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金色巨盾!完美宝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七章金'色'巨盾!完美宝石!

这件暗金鳞甲的防御也不俗,足足有204点,而我现在手头上,防御最高的也只是一件金'色'级板甲,防御是148,可惜这件金'色'板甲的其他属'性'比较烂,整体上来说只属平平。 飞

除此之外,10快跑步/行走,也是极品属'性',相当于刺客三分之一个加技能了,30点敏捷就算放在其他低级暗金装备,也算是很高的加成,要说可惜的话,就是可惜只加了一个敏捷属'性'。

记得低级暗金装备,有一件叫抽动的挣扎.镶嵌甲,可是力量敏捷各加35点,而且快攻击度和提升攻击率这两条极品属'性',也各加了10%,被凯恩列为低级暗金衣服里的老三。

至于老二,我就不说了,是个冒险者都知道(轻型装甲以下的为低级衣服)。

最后一条,抗寒达到+50%的程度,和无法冰冻的属'性'相辅相成,也是bt得很,穿上它,我不用变身,不用施展技能,拿着水晶剑和督瑞尔硬拼都成。

至于那面圣骑士盾牌——纹章盾,相信玩过暗黑的都知道它的'摸'样,就是一个字,大!

光盾牌宽度,就差不多有两尺宽,从上至下,口子慢慢并拢成,盾底呈圆弧形,盾面呈晶莹蓝'色',上面刻有两条圣蛇身子互相缠绕的精美图纹,这也是纹章盾的名字由来,将其竖立在地上,足可以将一个十二三岁的壮实小孩完全挡在后面,连根'毛'发都'露'不出来。

圣骑士也是借此,在危机时刻半蹲着将圣骑士盾牌顶在自己或者同伴前面,将敌人凌厉的攻击伤害抵消一部分。不过,这招引发的后果通常都是比较悲剧'性'的。

既然要用到这招,就代表着敌人的物理攻击力很恐怖(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或同伴地生命值很低,已经承受不住一次攻击),所以,往往圣骑士用这招不算技能的技能,完全格挡住敌人攻击的时候,伤害虽然能抵消50%甚至以上。但是却有80%的几率会被拍飞……

而且盾牌面积大,虽然格挡的几率高了,但却并不完全是好处,就像我,目前为止用过最大的盾牌是大盾牌,也就相当于一个半米多直径的黄澄澄的大铁饼而已,想要将比一个小孩还要高地纹章盾耍好,没有经过一定的巨盾训练是不可能的。说不定到时反而会成为攻击和移动的累赘。

巨盾训练是圣骑士必修的课程之一,而其他职业,除了野蛮人以外,一般也用不了巨盾(巨盾不是全部都是圣骑士盾牌,圣骑士盾牌也不是全部都是巨盾类)。也就我这个所有职业专属装备都可以用的德鲁伊,才会陷入这种苦恼之。

不过变身以后就没有这样的苦恼了,巨盾会融入身体之,里面的防御和属'性'都会化为己身能力地一部分。但是巨盾所特有的高格挡属'性',也就没有用了,诶诶,该知足了吧,总比无法使用好。

蔷薇之守护纹章盾

防御:58

耐久度:50-50

需要等级:37

需要力量点数:60

+46%防御强化

+2复仇(限圣骑士)

抗毒+14%

抗寒+14%

抗闪电+14%

抗火+25%

所有抗'性'+8

+10力量

恢复装备耐久度1于1天之内

圣骑士盾牌,一向以加抗'性'闻名,金'色'的圣骑士盾牌,更是几乎四抗'性'全加。不过一般来说,要么就四个抗'性'加上不等的百分比,要么就干脆来个所有抗'性'+xx,像这样四抗'性'加了,同时又有所有抗'性'+8属'性',是很少有的,虽然因为同时具备两项加成而数值都比较低,但是叠加起来。却足以让这面金'色'纹章盾位立极品属'性'行列。

