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群魔堡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二章群魔堡垒

“对了……”

踏入远程传送站的前一刻,我突然将脚步收回,迎向琳娅的困'惑'的目光。 飞

我们这一去群魔堡垒,人生地不熟的,要是去历练旅游什么的还好说,随便'乱'逛就是了,走到哪里是哪里,可这次是为了完成任务,是有目标'性'的,如果还像无头苍蝇般'乱'撞,那任务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得了?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琳娅也陷入了深思,我这个路痴就别指望了,虽说第七感爆发的时候会进入'迷'宫杀手状态,但是咱可不是五小强,第七感说爆发就能爆发,那是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

琳娅,虽然不大可能是路痴,但是她连鲁高因都没去过,在群魔堡垒那种纵横交错的地方,也不大靠谱。

虽说群魔堡垒有联盟负责人,但是也不能劳烦他们呀,并不是每个负责人都像奥玛斯老头那么闲的。

于是,从以上认知,我得出一个结论,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找一个比较熟悉群魔堡垒的向导。

大脑高运转,所有认识的面孔一一从脑海闪过,他们的人物讯息也随之罗列出来,最后,画面定格在其一张面孔上。

“我们先去一趟库拉斯特吧。”

搜索成功,我睁开眼睛,一拍手掌笑着对琳娅说道。

片刻之后,库拉斯特的绿林酒吧,里面正发生着惨绝人寰的一幕……

“不要啊,大人,呜呜~~~,求求你,不要带走菲妮。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不要为难她,呜呜~~~”

酒吧侍女欧娜趴倒在地板上,晶莹泪珠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从她那白皙脸颊上滑落,滴在地板上,溅湿了一片,而她依然伸出颤颤的右手。不屈不挠的向对方伸了过去。

“表哥,你不要为难欧娜喵,我跟你走就是了,欧娜,你要保重,喵呜~~”

伪娘菲妮也一脸生死离别般的伸出自己地手,不断试图和那只伸过来的小手紧紧相握,指尖和指尖之间擦身而过。但是那0.01毫米的距离,却成了两个人永远的鸿沟。

此情此景,若是能再加点梁山伯与祝英台之类的背景音乐,恐怕会更感人一些吧,啊。不用了,一旁的'吟'游诗人已经吹起了风琴,那淡淡忧伤的音'色',还有里面隐藏着的对地主阶级深恶痛绝地控诉。让这一幕更是感人泪下,同时对始作俑者忿忿不已。

吹你妹呀吹!!

一身惨叫,这个留着两撇忧郁胡子的'吟'游诗人便被我踢飞出去,整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除了煽动情绪和勾引无知少女,你还会干什么?我就最讨厌你这种人了,竟然敢先我一步过上混吃等死的生活。

话说大家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好吧,让我们从第三者的视觉将酒吧内的情景描绘一遍。我,站在酒吧央,右手提着菲妮的衣领,用抓小猫的姿势将她蜷缩起来的身体拎在半空。

在我前面地,无疑就是酒吧侍女欧娜,她听说我要“抢走”菲妮,匆匆赶来,结果在我面前华丽的摔了一跤。侍女裙也被钩住了。所以无法向前挪移一步,而绝非是我请了什么狗腿子流氓将她架住。

周围的则毫无疑问是那些八卦长舌党。里面尤其以一个个拔地而起的光头最为瞩目,没办法,谁让野蛮人最八卦呢?

“可怜的小菲妮,早知道我就不该犹豫那么多,直接出手,真后悔呀,'性'别什么地,根本就不是障碍……”

“是呀是呀,没想到最后还是遭凡大人的毒手……”

背后传来一阵如是的窃窃私语。

“滋~~”额头上顿时跳起四根青筋,握紧拳头,我忍!

