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老人加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章老人加仑

这段时间,随着莎拉和维拉丝转职的迫近,自己最担心的问题,就是转职后,莎拉和维拉丝她们的安全了,小幽灵还好,有什么危险可以立刻跑回项链里,三无公主则是主要是照顾我的饮食,只要带她在安全的地方升级就行了。 飞

可是维拉丝和莎拉不同,她们以后,可是真正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小佣兵,不能说哪次历练有危险就不带上她们,非要说来,哪次历练能完全没有危险?

就算是强如我也不敢保证,而且像自己这种套了主角劳碌命光环的人,遇到的危险总是会比普通冒险者多得多,难道让我将莎拉和维拉丝一直放在安全的地方当摆设?先不说她们会不会答应,这样做的话,她们辛辛苦苦为我转职,想和我在一起战斗的心意,好像也变得没意义了吧。

如今有了这个灵魂链锁,虽不敢说能完全保证她们的安全,但是至少能力提升不止一星半点,安全上得到了很大保障,而且最令我看重的,还是那个共享物品的属'性',bug剑我不敢奢望,自己什么时候能拿起还是一回事呢。

但是,bug护身护总是可以吧,+7技能牛b吧,+400%经验更是可以大大缩短她们跟上我的等级所需要的时间,当然,前提是我不再升级,恩恩,即使有bug护身符,她们想升到这个级数,也需要个两三年吧,在这段时间,我就乘机好好休整一下吧。

灵魂链锁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提升了维拉丝和莎拉她们的安全'性',不过,在普遍意义上。最变态的并不是提升几个人的安全'性',而是一大群人,可想而知,如果我的属'性'能力和装备够强悍,再加上bug小护身符的加成,灵魂链锁将比任何光环、呐喊和灵气之类地增幅技能都要bt,而且没有时限'性'和距离'性',可以再和增幅技能叠加。那时候,我培养出来的将是一个实力恐怖的小队,大队,甚至是军团。

不过,灵魂链锁并不是可以无数量限制的和其他人签订的,这一点说明上写的清清楚楚,如果和过多人签订,特别是和弱自己太多的人签订。被分流过多的力量,那自己地力量甚至是等级和境界,都将会大幅度下降,要不然我和整个大陆的人类都签了契约,那这场和地狱之间的战争也就没什么悬念了。

现阶段而言。我不必考虑那么长远,和莎拉几个对我来说重要的人签了就是了,就这么几个应该不会超过限制的数量范围,而且随着我的等级实力的提升。能签订的数量也会增加,这些都是以后地事情,以后再说吧。

左思右想,将原本的计划改了又改,我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这个技能,才真正意义上算是逆天技能呀,而且对我来说。比那个金手指啊审判啊什么的技能,恐怕还要实在。

不过,想想也有些牙根发痒呀,咱虎目含泪的变身野兽和加莫罗拼个你死我活,好不容易升到三十级,掌握了逆天地技能,可是你瞧瞧,小幽灵这小不点。整天吃吃喝喝睡睡的。竟然也能进阶,虽然对她对我来说都是好事。不过也未免让人感叹上帝这老家伙太重女轻男吧。

这种吃钻石提升阶位的方法,实在是太诱人了,以至于有了小幽灵这个实例以后,我……

左看右看没人,我做贼心虚的悄然掏出一块碎裂地蓝宝石,摇了摇头,将红宝石绿宝石紫宝石钻石甚至骷髅,也各拿出了一枚。

该试试哪样好呢,小幽灵的先例是钻石,照理来说应该先试钻石才对,不过在我看来,吃钻石的话职业无非就是变成神圣xxx什么的,没什么挑战'性',吃红宝石吧,应该会变成红莲xxx什么的,绿宝石的话则是绿帽xxx……打住,这个pass,算了,干脆一起吃吧,主角就应该拿出点主角的气魄。

于是,我随意先挑起一块钻石,塞入自己的嘴里,喀拉一声……

小幽灵在外面不知道捣鼓着什么,一会儿,两手提着一个热腾腾地铁锅,用肩膀将门撞了开来。

“小凡,你的脸是怎么了?”

将锅子放到桌上,小幽灵拍拍手掌,心满意足的'露'出笑容,回过头,却看到我的右脸颊高高鼓起,红肿了起来,不由很是好奇。

“么死米,牙子憋了了以……”(没什么,牙齿崩了而已)

“你这笨蛋,总是喜欢干一些异想天开的傻事。”

不明所以的小幽灵,进入人妻模式的将锅里热腾的肉粥勺到碗里,呼呼地吹了吹,然后递到我手里。

无法辩驳,我真地无法辩驳……

“对了,小家伙,我现在是在哪里呀?”

