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悲剧的菲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一章悲剧的菲妮

总之,暂时不理这只伪娘,让她自生自灭去吧,反正也出不了大事,就是不知道拉丁知道她的'性'别后,会是什么表情呢?

嗯,有点期待。 飞

经历了几个小时的高强度战斗以后,大家都很累了,当然,除了那些八卦劲头正浓的女冒险者外。

喝了精力'药'水,我现在的感觉还行,但是有过经验,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很快就会酸软下来,像是通宵熬夜五天五夜玩游过后一样。

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回到群魔堡垒,找个旅馆,好好睡一觉,让所有接下来的疲软酸疼都在睡梦浮云。

想到精力'药'水,我又忍不住看了那边一眼,远远的荒废训练场上,精力充沛的奥斯卡还有他的两个跟班,正脱掉盔甲,赤'裸'着上半身扎实的肌肉,挥汗的在跨步挥剑。

“大力点,你们都没吃饱饭吗?”

一手挥动着沉重的双手重剑,奥斯卡大声吆喝道,那副样子,就差没在额头上绑上写有“斗魂”字样的额带。

“是!!”

身后,他的两个跟班用力回答道,那精神抖擞的声音,在数百名身心疲惫的冒险者显得特别刺耳。

眼前场面,让人充分联想到热血和青春这两个字样。

“哇哈哈!!你看你们,一个个累到不行的样子,锻炼不足呀。”

奥斯卡心满意足的回过头,面向着冒险者放声大笑,并肆意展示着自己充满爆发力的肌肉。

向冒险者炫耀,这才是他如此卖力的原因呀。

一个个从他旁边经过的有气无力的冒险者,纷纷朝他翻起了白眼。不过眼也掩饰不住地好奇,为什么这三个厮经历如此激烈的战斗后,还能那么精神呢?

我说大家其实不用羡慕,他也就现在逞逞威风而已,一时半会过后,一只史泰兽都能将他给打趴下。

所有人当,唯独我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三个不知死活的笨蛋肌肉人,吩咐附近的几个平民。在一会儿奥斯卡倒下以后用车将他们三个拖回群魔堡垒。

之后,我拉着琳娅的小手,拎着(你没看错)因大受打击而四肢无力的瘫软在地的菲妮地女佣衣领,回到了群魔堡垒,顺着冒险者的人群来到一间看上去比较像样的旅馆,定了三间房子,吩咐琳娅几句,倒头就睡了下去。

不知一觉睡了多久。当我朦朦胧胧的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拉开窗帘,群魔堡垒那位处高空独有的清晨清冷气息迎面扑过来,远处的景象就像笼罩在浓雾里面,灰蒙蒙的。到也别有一番景致。

感觉到肚子地抗议声,我打开房门,一眼就迎来了琳娅的身影。

“吴大哥,你醒了!”

带着三分喜悦的清脆声音响起。琳娅看了我一眼,又脸红红的低下头。

“恩,醒了,正打算下去吃点什么。”

我挠了挠头发,讪笑了几声,脑海里不禁回忆起几天前那动情一吻,当时大脑是属于酒后壮胆那种,是一时脑热。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实在太孟浪了。

“肚子饿了,一起下去吃早餐吧。”

我决定不去想,一切顺其自然就好,这样说着,从琳娅旁边经过,却自然而然的拉住了她温润地小手。

晕,这几天拉着。都拉习惯了。下意识就牵了上去,现在要是放手的话。想必会让琳娅伤心吧,想到这里,我干脆厚着脸皮拉了下去,话说这柔若无骨的小手,握着的手感就是好呀。

“嗯。”

带着三分羞,七分喜,琳娅轻轻应了一声,乖巧地随着我下了楼。

一边走着,我随意问了一下,从琳娅口,我才知道自己已经睡了足足两天两夜,这精力'药'水的副作用,就是大呀。

“这两人没有人欺负你吧。”

看到琳娅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在加上以她二十多级的实力,难保不会有见'色'起心的冒险者。

“没事,蒂丝姐姐这几天都会过来和我闲聊,有她在,没有人敢怎么样?”琳娅嫣然一笑,感受到心上人的关心,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

蒂丝姐姐?