“都说了不用担心,我只是暂借菲妮一两个月而已,最多两个月,保证她能回来。”我和颜悦'色'的对欧娜说道。

“两个月诶,可是能干很多事,说不定到时候小菲妮就怀孕了,挺着个大肚子回来。”

“是呀是呀,可怜地小菲妮,可怜那肚子里的孩子。”

窃窃私语窃窃私语。

本来被我这么一说,脸'色'已经有所缓和的欧娜,听到身后的话语声以后,脸'色'变得比刚才更加惨白,脑海里似乎还在补完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菲妮都要惨遭我凌辱的景象。

“砰”,额头上的青筋迅扩大蔓延,紧握的拳头也暴起了青筋,我!再!忍!

“放心吧,我地'性'取向绝对正常。”我用带着杀气的微笑,继续向欧娜解释。

后面的那两位,就算隔着那么厚的人群,你们也应该能稍微感觉到我现在的杀意了吧,是时候给我收敛一下了吧。

“那可说不定,两个月啊,花季少女的心,可是最捉'摸'不定,随时都有移情别恋的可能,万一到时候被凡大人的英姿'迷'住,一时冲动,两人独处,正所谓**,就算是以凡大人地定力,恐怕也……”

“是呀是呀,少女对自己地第一个男人总是比较难忘的,恐怕这一来一去,小菲妮就彻底地沦为凡大人的爱情奴隶了。”

“嘭——”

超级赛亚人变身!!

两个不知死活的长舌男,还不知道自己就要大难临头,在其余冒险者怜悯的目光,他们蹲在人群外围,背对人群捏着鼻子继续造谣生事。

突然,一双大手如同五指山般朝他们天灵盖直抓而下,等他们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那五只箍着他们脑壳的指头,正用着无法抗拒的力道,硬生生的将他们的头转了回去,迎向他们视线的。是我布满了青筋的笑脸。

“库特,马科斯,你们挺闲地嘛,请问蹲在这里干什么呢?”我冲着两人一笑。

没错,左手抓着的光头野蛮人,就是号称库拉斯特第一擂台高手的野蛮人库特,而右手抓着的,则是支援行动。和我们一起护送精灵村落的第一大队第十二小组的组长德鲁伊马科斯。

“我……”

马科斯在我不怀好意的笑容下,腿肚子已经开始打颤了。

“我们在讨论当下时代的主题——爱与和平,大人。”

库特不愧是嘴皮子贼溜地野蛮人,眼睛一转就咧着嘴大义凛然道。

“是吗?爱与和平?真没想到你们还挺有内涵的。”

“是呀是呀。”两人忙不送的点头。

“不过,我到觉得你们两个就是爱与和平的最大障碍,为了时代的发展,不介意牺牲一下自我吧!”

在我充满威胁的目光下,酒吧里的冒险者纷纷点头。并用深仇大恨的目光看着两个罪人。

“凡大人,饶命啊,我们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一切都是库特出地主意。”

马科斯眼见群众纷纷被威胁收买,情况不妙。立刻痛改前非,还不忘记倒拉一把。

“你这小子……”

嘴巴慢一步的库特恨得直咬牙,心想马科斯这混蛋还真是深藏不'露',平时不显山'露'水的。关键时刻嘴巴却比自己还要快,明明只要他再迟上一秒钟,说这句话的人就是自己了。

“我理你们谁出的主意,现在给我将功赎罪,搞定她们两个,否则……”

我朝重新瑟瑟发抖地抱成一团,正用畏惧的目光看着我的菲妮和欧娜二人一指,然后左手作刀状往脖子上一抹。你们滴,明白滴干活?

“小事一桩,交给我们吧。”

两个人立刻拍着胸膛保证,然后张开五爪,狞笑着朝菲妮和欧娜走上去。

“有打手的感觉,就是不同呀,这就是所谓地地主阶级享受吗?”

我一边翘起二郎腿,喝着冰凉透心的麦酒。一边看着库特和马科斯以比恶棍还要恶棍的手法将两个人强行分开。这才是白'毛'女经典的一幕呀,难道我就是那个黄世仁?

