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朋友!敌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咚——”

形如火焰战神一般的巨型牛头人,一脚踩在地上,大地顿时颤抖,龟裂,从裂缝里渗出漫天火焰,说不出的威武骇人。

上千矮人战士,被他那吞天的气势所慑,竟然愣了片刻。

它用仿佛燃着火焰的瞳孔,从眼前上千名矮人身上一一掠过,烈火中却透露着冰一样的冷漠,仿佛这上千名强大的矮人战士,上千柄让人毛骨悚然的巨大铁锤,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

然后,他用着无比冷静的声音,缓缓开口。

“穆拉丁呢,他在哪?”

全场顿时惊愕。

能开口说话,而且感情波动如此强烈,说明眼前的强第四百五十三章朋友!敌人!敌并不是投影,而且,他竟然开口就说出矮人王的名字,他究竟是谁,和穆拉丁有什么关系?

“穆拉丁呢,让他出来,莫非是不敢见我了?”

见众人悄然无声,牛头人放大音量,声若洪钟,就连耳膜都被震得生疼,想必就是矮人王城那边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吧。

“我——来——了——”

话刚刚落音,一道大嗓门遥遥相应的从矮人王城那边传过来,众人都忍不住回过头望去,只见一个黑点出现矮人王城上面,然后嗖的一声,从上面跳下来。

我x,那么叼?就这样直接跳下来,那可是几千米的高空呀!

在我呆滞地眼神中。  矮人王穆拉丁的身影直线下垂,等他的模样清晰起来,众人不禁再次晕厥。

这家伙,竟然还穿着一身金光闪闪的盔甲,将自己武装到牙齿,后面披着一条火红披风,披风凛冽刮起。  让他看起来宛若战神英姿……呃,冬瓜战神。

他是想将重力加速度发挥到淋漓尽致吗?

在我们围观的目光中。第四百五十三章朋友!敌人!  穆拉丁就像一只从几千米上空掉下来的铁疙瘩,“咚”的一声,在地上砸出一个巨坑,烟尘弥漫,登场方式声势浩大,一点也不输给那只牛头人。

烟尘散尽,可惜我们所期望看到地。  矮人王穆拉丁身穿金甲,伫剑低头半跪在坑里,然后缓缓站起,头一抬,全身散发出万道金光的威武气势,并没有出现。

出现在我们眼中地,是一个大坑,还有大坑中心一个“大”字型的凹陷。

滴答滴答——

在众人的沉默中。  时间过了好几分钟,坑里仍然没有动静,这时,矮人似乎才惊醒过来,三长老大声呼道。

“快,快。  那老矮子陷入坑里面出不来了,快将他挖出来。  ”

于是,几个矮人才放下大锤,手忙脚乱的跳入大坑里面,好一阵刨挖,最后总算将灰头土脸的穆拉丁挖了出来。

丢脸,好丢脸,就连我这个外人也一阵耳臊,这就是逞威不成反扑街的经典例子呀。

“呸呸呸,你们就不能早点来帮我一把吗?”

穆拉丁这不害臊的老冬瓜。  一边骂骂咧咧地推开矮人战士。  一边吐着口里的泥腥味说道,简直就是恶人先告状。  自己想逞威弄成这样,怨得了谁?

由始至终,如两团火焰一样熊熊燃烧着的瞳孔,目光却冰冷无比的牛头人,静静看着这一场闹剧,等穆拉丁爬起来的时候,终于开口。

“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呀,穆拉丁。  ”

听到牛头人的话,瞳孔仿若骤然一凝,穆拉丁也抬起了头,打量着牛头人,目光漠然,看不出喜怒。

“但是你却变了很多,不是吗?艾那瑞斯!”他的话很平淡,就仿佛是没有带上感情的直叙一般。

竟然是两个老熟人?

在场地千多名矮人战士有点摸不着脑袋了,看看穆拉丁,又看看那个被穆拉丁称做是艾那瑞斯的牛头人。  露出不知所措的样子。

后面,我的手臂轻轻被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大长老他们也从矮人王城里下来了,而矮人王城,却开始徐徐往后退,看样子是想回去。

“不留下来以防万一吗?”