琳娅一番解释,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她口的蒂丝姐姐,就是上次狩猎活动的法师组负责人,49级巫师,是群魔堡垒少数达到五阶地高手,有她在,自然没有人敢对琳娅怎么样。

“只是……”

说道这里,琳娅顿了一顿,脸上'露'出了稍稍怪异的表情。

“怎么了,有谁欺负你吗?”

心里微微一窒,眼闪过一道戾'色',我这个人啊,平时什么样的都无所谓,但是就是容不得人碰触属于自己的某些东西。

“不,不是我,只是……菲妮好像有点小麻烦。”

感受到那股惊人的杀气,琳娅连忙解释道,纤细的白玉小手在我手微微一紧,'露'出了散发着蜜甜香气的美丽笑容。

“菲妮?”

心一安,我喃喃的琢磨着琳娅地话,突然想起那天地场景。

“她的麻烦,该不会就是那个马丁吧?”想到这里,我顿时又有一种放声大笑地冲动。

“恩,她……”

“表哥喵~~~!!!!”

还没等琳娅解释,回廊深处就传来菲妮那独有的柔弱声音,美目闪烁着泪光,她梨花带雨的咚咚在长廊上奔跑着,朝我飞奔过来。

“表哥——呜喵~~!!”

脚下一个踉跄,带着庞大的惯'性',菲妮整个惊叫着飞扑过来。

我闪!!

嗖的一声,菲妮的身体。在我漠然的目光注视,刮起一阵狂风从身旁飞掠而过,眼看就要撞到墙上……

又是一道肉眼难辨地黑影闪过,将眼看就要五体投墙的菲妮接了下来。

刺客拉丁……

他轻轻的将菲妮放下来,就像怀抱着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绝世珍宝一样。

然后,在菲妮麻木的目光,拉丁细心的将她女佣裙角边的一丝灰尘拍掉,又像个羞涩地大男孩似的。身影刺溜一声消失,留下菲妮一个人软软的跪趴在地上,欲哭无泪。

“看,就是这样……”琳娅叹了一口气,如是说道。

话说,今年暗黑流行的事物是伪娘和尾行吗?

“呜呜喵~~表哥……”

听到琳娅的声音,失魂落魄的菲妮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蹭蹭的从地上爬起。泪奔着向我扑了上来。

我再闪。

眼看她又要面部着地了,我已经在心里倒计时着拉丁飞扑过来,好一只伪娘,在半空小腰强行一扭,竟然像忍者一般。稳稳的半跪着地。

为了避开拉丁,菲妮也很辛苦呀。

“呜喵~~表哥,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绝对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喵~~”

这次她总算学乖了。没有对我这个“伪娘魅力免疫体”再次施展飞扑技能,而是喵呜喵呜地用泪眼盈盈的眼睛看着我,女佣服后面仿佛有一条乞怜的小狗尾巴在摇来晃去。

“你看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至少不用再怕走路摔倒。”被菲妮的楚楚可怜目光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我只好开口讪笑着说道。

“一点都不好喵!!”

话刚刚落音,菲妮就张牙舞爪地大声娇喊着,将自己原本柔顺的齐肩黑发抓得凌'乱'无比。

“如果是这样,也就算了喵,可是。可是……”

说到这里,她仿佛回想起了什么可怕的记忆似的,语气变得瑟瑟发抖,如同在寒风冻僵地猫叫。

“可是几天夜里,他都偷偷跑入我的房间,然后,然后……”

“然后……?”