“吴大哥。你真厉害。”

见我将两个“传说”的四阶冒险者制的服服帖帖,俏脸红扑的琳娅眼里闪烁着崇拜的目光。

她地存在早已经吸引了无数冒险者的目光,无论容貌还是身材,琳娅都比身为库拉斯特第一美女的小狐狸只好不差,尤其是身材方面,更是能让那只向来是老娘天下第一的小狐狸羞愧的想'自杀',虽然其实她的也不小,咳咳……

“没什么没什么,啊哈哈哈……”

还有什么比被美女崇拜更开心的事情呢,这时候要是手头上有把折扇那就更完美了。

这时候,库特已经将菲妮抓了过来,还是用拎小猫的姿势,话说这已经成了抓菲妮地专用姿势吗?

而另外一边架住欧娜地马科斯,则是担当“老好人”在安慰的欧娜。

“放心吧,小侍女,如果菲妮变心了,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地。”其实欧娜在整个库拉斯特的酒吧还是挺有人气的。

老好人你妹呀?!你这大尾巴狼!!这算是个屁安慰呀?!!

续'吟'游诗人之后,马科斯再次被我一脚踢飞。

一场闹剧过后,欧娜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菲妮被人“拎”走,毕竟,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冒险者,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平民侍女,如果连身为转职者的菲妮都没有能力抵抗的话,那她根本就连抗议的权利都没有,对方能和颜悦'色'的和她解释,已经算是给天大的面子了。

“喵呜~~,表哥,你究竟要带我去哪里喵?”

一路上,被我拎着的菲妮终是放弃了挣扎,手脚无力的垂了下来。

“解释之前,你能先换个称呼吗?”听到表哥这个词,我立刻全身冷的直打颤。

“那你想让我叫什么。主人喵~?”

菲妮将带着一层薄薄水雾的乌黑眼珠转过来,配合着一身花边点缀的可爱侍女服,将自己现在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可恶,我地弱点被看穿了吗?不愧是号称男人克星的伪娘,面对着发出耀眼光芒的菲妮,我眯上了眼睛。

哼哼,虽然的确击了我内心的柔弱点,但是。如果以为凭着这点小聪明,就能让我心动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要知道五年前的我,可是经历了无数伪娘动漫洗礼的宅呀!!

“算了,随便你喜欢吧。”

想到这样拎着人(猫?)走在大街上不妥,我随手将菲妮一扔,不知是转职者地能力没丢。还是要紧继承了猫的属'性',她灵巧的一个鹞子翻身,稳稳落在地上。

“菲妮,我记得你说过你曾经去过群魔堡垒吧。”

“没错喵,旅行的时候。的确是到过群魔堡垒喵。”

“对群魔堡垒熟悉吗?”

“如果是群魔堡垒的话到还好,群魔堡垒外面,也就是绝望平原的怪物太强了,我不敢出去。怎么了喵~~?”

“你能将末尾那个喵字去掉吗?”喵来喵去的让我有些抓狂。

“为什么喵?”

“不为什么喵!!”

晕菜,连我都被绕进去了,一旁地琳娅已经弯着腰笑憋红了脸。

“我尽管试试看喵~”菲妮似乎对我提出的要求很困扰。

“算了喵,随便你吧!”我无奈的放弃,都已经成她的本能了。

“知道群魔堡垒的内部就行了,这次我有事让你帮忙。”

“你该不会是想去群魔堡垒喵?”听到我这样说,菲妮立刻用惊疑不定地目光看着我。

点点头。

“……”

“……”

下一刻,菲妮转身就跑。那身手竟然比刺客还要滑溜,要不是我眼疾手快及时拎住了她的衣领,还指不定她会跑哪去躲起来,库拉斯特那么大,想找一个存心躲藏的冒险者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我不要去,我死也不要去喵~~”