我指了指悄然远去的矮人王城,又看了一眼艾那瑞斯,这分明是个超级地狱强者,将矮人王城留下来,底气也足一点啊。

大长老摇了摇头:“矮人王城移动消耗的能量巨大,矮人能量炮所需要地能量更大,现在不比在神罚山脉,有雷电随时补充能量,所以虽然现在还有充足的能量,但是我们不能算的太死,万一有丝毫之差,那整个矮人王城就完了。  ”

我一听,觉得也是这个理,要是矮人王城就要回到山脉的一瞬间,能量突然没有,然后整个坠落,从神罚山脉上滚下来,那……

想想都是一件让人不寒而栗的事情。

也怪不得矮人不一早就拿出矮人王城去侦察,原来是这个道理,看来王城也并不是没有缺陷,它太依赖神罚山脉上的雷电能量,无法胜任长距离长时间的战斗。

看着矮人王城离去,我回过头,再看了一眼还在互相对话的穆拉丁和火焰牛头人艾那瑞斯,对着大长老问道。

“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看起来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大长老的目光紧紧凝视着双方,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喃喃着。

“艾那瑞斯吗?没想竟然是他,就是他操纵这场战斗?这也……”说着,不可置信地摇起了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锲而不舍地问道。

“一百多年前,穆拉丁还没有继承王位。  图拉丁也没有出生,当时地穆拉丁,就和现在的图拉丁一样,年少轻狂,喜欢四处乱跑,在那个时候,他认识了艾那瑞斯。  同样是一名才华惊艳的铁匠,两个人结伴在大陆上游荡了许多年。  艾那瑞斯还数次被邀请到矮人王城,所以我对他还有几分印象……”

说到这里,大长老愣愣的看着艾那瑞斯。

“他的确是一个天纵之才的优秀铁匠,即使和穆拉丁相比,也输不了多少。  ”

天纵之才,也要比穆拉丁略逊一筹吗……

“后来,穆拉丁地父亲。  老矮人王去世,穆拉丁回来继承王位,从此以后,就没有再见过艾那瑞斯了,没想到他会在这里出现,更没想到,他……”大长老不断摇头惋惜。

原来如此,看来还有着什么内情在里面。  我将目光重新落到二人身上,此时,穆拉丁和艾那瑞斯似乎也结束了他们的往昔追忆地漠然对话,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艾那瑞斯,为什么要堕落,加入地狱。  难道你已经忘记了你的祖先赐予你的荣耀了吗?”穆拉丁沉着声音说道,可以听出,他在很努力的克制着心里的怒气。

“荣耀,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那瑞斯重复着这两个字,火焰瞳孔一阵波动,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如此张狂……

“穆拉丁,我的老朋友,看来你已经忘记了我们当初一起游历大陆时,所说过的话了。  ”

当初。  穆拉丁和艾那瑞斯都是拥有无比伦比天赋地铁匠大师。  两个人有着共同语言,又互相竞争。  他们的目标,是向着铁匠的巅峰——神器匠师冲刺,以他们的天赋来说,这并不是梦。

为了那终生的目标,即使是抛弃生命也在所不惜——

“穆拉丁,你已经忘记当时的诺言了吧,瞧瞧你现在的样子,还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矮人天才吗?你这个矮冬瓜!!”

咳咳,虽然我讨厌艾那瑞斯地语气狂妄,但是不得不说,最后一句是神来之笔。

“哼,你呢,你又好得了多少?当年那个曾以最低级的材料打造出超强武器,震惊整个铁匠界的你,如今却将灵魂出卖给恶魔,成为一条走狗,比我好得了哪去?”

穆拉丁哼哼唧唧的不甘示弱回到,看来对那句矮冬瓜很是在意。

“哈哈——!!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出卖了自己地灵魂!”艾那瑞斯大力拍着自己的胸膛,然后往穆拉丁笔直一指。

“但是,纵使如此,我却依然朝着当年的梦想不断进发,如今,我已经是暗金铁匠了,而你,却一无所有,背弃了当年的诺言,糟蹋了自身的才华,比起向恶魔出卖灵魂的我,你更像一条可怜虫!!”

