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哈洛加斯的战士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一章哈洛加斯的战士们

“好美……”

风雪停后,当我们从马拉的家里走出,一眼望去,琳娅忍不住惊叹道。 飞

位处哈洛加斯高处,一眼望去,整个古老的城市裹上了一层新装,白'色'的新雪,沧桑的建筑,组成了让人为之惊叹的壮丽景'色',城外,是茫茫的,一座连着一座的雪山,咋一看,就仿佛无数的白'色'巨人,手拉着手在拱卫这座城市一样,让人对这座神秘古朴的古城产生敬畏,和一股深深的拜服。

仔细张望着这座历史悠久,闻名遐迩的城市,哈洛加斯,给予人一种宏伟,大气的视觉冲击感,这里的每一座建筑,似乎都有着悠久的历史,那灰褐'色'的不规则石墙,就像是由屋子主人亲自前往巨大的石山,一点一滴的将石头挖出来,打造成粗犷的长方形,然后搬运回来砌上去的一般,抚'摸'着上面粗糙的纹理,能深刻的感受到里面所包含着的汗水和心血。

即使石料获取如此艰难,这里的主人,勤劳勇猛的野蛮人战士,也并未因此而退却,他们花了不知多少年,一代又一代,将自己的家建的高大无比,每一座看去,都仿佛是一座教堂,一座宫殿。

这些庞大的建筑在哈洛加斯高高耸立着,就仿佛是古代巨人所居住的城市,经数代人倾注了心血的建筑,仿佛有了灵魂,那灰褐'色'的巨大躯体,在我们眼,正散发出一股冲天的豪迈之情,耳边仿佛有一曲激昂,雄伟,豪迈,而又带着历史悲壮的滂湃交响乐曲。在不断回'荡'着,让人不禁为这座古城膜拜,为这里的主人,野蛮人战士所钦佩。

“那我们先走了。”

在马拉门口外面,'露'西亚小队和我们分开,这只小狐狸一手叉腰,一手神气之极的指着我说道,警惕的眼神不断在我和琳娅之间来回。就差没有将“老娘走后你们可不能乘机'乱'搞男女关系”说出口了。

“哈洛加斯级地怪物很强,给我小心点。”

正当我和琳娅想从另外一条岔路出发,在城里逛一圈的时候,四人走了一段距离,小狐狸又回过头来,凶巴巴的说道,两只棕白'色'耳朵随着她蹙起的眉头高高竖起,顿了顿。似乎觉得这样说有一种“输了”的感觉,于是又补充一句。

“你可是还差我五个条件,死了我找谁去?”

“是,是!”

我无力的罢了罢手,你这个蹭得累就赶快回老家去吧。

“回答只要说一遍就好!!”这只狐狸将屁股后面的尾巴飞快的甩来甩去。表示自己地不满。

“……”

目送四人的身影离去以后,我才长长吁了一口气。

“最难消受美人恩?”

琳娅巧笑嫣然的将脸蛋凑到我面前,湛蓝'色'的眼睛里带着笑意。

“不,只是在想。有爱丽丝一个就已经够天翻地覆了,若是让这只小狐狸和她凑在一起,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我无力的深深叹了一口气,无论这两个人是“狼狈为'奸'”,还是“同'性'相斥”,对我而言都是一场灾难呀。

“哎呀?已经打算将'露'西亚姐姐收入房了?”琳娅背着双手,笑意更甚。

“哪里的话,我和小狐狸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的朋友罢了。你怎么会将这种事情联系在一起。”我讪笑着说道,眼睛骨碌碌的'乱'转着。

虽说我对'露'西亚有好感地确没错——恐怕也没有哪个男人能不对她产生好感,但是离爱还差十万八千里呢,不过也不能说没有爱,她那对耳朵就可爱毙了,啊,真想再'摸'一'摸'呀。

“嗯——”琳娅上下打量着我,似乎确定我没有说谎。才拉着俏皮可爱的尾音。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样就好,我可是有责任代替维拉丝姐姐她们。监督你的,省得你又在外面招蜂引蝶。”

汗,原来探子无处不在呀,在我背后你们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反后宫同盟吗?

