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那一招秒杀精英的风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如果将数千个包裹在罪恶之甲的厄运骑士看成是钢铁洪流,那么由近战冒险者组成的防御线,就是坚不可摧的堤坝。

现在,这些法师分明看到,堤坝右端似乎开了一个缺口般,洪流正汹涌不断的往那个方向奔流直去。

当然,并不是因为那里崩塌了,让洪水漏出来,相反,仿佛是出现了一个无底洞,将那涌过来的洪流尽数吞没。

“那个人是谁?!”

眼尖的法师们终于找到了那吞噬洪流的无底洞——一只狼人正挥舞着利爪,像收割麦子似的,将自己面前的厄运骑士打成骷髅碎渣,钢铁的盔甲,在他的爪子面前就像布条一般,一撕就烂。

他的脚下,已经到倒成了一座小山似的尸体,那狼人就站在尸山顶端,将汹涌爬上来的一只只厄运骑士拍的四分五裂,偶尔一记狂犬病,浓绿色的毒素肆虐着散播开来,脚下拥挤的钢铁洪流立刻便空出一片真空带。

“不知道!应该是第一次参加狩猎活动的吧。”

问者旁边的女法师,用着狠劲盯了好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

德鲁伊变成狼人以后都一个模样,除非是熟人,否则很难辨认出来,不过朋友圈内号称万事通的她,凭着参加了数十次的狩猎活动经验,再加上惊人的记忆力,只要对方参加过狩猎活动,凭表现出来的实力,她就能大致猜出那个人的身份。

这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力量,这个德鲁伊应该是第一次参加狩猎活动,或许是刚刚来群魔堡垒的冒险者吧,不然自己肯定会有印象,可是,新人会有那么强的实力吗?

“那……那个。他是我地队友。”

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道清新甜美地声线。顺着声音回过头去。一个让她这个女人也不由为之迷醉地娇小漂亮地女法师。低着头。轻声说道。眼睛里却闪烁着骄傲地神色。

这个漂亮地女孩。和那个德鲁伊关系恐怕不止队友那么简单吧……

凭着老道地眼光。女法师一眼就从眼前地法师女孩目光中地喜悦和骄傲神色。看出两个人之间地关系地不同寻常。

不过一个冒险队伍里面地队员结婚。这也是常有地事情。非要说有什么称奇地地方。那就是眼前这个女孩地容貌和身材实在太出色了。让人忍不住好奇让她骄傲地那个男人究竟是个什么样地人物。

“你好。我48级巫师。达拉蒂丝。叫我蒂丝大姐就行了。你们刚刚来群魔堡垒地冒险者?”

女法师蒂丝手中不停的施展着五颜六色的凌厉魔法,将对面的厄运骑士炸得满天飞,一边笑着问道,这套心分两用的功夫让琳娅很是佩服。

“您好,蒂丝姐姐,我是二……巫师琳娅。”

琳娅张了张小嘴,却又猛然顿住,并不是因为不好意思报出自己的等级,而是因为这次的任务是秘密,如果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等级的话,肯定会怀疑。

因此,她向女法师投以抱歉的眼神,对方报了等级,而自己却隐瞒不报,是很失礼的事情。

“没关系没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就是青春嘛,呵呵呵~~”蒂丝不以为然的轻笑起来。

“这是我的队友,巫师菲妮。”

琳娅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挥了大家族小姐的风范,以完美无瑕的礼仪向对方介绍道。

“你好,蒂丝姐姐。”菲妮乌黑的眼睛转着,怯生生的说道。

“不错不错,又是个可爱的小姑娘,你们队伍里的男人可真有福气。”

蒂丝仔细的看了菲妮一眼,女人的敏锐直觉让她似乎觉得隐约有什么不对劲,但是无论怎么看,眼前都是一个可爱到极点的女孩。

要说奇怪的地方,也不是没有,而且很大,那就是她那身侍女服,在一身法师袍的法师队伍里特别的显眼,不过冒险者的爱好千奇百怪,蒂丝奇怪归奇怪,但也并未就此追问。

“那边那位,是德鲁伊吴凡,吴大哥。”说到这里时,琳娅娇艳欲滴的嘴角微微翘起,语气也上扬了几分。

“哦,原来是这样。”

蒂丝饶有深意的看着琳娅,这时才现自己刚刚的态度有些暧昧过头的琳娅,顿时羞红了脸。

“你们队伍就三个人?”

