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回到营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几天后,我回到矮人王城,才刚刚从传送站踏出来,便看到四处张灯结彩的景象,心中不由大奇,难道是在庆祝战争得胜,嗯,有可能。

来到矮人王宫,我先去看了琳娅一趟,一身简洁黑袍的她就像天真俏丽的小巫女,正在黄泥小训练场上练习着魔法,几十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被她的心灵传动控制着,在一个窄小的区域不断高速飞舞,划过各种华丽的轨迹,却一次也没有失误相撞。

光是这一手,就足以让我自叹不如了,我虽然也能用心灵传动,但是至多只能同时操纵起几块,哪能像琳娅这样,同时控制几十块,两者根本就是有着天渊之别。

虽然身为大家族的继承人,她却从来没有因此自傲,而是依然战战兢兢的不断磨练着自己,此时此刻,从琳娅那洁白如玉的面庞所微微渗出的汗水,还有那紧抿着嘴唇,一丝不苟的轮廓,都深深让我为之着迷。

“琳娅宝贝,真勤快呢。  ”

悄悄走过去,从背后上下环绕着将琳娅搂入怀里,我咬着她那晶莹剔透的小耳朵说道。

被后从后面抱住,琳娅吓了一大跳,空中的石头也失去控制嗖嗖的掉了下来,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从她身上涌出一股强大而又凛冽的魔法能量,听到我耳语之后,才瞬间散去,身子瘫软下来。

乖乖。  不得了,我家的小琳娅似乎还有什么了不得地手段呀,感受着那一瞬间爆发出的,让我也为之心惊的强大魔法气息,我不由擦了一把冷汗。

“吴大哥,你怎么能这样吓人呢?”

耳根微红的琳娅,大概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在我怀里将两只小手举起,扯着我的耳朵。  淘气的左右拉扯起来。

却不知道这种姿势,让她本来已经壮丽雄伟地**,更是高耸入云,让人忍不住想在上面轻轻捏一把,确认一下如此汹涌的**峰,究竟是不是这个娇小地女孩所能拥有,光是这样隔着衣服看到那诱惑的轮廓。  就差点没让我直流鼻血。

“琳娅宝贝,那十个老矮子也该回来了吧,结盟事项商量的怎么样?”

我在她那带着微微湿气的发鬓上亲了一口,少女的汗香没有一丝苦涩,反而有着一股清雅,如兰麝香的顶级香水味道,唇口余香,让我忍不住将鼻子凑上去。  贪婪的吸取着。

“嗯,十位长老回来以后,就立刻召开了会议,当天就通过了结盟事项。  ”

感受到那股男人地侵略性,琳娅心头如小鹿乱撞,一边羞涩无比的对我贪婪的举动做出无力抗议。  一边还不忘细细为我解释到。

原来是这样,看不出来嘛,到是挺有效率的,不比以前的世界,盖个章都要十天半月,没钱还不行。

当然,里面也有咱的功劳,若不是咱给他们当了好几个月的牲口劳力,任劳任怨,我想这帮老家伙绝对不介意回来后洗个澡。  美美休息上十几天再说。

“也就是说。  我们已经完成任务,现在就可以回营地了。  ”

想到维拉丝她们。  我心中的思念立刻就膨胀起来,一发不可收拾,看到琳娅轻轻点头,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便迈着轻飘飘地脚步往王宫方向走去。

现在就去和那几个老矮子说拜拜,回老家过年。

瞧我在王座上看到谁了?

老冬瓜图拉丁,头带着顶黄澄澄的,正中央镶嵌着一颗火红宝石的王冠,身披着华丽的真皮茸毛披风,手握着一把黄金权杖,正两脚悬空的坐在王座上,活像一个志得意满的大冬瓜。

“老图呀,老穆去哪了?”

我毫不掩饰地用看马戏团一般的嬉笑目光看着图拉丁,左右张望着问道。

“他呀,哼哼……”

图拉丁脸色一沉,嘴角撇过一丝阴冷笑意。

“先不说这个,人类,你现在应该称呼我为图拉丁陛下,伟大的矮人王图拉丁陛下。  ”他高指着手中的黄金权杖,正经八百的面容散发出一股王八之气。

很可惜,我一向是免疫此类气势的。

“哦,你什么时候当上了矮人王?老穆呢?”

