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出发,矮人王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三章出发,矮人王城!

“是这样吗?原来是你的妻子做的,怪不得,怪不得……”罗德眼睛失神的不断喃喃重复着,也不知道他在怪不得什么。 飞

“是的,我喜欢我的妻子,和你一样的喜欢。”

我微微一笑,朝罗德伸出了手。

“德鲁伊吴凡。”

听了我的话以后,罗德的眼神骤然变得锐利无比,牢牢的盯着我,仿佛要将目光穿透我的灵魂,好一会儿,他才收回目光,神'色'变得柔和起来。

“我相信你。”他这样说道。

“死灵法师罗德。”

那只干枯的右掌迎了过来,和我的手握在一起。

像鹰爪一般,干瘦,皱褶,冰冷,却十分有力。

人人都说死灵法师难以搭话,但是当死灵法师认同你之后,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这一刻,我深深的这样认识到。

我们两个聊的话题,自然离不开妻子,细到生活的点点滴滴。

罗德的妻子,有着十分动人的名字,叫史蒂贝'露',光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美人,当我这样说的时候,罗德'露'出自豪的笑容:史蒂贝'露',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两个人的故事很简单,没有什么错综复杂的纠葛,从小时候的青梅竹马,到相恋,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罗德是训练营出'色'的法师学员,而她的妻子史蒂贝'露',是温柔贤淑的女孩,两个人热恋,然后结婚,过程朴素的就像草原上遍地开着的格桑花一样。

然后。史蒂贝'露'死了,罗德转职最偏门的死灵法师职业,将其变成骷髅,也是那么简单。

他并没有告诉我,他地妻子是怎么死的,奥斯卡似乎和他相熟,但他的谈论也未提及,既然他不说。我也不会去追问,我所感动的,是罗德和史蒂贝'露'那朴素真挚的爱情。

“对了,罗德先生和史蒂贝'露'夫人,似乎特别喜欢孩子嘛。”

两次和他相遇,都见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们玩成一片,故我有此一问,本来也只是一句随口而说的话。

“没错!!”

面容已经逐渐变得温和的罗德。突然精神一震,气势剧变,猛地站起来,用着狂热地表情回答道,然后缓缓在他妻子的小腹……的上方虚空处。温柔的抚'摸'着,那只干裂的右手,比划出一个隆起的形状。

“史蒂贝'露'曾经说过:罗德,亲爱的。不用伤心,看,这里的所有孩子,这个大陆地所有孩子,都是我们的孩子,我们是幸福的,你要好好善待他们,保护他们……”

喃喃自语着。罗德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痛苦的抱着头,那沙漠一般干涩枯糙的眼睛,湿润起来,似乎有什么尖锐地东西在他脑子里刮过一般,拼命摇着,悲鸣着,喃喃着。

“对了。就是这样。为什么我会忘记呢?为什么我会忘记史蒂贝'露'对我说过的话呢?怎么能忘记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罗德先生,你……”

我愣愣的看着他。那股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悲哀,从他声音里宣泄出来地悔恨,似乎也将自己的心给撕裂一般。

“大人……”

袖子被轻轻拉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个小孩,应该是刚刚和罗德玩在一起的其一个。

“大人,罗德叔叔有时候,突然就会这样,让他一个人安静几天就好了。”

看着眼前一脸少年老成的小孩,再看看跪倒在地,抱着头疯狂哀鸣,泪水和鼻涕混杂在一起涂满了整张脸的罗德,我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摸''摸'这孩子的头。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说了不该说地话,打扰你们了……”

罗德那凄凄哀鸣声,虽然已经在身后逐渐消失,却依然在我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清晰回'荡'着,仿佛利刃一次次刮过自己的心脏般,疼痛,窒息,难受。

突然,身后赶来一阵别扭的脚步声,声音很低,显示着来人的体重十分轻,我以为是那帮小孩,回过头一看,第一道入眼的景像,却让我愣了起来。

一条熟悉的红'色'漂亮围巾。

从我身后跟来的,正是罗德地骷髅妻子,史蒂贝'露'。

她木偶式地停在我面前,抬起她那宽大的红'色'袍袖,一张森森骨爪'露'了出来,骨爪上面抓着一条普通地,颜'色'有些老旧的金链子,看上去和街边摊子上摆卖的那些平民饰品没有任何分别,价格便宜,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给我……的?”

我指着自己,疑'惑'的尾调拉得老长。

她弯了弯脖子。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将金链子接了过来,然后看着她僵硬的转过身,哒哒哒的迈着机械的步伐离去。

骷髅是受主人所'操'纵,没有任何灵魂的,难道是罗德已经恢复过来,然后指挥她将这条金链子,当做是围巾的回礼送给我?

