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新任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一十七章新任务

“又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吗?”

我拖着死去活来的步调跨入阿卡拉的帐篷,声音拉的老长。 飞

“亲爱的吴,这样可不行,年轻人得有活力才对。”阿卡拉笑眯眯的看着我,安详的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

“我的青春,早已经化作砺石,将心的宝剑磨利。”我神'色'冷峻的抬首远望,目光如梭。

“咦?”

“对不起,刚刚那句话请忘了吧。”

我干嘛要将二病患者才会拿来装13的话说出来呀混蛋!!

“有什么事吗?你也知道,我还要陪维拉丝她们历练呢。”我打定主意,要是有什么麻烦的事情,过几天就偷偷拉上维拉丝她们玩失踪。

“不忙不忙,也不是什么急事,只是看你回来了,我刚刚好能抽出这么点空,所以先和你说说罢了。”

阿卡拉不紧不慢的喝着清神水,那仿佛保持这样的姿势一百年都没问题的安详神情,简直就像喝茶神转世。

“该不会又是两三年以后才要做的事情吧,那样的话请迟些再和我说吧。”想起上次的和亲时间,我眨眯着眼睛说道。

“也不是那么长远的事情,大概一两个月过后吧。”

“切,时间可算的真准呀,先给我说说究竟有什么事情?”

一两个月的时间,刚刚好是我心目维拉丝她们完全适应历练的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是想将我计划睡觉睡到自然醒,吃饭吃到胃抽筋的悠闲时光压榨的一干二净吗?

“不是这样的,大概一两个月后,是因为要等一个人和你一起去,她大概那个时间回来。”

“等人?什么人?”

我大奇。原来还有人要被阿卡拉压榨呀,想到这里,虽然有点对不起那个在心里标记了一个大大问号地未知人形黑影,但我心里真的很是找到了几分幸灾乐祸的平衡感。

“等她回来你就知道了。”

阿卡拉神秘兮兮的说道,脸上哪狡黠的笑意,分明就是在说,我就是想吊你胃口,想要知道的话。就表示表示吧。

切,我不是会那么容易进套的人,你不说,我还不稀罕呢,不屑的撇了撇嘴,我换了一个话题。

“那告诉我对方小时候地'奶'名总可以吧……”

“……”

好一会,阿卡拉手的杯子停留在嘴边冒着泡。

话总算进入了正题,花了好一会儿的功夫。阿卡拉才将这次任务的始末完全塞到我脑。

“也就是说,这次我不是去做和亲使者,改成做和善使者?”

我木然的看着阿卡拉,怎么感觉自己最近总是扮演着这些角'色'呢?502之类的,将两件物品粘在一起之类的东西。

“这话对。也不对,虽然这次的任务地确是类似'性'质,但是担当使者任务的并不是你,而是另外一人。”阿卡拉笑着纠正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呀。”

我大松了一口气。和亲还好,也就结个婚,结婚哪个男人不会?就算是真不会的白痴,将他敲晕了送入洞房也一样能成,若说有什么技术含量的话,也只有在床上……咳咳,那时候了。

但是这和善大使可不同,你不但得会假笑。'露'出一口好牙,两个酒窝子,还得有张嘴皮,八面玲珑,别人放个屁你都能说成是香的,这才合格,这不是明显和我地能力相悖吗?

“不对,竟然另外一人是正角。那我去有什么用。难道还要我当保镖不成?”我突然拍案而起,这才是问题关键呀。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毕竟也得让个有身份的人去,不能落了别人的面子才对不是吗?”

也就是说,如果说我是老总,另外一人是小秘,老总负责喝酒,小秘负责生意?好吧,我懂了。

“我再确认一遍,也就是说,这次我的任务,是和另外一个问号人去群魔堡垒,负责和矮人一族讨论合作事项时吗?”精灵族过了,又是矮人一族,冒险联盟想干什么,发动百族总攻吗?

