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上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九章上场

……

从狼人战士身上涌出的,类似一股蒸腾气流的斗气,身旁的小解说员琳娅告诉,那是狼人狂战士的特'色'技能【狂战力量】,就像圣骑士的光环一样是加持技能,必须持续消耗法力,可以提升力量,敏捷,伤害,防御,还有隐藏的,对魔法的抗'性'抵抗。 飞

【狂战力量】属于一个体系,是狼人的四阶技能,在它前面,还有一阶的【战斗力量】,提升小幅度的力量、敏捷和度,而在它后面,则是终结【狂暴之力】,提升四围,移动度,攻击度,物理防御,飞'射''性'防御,还有隐藏的法术抵抗,总之能加的几乎都差不多加了,是狼人狂战士必学的技能之一。

而另外一边,狐人战士脚下,也微微'荡'起一个气旋,到是有几分像刺客的加,在前面的战斗,我早就见识过了,是狐人战士三阶技能【浮空】,顾名思义就是有点身轻如燕的作用,比起刺客单纯【加】技能单纯的增加移动度,似乎多了一两分其他妙用。

狐人战士再次发起先攻,不过这次可小心谨慎多了,狼人狂战士发动【狂战力量】后,攻击力可不是盖的,若是被对方全力一个技能击,以狐人战士较为薄弱的防御,恐怕就得陷入负面状态,然后顺势被清理下场了。

狼人狂战士也同样不敢大意,狐人战士素以狡猾难缠闻名,虽然不像人类刺客那样十八般武艺,但是敲闷棍,下黑手,施剧毒的功夫也不差多少,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像刚才那样,被压制在下风无力反击。

眼看狼人狂战士的防御水泄不通,狐人战士以鬼魅般的度在周围转了几圈,找不着破绽,突然一个闪身后跃,同时握着双匕首的两只手一个反握,在武器寒光闪起的一刹那,嗖嗖的交叉扔出,化作八道寒光向狼人狂战士扔过去。

正面近战上,狐人战士并不是骁勇善战的狼人狂战士的对手,但是狐人战士胜在手段多端,战术灵活,他们对远程攻击也很有一手,尤其是投掷类的武器上。

狼人狂战士瞬间就反应过来,八道暗器,有五道朝他全身各处笼罩,另外三道则是封锁住他的躲闪路线,除非有刺客那般的度,否则无论怎么躲,至少都要被命2-5道,当然,若是你有那个兴趣伸出手去接住负责封锁路线的另外三道,完八道也不是不可能。

狼人狂战士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临危不惧的面对着八道破空袭来的暗器,身子微微一俯,身型突然化作一道光影,瞬间掠过暗器的包围圈。

这是狼人的三阶技能【迅猛】,作用是瞬间加,升到高级的时候,近距离就是刺客也无法躲过他们的迅猛突击,琳娅在一旁侃侃而谈,我则是用敬佩的目光注视着她,竖起了大拇指。

“琳娅宝贝,你真厉害,竟然知道那么多。”

“这……这没什么,很多书上都有写,阿卡拉'奶''奶'也跟我说过一些,出发前我也专门看找过一些资料……”

被我敬佩的目光一看,琳娅顿时害羞起来了,低头把玩着自己的小指头,脸红结巴的解释道,真是个经不起夸的小妮子。

另外一边,虽然有【迅猛】技能的加持,但是很明显狼人狂战士还没将这个技能完全练到家,手臂上依然了一刀,投掷类武器,投掷伤害可比近身伤害大多了,因此即使是加持了【狂战力量】的狼人,也不能无视这样的伤害。

此时,场下的观众却沸腾起来,特地赶过来观战的狼人,很是看不起狐人战士这种战术,认为不够爷们,有种就堂堂正正的打一场,而占据主场的狐人战士则是瞬间将他们的抗议淹没——总不能让刺客去和野蛮人正面交战吧。

台下的观众吵得激烈,台上两个战士到到是十分冷静,狐人精通投掷武器,使用这种战术并无可厚非,狼人也不等'插'在右臂的暗器自动消失,便用力一拔,伤口瞬间喷出一道血箭,却瞬间又被生命能量所愈合。

鲜血,更能刺激狼人的战意!