我咽了一口口水,用八卦的目光看着菲妮。只觉得一股基情的气氛在空气之弥漫。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想着一副很不健康的画面。

“来,小猫咪。哥哥我会好好疼你的。”拉丁的'淫'笑声响起,然后是一阵衣服扯裂声,女佣服地碎片散了一地。

“不要喵,你这个坏蛋快放手喵,来人呀,救命喵呜~~~”菲妮柔软无助的呼喊声,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显得如此凄惨可怜。

“咦——竟然是……”拉丁的惊愕的声音响起,然后顿了片刻。

“算了,爱情又怎么能分'性'别呢?只要心充满爱,母猪也能变女神,小宝贝,放心吧,我是不会介意的,哥哥我来了,哇咔咔……”

“喵呜——”

菲妮凄楚的惨叫声自黑暗的旅馆上空回'荡'起来。

“吴大哥,吴大哥,你怎么了……”

“哦,咳咳,我正听着呢,刚刚说到拉丁潜入你房里吧,他都干了些什么恩?”脑海地邪恶镜头被打断,我不好意思地咳嗽了几声。

“喵呜,菲妮刚刚不是说吗?他每天晚上都潜入我的房间里,偷偷帮我盖上被子喵~”说到这里,菲妮紧紧抱着自己地胳膊,打了个冷颤,牙齿格格作响。

“这样啊……”

我略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拉丁叔叔果然是个纯情好少年呀。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有人帮你盖被子,不用着凉。”

“喵呜~~一点也不好!”菲妮带着哭腔的喊声再次响起。

不过想想,要是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深夜半睡半醒之,一个男人自黑暗轻轻走过来,用深情的目光默默注视着自己片刻,然后温柔的给自己盖上被子,我就很是能体会到菲妮此刻内心的'毛'刺悚然感……

“喵呜。总之快点带我回去喵,不然,让我晚上和你一起睡也好……”

“去死……”

就这样在菲妮吵吵闹闹的声音,我们来到了楼下的餐馆,美美的填饱了肚子,然后才开始商量这次地任务。

刚刚来到群魔堡垒,连看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就被奥斯卡拉去进行狩猎活动了。想想也有点悲剧,如今清闲下来,正是将整个群魔堡垒逛一遍的时候。

“对了,菲妮,你知道群魔堡垒哪个酒吧最大吗?”

“喵呜,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血腥玛丽酒吧喵~~”菲妮有气无力的软瘫在桌子上,为了能早日完成任务离开这个鬼地方。此刻也是配合无比。

“那先带我们在冒险者区域逛一逛,然后去血腥玛丽酒吧看看吧。”

突然想起,狩猎行动的时候,在我旁边那个叫加纳的野蛮人,不也是让我有空去血腥玛丽找他吗?应该是同一个地方吧。只是不知道那里会不会有矮人出现,听说矮人都挺喜欢喝酒的……

在熟路的菲妮带路下,我们在附近逛了一圈,再次感受到了群魔堡垒那宏伟壮观地建筑。尤其是传送站,当时匆匆跟着奥斯卡跑出去,竟然忘记回头一看,如今我才知道,传送站在建立在一座巨大神殿的前庭。

除此之外,还有冒险者交易的场所,稍微浏览了一遍,我发现这里摆卖的东西比库拉斯特好多了。随着冒险者等级实力的提高,这也是自然的事情。

在库拉斯特,还能见到很多白板装备在甩卖,而且买的人不少,而在这里,基本都是一些蓝'色'装备,垃圾的比较多,好一点地却没怎么见着。看来极品蓝'色'装备在这里依然是紧俏货'色'。

至于金'色'装备。对于群魔堡垒级的冒险者来说也是稀罕物,就算要交易。也是私下的以物易物,没有人会傻到拿金'色'装备去换金币宝石,所以在这里依然见不到。

在去血腥玛丽酒吧以前,我们还去拜访了群魔堡垒的几个负责人,兼职铁匠的海尔布,还有法师公会地代理商人贾梅拉。

海尔布是个身穿着华丽黄铜盔甲的高大威武的年大叔,若不是菲妮指点,我还以为他是个冒险者呢,对于我们的拜访,他显得颇为热情,不过稍稍令我不爽地是,这大叔竟然撇下我这个长老,眼神老是瞄向琳娅,显然对她更有着喜爱之情。

