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四六章 暗金神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三四六章暗金神甲

一头浑身浴火的巨熊,两只眼睛笼罩着散发出暴戾毁灭气息的黑雾,正遥站在它们头顶的崖上,如同高高在上帝王一样,用冰冷的眼神扫视着下方。 飞

那实质'性'的威严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就像被石化了一般,再也动弹不得,在这只巨熊面前,自己只是蝼蚁的存在,根本不值得它的目光停留半刻。

“轰——”

那只火焰巨熊两脚一蹬,血肉野兽顿时觉得整个地面都颤抖起来,它高高的扬起头颅,发现那一道如同太阳般燃烧着的身影,恰恰好从自己的头顶上落下。

它并没有回避,因为本能告诉它,在如此强大的存在面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

当那道“太阳”落到它头顶十米左右的高空时,身上的热量已经散发出来,只是那么一瞬间,这只血肉野兽就被烤成灰烬。没有痛苦,没有知觉。

“轰轰——”

火焰巨熊落地的一刹那,以它为心,一圈震'荡'波散发出来,瞬间覆盖方圆百米,夹杂着烈焰和掀起大尘,呼吸之间就将数百只血肉野兽所淹没。

仅仅只是落地的声势而已。

“咚——咚——”

落地以后地火焰巨熊,开始踏着缓慢沉重的脚步。不急不缓的向正央的圈子走去,那股悠闲的神情,彷如在自家花园闲庭信步一般,周围上万只血肉野兽,在它脚下,只是蝼蚁。

“咝咝——”

这些被吓到了的血肉野兽,愣愣的看着巨熊'逼'近,身上的狂啸火焰。隔着好几米地距离,就将一只只血肉野兽烤成灰烬,竟然连近身也做不到。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当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数量。已经成了一个笑话。

就算周围站着数亿的血肉野兽又如何呢,只是飞蛾扑火罢了。

不足两尺高的血肉野兽,在十多米高的火焰巨熊面前,只不过是一条毯子罢了。踏着这条由血肉铺成的毯子,巨熊一步一步的朝央区域'逼'近。

血肉复生者早已经被惊醒了,它们挣扎起自己尖锐的骨脚和尖角,甩动着锋利地尾巴,四肢微微趴伏在地上,不断的发出咝咝的怪叫声,眼睛里透'露'出浓重的恐惧。

这只巨熊散发出来的气势,远远就让它们产生一种回天无力地绝望感。在这片区域纵横不知多少年,它们似乎早已经将这种感觉所忘却,如今回忆起来,已经无法让这些养尊处优的血肉复生者由绝望而爆发。

“轰隆隆——”

又是一阵大地悲鸣,血肉复生者央,那原本像小山一般高高耸起来的巨型血肉复生者,缓缓的活动了一下四肢,然后撑起自己巨大地身体。竟有一种高山隆起的气势。

四肢展开来以后。它远远不像我所意料之的,只是其他血肉复生者的三四倍。而是七倍,八倍,甚至是十倍,光高度,就已经有近十米高,那身形曲折锋锐的异型形态,让它看上去,更是如同一座尖锐的大山似的。

光从体积上来说,它已经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它那森骨寒寒的头颅之,转动几下,一双深陷入骨头地眼睛睁了开来,猩红的目光透过数千米的距离,迎面和我对上,战意俨然,气势扑天盖地,竟然丝毫不见胆怯,让那些已经被吓破胆的复生者,重新振奋起来。

我低估了这只血肉复生者的实力,它应该是魔王级的实力,能在绝望平原深处称王称霸了不知多少时日,无一人敢摄其锋芒,实力又怎么可能还停留在小boss那么简单呢。

稍微,踢到了一个比较硬的皮球。

不过,魔王级的,哪怕是魔神级地怪物投影,也还不被我放在眼里,那只巨型异型,似乎也知道双方之间地实力存在差距,所以'露'出的眼神仅仅是警告和恐吓,要是我地实力低于它,它早就扑上来将我撕成了碎片。

魔王级以上的怪物投影,已经有了一定的智商,有些还能口吐一些简单的人言,见我丝毫不作停留的一步步'逼'近,它知道这场战斗在所难免,身为整个绝望平原的王者,它的自尊,无数年来积累的骄傲,不允许它回避!

