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五阶强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七十章五阶强敌

……

此时,台下一片肃静,就连那些盼着狼人赫斯早点输的狐人,也一时忘记了欢呼,而是愣愣的望着台上,有些还在拼命的'揉'眼睛。 飞

从两个人开始战斗,一共才花了多少时间?

定点熔浆柱,几乎是瞬发的,然后以魅影的度接近的同时,凝聚极地风暴,出掌,整个过程就仿佛锤炼了千万次,一气呵成,没有半分多余的动作,因此,时间没有超过一秒。

在狼人赫斯变成冰坨,飞出去的一刹那,多重火风暴也随之凝聚,火风暴这个使用次数最多,改良形态也最多的一阶技能,我早就能做到瞬发,而且冷却时间也低于两秒,可以说,就是那些七八十级的高级冒险者,在火风暴这个技能上也不会比我强上多少。

因此,三重火风暴的施展时间,不会超过4秒,到命对方,产生剧烈爆炸,所有的过程加起来,也不会超过5秒。

5秒的时间有多少?或许对于一个高手来说,意味着很多,他们可以在这五秒的时间内出上百招。

但是,对于场下的大多数平民来说,五秒钟,只不过是打个哈欠,回头望一眼,聊一两句话的功夫,这样就完了?

先前狼人赫斯喋喋不休的说了好几分钟的话,让台下的狐人嘘声不已,下意识的认为这又是一场漫长的战斗,但是战斗突然展开,然后在短短的5秒时间内结束,如此大的反差,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数万人的广场上,却是静得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

“凡长老,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呀。”

高台上,克里斯王子愣愣看着擂台上全身焦黑冒烟的狼人赫斯,还有蹲在地上依然在不断用剑柄捅着赫斯的脑袋,实施追加攻击的某人,苦笑起来。

“大陆双子星果然名不虚传,似乎还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老了,老了,这个世界,是属于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呵呵呵~~~”

旁边的玛玛加长老,只是愣了那么一小会,便反应过来,乐呵呵的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那个坏蛋最喜欢就是藏着掩着了,哼~~”

小狐狸亲昵的从后面搂住玛玛加的脖子,神采飞扬的说道,还不忘记得意洋洋的瞟克里斯一眼,看样子似乎在说:谁说没有给你们面,那个坏蛋已经给足你们面子了。

“'露'西亚殿下,似乎很开心呢!”克里斯并没有接受'露'西亚的挑衅,反而是淡然笑着,喝了一口茶,才意味深长的说道。

“关你(屁)……什么事?”

'露'西亚顿时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悻悻然的摆着漂亮的棕'色''毛'茸尾巴回到自己的位置,只是背着众人以后,脸'色'有点微烫,总觉得那个讨人厌的假笑王子克里斯,还有视自己如己出的玛玛加'奶''奶'的神'色'有点怪异和锐利,让她有一种心思被看穿了的郁闷感。

'露'西亚是谁?聪明伶俐的狐人族小公主,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的自己的小女人心思,竟然被别人给看穿,这让高傲的她如何忍得了这口气,她回到椅子上,将那让所有女人也要羡慕的完美娇躯,蜷在上面,只从椅子后面垂下一条尾巴,跟着她缭'乱'的心思无意识的摇来摆去。

想着想着,她郁闷的将两颗小虎牙紧紧一咬,决定将这笔账继续记到那个坏蛋头上,如果不是他,自己又怎么会'乱'了心呢?不对不对,谁为他'乱'心呀?说的老娘好像喜欢他似的,老娘能每天花上一秒钟的时间去想他,他就要烧高香了,哼~~~,应该是他想我才对,每天至少也要花一分钟,不……是一个小时想才行。

看'露'西亚一个人钻到椅子里,陷入纠结状态,克里斯王子似乎有些无聊,笑呵呵的眼睛又落到琳娅身上,看着由始至终都保持着一副镇定笑容的琳娅,一语双关的问道。

“琳娅女士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凡长老呢?”