“怎么?就没有责任替自己监督一下?”我嬉皮笑脸的抱着琳娅,在她红扑扑地俏脸上亲了一口。

“哼!!”娇媚的轻哼了一声,琳娅挣开的我怀抱,做了个鬼脸,略微羞涩而又得意的笑了起来。

“那就看吴大哥有没有那个本事罗。”银铃般动人地笑声,在这片素'色'裹着古城上空飘'荡'着,此刻的琳娅,宛如雪之精灵。

切,都已经半只手伸入虎口了,还嘴硬,我恶狠狠的扑了上去,你追我逐,在雪地上留下一连串的笑声。

大雪过后,已经有野蛮人居民陆续出来,开始他们的工作,这里的大部分野蛮人,都靠打猎为生,地狱势力虽然来势凶猛,但是毕竟暗黑世界那么大,它们涉及到的地方也只是一小部分,哈洛加斯城后方那片茫茫的雪山,就是整个野蛮人一族地狩猎场,野蛮人的生存能力及其强悍,在食物缺乏的季节,哪怕是虫子蚱蜢,甚至花茎草根,都能成为他们的食物。

而这次任务的起因,也正和野蛮人这种生活方式有着一点点关联——大雪山上猎物缺乏,所以很多野蛮人都必须深入雪山内部狩猎,他们分作一个个小组,各自前往不同的深山区域,由一名以上的佣兵级战士带领,为了猎取足够的食物,往往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趟,若是遇上大风雪地话,甚至可能要一个多月。

而最近,却有好几队狩猎小队失踪,现场勘查,极有可能是怪物所致,撇开为什么怪物要活捉不谈,问题是,每个狩猎小队都有自己地秘密路线。为什么这些怪物能找到呢?一队或许说是凑巧,好几队同时出现这样的状况,那就值得让人深思了。

总之,必须在一个月以内将这些野蛮人救出来,如果他们还活着地话,否则,若是好几个小组的狩猎队伍,一个多月还没有回来。肯定会引起整个野蛮人一族的猜疑,到时候这些单细胞的大家伙会做出什么事情,就不在联盟地预料了。

哈洛加斯城内居住着近十万野蛮人,相比这些野蛮人,冒险者的数量就显得微薄了,因此,这里的冒险者大多都和当地居民有个照面,混了个脸熟。乍一看到我和琳娅这两个陌生人,这些高大的彷如让人误以为踏入巨人世界的野蛮人,表现出了他们固有的冷漠,虽然我去过很多地方,但是对外来者如此冷面相对的。到还是第一次遇见。

当然,有了马拉之前的解释,我也并不引以为怪,野蛮人是高傲地种族。他们相信自己的力量足以保卫他们的家乡,整个亚瑞特山脉,所以自然会下意识的对我们这些外来的强者保持一种竞争,冷漠,甚至是嗤之以鼻的态度,而他们的个'性'率直,毫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

我现在要做地是,用实力真正折服这些大个子。让他们认同我的存在,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先找到马拉口所说的那个铁匠拉苏克,除了矮人一族以外,野蛮人也是优秀的铁匠种族,所以,这里水平最高的铁匠,自然有着非一般地声望。拉苏克便是如此。

一路遇上了许多铲着自家门前雪的野蛮人。获得了不少冷脸,当然。还有一些冒险者,哈洛加斯的冒险者看起来更加威武,战士身上都穿着一套实战铠甲,重铠甲,甚至是歌德战甲和高级战甲,不过,古代装甲这种普通类衣服的金字塔顶端装备,却还没有见着有人穿,让身上有一套白板古代装甲地我颇有点沾沾自喜,这种大家伙,即使在哈洛加斯,爆率也不比金'色'装备高。

除了一身光鲜的铠甲之外,头盔也很不俗,少说也是高级头盔,卓越头盔,皇冠这些高级头盔,时有见到,野蛮人和德鲁伊两个职业,少数已经有了自己的专属头盔,一个个看起来威猛无比,犹如战神下凡。