小心的喝着热粥,感觉空空如也地胃里终于暖和了过来,我才有心思问这个本该一早就问的问题,这个精致的小木屋,总不可能是小幽灵自己亲手搭建起来的吧。

小家伙嗔怪的看了我一眼,似乎觉得我这个问题实在是问的太晚了。

“这是一个隐居在这里的老德鲁伊爷爷的房间。”

她一边自己也勺了一碗热粥,也不用调羹,将碗往嘴里一倒,喝的稀里哗啦的,喝完以后,嘴角上还粘着了不少,不过美女就是美女,如此粗鲁的喝法,到了小幽灵身上,却更添几分娇憨和可爱。

一口气和完,她再次将魔手伸向锅子,汗,我觉得要是按照自己现在这个喝法,等喝完这碗以后,整个锅也就见底了。

于是,两人不再说话,一场激烈的食物争夺战正式拉开。

本来按道理、按推论、按事物的规律'性'发展,无论是按什么来说,我的嘴巴比小幽灵大。单位流量自然也就比她多,胃也绝对比她大,这样一来容量方面也是稳胜无疑,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在我喝第三碗的时候,小幽灵就已经将剩下的五分之四全部喝光呢?

“好了,小家伙。快点过来吧,真不知道你的胃究竟是什么做成地。”

我一把拉住伸出粉嫩小舌,还想将锅底里残渣添干净的小幽灵,用手巾细细的将她嘴角甚至脸颊上的饭粒擦掉,这时的她总是像小孩子似的,笑眯眯的抿着小嘴任由我擦拭,看着我,银'色'的眼眸一闪一闪。明媚之极。

“好了,说清楚一点,我们现在究竟在哪里,你是怎么样找到这里地?”擦完以后,我用手在那弹'性'极佳的脸颊上宠溺的一捏。先收回点利息。

“这个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小幽灵舒服的蜷在我怀里,眯着眼睛困扰的说道。

“当时落到地上以后,小雪赶了过来。我只是让它找个有人烟的地方,然后小雪兜了几个小时,就找到了这里,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只知道附近似乎只有那个老爷爷一个人住。”

哦?一个人独居的老爷爷那么神秘?要知道森林里危机重重,没点真本事,想要一个人住那无疑是白日做梦。

“那我到是真想见识一下这个老爷爷了。”

一时之间,我对小幽灵口的“老爷爷”好奇心大起。在小家伙地鼻子上捏了捏后,正欲下床,没想到门外到是先想起了敲门声。

“请进。”

“……”

如果小幽灵说的话是真的话,那这个敲门的人无疑就是那个老爷爷了,听听小幽灵的口气,根本没有一丝居人檐下地觉悟,反倒像个主人似的,你确定你真的是圣女而不是霸占他人巢'穴'的黑社会大姐头?

沉重地木门吖一声被打开。从外面进来一个老人。一个满脸笑容,看上去十分清爽的老人。

骨骼硬朗。身子站得笔直,手足腰胸给人一种充满劲道的扎实感,就像那些经常砍柴的老樵夫一样,有着几道深深皱纹的脸上,留着学者一般的长须,从面部轮廓上看,这老人年轻的时候也应该是个帅哥,而那垂至腰间的笔直头发,则是黑白相间,一身简简单单地平民衣服,干净而清爽,总而言之,这个看似平凡的老人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我是高手”的气质。

“加仑爷爷,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见老人进来,小家伙竟然一点也不害臊,用那带着优美声律的声音甜甜的和这个貌似叫加仑的老人打着招呼,依旧窝在我怀里不肯起来。

“回来一会儿了,只是见到你们两个年轻人在谈情说爱,不好意思过来罢了。”叫加仑的老人呵呵一笑。

回来有一会儿了?从加仑的调侃意思,我却听到了另外一层,也就是说刚刚这个人是在外面,而我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是吗?地确是个高手,不是高手地话也不可能一个人隐居在这里了。

“你好,我叫吴凡,德鲁伊吴凡,很高兴认识你,加仑爷爷。”抱着不断往我怀里钻的小幽灵,我只能哭笑不得地朝对方点头示意了一下。

“不碍事,不碍事,我也年轻过呀,呵呵——”加仑不以为意的笑着罢了罢手。

聊了一会,我和这老头熟络起来了,他的确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似乎无论你是什么人,都能和他找到话题,无怪乎向来是生人勿近的小幽灵见了他,也不躲到项链里面去了。

按照他的话说,加仑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独自隐居在这里,也许是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山无岁月,他记不了也是很自然的,他的职业是德鲁伊,当我问到多少级的时候,他也只是笑了笑对我说自己现在只是一个低阶的德鲁伊而已。