狼人狂战士知道无法再继续用以静制动的战术对付狐人了,不然狐人可不会跟你玩绅士,绝对会用暗器将自己'射'到下台为止。

目光闪过一道猩红,狼人狂战士突然双手握拳,仰天一记怒吼,尾巴上的'毛'发像刺猬一样跟跟竖直,身上环绕着的狂战力量更是暴躁了好几分,就连周围的碎泥也刮了起来。

“碰”的一声,狼人狂战士如脱弦的利剑一般笔直俯冲过去,手的双手剑仿佛一条咆哮的怒龙般高高举起,带着滔天的气势朝狐人战士砍下去。

面对狼人的主动出击,狐人战士不惊反喜,不怕对方攻击,就怕对方不动,只要是攻击,便会'露'出破绽,场下狼人的嘘声他不是没听到,也不愿意完全用暗器这种偷偷'摸''摸'的战术将对方'逼'下场,否则狐人男子不如狼人女的传闻,恐怕会更加响亮。

狼人主动出击,正是他所想要的结果。

不过,能赚一点便宜,还是要赚那么一点的,狐人战士俊俏的嘴角微微一撇,双手疾挥,再次打出八道暗器,然后才像变魔术一般,手掌再次一翻,重新握上两把匕首,紧跟着暗器后面,迎着狼人冲了上去。

“砰砰——”面对破空而来的暗器,神'色'透'露'出强大战意的狼人不闪不避,用双手剑格开两道,面不改'色'的看着另外三道刺破自己的血肉,朝迎面疾冲而来的狐人战士高高举起利剑,在正央划过一道白光,笔直砍了下去。

此时,战斗才逐渐激烈起来,刚刚还争吵不休的观众,都屏住呼吸观看着擂台上面,虽然这里面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看到真正的战况,只能看到伴随着武器碰撞的两道狂风在上面不断交错碰撞,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的热情和专心。

而那些真正将战况看在眼里的,比如说参赛的狐人战士,另外三名狼人狂战士,还有高台上的我和琳娅等人,也不由自主的站起来,目光紧紧锁定在那两道身影,狐人的敏捷矫健,狼人的豪迈与疯狂,在战场上空化作两股有如实质的气势,在激烈的不断来回碰撞。

并不是说前面狐人战士之间的战斗就不精彩,只是两种不同职业的对撞,更能体现出这两种职业的不同特'色'还有技巧。

四十多级,已经脱离了低级冒险者的范畴,虽然比起高级冒险者还有很远一段距离,但是都已经有了几十年的战斗经验,每一招施展起来,劲力澎湃,招式巧妙,都能让其他人获益不浅,若不是擂台上有魔法笼罩着,周围那些观众,恐怕早就被一招一式所带起的余威刮飞,更不用说那威力强横的技能。

战斗逐渐接近到白热化,狐人和狼人都不以体力擅长,像如此激烈的战斗,并不能维持太久,大家知道这一点,因此若是两个实力相近的对手战斗,在战斗段将最为精彩激烈,而在尾端,则是最为惊心动魄,是实力,意志,智慧,运气的大比拼。

场上的两道巨风,突然来了一个激烈碰撞,整个擂台就仿佛刮起了十二级狂风一般,就连外面的观众也不禁紧紧捂住嘴巴,生怕错漏了一点。

剧烈碰撞后,狐人战士和狼人狂战士再次在众人眼出现,被刚才的碰撞反弹力道不断后蹭蹭后退着,在地上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直退到擂台的两个角落才稳住身形,重新调整好呼吸和姿势,剑拔弩张的紧紧对峙着。

“呜~~呜~~呜~~”

