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父与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六章父与子

宫殿很宽大,丝毫没有因为矮人的体型而缩小,站在里面,抬头往上望,高大的屋顶让人一阵眩晕,而硬皮直靴踏在坚硬的黄石地板的脚步声,更是空旷的回'荡'着,一股渺小感油然而生。 飞

在主殿的台阶之上,我们终于见到了此行的目标,图拉丁的老头子,矮人王穆拉丁,他稳稳的坐在台阶之上的正央王座上,两边还各有五张小一号座位,上面都空着,并没有坐人。

我微微一想,顿时就明白,这两边的十张座位,是给矮人王以下的十个矮人长老坐的。

矮人族的高层制度,颇有点像议会制,虽然矮人王的权利最大,但是在大事上也要和其余十个长老商议决定,而矮人的'性'格,素来对权力不怎么看重,因此到不像原来那个世界那样,为个小官位就能勾心斗角,兄弟反目,争得你死我活,相比这个王位,恐怕更多矮人愿意将精力放在自己所喜欢的打铁冶炼上面。

所以,经常能在矮人宫殿上看到这么一幕:必须通过全体表决的大事,在矮人王提议以后,不到几分钟就通过了一致的决议,而接下来的大半天,这十一个矮人族的头头却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生活小事吵得脸红脖子粗,甚至不惜大打出手。

咳咳,扯远了,总之,如果能无视矮人那偏执倔强的'性'格,他们大部分人还是蛮可爱的,当然,只是大部分……

矮人王穆拉丁,冬瓜一般矮墩墩的身体,坐在最上面的王座上,小短腿甚至碰不了地面。在半空晃'荡'着,看起来有些滑稽。

不过,他身上自有一股身为王所锻炼出来的上位者气势,表情不怒自威,让人不由肃然起敬,不敢有丝毫看不起。

这种高高在上的气势,在阿卡拉、凯恩、法拉身上也能感受到,甚至就是老酒鬼卡夏。也能像某些小说里地主角的王八之气一样,在关键时刻总是能虎躯一震,稍微释放那么一点出来。

不过毫无例外,都被我无视就是了。

因此,矮人王穆拉丁在我眼里,其实就是和图拉丁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大冬瓜,若是说他们两个是兄弟,也没有人会不相信。

当然。他那据说能和吝啬鬼法拉堪比的恶劣'性'格,我并没有忘记,打醒了十二分精神,迎向了穆拉丁的凛冽目光。

“号称大陆双子星,人类联盟最年轻的长老。德鲁伊吴凡,就是你?”

男'性'矮人脸宽鼻子大,脖子又粗又短,所以说话总是带着一股瓮声瓮气的鼻音。而穆拉丁的沉闷声音里面,却包含着锐利,虽然是疑问,但是语气却不容置否。

“……”

图拉丁这老矮子才将诧异地目光看向我,似在说,好哇,我怎么就不知道你小子还有那么多头衔?

“没错,联盟长老吴凡。见过矮人王陛下。”

我微微行礼一笑,自己的名头,在平民和冒险者里头,还不算太出名,可是在各大种族的高层里面,却是耳熟能详,毕竟大陆双子星,可不像什么三大高手四大天王之类的那么泛滥。千百年也不见一个。更何况是一对,再何况这一对。不久的将来还要联姻,想不让这些王者关注都难。

至于图拉丁这个矮人王子,只能说他根本就没有王子的自觉,老是在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穆拉丁稍稍打量了我几眼,将目光放到我旁边靠后一点地琳娅上,呆了呆,神'色'逐渐变得柔和,那双挤在油棕'色'老脸里,有些浑浊的眼睛,透'露'出一丝缅怀。

“你是拉斐尔的孙女吧,像,有点像……”

他不断点着头,喃喃自语的说着,根本就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琳娅也得体大方地轻轻行了一礼,带着如沐春风的亲切笑容,并没有打断穆拉丁的回忆。

“原来一晃,就是已经六十多年过去了……”

穆拉丁无限感怀的重重一叹,即使是寿命更长地矮人,又有多少个六十年?那已经消逝的昭华和青春,美好的往事,却是一去不复返。

此刻穆拉丁的脸上,分明在诉说着一种沉重的沧桑。

最后,他将目光放到他那不孝儿子上,又是一变,不是看向我时的锐利,也不是看着琳娅时的亲切和蔼,而是暴怒。

“你这王八蛋,还知道回来吗?怎么不去死,怎么不让那些怪物把你绑在柱子上油炸刀剐?我的脸都快被你丢光了!!”

