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英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章英雄

门外,两个脑袋探头探脑的将目光从门缝里透进去。 飞

“总觉得,吴大哥现在的样子好像有点奇怪。”

看着已经完全陷入黑化状态,正在碗里捣着什么粉末的某人,琳娅一脸的担忧。

“喵呜!!”

看到某人突然掏出几只蘑菇,扔到碗里,如同穿着黑袍黑帽的老巫女一般,拼命的捣着,菲妮突然发出轻声悲鸣。

“表哥,变得比平时更可怕喵!”

“那是什么?”

琳娅虽然博学,但是库拉斯特的'迷'幻蘑菇本来就十分稀有,冒险者一般也比较少采摘蘑菇,所以,除了菲妮和我身边几个人之外,恐怕还真没几个知道,至少我就没有在凯恩书里见到有关它的介绍。

说不得'迷'幻蘑菇这个名字,还是菲妮擅自取的呢。

“那是……”

菲妮摇了摇头,乌黑的眼睛里流'露'出恐惧的眼神。

“谁?”

就算再怎么专注,门外有两只小猫在叽叽喳喳,我也不可能当做没听到。

门吖的一声打开了,琳娅和菲妮相继走了进来。

“对了,吴大哥,神器呢,吴大哥是那个有缘人吗?”

被抓个正着的琳娅,像一只畏缩的小猫般,红彤着脸,不知该说什么好,而当她下意识这样说出来之后,立刻就后悔了。

我真是个笨手笨嘴的笨蛋,明明见吴大哥这样子,一定是没有找到神器了,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对方竟然点了点头。

“找到了。”

我漠无表情的继续捣鼓着碗里的碎末,狠狠的一捣……

“真的?”

两个人脸上地表情十分精彩。

“喏,不信拿去看看吧。”

我将木箱拿出来,抛给菲妮,至于为什么抛给她……

“要不,还是先拉上窗帘吧。”

菲妮前身不愧是老江湖,虽然对神器的诱'惑'和好奇,比琳娅更甚。却硬是忍住没有打开盒盖,她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如果里面真是神器的话,那七彩的光芒恐怕立刻会引起外面冒险者的窥视。

“没那个必要,直接打开吧。”

我头也不回的,专注着碗里的粉末。

菲妮一愣,不过转职伪娘以后,她地主见已经全无。完完全全变成了逆来顺受属'性',因此听了我的话,也不反驳,而是顺从的打开了盒盖。

七彩的光芒顿时从箱子里爆'射'出来,迎面将她的脸照得一片雪白。

这阵剧烈的七彩光芒。同时也穿过了窗外,仿佛一道引航灯似的照'射'出去,引得大街上的冒险者纷纷侧目。

这些冒险者地神'色'很奇怪,先是震惊。转而恍然,然后又是佩服,完了以后,却忍俊不禁起来,眼睛里流'露'出带着善意的幸灾乐祸。

而在我的耳,先是听到了琳娅和菲妮的惊叹声,然后过了片刻之后,数一数反应时间。我放下碗和捣器,将耳朵捂上。

下一刻,女人独有的高音尖叫声响起。

“啪啦”一声,木盒子被菲妮扔在了地上,她用一脸欲哭地表情看着我。

“这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喵?”

旁边的琳娅,早已经羞得跟个红苹果似的,如果眼前有地洞的话,恐怕她也会立刻钻下去。这所谓地神器。竟然是男人的那……贴身衣物,而且上面还……

“神器呀。你想要?”

我理所当然的回答道,然后用一脸希冀的目光看着菲妮——你就别客气,拿去吧。

“不要不要,打死我也不要喵!”

这只伪娘立刻将脖子上的漂亮铃铛摇得叮铃作响,生怕我会将神器内裤强塞给她似的。

这时候,她也隐约猜出,为什么我会一脸怒冲冲的回来,为什么会捣鼓这些粉末。

“大功告成!!”