突然之间,狐人战士将两手上的匕首一手,呜呜鸣叫起来,而他的身体,也随着如此怪异的举动而起了变化,就如同我的狼人变身一般,身上的装备融入体内,取而代之的是长出一团团黄'色'绒'毛'(这只狐人战士是只黄'毛'狐狸),脑袋也开始迅狐化,只是和狼人变身不同的是,他手两把匕首并没有随着其他防具一起融入体内,而是依然还握在变身后的手。

我这才发现,他变身过后的双手很是怪异,不像狼人那样完全变成狼爪子,而是介乎于人类与狐狸之间,竟然能将匕首稳稳握住。

这正是狐人战士的二阶特'色'技能【狐变】,狐变以后,能再次提升移动度,还有生命防御能力,此时这只狐人战士的度,恐怕比加持了【加】技能的刺客也差不了多少了吧。

而对面狼人狂战士,在狐人战士鸣叫的一瞬间,也仰天怒吼,充斥着霸气的狼嚎声,让众人将大部分目光都集到他身上,他也开始变起了身,毫无疑问,就是德鲁伊的看家技能【狼人变身】,只不过他的狼人变身,好像又有点什么不同,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大概是一些属'性'和技能上的区别吧,毕竟德鲁伊和狼人狂战士是不同职业嘛。

两个战士纷纷变身,也意味着这场战斗进入了高'潮'阶段,在变身过后,四周的观众再次沸腾起来,拼命扯着嗓子为自己的战士加油,其以占据主场的狐人最为热烈,那欢呼声逐渐由胡'乱'无序变得整齐起来,形成一股冲天的狂热气势,竟然隐隐影响到了擂台上的两个人。

数万人的威势是何等壮观,这也是主场上的优势啊。

在巨大的呼声支持下,气势再次暴涨几分的狐人战士,内心的自信膨胀到了极点,身形闪动之间,双手挥出漫天的暗器,再次朝狼人狂战士迎面扑去,对面的狼人狂战士,挥舞着狼爪,上面竟然冒出一股熊熊的烈火,到是和我们德鲁伊的焰爪有几分相似。

不过在来之前已经将狼人狂战士这个职业'摸'得熟透的琳娅告诉我,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焰爪是瞬间爆发,而现在狼人狂战士施展的火焰之爪,是持续'性'技能,让普通攻击附带火焰伤害,就我的角度看来,我还是觉得德鲁伊的焰爪,在一对一的比赛比较占据优势。

变身过后,场面的战斗明显比刚刚更加激烈好几分,这一点,就连台下的观众也能感受到,尽管他们和刚刚一样,只能看到两道风暴在彼此碰撞,但是那刮起的巨风,却已经连魔法擂台也无法完全抑制,而隐隐泄'露'出来,围在最前的观众已经无法忍受那股泄'露'出来的风暴,开始缓缓后退。

在高台上,大家都已经完全被战斗所吸引,两眼睁得大大,一眨也不眨,生怕在那片刻之间错过了那最精彩的一瞬间,擂台上的两个人,现在无论是体力,法力,生命力,都已经到了临界,胜负很有可能就在一眨眼的功夫决定出来。

尤其是小狐狸,握着前栏的双手,都快要将坚硬的栏木抓裂了,她虽然不希望看到里面的任何一只狐人赢,但是更不愿意看到那些狼人战士赢,无论如何,她都是狐人族的一份子。

就在下一刻,两道风暴再次激烈碰撞,带起的强烈气流泄'露'出擂台外面,将周围的观众吹得东倒西歪,而场上,两道身影也再次显现,分别向擂台的两角飞弹出去。

和上次不同的是,这两个人再也无法潇洒的站立后退,而是横飞出去,身体在地上弹了好几次才停下来,仰躺在地上,身上都带着不少伤痕,都想吃力的站起来。

看来像是一场平局,台下的观众都你望我我望你,等待着判决,高台上,'露'西亚却狠狠的一跺脚,嘴唇喃喃颤动着,表情凶巴巴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在嘀咕什么好话,就是不知道是在骂自己这边不用的狐人战士,还是在诅咒那边赢了的狼人狂战士。