“是地,还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我完全正解的总结,阿卡拉笑眯起了眼睛。

“问题大着勒,为什么要我去,法拉那家伙呢?优化远程传送阵完成了吧,听说他这阵子在休息吧,又在营地里制造爆炸祸害居民吧,他那么闲,为什么不抓他去。”

“我也想啊,不过唯独法拉不行。”

喝着清神水的阿卡拉突然叹了一口气,'露'出无奈的表情,似乎有什么不堪回首的回忆。

“为什么?”

“这个……他和矮人族不怎么合得来,总之让他去,就一定会坏事。”

阿卡拉似乎不想详细解释,有内情,难道是吝啬鬼和矮人女王有一腿,然后将她给甩了?估计有可能,虽说无法想象矮人女王烈焰红唇、身高和腰围都是120什么的,究竟长得有多恐怖,但是法拉的嗜好也是不能用常理去理解,嗯嗯。

“那好吧,到时候那个家伙回来告诉我一声。”

反正也就是去喝酒玩乐,说不定还能嫖一嫖呢,不过,我可不会看上矮人族的女人,再说咱对维拉丝她们忠贞不二,怎么可能去外面鬼混呢?

“好吧,等她回来地时候,我再通知你吧。”

说道“她”时,阿卡拉似乎加重了语气,很是有点意味深长,有鬼,绝对有鬼,不知道这只老狐狸在打什么主意,还是不要多问的好。问了说不定这不多的一两个月的好心情也会泡汤。

于是,我告别阿卡拉,往吝啬鬼的老巢杀去,当然不是去询问他和矮人女王究竟有多少腿,又或者妒忌他休假,咱是有正事,有正事懂吗?

“吝啬鬼,快出来。给我说说你和你的矮人女王老相好究竟是怎么回事?”大老远看到法拉的帐篷,我就高声喊起来。

“混蛋,你才和矮人女王老相好呢,你全家都和矮人女王老相好。”

这句话就好像催化剂一般,话还没落音,法拉地帐篷就鼓噪起来,然后在不到0.01秒地时间内,他从帐篷大门冲出来。两只手还握着两根装着不明'液'体地玻璃试管,似乎正在做着什么要紧的实验,到了什么要紧地关头。

什么,我这个魔法白痴为什么会知道是要紧关头?因为,那两根试管里面的'液'体。被我这么一打断,已经沸腾起来,爆发出了阵阵强烈的白光。

然后,我漠然的用手指指着试管。试图提醒那么一下,怒冲冲地法拉顺着我的指头往下一瞧,嘴巴顿时张成一个o字。

时间似乎停顿了那么片刻,剧烈的爆炸声突然从法拉帐篷的大门响起,冲天而起的黑'色'浓烟在空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笑着的骷髅头形状。

似乎对这样的事件已经习以为常,如此剧烈地爆炸竟然没引起任何一个法师的注意,大家仍然各做各的,我就亲眼看到两个年轻的法师。淡定的在爆炸声交谈着路过,眼睛连望也没望这边一眼,谈话也没有因此而断哪怕0.001秒。

某种意义上来说,吝啬鬼这家伙在营地地存在真的很微妙。

“你这混蛋!!”

被炸成黑人状的法拉,抖着焦黑的胡子就是一个飞扑过来,和我扭打成一团。

“我只不过是关心一下你地另一半而已。”

口里用着仿佛邻居的热心肠大婶劝告不务正业的肄业青年一般的语气,我吃足'奶'力一拳打在法拉的老脸上。

“我的另一半关你屁事?”

吝啬鬼的右勾拳打过来,眼睛顿时一黑。想来十有**是变成国宝了。

“怎么不关我事了?不然你为什么不敢去矮人一族见你的老相好女王。害阿卡拉让我去,还不是因为你。”

“我地确和矮人王有恩怨没错。但是谁告诉你矮人王是女的了?”听我这么一说,法拉气得差点没掐着我的脖子勒死我。

“没人这么告诉我,不过,联盟大长老是阿卡拉,精灵王也是女的,按道理来说,认为矮人王是女的也没什么不对吧。”

我讪笑拉开距离,这吝啬鬼,拳头力气可不小呀,没有全套金'色'装备的属'性'加成,力量上我还真吃亏不小,不和他玩了。

“你大姐是女的,你二姐是女的,那你下面是不是也没有那玩意?”

