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绝望平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四章绝望平原

一直回到旅馆以后,我们三个的情绪依然不高。 飞

来到暗黑五年,尽管我一直躲避那些残酷的事实,但是悲欢离合的场面依然见过不少,就算是人间惨剧,也时有听闻,沉沦魔锅里的人骨汤,女伯爵卧室的血池,安达利尔的骷髅王座,哪一个不是诉说着人类无尽的悲剧?

但是,死灵法师罗德给我的触动,却更让我感同身受的体验到了那股悲哀,不仅仅是因为他和我一样,同为转职者,更因为他对妻子的感情,他们之间的悲情,和我产生了共鸣。

人就是有那么一种惯'性',当看到其他和自己相似的东西发生悲剧的时候,就会感同身受的担心受怕,惶惶不已,生怕自己身边也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这种情绪来的快,去的也不慢,两天过后,罗德和他的妻子那悲哀的背影就开始在我脑海变淡,毕竟当时也只是匆匆一瞥,或者,我应该感谢自己的粗神经?

和矮人王子图拉丁的约定就在今天,对于这次行程,我并没有多做考虑,就将琳娅和菲妮留了下来。

琳娅不用说,本身才22级的巫师,我可不敢带着她在群魔堡垒级的历练区域走动,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至于菲妮,虽然以她的实力,勉强有资格陪我一起去,但是琳娅一个人留下来没有人保护呀,她认识的那个叫蒂丝的五阶巫师,谁知道会什么时候跑出去历练?根本就不靠谱。

而且,我心里的算盘敲的叮当响:别忘记菲妮后面的尾行魔拉丁,将菲妮留下来的话,等于多了一个五阶地刺客保护,这可真是买小一赠大一的天大好事呀。哇咔咔~~

当我将计划告诉她们两个的时候,琳娅到时没有,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只是负累而已,但是菲妮就不乐意了……

“表哥喵~~求求你,带我走吧,我实在受不了喵,那个人每天晚上都会来给我盖被子,喵呜~~”

这次。菲妮似乎下定决心了,无论我怎么推搡敲打,就算是头上长满了包包,疼的泪眼汪汪呜呜直叫,也依然坚决的抱着我的大腿,说什么也不放。

“放手,再不放手的话……”

我觉得应该在言辞上稍微恐吓一下这只伪娘才行,于是便如同面目狰狞地罗汉一样。瞪大眼睛,怒目而视。

“我就将你彻头彻尾的变成女人。”

这个威胁够可怕了吧,吓的瑟瑟发抖了吧,哈哈~~

“真……真的可以吗?”

将那张可爱的圆圆脸蛋抬起来,愣愣的望着我。菲妮乌黑闪亮的眼睛里,满满的闪烁着希翼地光泽。

“……”

差点忘记了这家伙是伪娘,恐怕这不是威胁,而是诱'惑'吧。

一计不成。我眼珠子一转,又想到了一条“毒计”。

“你要是再不放手的话,我就将你家的欧娜……嘿嘿,你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吧?”

这样说着,我比了一个推倒的动作,'露'出'色''迷''迷'的邪恶眼神,哪怕就是一头猪,也不会误会我要表达地意思吧。这样你该怕了吧。

愣愣的看了我的表情一眼,菲妮软弱的低下头,怨'妇'似地轻声一叹。

“如果……如果是欧娜愿意的话,那我也……只要她心里面还有我就够了……”

这是什么意思?这种近似从熟习女驯和三从四德的旧社会女人口说出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在你和欧娜之间,你是妻子角'色',欧娜扮演的才是丈夫?就算再怎么伪娘也该有个限度吧混蛋!!你这个宇宙超级天下无敌第一受兼悲剧帝!

这一刻,我已经泪流满脸的在地上拼命打滚撞墙。

“好吧,这可是你'逼'我的……”

片刻之后。我头破血流的从地上站起来。脸上满是豁出去地狰狞,本来是不想用这种损人不利己的阴招的。无奈这只伪娘水火不侵,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仰起头深呼吸一口气,我仿佛才下定决心一般,全身鸡皮疙瘩猛地泛起的抱紧双臂,紧紧的盯着菲妮。

“还记得汉斯不?”