“看来,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共同的语言。  ”穆拉丁面色冰冷,全身散发出一股让我骇然的强大气势。

“那些过往,早已经过去,谈又有何用,你是否将灵魂出卖给恶魔,也跟我没关系,我现在只想问你,为什么要指使怪物侵略我矮人一族。  ”

“你还是不明白,到现在还是什么都不明白呀!!”艾那瑞斯不断摇着头,嘴角勾勒出嘲讽的笑容,面孔突然变得扭曲狰狞。

“为什么,为什么同样是天才,我却要一直屈居于你之下,我明明已经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却还是不如你,当你在这里享受着你高高在上的王座时,我却不断地努力着,留下地汗水能将地心之火淋灭,但是我越是努力,越是愤怒,为什么,我已经那么努力了,却还是不如整天吃喝玩耍的你,这不是很不公平吗?你丝毫不知道,我对你地存在是多么的嫉恨,为了获取强大的力量,我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地狱,我在地狱里不断挥打着锤头,我相信,我早已经超越了你,但是,我却更加嫉恨不努力的你……”

与此同时,艾那瑞斯身上也爆发出强横无比的力量。  那股强悍地气势,让普通的矮人战士站都难以站稳。

“嫉妒,傲慢,贪婪,愤怒,怠惰……”大长老口中喃喃着,仔细一听。  却是七大原罪。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

穆拉丁深深叹了一口气。  那努力保持着平静的目光里,终于掩饰不住的流露出悲哀,他深呼吸一口气,大声喝道。

“所有的矮人战士听令,全部给我离开。  ”顿了顿,他的语气一肃,充满了威压。

“这是命令!!”

周围上千名矮人战士。  只觉得全身一寒,从穆拉丁身上散发出来的从所未有地威严,让他们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开始慢慢往后挪移。

“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战斗,我们走吧。  ”大长老看着对峙的二人,率先大步向后退去。

最有威信的大长老作了表率,其他矮人战士也默默跟在他后面,不过却是倒退着走,目光依然紧紧盯着散发出强大气势的两个人。  直到几千米以外才停了下来。

远远望去,由两个人气势所卷起的黄沙尘土,形成两个巨大的气旋,在不断摩擦推挤着,光是气势上地交锋,就已经如此骇人。

这时候。  穆拉丁拿出自己称手的武器,一把金黄色的巨锤,在手上轻轻一挥,卷起一道巨大的龙卷,全身也笼罩起了金色华光,气势越发强烈。

“嗷嗷——”

艾那瑞斯不甘示弱,也高高举起了和他大腿粗的锤头,上面竟然隐约流淌着暗金的色泽。

“看见了吗?穆拉丁,这就是我和你之间的差距。  ”艾那瑞斯将暗金铁锤指向穆拉丁的黄金铁锤,无比张狂地说道。

“那可要试试才知道。  ”

大声喝着。  穆拉丁高举着比自己还要巨大一倍的巨锤。  身体如同炮弹般猛地一窜,巨锤朝艾那瑞斯横扫而过。  那一往无前的威势,空气的剧烈哀鸣,仿佛在他面前的就是一座小山,也要被这一锤粉碎。

两个铁匠大师,昔日美好的友谊,在这一锤落下之时,终于宣告粉碎。

“叮——”

艾那瑞斯举锤相迎,两把铁锤相遇碰撞,发出地金属铿锵锐利,让站在几千米以外的矮人战士也不禁捂起了耳朵。

两把锤头,顶在一起,两股巨大的力道,相持到一块,地面卡啦一声,再也忍受不住两个人的力道,裂出一个巨大圆坑。

铁锤骤分,两道身影一闪,金色的巨锤,暗金的铁锤,再次相撞,不断相撞,发出的宛如声波攻击般的刺耳金属撞击声,让我们丝毫不敢将捂着耳朵的手放松。

“叮——叮——叮——”

不知道交锋了几个回合,众人看着战场上那两个不断交织的身影,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随着最响亮地一声撞击声响起,两道身影骤然分开。

“呼——呼——”

穆拉丁手握锤柄,将锤头轻轻靠在地上,微微喘气,神色凝重地锁定着艾那瑞斯。

艾那瑞斯却依然双手垂放,轻轻抓握着它的暗金铁锤,脸不红气不喘,身上一滴汗也没流。

他用嘲讽地眼神看着穆拉丁,不断的摇着头:“穆拉丁,你老了,真的老了,就是一百多年前的你,也要比现在的你强。  ”

“是吗?那就让你好好看一看。  ”穆拉丁大嘴一咧,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巨锤上面突然爆发出熊熊的火焰。

划破长空的火焰巨锤随着他的高高跳起,从艾那瑞斯头顶上笔直落下,势不可挡。

“叮——”