将捣好的粉末抖入果子酒里,我拍拍手掌,将手上地残留物洗的一干二净,这玩意可是一点都吃不得。

“我先出去一趟,你们乖乖留在这里别'乱'跑。”

留下这么一句,我收起果子酒和神器内裤,咚咚的就跑了出去,琳娅和菲妮看着那远离的身影,都'露'出了苦笑,聪明伶俐的她们,已经完全猜到了我现在的目的。

血腥玛丽酒吧,在侍女畏惧的目光,我一脚踢开厚实地酒吧大门,正欲发难……

“图拉……”

“轰——”

一阵'潮'水般地巨响,将我的声音完全淹没,声音是如此之大,就连整个群魔堡垒地上空似乎也回'荡'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时被这巨大的突变给镇呆,就连发难也忘记了。

反应过来之后,我才发现,这巨大的声音,是整个酒吧里的冒险者所发出的欢呼和掌声。

目光在里面巡视一遍,我发现约莫有几百个冒险者,其我认识的,奥斯卡和他的两个跟班,就连已经转职成为菲妮的尾行魔的拉丁,也出现在他们里面,神'色'虽然依旧冷漠,但是掌声却一点都不含糊,见我目光看过来,难得的勾起他那俊冷的嘴角,点了点头。

汗,他该不会是已经把我当成表哥看待了吧。

除此之外,还有将我骗了个惨的老骗子图拉丁,野蛮人加纳,在狩猎活动时站在我另外一边的德鲁伊汉加克尔莱和另外几名佣兵,我在群魔堡垒认识的冒险者,全都在这里。

当然,更多是我不认识的冒险者。但是那一张张陌生的脸上,笑意却依旧真诚,掌声依旧热切,欢庆的喜悦气氛,让这股浪'潮'持久不息。

“恭喜你,吴凡大人。”

“恭喜你,吴凡兄弟。”

“恭喜你,吴凡老弟。”

“恭喜你。人类勇士。”

从熟识地佣兵,野蛮人加纳,奥斯卡他们,还图拉丁口,道出一句句真诚的祝贺。

“恭喜你,勇士!”

那些陌生的冒险者,也如一道接着一道的海'潮'般,不断鼓着掌。眼睛里流'露'出最真诚的认同和尊敬。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我脑海里嗡嗡作响,只剩下那此起彼伏的恭喜二字,在里面不断膨胀。

这情景,咋跟某暴走机的结局镜头那么相似?难道咱要ge了?

“等……等等!”

我头疼的捂着额头。伸手打断众人地祝贺。

“嗯,无论如何,先谢谢大家,不过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我指着酒吧内部的张灯结彩布局,上次来的时候,还透'露'出一股血腥冰冷气息的酒吧,如今却像婚庆场一样华丽。

“这还看不出来吗?当然是庆祝你凯旋归来!”

奥斯卡迎上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当然,以他的牛力,与其说是拥抱。不如说熊抱,nnd,骨头差点都给他箍断了。

“凯旋?”

我有点不明白,这两个字要如何套在自己头上,自己入手粘有便便的内裤一条,然后凯旋归来?

“我就知道你一头雾水,听我说就知道了。”

在我呲牙咧嘴的表情,奥斯卡不断大笑着拍向我地肩膀。为了事情真相。我先忍!

原来,那个洞'穴'在群魔堡垒冒险者眼里。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也就我这个刚刚来到的粉嫩新人才上了当。

在不知多少年前,这个洞'穴'被称作勇者试炼地,就如字面上的意思,只有真正的勇士才敢闯一闯的地方,那时候,酒吧里喝醉酒地冒险者,最流行的动作和语言就是:一脚踏在桌子上,满脸通红,豪气大发的指着对方。

“好,我这就去闯一闯给你看看!!”