“咝——”

从它尖锐的嘴巴里发出一声巨大嘶鸣,仿佛有形的声波一样瞬间扩散到十几公里以外,那些血肉野兽顿时纷纷四散,普通的血肉复生者也跟着逃离。

它到聪明,知道这些普通的手下,连靠近我都做不到,留下来只是负累而已。

上万只血肉野兽和血肉复生者奔腾的场景,让整个平原深处的怪物一片惶惶,不知道这个平原王者又在发什么疯,但是从远处隐隐传来的两股强大的对峙气息,顿时让它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绝望平原之王,它的地位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我静静的看着对方的布置,并没有出手,等那些普通怪物全部散尽以后,留在我前面地。只有几十只头目,七个精英,还有那只魔王级的血肉复生者。

几十只头目只能起到薄弱的支援作用,有点类似送死队,因此被安排在外围,伺机行动,真正和我交手的,只有那几只精英和魔王级复生者。

虽然看起来似乎不怎么样。但我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一个小boss,周围便有四五个它的随从,这些随从能共享它的一部分力量,从而不比头目级的怪物实力差。

而魔王复生者周围的这七个精英随从,在共享它地能力以后,实力已经不比小boss弱了。

我讨厌这些随从,实力虽然提升到了小boss级。但是它们的爆率却还是精英级的,让我有一种得不偿失的感觉。

因此,身形猛地一窜,我率先发难,朝离自己最近的一只精英抓了过去。别看血熊的身躯庞大,但是度和灵巧'性'却丝毫不逊'色'于狼人。

本来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一抓,但是这只精英的度却出乎我地意料之外,四肢猛地一抖。就移到了十多米开外,躲避过了我这一抓。

“吼——”

势在必得的一爪落空,我微微恼怒的低吼一声,实力上的差距,又岂是这样就可以弥补的?冲势不变,我换一只爪,再次捞了过去,这次这只精英来不及躲闪了。双方之间地差距实在相差太大了。

它被我抓在掌,就好像成年人抓起一只猫一样,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巨爪,让它痛苦的哀嚎不已。

你们施加于人类的折磨和痛苦,又岂止现在地百倍千倍呢?看着精英痛苦挣扎的动作,我'露'出了快意狰狞的笑容。

“嗖”的一声,虽然从开始出手的时候,我就一直注意着那只魔王复生者的动作。但是没想到它的动作竟然那么快。

身体微微一抖。原地上留下一道模糊的残影,在我骤然缩小地血玉瞳孔。就已经出现在我面前,那根五六米长的骨尾带着凌厉的破空声朝我抽了过来。

猛地一跃,骨尾从我脚下扫过,将坚硬的岩石地面也刮掉了一层,左爪依然抓着挣扎不休的精英复生者,右爪化作四道无声无息的白光,从魔王复生者的头顶上划落。

爪子上空空如也的感觉,让我知道这一击又落空了。

黑影猛地从身旁掠过,撞在我地左手臂上,一个吃疼,爪子里抓着地精英复生者就掉了下来。

带着诧异的神情,我猛地向后一跃,和魔王复生者拉开了距离,它也并未追击,而是汇合另外六名精英,摆成阵型和我遥遥对峙。

这次近距离交锋,竟然是我吃了个小亏?!