“汉斯”这两个词,就仿佛有这无穷的魔力一般,乍一听到,菲妮那娇弱纤细的身体,竟然比听到拉丁时抖的更厉害,满脸都是欲哭地表情,不断摇着头紧紧捂住自己地耳朵。

汉斯,在库拉斯特可谓是鼎鼎大名,是一个足以载入史册的传奇级人物,其人物卡如下。

'性'别:男

种族:人类

职业:野蛮人

外号:男子汉

特征:块头大,有着野蛮人地一切优点和缺点。

显著特征:块头特别大,皮肤闪烁着兄贵一般的棕'色'油亮光泽,体'毛'旺盛,据说此人如果展开双臂奔驰的话,手臂上的臂'毛'将迎风起舞,再据说,曾经有一只老母鸡将他的胸'毛'误当做是鸡窝,在里面下了一个蛋。

'性'格:喜欢炫耀,尤以自己充满弹'性'的肌肉和旺盛的体'毛'为豪。

爱好:在酒吧当众脱下衣服,展示自己的肌肉和体'毛'。

自创必杀技:男子汉的拥抱,将敌人搂在怀里,用旺盛的胸'毛'将其窒息而死。

谣言一:据说他的队友实在受不了他的体'毛'和嗜好,在某年某月某日,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某条无人的小巷,背后下黑手将其击晕,遂将其全身的体'毛'连根拔除,第二天,某捡垃圾的大妈在垃圾堆里发现了浑身光洁,一'毛'不剩的汉斯。

此后数天,汉斯神隐。如是五天过后,再次于酒吧复出,其身上体'毛'竟有更甚从前之势,队友无奈,只好叹息作罢。

谣言二:曾有无数小矮人死于其自创必杀男子汉的拥抱之,据说此人在原始森林可谓形如牛鬼蛇神,小矮人见之如遇蛇蝎,宁可被长耳朵万箭穿心。跳入河里淹死,也不愿死在汉斯手上,队友常叹:一怪难遇啊!

谣言三:据说,他暗恋上了菲妮……

于是这一刻,菲妮的人生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继续被拉丁纠缠,二是回到库拉斯特以后,被我扔给男子汉汉斯。然后为其生下(?)一窝体'毛'飘飘的小汉斯。

根本不用考虑,头脑没有发昏地菲妮立刻选择了放手。

“这样才对吧,我轻轻拍了拍她无力拉耸着的脑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大手一拍,续而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跪倒在地呜呜悲鸣的菲妮。

“为了防止你逃跑。来,带上这个吧……”

随着叮铃铃的清脆响声,我从手变出一样东西,邪恶的嘿嘿笑了起来。魔手伸向菲妮……

约定碰面的地点在神殿门口,我们三个姗姗来迟,图拉丁早已经在那等着了。

“叮铃铃——”

“人类,你迟到了,我讨厌不守时地人。”图拉丁不满的看着我。

“不好意思,有点事情耽搁了。”我喘了一口粗气,向对方抱以歉意的眼神。

“叮铃铃——”

“这次就算了,拿去。这是给你准备的东西。”

看到我一副拼命赶过来的气喘吁吁,图拉丁脸'色'稍微好了一点。

“这是什么,可以打开来看看嘛?”

我从他手接过一个尺来长的精致小木箱,好奇的上下打量起来。

“叮铃铃——”

“不行。”

眼看我就要将手伸到盒盖上,图拉丁脸'色'一变,连忙制止了我。

“这个箱子,必须等到达了目的地,确实没有寻找到神器以后。才能打开来。如是你途忍受不了好奇心将它打开,那这次地考验就算失败了。一个连自己的好奇心都克制不来的人,不配称为勇士。”

看到图拉丁严词神厉的样子,我只好耸耸肩膀,放下蠢蠢欲动的手将箱子收到物品栏里面。

“人类,我从刚才开始,就听到一阵铃铛地响声。”

随着风铃一般清脆悦耳的“叮铃铃”声音响起,图拉丁终于忍不住好奇心,探着自己又粗又短的脖子,好奇看向我的后面。

“哦,你说这个呀。”

我狡黠一笑,让开了身子,全新地菲妮顿时展现在他的面前,说是全新,其实只是在她脖子上戴了一个绿'色'的可爱项圈,上面挂着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黄澄澄的漂亮铃铛。

但是仅仅多了这么一件东西,菲妮的气质就变得不同起来了,该说是画龙点睛还是什么的,总之现在的她,看起来更是魅力无限。

“怎么样?我地杰作,还入得了大家的法眼吧。”

往垂头丧气的菲妮肩膀上一拍,我自豪的仰起头,女佣服+项圈铃铛,果然是绝妙的搭配呀。

话一出,神殿周围,所有落在菲妮身上的惊艳目光的主人,都朝我竖起了大拇指,眼睛里分明在说着“gj!!”

