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琳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章琳娅

翻开帐营大门,阿卡拉还是保持着一成不变的姿势坐在里面,安详的喝着茶,话说不要老是每次来都让我见到这同一副景象呀,又不是动画制作要节约经费。 飞

打了声招呼以后,我和阿卡拉开始东拉西扯的聊了起来,一起等待着那位神秘的问号人,在我心目,他应该是身材胖胖的,留着两撇八字胡,笑起来很有商人那种虚伪和善感的形象,最重要的是,个头一定要矮,不然怎么能和矮人有共同话题呢你说是不?

好一会儿,还没有人影,我不禁打起了哈欠,大老早起床的,睡眠不足呀,那个问号人是怎么回事?不知道守时的重要'性'吗?要知道咱可是大忙人,就连营地的四大长老,也向来是她们等咱的份,而从来没有等过其他人。

“吴,再忍忍吧,她昨天刚刚回来,怕是累着呢,本来想说过两天再说也不迟,可这丫头太心急,说什么也不肯。”

阿卡拉面带着神秘兮兮的笑容这样说道,只可惜我忙着打哈欠挖耳朵,并没有听到她话里面的关键词语。

又过了好一会,我已经无聊的开始和阿卡拉商量着是不是能将自己身上不需要的东西挂到她这里卖,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从远处响起,嗒嗒嗒嗒的紧凑连接感,显示着它的主人此刻焦急的心情。

“对不起,我睡过头了,啊呜~~”

声音骤然响起,鼓动着我的耳膜,还没等大脑来得及分析出这股声音究竟是男是女,是甜美还是粗犷,声音的主人便带起一阵狂风刮入了帐篷里面。好快!真的好快!!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超音?

只是,跑的度虽快,但是跌倒的度也同样快,掀开帐门,刺眼地光芒伴随着她的身影骤然出现,还没等我的眼睛适应光线,看清楚她的容貌,这道黑影就很华丽的被门槛给拌了一下。借着强大的惯'性',以头部为武器像炮弹般笔直朝我冲了过来,那一声“啊呜~”,就是她悲剧的起跑枪声。

这个时候,我又面临着三个选项:

a:棒球,男人的热血,让我们一起面对着海边地夕阳呐喊,将球棒挥舞起来吧。本垒打呀呀~~

b:硬接,就像哔夫里一样被火云哔神顶上天空,领悟如哔神掌,从此打遍天下无敌手。

c:我闪。

热血不是我的'性'格,无敌不是我的梦想。我闪。

“轰——”

关键时刻的一个闪身,让黑影以非常壮观的声势直朝身后的木架冲去,只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她已经以势如破竹之势贯穿了数个架子。然后砰然落地,如不是小帐篷经过空间扩展,恐怕这一冲,阿卡拉就得换个家了。

好一会儿,五体投地的黑影没了动静,让我有一种上前用树枝捅一桶看是死是活地**,正打算那么实施的时候,地上的身体突然有了动静。

“呜呜~~”

这次可听清楚了。呜呜的悲鸣声带着女孩子特有的柔软和清脆,而且似乎有些熟悉,让我不禁瞪大眼睛,瞧着架子后面地身影慢慢爬起来。

这样声势壮大的摔倒,我到不是第一次见,家里那只三无公主就老是这样,她的行为模式几乎可以用等号相连起来:害羞=天然呆=犯'迷'糊=摔倒,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相似。不过唯一不同地是起来后的动作。三无公主起来后,是立刻'揉'着发红的鼻子。而这个声音耳熟的女孩站起来的时候,却是抱着胸部,摔倒后受力点的不同,这点不用我多作解释了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不小心睡过头了,真是非常对不起,破坏的东西我会赔偿的。”

女孩站起来后,顾不得摔倒后地疼痛,就已经猛地回过头,又是鞠躬又是道歉,那诚恐不安的样子,就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仓鼠。

“没事没事,到是你,摔倒了没有受伤吧?”阿卡拉笑眯眯的朝女孩罢了罢手,看在她那么有礼貌的份上,我心里那一点点不爽也随之消失。

就是阿卡拉这样说了,她依然抱着胸部,不断的鞠躬道歉了好几次,才慢慢抬起头,俏脸正对着我目光的方向。

“咦?”