此时,我才定下心来,重新打量着这几只精英和魔王复生者地能力,刚刚有点太轻敌了,得改一改才行。

片刻之后,我'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这只魔王级的复生者,不像其他魔王一样,能力一大堆,它的特殊属'性'只有两条。

特别强壮,特别快。

难怪有如此的度,难怪能撞开我的手臂。

而另外7只精英,也都有一条共同的精英属'性',那就是特别快。

也难怪它能躲开我势在必得的一击,拥有这条属'性',再加上作为魔王的随从,得到实力加成,的确是让人头痛万分的怪物。

度!力量!

眼前这一个组合,正是代表着这样的实力,无怪乎能成为整个绝望平原的王者。

正在惊叹的时候,魔王复生者开始出手了,带着它的七名随从,如同鬼魅一般窜了上来,并没有攻击,而是在我周围几十米处转着圈,那嗖嗖掠过的身影,看起来就如同一道铜墙铁壁般将我包围起来。

数到风声从背后掠过,我一个后肘,将冲上来的两个精英'逼'退,同时,另外一边又响起数道风声,看样子,它们是想用这种战术让我疲于战斗。

冷哼一声。我主动迎身上前,爪子狠狠抓了过去,这些精英度虽快,但是比我却还差了一点。

但是这时,魔王复生者却突然出手,在我面前身形一顿,一条神出鬼没的骨尾猛地从它身后席卷而来,想起它特别强壮的属'性'。我只好闷闷好缩回爪子,迅向侧一闪。

缚手缚脚的过了几招,我终于发现自己受制的原因,魔王复生者虽然不敢和我硬抗,但是度却比我快上一筹,在我要对它的精英随从下手地时候,总是仗着度将我的攻击打断,将精英解救出来。而七个随从,虽然对我造成的伤害不大,但是却能略作'骚'扰,让魔王复生者有可乘之机。

原来是这样,果然好战术。好心机,怪物的投影智商虽低,但是战斗本能却不低,如果让它们锻炼一些时日。就能自创出一套不错的合击之术,眼前正是最好的写照。

它们每一个的实力都不强,这些精英不用说,即使实力达到小boss,我也自信能在十秒之内将其灭掉,就算是魔王复生者,如果敢和我正面硬拼的话,我也有把握在五分钟之内拿下它。

但是它们联合起来。却成了让我头疼地存在。

面对这种缠人战术,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即使能赢,也不知道要拖到何年何月,血熊变身所要消耗的能量不菲,拖久了,就算赢了也是惨胜,我可不想在这种鬼地方失去战斗能力。

下一刻。我将心神猛地一沉。让体内的疯狂之血完全爆发出来,灵魂则是如同羽升一样高高悬起。居高临下,用着古井无波的心态感受着一切。

“嗷——”

体外,正发生着让骇人的一幕,完全释放出来的血熊的疯狂之力,让全身覆盖着地火焰猛地暴涨一尺,脚下坚硬的岩石也慢慢发红软化,变成一片熔浆,那些围绕在周围的精英复生者,不得不再退后几十米,不然的话,它们将被脚下涌过来的熔浆所淹没。

疯狂之心!

时间仿佛放慢,哪怕是十米远处地一粒灰尘的形状,在我眼也是分毫毕现,从魔王复生者眼睛里爆发出来的恐惧情绪,一点一滴的倒影在我血红'色'地,冷的不能再冷的瞳孔里面。

身形再次暴涨数米,时间,空间,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疯狂肆虐的火焰,将血熊巨大的身影包裹起来,形成一团让人'毛'刺悚然的,带着毁灭疯狂气息的熊熊巨火。

来吧,尽快结束掉这场毫无意义的战斗吧。

张开双臂,数十米直径地深红'色'火球也缓缓展出一对火焰翅膀,向魔王复生者冲了上去。

“嗖——”

满心恐惧的魔王复生者选择的躲避,选择了逃离,本能告诉它,眼前的敌人,并不是它所能应付得了的。

但是,那么容易逃得了吗?