更难得的是,在他的话题里,我发现在这片精灵族出没的森林区域里,身为人类的他似乎和精灵相处的不错,在附近几十公里外有个精灵村落,加仑和他们时有交集,甚至经常跑去蹭酒喝。这到是让人惊讶,因为精灵和人类地关系素来不好,这次也是因为我们挽救了许多精灵的生命,才破例得到了精灵族的认可,这个老头究竟是怎么和精灵族打好关系的呢,真令人感兴趣。

加仑是一个隐居的冒险者,这是自我见过联盟冒险者,堕落者。流浪者之后的第四种类冒险者,他们与世无争,也不想参与到拯救人类的伟大行动里面,只想安安静静的过好自己地生活,这种行为很自私,但这个世界又有谁能不自私呢?

“加仑老头,身为德鲁伊,你的经验应该很丰富才对吧。”

彼此熟了。我们自然也放开了话,称呼也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不过这个加仑老头,到是对方要求这么叫的,他说爷爷这个称呼是在是太让人起鸡皮疙瘩了。到不如直接称老头更爽快,真是个率直可爱的老头。

“这个,一般般吧。”

加仑'摸'了'摸'胡子,看起来颇有几分高深莫测。

这并不是随意猜测。看看这老头,都长白发了,就算是暗黑的普通居民,怕也有个百来岁了吧,更何况是转职者,就算他说他现在有两百岁高龄,我大概也不会怀疑。

正所谓人老成精,这加仑老了。自然也有很大可能有几手绝活,因此我才有这么一问。

“那……我暂时留在这里,跟你学几手行不?”犹豫了一会,我终于是叹了口气这样问道。

加仑没有说话,而是神'色'莫测的看着我,眼睛里似乎颇有几分感叹和无奈,然后,他微微叹了一声。嘴唇喃喃。如果我会读唇术的话,肯定会发现他是在说。

“天意啊。”

“怎么。舍不得那几个拿手绝活?别担心,我会付给你报酬的。”眼见加仑一副失魂落魄地样子,我不禁拍起了胸膛,一副标准的我是暴发户我不怕败家气派。

“哦?什么报酬?先说明,报酬不够的话可别想让我点头。”

感慨了一阵,加仑回过神,见我一副有你好处的得意模样,也不禁乐了。

“嘘嘘——”

我神秘兮兮的对他作了一个噤声地手势,看了看怀里的小幽灵,大概是觉得我们一老一少的对话没意思,她已经鼻翼微颤,小猫似的窝在怀里睡了,我轻轻将她抱起,放在床上用被子盖好。

回过头,加仑老头正用羡慕地眼光看着我,也不知道是羡慕小幽灵有我这么个温柔的丈夫,还是羡慕我有小幽灵这么个漂亮的妻子,他眼神有点伤感,大概也是想起了自己的老伴了。

“老头,给你看看这个,包你满意。”

我神秘兮兮的掏出几本指头厚的精美书籍,没错,动作就像在街头上兜售盗版h碟的大婶一样。

这正是我从三无公主那里缴获的,内容很奇怪地书。

“这就是你的报酬?”

好奇的接了过去,加仑略微翻看了一下,顿时'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没错,不错吧。”我嘿嘿一笑。

“我要这些做什么?不行。”加仑摇着头将书退了回来。

汗,还以为这老头是龟仙人等级的,看来是我失算了,眼睛骨碌一转,我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得参考一下前辈的经验心得才行,于是当着加仑的面,我随手拿出另外几本书翻看了起来,仔细一看,大多都是“传奇英雄xxx”、“勇者斗魔王”、“我和安达利尔不得不说的故事”、“一个响屁震死大菠萝”……诸如此类地书名。

我早说过了,暗黑大陆'淫'民地想象力不比原来世界少啊。

于是,当我放下书,重新面对加仑老头的时候,我地目光如梭,全身散发出王霸之气。

“老头,按照情节开展,你应该有个冷艳绝美的孙女之类的吧。”

“……”

什么叫“按照情节开展”,就算我有孙女,为什么就非得是冷艳绝美不可?