那些平民观众一头雾水,但是将每一招每一式看个清楚的我们几个,却是知道,最后还是狼人狂战士快了一步,也就相差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可以说完全是运气使然。

但是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输了就是输了。

果然,在观众们喋喋不休的讨论了好一会之后,裁判走上擂台,宣布了狼人狂战士的胜利,顿时引起在场大多数狐人的哗然,对此狐人裁判也只能苦笑不已,暗道自己可是让所有族人给惦记上了,不过也没办法,难道在所有将比赛看得真切的高级狐人战士和狼人战士面前作假吗?那样只会更丢整个狐人族的脸。

“看来还是我们这边的战士运气更好一点,'露'西亚殿下,你说是吗?”看着一脸神'色'不善'露'西亚,狼人王子克里斯带着温和笑意,乐呵呵的说道。

“哼——”

小狐狸气冲冲的将脑袋一撇,眼睛骨碌几下,干脆懒得理会这个王子,端着椅子凑到了我这边,就仿佛小孩子打架打输了一样,一脸郁郁的盯着我不放。

喂喂,有话好说,可别拿我出气。

我连忙往琳娅那边靠过去,似乎也只有她,才有足够的智商应付这只狡猾蛮横的小狐狸。

不知为什么,只要有小狐狸在一旁,琳娅就会比平时大胆好几倍,见我将整个身子靠过来,脸上虽然娇羞,但柔若无骨的小手却悄然抱上了我的手臂,将丰满柔软的胸部压在上面,让我受用不已,然后眨着美目,轻轻看了'露'西亚一眼,脸上的亲切笑容说不出的娇艳动人。

“哼哼哼——”

再次受到打击的小狐狸,脸'色'更加难看,她拿琳娅没办法,就将怒气转移到我身上,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就像在说:你这个胆小鬼,最好别给老娘我落单,否则的话,哼哼~~

汗,这只小狐狸莫非以前是做黑社会的不成?

很快,第二场比赛也正式打响了,这次上场的狐人战士被所有的狐人寄予厚望,人还未走上来,震天的助威声就已经响了起来,一刻也没有停过。

这只众望所归的狐人战士,脸上的表情也是充满了信心,比赛一开始就展开了激烈的攻势,将对面的狼人压制在下风,更是让所有人的狐人掀起了欢呼狂'潮',形式十分乐观,就连小狐狸也举起小拳头,为对方打起气来,可惜声音瞬间就淹没在了台下数万观众的欢呼狂'潮'里面,不然让擂台上的狐人战士听到,可能会出现春哥附体的效果也说不定。

最好别乐极生悲才好,看着兴奋不已的小狐狸,我暗地里摇了摇头,对眼前貌似乐观的局势一点也不觉得乐观,虽然场面上的狐人战士的确无论在攻击上还是在气势上,都占据了上风,将对手牢牢压制住,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对手狼人狂战士,实力比第一个狼人还要强上那么一点点,如果这个实力和第一个出场的狐人战士相差无几的狐人,不能乘着现在的优势一口气将对方拿下,那输的人百分之百是他。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就是这个道理。

可惜,擂台上被欢呼声冲晕了脑袋的狐人战士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依然沉浸在即将到手的胜利之,而他的对手却明显已经察觉到了,立刻调整了战术,将防御放到重点,只要能挨过狐人战士的兴奋期,凭着他略胜一筹的实力,再加上充足的体力,胜利的果实将唾手可得。

当狼人狂战士的重拳,像雨点一般落到体力不支的狐人战士身上的那一刻,所有的狐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明明在前一刻,他们的战士还占据上风,将胜利的果实牢牢抓在手里,怎么在片刻之间,一切就变了?