再看看自己这副小身板,还穿着厚厚的棉袄,被鄙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逛了一大圈,走了不少铁匠铺,终于在几个还算热心肠的野蛮人大叔大婶的指点下,找到了拉苏克的铁匠铺,好家伙,隔着老远就看到他那高耸如教堂一般地铺子,滚烫的热气从里面涌出,隔着大老远,就能感觉到一阵阵木炭味道的暖意。

暴风雪才刚刚过,一大清早,拉苏克就起来了,用他拿满是老茧的大手,握着陪伴了他几十年的吃饭伙计,站在火红的熔炉前面,卖力敲击着,叮叮叮的富有节奏感的清脆敲击声,让我产生一种十分熟悉地感觉。

铁匠铺并没有客人,拉苏克刚刚好完成了一个阶段,听闻脚步声,回过头来,三米有余地高大体型,在我和琳娅面前,犹如一座铁塔般耸立着,赤'裸'着半个上半身,下半身简单的绑着一条铁匠围裙,那'裸''露'出来地菱角分明的肌肉块,让我产生一种即使用利剑狠狠刺上去,也无法刺入一分的错觉。

拉苏克看上去像个年人,脑后门留着整齐的头发,和所有野蛮人一样,扎着一根小辫子,大脸四四方方,鼻梁高大,眼神沉稳专注,棕'色'的眼睛,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大概是长期咬牙打铁,他的嘴唇总是紧紧抿着,眼眶睁得老大,给人的气势,说好听点是不怒自威,说难听点就是很像山大王。

“新来的冒险者?”

脏兮兮的大手在围裙上擦拭着,拉苏克扬起眉头,言简的问道。

“是的,我叫吴凡,德鲁伊吴凡,这位是我的妻子,巫师琳娅,请多指教。”一路上看多了野蛮人的冷脸,对于拉苏克不冷不热的态度,我也不以为然。

腰间被害羞的琳娅狠狠扭了一把,仿佛在说,坏蛋,谁是你的妻子!!

我的老天,我呲牙咧嘴的看了脸红到脖子根以下地琳娅一眼。她大概真是羞涩极了,这一扭几乎是用了吃'奶'的力气,若我是普通人,非得给她拧下几斤肉不可。

“吴凡?你叫吴凡?罗格营地那个吴凡?”

出乎意料,拉苏克在听闻我的名字后,表现出了相当的惊讶,难道他知道咱双子星的名头?这样的话,事情或许会好办许多。我颇有点沾沾自喜的想到。

不过,为什么要强调是“罗格营地那个”吴凡呢,难道还有“鲁高因”的吴凡?“库拉斯特”地吴凡?老实说,我并不认为在这个类西方世界的世界里,会有和我相同名字的人,这样一想的话,这家伙说话的方式未免也太奇怪了。

“没记错的话,我暂时还没有听过其他人和我同名。”奇怪归奇怪。我还是很有礼貌的微笑点头示意。

“哈哈,看模样,果然没错,我家那丫头说的就是你。”

拉苏克上下打量了我好一会儿,不咸不淡地态度。突然变得热情起来,将还未擦干净的大手,一个劲的望我肩膀上拍着,可以想象。一个铁匠的力气有多大,我似乎感觉身体已经陷入了坚硬的灰褐'色'石地好几分。

“请问……”

我扯了扯嘴角,对拉苏克突然表现出来地热情很是惊讶。

“怎么样,猜不出来?”