在穆拉丁不可置信的眼神中,艾那瑞斯并没有挥动右手的铁锤,而是紧绷着肌肉扎实的左臂,赤手空拳的朝穆拉丁砸下来的火焰巨锤迎面一拳顶去。

巨大的铁锤,泛冷着坚硬金属的色泽,和迎面那相比较起来细小的手臂,血肉拳头,对比是如此的明显,艾那瑞斯的举动,就仿佛拿鸡蛋和石头对砸,可以想象他那只手臂齐根弯曲断裂的景象。

然后,结果却是令所有人愕然地。  巨锤和拳头相撞,竟然发出响亮的沉闷声,艾那瑞斯的拳头非但无恙,反而是穆拉丁的巨锤被反弹开来,穆拉丁也随之高高飞起。

所有人都呆愣的看着艾那瑞斯那依然高举着的左拳,心里在想,这只拳头该不会是金属做的吧。

“成了地狱地走狗后。  的确是有两手了。  ”

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稳稳落地地穆拉丁。  故作平静的说道,但是眼睛里的惊讶却根本无法遮掩。

“过奖,当了矮人王之后,你的嘴皮子功夫也更厉害了。  ”

艾那瑞斯甩了甩左拳,满不在乎的说道,嘴角依然带着让人心头火气的嘲讽笑容。

穆拉丁目光一凝,再次俯冲过去。  手中的铁锤突然化为无数道锤影,将艾那瑞斯全身上下密实覆盖,从他地角度看去,大概除了巨锤以外,便再也看不到什么了吧。

“咚——咚——咚——”

艾那瑞斯的神色没有任何改变,举起左手,拳头,手臂。  手肘,连连挪动,迎向穆那拉丁漫天的锤影,空气中,金属与**骨骼的碰撞声不断传出。

“啊啊啊——”

几秒之内,挥舞出上百道锤影。  却被艾那瑞斯全部接下,穆拉丁脸色毫不见气馁,双手猛地一扯,将锤体举到自己的脑后勺,抬头望着高高的锤身,上面隐约泛出的冰冷煞气让人打颤。

最后一击!!

随着穆拉丁的怒吼,空中地锤体在眼中突然凭空消失,下面原本一脸轻松的艾那瑞斯,神色也首次凝重起来,在锤身消失的一刹那反应过来。  身子下俯微蹲的同时。  怒吼一声,将右手的铁锤用力砸向上空。

千钧一发间。  刚刚从穆拉丁头顶上消失的巨锤,与艾那瑞斯刚刚举起地铁锤相遇,发出迄今为止爆发力最强的撞击声,艾那瑞斯所站着的地面,突然一凹,连带艾那瑞斯整个被砸到深坑里去,可见这一击之霸道威猛。

然而,纵使如此这一击,依然被艾那瑞斯挡了下来,巨坑中,艾那瑞斯半蹲着身体,高举暗金铁锤,突然用力一甩,将上面粘着的穆拉丁的巨锤甩飞,穆拉丁也再次摔了出去。

“不错,有两手,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  ”艾那瑞斯揉着仍自微微发抖的右臂,轻轻一甩,神色依旧邪恶狰狞。

“不过,也该轮到我反击了。  ”

话刚落音,艾那瑞斯已经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出现在穆拉丁身后,举起铁锤朝他脑袋狠狠砸去。

穆拉丁反应不慢,身子未回,听风辨器的将巨锤一迎,挡住了艾那瑞斯这居高临下的一锤,不过巨大的力道,依然让他不受控制的身子踉跄向前几步,顺势转过身来面对着艾那瑞斯,这时候,艾那瑞斯地铁锤已经再次落下。

“锵——”

铁锤与巨锤相撞,穆拉丁又退后了几步。

“锵——锵——锵——”

艾那瑞斯得势不饶人,铁锤一记连着一记,虽然用地都是普通攻击,但每一击落下,都让穆拉丁退后几步,脚下留下一串串深没脚跟的脚印。

艾那瑞斯地铁锤落得越来越快,就仿佛暴雨一样,锵锵锵的金属碰撞声也连续成一段连绵不断的高音,穆拉丁的身影已经被笼罩在铺天盖地的锤影中,一直后退着,勉强用巨锤护着自己,两只手臂微微颤抖,额头上已经梭梭冒起了汗水。

“你不明白,你根本就一点都不明白!”