然后一去不复返。

咳咳,说笑,冒险者也不是傻瓜,知难而进固然重要,但是知难而退也是一门学问,不会明知不敌还跑去死磕的。

由于里面地难度太大,所以有时候好几年,都不见得有一队冒险者能到达试炼洞'穴'深处,获得勇士的称号,顾因此,能闯进深处,甚至有能力在里面混一混的冒险者,也显得格外让人崇拜。

为什么奥斯卡这个大嘴巴,在群魔堡垒如此受人尊敬?就因为他的队伍曾经通过试炼,获得勇士称号。

顺便一提,奥斯卡是三年前闯的关,我手头上的那条内裤就是他当年亲手放入去的,再顺便一提,他当年得到的神器,是一片沾有血迹地棉布……

至于为什么昔日的勇者试炼,会变成今天的神器骗局,那还要从图拉丁这个老骗子说起,不知多少年前,咳咳,我这话没错,别看图拉丁是个矮子,他今年已经有一百多岁,按年龄来说足够当我曾爷爷了。

话说不知多少年前,这图拉丁从矮人族跑出来,无意间得知群魔堡垒还有勇者试炼这种好玩的东西,顿时灵感如'潮',二话不说回到自己的铁匠铺里一阵敲打,第二天,和群魔堡垒里的几个冒险者头头,鬼鬼祟祟的召开了一个会议。

一项惊天骗局,就这样达成,并向刚刚来到群魔堡垒的那些粉嫩无知地新人们笼罩下去。

当然,也不是谁都骗,想要骗,还得有那个资格才行,像那些佣兵和水平一般地冒险者,都会被早早告知,他们也不会自不量力的硬去夺取这个名头。

而对于那些刚刚来到群魔堡垒,实力强劲地新人,则是整个群魔堡垒的冒险者都会不约而同的闭口箴言,等这些新人过了一两年。由几个群魔堡垒冒险者的头头商量决定,才会将这个阴谋撒下去。

要怪,就只能怪我刚刚来到群魔堡垒,就在狩猎活动上大出风头,而和我比赛地奥斯卡,又恰好是那几个头头之一。

搞的那么麻烦,其实都是为了那么四个字:自娱自乐,这就是冒险者独有的幽默方式。就如同当年第一次和老酒鬼卡夏见面,她妄图用一个年度最佳战士奖章骗我去杀血鸦一样。

“我靠你们!!”

听完以后,我狠狠朝奥斯卡他们比了一个指,说是我获得了荣耀和尊敬,但是我看这帮冒险者才是最乐悠的吧,就跟过个年似的,我说找乐子庆祝就那么难吗?随便将每个月的哪天定为冒险者庆祝日不就成了?

“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我到了最深处?”憋着一口气,我忍不住问道。

“那还不容易。看到你从传送站里气冲冲跑出来,就知道了。”奥斯卡哈哈大笑。

“还有,听说刚才那会,不知道谁的旅馆房间冒出了七彩光芒呢,哎。真是令人羡慕,神器呀!”

图拉丁这老小子端着一大木杯,摇头晃脑的走了过来。

怒!你不出现,我还忘了跟你算账呢。

眼看着他得意洋洋地样子。我顿时一个怒从心起,恶向胆边生,看见他这张老脸,就让我联想到那条粘着黄黄斑渍的内裤。

“七彩你妹呀,老骗子!”

我怒吼一声,掏出盒子里的内裤,举着裤头就从他脑袋套下去,然后顺势一绑。

这可怜的矮个子顿时呜呜挣扎起来。手舞足蹈着,手上的麦酒都倒在了自己头上,拼命扯着套在自己头顶上的内裤,但虽然只是伪劣神器,又岂是那么容易撕破的。

“哈哈哈——”

看到图拉丁那不足四尺的个头,大脑袋上被套上一条七彩大裤头来回挣扎地样子,满酒吧的冒险者顿时哄笑了起来,也算这家伙自作孽。不可活了。

好不容易将内裤扯下来。往地上狠狠一扔,图拉丁连忙呸呸呸起来。

“爷爷的。这可是伟大的我,为了'逼'真而特意在厕所里弄一些真货涂上去的,你这混蛋竟然套到我头上。”

说罢,他扭动着五短三粗地躯体就要扑过来和我拼命,可不料人还在半空,就被一把从背后抓住,像只乌龟一样吊在半空,图拉丁回过头一看,却是比它足足要高上两倍有余的奥斯卡。

“老图,你就算了吧,吴凡老弟也被骗得不小,如果要算账的话,可得将我当年那片棉布也算进去。”