汗!!

本来以为穆拉丁地话已经够生猛了,谁料目光放到图拉丁上,他的表现更是让我们只差没一头栽倒。

在刚刚穆拉丁和我们说话时,图拉丁就已经摆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不安分的双手抱胸,时不时吹个口哨,肆无忌惮的目光分明就是在说:你们很罗嗦呀,快点行不行?

而被呵斥的时候,这厮更是脏兮兮的用他那粗大的食指,挖着粗大地鼻孔,然后掏出一团黑糊糊地东西,轻轻一弹,让我差点忍不住以世界卫生组织的名义立刻将他人道毁灭。

面对自己老爸地怒火,他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眯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

“放心吧,死老头,你死了我都还没死。”

“……”

这难道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又或者说是“虎”父无犬子?

“客人面前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这次老子非要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

在我们呆滞的目光,这对关系奇特的父子就已经旁若无人的对骂起来,穆拉丁双脚一蹬,直接就从王座跳起,向图拉丁摆出一个大鹏展翅的姿势飞扑过去,颇有几分武林高手的味道,只是那矮墩墩的体型。怎么也和爽心悦目粘不上边。

“我可不记得你还有面子。”

面对老头地威胁,图拉丁巍然不惧,迎了上去,两个胖冬瓜扭打做一团,你掐掐我的老脸,我扯扯你的胡子,你敢'插'我的眼睛,我就抠你的鼻孔。

“混账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群魔堡垒干些什么,你这败家子!!”

没错没错,图拉丁这老矮子,没事就做些伪神器糊弄人,材料不便宜,成品又废,端是糟蹋资源,不务正业。且损人不利己,该打。

我在一旁暗暗为穆拉丁加油,并偷偷拿出记忆水晶,将这一幕记录下来,等回罗格以后。和身为穆拉丁的老对头法拉好好商讨一下价格,相信即使是罗格第一抠门,也绝对不会介意出一次血,将录满了老对头的“英姿”影像的记忆水晶买入手。

当然。吝啬鬼和凯恩地精彩表演,我同样也有记录,只要穆拉丁出的价格能令我心动,我也不会介意给他复制一份……

图拉丁也不是软料子,手头和嘴皮子都很是了得,他老子话刚刚说完,他就接了下去。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你缺了融合材料。就将王座上的黄金扶手给拆了拿去当材料,然后换上一个镀金的……”

“……”

这老的也不可小窥,我的眼睛一阵模糊,看着穆拉丁的背影已经是隐隐和法拉重叠在一起。

“你知道个屁,那个扶手早已经被你爷爷掉包了,我拆回去一看,里面就是镀金的……”

这一家子……

“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不不,你们三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一边无限吐槽着。好一会儿。这场父子大战,终究是以实力更强。经验更丰富地穆拉丁获胜,将图拉丁扭绑成一个真真正正的大冬瓜,不过他也好不了哪去,脸上分明有几块淤青。

“你们三个一路过来,应该很累了吧,这臭小子一定又带你们走了那条罚道。”

“罚道?”

我的疑问语气拉高几个节拍,同时用险恶的目光看着在地上滚来滚去的老冬瓜图拉丁。

“没错,矮人战士犯了错,就必须从罚道上走一个来回,以作惩罚。”

怒!!

这一刻,我们三个神'色'不善地同时将目光放到图拉丁身上,要不是碍于他老爸穆拉丁在场,恐怕就是'性'子最好的琳娅,都要上前去踢上几脚。

不过想想,我还是不得不佩服这老矮子损人不利己的功力,为了达到恶作剧的目地,将我们拖下水,他连自己也搭了上去,很是有那么点“骗人先骗己”的狠劲。

看看天'色'已晚,穆拉丁唤来几个矮人战士,在王宫里给我们安排好住宿,然后拖着想蛆虫一样拼命扭曲挣扎的图拉丁,屁颠屁颠的跑了,让我们大叹这世上千奇百怪,竟然连如此的父子关系都能存在。