我不由大奇,看图拉丁一身华丽又滑稽的皮囊,除了矮人王,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有如此滑稽的装扮。

“他,哼哼……”图拉丁脸色越发阴冷,目光之中透露着歹毒。

“我已经乘着他虚弱,把他给扔进粪坑里淹死了,现在尸体还挂在城门上呢,从今以后,我就是矮人王了,哇哈哈哈——”

说着,他张狂的从王座跳下来,高高在上的展开双臂,放声狂笑:“愚蠢地人类呀,你知道地太多了,就和那个老不死的一起下粪坑去吧。  ”

靠!

当我正犹豫着是不是将这个貌似篡位成功地得意忘形的老矮子,学他老子一样扭成真正的大冬瓜的时候,一道黑影从王座后面的帷幕窜出,凌空一脚抽在图拉丁的脸上。

这可怜的老矮子,张狂的声音还在大殿里回荡,人却真如冬瓜一样从高高的阶梯上滚下来,滚呀滚,一直滚,恰恰滚到我的脚下。

我精神一振,虎躯一震,顿时犹如国足附身,全身机能暴涨百倍,眼睛刹那间进化成多功能扫描仪,一个十字准星不断在图拉丁身上扫描着,寻找最佳受力点。  大脑突然传来哔哔两声,准星已经锁定好目标,我不再迟疑,虎吼一声,脚跟朝图拉丁的裆下踢去。

国!足!版!霸!气!纯!爷!们!踢!

随着悲壮地惨叫声起,图拉丁再次化身为冬瓜国王,从阶梯逆行滚了上去。

“踢得好!”

袭击图拉丁的黑影大声喝道。  说着来了一个大鹏展翅,左脚尖点立。  右脚高高向后抬起,就像芭蕾舞里翩翩起舞的……大肥鹅一样,准备给予穆拉丁最后一击。

“碰——”

关键时刻,图拉丁回过神来,在黑影的右脚踢下来之前,滚动的身体一个横转,一脚扫过黑影单脚立地的左脚尖。  两个人顿时滚作一团,扭打了起来。

穆拉丁:“你这王八蛋刚刚在说什么?!”

图拉丁:“对,我是王八蛋,王八生的蛋,你这老王八,滚你妈地。  ”

穆拉丁:“我妈还不是你奶奶!我这个生儿子没**的家伙!”

图拉丁:“你才没**,你quan家都没**!”

瞧瞧,多彪悍。  多傻帽地对话,这两个家伙真能胜任矮人王吗?

“好了好了,你们这两个没**的就不要在客人面前献丑了。  ”

十大长老陆续从帷幕走出来,从容淡定的从扭打不止的国王两父子身边经过,还不忘即兴踹上那么几脚。

等十个长老在左右两边的座位上坐好,穆拉丁和图拉丁的父子之争才算罢休。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冷哼一声,齐齐挤在中央地王座上,好在王座够大,同时并列摆放两个冬瓜并不成问题。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摸不着脑袋的看向大长老,所有人当中,也就他比较正经一点了,当然,也只是比较而已。

“咳咳,是这样的,经过我们的商议。  都觉得穆拉丁不适合矮人王这个位置。  所以就把他一脚踢下去了。  ”

是这样啊,我恍然大悟的一笑。

如果这番话放在其它国家。  其它人身上,肯定是一场轩然大*,就如同当年小茉莉鼓动我篡她老爸的位置一样,可是在矮人族这里,却给我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反而应该说是成全了穆拉丁才对。

在矮人族,在人人向往自由,寻求铁匠最高境界的矮人世界里,矮人王这个位置,绝对不是什么好康地东西。

“图拉丁他答应吗?”