拉苏克指着自己的面庞问道,四四方方的大脸笑成一团,如果说他刚刚的样子像山大王,那么现在,就像只有独生女地山大王看到了合自己胃口的女婿。

“有点面熟……”

我看着拉苏克热情凑上来的大脸。的确觉得有几分面熟,从见面开始就有这种感觉。

“你这个家伙,就别把客人给吓着了。”

身后,一个大巴掌从天而降,拍向拉苏克光溜溜的脑袋,将他拍得五体投地,抬头一看,是一个一脸笑意的野蛮人大婶。一头漂亮的麦金'色'头发特别显眼。

看看呲牙咧嘴的从地上站起来地拉苏克。再看看貌似是他妻子的野蛮人大婶,我似乎终于明白了点什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的女儿恰西,在营地里多得你的照顾了。”

果然如此,我一拍脑袋。

“哈哈,她好几次在信里,都提到了你,我还是第一次见那丫头在信里头说到别的男人呢。”

拉苏克站起来,继续拍着我的肩膀,那眼神分明就是在打量女婿,嘴里还小声嘀咕着“可惜矮了一点”之类的话。

我说,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来来来,别站在门口说话,进来喝杯茶。”

恰西地妈妈,不由分说就拉着我进了屋里,里面地家具又是让我大开眼界,比如说比我屁股大五倍以上,两脚沾不着地的高大椅子,比如说两只手掌无法合抱地巨大茶杯……

在里面,会产生一种强烈的“是不是自己被缩小”了的视觉冲击。

“我家那丫头啊,矮个头瘦胳膊的,完全就不适合当铁匠,可她和她老妈一样,就是个犟脾气,一个人就偷偷跑到罗格营地去当铁匠了。”

坐稳以后,拉苏克一如天底下所有溺爱子女的父母一样,开始抱怨起来。

对于你来说是矮个子瘦胳膊,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就不是了,回忆起恰西足有两米高的个头,还有胸前那对巨大的……咳咳……

“本来我不认为她在那种地方,能有什么成长,想着过了几年,就会乖乖的放弃回来,是你改变了她的命运。”说到这里,拉苏克看着我的目光包含深意。

都说了,你误会了……

“那丫头在信上说,你一直给她提供大量的优质矿石,甚至不惜极品装备的永久耐久受损,也要将装备交给她修理,所以她才能进步的那么快……”

呀,虽说我的确不怎么在乎装备的永久耐久度受损,但也并没有你说的那么暧昧,而是整个罗格,只有她的手艺比较好而已……

“那丫头在信上,还十分崇拜你。说你有那么多极品装备,一定是第一世界少有的高手。”

这个……我不予解释。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恰西要翘家出走了,除了圆铁匠之梦以外,估计也是受不了这两老地啰嗦劲,斜着眉头,我和琳娅几乎是一直坐到午,拉苏克和他的妻子似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对了,虽然那丫头说过你身上不缺装备。不过既然一场来了,也看看我这个父亲的手艺吧,可不是那个'毛'还没长的小丫头能够比得上的。”拉苏克双手抱胸,哈哈大笑道。

喂喂,“也看看我这个父亲”是什么意思?

心里还没有吐槽完毕,就被拉苏克拉到楼下的铁匠铺里,在他那比我大腿还好粗的胳膊拉扯下,我就像风筝一样。两脚都没怎么沾过地。

楼下更像是一个大型展览室,架子上,熠熠生辉地装备,刀,盾。剑,铠甲,头盔,长枪。斧头,大弓,应有尽有,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高级和种类齐全的装备库。

如果不算那些矮人的话,拉苏克的确是我所见过的,手艺最高超的铁匠。

“怎么样?总有你能看上的吧,别客气,就当做是对我女儿照顾的回报。随便挑几件吧。”将自己引以为豪地作品展现出来,拉苏克的语气更显自豪。

“还是算了,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呢。”

将所有武器浏览一遍,其不乏蓝'色'歌德战甲,蓝'色'双手饰剑,白板卓越之剑这样高级的货'色',最后,我摇着头说道。

“这怎么行呢?你是看不起我拉苏克做的装备吗?”这个大个子野蛮人大叔。立刻就把脸一沉。

“不是。太高级的装备,我力量不够。低级一些地装备,我已经有备用了。”领教了野蛮人那直来直去的'性'格,我不由苦笑道。

“那先拿着几件,留待以后用也好,我这里,除了古代装甲以外,你想要的都能找到。”听我这么说,拉苏克脸'色'稍晴,依然坚持的说道。

“古代装甲?”