“奇迹,这真是奇迹呀。”

图拉丁愣愣的看着菲妮,突然一把拉住我地手。

“人类,这是你发明地吗?我看,你不如学学铁匠的手艺吧,我保证你以后能成为铁匠大师。”

“算了吧,我似乎没有这方面地天赋。”我抽回手汗一个,自己有几分斤两,自己才清楚。

“谁说的?判断一个人是否有铁匠天赋的首要条件,就是审美观,在这方面你已经相当出'色',至于铁匠的功夫,只要肯花时间慢慢琢磨,总有一天能掌握。”

图拉丁一边说着,胡子激动的直颤抖。

你是用矮人族的标准来衡量的吧,我们人类可不像你们一样,天生就是铁匠。我暗翻了一个白眼,好不容易才将这位矮人王子的热情打消。

看着图拉丁失望的背影离去,我回过头看向琳娅。

“琳娅,你一个人在这里行吗?要不,我先将你送回营地里去?”

“我才不要呢,任务一点进展都没有,回去会被取笑地,我就在这里等你。躲在旅馆里,哪儿都不去,这样总放心了吧。”

琳娅俏皮的冲着我皱了皱小鼻,展现出她难得的调皮撒娇的一面。

“好吧,但是凡事千万要小心,知道吗?”

忍着上前将娇俏可爱的琳娅搂入怀里的冲动,我轻轻在她挺起来的小琼鼻上一撇,大庭广众之下。让她的脸蛋微微透'露'出几分动人红晕。

“对了,我这里还有几样东西,你拿去防身吧。”

我突然想起手头上还有几样琳娅用得上地装备,顿时一拍脑袋。

大多数好的低级装备都给我塞给维拉丝她们了,一些高级装备琳娅又用不上。所以我手头上拿出来的,只有一条项链和一枚戒指。

戒指自然是从死狗那里打劫的的,有着绝对防御功能的逆天戒指,而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项链。却是在狩猎活动,从精英级厄运施术者身上爆出来的那条,刚好适合琳娅用。

漩涡之守护项链

需要等级:20

加30对飞'射''性'防御

+0.2法力在每杀死一个敌人后获得

+15精力

+30生命

5%加快施法度

所有抗'性'+7

这是一条很不错地项链,对于法师来说尤为实用,不但增加了法师比较害怕的远程物理攻击防御,而且法师所注重的精力和生命也大有加成,5%加快施法度虽然不算多,但是运用得好的话。也能发挥不错的效用。

当琳娅接过戒指和项链,看了一眼,神'色'立刻呆滞起来,然后抬起头,樱唇微动,正想要说什么,却被我用食指轻轻按上。

“想让我担心吗?琳娅宝贝。”

我将嘴凑在她耳边,细细拨开那如缎带般柔美地墨绿'色'发丝。吐气说道。看着近在咫尺的光洁可爱的耳垂,若不是地点不对。我肯定会轻轻咬上去,含在嘴里挑弄一下。

“嗯——”

被我一声宝贝震的脑子嗡嗡作响,琳娅除了'露'出傻傻地幸福笑容,除了拼命点着头以外,脑子便是一片空白。

“来,我给你戴上,没有我的允许,可不能轻易取下哦。”

琳娅的'性'格我比较清楚,当初在罗格营地的时候,送给她一根小小的法杖,还是用了点手段才让她收下的,怕她那倔'性'子发作,我只好继续乘她脑袋'迷''迷'糊糊的时候,取回项链,双手绕过她的颈项,温柔地替她戴上。

嗯?闭上双目,踮起脚尖,努起樱唇,这么明显的动作,如果还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作为男人,你干脆进宫去吧。

害羞的琳娅都那么主动了,我还怕个鸟呀。

下一刻,我轻轻吻上那那对主动凑过来的,薄翼般湿香柔软的樱唇,细细品味着上面琳娅独有的味道。

“吴大哥,按照我们爱德华家族的规定,收了你地项链,我……我这辈子就赖上你了。”