我看着一脸昂首挺胸,像骄傲的大公鸡一样的图拉丁。

“这还是图拉丁自己提出来的。  ”大长老呵呵笑道。

“哼,我只是老早就想试试矮人王这个位置,究竟是什么滋味而已。  ”

图拉丁得意洋洋的挑着指甲,突然一掌将他老子拍下王座,两脚在王座扶手上高高一翘。

“好了好了,继承仪式也差不多了,吴凡阁下,我知道你是想来告辞的,但是不介意多耽误一点时间,参观一下我们矮人族地王位继承仪式庆典吧。  ”大长老盛情邀请道。

“乐意之至。  ”

我含笑应着,心想原来外面的那些张灯结彩,是为了继承仪式而准备的。

宽阔的王城大道上,图拉丁依然是那副滑稽的国王打扮,被众多矮人战士围在中央,得意洋洋的向两边欢呼喝彩的矮人居民们挥手示意。

几十米宽的大道,也被热情的矮人居民围个水泄不通,只留出不到五米的过道,甚至连两边房子地阳台,窗口,屋顶,树上,都站满了矮人,咋一看,还以为来到了矮人地海洋。

这些矮人也给予了热情的欢呼,将刚刚摘下来地花瓣撒向街道中央,不过我看他们的眼神,分明是写着:诶,居委会大妈换届了!

继承仪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我拉着琳娅的温润小手,跟在后面,打起了哈欠,就这样游行一次就算完成了吗?不是太单调点了吗?

眼睛骨碌碌一转,我悄悄拨开人群,在图拉丁耳朵叽里咕噜一阵,他立刻恍然大悟的点起了头。

于是。  在广场中央大台,图拉丁地就职居委会大妈演讲仪式上,这厮哗众取宠的扭着屁股走上台,拿起魔法扩音器咳嗽几声,将我给他的台词默默悼念一边,然后大声说道。

“正所谓,深夜有福利。  别以为这样你们就赢了,一个能跳的都没有。  跳舞什么的最讨厌了,今天,在这个伟大的时刻,我,伟大的新任矮人王图拉丁,就为大家表演一舞,以圆梦上次地遗憾。  ”

上次的遗憾。  指地自然就是矮人王城出击,图拉丁在上面风骚表演的那次,最后的压轴表演还未开始就被人拖下去了,他一直觉得很遗憾,因此,图拉丁现在要表演的自然是……

某人自创的芭蕾草裙舞。

随着怪异的音乐声响起,图拉丁扭着五短三粗的冬瓜体型,随音乐摆动起来。  一边踮起脚尖,绷直双脚,如同天鹅般“优美”地旋转跳跃着,双手还要做出波浪形的摇摆招展。

啊!瞎了我的狗眼!!

我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捂着肚子,无力的跪倒在地。  好恶心,真的好恶心,比一个硬朗高大的壮汉跳软绵绵的舞蹈更恶心,比汉斯的体毛还要恶心,我实在受不鸟了。

一边地琳娅也是笑得不行,将头伏在我的背上,全身颤抖不止,忍的很是难受。

“坏蛋吴大哥,这真是你发明的。  ”吐气如兰的声音,轻轻在我耳边耳语道。

汗。  升级成坏蛋了吗?我点点头。  将耳朵凑上去,想让她的香气再吹上一吹。

“好……好……”

继承了奶奶拉斐尔地舞蹈天赋。  琳娅这个舞蹈大师,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只能好个不停。

“好啊!!”

在我们旁边,大长老惊叹的声音传来。

“高贵而不失热情,幽雅与豪迈并重,图拉丁这是打哪学来的一手?”

我和琳娅同时无力的软瘫在地。

“不如就将它列入我们矮人的风俗里面,让每个矮人都能学到吧。  ”三长老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这个法子行,不过要小心,只能在内部学习,避免让其他种族,尤其是精灵族偷师,等它被整个大陆所承认是我们矮人族的舞蹈时,才能公开。  ”

四长老的版权意识很强。

“……”

我和琳娅面面相窥,看来种族的不同,还真造成了审美观地巨大鸿沟呀。

第二天,在矮人王城地边境,穆拉丁身披流浪者披风,脚穿流浪者皮鞋,手上套着流浪者皮套,背上背着流浪者包裹,头顶带着流浪者斗笠,背影充斥着流浪者的沧桑。

我说,你究竟对流浪者执着到什么程度呀混蛋!