我好奇地再转了一圈,果然没有看到古代装甲的存在,不愧是顶级货'色'呀,连拉苏克这样的铁匠都无法打造。

似乎从我的神'色'看出了点什么,拉苏克抓着后脑勺的头发,苦恼的说道:“说到实力,我绝对有打造古代装甲的实力,只是一直没能获得古代装甲的模板,只知形状,不清楚里面地结构,所以一直没有打造成功。”

听到他这样说,我心里一亮,笑着将白板古代装甲拿出来:“不介意的话,我这里有一副古代装甲。”

本来是想在群魔堡垒拿出来炫一炫,随便卖掉,可是后来连续发生的神器事件,矮人族事件,罗德事件,让我完全忘记了这回事,现在也算是错打错着。

拉苏克咋一看到古代装甲,眼睛就挪不开了,蹲在地上仔细打量抚'摸'着,口不断喃喃着“原来是这样”、“原来如此”等等的入'迷'之话。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猛地站起来,炙热的看着我:“这件古代装甲,借给我半个月……不,十天就够了,你看行不?”

“你就尽管拿去用吧,反正需求那么高,我也用不上。”

“这怎么行呢,这怎么行呢?”拉苏克不断绕着圈子,他太想得到这副古代装甲了,有了它,他就可以真正制作出第一世界最顶级的装备之一——古代装甲,这对于一名铁匠来说,是比'性'命更加重要的事情。

“你身上既然有古代装甲,那么我这铁匠铺里,大概也没有你能看得上的东西了,对了……”不断喃喃自语地拉苏克突然一拍脑袋,一阵风似地冲入屋里,捧出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看拉苏克那粗大地个头,也要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就知道里面装着的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拉苏克谨慎的将散发出古朴味道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洒'露'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

金'色'装备?

等看清楚里面的物件以后,我摇了摇头,虽然是散发着金'色'光芒没错,但是并不是金'色'装备,那道金光是来自物品本身地材质,这只是一件白板装备。

不过。当我看清楚这件装备以后,却知道,虽然为白板,但是它的价值并不逊'色'于一件金'色'装备。

是头盔类装备里的特殊种类——头饰类头盔。

头饰

防御:35

耐久:35-35

等级需求:16

有凹槽(2)

沾上了特殊二字,自然就代表着它的不凡,作为特殊类头盔,从它的属'性'可以看出,它最大的优势就是防高。且无力量敏捷需求,是法师类职业最喜爱的装备。

高级头盔的防御,也不过25-30点之间,却需要41点力量需求,而眼前这件头饰,防御高达35,却根本无需力量地需求,能减轻法师一大负担。

然而。最珍贵的,还在于这件头饰上面的两个凹槽,这让暗金装备的价值也远不如它,为什么这样说呢?

那是因为,头饰类的头盔种类很少。只有头饰、宝冠、三重冠、权冠四种,因为种类少,所以每一级的跨度很大,比如说头饰。防御只相当于普通类头盔里的卓越头盔,而它的下一级宝冠,防御却已经相当于扩展类头盔里地战帽。

顺便一说,暗黑世界除了物品等级高低分类外,还分三大阶层,分别为普通类、扩展类、精华类,分别对应三个世界,也就是说扩展类装备。至少也要在第二世界才能爆出来。

至于它们之间的属'性'如何区分,举一个例子,普通类头盔里防御最高的皇冠,拥有35-55的防御,而扩展类头盔里最低级的战帽,防御为55-63。

当然也不全都是这样,有些普通类地顶级装备,还是会比扩展类的低级装备好一点的。但是至少也说明了。普通类和扩展类装备完全跨越了一大个阶段。

因此可以想象一下,头饰的下一级别装备——宝冠。就已经相当于扩展类地战帽等级了,那么,将这件2凹槽的头饰镶嵌成神语装备,会怎么样呢?

不说其他属'性',光是它的基础物品等级,就会瞬间提升两个级别,也就是说相当于三重冠的属'性',几乎等于扩展类头盔里的顶级头盔属'性',这样的价值,区区一件低级暗金装备能比得上吗?