一边挥舞着拳头,艾那瑞斯发泄似的大声咆哮着,仿佛要将自己的怒火尽数倾泻,声音即使是在连绵的锵锵金属撞击声中,依然清晰。

“当得知你抛弃手中的铁锤,回到矮人王城的那一刻,那时候我的心情,你背叛了我,背叛了我们的誓言,践踏了我一直以来的汗水和付出,难道区区一个矮人王的位置,就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可以抛弃自己的梦想和同伴?

你最对不起的,不是我。  也不是我们曾经许下地诺言,而是你自己,你辜负了你的梦想、才华和天赋,将它们抛到臭水沟里,听见了吗?它们依然在你的心里哀鸣,在愤怒,在咆哮。  你有着铁匠的才华,却没有铁匠的灵魂!!你的手根本不配握铁锤。  它会被你沾污。

我越想,心里就越愤怒,为什么,为什么像你这样的人,老天还会赐予这样地才华和天赋,为什么我付出了所有的努力,却只能追赶着你地背影。  为什么这样的你,却还要放弃自己的铁锤,每当我在地狱深渊熔炉里敲打的时候,我就这么想着,这么愤怒着,将自己的怒火一点一滴累积到铁锤里,将自己咆哮的灵魂融入到铁锤里,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然后,用这一把铁锤……!!”

说着,艾那瑞斯高高举起暗金铁锤,双手紧握,带着那无数次敲打所锤炼出来的。  最简单,最迅速地直线,朝穆拉丁的头顶落下。

“将你粉碎!!!”

“轰——”

就仿佛十万斤的铁球落下,大地猛烈摇晃着,几千米以外也能清晰感受得到。

“老穆!!!”

矮人战士们惊恐欲绝的大叫着,虽然穆拉丁这厮又吝啬,又小心眼,又喜欢占小便宜,脾气偏偏还臭的不得了。  但是无可否认,他为整个矮人族兢兢业业的努力着。  在大家心目中有着无可取代的位置。

这时候。  大长老他们却伸出双手,将那些正欲扑上去的矮人战士拦住。  摇了摇头。

“放心吧,老穆没有事地,我们要相信他。  ”

被长老们坚信的目光直视着,矮人战士的情绪也慢慢平定下来,将信将疑的注释着被砸出的深深巨坑。

尘埃落定,穆拉丁粗短的大腿双腿跪在地面,一手支撑着地,一手扶着竖起地铁锤,身体微颤颤着,头顶上,手臂上,肌肉像泥墙一样纷纷裂开,就连盔甲可布满了裂痕,胡子和头发乱糟糟的,再也没有先前的光泽,殷红的鲜血正从他头顶上流下,染红了破损的盔甲,就如同浴血奋战的倒在夕阳下的战士,苍凉,悲凉。

他双臂用力的一撑,终于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矮小的身子笔直站立在艾那瑞斯面前,凌厉中隐藏着悲哀地目光直视对方,气势一点也没有输。

“纵使我有多少地不是,有什么事,奔着我来就对了,艾那瑞斯,千不该,万不该,你不应该拿其他矮人的生命践踏,唯独这一点,我绝对不会饶恕你。  ”

穆拉丁乱糟糟地胡子颤抖着,从里面吐出的语言,冷的像十二月刮过的风雪。

一闪而逝的痛苦从艾那瑞斯眼中掠过,他突然抱着脑袋,好像在抵制着什么,只是在片刻之间,双眼又恢复了火红,面目变得更狰狞起来了。

“哈哈哈——是那又怎么样?我就是要让你品尝到我当日所受到的痛苦和打击,一千倍,一万倍的奉还给你,我要让你亲眼看到,你宁愿抛弃手中的铁锤也要守护的族人,一个个惨死在你脚下,只要想象一下那时候你痛苦的表情,我就能兴奋的直颤抖!!”

说着,艾那瑞斯狂妄的高展着双手,放肆的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邪恶和暴戾。

“看来,你的神智已经被邪恶力量侵蚀的差不多了。  ”

听着艾那瑞斯说出口的话,穆拉丁并没有生气,眼中的悲哀神色反而越发浓重,然后,他将手中的巨锤一挥。

“既然是这样,老朋友,就让我来为你解脱吧。  ”

整个大气,随着他这句话猛地一沉,绝望平原上的阴冷巨风,刮到他面前,似乎也突然沉了下去,没有将地上的一丝尘埃吹起。

“解脱?哈哈哈——,好啊,你到是让我见识一下,应该如何让我解脱才好,自杀吗?啊哈哈哈——”