同时。圣骑士地四阶作战技能复仇,也是个超级好用的技能。有句俗话说:复仇在手,天下可走,虽然夸张了点,但是也说明了这么一点东西。

第三世界那些真正的地狱怪物,往往有xx元素无效,甚至干脆来个魔法攻击无效或者物理攻击无效的属'性',但是无论你有什么样地无效属'性',除非是所有攻击无效,否则圣骑士的复仇都照砍不误。

因为复仇攻击,既具备物理攻击特'性',同时附加四元素伤害,有句话说的好,无论你抗什么,复仇总是能让你心跳。

复仇+狂热,或者复仇+信念,就是后期攻击型圣骑士的标准搭配。

喜滋滋的将暗金鳞甲穿上,再将金'色'纹章盾扣在左手,别扭的挥舞了几次,从这两件装备上传来的能量流入身体的暖洋洋感觉,顿时让我有一种飘飘羽仙地感觉,全身细胞爆发出来的炙热热流,就好像挥挥拳头,就可以震动天空,蹬蹬大腿,就能使大地裂开,呃……

再看看抗'性',抗寒已经达到了136%,抗毒116%,抗火108%,只有抗闪电才两位数,也达到了92%,现在在第一世界,除非是魔神级投影怪物的魔法,否则根本难以对我造成什么伤害。

这种恐怖的抗'性',恐怕就是第二世界的群魔堡垒的冒险者,也未必能个个达到吧。

很好,暂时将圣骑士盾牌收起来先。

除此之外,还有一颗神符之石,切,倒霉,竟然是最低级的一号神石艾尔(ei),两颗完整级的宝石——蓝宝石和黄宝石,六块裂开级宝石,蓝'色'和白板装备共四件,回复活力'药'剂一瓶,两打恶臭瓦斯'药'剂。金币若干,靠,真是富有。

另外七只精英暴落地物品里面,也贡献了一件金'色'级地战斗斧,攻击力很是不俗,比我现在用着的这把水晶剑整整高了一半,可惜不是自己称手地武器类型,回到群魔堡垒看看。能不能和其他冒险者换点什么别地好物。

接下来,才是我原本最期待的宝石神殿,缓步走上前去,隔着十多米远的距离就能感受到神殿上喷发出来的,充盈的不能再充盈的能量,我顿时喜不自禁,原本还有点担心神殿积蓄的能量能不能让一颗无瑕疵宝石升级,现在看来。是自己是白担心了一场。

但是问题又来了,我现在手头上,除了那颗无瑕疵的钻石扔给小幽灵把玩以外,还有三颗无瑕疵宝石,分别是无瑕疵地红宝石。无瑕疵的蓝宝石,无瑕疵的绿宝石。

究竟要升级那一颗呢,完美级的蓝宝石我身上已经有了一颗,是从加莫罗身上爆落的。所以公平考虑暂时先将无瑕疵蓝宝石排除,可是剩下的红宝石和绿宝石,却让我举棋不定,暗暗埋怨宝石神殿为什么只能升级一颗宝石。

所以说无瑕疵宝石多了,也是有烦恼的呀,若是被第一世界其他冒险者知道我这种烦恼的话,恐怕会一拥而上将我活活咬死吧。

在神殿祭坛上顿足了良久,我最终敲定。将无瑕疵地红宝石放了上去,原因很简单,自己已经有一颗完美级蓝宝石了,所以想弄颗属'性'和它完全相反的红宝石看看,而完美级的绿宝石,属'性'上有一条强毒+30%,对于我的狂犬病技能来说简直是犹如神助,我怕我真的会忍受不住诱'惑'将它镶嵌在现在这些低级地垃圾装备上。

无数事实证明。咱是那种一时心血来'潮'的人。手头上有好东西不用心里总是痒痒的,为了避免发生悲剧。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没有心血来'潮'地机会,这才是我不选择升级对自己来说更有用的绿宝石的真正原因……