不过他的目光并不是男人的爱慕,而是一种身为长辈的思念、眷恋和唏嘘,不然我早就一拳打下去了,很有可能,这家伙以前是琳娅的'奶''奶'拉斐尔的爱慕者。

虽然这大叔的态度有点让人火大,不过不得不承认他的手艺地确很有一套,至少比库拉斯特那个状似人妖酒吧的妈妈桑的赫拉铁力要好得多。

赫拉铁力千辛万苦打造的蓝'色'实战铠甲,并引以为镇店之宝,而在海布尔的铁匠铺里,实战铠甲却不止一件,属'性'有好也有坏。

更甚,我在他这里见到了一副比实战铠甲更高级的盔甲——铠甲,实战铠甲的基础防御在101-105之间,而由一片片铁甲密缝而成的铠甲,基础防御则是达到118->

当然,这几件实战铠甲和铠甲所开出地价格也令人望而却步,就连我这个暴发户看了上面一连串地数字,也不禁捂紧了口袋,基本上,不是被天下上掉下的金币砸晕了头,冒险者根本不可能这个能力购买。

告别海尔布以后,我们来到了贾梅拉地小店,虽说是群魔堡垒的执法负责人,但群魔堡垒的民风彪悍,很多时候出了什么问题都是用拳头解决,然后一笑泯恩仇,她这个负责人也闲着慌,就兼职帮法师公会卖点'药'水。

贾梅拉是个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的美女,皮肤有点黑,也是穿着一身看似像刺客打扮的紧身金属衣甲,将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烘托了出来。

看到她以后,我才知道并不是海布尔那个怪大叔'骚'包,而是群魔堡垒的风气的确如此,身为负责人。他们若不穿上一身盔甲,恐怕会被其他冒险者看不起吧。

贾梅拉是个健谈兼自来熟的大姐,知道我长老地身份以后,还大惊小怪的在我身上'乱'捏了一把,仿佛我是裹着人皮的什么怪物似的,然后噼里啪啦的说了关于群魔堡垒的一大堆东西。

当我晕呼呼的从她店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冷风一吹,头脑清醒过来。才发现怀里已经抱上了一大堆'药'水卷轴之类地自己用不上的东西,一旁的琳娅抿着嘴直偷笑。

晕,原来贾梅拉大姐也是和瓦瑞夫同一级别的'奸'商呀,难道他们都过了商人八级?话说这商人八级又是什么东西?再话说我干嘛要吐槽自己呀混蛋!

“表哥是个很容易被忽悠的人呢喵~~”

菲妮不小心说了句大实话,结果被我记恨上了,到酒吧的一路上都在心里寻思着该怎么让这个悲剧的家伙更加悲剧。

远远的看到血腥玛丽,我就产生一种“京城第一'妓'院”地感觉,别怪我用这种话形容。虽然酒吧的建筑依然是以冷'色'调的灰'色'石砌为材料,四四方方规规矩矩的建筑风格展现出一种豪迈硬朗的气调。

但是你看看门前,一副人气冲天地景象,喧哗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十多个娇俏可爱的侍女站成一排。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将一个个冒险者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里面也正有三三两两地男人,喷着酒气。踉踉跄跄的互相搀扶着走出来,有些脸上还留着几个淡淡的唇印。

你说,眼前这副景象,能不让我将'妓'院这种东西联想到一块吗?

很明显,这是集合了旅馆,餐馆,酒吧,'妓'院和赌场为一体的多功能娱乐场所。一旁的琳娅看到这种情况,俏脸“唰”的一下就通红起来了。

“三位大人,请问你们是要喝酒,还是要住宿呢?”