艾那瑞斯的笑声越发的冰冷邪恶,已经到了将近失去神志的边缘,就连周围出现的诡异情景也没有注意到。

“老朋友啊,你……”

轻叹一声。  穆拉丁的眼神突然严肃起来,双拳紧握,从盔甲裸露出来地肌肉青筋爆紧,肌肉以肉眼能察觉到的速度开始膨胀,呯的一声,那本来已经布满裂痕的盔甲,终于忍受不住肌肉的膨胀。  碎裂弹射,图拉丁的上半身裸露出来。  上面的肌肉就如同老树盘根一样纠结硬实,整个上半身膨胀了好几倍。

“噢噢噢噢——”

似乎忍受不住这样地肌肉拉扯,穆拉丁口中发出模糊不清的低吼声,这低吼声随着放大,给人一种奇妙地韵律,就好像……

对,就像矮人王城出现那一刹那。  整个村子响起的让人热血沸腾的战歌一样,穆拉丁的低吼声逐渐放大,最后变成了仰天怒吼,吼声久久盘旋,就仿佛几十万矮人同时放声歌唱着他们矮人一族的战歌,声如洪钟,气如山洪。

那粗犷,嘹亮。  热血激情豪迈的战歌,就仿佛点燃起了无边的战火,所有地矮人,包括我在内,受到这股冲天战歌的影响,也不禁双目赤红。  散发出强烈的战意,唱起那嘹亮的战歌,与穆拉丁的怒吼声交织在一起。

这时候,穆拉丁上半身膨胀了数倍的躯体,再次发生变化,整个躯体不断放大着,一层石肤从他的头顶开始扩散,慢慢将他全身覆盖,当穆拉丁的身体再次放大两倍多地时候,他的全身。  包括头发。  眼睛,牙齿、胡子。  甚至是他手中的金色巨锤,都被石肤包裹起来,这层石肤更是在他裸露的上半身形成一套威武的铠甲,手握石锤,此刻的穆拉丁,看上去就想一具战神石像。

但是,这座石像却是活地。

老婆,快出来看上帝呀!!

同样是目瞪口呆,但是却和别的矮人心里所想不同,此刻的我完全无力吐槽。

“哈哈,吓一跳吧,告诉你,穆拉丁可是我们矮人族千年难得一出的隐藏职业,矮人巨神战士!!”

大长老看着我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以为我在震惊于穆拉丁为什么会变身,不由哈哈得意大笑着解释到。

我震惊的不是穆拉丁会变身,而是他的变身效果呀混蛋!!

“什么?矮人冬瓜战士?”

由于无力吐槽,我只好进入装傻模式,以打击一下大长老嚣张的气焰。

“混蛋,你这个臭小子,小心我将你拉入矮人族的黑名单!!“大长老不乐意了,立刻就吹胡子瞪眼。

“竟然老穆是你们族千年难得一处的隐藏职业,你还叹息矮人一族没有出现一个大陆双子星,叹息个屁呀?”我不甘示弱地回道。

“你还是不明白,像大陆双子星这种东西,并不是说转职了隐藏职业就能够比拟地,不然的话,就不是大陆双子星,而是十子星,百子星了。  ”大长老摇摇头,羡慕地看了我一眼。

“你的意思是说,大陆上还有很多其他隐藏职业?究竟有多少?”我从他话里发现一丝端倪,连忙追问道。

“我这么知道,反正一定有就是了!”

大长老理所当然的说道,被我暗中竖予中指鄙视之。

视线回到战场上,变身以后的穆拉丁,身形突然拔高到三四米,那上半身更是肌肉膨胀的不像话,光以体积来说,已经不逊色于近五米高的艾那瑞斯了。

艾那瑞斯对这一变化,显然也是措手不及,愣愣的看着穆拉丁,牛眼瞪得老大。

全身覆盖着一层石肤的穆拉丁,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还有目光,也如同石头一般冰冷,他举起已经变成石锤,放大了好几倍的巨锤,高高朝艾那瑞斯砸去。

“咚——”

艾那瑞斯举锤相迎,穆拉丁的巨锤足足是他的两三倍大小,所以这一次撞击,很符合人们常识的,艾那瑞斯被一锤震飞出去。

“这,这不可能!!”