“咦咦——?”

前面一声是女孩发出来的,带着惊讶和喜悦地轻呼声,而后面一声巨大地惊叫声,则毫无意外是我发出来的,只是这惊讶里面,却是混杂了后悔地情绪。

这个女孩,竟然是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见的琳娅!

早知道是她的话,刚刚就应该接住,耍什么'性'子呀?这是我后悔的原因,不过幸好没有选a选项,不然我就不用做人了。

“吴大哥——”

在我呆呆的眼神,琳娅俏脸微红的轻轻朝我一笑,明媚的天蓝'色'眼眸里绽放出喜悦之情,虽然同是蓝'色',但琳娅的眼睛不如莎尔娜姐姐那般深邃悠远,带着一股让人永远无法接近的高傲和冰冷,她的眼眸,像抬起头后经常能看到的湛蓝'色'天空,亲切而恬静,那柔和的目光,恰似温暖的阳光一样,让人打从心底里接受她,除非是那些见不得光的地底生物。

“怎么是你,琳娅?你没事吧!”

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来到暗黑世界以后,第一个认识的女孩,我心里多少有些五味陈杂,不过既然是熟人,当然不能像刚刚那样冷视,关心询问着的时候,身体不由上前几步,轻轻将她肩膀上的灰尘拍掉。

“吴大哥,我没事。”

她轻轻抬起头,纯净如水的目光毫不掩饰的直看着我,里面闪烁着的喜悦光彩。还有偶尔掠过的一丝情愫,让我不由讪讪一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骤然地碰面,已经完全让我的大脑'乱'成一片,既有重逢的喜悦,也有对她的感情的一种不知所措。

“咳咳——”

一个紧紧的凝视,一个脑子'乱'成麻团。也不知过了多久,阿卡拉恰到好处的一声轻轻咳嗽,将我们两个同时惊醒,对视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透'露'出一股笑意,一年多未见所产生的隔隙,在这一笑'荡'然无存。

无论我们之间的感情如何,但是首先。琳娅是我在暗黑第一个认识的女孩,是我最重要的朋友,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我不能因为自己那一丝不知所措的心情,而让现在的友情陷入尴尬之地。

“来。先坐下吧。”

让因刚刚地剧烈奔跑而依然气息急促的琳娅坐下,我代替阿卡拉在旁边泡着清神水,反正也是这里的老常客了,这个小帐篷有多少罐子。里面装着什么,我基本上都知道了,现在就是阿卡拉将她的新人小店交给我打理,我也能做的有声有'色'。

“谢谢,吴大哥。”

接过我递上去地杯子,琳娅嫣然一笑,让百花也为之黯然。一年多不见,她又褪去了几分稚气。变得更加成熟了,唯一不变的是那双眼睛,那股气质,依然透'露'出让人熟悉的纯净温暖,永远都给人一种邻家女孩的亲近感。

“对不起,早上睡过头了,让阿卡拉大人和吴大哥久等了,哎~~”

说着。她俏脸通红地低下头。那墨绿'色'的微卷发丝,也跟着无力的垂下去。似乎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万分羞愧。

“没想到琳娅也会赖床,这可不多见呀。”

关系恢复到以前,我自然不介意亲昵的调侃一句,据自己所知,琳娅可不比小幽灵那小懒猪,天天都赖在床上直到太阳晒屁股,才似还没睡醒一般睡眼惺惺的从床上滚下来,续而发出一声让人无法同情的“呜咕”悲鸣。

身为大家族的直系成员,琳娅却从来没有因此而娇惯自己,她是第一眼给人地感觉就是很勤快的女孩,虽然无法和专职家庭主'妇'的维拉丝相比,但普通家庭女孩子会的她都不差,家务样样拿手,这一点从上次留在她家里吃饭就可以看出来。

“诶——”

听我这么一说,琳娅脸'色'更红,脑袋也垂得更低了,其实我很好奇,她的手为什么一直抱着胸部呢,虽然知道她的胸部很……咳咳,一米六多点的娇小个头,足足比莎尔娜姐姐低了一个头,但是胸部却不见小多少,娇小的身材,使得给人一种比姐姐还要丰满地错觉。

但是这样一直抱着也太夸张了吧,她平时是怎么战斗地,还是说她刚刚那一摔,将衣服给擦破了?