随着无瑕疵红宝石落入祭坛心,一道冲天的华光从祭坛升起,将天空上的灰云也击开一个巨大的漩涡,顿时风起云涌。

从来没有在绝望平原上出现的阳光,从漩涡心直'射'而下,和整个祭坛互相辉映,成为绝望平原上最亮丽的一点,那恍若太阳般地光彩,即使隔着百里远处,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立于祭坛之前,任那暴烈之风吹打刮裂着自己的身体,我紧紧的将目光注视在已经变成一团光亮的红宝石上面,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祭坛上积蓄的庞大能量,正疯狂的涌入红宝石之内,那股量已经到了一个让我心惊胆寒地地步。

要是这些能量全部爆发出来,威力恐怕比我地200%的血熊能量炮(暂命名)更大吧,一颗无瑕疵宝石升级,竟然要吸收如此恐怖地力量!!

云动,光耀,风暴,足足持续了几分钟,那从祭坛直'射'天空的光柱才逐渐变细,云层上的漩涡逐渐缩小,那一缕千年难见的阳光,再次被绝望平原的灰暗所吞没,整个祭坛上的光芒全部被红宝石吸收,已经暗淡无比,残留的最后一丝能量也碰的一声,消失无形。

神殿所产生的属'性'是随机的,比如说这个宝石神殿,被我使用过以后,下一次就会变成其他神殿,甚至就此荒废也说不定,要不是这样的话,冒险者恐怕就会变成神殿蹲了。

但是,这些并不是现在我所关心的,我的目光,依然紧紧落在整个神殿唯一还闪烁着光芒的,祭坛心的宝石上,当宝石的光芒逐渐暗淡下来的时候,它那巧夺天工的完美造型也呈现在我面前。

一颗表面光滑,纯天然形成,没有丝毫雕琢痕迹的水滴形状的红宝石,静静的立于祭坛心,它就像一团燃烧的篝火,表面散发出温而不炙的红'色'光彩,但是当你仔细打量它,目光深入它那水晶般的红'色'内部时,会发现里面正有一团纯红'色'的能量流动,里面蕴含着的巨大能量,看久了,似乎连灵魂也会被炽疼。

完美的红宝石

武器:152-222火焰伤害,8%几率在杀死敌人后引发火焰爆裂,3%几率无视敌人火焰抗'性'。

盾牌:吸收火焰20%。火焰环绕,对附近敌人产生持续'性'火焰伤害

其他装备:+20%生命上限

需要等级:60

果然bt,不愧是有着攻击力第一之称的红宝石,光附带的火焰伤害就已经是蓝宝石地一倍,而且那个8%的几率引发火焰爆裂,更是恐怖,几乎相当于死灵法师10级以上的尸爆威力,被杀死的敌人的生命力越强。火焰爆裂的威力也就越大。

虽然将其镶嵌在盾牌上,所获得的吸收火焰和火焰环绕的能力,也相当bt,在其他装备上,+20%生命上限更是能让血牛职业疯狂,但是红宝石天生就是为武器孕育而生,镶嵌在其他装备上,只能算是明珠投暗。

于是。如果我将手头上地一件凹槽武器,将这颗完美红宝石镶嵌上去,它立刻就能变成一把不逊'色'于级暗金武器的超级神兵!!

握着这个璀璨的红宝石,我的手都在打颤。

吴凡,你要忍住。千万要忍住呀,不能一时心血来'潮',将这种极品镶嵌在垃圾武器上面呀,而且镶嵌以后。武器的需求等级也立刻会飙升到60级才能使用,根本就只能看看,千万不能一时冲动呀!!