“是吗?没想到被克里斯殿下看出来了。”琳娅回过头,脸上的笑意越发灿烂亲切,也是一语双关的回答道:“吴大哥是我的丈夫,我了解他,相信他。”

“不得了,不得了,联盟太看得起我们了,竟然派来如此厉害的使者,看来我们得打醒十二分精神应付才是。”克里斯转而对玛玛加笑着说道。

“只要一切建立在诚意的基础上,我相信联盟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结果,不是吗?琳娅女士?”玛玛加将满是笑意的老脸转向琳娅。

“玛玛加大长老所言甚是,我相信联盟,一定能和所有热爱这片大陆的种族联合在一起,将地狱一族赶跑,支撑起一片共同的和平天空。”琳娅那带着满满诚意的湛蓝'色'美眸,迎向玛玛加的目光说道。

三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高台上上顿时洋溢起一片和谐的气氛,只是若是某人在这里,一定会嘀咕上一句:三只老狐狸。

“喂喂,没死吭两两声呀老兄?”

擂台上,我依然用剑柄不断捅着狼人赫斯的脑袋,而后才醒悟,靠,自己怎么学会老酒鬼那一招了,难道是被这样虐多了,下意识的发泄到别人身上?

怎么可能!!像我这么纯洁善良的人。

意犹未尽的再捅了几下,我才停下来,打量着赫斯,嗯,很好,眼睛还张开,说明没有昏'迷',眼珠子还贼兮兮的'乱'转,哟!!还在瞪我,我再捅!

“这个,咳咳,凡大人,您看是不是先让我宣布比赛结果?”

似乎连台上的狐人裁判也看不下去我的“鞭尸”暴行了,连忙打断问道,于是,被捅了一脑袋肿包的狼人赫斯,才被几个狐人mm抬下台,真好呀,我也想靠在狐人mm柔软的怀里被她们抬下去,下一场是不是故意输掉比较好?

还是算了吧,这样做的话,恐怕随后会立刻躺在小狐狸怀里——被她从后面勒住脖子勒死,捏把冷汗先……

“我宣布,这场战斗由人族代表,德鲁伊吴凡取得胜利。”

赫斯被抬下去以后,狐人族裁判高举着双手,用他那究久经锻炼出来的洪亮声音喊道,那回'荡'在整个天空上方的“胜利”二字,就像一记催化剂,让本来还处于安静之的狐人沸腾起来,那裁判也是捏了一把汗,若是再让狼人赢下去,他这个宣布结果的裁判,别说以后,等会回到家说不定就得被妻子罚跪洗衣板了……

“帅哥,将那些狼崽子踩下去,如果到时候'露'西亚殿下不接受你的话,我当你的女朋友。”

一个靠近擂台的彪悍狐人mm,拢着小嘴大声朝我喊道,目光望去,这位身材娇小,内涵“丰富”的狐人mm,容貌气质少说能打80分,见我的目光看来,立刻将轮廓美好的前胸尖耸一挺,朝我抛了一记媚眼。

不愧是天生妩媚的狐人一族,我擦着鼻子想到,很可惜咱已经有维拉丝她们了,大家做做朋友,谈谈人生到行,进一步发展则是禁止事项。

感受到这些狐人的热情,就好像是他们自己族人赢了似的,数万狐人欢欣鼓舞着,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在前两场,他们被狼人族压抑的太惨了,第一场幸运之神没有站在自己这边,第二场更是明明已经要赢了,却突然被逆转形势,愣是让这帮狐人到现在还没弄明白个所以然。

狐人族和狼人族相邻而居,正是因为他们的关系密切,才特别顾及自己的面子,如今我落了狼人族的面子,狐人才会感到舒心,不然我这区区一个外人,哪有可能得到如此多狐人的支持,算不算是歪打正着呢?只要再赢一场,获得这些狐人的好感的话,琳娅那边的谈判,想必会顺利很多吧。

正当我气势满满的等待着第四名狼人狂战士上场,准备一举将让他和赫斯一样,打回部落结婚的时候,狐人裁判却苦笑着拼命朝我眨眼睛。

嗯?这位狐人大叔,你的眼睛被风沙'迷'了吗?

见暗示无果,裁判才苦笑着明说:“这个,凡大人,您看您现在是不是暂时下场,让第四组战斗开始?”

