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一个人的战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九章一个人的战场

一般来说,只有往自己两个等级以下的历练区域才会出现完美防御。 飞

比如说库拉斯特级的冒险者回到罗格营地,对绝大部分怪物都能做到完美防御,群魔堡垒级的冒险者回到鲁高因,也能对那里的绝大部分怪物做到完美防御,

凭着自己全身高级的装备,奥斯卡有信心,就算自己现在回到库拉斯特,也能对一部分怪物达到完美防御。

但是他却从来没想过,能有冒险者在和自己同级别的历练区域达到完美防御,这在胆大包天的奥斯卡心里,也是一种荒谬的想法,如果不是他亲眼看到的话。

这一刻,他的眼珠子几乎凸了出来,死死的盯着对面那个在厄运骑士包围大发神威的身影,恨不得将对方的装备都剥下来瞧瞧。

他爷爷的,这家伙全身暗金吗?

在知道厄运骑士对对方只能造成完美防御的伤害以后,奥斯卡停下了脚步,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以他现在的防御,就算再加持上圣骑士的反抗光环,也只能勉强对厄运骑士达到不破防状态。

别看不破防也就1-3点血,和完美防御的0.5的数值相差不大,在像这样的战争,这里面区别可大着了,被七八个厄运骑士包围着,一轮攻击,完美防御的话上只在4点以下,而不破防状态却能达到8-24点,十几轮下来,奥斯卡就得哭了。

所以,他只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对方在敌人群里纵横交错,心里酸溜溜的吧嗒着,爷爷的。这家伙比我还会出风头……

感觉到从某处飘来的怨念,我浑身棕'色'的熊'毛'都竖了起来,哪个家伙,是哪个家伙在我背后念碎碎?

爽,这种感觉真tm太爽的!

一掌将眼前厄运骑士地头颅拍飞,我仰天怒吼了一声,在不断涌过来的怪物洪流,自己就仿佛是一座坚不可摧的精钢大桥。任它们怎么吹打,都别想撼动分毫,这种程度,恐怕就是奥斯卡也做不到吧。

这一切,还得感谢加仑那死老头教我的不动如山技巧,什么?是叫强体而不是不动如山?靠,你就不觉得强体听起来很别扭吗?

强体强体,要是发音模糊点的话。别人或许就会听成强'奸'了,这明显是加仑老头的艺术细胞问题,瞧瞧咱现在为它取的名字,多气派,多威风。多有内涵,要是加仑老头泉下有知的话,恐怕也会欣慰异常,举双手双脚赞同我地新命名。

“哈欠——”

第三世界。加仑恶狠狠的打了个喷嚏,拼命'揉'起起了发痒的鼻子:“又是哪个家伙在诅咒我。”

将身体和整个地表连接在一起,就仿佛大树在地上扎根一样,虽然我现在还不大熟练,可是应付眼前这些厄运骑士的不断推搡,一步一步分开这股洪流向后面的厄运施术者走去,却是已经足够了。

话说,为什么我刚刚就没想到从战场旁边绕过去。到厄运施术者的后面偷袭呢?算了,还是不要再想下去的好,再想的话,恐怕我会对自己作为人类地智力产生一定的怀疑……

在我为自己的一时冲动热血而懊恼不已的时候,从整个场面看去,却出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郊外大草原深处,是清一'色'涌过来地厄运骑士,而群魔堡垒这边。则是排成为一排的冒险者。两边泾渭分明。

而我的突然动作,却打破了这道鸿沟。一个冒险者,以势如破竹的气势,涌入了清一'色'厄运骑士地洪流之,那一个小小的点,就仿佛平静水面上的某处'荡'起一道涟漪,或者是平整光滑的玻璃上的一个弹孔,是那么的显眼。

这时候,防线上的法师和弓手又窃窃私语起来了。

“快看,又是那个德鲁伊。”

“诶,是真的耶,这家伙不要命了吗?”