在地上跌爬打滚着,脑袋不要命的在神殿祭坛上死磕,好一会儿,我才忍住了内心的巨大冲动,将完美红宝石迅塞入物品栏里。

看着物品栏里,红蓝两颗完美级的宝石独自被放到一起。两'色'光芒不断交织所幻化出地梦幻'色'彩,我的嘴巴都快笑得裂开了。

估算着其他怪物没有那么快重生,那上万只吓破胆的血肉野兽,在它们的老大复活之前也绝对不敢再回来,我大咧咧的就在神殿旁边,魔王级复生者刚刚躺着地地方扎起了帐篷,设下几个简单的警示小陷阱,钻进去里面。带着满足的笑容呼呼大睡起来。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就是这个道理。

第二天起床,我已经做好了一天苦战地准备。继续穿行在平原深处,可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这一路竟然轻松无比。

因为,整个平原深处的怪物,随着镇压着它们的老大,魔王复生者的死亡,已经完全动'乱'起来,一路上随时可以看到一群峭壁跳跃者仗着度,和会隐身的猥琐怪物燃烧的灵魂斗个不相上下,不亦说乎。

一个大队的凝肥兽,巨大地躯体组成一条三米高的肉墙,浩浩'荡''荡'的将七八只血肉复生者连带上百只血肉野兽淹没,正想开餐,却又被赶来的几百只厄运骑士的怪物大军杀个片甲不留。

这些暴'乱'的怪物里面,其最凄惨的就是厄运施术者,它们的能力是吸取法力,对于冒险者来说是一大麻烦,但是对于怪物来说,它们地法力可有可无,根本就不重要,而厄运施术者地攻击力低下,生命防御薄弱,就连一群峭壁潜行者也能追得它们狼狈逃窜。

所以不得已,它们只能庇佑于厄运骑士,毕竟同有“厄运”两个字,也算是一家人嘛,所以经常能看到厄运骑士里面夹杂着无数血红'色'的身影,整个平原深处,也属这些“厄运”当头地怪物最为嚣张,往往一群就有几百只,在整个平原深处纵横交错,将其他怪物杀的片甲不留。

当然,它们也不是无敌的,我就亲眼看到,一片数百只的燃烧灵魂突然现身,瞬间发出数百道闪电,整个大地白茫茫一片,由于闪电具有穿透'性',所以光这一击,就将几个大队的厄运骑士和厄运施术者,消灭了一大半,剩下的也遍体鳞伤。

这些行踪不定,数量庞大的燃烧灵魂,才是平原深处的高绝杀手!

整个绝望平原深处,已经变成了一个惨烈的斗兽场!

至于我这个超级大高手,嗯,有点不幸,似乎完全被无视了,刚刚从一个战场上经过,两边的厄运骑士和血肉复生者碰撞在一起,硬是将我这个从厄运骑士的毁灭之剑下。踩着血肉复生者的骨尾经过的外来人,给完完全全忽视了,似乎就当我是空气一样。

这种被忽视的感觉,还真是微妙地让人不舒服呢,喂喂,你看见我了吧,感觉到我在用剑柄捅你的脑袋了吧,麻烦给个回应呀老兄。你们的战场那么热闹,为什么却独独让我寂寞?

不过,无视也有无视的好处,一路上走过来,地上掉落的装备和金币捡得我腰都快弯断了,破损的装备,白板的装备,蓝'色'的装备。各种各样地'药'水散落四周,还有一地黄橙橙的金币……

这种不劳而获的事情,真是太对我的胃口了。

因为整个平原深处陷于内'乱'之,我被华丽的无视掉了,所以这一路来走的自然是顺畅无比。短短两天,我就通过了让整个群魔堡垒级的冒险者谈虎'色'变的平原深处,来到了神罚之城与绝望平原地交界处。

出来以后,拍掉身上的灰尘。我回过头望了一眼,平原深处依然烟尘滚滚,几乎每分钟都有上千只怪物死于内斗,这种情况,怕是要等到魔王复生者重新复活才能平静下来,而魔王级的怪物想要复活,那又谈何容易,没有一个半个月。这场怨气冲天的厮杀混战,恐怕是停不了了。