“喊什么喊,又不是让你去杀大菠萝!!”我将她一把提起来,怒目而视。

“我才不要去那鬼地方呢。打死也不要去喵~~”菲妮依然不断挣扎叫着。

“再吵地话。我就将你扔到哈洛加斯的兽人领地里去。”

这句话果然凑效了,菲妮停止了挣扎。只是那脸蛋上流'露'出来的委屈,简直比死了爹娘还要丧气可怜。

“听好了,这次你的任务,就是给我们做群魔堡垒的向导,如果做得好的话,至多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

“知道了喵,放我下来,我不逃跑就了是喵。”像咽了气的猫似地,她拖着沉重的表情说道。

“我最讨厌的地方就是群魔堡垒喵……”

菲妮垂头丧气的说着话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法师公会的地下远程传送室,乍一见传送站,刚刚还一副半条命样子的菲妮,立刻便竖起了精神抖擞的猫耳朵,两眼闪烁着星星,似乎连要去群魔堡垒地事实也忘记了。

“这就是远程传送站吗?我们是要坐这个去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喵~”

前身身为流浪冒险者地她,就连进入法师公会的资格都没有,又怎么可能享受乘坐远程传送站地优待,所以感谢我吧。

三人站在魔发阵以后,随着法师的'吟'唱,魔法阵图逐渐点亮,最后连成一片白光,眼尽是白茫茫的一片,在这白'色'的世界,夹杂在法师的'吟'唱声,突然出现一声微不可察的脚步声,如果不是我现在的听力今非昔比,恐怕就要错过了。

漠无表情的将手伸向声音出处,将一只喵喵挣扎着的“小猫”拎了回来,冲她咧嘴一笑,换来的是几乎快哭出来的泪眼汪汪表情。

这家伙,虽然已经完全变了个'性',但是那滑溜的'性'格到是继承了下来。

白光骤然一闪,双脚落空。坐高电梯时的感觉又来了,好再只维持了不到一秒钟就停了下来,脚尖已经重新着地,群魔堡垒,我胡汉三来了。

回过头,还没习惯远程传送地琳娅脸'色'有些苍白,幸好在传送之前我就紧紧握住了她的小手。

察觉到我担心的目光,脸'色'逐渐红晕起来的琳娅抬起头。报以一个让人心醉神'迷'的笑容,那被我牵着的柔软小手却并未挣开,反而似要将情意传达过来一般,握得更紧了。

难道要这样牵着小手逛群魔堡垒?这到是个挺浪漫的主意。

至于菲妮,呃,她就不用管了,拥有小强般生命的人是不会在乎这点小事地。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仔细观察眼前的群魔堡垒,肩膀就被骤然'逼'上前来的黑影重重的拍了一下。我嘞,可比老酒鬼下手还重呢。

“新来的吗?不错不错,欢迎来到群魔堡垒,能将绵羊变成饿狼的地方,哈哈哈哈~~~”

笑你个头呀。谁能告诉我这自来熟的大块头是怎么回事?

我'摸'着发麻的肩膀抬起头,一个足足比我高上半个身地巨大黑影耸立在我面前,不用说,能有这么大块头的。除了野蛮人外别无他人。

“这两个是你的队友吗?实力似乎有点……算了,将就着吧,小伙子,你来的正好,狩猎行动就要开始了,一起出发吧,哦哦!!我的血'液'已经开始沸腾起来了!!!”

说着,这个自顾自说地野蛮人转身飞驰离去。穿着重型盔甲的巨大体型就像坦克似的,每跨出一步都将地板震得咚咚作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脑子还没完全转过弯来的我,在不断回过头地野蛮人催促下,也跟着跑了过去,这种感觉,怎么看怎么像是热血漫画里的一副镜头——夕阳下的海滩上大声呐喊着“xx必胜”练习跑步的棒球队?!