在我眼,魔王复生者那原本极快的身形,慢得就像一只公鸡扑腾而起似的,这种'操'纵一切感觉,这种俯视苍生的强大,真是太美好了。

如果,如果能将自己地力量也融入心境之形成真正地伪领域,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心念微微一动,由血熊本能所'操'纵地身体,反应快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度,几乎是魔王复生者脚步弹起的时候,就已经计算出了它的移动轨迹,然后直线扑上去。

巨大的熔浆火球,和魔王复生者的逃窜身形相撞,没有铺天盖地的气势爆发出来,没有剧烈的打斗,甚至连魔王复生者发出的哀鸣声,也被火焰所吞没。

一切沉寂下来,火团将魔王复生者完全包裹起来,就如同将猎物吞下的巨蟒,在原地静静的持续了一分多钟,火焰突然消散,只剩下一只血'色'巨熊傲然而立,魔王复生者已经'荡'然无存,连灰烬都没有留下。

绝望平原上的王者,就这样悲惨的凭空消散。

“咝——”

另外七只精英复生者眼见自己的老大被干掉,几乎吓的胆寒而裂,不知是已经吓昏了脑袋,还是觉得一起跑比较有安全感,总之,它们聚成一团向同一个方向逃跑了。

嘿嘿,这不是便宜了我吗?如果它们四散逃离的话,还能逃掉几个……

大嘴一张,缩小版的血熊能量炮(暂命名)在口凝聚,发出滋滋的能量波动声,然后划破长空,朝七只精英的身后追去。

“轰——”

它们的度再快,也快不过能量炮,剧烈爆炸过后,地上只遗留下一个十多米的巨坑。

汗,可不要用力过度,将爆出来的装备也弄坏了才好。

我稍微抹了一把不存在的额头冷汗,取消了变身,身体从十米的高空落下,一股疲倦之意顿时从每一个细胞里涌出来,着地的时候差点来了个平沙落雁式。

站稳脚步,我毫不犹豫的拿出一瓶小型精力'药'水喝下,虽然现在小型精力'药'水已经无法完全补充我的损耗,但是它的副作用却不像型精力'药'水那么强,只要休息一晚,第二天就能活蹦'乱'跳,这几天在平原深处游'荡',面对永无止尽的怪物,我也是每天一瓶,有益战斗度。

接下就是丰收的时刻,其余那上万只血肉野兽,我并不打算追击,现在自己已经37级多了,也该控制一下升级度,别让维拉丝她们老是追不上来。

将魔王复生者爆落的物品一一细数的时候,我脸上的表情,可以用一朵花绽放的过程的红'色'三十倍来形容,当细数到最后一件物品时,更是抱着它直打滚,在上面吻了又吻。

这只魔王复生者果然是养尊处优久了,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冒险者来虐过它,身上积累起来的财富,恐怕能让魔神级的怪物也自叹不如。

本来前面搜寻到一件金'色'级的圣骑士盾牌纹章盾,我就以为这是最好的东西了,毕竟像这种职业专属的装备,爆率比饰品更低,爆出一件金'色'级的专属装备,其实已经差不多等于爆出一件暗金装备了。

可是当我手上'摸'索到最后这件暗金级的鳞甲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金'色'纹章盾也不过是道头汤,眼前这宝贝才是真正的主菜。

鹰甲鳞甲(暗金)

防御:>

耐久度:45-45

需要等级:35

需要力量:68

+120%防御

10%高跑步/行走

+30敏捷

抗寒+50%

无法冰冻

+2技能点

大名鼎鼎的抗冰冻神甲呀,在凯恩之书里面,众多低级的暗金衣服当,凯恩就是将这件衣服列为第一,和那把吸取法力达到50%的暗金法杖同被称为新手小神器。

只因为上面那条无法冰冻的属'性',无法冰冻,不用我多做解释了吧,想必玩过游戏的人,都能体会到这四个字带来的震撼。

而即使到了七八十级,在某些场合,这件暗金鳞甲依然能发挥出它独有的能力,可想而知,作为众多低级暗金衣服里的老大,它的确实至名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