台下顿时传来一阵善意的哄笑。

晕,忘记了,比赛的方式是小组赛而不是车轮战,我气势满满的站在擂台央等待下一名对手,在其它人眼里看来是要多傻就有多傻。

“帅哥,你太可爱了,要是'露'西亚殿下不接受你的话,干脆我当你的情人好了。”说话的还是那位彪悍的漂亮狐人mm,由女朋友直接晋升到情人吗?这到是……咳咳,还是不能考虑。

不过,如果就这样乖乖的被裁判请下台去的话,那多没面子呀,咳嗽几声,我并未挪开脚步,而在对裁判说道:“不好意思,其实这场比赛我已经和克里斯王子商量好了,剩下的两名狼人狂战士,都由我来应付。”

狐人裁判一愣,疑'惑'的目光远远的落到对面的高台上,然后抱歉一声,向台那边走去,看来是去证实我所说的话了,毕竟这样一场连系到三族的比赛,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不可能仅仅听我一面之词就改变比赛方式的,理解,我能理解。

至于我和克里斯有过这样的约定吗?笨,当然是没有,不过我隐隐觉得,这个克里斯也并非真是冲着胜负而来的,说不定真的只是拗不过他那四名'色''迷'心窍的手下而已,再加上小狐狸一定会在旁边推波助澜,琳娅也肯定不会让我遭受尴尬,因此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肯定,克里斯绝对不会说半个“不”字。

不一会儿,狐人裁判就回来了,他离去的时候,因为众人看着,便让开了一条路,但是从后面来可就没人看到,会让路给他了。

正当我饶有兴趣的猜测着他那微微发胖的体型,该如何穿过数万人的密集包围圈的时候,这个狐人裁判的身形,来到人群外围,却突然在我的视线消失。

我一脸惊愕的四处打量,好一会儿,眼角余光才在人群之发现一道无声无息的黑影穿过,那一闪即逝的身形,就仿佛是大海的游鱼一般,显得轻松无比,被从身旁穿过的那些平民,甚至没发现他的存在,只感觉腰间吹过一阵嘶嘶冷风,然后'露'出疑'惑'的神情,在这种拥挤的地方,腰间怎么会觉得凉飕飕呢,莫非是见鬼了?

而就在这一顿的功夫,黑影已经穿过了大半个人群,来到擂台边缘。

没想到,这个裁判也是个高手,看样子至少不会低于五十级,不过想想也是,作为裁判,要随时防止擂台上不可预测的事情发生,没有两手又怎么行呢?

裁判那幽灵一般的身影刚刚从人群钻出,就像由一个武林高手变成迟钝的老头,动作变得慢腾腾起来,大概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可是他刚刚从人群里一出,便接触到了我饱含笑意的目光,神'色'顿时闪过一道惊'色',也只不过是一刹那间的事情。

“凡大人,您所说的话,我已经确实确认过了,就按照几位大人所说的进行吧。”裁判朝我'露'出一个歉意微微鞠躬,靠前几步,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凡大人,我的身份还请不要对其他人说。”

“没问题,不过玛玛加大长老应该知道吧,我可要跟她说一说,万一你是间谍怎么办?”我开玩笑的这样说道,没想到裁判却'露'出极为认真的表情,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凡大人的心思果然细密,请务必这样做吧,玛玛加大长老还有另外几名长老,都是知道我的身份的。”

说完以后,为了不引起注意,他也不等我回答,便向台下的狐人公布了比赛方式的临时变更通知,台下的狐人自然又是一阵沸腾。

“凡长老果然好手段,这样一来,我最后一名手下肯定也逃不过他的欺负了。”台上的克里斯王子看着下面的欢呼声,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愿赌服输,技不如人怪得了谁?”'露'西亚翘着尾巴,不屑的说道。

“是呀,不过我想这次,就算是有着双子星号称的凡长老,也未必能轻易取胜。”克里斯将手的茶杯稳稳一放,仿佛象棋里的落子将军一样,带着自信的笑意。

“'露'西亚殿下,你没注意到吗?我们这边的第四位选手。”

'露'西亚一愣,流'露'出回忆的神'色',然后逐渐变得惊讶:“莫非是哈达玛斯?”

克里斯微微一笑,虽未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很明显,这一刻,就连玛玛加也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哈达玛斯,是那个孩子吗?”