“喵呜~~,刚刚来就遇上了,真倒霉。所以说我讨厌群魔堡垒喵~~”热血棒球员菲妮跟在后面。泪流满面的低声抱怨着。

“还未自我介绍,我叫奥斯卡。是整个群魔堡垒第一的野蛮人战士,哈哈哈~~”伴随着奥斯卡震耳欲聋的粗犷笑声,整个世界似乎都震动起来了。

是是是,你是奥斯卡,你全家都是奥斯卡行了吧,我挖着麻木的耳朵,朝奥斯卡翻了翻白眼。

“我是德鲁伊吴凡,这是我地队友琳娅,还有菲妮,请多指教。”

“小子,艳福不小呀!”

奥斯卡余光从琳娅和菲妮身上扫过,'露'出男人都懂的暧昧目光,让依然还和我手心相连的琳娅羞红了脸,至于菲妮,请无视她吧。

“就是实力太差了点,我说,你们真是凭实力来到这里的吗?”

看向琳娅和菲妮,目光惊艳的同时,奥斯卡也皱起了眉头,虽然他无法具体知道两个人的等级,但是大致实力却是能感觉出来,不由'露'出了怀疑的目光。

“是不是,我会用实力告诉你。”我冲他晃了晃拳头。

“很好,小子,我喜欢你的个'性',实力也不错,你这个朋友我交了,待会杀完以后,去酒吧喝上三大杯。”

对于我地直言挑衅,奥斯卡不怒反喜,野蛮人'性'子豪迈,自然也喜欢说话'性'子直地人。

“一言为定。”我加快几步,追上了奥斯卡。

“我说奥斯卡老兄,现在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吧?”

“你看我,都忘了跟你说了。”

这满脑子热血的野蛮人,似乎才想起我是刚刚来到群魔堡垒地新人。

“吴凡老弟,你来的正是时候,今天可是超爽的狩猎活动。”

“一点都不爽喵~~”

后面的菲妮垂头丧气的小声嘀咕道,只是声音很快就淹没在奥斯卡那犹如滚滚黄河的浪涛之。

“哦,狩猎活动?是怎么回事?”我的好奇心立刻被吊起来了。

经过奥斯卡好一番解释,我才明白,原来这所谓的狩猎活动,竟然就是类似于罗格营地那会的的怪物袭村,唯一不同的是,怪物袭村对营地冒险者来说是灾难'性'的考验,而狩猎活动,却是群魔堡垒冒险者的一项全民活动。

群魔堡垒外面的绝望平原上,充斥着各种各样怪物,这些怪物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聚集起来向群魔堡垒发动攻击,而这时,所有呆在群魔堡垒里面的冒险者就会组织起力量将这些怪物全部歼灭,狩猎活动就是那么简单。

“可是群魔堡垒不是建立在崖壁之上,只有一条小道通向绝望平原,号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大陆第一堡垒吗?怪物再怎么傻,也不可能跑来送死吧?”虽然我是第一次来群魔堡垒,但是对于它的大名可是早已经耳熟能详。

“那当然,就凭它们也想攻入群魔堡垒?就算是十个迪亚波罗来了,我们也能让它有来无回。”奥卡斯'舔''舔'嗜血的嘴唇,不屑的说道。

“但老龟缩在群魔堡垒有什么意思,所以我们在群魔堡垒脚下建立的一道防线,将它们吸引过来而已。”

晕,原来是你们自找的呀。

“哦哦哦,怪物很快就要来了,我们加快脚步吧。”

感觉到地表微微的震鸣,奥斯卡抽出两把蓝'色'长剑,互相挥击着发出铿锵有力的冷金属响声,一股铁血嗜杀的气息自他身上澎湃涌出。

“我讨厌热血喵~”后面的菲妮沮丧的嘀咕道。

看着奥斯卡一副战争狂人的模样,对菲妮的话心有戚戚然的我,深刻的体会到了她对这里的抵触心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