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被一个人改变的战场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八章被一个人改变的战场(下)

我现在的表情,就像看到一个刚刚还笑谈创业未来的大好年轻人,突然嗖的一声跳入火海里去,那可是数千厄运骑士的海洋诶,和火海有什么区别?

被包围在里面,恐怕就是哈洛加斯级的高手,也只有一个死字吧。 飞

“没关系,别小看拉丁,就算厄运骑士再多上一倍,对他来说也没问题。”

看到我惊讶的眼神,奥斯卡立刻乐了,生怕我不知道似的连忙解释道,可不是,他将来的愿望就是做一个循循善诱的老师呀。

“对了,他是我的队友。”末了,他又加了一句,生怕我看上抢人似的。

呀,你的解释丝毫不能让我安心下来,这种情况下,被3000个敌人包围和被6000个敌人包围,完全就没什么区别吧。

不过,同为队友的奥斯卡不担心的话,估计是没什么事吧,看着远处如钢铁海洋一般密密麻麻的厄运骑士,再看看头顶上不断掠过的魔法箭矢,我打从心底里佩服这个名字古怪的刺客。

能在如此密集的敌人里面来去自如也就算了,还要躲闪来自天空的自己队友的地毯式攻击,这个刺客,很神!!

看到奥斯卡在战场上大杀四方的神勇,还有刺客拉丁的神出鬼没,我也不禁有些心痒难耐,感觉力气恢复了一些,立刻变身狼人,怒吼一声冲了上去。

“大块头,空个位置给我。”

眼见我冲上来,冒险者们自然纷纷让开一条路,用崇敬的目光看着像收刮麦子一般打倒敌人的两个人,心里暗自思索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种程度。

自然。在右翼的都是一些佣兵和等级较低的转职者。

“厉害!!”

见我一个狂犬病顿时毒杀一片,连带自己这边的怪物也被清空,奥斯卡眼精光一闪,忍不住大声叫好,似乎也想来个大招和我的狂犬病互相辉映,可是砍了几剑。他脸上狂野地表情变得有些郁郁。

“等着瞧吧,等我到了60级,一个旋风吓死你……”

哈——

野蛮人的技能。大多以发掘自身潜能为主,让他去单挑一个boss,他不会输给任何职业,让他去单挑十几个大怪,他也毫不逊'色',但是要他去对付一大帮敌人,就得郁郁了。

因为六阶以下的野蛮人,并没有什么范围技能。像法师那般只需优雅的轻轻舞动法杖就能干掉一大片敌人的手法,对这些大块头来说难度无异于母猪爬树。

不过,当野蛮人学会六阶的终极作战技能旋风的时候,将一改缺乏范围攻击的缺点,让法师也自叹弗如。就如魔兽里地剑圣的剑刃风暴,技能一出,谁与争锋。

随着奥斯卡的加入,右翼的局势终于稳定了下来。凭着我们两个收割机似的杀伤度,整个阵型甚至略有推进。

奥斯卡兴奋的告诉我,以前到这个时候,整个阵型都已经开始后退收缩,直至退到防线上。

这也是为什么防线后面还有很多均匀分布的楼塔,就是为了当近战冒险者退到防线上时,继续给法师和弓手提供远程攻击的制高点。

而当到达防线时,敌人也差不多该被消磨地七七八八了。就算没有,也不能再继续后退下去,哪怕是拼着战死。

防线后面,就是那些勇猛的平民,平民居住在这里是因为给予了冒险者十分的信任,冒险者又怎么能辜负这份心意呢?因此数百年来,只听说过战死在狩猎活动的冒险者,没有出现一例怪物攻破防线的意外。

不过。这个经验丰富地野蛮人告诉我。现在也不是松懈的时候,怪物的到来并没有明确的组织'性'。因此不能排除在厄运骑士后面,还会有怪物陆续地到来。

说到这里,他猛地跳起来,看了看远处的厄运骑士海洋,脸'色'骤然凝重,轻轻吐了四个字。

“它们来了。”

能让在战斗之傲不可挡的奥斯卡'露'出如此沉重神'色'的,究竟是何方神圣,我心下大为好奇,不禁也跟着跳了个几米高,远远的朝郊外大草原的深处望去。

在草原和灰晦天空的交接处,亮起了一条红'色'带子,乍一看还以为是朝阳从那边冉冉升起,颇有点诗情画意的感觉,可是回过神就觉得不对了,太阳现在好好地挂在天空上呢,哪来的第二个太阳升起?你以为是洪荒小说呀,我还后羿'射'日呢。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落下来的时候,我顺势将一个冲上来送死的厄运骑士砍成两半,扭过头朝另一旁闷声攻击的奥斯卡问道。

“噢——”