若是暗黑有手机之类的通讯该有多好呀,可以地话,我会立刻通知奥斯卡他们快点赶来捡装备,过了这条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再次回到绝望平原边缘的轨道,沿着冒险者踏过的足迹,走了一整天。我终于看到了隐藏在灰晦天空的。神罚之城那巨人地轮廓。

那是一座耸入天际,看不见连绵山脉的大山。仰头望去,只能见到黑褐'色'的峭壁和灰暗的天空连接在一起,无边无际。

而那灰黑'色'的天空,不断掠过着各种形状的闪电,就有时候一瞬间,竟然同时闪现出几百道雷蛇,将整个天空照得白炽一片,几欲刺瞎人眼。

神罚之城,就在这片望不到轮廓的高山顶端,笼罩在这无数闪现的雷电之,据说,这些雷电,是神一怒之下地给予这座城市的惩罚,几乎每一秒,都有数千道雷电从天而降,肆虐着这片灰晦的死城,这就是神罚一词的由来!

神恩似海,神威如狱!

这就是神罚!

所幸我现在的目标并不是神罚之城,奥斯卡那厮说过,凡是去过神罚之城的冒险者,哪怕他用再快的度穿过,也避免不了遭到雷劈。

据最新的记录公布,最倒霉地冒险者,一天被雷劈了七百二十九次,平均下来,每个小时30.375道,每两分钟就有一道,差点连小命都给劈没了,这个倒霉地冒险者出来以后,身上的'毛'一根不剩,整个人也变成了非洲黑人。

恩恩,由此可见,冒险者抗雷属'性'还是蛮强地。

而最幸运的冒险者,也避免不了一天十几道闪电的洗礼,据说凡是去过神罚之城的冒险者,回来以后,在一个月之内,只要天空一打雷,身体就会本能的钻入桌凳或者床底下。

因此,在神罚之城行走,就想赌博一样,严重涉及到人品的问题,至于我的人品……

“……”

沉默了许久,我举目远望,心暗暗下定了一个决心。

回去以后,就算是用暴力,也要让那几个传送阵的混蛋法师给我开通直接到火焰之河的传送点!!

按照图拉丁的指示,再配合手头上的类指南针道具,我难得没有'迷'路,顺着神罚之城脚下的山脚边一直走,小半天过后,终于寻找到了那道峡谷,沿着崎岖的峡谷壁爬下去,在谷底在深处,一个地狱犬张开巨口一样形状的洞口,远远的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

这只地狱犬的头颅雕刻,栩栩如生,特别是那双用黑'色'的不知名晶莹石头镶嵌的眼睛,散发着无边的黑暗气息,仿佛随时都要扑上前来,一口将擅入者咬下去般。

从它那张开巨口的洞口里面,却是散发出浓重的地狱邪恶气息,是如此的强烈,仿佛整个辽阔的绝望平原,那股混沌绝望的气息,都是从这张巨口里散发出来的。

适应了这股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邪恶气息后,我靠近洞口,发现上面刻着几个显眼的大字。

即将踏入此地的人,舍弃所有的希望吧。

寒,好寒,我紧抱着胳膊,不断用掌心摩挲着上面突起的鸡皮疙瘩,不知为什么,有种被这句话雷到外焦里嫩的感觉,究竟是谁如此恶趣味,在这里刻上这样的东西。

地狱之门……吗?

强迫自己低下头,不去看上面让人恶寒不已的字,我大步迈进这张狰狞的地狱犬张开的巨口。

那敏锐的男人第七感,已经感觉到了,在这地狱入口的深处,一股强烈的悸动,正在不断的召唤着自己,一道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类似四方形的模糊轮廓,凭空在我脑海慢慢浮现。

是你吗?神器,是你在发出召唤,在向我传达你的意志和形态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