所以,当发现这件头饰附带了2个凹槽的属'性'以后,我的表情瞬间由惊讶转变为惊愕。

“这是你打造出来地吗?”

拉苏克摇了摇头:“我可打造不出这么细腻的玩意,是前不久一位路过的矮人铁匠大师,借用了我这里的熔炉,然后将这件头饰留在这里的。”

说到那位大师的时候,拉苏克脸上充满了崇敬之情。

我靠,难道是传说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也太武侠式了吧,为什么就没有绝'色'美女向我借用身体,然后留下一打神器杜蕾丝呢?

我那套古代装甲,就连这件头饰的一个零头也换不来,究竟要花多少钱才能买下,我数了数,然后一脸地无奈,暗金装备本来就已经无价,比暗金装备还要珍贵地东西,又岂是钱可以买到。

我无奈的看着拉苏克:想要什么,你就开口吧,我尽量做到。

“交换这件古代装甲就行了,就当做是你帮助我那丫头地报答吧,反正我留着也没用。”拉苏克豪爽的笑着,继续用他那铁锤似的大手,将我这枚瘦弱钉子钉向地下。

“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说一声,我帮定了。”我没有矫情,如果拉苏克非要出一个相配的价格,我也买不起。

“爽快,我就喜欢这种的'性'格,不像别的人,明明想要还装出一副扭扭捏捏的姿态。”拉苏克笑声更加洪亮,看着我的目光也是越发满意。

都说了,别用这种丈母娘看女婿的目光看着我,我和恰西是绝对不可能的。别地不说,光她的身高就让作为一个男人的我感到压力很大……

将头饰收下以后,我才想这次来的目的,连忙和拉苏克说了一遍。

“这样啊,没错,作为新来的冒险者,想要在哈洛加斯获得我们的尊敬,就必须完成一个任务才行。这一点我也帮不了你,不过,我相信以你的实力,应该不成问题。”拉苏克严肃地点了点头。

“任务的内容,马拉大人已经告诉你了吗?”

“是的,在血腥丘陵摧毁一些投石机,并干掉血腥丘陵深处的督军山克,是这样吗?”

“没错。去吧,孩子,当你完成任务回来以后,我敢保证,整个哈洛加斯的野蛮人。将会像亲人一样对待你。”

从拉苏克这里得到任务,正当我告辞离开的时候,他叫住了我,并告诉我。如果想尽快完成任务的话,不妨去找一下夸尔凯克,他是哈洛加斯野蛮人战士的教官领袖,你去他那寻求帮助,就说我拉苏克说地,不然以后他休想从我这里拿到八折优惠。

从拉苏克的铁匠铺出来以后,琳娅小妮子那双湛蓝'色'的眸子就一直盯着我不放:“想不到,吴大哥‘交友’广阔。连来到生僻的哈洛加斯都能牵扯到关系,真是佩服佩服。”

嘿嘿,小妮子在说反话呢,怎么有一股酸里酸气的味道,我凑前在她脸蛋上捏了一下:“你认为你吴大哥我,和恰西有可能吗?”

说着比了一下自己头顶地高度,又捏起脚尖,抬高手臂比了一下恰西的大概高度。无奈的说道。

琳娅噗哧的笑了一声。妩媚白了我一眼:“那可说不定,高度不是问题。恰西地胸部,可是比我,比我……”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口气到是又变得酸溜溜起来。

“……”

话说,你神诞日那时,不是还在嫌胸部太大碍事吗?怎么这会又介意起来了?

琳娅吃醋的小女人媚态,实在是太可爱,看看左右没人,我抱着她痛吻了一番才罢休,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虽然我不明白这样的行为究竟有没有证明的效果就是了。

说起恰西的胸部,我到是想起营地还流传着的一个笑话,营地的孩子们有一项娱乐,大概和古代地蹴鞠差不多吧,用煮熟晒干的坚韧藤条,编织成大概有足球大小的藤球,一天到晚玩得不亦说乎,有一次,一个小孩用力一脚将球踢到小巷里面,这孩子跑去捡,恰好恰西从小巷里出来,小孩就疑'惑'的看着她:“姐姐,你将我的球藏到怀里去干什么,能还给我吗?”