“……”

这老头,最近吐槽功力进步不小呀。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老头,大型精力'药'剂有没有弄出来,给我来几十瓶。”

一头钻进法拉地帐篷里面,我就将眼睛四处'乱'瞄,试图找点什么能用地东西塞到物品栏里面去。

“你要那玩意干什么,就不怕欲火焚身?”吝啬鬼顿时翻了翻白眼,说话一点儿也不客气。

精力'药'剂也有大小之分,还有高级和超级的,但并不是说越大就越好,什么等级对应什么型号,要是让一个几级地新手喝大型精力'药'剂,那还真跟一口气灌下十瓶正宗防伪标签通过iso9001认证的不过期伟哥没什么区别,以我现在的等级,撑死了也就喝型精力'药'剂,大型的那至少也得是五六十级的高级冒险者才能使用。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血熊变身呀,小型精力'药'剂根本就不顶用。”我双手一摊,无奈的说道。

“哦!”

简简单单的应了一句,法拉将注意力重新放到自己未完成的实验上,似乎当我没在,过了好一会儿,才心不在焉的说了句。

“研究是研究出来了,不过还没有量产。诺,你看,准备好的材料就在那里,只要将那三种溶'液'混合在一起就行了。”

说着,他随意指了指角落里架子上放着的三只玻璃试管,里面各装着红黄蓝三种颜'色'地'液'体,看起来颇有点神秘的气息。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简单的事情。就让我代劳吧。

看到吝啬鬼重新陷入他那必定有99%几率爆炸的实验去,我抹着鼻子笑了笑,炼金术,原来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神秘嘛,我看看,先找个杯子,哦哦,有了有了。然后是将这三只试管的'液'体混合,是一起倒还是分开来倒呢,分开来倒的话,顺序又如何呢,算了算了。

天生的惰'性'思维。让我考虑了不到片刻,就选择了最不伤脑筋地办法,一口气将三只试管的'液'体同时往玻璃杯子倒下去。

细长的试管,无法容纳太多的溶'液'。所以咕噜咕噜的,一会儿就被我倒了个干干净净,将瓶子装了个半满,等分量的三种颜'色'溶'液'混合在一起,泾渭分明的'荡'漾着一圈圈妖艳涟漪,在瓶子里面形成三个鲜艳的世界,接着,整个瓶子开始散发出淡淡地微光。三种溶'液'似乎有慢慢融合的迹象。

哦哦,成了成了,原来成功的喜悦竟然是如此让人心动,这一刻,我仿佛看到自己头顶上不断冒出一串串金'色'的字样。

大型精神力'药'水制作成功,炼金术经验+>

大型精神力'药'水制作成功,炼金术经验+>

……(省略)

炼金术等级提升,恭喜玩家“xxx”第一个升级到级炼金术士。系统奖励xxx。并向整个世界公告。

……(省略)

炼金术等级提升,恭喜玩家“xxx”第一个升级到神级炼金术士。系统奖励神器xxx、神级宠物蛋xxx,神级技能xxx霸气波,并向整个世界公告。

“我已经天下无……”

“轰——”

伴随着骤然的白光爆发,比刚刚还要强烈好几倍地爆炸声从法拉帐篷里面轰然响起。

“对了,那些东西不要'乱'碰,是要讲究顺序的。”

一旁的法拉,似乎对爆炸的气流将帐篷里地浓烟书页桌椅从他面前刮过毫无察觉,依然专心致志的研究自己手头上的实验。

你就不能早点说吗?

看着毫无恶意的,全神贯注于自己的喜爱之物当的法拉,我顿时泪流满脸。

算了,这时候还是闪人吧,我看了看一片狼籍的帐篷,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好一会儿,独自一人默默地帐篷里面研究的法拉,抬头轻嘘了口气,'露'出喜悦的笑容,然后才反应过来的看了看周围,神'色'顿时一僵,片刻之后,咆哮声响了起来。

“吴小子,我跟你没完!!”