他微微抬起头,从流浪者斗笠地阴影之中,流浪者特有的锐利而沧桑的目光一闪而过。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你们,回去吧。  ”他招了招手,身形孤单,声音冷酷,就像无情的剑客。

“切,也不知道是谁昨天在家里跪着哭着求着我来送行。  ”

图拉丁很不给面子的在我耳边小声说道,音量刚刚好是大家都能听到的程度。

“是呀,他昨天也来我家,说什么也要我为他送行,还将眼泪和鼻涕抹在我衣服上。  ”身后的大长老如是“小声”对其他长老说道。

“什么,你也是这样?”二长老顿时惊奇。

“我也是,看这老头实在可怜不过,才勉为其难的抽出时间。  ”三长老也凑了上来。

“我的也是这样。  ”

“我的也是……”

众长老纷纷交流意见,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穆拉丁这老冬瓜,昨天一把泪水一把鼻涕,死皮赖脸的让他的儿子和十个长老为他送行。

得出结论以后,我们纷纷用怜悯的目光落看着穆拉丁。

“老穆呀,你怕寂寞你就说呗,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呢?我们不知道,又怎么知道要来为你送行呢?我们不来为你送行,又怎么知道你寂寞呢。  不知道你寂寞,又怎么……”

最啰嗦的九长老滔滔不绝地说道,观其语言,竟然连成首尾衔接的阵势,如果不打断的话,恐怕能一直循环到他渴死或者我们被烦死。

“咳咳,老穆呀。  这一去,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所以我们准备了一些饯别礼……”

大长老连忙打断了九长老,上前几步拍了拍一脸呆滞的穆拉丁的肩膀。

穆拉丁连忙脸色一正,心想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临了,我昨天求爷爷告奶奶,还不是就是为了等你们这句话吗?

“咳咳,这个……怎么好意思呢,不过。  竟然大家盛情难却,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金币呀宝石什么地,那就太见外了,随便给点更值钱的东西就行了。  ”

“放心吧,大家都是自己人,不会和你将什么客套地。  ”大长老掏出一个灰不溜丢的袋子,在里面掏了陶。  在穆拉丁希翼的目光中,拿出……

一条水灵灵的青瓜。

“老穆,拿去吧,省着点吃,起了乡愁的时候,拿出来添一添。  就会好过多了。  ”

“好……好,谢谢……”

穆拉丁虎目含泪的看着大长老,将希翼的目光落到其他九个长老身上。

“哦,忘记了,这是我们十位长老共同地心意,你可一定要好好珍惜,诶,老穆你哭什么呢?大男人的,哭什么劲,我们都知道你很感动。  但是也不用那么夸张嘛。  ”

十个长老凑上去。  围住穆拉丁,你一言。  我一语,话里藏锋,呈强势围观毒舌指点之势,好不容易才将穆拉丁的泪水止住。

“老头子,老妈也托我将这玩意送给你。  ”

说着,图拉丁掏出一个镶嵌着金花宝石的华丽布袋取出,里面沉甸甸的,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

世上只有妻子好呀,这一刻,穆拉丁老泪纵横。

“你看,里面装的是一些我们从王宫里面精挑细选的泥土,等你什么时候想家了,就打开来闻一闻。  ”

说着,图拉丁打开口袋,露出里面的黄土,黄土中还参杂着不少草根和碎石,可见“精挑细选”这一词根本就是扯淡,分明就是随便乱抓一把,说不定里面还有夹杂着干硬地鸟粪呢。

穆拉丁泪流不止的伸出手,正欲接过袋子,却不料图拉丁将手一手,朝他翻了个白眼。

“这个袋子,可是老妈给我的辛苦费,想要的话自个拿袋子装。  ”

于是,穆拉丁泪流满面的拿出一个打满补丁的破袋,看着图拉丁将宝石袋子里地泥土草根碎石全部倒入里面,久久哽咽不能自语。

“老穆呀,我这也有点饯别礼……”

我话还没说完,穆拉丁就飞也似的撒开脚步离去了,他已经再也承受不起打击了。

怎么回事?我看起来像是比十个长老和图拉丁更吝啬的人吗?看着穆拉丁仓皇逃去的身影,我愤愤不已的将穿了五年多的袜子收起。

其实,我一直想吐槽他背上背着的包裹,话说他不冒险者吗?物品栏呢?

