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幸福的围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二章幸福的围巾

桌子上,一件2凹槽的胸甲,一把2凹槽的超强水晶剑,四颗符,1号艾尔(ei),3号特尔(tir),5号爱斯(eth),7号塔尔(. 飞

这六件物品,将桌子给占得满满,虽然每一件都黯淡无光,但是却每一件都能让冒险者看得直流口水,寻常冒险队伍,能有其一样,就已经可以在酒吧里炫耀了。

而我,却独占这六件。

更甚,这六样物品,很快就要被我合成两件神语装备。

神语装备是什么?

蓝'色'装备,基础数值等同于白板,一般附带1-3条属'性'。

金'色'装备,基础数值在白板上提升一个等级。

而绿'色'套装,暗金装备,神语装备,基础数值在白板上提升两个等级。

也就是说,神语装备,是和绿'色'套装,暗金装备同一个等级的物品,在金'色'装备还被冒险者为之仰视的第一世界,我现在却要一次'性'制作两件神语装备。

首先,我要先将自己最需要的神语钢铁,合成出来,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深呼吸一口气,平静那澎湃的心情,我将2凹槽的超强水晶剑和1号符,3号符挑选出来。

虽然说,低级的神语装备,一般只需要一件2凹槽的物品,两个低级的符,就可制成,这三样的价值,加起来等同于三件金'色'装备,而众多神语,钢铁也是最廉价,最容易找到材料。

或许整个第一世界。已经存在一把或者两把神语钢铁的武器。

但是我敢保证,这有可能存在的一两把钢铁,绝对比不上我现在即将合成这把。

水晶剑,本来就是普通级单手剑类,比较高级的存在,攻击力和攻击度都很不俗,而且是前缀为超强的极品灰'色'水晶剑,攻击力更上一筹。

2凹槽地武器并不好找。几乎得每上千个冒险者里面,才能凑足制造一件神语装备的材料,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样雄厚的财力,没有足够的诱'惑',别人会将珍贵的凹槽装备和符卖给你吗?

所以,大多数人即使好不容易凑足了符,却苦于没有合适的2凹槽武器,最后只有搁置。或者将神语屈就于一些低级的凹槽装备上,比如说最低级短剑,弯刀,这些最低级的武器,出现凹槽地概率也稍微高一点。

所以我敢猜测。那可能存在的一两把神语钢铁,即使真有,也有很大概率被镶嵌在低级的武器上,而神语钢铁。是所有神语比较垃圾的一种,合成以后属'性'当然也比不上暗金装备。

因此,我即将合成的这把神语水晶剑,毫不客气的说,应该是第一世界,暗金武器以下的第一剑。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说是第一世界第一剑,那是因为我不敢确认有没有人品逆天的家伙,爆出暗金武器。暗金地爆落概率虽然低到不可思议,但是也禁不住冒险者数量多呀。

1号符艾尔和3号符,被我按照次序镶嵌入水晶剑,请注意,一定要按照正确的顺序镶嵌,绝对不能将次序对调搞错,否则就是镶嵌上,也合成不了神语装备。没有冒险者会出现这样的失误。不然万死也难咎其罪。

钢铁的顺序为先镶嵌3号符特尔,再镶嵌1号符艾尔。

当符艾尔被我和水晶剑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原本黯淡无光地水晶剑,剑身上突然笼罩起一阵阵朦胧的白光,让那原本就冰蓝剔透的水晶剑刃,看起来更显唯美,我敢打担保,这股朦胧白光虽然温和而不甚耀眼,但是即使将它放到最猛烈的太阳光下,光芒也清晰可见。

至于为什么敢保证,那是因为,咱已经有两件神语装备了嘛。

钢铁水晶剑

单手伤害:24-47

耐久度:25-25

需要力量点数:43

需要等级:26

剑等级:急攻击度

+80%增强伤害(和原本地20%叠加在一起)