满脸羞红地琳娅,低着头,脑袋轻轻抵在我怀里,用细弱蚊'吟'的声音说道,若不是我耳朵贼灵,还真挺不清楚她在说什么而错过呢。

“放心吧,别说一个琳娅,就算是十个,我也能将你养地肥肥白白的……”我调笑的轻轻在她凝玉般的俏脸上拍了拍,惹得琳娅不满在我怀里用力一顶。

“我说,喵呜~~,你们也该收敛一下吧,这里可是神殿门口喵~~”一边菲妮那无可奈何的声音传了过来。

“嗖”的一下,琳娅像只受惊的小兔子般,猛地从我怀里传出,通红着脸,留下一句“吴大哥加油”,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知道吗?给我好好保护琳娅,她掉了一根汗'毛'。哼哼,我就将你扔到汉斯的床上一次。”我朝菲妮晃了晃拳头,示意她快点跟上去。

“喵呜,我知道了,绝对不会让琳娅喵掉一根寒'毛'的,拜托别再提那个名字行喵~?”

已经得了名字恐惧症地菲妮,听到汉斯以后身子又是猛地一缩,口念碎碎的跟着琳娅的脚步追了上去。

好了。接下来也该干正事了,我伸了个懒腰,添了添嘴唇上犹自残留下来的琳娅的香甜味道,心满意足的向神殿不远处的传送站走了过去,这也正是我选择在神殿门口见面的原因,懒人嘛,力气那是能省则省。

“不好意思,我要去绝望平原。”我向负责启动传送阵地法师说道。

“请问大人的名字是?”

“德鲁伊吴凡。”

“对不起。大人,您应该是新来的吧,您的绝望平原传送站还没有登录,按照联盟的规定,请先徒步达到那里。进行登录以后,才能传送。”

法师用及其公式化的语言委婉的说道。

好吧,这个规定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所谓道高一尺魔高……咳咳。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才对,咱现在是公务出差,怎么也得享受一下福利吧。

“不好意思,我是有特殊原因的,我是联盟长老,德鲁伊吴凡,这次奉阿卡拉大人地命令,有要事要办。事情紧急,你看……”

这年头,最管用的话是什么?我是有身份的!我上面有人!我是来完成上面的任务,出了什么差错你们可担当不起!

这几样法宝一祭出,保管红灯也得立刻变绿灯。

见我像地下特务似的偷偷亮出长老证明,法师一惊,语气更加恭谨了,不过……

“真是失敬了。长老大人。上面已经来了通知,但是。贾梅拉大人刚刚吩咐过,如果是吴长老地话,就更不能破例了……”

顿了顿,法师畏缩着身子,看了我瞬间变成猪肝'色'的脸一眼,继续说道。

“她说这是阿卡拉大人的吩咐……”

意思很明白,这是上头大长老的吩咐,你这个长老也只能乖乖靠边站,没想到,才刚刚被我用过地伎俩,就被法师回敬了过来。

真是太失策了,我为什么要犯傻去拜访贾梅拉那'奸'商,吼吼,阿卡拉老太婆,你就让我偷那么一小会懒也不愿意吗?

带着忿忿的表情,我离开了传送站,直往堡垒大门走去,经过那通天之险的陡峭阶梯,最后来到郊外大草原,远远地往灰晦的草原深处望了过去。

nnd,就算是普通冒险者,没有个三四天也绝对到不了绝望平原,如果换算成我这个路痴的话,数字还得再乘以10。

但是这种事情我早有预料,从怀取出一个圆圆的怀表状物体,我得意的笑起来。

这是我拜托图拉丁做的,有着类似指南针作用地好物,有了它,就不用再怕在这里'迷'路了,唯一可惜的是,这玩意只能在群魔堡垒范围用,去到其他地方就不灵了。

煞有其事的摆弄了一阵,我终于确定好方向,大步朝草原深处进发,只是就算不会'迷'路,路程也依然遥远。早知道就将小雪或者小二它们带一只过来,也好有个代步工具,我好恨呀!

不过,这对我来说依然是小事一桩,左右看看没人,我将头上的神语头盔取下,套上一个金灿灿的鹿角,然后全身华光一闪,一只娇小可爱的梅花鹿就取代了我的位置站在原地上。

鹿灵变身!