“咳咳,吴,你这可是冤枉琳娅了。”在我疑'惑'着的时候,阿卡拉笑着开口解释道。

“琳娅地队伍,昨天才刚刚挑战安达利尔回来,肯定累的不行,能在现在赶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真是这样?”

我顿时动容,挑战魔王级怪物那可不是说笑的事情,随随便便都需要花费好几个小时的时间,不单要进行高强度的战斗,心里上的压力也是平时历练所无法比拟的,想当初拉尔他们战胜安达利尔回来以后,可是一觉睡了两三天。

“琳娅,你现在多少级了?”

我想了想,觉得不对劲,身为大家族的天才少女,琳娅本身的实力就非常强,虽然不能和有灵魂魔法的蒂亚相比,但是比之赫拉迪克一族的佼佼者也已经是毫不逊'色',而她的队友,看上去也不像是路人级冒险者,我扳着指头数一数,自己来到暗黑世界已经四年多了,而第一次见到琳娅时,她已经历练了好几个月,等级为3级。

换言之,从开始历练到现在打败安达利尔,琳娅她们用了足足五年的时间,这可是路人级冒险者要花费的时间呀,像琳娅这种天才,怎么可能?

“22级。还有不到一半经验就23了。”

似乎明白我话里的意思,琳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非常详细的说道。

果然,以琳娅她们队伍的实力,我估计只要平均达到十七八级就有足够地实力挑战安达利尔了,也就是说其实在一年多以前,她们就可以离开罗格营地向鲁高因进发,这也是为什么琳娅刚刚出现时。声音听着耳熟,我却怎么也没联想到是琳娅,因为我以为她早就去鲁高因了。

想到这里,我将疑'惑'的目光看向阿卡拉。

“呵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近几年,也就是吴你转职的前后时间里,联盟晋职的冒险者数量突然激增。创下了自地狱入侵以来之最,而且最近赫拉迪克一族也加入了联盟,所以即使历练任务里多了一个魔王贝利尔,也依然供不应求,琳娅她们才一直拖到现在。”

喂喂。你这句“也就是你转职的前后时间”似乎别有所指诶,我可以理解成是针对我的话吗?我无奈的看着阿卡拉。

“那营地该想想办法呀。”

难怪最近总觉得营地心地冒险者多了很多,原来是交通堵塞的缘故呀。

“为什么要想办法呢?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以前的冒险者呀。老婆子我总觉得他们太心急了,有了几成把握就去挑战安达利尔,伤亡太大,看着让人心疼,现在这样,我倒是觉得刚刚好。”阿卡拉乐呵呵的笑着对我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立刻明白了阿卡拉的意思,营地是所有冒险者初出茅庐的地方。冒险者所有的基本功和常识几乎都是在这里得到学习和实践,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他们花太过长的时间留在营地历练,相反,如果不是营地里地怪物级别太低,在冒险者升到二十多级以后就无法满足难度,阿卡拉甚至恨不得每个冒险者都在营地里历练个十年八年呢,反正冒险者寿命长,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好了。我们开始说说正事吧。”这个话题扯过以后。坐在正间的阿卡拉轻轻罢了罢手。

“等等,在正事之前。我还想问个问题,为什么和矮人族交涉的人,会是琳娅呢?”这个问题刚刚一直憋在我心,不吐不快,如今见阿卡拉这么一说,我也就顺势问了出来。

当然,不是我小看琳娅,身为大家族的直系继承人,她地交际能力肯定比像我这样的宅男强上不止百倍,可我并不觉得就非得是琳娅不可,罗格营地应该还有其他人老成精的家伙吧,还有更好的选择吧,毕竟琳娅还年轻,经验不足。

所以,选择琳娅肯定有着什么其他地因素在里面,这也正是我想要知道的答案。

“嗯,我就知道吴你会这样问,那么现在告诉你吧,你知道琳娅的'奶''奶'吗?”