群魔堡垒的三人冒险队伍不是少,是十分少,在营地和鲁高因,资质优秀的转职者组成三人小队还勉强过得去,但是到了库拉斯特,历练就变得艰难起来了,尤其是最后的Boss是魔神级的投影墨菲斯托,三个人基本上是去找虐。

所以,一般走到库拉斯特的三人队伍,在现前路艰难以后,至少也会雇佣一两个佣兵以增强队伍的实力,能走到群魔堡垒的三人队伍,在蒂丝的记忆中也只有那么一队。

“是的。”

琳娅含笑着点了点头,她继承了她的祖母拉菲尔的气质,就如同和煦的阳光一样,无论容貌如何的灿烂,但是照耀到你身上时,也会觉得暖洋洋的,不会被灼伤,也不会让人自惭形秽,那是一股无可匹敌的亲和力。

“难怪……”

不知不觉为琳娅的气质所吸引,语气亲和了几分的蒂丝,看着远处将强大的厄运骑士当萝卜砍的狼人,心有戚戚然的嘀咕着,有这样的强大的队友,墨菲斯托似乎也没什么好怕的。

“既然你们是他的队友,正好,带上一小队法师过去支援那片区域吧。”

蒂丝笑着说道,随着战场轴心的转移,增加那篇区域的法师火力势在必行,于是,在她的调动下,琳娅和菲妮两个,还有1o法师佣兵,7

转职者,一起朝右翼的方向挪移过去。

回过头,这边的冒险者已经开始哀怨连天了。

“吴凡老弟,这边,这边快被冲破了。”野蛮人加纳的悲鸣声响起。

“吴凡大人,这边也快不行了。”另外一边组合的几个佣兵小队也惊声呼道。

随着我将战场的轴心转移到这里,连带附近的其他冒险者压力也大了,只是看到我脚下堆积如山的厄运骑士尸体,一直咬牙坚持到现在,如今终是抵挡不住了。

当然,身处局中的我们还未明白整个战场现在的变动,只是觉得,这次的狩猎活动的怪物怎么数量特别多?攻势特别猛?

“好嘞——”

眼见狂犬病冷却时间过了,我又是一记幽绿色的爪子从眼前的厄运骑士身上划过,唰唰的制造出一片怪物的死亡禁区。

乘着怪物涌上来的空挡,我全赶向两边,爪子和嘴巴齐齐威,让这些冒险者的压力一扫而空,纷纷投以感激的眼神。

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因为源源不断的怪物又涌了上来,将原本的空隙堵住,遥遥望去,数千只厄运骑士只不过少了一小半,后方还不断有怪物涌上来,这场战斗,究竟要打到什么时候呀。

“老弟,小心!!!”

突然从旁边传来的加纳惊叫的呼声,回过头一看,一只身穿幽绿色盔甲,连手中的毁灭之剑也是幽绿色的厄运骑士,气势汹汹的冲我杀了过来。

打了小的,老的终于来了吗?眼神闪过一道寒芒,我紧紧的看着这只以普通厄运骑士两三倍度朝自己冲过来的精英级厄运骑士。

精英级厄运骑士:毒素强化,快移动。

好家伙,竟然是毒素强化,恐怕狂犬病打在它身上,只能造成几十点伤害吧,这狂犬病技能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无法弥补的大缺陷,当敌人毒素抗性高的时候,伤害会低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比如说,2oo狂犬病的毒素伤害和2oo火焰伤害相比,对于抗毒达到7o的怪物来说,2oo狂犬病毒素能造成1o点以上的伤害,就已经算是人品爆了。

但是,同样是抗火达到7o的怪物,2oo点火焰伤害却依然能造成至少三四十点的伤害,这就是差距。

这混蛋,难道是算准了自己的狂犬病对它造不了伤害,才敢跑上来……送死?!