“别胡说,你没看那些厄运骑士在他面前就像面条一样吗?”一个支持者顿时反驳。

“面条多了也能将人压死……”

“你才会被你家地男人压死呢……”

“总比你家那矮个子好……”已经完全走题了。

“好了好了,大家别吵了,看着点你们手头上的魔法,法师一队和弓手一队,你们重点照顾那个德鲁伊,让大家看看他究竟能走到哪一步?你们家的男人究竟有没有人家强。”

一个看似是这里的大姐的女法师不慌不忙的调派着,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女法师和弓手们燕燕莺莺的笑了起来,男法师和弓手则是憋足了一口气……

另一边,琳娅却是忧心忡忡,紧蹙着地弯细柳眉让人看了心碎,虽然她也希望心上人能大发神威,但是如此冒险地举动,让她担心不已。

“琳娅喵,别担心,表哥他很厉害,不会有事的喵~~”一旁地菲妮看到琳娅担心不已的样子,不由开言劝慰。

某人的实力她可是亲眼见识过,别说群魔堡垒,就是去哈洛加斯混也绰绰有余,而且还有杀手锏没有使用出来——那五只鬼狼,每当菲妮想到小雪那光列怒破击的一击之威,心里依然还会颤抖不止。

当然,她并不知道小雪它们已经全部被我留在营地里面,不然我早就将它们召唤出来了。

“嗯,我相信吴大哥,他绝对不是那种莽撞冲动的人。”菲妮的劝慰似乎起到了效果,琳娅的蹙眉稍稍舒展开了来。

在她心目的吴大哥,是一个幽默,没有架子,心地善良的人,她还清楚的记得两个人每一次见面时的情节,那双温暖的大手总是轻轻地抚在自己的头上。仿佛在告诉自己,有他在,天塌下来也没问题。

笑容有些傻傻的,看起来不是很聪明,那双总是喜欢眯起来的双眼,带懒洋洋气息的目光,却偶尔能看到一丝寂寞和防备,像是被狼群孤立出来。独自'舔'舐着伤口的孤狼。

他看向自己,看向维拉丝她们的目光,溺爱还隐藏着一种软弱的依赖,眷恋,甚至是恐惧,恐惧对方突然从自己眼前消失,突然疏远自己,就像绝境之地一根绳索。深深的,用力的抓着。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幼狼一般的复杂而又单纯的个'性',深深的牵动了自己女人的心弦,才会让自己陷入不可自拔的地步吧。

想到这里。琳娅叹了一口气,然后又'露'出了傻傻地,幸福的笑容,能深爱着一个人。这也是一种幸福不是吗?

“琳娅喵,你没事吧?”一旁的菲妮看着琳娅时而蹙眉,时而幸福微笑的样子,担心的将乌溜溜地眼睛转了过去。

“谢谢你,菲妮,我没事。”

琳娅嫣然一笑,让周围灰'色'的天空仿佛也绽放出了百花的娇艳。

“菲妮,你喜欢吴大哥吗?”

理清自己的心情以后。琳娅只觉得心豁然开朗,她眨着自己湛蓝'色'地眼眸,笑看着一脸疑'惑',神情动作都像小猫般可爱的菲妮。

“表哥喵?这个嘛……”

菲妮歪着脑袋仔细考虑着,当然,无论是琳娅还是菲妮,都知道这种喜欢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而是更近似于询问对方对某个人的评价。

“或许吧。表哥他……是个很奇特的人喵。不是菲妮自夸,所有男人里面。对菲妮的态度只有两种,喜欢和痛恶喵~~”

琳娅理解的点了点头,虽然只有短短不到半天的接触,但是她已经见识到了菲妮对男人地魅力,用琳娅自己的话来说——简直就像是古魔法书对法师的吸引力一样。

当然,暗黑大陆里也有'性'取向超级正常,'性'格超级严谨的人,对于菲妮伪娘的身份,他们表现出来的态度就好像是狂热的崇信者见到异教徒一样,所以菲妮才会说在她面前的男人只有两种,态度截然相反地两种。

“喵呜~,但表哥很特别,他两种人也不是,看上去很纯粹,却让人无法琢磨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喵,很冷静,很冷漠,但是又总是会被气氛感染……”

说着,菲妮指了指战场上某只来回冲杀地巨熊,眼前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吗?