从艳阳高照的晴日,突然来到了漆黑不见五指的冷夜,恐怕是在场所有狐人的心情吧,他们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欢呼的笑容,动作依然保持着欢呼的姿势,下一刻却完全僵直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

上帝呀,难道你抛弃了我们狐人一族?不然请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然而,无论这些狐人怎么搓'揉'眼睛,拧自己的胳膊,事实还是事实,狐人战士再输一局,拥挤广场上,只剩下几百只狼人的欢呼声,数万狐人的愁眉苦脸显得如此惨淡。

“不,这怎么可能呢?坏蛋,告诉,这不可能!!”

'露'西亚不可置信的后退几步,牵着我的手,哭丧着脸嚷道,这只小狐狸有着一颗比任何狐人都要高傲的内心,不然也不会弃自己的天赋不顾而跑去转职刺客,就算只是一场友谊赛,她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特别是明明在占据上风,以为要赢了的情况下,更是让高傲的她无法接受。

“可惜,你们的战士太心急了点,不然还是有赢的机会的。”

我叹了一口气,娓娓分析道,其实以双方的实力,就算对面的狼人狂战士实力要强一点,胜负也在四六之分,错就错在狐人战士一开始就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虽然他很争气的将压力化为了动力,但是也因此失去了冷静之心,结果四六分的胜利变成了一九分,恐怕那些狐人观众也不知道,正是因为他们太希望得到胜利,所以才导致了这种局面。

“别担心,不是还有两场比赛吗?一定会赢回来的。”

看着小狐狸咬着红唇倔强的模样,我不由安慰道,其实就连自己也不信,因为剩下的两名都是狐人法师,未达到高级的法师,在没有掩护的情况下和战士——特别是狼人狂战士这种敏捷型的战士作战,是比较吃亏的。

除非有着十分出众的天赋或者智慧,法师才能扭转这种吃亏的局面,很可惜,在前面几场战斗看来,这两名法师并没有这种能力,只要后面那两名狼人狂战士的实力不输于前面二位,那么胜负将是可以预料的事情。

“不行,怎么能输给这帮狼崽子呢?我'露'西亚绝对不会认同!!”

聪明伶俐的小狐狸哪会猜不到这一点,压根本就没有被我劝慰的话所误导,紧握着拳头,眼眶里海闪烁着泪花,却是气势十足的大声说道。

喂喂,我说,狼人王子还在旁边呢,你这样说真的没问题吗?

克里斯似乎也听到了'露'西亚的豪气宣言,大概是对'露'西亚的'性'格有所了解,并不以为意,而是做出一副很无辜的表情,苦笑着朝我耸了耸肩膀。

“不能再靠这些家伙了,我要亲自上场,让这些小狼崽子知道老娘的厉害,哼哼~~”

气愤填膺的小狐狸,也顾不得在众人面前原形毕'露',一口一个狼崽子和老娘说了起来,不过,这样直率的她,看起来反倒更是娇憨可爱。

“你这个小傻瓜,哪有获胜者的奖品亲自参赛的道理?”

看到这样的小狐狸,我有些心软了,被她抓着的手一个反握,将她的身子拉到自己面前,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在那精致的俏脸上擦拭着眼眶边缘的泪光。

谁是奖品了?小狐狸嘴巴一撅,正想抗议,话全没有说出来,因为我已经站了起来。

“就当是提前活动活动手脚吧。”

在她那疑'惑'不解的小脑袋上'摸'了'摸',顺便在那'毛'茸茸的耳朵捏了一把,我笑着说道。然后沉步朝克里斯和玛玛加那边走去,听闻脚步声,他们也将目光落到我身上。

“玛玛加大长老,克里斯王子,你们是否认为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人类,也将和你们兽人成为一家人呢?”