想到这里,我冷笑了一声,自己的四阶技能,可不但只只有狂犬病而已。

德鲁伊变形系四阶技能【焰爪】,在变形狼人或者熊人状态时,将火系元素加持在自己爪上,造成强烈的火焰伤害,但准确率会有所降低。

九级的焰爪,火焰伤害为83-88,当手中燃着的熊熊火焰,被我以雷霆之势一拳灌入迎面扑上来的精英级厄运骑士腹中的时候。

“轰——”

仿佛大炮轰鸣一般的巨响响起,附近交战着的冒险者和怪物双方也忍不住停顿下来,愣愣的将目光放向这边。

一只高大的狼人,整个右臂被一层似乎能将钢铁也融化掉的剧烈火焰所环绕,然后贯穿到他前面的精英级厄运骑士小腹中,坚硬的盔甲瞬间汽化,燃烧着的拳头,从另外一边伸出来。

这只精英级厄运骑士手中高举了恶毒的幽绿色长剑,正欲从狼人头顶上砍下去,可是姿势却僵硬在半空,从头盔里露出来的那双绿色幽冥双目,透露着悲哀的色彩。

时间仿佛停顿,所有的人眼中,都紧紧盯着站在尸山最顶端静止不动的两个人,他们,一个是从不为人知的小德鲁伊,凭着表现出来的强横无匹的实力,一跃成为这片区域里的冒险者的主心骨的神秘高手,一个是这片区域的厄运骑士里的老大——精英级厄运骑士。

骤然之间,停顿的时间就像煲开的水一般起来,狼人爪上熊熊燃烧着的炙热火焰,如同一个火引子,迅将精英级厄运骑士全身点燃。

全身被烈火焚烧的精英厄运骑士,从那包裹着盔甲的喉咙里出硬币在铁上刮过一般的尖锐叫声,身上披着的坚硬盔甲,在火焰的沐浴中迅融化成铁水。

里面包裹着的恐怖骨骸**裸的暴露出来,却依然避免不了被火焰所肆虐,骨头被烧得火红黑,然后伴随着精英厄运骑士逐渐衰弱的尖叫声化为灰烬。

一阵带着血腥味的冷风吹过,所有的冒险者都不禁打了个颤抖,饶是他们历练了那么多年,见惯了无数残忍血腥的场景,但是一只怪物,一只体型庞大的怪物,一只实力强大的怪物,被这样活生生的火烤成灰,在绝望的痛苦尖叫声中化为灰烬,这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将一只蚂蚁活生生烧死,和将一头大象活生生烤死,哪个场景更让人觉得残忍,答案很明显,强者的死,总是更能触灵魂的悸动。

刹那间,整片战斗区域静成一片,一招秒杀精英厄运骑士的事实,天空中代表着精英厄运骑士大爆的,漫天闪亮物品掉落的景象,都让冒险者心里那股凉飕飕的感觉给压了下去,留下的,只有对那个唯一高高站的尸山顶上,仿佛一座巨山般耸立着的身影的敬畏。

别说其他冒险者,就连我,也对能一击秒杀这只还有一半血以上的精英厄运骑士感到有些愕然。

九级的焰爪威力很强大,这的确没错,虽然表面上直有83-88火焰攻击,似乎完全比不上同为四阶变形技能的狂犬病的219-264素伤害那么强大。

但是这么想的话,说明你只是一个对暗黑一无所知的菜鸟

黑的人都知道,每个职业的技能,能对和自己属性类T他技能有加成作用,所以,焰爪的威力不在于它技能的基础伤害,而是来自于其他技能的加成。

焰爪,一共能被四个属性相似的技能加成,这就是它的强悍之处。

德鲁伊元素系一阶技能【火风暴】:+22%火焰伤害依等级

德鲁伊元素系二阶技能【熔浆巨岩】:+22%火焰伤害依等级

德鲁伊元素系三阶技能【火山爆】:+22%火焰伤害依等级

德鲁伊元素系五阶技能【火山】:+22%火焰伤害依等级

那么,现在好好算上一笔,除了五阶技能【火山】我还没有掌握以外,其他三个技能都已经学了,并通过Bug护身护和神语头盔,全部达到了技能九级。

9以22%等于198%,一共三个技能,就是接近6oo%加成,相当于焰爪原本的基础伤害83-88以7,也就是581-616点火焰伤害!!