一位娇俏可爱的侍女迎了上来,看了我们一眼,巧笑嫣然的问道,她到是伶俐,知道我带着两个绝'色'女孩。肯定不可能是来找女人或者是赌博地。

“带我去你们这里的酒吧吧。”我皱了皱眉头。有点不大习惯眼前乌烟瘴气的场面。

“好的,请跟我来。”

侍女微微鞠了一躬。然后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咦咦,那只伪娘生物呢?

我回过头一看,菲妮在我身后消失了,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疑'惑',琳娅轻轻拉了拉我的衣袖,苦笑的朝门口一指。

“你地姿势不到位,应该是这样才对……”菲妮正站在大门口,一脸正经地对门前的侍女说教。

你这家伙究竟已经考了侍女几级呀混蛋!!

“她地职业病犯了,让你见笑了。”

我一记拳头从天而降,将眼睛冒着星星的菲妮拎了回来,然后朝眼前的侍女歉意笑道。

“不……不,大人哪里的话,应该说,你的侍女很专业,能得到她的指点是我的荣幸。”

侍女受宠若惊的连忙摆着手,用毫不作假的崇拜目光看着菲妮。

拎着菲妮,回过头,身后的琳娅又出问题了,一名身穿铠甲,步伐摇摇晃晃,脸上明显带着酒精毒的通红颜'色'的冒险者,正站在她旁边,轻佻的笑了起来,那只大掌伸出,正欲往琳娅的俏脸'摸'上去。

“这位可爱的小姑娘,不介意……”

“咚——”

话说到一半,这个冒险者的身影突然消失,出现在十米远处,强大的冲击力让他在地上打水漂似的弹了好几下,最终撞在墙上,将坚硬的石墙也撞得咚的一声,然后滚落在地,身体摆了几下,再无声息。

一时之间,喧闹的酒吧门口突然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愣愣的望着那名下场凄惨的冒险者,倒吸一口冷气,尤其眼前的侍女。

她的神'色'呆滞,似乎搞不明白,眼前这个一脸温和,甚至能对身份卑微的自己道歉的德鲁伊,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换了一副面孔,气势变得比外面那些怪物更骇人。

就好像是一头绵羊突然发狠,变得比愤怒的狮子还要恐怖一样。

群魔堡垒不是没有冒险者打架斗殴的场面,相反,在这里,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比任何其他区域都要多,但是一出手就那么狠,仿佛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这些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没事吧。”

我轻轻将琳娅搂在怀里,细声的安慰道。

“嗯!”从怀里传来细若蚊'吟'的声音,一双柔软无骨的小手紧紧的将自己的腰给搂住。

“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其他人碰你一下的。”我喃喃着说道,然后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一场闹剧很快就此带过,在侍女的带领下,我们三人来到了血腥玛丽酒吧,至于那个在墙角下躺着的冒险者,让他自生自灭去吧,没干掉他就算不错了。

我这个人就是有一个优点,从来不会让龙套有多说话和多'露'面的机会,龙套就该有龙套的觉悟,在适当的时候发出一声惨叫,也就该功成身退了。

充满了清冷'色'调的酒吧,墙上涂着一层血红'色',让人仿佛置身于冰冷的战场之,血腥这一个词,用在这里真的是十分恰当。

在酒吧逛了一圈,大声喧嚣的冒险者见了不少,各种奇离古怪的八卦也听了不少,包括菲妮和拉丁的n个版本的故事,一大帮子野蛮人和亚马逊聚在一起,喋喋不休的争论着究竟哪个职业才是最强,双方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之势。

但是可惜的是,里面的人虽多,我却并没有发现传说的矮人族,甚至连让我来这里找他的加纳的身影也没看见。

连角落个逛了个遍,最后,我只能失望的回到自己的桌位上,在安静的法师区域里,细细的啜着一杯冰凉透心的麦酒,冷眼旁观着不远处那人头喧涌的场面。

就在这时,冲天的喧哗从外面传了进来,一瞬间就将酒吧里面的吵闹声给压下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