“哈欠——”

远远的听到法拉的咆哮声,我打了一个喷嚏,没办法,谁让咱家就住在法师公会呢,不过没关系,吝啬鬼那老头和老酒鬼一样,好应付得很,基本上只要拿几颗宝石在他眼前一晃,他就会什么都忘了,大不了出点血就是了。

维拉丝她们的第一次历练只用一个半月不到,在普通冒险者的历练,算是比较短地,一般都是最少两个月,多则半年不等。

不过,我并不打算让她们一次历练太久,经历太多地杀伐,和我来到暗黑那时没多久一样,陷入杀戮之而不可自拔。

第二天,三个初次经历历练的女孩醒了过来,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这次历练的心得,看到她们神'色'之间的自然神态,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禁感叹这个世界的人硬是了得,就连一个柔弱女孩的心志也比自己刚刚来暗黑那会强不知多少倍,果然是战火出巾帼呀。

当天下午,两个宝贝女儿从牧师训练营里回来,小跑着从远处冲过来,很是有默契的一左一右挂在我身上,可爱的小脑袋不断在我脸上拱着,似乎要将这一个半月份积累的思念一次撒娇完毕。

“好了好了,先去洗个澡换衣服吧。”

我各自在两张小小的天使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摸'着她们的头,对扎右马尾的双胞胎说道。

“是吧,西'露'丝。”

然后在左马尾的双胞胎额头上轻弹了一下。

“艾柯'露',作弄爸爸是不对的哦。”

“咦咦,还是被爸爸识破了。”艾柯'露'用乌黑闪亮的大眼睛惊讶的看着我,神'色'更多的却是喜悦,毕竟这代表着我对她们的关心和了解。

双胞胎长得实在太像了,有时候就连起床后的乌黑刘海上翘起来的呆'毛'都一个位置一个造型,她们根本就不用照镜子,看看对方就可以了,不过还是能区分开来的,左马尾的是姐姐西'露'丝,右马尾的妹妹艾柯'露'。

现在,这两个小家伙却将发型调了过来,不用说,肯定是艾柯'露'这小调皮的注意,害羞温柔的西'露'丝是绝对不会想出这样的点子的。

至于我是如何分辨出来的,嘿嘿,都说了,这是秘密。

“好了,我的小宝贝,乖,先跟维拉丝妈妈去洗澡吧。”

看到各自将自己的马尾放下来以后,完全就是镜里镜外的一对精雕细琢的小天使,我也只能赞叹上帝的鬼斧神工了。

“嗯,维拉丝姐姐。”

乖巧的点了点头,看到身后的维拉丝探出头,两个小小天使立刻迎了上去,虽然她们还是一直无法改口叫维拉丝妈妈,但是其实在态度上也没什么差别了,至于称呼嘛,还是不要勉强的好,若是叫维拉丝妈妈的话,那莎拉呢?也叫妈妈?

要知道莎拉自己就长得小萝莉一只,年龄上只比她们大四五岁而已,这样叫着肯定很别扭,话说回来,维拉丝比我小五岁,就是说也不过比她们大十岁不到,叫妈妈似乎也挺那个的……

算了,这些就顺其自然吧,还是先想想晚上讲点什么故事才能将两个宝贝女儿哄睡,脑子里的东西都差不多挖空了,女儿们的胃口也越养越叼了,作为一个成功的父亲,我的压力很大。

西'露'丝和艾柯'露'只在家里呆了两天,就得回牧师训练营里去了,我亲自将她们送到训练营里面,两个小小天使眼汪汪的拉着我的衣袖不肯放,那乞怜的目光简直就是莎拉当年的翻版*2,让我毫无抵抗的能力,于是牧师教师惊讶的发现,今天课堂上貌似多了一位'迷'之大叔。

喂喂,宝贝女儿呀,请体谅一下爸爸好吗?你看看太阳都下山了,难道想让我在这里陪你们两过夜吗?

最后狼狈逃窜回来的我,指天发誓,在将这对宝贝女儿养育成人以前,绝对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女儿,当然,如果是眼睛大大,很可爱的,会撒娇的,会腻着爸爸的,如果是多那么一两个的话,实在没办法的话或许可以接受,但是绝对不能超过12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