听到如此让人'摸'不着脑袋的话,两个人都微微愣了起来,但是作为部落首领,他们又岂会是傻瓜,所以片刻之间,就从我的话'摸'清了来意。

“贵联盟的诚意,我们狐人一族已经确实感觉到,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在大家的努力下,百族同盟的盛况将再次出现。”

玛玛加知道我的来意以后,老脸上的皱纹顿时舒展开来,狐人连输两场,而后两场更是前途堪忧,他这个大长老也是面上无光得很,现在见我有意'插'上一脚,自是双手赞成。

另一边的克里斯王子却苦笑起来,所谓无风不起浪,大陆双子星的名头就算真的名过其实,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我这一出场,那胜负还不是钉板子的事?

“凡长老,你这样做可不厚道,以你的实力,不是明摆着欺负我们那几头‘狼崽子’吗?”

他无奈的摇起了头,将“狼崽子”三个字咬的特别重,显然是对'露'西亚刚刚肆无忌惮的发言很是有些闹心。

“王子殿下太看得起我了,我只不过是三十八级的小德鲁伊一个,年龄也没超过四十,这一点'露'西亚可以为我作证,可是完全符合这次比赛的条件,怎么能说是欺负呢?”

我眨了眨眼睛,万分无辜的说道。

克里斯顿时哽言,的确,对方完全符合参赛的条件,再加上自己也是途登场,要是继续阻止的话,未免就有点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之嫌了。

想到这里,他只好苦笑的行了一礼:“竟然玛玛加大老张也同意的话,那我无话可说,只是希望到时候凡长老能手下留情。”

“彼此彼此。”我寒暄几句,便准备下台登场了,虽然从台上直接跳到擂台,貌似更风'骚'一点,但咱不是那样的人。

刚刚从高台上下去,后面一道香风掠过,后面已经被两团柔软的半球物体给顶住:“谢谢你,坏蛋。”

从后面追上来搂着我脖子的小狐狸,在耳旁轻轻说道,然后凑上小脸,在我的脸颊上面来了一记蜻蜓点水,又匆匆忙忙的离开。

回过头看向小狐狸雀跃离去的身影,'摸'着被亲过的地方,感受上面的淡淡残香,我苦笑的摇了摇头,转身大步前进。

另外一边,在高台上,看着紧随我的脚步,以'尿'遁为名离去的小狐狸的背影,玛玛加也'露'出了苦笑。

“看来,我们眼高过顶的天狐殿下,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王子了。”一旁的克里斯王子,嘴角边依然带着儒雅的微笑。

“哎,天意啊,天意啊,难道这就是天狐的命运?”玛玛加无限感慨的叹道。

“我可是很期待被誉为双子星的凡长老,实力究竟强到什么程度,玛玛加大长老,不如一起拭目以待,看看能让'露'西亚殿下心动的男人,究竟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吧。”

这样说着,克里斯举手相邀,和玛玛加大长老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目光看向擂台,发现他们所期待的人已经出现在了上面,而'露'西亚也“刚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站在高高的擂台上,面对着台下周围数万道疑'惑'目光的围观,说实在的,我心里还真有点小小的紧张,感觉自己就像动物园里的珍惜动物一般,以前最多的一次,也就是在库拉斯特的擂台上,那时不过才几千冒险者而已。

得到消息的裁判,适时走上来,为大家介绍我的身份和目的,台下的狐人顿时沸腾起来,大概在他们眼,我是来特地出来支援他们的吧,无论这些高傲的狐人领不领情,但是对于别人的好意,还是给予了充分的掌声和欢呼。

紧接着,第三名狼人狂战士走上台来,一脸挑衅的看着我,还真是冤家路窄,竟然就是昨天我和小狐狸咬耳朵的时候,那位朝我瞪过来家伙。

此刻,他看向我这个“情敌”的目光,充满了怒意,将自己的拳头拍得碰碰作响,恨不得能用最威风的招式,将我当场击倒,让他心目的女神知道,究竟谁才是最优秀的。

很好,看来克里斯并没有告诉他我的身分,发现眼前这位将我视作情敌的狼人仁兄那英勇无畏的挑衅和藐视举动以后,我暗暗点了点头,这样更好,免得他心里有压力,发挥不出实力。