“略知一二。”

我略为点头,琳娅的'奶''奶',拉菲尔.爱德华.斯普莱菲尔,貌似是个很了不得的人物,经常能在酒吧里听到冒险者用恭敬的语气说起她,不过唯一知道的确实消息,还是神诞日那会跟老酒鬼相遇时她告诉过我的。

琳娅地'奶''奶',这位顶顶大名的前辈,在数十年前可是罗格营地的歌姬兼舞姬,号称歌舞绝世无双,再加上当时罗格第一美女的称号,简直就是整个营地的超级偶像,她走了以后的数十年间,这两个位置再也无人有实力问鼎,直到三年前的神诞日,维拉丝一曲成名,成功的将她地歌姬称号继承了下来。

“你说地不错,在当时呀,只要拉菲尔姐姐一句话,整个罗格营地起码有一半以上的人甘愿为她抛头颅洒热血,死而无悔。”听我这么一说,阿卡拉'露'出了缅怀地微笑,神'色'有些恍惚,似乎沉浸在了过往回忆。

“拉菲尔姐姐?”

我不可思议的嘀咕了一句,对面的琳娅凑上自己的小脑袋告诉我,阿卡拉大人和自己的'奶''奶'是同一个时代的,从小到大玩在一块,关系极为亲密,只是拉菲尔身为联盟转职者,必须履行转职者的义务离开营地。到外面更广阔地世界去历练,而阿卡拉作为预言者,最后则是留了下来,最终成为第一世界的冒险者联盟大长老,她们的友谊注定只能隔岸相望。

“那时候,拉菲尔姐姐的光芒简直就和太阳一样,让人无法直视,只能在远远的身后感受那股照亮人心的温暖。心甘情愿的被她的魅力所征服……”

如同梦呓般沉浸在回忆之,喃喃自语着地阿卡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如此真情流'露'的样子。

不过,对于阿卡拉所说的话,我有点无法苟同,诚然琳娅的'奶''奶'或许十分出'色',乃至于是维拉丝、莎拉、琳娅和莎尔娜姐姐的结合体,光芒一时无双。

但是我并不认为当时的阿卡拉就比拉菲尔逊'色'多少。只是拉菲尔站在前台,像太阳一样被万人所瞩目,而阿卡拉则是站在身后,如同繁星,默默将自己睿智的目光延伸至大陆的每一个角落。这两个人其实都是妖孽级地人物。

“这件事和拉菲尔大人有什么关系?”

好一会儿,阿卡拉才从回忆之走出来,重新'露'出那她特有的,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温和笑容。我于是便接着问道,琳娅到是可能知道答案,不过拉菲尔是她的'奶''奶',由她来解释不大合适。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拉菲尔姐姐除了你知道的歌姬和舞姬地身份以外,还有另外一个称号。”

“别吊我的胃口了阿卡拉大人,快说说究竟是什么称号?”该死的,我的好奇心被彻底激发出来了。

“百族公主。”阿卡拉轻吐出四个字。

“哈?什么意思?”我地脑子一时没转过来。

“就如字面上的意思。”

“这个百族公主。难道是说拉菲尔大人被其他种族所尊敬?”

我想了想,如字面意思的话,有两个答案,一是拉菲尔有着上百个种族的皇族血统,这明显很胡扯,所以只能是第二个答案了。

“不错,在拉菲尔姐姐一路历练的同时,她用自己的魅力征服了所有的种族。你可能不知道。在她出现以前,我们联盟和精灵族的关系还十分恶劣。甚至时常发生斗争伤亡,是拉菲尔姐姐,用自己地歌声和舞蹈,让一向以艺术种族之称的精灵也自叹不如,从那以后,我们之间的关系才缓和下来,可以说,几年后的联盟和精灵族的结盟,根本功劳在于拉菲尔姐姐,我们这次援助,还有你和精灵女王的结合,只是在上面轻轻推了一把而已”

“原来是这样。”

我理解的点了点头,的确,如果是拉菲尔那样出'色'地人物地话,做到这一点并不难,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东西,无须通过相同的血'液'和相同地语言,就能向对方传达自己的心意,歌和舞蹈就是如此,所以我才一直坚持用歌声征服宇宙……

“咦咦?吴大哥要和精灵女王结婚?”