回答我的是一声牛吼,由大嗓门的奥斯卡发出来,差点没将我吓得将脖子送到前面的厄运骑士地剑尖上。

不过,还没等我破口大骂,伴随着大吼,就有一股暖洋洋地力量涌入体内,身体刹那间充沛着了活力,生命法力也是噌噌上涨。

九级的狼人变身提供48%地生命加成,让我的生命值直接冲上1000+,现在到好了,给奥斯卡这么吼一吼,竟然跳上了1300+。

再看看法力值,原本300+的法力值也提升了一位数字,变成了400+。

我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这是野蛮人的呐喊技能,而奥斯卡施展出来的,更是野蛮人的五阶呐喊技能战斗体制,同时增加生命、法力和耐力的百分比上限,逆天至极。

从古到今,只听说过一嗓子吓退敌人的,没听说过一嗓子还能给人补充实力的,野蛮人这一手功夫,恐怕足以让张飞大哥泪流满面了。

续奥斯卡之后。其他野蛮人仿佛也察觉到了什么,纷纷不要命的扯着脖子怒吼,一圈圈的光晕从他们脚下散发出来,场面壮观之极,让我很是开了眼界。

野蛮人一直没有施展他们地呐喊技能,是因为野蛮人的法力本来就是七大职业最低的,而且呐喊不像圣骑士光环那样,只要踩着就有恒久的效果。技能是有时间限制的,所以只有在关键时刻,野蛮人才会施展出来。

但是,又是什么敌人促使他们一个劲的施展呐喊?仿佛他们不是野蛮人而是牧师,法力不用钱一样,而且消耗光了以后也不再补充。

诡异,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

很快,我脑海浮现出了一个答案。恐怕也只有这种敌人,才能让素来勇猛无敌的野蛮人也'露'出如此苦闷的表情。

绝望平原上地另一种特'色'怪物——厄运施术者。

相传,它们是在地狱入侵以前,人类内部互相之间进行权力争斗时的产物,史书记载。在其一场暗黑大陆著名的战斗——法师部落的战争里,为了对抗对方的法师,厄运施术者,这种让所有人都感到'毛'刺悚然的怪物诞生了。

法师最大的力量来源。就是他们的法力,因此,对付他们地最好办法莫过于消耗他们的法力,厄运施术者就是为此而创造的工具,它们依靠吸取敌方的法师法力为生,法力就是它们的能源。

法师战争以后,这些厄运施术者作为工具,被制造它们而又对它们心存畏惧地法师抛弃了。法师们以为这些厄运施术者在失去了法力以后,就会慢慢枯竭而死,不幸的是,这群怪物找到了通往地狱的秘术,在地狱里面,它们获得了永恒的法力,作为法师地憎恨者,在地狱入侵的时候重新降临人间。

难怪野蛮人要用光法力。现在不用。等会这些厄运施术者一来,就没机会用了。

能吸取法力的怪物。我在营地和鲁高因也见过,半幽灵体的忿怒就是其一种,不过,它们必须通过近战的物理攻击触发吸取法力的能力,而且每次只能吸一两点。

厄运施术者不同,它们可以通过远程攻击吸取法力,而且一吸少说也有四五点以上,这些优势让它们注定成为法系的噩梦,同时也让近战职业者头痛无比,毕竟谁也不想法力被吸干呀。

“拉丁,小丁,丁丁……”

奥斯卡又扯开破嗓子喊了起来,片刻之间,四五把飞刀从他屁股上擦过,刺客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他旁边。

感觉这句话都有点召唤术地味道了……

别看刺客拉丁潜入怪物队伍里,用处似乎不大,他可是阴人的一把手,攻击目标都主要集在头目甚至精英身上,偷偷布置几个陷阱,等头目和精英的生命被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再施展雷霆一击——刺客的武学艺术可不是说笑的,单体攻击在七大职业少有能敌。

因此,他在这片区域里的作用可不比我和奥斯卡小多少,要知道一个头目厄运骑士给其他冒险者带来地压力,并不逊'色'于十几个普通地厄运骑士。

切,我说这阵子精英和头目怎么变少了,没有油水可捞了。

“快,你带着几个兄弟,先将厄运施术者拖上一拖。”难缠的敌人来了,奥斯卡也顾不上开玩笑,满头大汗地朝拉丁挥着手。

一言不发,这位冷酷的刺客身影刺溜的一声又消失了,远远看去,几道黑影从队伍里面掠出,跟他汇集在一起,然后绕过战场朝'逼'近的厄运施术者冲了过去。

厄运施术者虽然能远程攻击,吸取法力,但好在它本身的攻击力并不高,纵使是刺客这样血少防低的职业也能拉上一群,拖个一时半会。

因此,若是这几个刺客拉怪技术过关的话,足可以将厄运施术者拉掉一半,剩下的,冒险者就只好各安天命,祈祷自己别被这群恶心的家伙给看上了。

“兄弟们,向前冲呀。别给这帮家伙接近法师。”