我愣愣看着史蒂贝'露'的背影,直至消失在小巷深处,然后才将手的金链子举起,放在眼前。

真的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金链子,但是抓在手心,从上面传来的温暖气息,就像将维拉丝所织的衣物穿在身上一样,让我仿若看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女子,温婉而美丽,正站在我面前,感激的冲着我微微一笑,脖子上那条红'色'的围巾,随着她的动作轻轻飘起。

金链吊着的坠子,是一颗小小的泪珠形状的蓝'色'晶石,依然是廉价的仿制品,上面刻着几个蝇头小字,歪歪扭扭的,看上去就像是买回来以后,主人笨手笨脚的刻上去地一样。

我将坠子凑到眼睛前面。一字一句的将上面刻着的字念出。

我会……一直守护你……

将金链子紧紧抓在手心,我愣愣的看着那早已经空无一人的小巷深处,史蒂贝'露'消失的方向。

微风吹过,脸上冰凉一片。

咦?

我下意识的擦了擦脸,手上顿时一片湿润,继续擦,却越擦越多,直至从脸颊滴下。

突然。我发了疯似的地将维拉丝给我织的衣物取出,一件件穿上,将自己的身体包裹在她的温柔之。

我会好好珍惜现在!我会过的更加幸福!

一定!!

图拉丁这小子,掉落河里去以后,我以为他已经回归了母亲河的怀抱,没想到第二天却又生龙活虎的出现在酒吧,依然不知悔改的大口大口灌着麦酒,而我也从他那里得到了消息。

他必须准备一下。三天以后,正式出发前往矮人王城。

得到这个通知以后,我和琳娅击掌相庆,菲妮也跟着我们雀跃欢呼起来。

“话说,你又在欢呼个什么劲?”

我突然回过头。将像不安分地幼猫一样蹦来跳去的菲妮,抓着后衣领一把拎上半空,为什么这家伙会比我们还要高兴?连那铃铛也叮玲叮铃的发出欢快声,让人莫名的不爽。

“因为可以回去了喵。”

这只伪娘高兴的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我拎起半空。依然摇头摆首,欢乐不已,脸蛋地笑容像开了一朵花似的。

“这到也是。”我神'色'古怪的看着她。

“你真的要一个人回去吗?”

“怎么了喵,表哥你当初可是说好地,完成向导任务以后就让我坐远程传送阵回去,可不能反悔喵~~”

听我这么一说,菲妮突然'露'出惶惶的表情,仿佛我已经反悔了一样。

“我当然是说话算话。只不过是想提醒你一句,远程传送会有0.01%的概率卷入空间'乱'流,让你小心一点罢了。”

当然,以上这句话绝对是口胡。

菲妮的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安心吧,只有0.01%的几率,就算是像你这样的倒霉蛋,也没什么可能会遇上的。”我“好心”的安慰拍着菲妮地肩膀,朝她竖起“一切没问题”的大拇指。

如果真会出现0.01%的卷入空间'乱'流几率。那么以菲妮的悲剧帝光环。这个几率大概要乘以10000才行,我们将其简称为10000倍的悲剧帝。再以此划分,1000-10000倍以内为皇,100-1000倍的为王,10-100倍则为师,1-10倍为士,1倍以下为幸运学徒……

咳咳——!!

“呜喵,我不要一个人回去!!”

很显然,菲妮对自己的悲剧帝光环还是有一定充分深入的认识,因此立刻便抱着头苦恼地摇了起来。

“表哥,你送我回去喵~”

她突然抬起头来,用可怜兮兮地希翼目光看着我。

喂喂,你是想让我这个悲剧王分担你的10000倍悲剧帝光环吗?即使是这样也至少有5050倍,也就是50.5%地概率呀混蛋,你想拖我一起下水吗?

自然,菲妮被我一拳拍飞了出去。

“吴大哥,我觉得菲妮,好像有点太可怜了……”

身为爱德华家族的继承人,琳娅知道不少联盟的秘密,自然也知道我所说的空间'乱'流纯属口胡。

好吧,既然琳娅开了口……

“放心吧,不会出现空间'乱'流的,你就安心的去吧,我们逢年过节,会给你点一柱……咳咳,会来探望你的。”

“不要!!喵呜~~”

菲妮似乎认定了我刚刚说的话就是真的,此时满脸的不信,莫非这就是“狼来了”的真实写照?话说我也没骗她多少次吧。

“放心吧,菲妮,吴大哥刚刚说的空间'乱'流,都是骗人的。”

“不要不要!”

靠了,连琳娅说地话她都不愿意相信了。难道我在她心目,真的有那么恐怖?