“总之喵,表哥老是欺负我,菲妮猜不透他地心思,是个很神秘,很可怕的人喵,不过,他的那几个妻子更可怕喵~~”

说到这里,菲妮突然想起眼前的琳娅也会成为妻子之一,连忙捂着小嘴,楚楚可怜的乌溜眼睛吧嗒吧嗒的看着琳娅。

“放心吧,我不会欺负你的。”

看到菲妮欲哭的样子,琳娅差点没忍住伸出手拍拍她的脑袋,这只伪娘,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我也要保护吴大哥,走,去一队。”

这样说着,两个人挪移到了一队队伍,手的长杖开始闪烁起魔法的光辉。

我并不像奥斯卡看上去那般应付自如,原因还是来自体力,看来是时候考虑一下多加点体力属'性'了,泪目的掏出一瓶型精力'药'水,我闭着眼睛一口气灌下。

“吼——”

'药'水吞下去的同时,无穷无尽的力量从里面爆发出来,仿佛周围的空间都变得缓慢起来,有一种尽在掌握的强大感。

“哗啦啦——”

大臂挥过,前面的三个厄运骑士就像玻璃做的一样,被砸的四分五裂,漫天脱落的铠甲和骨碎,让周围所有厄运骑士都为之一顿,眼的幽绿闪烁不定。

可恶,都怪那些厄运施术者吸光了法力,不然我哪用这样一拳一脚的硬挤出一条道路,一个狂犬病,恐怕缺口早就打开了。

“轰隆隆——”

就在这时,周围突然传来让大地震鸣不已的爆炸声,就好像十多枚炮弹在自己附近爆开一样。汗,该不会误把我当成怪物boss了吧。

回过头一看,远远相隔着几百米的防线上,独立站出来一群法师和弓手,琳娅站在里面,这一刻,空间仿佛突然拉近,琳娅轻轻向我招着手的清纯可爱模样。还有那饱含情愫的关怀目光,都像是放大了一百倍的在我眼清晰起来。

不得不承认,女人是男人动力地最大来源,雄'性'天生就有在雌'性'面前表现自我的本能,在琳娅神情的注视,我再次涌起无限的力量,体内每一根'毛'细血管都沸腾了起来。

克制,克制。差点就要变身血熊了,汗,我深呼吸一口气,饶是如此,身体也已经膨胀了一小半。挺立起来的话,大概已经有将近4米高。

现在就算奥斯卡来了,我也能笑着用大掌拍拍他光滑的脑袋。

——小光头乖,叔叔给糖你吃。

好在是在战场之。在厄运骑士的包围里面,相隔甚远,并没有人发现我的变化,再次咆哮一声,我跨出脚步,朝已经只齐到我胸膛高地厄运骑士辗压过去。

厄运施术者,已经近在眼前。

另一边的奥斯卡,看到我居然有专门的远程护卫队伍。顿时眼红的不得了,他堂堂群魔堡垒第一野蛮人战士,经历了狩猎活动不下百次,都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呢。

眼睛骨碌碌的转了几圈,他心里有了主意,和左右的十多名冒险者交头接耳了一番,阵型顿时一变,而奥斯卡则是身后跟着两名冒险者。组成了一个独立的三角阵型。仿佛尖锥一般狠狠朝厄运骑士群里钻了过去。

一个好汉三个帮,三个臭皮匠。顶上一个诸葛亮,无数事例证明,人多才是硬道理。

这时候,我已经破开厄运骑士地洪流,冲入了厄运施术者群里,顿时便如进入了一片血红'色'的世界,每一个厄运施术者,简直就是一个超过40瓦的红'色'大灯泡。

眼见敌人冲了上来,厄运施术者顿时沸腾了起来,触手上的红'色'激光匆匆忙忙的往我地身上挂。

吸吸吸,法力早就被你们吸光了,还吸'毛'呀。

呃……好吧,我承认我说错了,它们的确是在吸我身上的熊'毛'……

看到眼前无数条猥琐的红'色'光线,我顿时一个怒从心起,要不是这些家伙,我至于累死累活地一步步冲上来吗?

吼吼,看我的自创神级绝学,好大一只熊巴掌!!

“啪“的一声,这些浮起来也只有不到我胸膛高的厄运施术者,被我一个畚箕大的熊巴掌压了下去,红光一散,地面只留下一个巴掌印,还有几枚圆溜溜的金币。

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巴掌,我砸吧了几下,陶醉地深呼吸一口气,这种感觉,就像拿着苍蝇拍,“啪”的一声,将嗡嗡飞在自己头顶上的苍蝇拍扁那一瞬间的快感。

“爽!!”