送走了穆拉丁以后,我们也没有理由继续在矮人王城逗留下去了,带着琳娅和菲妮,花了两天功夫赶回群魔堡垒,本来想立刻回去,不过想到这里面认识不少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空再来群魔堡垒,还是打声招呼再说吧。

于是,我们在旅馆多逗留了一天,我则是乘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逛了起来。

很快,我就见到了目标a,他现在的副职,实在太好认了。

奥斯卡,那高硕地身影,正被小孩们团团围住,他地左右肩膀各坐着两个小孩,展开双手,手臂上又各自坐着四个小孩,圆圆的光头上竟然还坐了一个,俨然一副孩子王地模样。

拳上能站人,臂上能走马,简直就是对体格高壮的野蛮人的最好写照。

罗德死后,这家伙就接过了他的责任,成为了群魔堡垒里地孩子王。  相比瘦弱阴森的罗德,奥斯卡这种大块头显然更合小孩,特别是那些梦想着成为冒险者的男孩的胃口,所以这厮以罗德的好兄弟的名义,很快就和孩子打成了一片。

“奥斯卡叔叔,罗德爸爸呢,他去哪了?”

坐在奥斯卡头顶上。  只有四五岁还流着鼻涕的小男孩,奶声奶气地问道。  显然还不知道“死”究竟代表着什么。

“他呀,他去了一个幸福的地方,所以托我来和你们一起玩。  ”奥斯卡笑着朝头顶上地小男孩侬了侬嘴。

“我以后还能见到罗德爸爸吗?”小屁孩有股倔强,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当然能,只要贝尔当个好孩子,以后肯定能再见到你的罗德爸爸。  ”

小屁孩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贝尔一定会乖乖听话,当个好孩子的。  ”

顿了顿。  这个不安分的小屁孩再次叽歪:“我们管罗德叔叔叫爸爸,叫奥斯卡叔叔,就叫妈妈,好不?”

“只有这个绝对不行!”奥斯卡脸色一僵,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哈哈哈……奥斯卡妈妈,奥斯卡老大当妈妈罗……”一旁三两围观地冒险者,抓住了这神来一句,立刻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喊道。

“你们这帮混蛋。  ”

奥斯卡恨得牙齿直咬。  若不是现在肩膀手臂上坐满了孩子,行动不便,他早就狠狠扑上去了,冒险者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

“你们错了。  ”

我突然排开众人,大声说道。

“吴凡老弟……”

奥斯卡虎目含泪,心想关键时刻还是自家兄弟靠得住哇!

“你们看。  奥斯卡哪里有妈**样子?”

说着,我捏起奥斯卡的下巴,像挑拣猪肉一样,转在转去,摇上摇下,供围观众人观赏。

虽然不是很爽,但是奥斯卡还是忍了,只要能还自己一个清白之身。

“的确不像。  ”

众人纷纷沉思,只觉得心头笼罩着一层迷雾,答案就在迷雾对面。

“那吴凡老弟。  你说像什么?”一圣骑士大声起哄。

“这个嘛。  ”我深沉的看了大家一眼,缓缓从最终吐出两个字。

“奶妈。  ”

明明只是改了一个字。  众人却有一种拨开迷雾豁然开朗的感觉,眼中精光爆发。

“没错,就是奶妈。  ”

“奥斯卡奶妈,哈哈——真他爷爷的溜口!”

“你这混小子……”

奥斯卡怒目,本来以为来了救星,没想到却是杀星,顿时暴跳如雷,蹬着我大声怒道。

“奶你妹呀!!”