算了,不管她,不想走的话,就留在这里继续被拉丁尾行吧,反正以她的小强命,也出不了什么大事,最多被哔哔而已。

三天后。我和琳娅,在传送广场上和图拉丁汇合。

“吴大哥,这个……”

琳娅的目光微不可查的朝不远处的喷水池上一瞟,那里,正鬼鬼祟祟的躲着一个头上蒙着黑巾地娇小身影,浑然不知脖子上的铃铛早已经将她的行踪出卖了。

“呃……绝望平原传送站,她应该还没有登录吧,不用管她。”

我万分头疼的捂上了额头。当初只是看不得她那么得意忘形,想吓一吓她,哪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

“还不是吴大哥你老是欺负菲妮才这样……”琳娅娇嗔的白了我一眼。

“我们出发吧。”

图拉丁这老这小子,一开口就喷出浓重的酒气,靠了。明知道要出发还喝酒,活该让厄运骑士爆你的菊花。

本来我是想先去探一遍路,清理出一条比较安全地通道,再将琳娅接过去。毕竟她才22级,职业又是体质虚弱的巫师,经过罗德的事件,我对身边的人是越发看紧了。

可是图拉丁这小子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知道一条怪物稀少地道路,想到他上百岁的年龄,在矮人王城和群魔堡垒也穿梭了不知多少回,应该不会有假。

再说即使真有什么危险,大不了我变身血熊。护着琳娅,撇下这老矮子直接回群魔堡垒就是了。

所以,我最终还是带着琳娅一块来了。

负责运行传送阵的,居然又是那个被我三番五次威胁的倒霉法师,还真巧,是缘分?还是群魔堡垒地负责人在压榨这些法师的劳动力?

一见我们三个“气势汹汹”的杀来,倒霉法师的脖子顿时微微一缩。

“兄弟,别担心。我们这次不是来找茬的。”

也就是说。你前几次都是来找茬的?法师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当然。只敢在心里翻。

“只是希望你能再帮我的朋友开通一下绝望平原地传送站。”我指指身后的琳娅,朝法师'露'出一口洁亮牙齿。

这还不叫找茬?法师在心里化身为怒目阿修罗,猛地将桌子一掀。

法师吐槽技能+1

好在,阿卡拉似乎也特别吩咐过,所以这次帮琳娅登录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可恶呀,为什么我们两个的待遇会相差那么大?

白光一闪,我们三个已经出现在绝望平原那死气沉沉的天空下。

空气弥漫的沉重压力,让琳娅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抱紧了自己娇小的身子。

“没事吧,琳娅宝贝。”

我牵上那只纤细小手,将温度从她冰凉的手心传递过去。

“放心,我会保护你地。”

“嗯。”

娇憨地重重点了一下头,琳娅满脸的信任神'色',冲着我嫣然一笑,顿时让眼前整个灰白阴暗地世界明亮起来。

走了几步,我们三个突然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

“吴大哥,该怎么办?”

琳娅再次无奈的嗔了我一眼,目光落到身后的传送站上。

就在刚刚,我们身后的传送阵白光一闪,一道脖子上响着叮铃铃清脆铃声的身影,猫弯着腰,蹑手蹑脚的从传送站里走出,然后躲在我们身后的一块巨石后面,目光时不时探出来看向我们。

“将她用木箱装起来,打包送回库拉斯特吧。”我想也不想,一拍手心,无比娴熟的建议道。

“吴大哥,你该不会是曾经这样做过吧?”

见我条件反'射'的说出这样的话,琳娅用狐疑的神'色'望着我。

“哪里,将菲妮关在木箱里这种事,我可从来没做过。”我夸张的哈哈大笑起来。

没错,我的确没有亲手做过,只是让某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动手而已。

“老图,你看怎么办?”

图拉丁只答应带我和琳娅去矮人王城,如今多了一个菲妮,也不知道他心里会怎么想。

“就让她跟着吧。”图拉丁随口说道。

“吼吼,不是吧,死矮子,为什么当初让你带我去矮人王城的时候,你不应得那么痛快?我完成那个勇者试炼究竟有什么意义?”

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让我心里很是不平衡,咱拼死拼活的在试炼洞'穴'走了一遭,被图拉丁和奥斯卡两个老骗子骗得团团转,才得到去矮人王城的资格,菲妮一句话就这样通过了?

“你真想知道原因?”

图拉丁回过头,神'色'古怪的看着我。

“嗯,还是算了吧!”

犹豫片刻,我肩膀无力的一垮,拉耸着脑袋说道,虽然很好奇图拉丁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我知道,这绝对是一个能令自己受max级打击的原因,还是别自找郁闷的好。

于是,队伍又多了一个尾行伪娘。

自来到群魔堡垒以后,就好像一直和尾行很有缘分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