这样说着,奥斯卡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似的,牙齿顿时咬地格格作响,牛眼也是瞪得老大,满满带着盼望从图拉丁嘴里说出一个倔强的不字,然后立刻下黑手的期望。

矮人虽然以脾气臭,'性'格倔闻名,但也知道众怒难犯,面对这种很明显是找揍的回答,他要真还耍臭脾气,那就不是倔,而是傻了。

“好吧,看在奥斯卡的份上,这次就算了吧。”

这矮冬瓜悻悻然的说道,却让我翻起了白眼,要不是奥斯卡阻拦,我非得给你的脑袋上增高个几厘米不可。

“来来来,大家喝酒,庆祝我们的新勇士诞生!”

奥斯卡举起木杯,里面满满地冰凉麦酒顿时溅撒出来,然后他将麦酒递给我,自己拿起另外一个满上的木杯,眨眼睛示意,让我这个主人有所动作。

场面一时安静,一双双炙热的眼睛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当我将手的麦酒高高举起,大吼一声干杯的时候……

他们顿时欢呼起来,咕噜噜的将整杯麦酒倒入嘴里,泡沫顺着他们的嘴唇滴下,不断流落到脖子和壮实地胸膛里,里面有几个豪迈地女亚马逊,那侵入她们高耸的'乳'沟,微微将胸衣浸湿地酒沫,顿时让她们美好的胸部轮廓清晰显现,豪情添了几分涟漪。

“别生气,吴老弟。你应该将老图给你的东西放进去了吧,想想,下次就轮到你骗那些粉嫩新人了。”

奥斯卡抱着我地肩膀,小声在我耳旁'奸'笑道。

“有理,有理!”

我恍然大悟,心残留的郁闷顿时消散于无,这就是风水轮流转呀,嗯嗯。库拉斯特我到是认识不少即将挑战墨菲斯托的精英冒险队伍,该骗谁好呢?

“吴老弟,我该谢谢你!”

正在考虑着的时候,奥斯卡真诚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在说什么?”

我用一副你脑子该不会坏掉的眼神,看着朝我投出真挚目光的奥斯卡。

他并没有生气,而是颔首示意我看看那边,数百名冒险者正在那里欢欣鼓舞,互相灌酒吹牛。以此庆祝新勇士的诞生。

“群魔堡垒总是死气沉沉,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热闹地场面了,这都是你带来的。”

他拍了一下的我的肩膀,不似以前恶作剧的力道,而是庄重的。像是长辈鼓励晚辈般,力道温和的一拍。

“你是英雄!”他竖起大拇指这样对我说道。

我愣愣的看着奥斯卡,仿佛第一天认识他一样。

“看不出来,你现在还真有冒险者老大地风范。”

“你现在才知道呀?”

他咧嘴一笑。那认真的笑容还没保持上十秒,就原形毕'露'了,然后扳着我的肩膀,将我硬拉到成堆的冒险者里面。

“来来来,怎么能自己喝自己的,让我们今天地主角受冷清呢?大家互相介绍一下,为我们的新英雄喝彩……”

欢欢闹闹的不知过了多久,酒吧才逐渐安静下来。醉醺醺的冒险者们,互相搀扶着肩膀,嘴巴鼻子里喷着酒气,一个个带着意犹未尽地神情,口齿不清的和我们打了声招呼以后,离开酒吧,有些实在醉的不行,干脆就直接趴在桌子上。长凳上。甚至滑落到地板上,呼呼大睡起来。

而本来。我这个酒量最浅,也应该被灌得最多的庆宴主角,却只是脸'色'微红,并不是咱练了什么神功,能将酒精'逼'出体外,情况是这样的……

“来,我们的英雄弟弟,姐姐敬你一杯,要一口气喝完哦。”一个高大妩媚的亚马逊姐姐,将她高耸的酥胸贴了过来,手里端着满满地麦酒,吐气如兰的说着。

“吴老弟是这次庆宴的主角,酒量也不大,不能先醉倒,我代他回敬你。”一旁的奥斯卡站出来,堂而皇之的将满杯麦酒灌下,然后满足的呼出一口酒气。

“兄弟,我佩服你,来,干上一杯,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

一个牛高马大的圣骑士,打着醉拳,脚踏七星步,摇摇晃晃举着杯子走过来,人还未近,一阵冲天的酒味就迎面扑来。

“人类勇士是这次庆宴地……”