虽然附近没什么植物,绿'色'能量无法获得太大加成,但是鹿灵好歹也是+40%敏捷,+110%移动度,不但跑路一流,赶路也不差呀。

于是,郊外大草原上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一只活泼欢快地小梅花鹿,迈着得意忘形地步伐,左一蹦,右一跳,偶尔遇到几只怪物。也被远远的甩在了屁股后面。

身上时不时闪烁着蓝'色'地法力'药'水光芒,随着深入大草原,这只梅花鹿得意不起来了,身后被一大堆巴罗格追着,左边还源源不断的跳出峭壁潜伏者,它们那敏捷地跳跃动作,丝毫不比梅花鹿慢多少,最可怕的是。前面不远处还有几十只闪烁着红光的厄运施术者和厄运骑士组成的怪物大队。

就在这时,一只敏捷的峭壁潜伏者突然翻身一跃,竟然跳上了梅花鹿的背部。锋牙利口立刻就在上面肆虐起来。

雅蠛蝶~~!!

鹿灵变身可是-21%力量,-30%防御呀,被抓一抓也是很疼的……

顿时,还没有熟悉鹿灵作战方式的某人,就如同一只被豺狼扑倒在地地小鹿一般,摔倒在地。满地打起滚来,后面的巴罗格接着赶到,大口一张就是十多道地狱之火,而不远处的厄运施术者,也适时缠绵过来几道“红线”。

若是一般冒险者。恐怕十有**要玩完了吧。

“吼——”

一声怒吼,首当其冲的峭壁潜行者四散出去,身体在半空支离破碎,肉块和血'液'溅洒开来。

一头血红'色'的超级巨熊凭空出现。眼睛里闪烁着如地狱恶魔一般,让所有怪物瑟瑟发抖的愤怒光彩,大口一张,黑'色'的能量球在口形成……

去死,去死,给我全去死!!

巨大的血熊躯体一边前行,口一边吐出黑'色'雷光能量炮,将周围来不及逃跑地怪物轰成灰烬。这幅场景,怎么看怎么像奥特曼里的外星怪物降临城市,肆虐人类,摧毁建筑。

恼羞成怒的某人,终于抓狂了……

算一算,从群魔堡垒出来,已经有四天了吧。

傍晚,看着灰'色'的天空逐渐黑下来。我寻了一处冒险者的藏身所。点起了篝火。

在郊外大草原混了几天,我也终对这片区域地战斗模式有了一定了解。

首先。这里的怪物很密集,而且一来就是一大片,在这里战斗的要诀就是绝对不能用风筝流,不然前面一批怪物还没杀死,说不得又惹上了附近另外一批怪物。

按道理来说,我的鹿灵变身度如此快,哪怕就是怪物再密集,也能远远甩在后头,但是事情往往没有想地那么完美,首先,神出鬼没的峭壁潜伏者就是一大麻烦,指不定就躲在哪里,突然窜上我的鹿背,那里可是我的攻击盲点呀。

而后,还有厄运施术者,这群烦人的东西会将我的法力吸光,让鹿灵无法继续维持而被打回原形。

综合以上原因,我只好打消原来的一条直线横跨整个郊外大草原的计划,老老实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

这不?怪物密集了,经验也多了,在加上前些天在狩猎活动杀了不上,我现在已经稳稳升到了37级,砍掉了十多个精英,虽然没有金'色'装备,但是极品蓝'色'装备也入手不少,算是聊胜于无。

不过,我却总是无法打起精神来,战斗也是有气无力的,要是换做普通冒险者像我这种状态,恐怕早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吧。

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我也知道,但是却没有办法解决。

一个人历练,寂寞了!

以前的时候,小幽灵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当她不再我身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她的存在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她的一颦一笑,都早已经深深的印在我心里,那温柔地身体,淡淡地幽香,只要回想起来,心里就会觉得温暖,同时也更加寂寞。

愣愣的看着天空上地血红月亮,我想,此刻她们是不是和我一同仰望着这轮明月呢?只要闭上眼睛,从灵魂契约传过来的,她们的思念,就会淡淡的流入心里,尤其是和我灵魂契合度最深的小幽灵。

她那近乎疯狂的对我的思念,就像永无止尽的'潮'水一般澎湃着我的灵魂,让我心惊的同时又是心疼,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呢?本来就知道自己是小幽灵唯一的精神支柱,却还要勉强分离,或许一开始就应该将她留在身边比较好。

为了将来地短暂分离,这种话就让它见鬼去吧。

深深叹了一口气。我轻抚着临走之前小幽灵给我的一颗……嗯,碎裂钻石,说是看到钻石就等于看到她。

这种感觉还真微妙呢,就像家里的猫咪给我一盒猫粮,让我看到猫粮就想起她一样,难道就没有更好的代替品?比如说一束头发,不是更美好更浪漫吗?