+6最大伤害值

+6最小伤害值

+50准确率

5%撕裂伤口概率

15%增加攻击度

+0.2法力在每杀死一个敌人后取得

+2照亮范围

+8属'性'点

我那把金'色'水晶剑的攻击力,也就12-25,这把神语水晶剑,伤害比之整整增加了一倍。

如此强悍的攻击力,如此强悍的攻击度,再附带撕裂伤口的属'性',增加攻击准确和视线范围(照亮属'性'),我还有什么好嫌弃呢?就算四围退了一点点,也是心甘情愿。

虽然心里早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属'性',但是真正看到实体的时候,我还是喜不自禁的抱着水晶剑亲了又亲,比那个得到金'色'长战斗弓地亚马逊也好不了多少。

如果当时对付月之王,是用这把水晶剑的话,那就不是摩擦出火星,在上面划出一道浅痕,而是直接切开金属盔甲,刀刀见血了。

真想立刻就出野外去试试新武器呀,不过现在已经是夜晚,还是不要一时人来疯,让琳娅她们担心才好。

强忍着心里的冲动,我将那唯美的冰蓝水晶剑身擦拭了一遍又一遍,才轻轻放在床头边,嗯,今晚抱着睡。

接下来,是神语衣服——隐秘。

说实话,有了暗金鹰甲,我对衣服的需求度不高,暗金鹰甲号称低级暗金衣服里的老大。新手的半神器,那可不说说着玩的,我并不认为现阶段能有什么东西取代得了它地位置。

不过,既然材料已经凑足了,不合出来也让人心痒痒地。

神语——隐秘

适合2凹槽衣服,分别需要5号符爱斯(eth)和7号符塔尔(tal),附带地神语属'性'为:

+100%防御强化

抵消魔法伤害3

+35敏捷

+100耐力上限

抗毒+40%

提升魔法回复度15%

15%快移动/奔跑

15%快施放法术

15%快恢复打击

神语隐秘地属'性',除了+35敏捷和抗毒+30%以外。竟然全都是特殊极品属'性',而且数值不小,比之一般的暗金衣服绝对不差。

我琢磨了一下它的属'性',快施法度和魔法恢复度,适合法师,而敏捷,耐力,还有移动度。其实对于风筝流法师来说,也是十分有用,唯独快恢复打击,比较适合近战肉搏。

所以,这个神语总体来说。除了最适合它的刺客以外,还是比较偏向于法系,而且是技术流,风筝流的法系职业。如果你是炮台流法师,那还是算了吧,这衣服穿在身上也只是明珠暗投而已。

如果不是有暗金鹰甲,那么这个神语,对于远近战斗皆宜的德鲁伊来说,无疑是量身定做,契合度比刺客也不差。

当我依次将7号塔尔和5号爱斯镶嵌入以后,这件朴实无华的胸甲也发出和水晶剑同样地光芒。而且光芒更浓郁一些,毕竟7号和5号符的组合,比1号和3号的符组合要高级一些。

隐秘胸甲

防御:>

耐久:50-50

需要力量点数:30

需要等级:34

+80%防御强化

抵消魔法伤害3

+35敏捷

+100耐力上限

抗毒+40%

提升魔法回复度15%

15%快移动/奔跑

15%快施放法术

15%快恢复打击

+12属'性'点

好高的防御,我不禁感叹一声,毕竟胸甲可是比鳞甲高一个等级的衣服,合成神语之后基础防御也和暗金一样提升了两个等级,所以这件衣服的防御,比之暗金鳞甲来说。也不过差了34点防御。

最令人无语的是它的需求。需求等级竟然比需求力量点数还要高,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本来还想留给莎拉地,她这种远近皆宜的战法师,也很适合这件衣服,不过看看等级需求,大概是要过好一阵子才能穿得上了,还是先作为自己的备用装备吧。

将神语装备当备用,整个第一世界大概也只有咱了吧。

于是晚上,我穿着神语胸甲,左手抱神语水晶剑,右手握神语法杖,头带神语高级头盔,标准一副暴发户睡在金币堆上的心态,这一觉是睡得格外……

别扭!

穿着盔甲头盔,抱着武器,谁能睡得安稳呀!