陶醉良久,我猛地爆出一个字,怒眼圆睁,两只斗箕一样的大掌化身成两只苍蝇拍,我拍,我拍,拍出几枚金币,拍出几瓶'药'水,拍出几件装备,拍出几张艳照……哦,想歪了。

厄运施术者本来就是利用来对付法师的,法师的物理攻击力素来很低,所以被制造出来的厄运施术者地物理防御自然也不会很高,拍起来,那叫一个清脆。

这一路杀过,地上留下无数道熊爪印,每一道爪印代表着一只厄运施术者,正在我杀得兴起地时候,远远的又传来一声破嗓音。

为什么我要说“又”呢?

“吴兄弟,我来了,喔喔喔喔喔~~~”

在发出人猿泰山一般叫声地厄运骑士洪流里,一个光溜溜的大脑袋高高凸起,就像是平整摆放着的苹果堆里直立起来的灯泡,油光滑亮的想注意不到都难。

“哦哦,奥斯卡老兄,我在这里。”

我也摇摇的熊吼一声,上演了一场动物世界的野'性'呼唤,然后一掌往眼前这只倔强不屈的第四次从地下钻出来的精英级厄运施术者头顶上拍下。

响亮的一声清脆响音,这只不知道该用勇者还是傻帽形容的精英厄运施术者发出一声近似某种鸟类一般的尖叫声,红光爆破,闪闪发光的物品顿时爆了个满地。

一道金光在无数爆落物品划过,我眼尖的往前一捞,看看是条项链,金'色'级稀有装备,好东西呀,想暴发户似的将项链往身上的'毛'皮擦了又擦,我才流着口水塞入物品栏里,其他'乱'七八糟的物品也一概不肯放过。

后悔呀,秒杀厄运骑士的时候,光顾着摆酷,竟然忘记捡东西了,等其他人从惊愣反应过来后,想捡又拉不下面子,毕竟从战斗到现在没有一人去捡那满地爆落的装备。

“吴凡老弟,我来支援你。”

逐渐'逼'近的光头终于破开了厄运骑士的阻拦,出现在我不远处,一脸得意的咧嘴大笑很是有点欠揍的感觉。

奥斯卡得意,自然有他得意的理由,什么理由?人品呀!你看看,他从厄运施术者出现到现在,一次也没有被吸,那原本干涸的法力,一点一点的跳动着,积累到现在又能施展一次呐喊了。

奥斯卡得意的笑,得意的仰天长笑,通红的粗脖子像蛤蟆一样鼓涨起来,声音久久在喉咙里压缩酝酿,最终吼了出来,恰在这时,一根如神来之笔的“红线”温柔的套上了他的脖子。

“噢——噢噢噢噢——噢?”

扯红了脖子,却连个屁也吼不出来的奥斯卡,现在的样子就像年老力衰的公鸡在依然试图啼鸣。

“哇哈哈哈——”

我顿时毫不给面子的大笑了起来,一边赞许有加拍着眼前厄运施术者的肩膀,技术流高手呀,你看着时机把握的多好。

可惜这只厄运施术者经不起夸,被我拍了两下就咽气了。

“笑什么笑,是男人的话,就和我……我们比一比谁杀的多。”

奥斯卡瞪着眼睛,话到一半顿了顿,看了耸立在他前面,比他还要高上一个半头的巨大熊身一眼,立刻就改了口风。

谁说野蛮人说话不经脑子?

“比就比。”

鼻子喷了一口气,我已经二话不说的扑向锁定的目标,厄运施术者防低血少,他们人数多肯定暂优势,不争分夺秒的话就算输也不出奇。

“兄弟们,你说我们会输吗?”

奥斯卡高举长剑,将一只厄运施术者砍成两半,然后吼着说道,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澎湃而出。

“噢噢——不会!!”

他身后两名冒险者挥动着武器,眼睛充满了铁血的战意,恐怕就是眼前站着的是大菠萝,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一场赤'裸''裸'的杀戮比赛正式拉开。

大草原深处,刺客拉丁也拖着一大群厄运施术者赶了回来,给我们的比赛填补了新鲜猎物。

同时,这也意味着狩猎活动即将结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