面。

而与此同时,加莫罗似也忍受不住了,一道五六米粗的暗红'色'火焰柱从他嘴里喷出,迎向我的黑'色'雷光柱。

“嗤嗤——”

两股庞大的能量骤然相交,却似雷声大雨点小一般,并未发生巨大的爆炸,而是互相抵消,幸好是如此。否则方圆百里之内将变成人间地狱。

两股能量相持不下,而我和加莫罗却是不得不再往里面注入能量,谁要是有一刹那的松懈,都将瞬间被对方所灭。

全身的力量都已经被抽空,就连血肉和骨髓,都仿佛已经随之离去,我地意识已经进入了恍惚状态,只有心的一点执念。在支持着我,绝对不能放弃。

而加莫罗,他应该也比我好不了多少,因为我们两个的力量相近,而他受的伤比我还要重,现在,是考验双方意志力的时刻。

说到意志,我真的是在地狱混了数万年的加莫罗的对手吗?不知道。我只知道,哪怕是输,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但是,真地已经坚持不住了。

灵魂和意识。已经逐渐的黯淡,果然,主角光环还是比不上数万年的老怪物呀……

就在我的意识开始泯灭的前一刻,一道水桶粗白'色'能量柱。远远的'射'了过来,虽然和我和加莫罗的能量炮相比,这道白'色'能量柱显得如此娇小柔弱,弱不禁风,但是,它却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轰——”

白'色'能量柱击在了加莫罗地大腿上,已经是穷途末路的加莫罗,在这道他平时根本就不会在乎的能量炮下。失去了平衡,转过头,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想看看究竟是哪个混蛋,竟然在这最后的一刻捣'乱'。

然后,还没等他将头完全转过去,势如破竹地黑'色'能量柱已经将它笼罩。

又是一声剧烈的爆炸,只是大概能量已经被加莫罗抵消了不少。所以这次爆炸并没有超过上次。只是在巨坑里再添了一个巨坑而已。

而我忍受不住,从血熊状态打回原形。而这时,白光一闪,竟然升级了,身体又涌出了用不完的力气。

还没等我高兴起来,因爆炸而掀起的气流,再次将还在半空地我高高掀起,往下看去,那个巨坑也变成了一个碗口大的黑点。

靠,我该不会成为第一个高空坠落而亡的冒险者吧。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股暴戾阴寒的能量突然从下面窜起,停留在我的前面,是一个黑'色'的能量球。

“人类,干的不错,但是别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如果你能活到那时,就让我们在地狱里好好再较量一下吧,我会让你看看,我真正地力量。”黑'色'光球里传来加莫罗的声音。

果然,我就怀疑为什么加莫罗要选择同归于尽的方式,原来他根本就死不了呀。

这样说完以后,黑球徐徐升高,而在它上方的空间,突然'荡'漾起了一波皱褶,似要将它吸入里面。

难道就这样让他走了,几十个兄弟的仇就这样算了?

呆呆的看着黑球逐渐靠近那空间波纹,我的脑海里充斥着了巨大的愤怒和无力感。

“不!不能就这样算了!!”

脑子嗡嗡地一声,恍然间,我地意识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状态,仿佛受着什么冥冥地'操'纵似的,我一手指着那个黑'色'能量球,目光如水,无喜无怒,如果此时有人看到我的眼睛,肯定会惊叫起来,因为那一对黑'色'的瞳孔外面,竟然浮起了一圈金'色'的轮光。

“我宣判,加莫罗,你在佣兵身上所享受到的痛苦,将全部加诸于你的身上。”

然后,代表着加莫罗灵魂的黑'色'光球,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以后,来了个大爆。

这一切,都是在上千米的高空发生,谁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冒险者,白狼四人,迪亚波罗,甚至是始作俑者的我,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雅兰德兰的窥探魔法,也早在前一刻前莫名失去了效果。

可怜的加莫罗,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人间蒸发。

从恍惚回过神来,却发现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还没等我搞清楚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却突然发现身体已经开始高的下坠。

靠,这次真的要摔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