从地上爬起来的艾那瑞斯,疯狂的叫喊着,面部扭曲的朝穆拉丁冲去,高举着铁锤狠狠砸了过去。

穆拉丁并没有举锤相迎,甚至没有出拳相顶。  而是任由铁锤落到自己上半身,发出锵的一声类似金属撞击声,他退后了几步,但是身上地石肤却一点裂痕都没有。

“铁锤狂舞!!”

在艾那瑞斯呆滞的眼神中,穆拉丁并没有手下留情,那骇人的石锤再次幻化出无数道锤影,铁锤刮过的狂风。  甚至将几千米以外,我们旁边拳头大的石头也刮飞。  比他第一次施展的时候,威力不知大了多少倍。

“咚咚咚咚咚咚——”

密集的**敲击声响起,无数锤影,毫不留情地落在艾那瑞斯的身体上,他地**,就像狂风中的一片叶子,不断糜烂着。

最后一击!!

“咚——”

比艾那瑞斯的胸口还要大的锤面。  在空中消失,下一刻,大地涌起了剧烈爆炸,碎石粉末直冲百米上空。

爆炸过后,艾那瑞斯倒在血泊之中,他当然不会那么容易死,却已经陷入重伤状态。

“艾那瑞斯——”

穆拉丁静静立在艾那瑞斯身边,收起巨锤。  见他目光中恢复了一丝清明,不由轻声喊道,石头一般的生硬嗓音,也能听出无尽的沧桑悲痛。

“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躺在地上的艾那瑞斯,微微一笑。  脸上再也没有刚刚地狰狞。

“我只想告诉你,我从未忘记当年的诺言,只是,有一些东西,却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我不得不去保护。  ”

穆拉丁轻轻蹲下膝盖,握着艾那瑞斯那染满了鲜血的双手。

“我知道。  ”

艾那瑞斯眯起眼睛,仰视着那铅色的天空。

“只是,穆拉丁,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打铁日子。  真的很无聊啊。  没有竞争对手的感觉,真地很无聊啊。  我不想让你的天赋就此埋没,不想失去你这个竞争对手,当然我察觉到的时候,已经被黑暗力量侵蚀,对矮人一族发动起了攻击,既然矮人族将你的才华淹没,就让矮人族消失吧,我是这样想的,老朋友,你能原谅我吗?”

“这可不行,说什么,那也是几百个矮人族战士的生命呀,怎么可能原谅?”

“说地也是,虽然已经太迟了,但是,对不起。  ”艾那瑞斯咳嗽几声,脸上流露出歉意。

“但是,我们依然是朋友。  ”穆拉丁握着艾那瑞斯的手用力一紧,坚定无比的说道。

“你犯下罪,就由我来赎吧!”

“谢谢你,谢谢你,穆拉丁,你还是老样子……”牛头人艾那瑞斯眼中流下泪水,喃喃着说道,吃力的将旁边的暗金铁锤抓起。

“老朋友,要赎罪的话,就接过我手中这把铁锤,一直走下去吧。  ”他用希翼的目光看着穆拉丁,直到他缓缓接过铁锤。

“事先声明,我的责任不能丢,可不敢担保实现的你梦想。  ”穆拉丁紧紧握着铁锤。

“你这家伙,连死都不让我安乐吗?”嘴里这么说,艾那瑞斯却是面带笑容,突然脸色一阵扭曲。

“老朋友,我快不行了,不介意最后送我一程吧。  ”

“混蛋,你是想我死后也和你一样下地狱吗?”穆拉丁嘴角一扯,却怎么也扯不出笑容,石头化的眼眶里,流下一滴泪水。

“老朋友,再见了。  ”

“再见了。  ”

穆拉丁高高举起暗金铁锤,闭上眼睛,然后猛地落下。

雷霆之锤!!

无数道闪电从落点散射,白炽地雷光充斥大地,宛如世界末日。

身体逐渐缩小,变回原来地样子,穆拉丁看着空空如也的焦黑大坑,双腿一软,跪了下去,苍老地老脸,已经是老泪纵横。

他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艾那瑞斯时的情形。

他是一个高傲的铁匠,可能因为是孤儿,所以总是紧抿着嘴角,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但其实只是不擅于表达而已,他的兴趣和才华,让大多数人无法跟得上他的语言步调。

于是,自己和艾那瑞斯相遇了,回忆那个年代,艾那瑞斯总是像小弟一样,憨厚的跟在自己后面,有时却又为一个冶炼步骤而吵的面红耳赤,大打出手。

对不起,艾那瑞斯,我明明知道你是害怕寂寞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