“妹汁,我所欲也。  ”我虚摆着双手,作风度翩翩状。

奥斯卡顿时绝倒。

自此,奥斯卡奶妈地大名正式传开,而后来,因为奥斯卡就要离开群魔堡垒,不甘心这些孩子失去照顾,所以便破罐子破摔的成立了奶妈联盟。

当天所有围观过他的冒险者,都被他强迫加入联盟,冠以奶妈名号,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大家一起下地狱吧。

唯一让这个奶妈联盟创始人遗憾的是,奶妈一词的罪魁祸首,他一直没能抓到,不过,他依然用心险恶地在联盟创始人的牌位上,将某人的名字和罗德的名字摆到同等位置,自己这个真正创始人却放到他们下面,这已经是后话。

第二天,旅馆里面……

整个群魔堡垒认识的冒险者我已经全部打过招呼了,至于那些外出历练的,也无法等到他们回来,这样一来,也算是没有了遗憾,可以开开心心回去了。

“菲妮,你现在怎么办?一个人回库拉斯特吗?”

现在手头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置眼前这只伪娘了,说是处置,还不如说抛弃,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哼哼……

“喵呜~~”

菲妮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呻吟着,拉耸着脑袋。  似乎依然对我当初所说的“空间乱流”念念不忘。

“好吧,我送你回库拉斯特一趟,这总行了吧。  ”我头疼地捂起了额头,因果报应呀。

“喵呜~~”

即使我这样迁就,她依然精神不佳,像一只几天没进食过地小猫。

“你究竟想怎么样呀混蛋!”我拍案而起。

“喵~”

菲妮精神一振,立刻从桌子上立起。  正襟危坐,就差没在脸上写上“我就等你说这句话了”。

“我也想回罗格营地去看看喵~~”她用希翼地目光看着我。  后面仿若有一条猫尾巴在摇啊摇。

“这个,你为什么突然想回罗格营地了?”

难道她在罗格营地有什么亲猫……不,是亲人,又或者是志同道合的同类,想想生活了五年多地营地竟然也隐藏着伪娘这种稀有动物,我就一阵毛骨悚然。

“表哥你忘记了喵?再过不久就是神诞日呀喵~~”

我一拍脑袋,顿时想起。  想想离上次神诞日已经过了将近三年,的确已经差不多是下一个神诞日的时候了,自己怎么就给忘记了呢。

“听说神诞日营地会很热闹喵,我一直想去看一看。  ”菲妮两只大眼分明闪烁着新奇地目光。

“库拉斯特没有什么活动吗?”

“有是有,肯定没有营地那么热闹就是了喵。  ”

我哦了一声,有些理解菲妮的话,就像中国人过春节一样,乡村总是比城市要热闹地。

“啊。  本来说好最多两个月之内,就将你还给欧娜的,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  ”我一拍额头,突然想起当日许下的诺言。

“你就不怕你家欧娜担心吗?”

“表哥,你现在才想起喵?我就想着,要是等表哥你想起这件事。  早就已经晚了,所以放心喵,我早已经写信跟欧娜解释了。  ”菲妮怜悯的看了我一眼。

呜呜,我被怜悯了,竟然被一只伪娘生物给怜悯了,而且还被怜悯的毫无脾气,真是可悲呀。

算了,反正现在优化远程传送阵也不需要消耗多少宝石,多菲妮一个不多,少菲妮一个不少。  让她在神诞日逛逛又如何。  以她的悲剧帝光环,说不定又能生出许多有趣的事情呢。

带着险恶地用心。  我点了点头,然后将得这只意忘形的扑过来的伪娘一脚踢开。

下午,我们来到法师公会,用自己长老的身份启动了远程传送站。

无尽的时空海再次出现,那种坐高速电梯的失重感,无论多少次,都不会让人喜欢,看来有时间的话,得建议吝啬鬼改良一下远程传送的舒适度才行。

光芒骤然一闪,亮得有些刺眼地洁白天空,无暇的云朵,遍地的绿草芬芳,这熟悉的家的感觉,再次将自己笼罩,从灰暗的群魔堡垒回到营地,就宛如从地狱来到天堂一样,心中洋溢着一股激动。

从传送站里走出来,我仰着头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地空气,迎向天空那明媚的阳光,真想找片柔软的草地躺下去,在这太阳底下,在这草原的芬芳包围中,任那和煦的暖风吹拂过,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刚从传送站里出来,我就回过头,紧紧的盯着传送站,琳娅大概知道我在等着什么,柔柔一笑。

“吴大哥,我先回去一趟。  ”

“不和她们见上一面吗?”