等在万众欢呼之,裁判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这个嚣张到甚至有些可爱的狼人反倒不急了,拍着拳头,添着嘴唇,那目光,完全的把我当做案板上的鱼肉了。

“赫斯这家伙,真是死'性'不改。”

高台上,看着自己那不知死活的手下一副张扬的模样,克里斯顿时捂着额头悲鸣起来,很后悔为什么不在上场前悄悄跟这家伙打声招呼,大陆双子星,这种即使是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实力,战胜几率也十分渺茫的对手,他竟然还抱以轻视的态度,克里斯已经完全可以预料到了赫斯的下场,这个脸,可真丢到家里去了。

和他相反态度的,自然是小狐狸了,他心里一个高兴呀,恨不得让那只狼人再嚣张一点,然后被一脚踩在地下时,所'露'出的惊愕表情,至于这样想,究竟是为自己的族人出口气,还是想看那个坏蛋大发神威,她自己也些搞不清楚。

“没想到我的对手是你,这肯定上上帝的安排,你说是吗?可爱的人类。”

狼人狂战士赫斯,大概是和他的主子接触多了,竟然也学会了一些人类的礼仪,只不过配合他那张掩饰不住凶残的模样和目光,反倒显得不伦不类。

“可爱吗?不错,我也觉得我比你帅多了。”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咧着牙齿朝对方微微一笑。

“卡啦——”

可以很明显感受到这只狼人愤怒的握紧拳头,所发出来的骨骼爆裂声,奔以为会恼羞成怒的立刻扑上来,没想到他的忍耐力却出奇的好,而是继续用自以为很犀利,但在我这个受过络熏陶的宅男听来十分憋足的语言,讽刺着我对'露'西亚不自量力的追求,喋喋不休的说了好几分钟,差点让我打起了哈欠。

这么罗嗦的狼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怎么样,是不是无话可说了?在本大爷犀利的语言面前,已经完全吓的说不出话来了?”见我久久不回话,狼人立刻得意起来。

“……”

我对你的确是很无语。

“那个呀,其实我有个习惯……”我挖了挖耳朵,下一刻,在狼人疑'惑'的目光,轻轻一弹。

“轰——”

一道咆哮的熔浆柱从赫斯脚下破地而出,将这只啰嗦的狼人喷上半空,在熔浆柱出现的瞬间,我已经用着让同等级刺客也要目瞪口呆的度'逼'近,掌上包裹着一层冰寒到极点的氤氲白气,像箭一般朝身体还在半空之的狼人的腹部击去。

好吧,姑且说明一下,这一招叫寒冰掌,是根据二阶技能极地风暴改良而成的,也就是将喷出去的冰冻气团凝聚在掌心罢了。

强烈的一掌之下,赫斯的身体仿佛虾子一般弓起,嘴里呕出苦汁,眼睛凸得老高,最要命的是,寒冰掌瞬间就将他整个身子冻结,让他这副滑稽而又狼狈的姿势完整的保留下来。

被冻成冰雕的狼人飞了出去,外层坚硬的冰块与地面摩擦发出清脆响声,可怜的家伙,也不知道他的抗冰属'性'有多高,没有七十以上的话,很难立刻从技能等级高达九级的极地风暴凝固起来的冰层逃脱。

这样想着,我毫不犹豫的在手里凝聚起一个'液'态火球,好吧,克里斯说过不要太欺负了他的手下,所以咱才弄了个三重火风暴,就轻轻往冰雕的方向扔过去。

让整个魔法擂台震鸣龟裂的剧烈爆炸过后,地上只剩下一具冒着烟的焦黑块装物体,我慢悠悠的蹲到狼人赫斯旁边,用剑柄不断捅着他的脑袋,补充着刚才未完的话:“我喜欢干掉敌人之后再啰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