第二天一大早,我早早来到群魔堡垒的监牢,由于群魔堡垒民风彪悍,所以连带这里地监牢也经常爆满,群魔堡垒的那些个平民,没有被关进监牢蹲那么几天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群魔堡垒的人了,打架坐牢,对于这帮子悍民来说,只是家常便饭而已。

记得在阿卡拉那里,我就曾经无意看到一张申请手札,群魔堡垒地,要求增加牢房数量。

哈——

当然,我来这里,并不是为那张申请手札而进行实地考察,而是迎接我们两个改过自新的好同志,图拉丁和奥斯卡同学。

和我抱有同样想法的冒险者,竟然有不少,整个监狱大门口,围着了不少冒险者,一个个高大威猛的野蛮人和圣骑士。还有神秘莫测的法师,堵着大门,让那些守门的小卫兵们很是惶惶。

在千盼万盼的眼神,一高一矮两个相差巨大地身影,终于从幽森地大门里出现,关了三天,这两个厚脸皮的伙食似乎不差,油光满面的。皮肤还白皙了那么一点点,靠!!

“哦——”

当他们出现的一刻,冒险者们顿时心照不宣的起哄起来,当然,是倒喝彩,以奥斯卡和图拉丁在群魔堡垒的“赫赫大名”,我可不信这里有哪个冒险者,是真心来这里祝贺他们刑满释放的。

“奥卡斯老大。还有老图,自从你们坐牢以后,我们茶不思饭不想,几天下来都瘦好几斤了。”一个冒险者大声喊道。

“是呀,连便秘都治好了。”另一个冒险者立刻接到。

“哈哈——”

顿时满监狱上空地欢笑。

“是我地不对。让大家久等,辛苦了,辛苦了。”

奥斯卡这厮太无耻,祭起比城墙还要厚地脸皮。完全就无视冒险者的语言攻击,径自向我们挥起大手,一副某党派领袖地风范。

“没想到大家既然那么关心老图,老图我真是太感动了,等会我请大家去酒吧喝上一杯,不来可就是不给老图我面子……”

顿了一顿,图拉丁神'色'不变的加了一句。

“当然,花费的费用还是得由大家来平摊的……”

冒险者们顿时泪流满面。果然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老图,奥斯卡老兄,你们两个没事吧。”

我热情满脸地迎了上去,用力在奥斯卡肩膀上一拍,饶是以他野蛮人的身子,也不禁微微一颤,为了这一刻。我可是将所有加力量属'性'的装备都穿了起来。

“恭喜你们出狱。记得以后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这下。轮到奥斯卡和图拉丁泪流满面了,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无耻了,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无耻的人,坐牢都是谁害的呀?

一伙人拥着两个从监狱里新鲜出炉地粉蛋,在血腥玛丽又是一阵好闹,直到傍晚时分才纷纷散伙。

“我说老图呀,你让我做的事,我可是完成了,得给个准儿我,什么时候带我去矮人王城了吧。”

回去的时候,因为顺路,所以我和奥斯卡和图拉丁走到了一块。

“放……放心吧,我们矮人从……从来不撒谎,等……过几天,老图我准……准备好了,就……立刻出发!!”

打着醉拳的图拉丁,完全就是马路杀手,一路摇摇晃晃,十米多宽地大道,他硬是用之字形走着。

“好,就等你这句话了。”

我顿时喜'色'于形,阿卡拉交代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第一步,接下来,和矮人王穆拉丁打交道,就是琳娅擅长的事情了,我这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我先回去了,你们……慢走。”

岔道上,图拉丁以鬼畜版的芭蕾舞行走方式,捏起脚尖转着圈圈朝岔道另外一边挪去。

喂喂,都说那个方向是河道了,啊,已经太迟了,看着扑通一声掉入河里,浮在水面呼呼大睡,被水流慢慢冲走的图拉丁,我庄重的朝他行了一礼。

愿母亲河流,能将他送入魂归之所……

图拉丁走后,只剩下我和奥斯卡两人,和一个醉汉也说不清什么,所以一路上,我都保持着沉默,任这厮一人在满大街上胡言'乱'语。

保持距离……

不过,就快要将他一脚踢回旅馆的时候,我们却遇见了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死灵法师罗德。

他依然被那些小孩围着,那苍白消瘦,比骷髅也好不了多少地面庞上,'露'出让人无法想象能从这一张脸上表'露'出来的温和的笑容。

那具骷髅……不,他的妻子呢?