对面的琳娅听了阿卡拉的话,却是惊讶的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双手再也顾不得护着自己的胸部的按在桌子上,将身体凑上来紧紧的看着我,脸上满上惊讶和隐藏不住的沮丧失落。

在她双手松开的一瞬间,那原本就高耸无比的胸部猛地臌胀了好几分,脱离了束缚后,以惊人的弹'性'摇了起来,随着她骤然的欺身'逼'近,就像两座摇摆不定的巨大山峦朝我压过来。

“嗯——”

好可怕的r摇,这就是传说的胸器呀,怪不得她要一直笼着自己的胸部,此刻,我的大脑嗡嗡的作响,完全不知所措,感觉鼻子突然一凉,我连忙将眼睛从那巨大的压迫之移开,捂住自己的鼻子,悲哀呀,自己竟然像没见过世面的处男一样,流鼻血了。

本来我是不应该失态的,无论是恰西还是莎尔娜姐姐其实都不输于琳娅的规模,可问题是身体比例呀,恰西不用说,足足有两米高,莎尔娜姐姐也有一米八,而琳娅才一米六多,比较之下。琳娅就显得“凸出”许多了。

“呜~~”

似乎也察觉到了状况,琳娅连忙将身子一收,重新坐回椅子蜷缩着身体,将自己那惊人的'乳'量埋藏在手臂之,脸上的红晕以肉眼能察的度蔓延到她的耳根和脖子上。

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也不知道她平时是怎么战斗的,不过听说亚马逊一族的女人。有些'性'格够恐怖地,觉得自己的r房碍事,竟然将其割掉,想想就觉得心寒,幸好莎尔娜姐姐没有这样的想法。

止住鼻血之后,我装作若无其事的用袖子一擦,毁灭证据,瞎眼的阿卡拉似乎并不知道我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有点好奇。

“吴……吴大哥,你真的又要和精灵女王结婚。”

纵使在如此巨大的羞耻下,琳娅依然用着几乎带上了哭腔的声音,细弱蚊'吟'地问道,那股坚持让我心感动不已。有如此娇俏可爱的美女倾心,哪个男人能不心动呢?不过话说,“又”是什么意思……

“不必担心,只不过是为了结盟。形式上的婚姻罢了。”

看着害羞而又坚持的琳娅,内心涌出一丝丝柔情,我不自禁的探手过去,在她墨绿'色'的柔软长发上轻轻抚'揉'搓了几下,然后安慰着说道。

“这样啊,我……我……”

微不可察的松了一口气,琳娅似乎想找点什么借口来掩饰自己刚刚的失态,可是这个“我”字顿在嘴里。却是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个所以然,直将自己的额头都羞了个通红,整个圆润可爱的脸蛋看上去就像一个大红苹果。

话题重新回到任务上面。

“也就是说,利用拉菲尔大人在矮人族之的声望,让琳娅去交涉吗?”

“没错,矮人一族素来讲究情谊,作为拉菲尔姐姐的孙女,琳娅去地话。肯定能事半功倍。”阿卡拉笑着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没有其他问题了,哦。对了,那个矮人王的脾气怎么样?”

心里突然想到,我这个挂牌老总就算再怎么无事,也总得和对方见一见面意思意思,还是先打探一下情报为妙。

“如果现任矮人王没有退位打算的话,那应该是穆拉丁,至于他的脾气嘛……”

阿卡拉地语气迟疑了一会,很少见自信满满的阿卡拉会'露'出这种不确定的模样,顿了顿,她似乎找到了形容的方法,继续接下了刚刚的话。

“他的脾气,应该是和法拉差不多吧。”

“……”

好吧,我已经非常了解你想表达的意思了,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能和法拉那种又怪又吝啬'性'格相比的生命体,简直就比告诉我大菠萝其实是来自m78星云更让人不可置信。

难怪阿卡拉地语气要迟疑,难怪法拉和矮人王的关系不好,正所谓一山难容二虎呀,我觉得暗黑大陆竟然能同时豢养两个像法拉这样的人物,真是相当了不起,无法体会我这种由衷的敬佩感的话,大家只要想想如果地球同时出现两只哥斯拉(非异'性'),那还不得山崩地裂,人种灭绝?

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我的脑子飞转动,想着应付矮人王的方法,法拉好应付,那是因为身为公会会长的他,全身穷地叮当响,据说衣兜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十位数以上个金币地私房钱,但是矮人王不同,人家可是一族之主,兼之矮人族本来就盛产铁矿宝石,打造装备更是一把手,想拿出让他心动的东西,那可不容易。

“吴,你听到了吗?吴!!?”