——加仑老人,成功习得内心吐槽,技能等级一级。

“那样一来就简单……”不待加仑回答。我接着霸气冲天的指着自己。

“你的孙女,就交给我吧,这样一来,我就是你的孙女婿,指导我也就理所当然了。”我以一副你该感谢我为你的孙女找到这样一个好丈夫地神'色'说道。

“啪——”

身体飞了出去。

出手的并不是加仑老头,而是我身后的小幽灵,只见她在梦呓几句,然后将**收回。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当然,如果忽视我屁股朝天,脑袋'插'在角落墙里头的话。

“小子,想法不错,但是很可惜,我并没有孙女。”

看到我狼狈的将头从墙里面抽出来,老头开怀大笑。他在这里一个人住久了,早有点寂寞,如今来了两个有意思的年轻人,到时很合他的胃口。

呿,这老头简直就是滴水不侵。油盐不进。

没办法了,只能拿出最后地法宝,一个堪比多啦x梦的口袋的神奇东西,看好了。

我将脖子上面的项链取下。抖了几抖,一团金光闪闪的东西顿时从里面掉了下来,睡得'迷''迷'糊糊的死狗,神'色'恍惚的从地上爬起,'迷'茫的脑袋左右张望,似乎还没有完全弄清楚自己现在地处境。

“老头,就是这个了,金'色'的卷'毛'狗。绝对是肉质鲜美,独一无二,比巴尔还要珍稀。”

我提着死狗的耳朵向加仑老头一扔,装出一副万分不舍的样子,心里却在偷笑,只要自己离开一段距离,死狗就会重新传送回自己的身边,这真是一桩无本地买卖呀。我真是太天才了。哇咔咔——

“嘎哦——”

眼睛刚刚睁开的死狗,发现自己被熟悉的手法提了起来。立刻就是知道是谁在作祟了,等擦亮眼睛一眼,一张老脸在自己面前放大,它毫不犹豫的叫了一声,一口咬了上去。

“噢——我地手!!”

死狗的牙齿,和小幽灵可是同一级别,无辜的加仑老头立刻便捂着自己的手指头叫了起来。

哈哈——

还没等我笑完,死狗已经嘎哦嘎哦叫着冲了上来,很好,区区一只储备干粮,竟然那么嚣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我不甘示弱的扑了上去,人狗顿时又战作了一团。

这次,我将死狗那两只拖地的长耳朵绑成了麻花辫子,代价是被咬了几口,没关系,咱有打过狂犬病疫苗。

“好吧,小子,算你狠,我免费教你就是了。”

加仑老头觉得我分明就是打着霸王餐的念头,怕我继续弄出什么怪点子,只好无奈的说道,这老头,总给我一种感觉……就好像知道我要来似地,真tm诡异,是他见鬼了还是我见鬼了?

等加仑走后,我回过头,正对上小幽灵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笨蛋,尽做傻事。”她白了我一眼。

“怎么了?我积极向上,还成了傻事不成?”嘿嘿一笑,我钻入了床里,将小幽灵香喷喷的身子搂紧。

“因为你不是这样的人。”

抬起头,小家伙用自己柔软小手在我脸上抚'摸'着,神'色'出乎意料的温柔,似乎看穿了我内心的想法一般,见我不说话,她叹了一声。

“小凡,莎拉和维拉丝就要晋职了,你……不想回去吗?”

“……”

无语的对望了一眼,我突然将小家伙搂的更紧,寻求温暖般地不断在她那精致地脸蛋上摩挲着。

“我现在,暂时不想回去。”

“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小幽灵的小手格外轻柔,她果然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是地,害怕从他们口,会得到让我不安的答案。”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真的一点都不知道,难道这个世界,生命就那么不值钱吗?”

“我现在真的不能回去,我怕会忍不住和他们闹僵,我知道他们肯定有合情合理的解释,但是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这么多生命无辜的牺牲了。”

“希望莎拉和维拉丝能原谅我的任'性'。”

我一句接着一句的说道,由始至终,小幽灵只是静静的听着,小手不断在我脸上轻轻爱抚着,温暖的目光,逐渐将我心底里的焦躁和愤怒安抚下来。

“所以,小凡就想在这里多呆一会,让心情平静下来吗?”

“是的,小家伙,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额头相抵,我近距离的看着小幽灵的眼睛,那银'色'的眸子,真的美得让人心醉,让人沉'迷'。

“有必要回答吗?无论是什么样的小凡,我都喜欢,哪怕是世界毁灭,只要有你在我身边,那就足够了,你要我说多少次呀笨蛋,以后再问这样的问题,就咬掉你的鼻子哦。”

这样说着,鼻子还真被小家伙轻轻的啃了一口。

“谢谢你,小家伙。”

我的鼻子一酸,激动的有些忘乎所以,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小幽灵能够割断一切的感情,将所有的爱,所有的一切,近似疯狂的倾注在我身上,哪怕是世界毁灭,这只是一句被用得泛滥的情话,但是我却知道,小幽灵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绝对是认真的。

决定了,过几天就去精灵一族找莱曼问个明白,面对小幽灵的爱意,我怎么能允许自己这样软弱的去逃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