当我将这个八卦告诉琳娅的时候,她笑得娇喘连连,胸前那即使被绷带紧紧束缚的豪'乳',也开始不安分起来,让我不由暗猜测,若是换做当时琳娅从里面出来,那小孩会不会说:“姐姐,你干嘛将我的球切成两半藏在怀里?”呢?

一路有说有笑,很快,我们就来到哈洛加斯地训练区,人还未到,一股冲天地呐喊声和热浪就迎面扑来,空气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战意,就仿佛几十头凶兽在对面怒吼着一样。

踏入训练营,四处可见在冰天雪地里赤'裸'着上半身,全身大汗地野蛮人,在哈洛加斯,无论有没有成为冒险者的天赋,每个野蛮人都必须接受一定的战斗训练,这种训练是极为残酷的,一不小心就会身受重伤,甚至死亡。

我们一边走一边看,就亲眼看到了十多个野蛮人少年倒在血泊之,被急忙送了出去,空气到处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在这样的刺激下,所有的野蛮人都不会手下留情,与其说这里是训练营,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斗兽场。

我们找到了拉苏克所说的夸尔凯克,他是个比拉苏克还要高大一点的家伙,在哈洛加斯走了小半天,见识了不下几千个野蛮人,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大块头。

身穿着一副散发出血腥味的重型铠甲,夸尔凯克双手抱胸,站在我们对面,就仿佛一座武装堡垒,让人心生畏惧,娇小的琳娅,更是只有他一半那么高,说话的时候,必须高高仰起头才行。

“咚——咚——”

沉重的铠甲对他来说彷如无物,他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来到我们面前,庞大的躯体顿时便将他身后的景物完全遮盖住,眼前就仿佛横摆着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

“是拉苏克叫你们来的?”

夸尔凯克用凌厉的目光看着我们,说话的声音嗡嗡作响,和他的巨人体型完全相配。

“是的。”

面对夸尔凯克庞大的身躯,我毫不畏惧的笑着点头称是,开玩笑,咱要是变身血熊,他能齐到大腿就不错了,为什么要怕?

夸尔凯克紧紧的和我对视着,最后从鼻子里喷出一股巨大气息:“不错,有几分胆量。”

“那家伙,大概又是拿打折威胁我吧,可恶的臭老头。”狠狠的骂了几句,他将目光重新放到我身上。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讨到他的欢心,得到这个脾气糟糕的臭老头的破例指点,但是有一点你要给我弄明白,拉苏克让你去摧毁投石机,干掉督军山克,只是为了证明你的实力,你若是以为颁布这样的任务,是为了减轻我们的负担……”

说到这里,夸尔凯克弯下腰,将大脸凑到我前面,瞪着那双比公牛还要大的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那就大错特错了!!”

和拉苏克说的一样,这个夸尔凯克,的确是个骄傲到极点,又或者说自恋到极点的野蛮人。

“那是当然,看到这些强大的野蛮人勇士在,我相信,特瑞斯山脉在你们的守护下,将是整个暗黑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我自然不会傻到和夸尔凯特过不去,便略带恭维的说了这么一句。

“嗯,这话说的好,你是个好小子。”夸尔凯克满意的点着头,流'露'出了笑意。

“若是想雇佣我们野蛮人战士的话,说一声,我给你挑个最好的家伙,虽然我们这里每一个家伙都那么好。”

然后,夸尔凯克给了我们一张地图,是血腥丘陵有关投石机分布,还有督军山克可能重生的几个地点的标记地图。

走的时候,夸尔凯克似乎想起了什么,远远的朝我们大声说了一句:“记住,小子,没有之一,亚瑞特山脉在我们的守护下,是这个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我顿时一个踉跄,哭笑不得,这家伙果然是自恋到了一个极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