我伸手轻轻揉着她那微微波浪形的墨绿色发丝。

“不了,有点……还没做好准备,放心吧,没问题的。  ”她温柔的顺从着我地手,抬头嫣然一笑,那笑容仿佛是草原上地第二个太阳。

“也好,那琳娅宝贝你先回去吧。  ”

我知道现在自己的急切心情,待会可能会冷落了琳娅,所以也没反对。

琳娅这细心地小妮子,走之前,还将菲妮和传送站的法师和士兵都给劝走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心中不由一暖,有这样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喜欢,还有什么不知足?

片刻之后,传送站亮起了白光,看着几道熟悉倩影的轮廓,慢慢浮现在传送阵里,我心里竟然有一种庞大的喜悦和期盼,以至于窒息的感觉。

罗德对我的感触是巨大的,这三四个月对我来说,无疑比三四年的时间还要长。

当然,激动归激动,男人的矜持还是要有的,咱要有风度,像这样展开双臂,让女孩们洒泪扑入自己的怀抱,不是很好吗?

我闭上眼睛,张开双臂,等待着那激动人心的一刻到临。

“噗——”

这……这是什么?

下一刻瞬间,我像被一辆高速卡车给撞上了般,肺里的最后一丝空气都被挤了出来,瞠目喷了一口气,身体直直被撞飞,从传送站台高处飞了出去。

直线撞落到草地上,强大的冲击力甚至让我的身体在地上撞出了一个小坑,打了好几个滚,我才控制住势头,深深呼吸一口气,将肺部里被压缩到极致的空间填充过来,抱着怀里的纤细的女孩,心中暗自苦笑。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人间大炮?

“呜哇~~小凡,我好想你呀!!!”

怀里的轻飘飘不明发光物体,下一刻哇的一声就放声大哭起来,而且哭的十分没有形象,泪水和鼻涕流了一脸,还一个劲的往我身上乱拱。

喂喂,我刚刚新换上的衣服呀,就等给你们留下一个完美的形象,你这小家伙怎么能这样,还擦?

不单如此,还猛地用着急的小玉鼻在我身上乱嗅,咳咳,虽然我很喜欢对你们做这样的事情,那是因为你们很香,并不代表喜欢被你们这样做呀,你想在我身上闻到什么?前天洗澡时残留下来的肥皂味?

最后,狠狠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我x,你是在鉴别什么吗?是在用牙齿测试我的口感以确认我的身份吗?

愣愣的抱着将我搂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不断在自己怀里小猫似的厮磨着,口里喃喃重复喊着我的名字的小傻蛋,我心中不由一疼,又是温暖。

将那张小花猫似的俏脸抬起,我凝视着那双隐藏在银色眼眸底下的无助和狂喜,不禁轻轻吻了上去,那阔别已久的柔软嘴唇,几乎让我的心融化掉。

深情拥吻中,小家伙白光一闪,灵魂中传过来一道熟悉的悸动,竟然是直接将自己融如我的灵魂里面,合二为一。

或许,这才能让她真正感受到我的存在吧,感受着和自己灵魂相融的另一灵魂,像一块干枯的海绵似的,贪婪的吸收着我对她涌出的怜惜和爱意,我的爱无尽,她也似无底洞一般疯狂吸收着,心里就不禁想到,这几个月她究竟是怎么走过来。

我既喜于她将我当成唯一的精神支柱,这能让我身为男人的占有欲得到巨大满足,却又怜于她将我当成唯一精神支柱,因为这样的她,实在太可怜,太可怜了。

感受到小幽灵的灵魂逐渐稳定下来,我抬起头,看向另外几个让我魂牵梦思的女孩,她们盈盈的从传送台上走下,含笑看着我和小幽灵。

没有人会嫉妒小幽灵,只要知道她以前的遭遇,只要了解她现在的想法,对于小幽灵,众人心中,除了爱惜,还是爱惜……

*

嘛,新的一周又开始了,照例求支持,话说菲妮在营地又会犯下什么傻事呢?我也很期待呢!^_^!!!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