试问,这样伤害,又哪个四阶技能可以匹敌呢?简直就相当于将同技能等级的法师五阶火系【陨石】,聚集成一点攻击时的伤害,堪称单体攻击无敌。

不过,伤害虽然大,但是想要连成也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想要焰爪加成高就得讲元素系的四个技能加高,光要达到我这种程度,就需要36个技能点,一个冒险者有多少个36技能点加?所以,也就合适我这种拥有全技能加成的逆天装备的冒险者。

回过神,突然现附近静悄悄的,和远处的战场厮杀声形成鲜明对比,一双双怪异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就连其他厄运骑士也不例外,就像全身上下都仿佛爬满了蚂蚁般的让人不舒服。

“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呀!!”

我高举着剑喊道,从灰色天空落下来的凄清阳光照耀在水晶剑身上,变换着五彩的颜色从高高的尸山顶端折射下去,一时之间,仿佛所有人都被这灰冷色世界中的一道明亮光彩所振奋,强大的气势从每一个冒险者中爆出来。

“杀!杀!杀!”

他们高举着手中的武器,并不是直直的朝向天空,而是我剑指的方向,仿佛数十把武器被我的水晶剑凝聚成一团,成为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般,须弥之间,便朝那些还愣愣的厄运骑士杀了过去。

还处于自己老大被对方秒杀之中厄运骑士,气势极为低落,此消彼长之下,原本岌岌可危的战线,竟然一口气向前推进了好几分,以勇猛素称的厄运骑士,竟然缓缓开始后退。

“看见了吗?看见了吗?吴大哥他……她……”

另外一边,被分派到这片区域支援的琳娅她们,自然也将刚刚一幕印在眼中,所有的法师和弓手都陷入呆滞,手中的箭矢和魔法也停了下来——一个仍剩半血的精英级厄运骑士,竟然被一招秒杀,这已经越了他们的常识范围。

幸好冒险者们士气高涨,而厄运骑士却是节节败退,要是精英厄运骑士之前,法师和弓手都愣了起来,失去了远程支援,恐怕这片区域防线将瞬间被冲破,毕竟我再怎么神通广大,一个人也无法顾及整条战线。

除非是变身血熊。

“看见了吗?那个人就是吴大哥,是我的……我的队友哦!!”

素来温和的琳娅也顾不了形象了,还有什么比看到自己心爱人大神威更令人值得自豪的事情呢?

其他人看到了琳娅这副乐滋滋的样子,眼中没有不屑,只有深深的理解和羡慕——如果自己也有这样的队友,如果这个队友恰恰又是自己的心上人,恐怕现在比这个坦率的法师女孩也好不了多少吧。

琳娅是高兴了,却可怜了旁边的菲妮,因为琳娅一个兴奋,情不自禁的就抓着她的脖子摇了起来,一个深陷喜悦中的女孩,爆出来的力量是可怕的。

翻着白眼的小菲妮从喉咙里憋出几个意义不明的音节,被琳娅当成稻草人般猛烈摇来摇去,脚尖几乎没怎么着地,当然,她可以凭着自己的实力摆脱开来,但是身为一个绅……不,一个淑女,她是宁死也不会对单纯处于喜悦之中的琳娅出手的。

直到旁边的法师提醒,琳娅才不断用着她那招牌式的鞠躬道歉,一遍又一遍的赔罪着,眼睛里闪烁着的后悔泪光,即使是同为女人见到了也要心软。

“对不起,菲妮,你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真是太对不起了……”

“没什么,不用道歉了,真的没什么,比起表哥(似乎想起什么似的急忙捂住小嘴)……这种程度的事情,我早已经习惯了……”

两眼全都是圈圈,口吐白沫四肢瘫软在地的菲妮,用着一点都不像说谎的,泪流满面的真诚话语说道。等这群法师弓手会过神来,继续将活力倾注在战场了,已经是一分钟以后的事情了。

这时候,处于阵型中间的,等级最高,实力最强,最有经验的冒险者,在热血澎湃的厮杀中,终于也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不妥。

怎么回事?战斗的强度……似乎比以往弱了很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