随便凑合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再次被穆拉丁召见,图拉丁也站在他身旁,朝我们挤眉弄眼的,不过相比昨天已经安分了不少,看来昨晚已经被他老子狠狠收拾了一顿。

“关于你们这次的目的,我早就已经收到了阿卡拉地通知,在这个危机时刻,我们矮人一族很乐意能和人类重新达成和解,不过一些规矩,还是要先好好商量一下。”

说着,他的目光落到琳娅身上,分明已经知道她才是这次谈判的主事者,而我只是挂名老总兼职保镖。

“虽然你是拉斐尔的孙女,不过,可别想因此让我们矮人族让步。”

“当然,尊敬的矮人王陛下,虽然'奶''奶'是我最敬重的人,但是我们爱德华家,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实力,寄托于任何一个人的荣耀之。”

琳娅落落大方地行了一礼,脸上那高贵,幽雅。睿智,从容,淡定而又充满亲和力地笑容,让我几乎不敢相信,她竟然就是那个经常在自己面前害羞脸红,'露'出小女人地妩媚爱恋姿态地邻家小妹。

“说的好。”

穆拉丁大掌一拍,显然是对琳娅巾帼不让须眉的气质,赶到十分喜欢。

“靠。死老头,你在往哪拍呀?!”

站在旁边,被穆拉丁一掌拍飞的图拉丁顿时大怒。

“只不过,还是有个麻烦啊……”

穆拉丁根本就无视他儿子的存在,转而叹了一口气,随着他这一声轻叹,空气似乎也沉重了几分,让人知道。他接下来的话并不是说笑。

“可惜,如果你们再找了上个一年半载来,或许事情很快就能谈妥,现在的话……”

“矮人族发生什么事了吗?”看图拉丁吞吞吐吐地样子,我心大感不妙。

男人的第七感告诉我。那主角式的“无事化小,小事化大”的悲剧光环,又启动了。

“不错,的确是发生了不小的问题。”说着。穆拉丁指指他两边的座位,问道。

“你们就不好奇,本来该和我一起迎接你们的十个长老,究竟去哪了?”

呃,说实在地,根本没好奇过,谁知道你们矮人族的迎客风俗是什么样的?

不过,竟然穆拉丁这样问了。我也只好配合的摆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点了点头。

“其实,是我们其他地矮人村落出现了问题,十个长老,都已经带着一大批英勇的矮人战士,前去支援了。”

“支援?”

老天,为什么我的男人第七感总是那么精确呢,你让我猜错一次会死吗?!!

“没错,大概是半年多以前。原本和平的小村落。突然遭到一大批怪物地袭击,伤亡很大。而且不仅仅如此,自此之后,那些怪物,数量就像没有止境一样,不断攻击我们的村落,让我们焦头烂额,疲于应付。”

说着,他往旁边的图拉丁狠狠瞪了一眼,大概是责怪族里出了这样的大事,他还窝在群魔堡垒悠哉,而图拉丁也难得的将头低了下去。

“你们大概也知道,和人类结盟这样的大事,我一个人是做不了主的,要等其他十个长老一起出面,共同表决才能做出决定,所以……”

说完,穆拉丁给了我们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我和琳娅面面相窥,来地一路上,我们躲在小帐篷里扳着手指,转着脑筋千算万算,将来到矮人王城后各种可能发生的意外都清摊了一遍,然后分析如何应付,但就是没有意料到这种情况。

感觉就像蓄势已久的一拳,打在棉花上,白费了力劲,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呀。

这次谈判的先手,本来就是掌握在穆拉丁手上,所以,我们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朝他望去,看他究竟有什么好提议。

“我看这样吧,关于这次结盟的条款事项,我们可以先讨论一下,弄个初稿,然后等过段时间,十个长老回来,立刻商量决定。”

穆拉丁大概是早已经有了决定,所以想都没想,就直接开口说道。

似乎除了这样,也没有别的更好办法了,我和琳娅点点头,心都有些郁闷。

怪物,要何时才能打退,那十个长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们可不想在这里呆上一年半载。

果然还是很悲剧呀,阿卡拉交代任何的时候,为什么就没能将我地悲剧光环给考虑进去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