奥斯卡刚想再站出来,结果却被另外一边地矮人酒鬼图拉丁抢先了一步,说着同样的措词,然后带着一脸胜利笑脸地将酒喝了下去。

就是这样,结果本该敬我的酒,大部分都被这两个酒鬼给抢了,也正好,周瑜打黄盖,你情我愿,皆大欢喜。

看到图拉丁挺着比孕'妇'还要大的肚子,仰躺在地上,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对了,那个,我还是叫你老图好了,老图呀,你给我的那玩意叫道格的口水角吧,你是怎么认识道格的?”

“道……道格,谁是道格?我……不认识。”

图拉丁大概是真醉了,口齿不清的应着,似乎又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拍了一下手心。

“哦……道格,我想起来了,是道格。”

经图拉丁一解释,我才得到一个啼笑皆非的答案。

原来两个人压根本就不认识,只是图拉丁曾经在酒吧里无意听过那么一次八卦,野蛮人里,有个叫道格的家伙,十岁时候声音就贼大,吹起牛来昏天黑地的,仅仅是这样而已。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基……咳咳,秘密呢。

其实有些事情本来就很简单,是人的惯'性'思维将其复杂化。

“咳咳……”

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体'性'相差明显的醉汉倒在地上,我咳嗽几声,今天的重头戏终于来了。

“本来今天我是一肚子火,想给你们来一下阴的……”

说着,我拿出那坛精灵族特酿果子酒。

“里面放了大量的清肠果的粉末……”

清肠果,顾名思义,就是冒险者吃了也会拉肚子的特殊'药'物,不过冒险者到是经常会服用少量,清理一下肠胃,增进食欲,尤其是野蛮人……

“现在,还是算了吧。”说罢,我作势欲摔。

“等等!!”

眼看一坛珍贵的果子酒就要弥消于地,图拉丁和奥斯卡眼也不晕了,酒也不醉了,说话都利索了。

“让吴老弟受委屈,是我们不对,这罚,我们认了,酒拿来。”奥斯卡这样说着,一副你不拿过来让我受罚,就是看不起我的严肃。

“没错!全都是我老图的不是,人类,你今天不让我喝这毒酒,就是看不起我老图。”矮人王子也一改自己的猥琐形象,变得大义凛然起来。

“好吧,你们少喝点,就当做是清理一下积食吧。”我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勉强的将酒递了过去,并好心吩咐道。

“这个罚,我们自己有度,吴老弟你就先去吧。”手长脚长的奥斯卡先一步接过果子酒,嘴巴乐得一歪,却被他强行忍住,'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别扭神情。

你才先去呢,我翻了翻白眼,红着脸打个酒嗝,醉醺醺的撞门离去。

“嘿嘿~~吴老弟大概还不知道,清肠果是有解'药'的吧。”

直到确定那道身影真的已经离去以后,奥斯卡悔恨的神情突然转得比变脸的还快,就变成了一副'奸'诈笑容。

“嘿嘿,我身上正好有解'药'。”图拉丁脸上的笑容依旧猥琐。

两个人悉悉索索的将解'药'倒进去,摇晃均匀了,奥斯卡拿出两个杯子,上满。

“干杯,这是聪明人的胜利。”他举起酒杯。

“嘿嘿,同干同干,那小子虽然滑头,但毕竟还嫩了点。”图拉丁将酒杯迎了上去。

然后,两人迫不及待的一口喝下。

“来来,继续满上,今天不醉不归……”

第二天,酒吧传出各种八卦,群魔堡垒元老级猥琐人物,奥斯卡和图拉丁,纷纷在血腥玛丽酒吧抽风,跑到大街上大玩脱衣舞,伤风败俗,最后被卫兵制服,关押三天以示惩罚云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