在我在一旁冥思苦想着地时候,阿卡拉加重的询问语气将我惊醒过来。

“哦,不好意思,我正在想着怎么贿赂矮人王呢。”

“呵呵,你这孩子,到是实在。”

阿卡拉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也乐了,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认同了我这种战略,看来这矮人王果然和法拉一样,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不出点血的话,恐怕就算有拉菲尔的名头在,这次结盟也将是马拉松式的。

“不过,在考虑这个之前,你还是先想想怎么找到矮人族的王城再说吧。”阿卡拉微笑着给了我一枚重磅炸弹。

“什么?还得去找矮人族的王城?难道联盟连矮人族王城在哪里都不知道?”我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这也太扯了吧。

“不错,矮人和我们的关系其实也并不比精灵好多少,矮人族的村落,我们到是知道一些,但是对于他们的王城,每一个矮人却是守口如瓶,不肯轻易透'露'给其他种族。”

“那拉菲尔大人呢,她和矮人族的关系那么好,肯定知道吧?”

“拉菲尔姐姐的确知道,但是当时她发过誓,绝对不向其他人透'露'王城的所在地,所以我们也无从在她口得知确实的消息,所以还得麻烦你们先过了这一个坎再说。”

“怎么会这样……”

我无力的坐了下去,本来当这个什么联盟代表,就已经够无力了,现在还得先找到对方的老巢,这算哪门子和谈呀,考验我们的资格吗?简直就让人无力>

“别丧气,群魔堡垒里有不少矮人,说不定你们去到那里以后,将琳娅的身份告诉他们,他们就会主动告诉矮人王城的所在地呢。”看到我有气无力的样子,阿卡拉不由安慰了一句。

“但愿如此吧。”

嘴上虽然怎么说,不过我心里却不抱什么乐观的态度,矮人的脾气我不了解,不好说话,但是自己那主角式的无事生非,小事化大,大事化无的悲剧生涯,却让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信心,阿卡拉嘴里说的没事,一定会被我变成有事。

随后,主要便是阿卡拉和琳娅的对话,在交涉之应该注意什么什么,提出的条件是什么,阿卡拉很是提出了一些老狐狸式的点子,希望琳娅不要被她带坏才好,我无聊的打着哈欠,眼睛眯了起来,耳她们的对话声也逐渐模糊,直至完全消失为止。

“吴大哥……吴大哥……”

沉沉的美梦,仿佛来自天际边的熟悉声音响了起来,意识在梦与现实之徘徊,我'迷''迷'糊糊的将发出声音的物体搂在怀里,口喃喃道。

“呜呜~~,小维拉丝,再让我多睡一会吧。”

直到完全从梦境脱离,我才清醒过来——自己又不是在家里,而是在阿卡拉的帐篷,维拉丝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怀里搂着的温香玉体,虽然同样是那么舒服,但是感觉不对,准确点来说,应该是r量不对,搂着小维拉丝的感觉,可没现在这股强大的压迫感。

往怀里一看,我猛地松开手讪笑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是琳娅。

脸上带着无限的红晕,还有一丝丝不可察觉的黯然神'色',琳娅装作若无其事的对着我'露'出了甜甜的笑意。

“阿卡拉人呢?”眼见气氛有点尴尬,我连忙开了个话题。

“阿卡拉大人有事,已经先离开了。”

“她走多久了?”

我'揉'了'揉'眼睛,目光望向帐外面,橙'色'的夕阳正从里面照'射'进来,给帐篷铺上了一层温馨柔和的光彩,一如琳娅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

“刚走不久而已。”满是笑意的天蓝'色'眼睛轻轻一眨,琳娅轻描淡画的柔声道。

“谢谢你,琳娅……”

看到外面的夕阳,我要真还当是她所说的“不久”,那就是傻子了,要知道我们来的时候,可还是上午,她们的谈话怎么也不可能持续一个白天吧。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也回去吧。”

大大伸了一个懒腰,我和琳娅肩并肩走出帐门,沐浴在金'色'的夕阳下,在无人的碎道上漫步着,呃,还真是个聊天的好环境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