冒险者纷纷怒吼起来,一个个将手的武器不要命似的拼命狂砍,在这股如'潮'的气势下,战线再次被推进了几米,而法师也适当地拉开战线,全部退到弓手的后面。

让厄运施术者吸取近战战士的法力,郁闷是郁闷了点,那到还没什么。若是给它们全部冲到前面,吸了法师的法力,失去了远程魔法的支援以后,恐怕数百年以来的第一次被怪物攻破防线的耻辱,就要由我们来承担了。

当这些厄运施术者靠近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这种名声于外地怪物的形态。

漂浮于地,全身散发出冲天的邪恶红光,身体像人的骸骨。两边各长着四对触手,只消看上一眼,就会觉得这是最恐怖和最邪恶的炼金产物。

这些厄运施术者终于跟上了厄运骑士的步调,扁平的躯体让它们能在厄运骑士之间的缝隙穿梭过来,朝我们慢慢'逼'近。终于……

厄运施术者地触手闪过几道激光一样的红'色'光线,向最央的冒险者激'射'出去(谁让他们站得最前呢),这些状似可怕的红'色'激光束打在冒险者的盔甲上,却连烟也没冒出一丝。看起来很是有点雷声大雨点小。

可是从那几个被击地冒险者脸上'露'出的郁闷表情,就可以猜测出来,他们绝对是被“吸”了。

很快,红'色'的激光束就遍布了整个战场,和法师在天空的各'色'魔法光辉互相衬映,远远看去,就仿佛在上演星球大战一般。

只是现在并没有人有心思欣赏这副壮观场面,每一个被红'色'激光束击地冒险者。脸上都'露'出了异常悲剧的表情。

说到悲剧,谁够我悲剧,明明是在右翼的靠后端,明明在我旁边的奥斯卡连'毛'都没被击一根,我身上却已经被牵了五六根“红线”。

看着蹭蹭直掉的法力,我的脸都快扭做一团了,我不就400多点法力,稍微比30级的法师多上那么一点点吗?至于这样对我吗?

原本一边消耗一边补充。一直维持在200+点左右的法力。被十多个厄运施术者一吸,立刻就掉到了三位数以下。

可恶。与其被你们吸干,到不如自己耗干,这一刻,我终于怀着和奥斯卡他们一样地悲壮觉悟,在他幸灾乐祸的笑脸……

“极地风暴!”

“火风暴改二!”

“熔浆巨岩改!”

“火山爆!”

还有最后一点法力,我怒吼一声,身形猛地膨胀。

熊人变身!!

原本还一脸嬉笑的奥斯卡,在见识到我全力施展的魔法威力以后,也不禁落得个目瞪口呆的下场。

前方几十米范围内整整清空了一大片,起码有两百多个厄运骑士死在这几个魔法之下,乖乖,要是能多来几下,岂不是他一个人就能顶住这一大片区域?

向前冲呀!揍死这帮躲在后面的孙子!!

乘着怪物空出来的空挡,我猛地一个熊扑,向整个厄运骑士海洋冲了上去,那副情景,颇有点像抗日战争片里,独自一人留下来断后的战士,拿着机关枪从战壕里跳出来朝眼前无数地鬼子扫'射'时地悲壮情形。

然后……

咳咳,我可不是那个然后,热血归热血,咱脑子可是清醒得很,这样大咧咧的冲上去,是因为看到自从厄运施术者出现以后,从郊外大草原深处不断赶来增援地厄运骑士,就再也没有了。

也就是说,敌人的兵力已经枯竭,只要消灭掉战场上这剩余的几千厄运骑士和厄运施术者,我们就赢了。

“老弟——”

眼见我两眼通红,送死一般的朝敌人的包围里面扑上去,奥斯卡大吼一声,牙根紧紧一咬,也跟了上前。

他爷爷的,死就死,也算壮烈了!!

可是,当他看到厄运骑士的毁灭之剑砍在那张厚厚的熊皮上,连一根'毛'都没掉落下来的时候,整个向前冲的身体顿时僵成石像。

布尔凯索在上,我看见什么了?完美防御!!

所谓的不破防状态,就是己方防御高于对方的最大攻击值,根据法则的规定,将强行扣掉被攻击方轻微的生命,通常称之为强制扣血。

强制扣血也有多少之分,如果防御刚刚好略高于对方的最大攻击值,那么强制扣血将扣掉大概1-3点左右的生命。

但是,当防御是最大攻击值的好几倍的时候,强制扣血降到了0.5或以下。

这种情况,就是传说的完美防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