而且,这只小幽灵也太吝啬了吧。好歹她兜里的完整钻石也有不少,给我一颗完整的钻石作为留念也没什么问题吧?

不过,咱可不是那么小心眼的男人,你看,咱刚刚还对着月亮默默为她祈祷呢。

月亮啊,如果你能传达的我地思念的话,请告诉那只小幽灵……

平时可一定要记得穿内衣呀!!

小维拉丝,你可千万要将主职和副职区分开来。别用平底锅砸怪物呀。

我的宝贝天使莎拉,你扎成马尾的样子很赞,我现在好想看上一眼,呜呜~~

三无公主,嗯……这个。记得看着点路,别再犯'迷'糊摔倒了,还有帮我看紧点那些'色'狼冒险者,敢对我的宝贝们动手动脚的话。就让小雪将他们的jj给切掉!!

心里胡七'乱'八的祈祷了好一阵,我才将身体蜷入被子里,对抗寂寞地最好办法,就是睡觉,呼呼~~

又过了几天,绝望平原终于遥遥在望。

在我面前,一条巨大的峡谷横跨在郊外大草原和绝望平原之间,峡谷的两边。就像两个不同的世界,郊外大草原的天空虽然是灰'色'地,但偶尔还能见到一丝宝贵的阳光。

而绝望平原,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连吹过来的阴风都带着绝望地气息。

眼的峡谷对岸那片平原,没有一丝生命气息,大地,天空。都'荡'漾着一层灰暗的绝望'色'彩。幽幽的绝望哀嚎,在那凄惨的凉风从对面传过来。就好像是从地狱边缘的三途河那里传过来的死者哀鸣。

将绝望平原和郊外大草原两个地方连接起来的,只有一条彷如天险一般地石阶,走在上面,仿佛随时都能被从绝望平原里吹来的飓风吹下峡谷里面。

峡谷下面的幽深处,正不断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仿佛让人联想到下面积累着一层厚厚的骸骨,那些灵魂在在黑无天日的地狱永恒悲泣着。

好不容易走过这道天险,还没等我松一口气,十几个黑红'色'的身影刷刷的冲了上了。

嘿嘿,厄运施术者地送死小队来了。

我连忙迎了上去,尽量让它们少吸取一些法力。

迅解决完这一批厄运施术者之后,我开始小心翼翼地在这片号称现实与地狱的交接点地平原边缘游'荡',记得在酒吧的时候,奥斯卡曾经说过,在绝望平原,绝对不要施舍自己的同情心,一丁点也不能。

他并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而是神情冷漠的喝着麦酒,说只有亲身体会过才会知道。

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理解他这句话,觉得有些奇怪,他是在告诉我不要手软吗?这样的话也太小看咱了吧,好歹也是有过五年的历练史,怎么还会对怪物产生怜悯呢?

但是,当一具赤'裸'着身体,全身的皮都被扒掉的人类,痛苦挣扎着爬到我面前,突然'露'出狰狞面孔,将措不及防的我紧紧抱住,然后疯狂噬咬起来的时候,我才真正意义上明白奥斯卡所说的话。

在绝望平原里生活的怪物,除了凝肥兽好吃,会将捕获的人类一口吃掉以外,剩余的大多都生'性'残忍,以折磨生命的**和灵魂为乐,他们捕捉到人类以后,将从地狱流传下来的各种各样的刑罚加诸于他们身上,以获得乐趣,让人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而这些不得好死的**和灵魂,在经过恶魔无尽的折磨以后,心灵也变得仇恨扭曲起来,受到地狱力量的影响,他们获得一定的力量,并偷袭来往的冒险者,扭曲的心灵让他们也渴望着这些活着的生命能受到和他们一样的待遇。

也就是说,这些人有着人类的外表,人类的心智,但是灵魂,却已经变得和恶魔无异。

当你心的怜悯发作,试图为那些被锁链贯穿了身体,被绑在柱子或者篝火上苦苦哀求的尸体解脱的时候,你往往会遭到这些尸体和上面的灵魂的疯狂攻击。

所以奥斯卡让我抛起的怜悯之心,不是对怪物,而是同类……

这里,是人间地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