我的目光在他身旁巡视一眼,并没有见到他的那个“妻子”。

不过,我很快就恍然,在他旁边,有一个头戴着鲁高因女孩常用的金镶包头巾,上面垂下红'色'纱巾。全身穿着一身火红修身长袍地女人,乍一看,还以为是婀娜多姿地鲁高因美女。

但是,偶尔从衣领和纱巾地空隙之间,'露'出来的一节白骨,让我肯定,这就是他地那个妻子无疑。

无论谁看到这一幕,脑海都会浮现红粉骷髅这个词吧。

再美丽的女人。其实里面也只是一具白骨,真正美的只有心灵,大部分男人,其实都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真正做到能有几个?

所以,这一刻,我由衷的佩服罗德,他对妻子那真挚地。永不变质的爱意,让一直自诩对维拉丝她们的疼爱,无人可比的我,也敬佩不已。

“我,我先回去了。”

奥斯卡的酒意听起来清醒了不少。眼神闪烁着,似乎刻意回避望向罗德的方向,然后踏着匆匆的脚步,身影消失在转角处。

回过头。愣愣的看着罗德和他妻子地身影,好一会儿,我的身体下意识就朝他们走了过去。

罗德不愧是死灵法师,对生人的气息特别敏感,当我看向他,并向他踏出脚步的时候,他就已经将目光扫视过来。

好冷!好阴森的眼神!

仿佛老母鸡一样,将那些小孩护在身后。罗德将目光紧紧地锁定着我,他现在看过来的目光,才让我真正感觉到,他是一名如假包换的死灵法师。

既然已经迈出了脚步,就不能再缩回去,面对罗德的目光,我巍然不惧,面带着微笑走了上去。

“有什么事?”

离罗德还有十步远地时候。沙哑低沉的声音缓缓自喉咙里响起。他抬起头,我才真正看到他的样子而不是侧面。

他很瘦。眼窝已经深陷入去,周边长满了沧桑的纹理,看上去实在不像和奥斯卡同一个时代的人,唯独那双眼睛,依然是精光闪闪。

虽然他的面庞看上去很恐怖,但是通过那修长的轮廓,我敢保证,他年轻的时候,甚至是现在,如果稍微调理一下地话,也是一名美男子,如果拿他和图拉丁放在一块站着,就是一副白马王子和七个小矮人暗黑版景象。

“请放心,我并没有恶意。”

摊了摊手,我面带着善意的笑容,尽量使罗德放下警惕心,谁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在这里出手。

然后,我指了指他的妻子,脖子上的位置,然后拿出一条红'色'的围巾递过去,冲他微微一笑。

愣愣看着我的举动,罗德眼睛里的寒意逐渐减弱,颤抖着双手将围巾接了过去,然后细心帮他的妻子围上。

这样一来,便没有破绽了。

“谢谢你,这条围巾很漂亮,有一种,温暖地感觉……”

罗德用他那仿佛十多天没有喝过一滴水般地干燥嘶哑的嗓音,缓缓道谢。

“不用客气,不过地确很漂亮,因为是我的妻子帮我织的。”

想起这条围巾的历史,我心里顿时涌起了幸福的苦恼。

在维拉丝闲着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为我织点什么,所以每次回来,我都能收到一大堆穿得上,穿不上的衣物鞋袜。

光是围巾,到现在为止,就有七种颜'色',九种款式,而且每条还多留出一条,以做备用,也就是说,维拉丝总共为我织了126条围巾,而且就是现在在历练的时候,每到夜晚休息,她也会时不时拿出织针'毛'线,就着篝火的摇曳光芒,继续用她的一针一线,将我的心给紧紧住……

每次穿上这些衣物,上面那温暖的感觉,还有似有似无的维拉丝的味道,都能让我联想温婉的坐在床头边上的她,昏黄灯光下那双带着幸福的,全神贯注的美眸,专注于手的针线上,一针一线,都灌注满了她那浓浓的思念。

这样想着想着,眼睛就不由自主的湿润起来,心涌起一股强烈的,不顾一切回到营地,将她紧紧搂入怀直到永远的冲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