几十年前,哈达玛斯可是狼人族公认的天才,名声甚至传遍整个亚瑞特山脉,和他的名声一同为人所知的,是他的两大痴,一是武痴,另外一痴就显而易见了,除了'露'西亚痴还能是什么?不然他也不会来这里了。

早在'露'西亚出走以前,他就离开了狼人部落,外出茫茫的大雪山深处历练,发誓要练就一身强大的力量,回来获得'露'西亚的芳心,一走就是几十年,'露'西亚等人将这号人物华丽的遗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前些天才刚刚从外面回来,走了二十多年,差点连他的父母都认不出来了,唯一没有变的还是对'露'西亚殿下你的痴情,听说了比武招亲的事情,就立刻向我嚷嚷着要来了。”等'露'西亚逐渐消化掉内心的惊讶以后,克里斯才不紧不慢的笑着说道。

“这些年来在大雪山的刻苦历练,哈达玛斯已经达到了五阶49级狼人狂战士,就算是凡长老,如果掉以轻心的话,恐怕也会马失前蹄哟。”

“切,五阶又怎么样?”

短暂的惊讶过后,'露'西亚撇了撇翘唇,不屑的说道,她可是见识过血熊的强大身姿,恐怕就是七八十级的冒险者,也未必能轻易取胜,更何况是一个区区的五阶人物。

这下,轮到克里斯郁闷了,'露'西亚眼睛里那股强大的自信,究竟是打从哪来?难道她真的以为一个38级的德鲁伊,能够轻松打败49级的狼人狂战士?再看了一眼旁边的琳娅,依然是镇定自如的笑意,似乎从来就没有为她的丈夫担心过,克里斯不由更加疑'惑'了。

就算他再怎么聪明,恐怕也无法想象双子星所代表的意义,根本就不能用常理去解释的,克里斯无法超脱这层常理的束缚,所以也仅仅是个天才而无法和阿卡拉她们这些真正的老狐狸相提并论。

这时候,他们口的哈达玛斯,也缓缓踏上了擂台,从他出现那一刻开始,众人就感觉到了和前面三个狼人狂战士的不同,就算是那些平民也能清楚的感觉到,眼前这只狼人所透'露'出来的锐利嗜杀的气息,就如同被锐利的刀尖顶着喉咙,让人发寒,幽绿'色'的目光所及,更是像利剑一样似能穿透人心,锋芒毕'露'的森冷气息,让那些狐人隔着几十米就远远的退了开来,低下头去,甚至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其他冒险者则是脸'色'大变,尤其是狐人,带着质疑的表情纷纷看向高台,似乎在说,这家伙明显达到了五阶,为什么让他参加比赛,这不是犯规吗?

参加比赛的资格,虽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是大家心里都有个谱,必须得年轻俊杰,在狐人族眼里何谓年轻,20-40岁之间,甚至40出头,都可以这么算,一般来说,40出头的冒险者,是绝对不可能达到五阶水平的。

当然,除了这一点之外,还有一个理所当然的条件那便是未婚,你结了婚还想娶狐人族最尊贵的天狐殿下,不是找抽是什么?

什么?你说我?这些狐人平民不是还不知道我结了婚嘛,再说因为克里斯的出现,并将这次比赛的'性'质定义为了友谊赛,这个条件也放宽了很多,如果没有克里斯的话,我想玛玛加大长老肯定会以这个理由阻止我对获胜者进行挑战。

面对众人的质疑,玛玛加长老也不好坐视不理,来到高台前面,对着场下数万人朗声说道:“大家都忘记了他是谁吗?狼人族的哈达玛斯,我想应该没有人会质疑他的参赛资格吧。”

哈达玛斯?

一时之间,许多狐人冒险者都纷纷记起了这个昔日的天才,没想到竟然是他,他竟然达到了五阶实力?!一时之间,这些年轻的狐人战士或惊愕,或羞愧。

不争气呀,为什么同样的年龄,自己还在四阶段徘徊,而对方却已经达到了五阶呢?

刚刚有些混'乱'的场面,在玛玛加一句话之后,顿时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几乎都聚集在这个昔日的天之骄子身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让这些狐人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与天才的差距,同时内心更是忧心忡忡,为什么自己族里,出不了这样的天才?难道自己族里的女神,真的要被狼人族抢过去?

从这只狼人出现的一开始,我便也感觉到了不同,当然,并不是其他人所感受到的那股尖锐的气势,我以前也说过,气势或者威势这些玩意,只要没有形成实质'性'的,像领域那般的东西,对我来说就没多大作用。

总觉得有人在背后骂我神经太粗呢混蛋!!

所以,我注视的是他其他所真正能看出实力的方面,比如说脚步,很稳,长期在哈洛加斯生活的人,脚步都很稳,不稳的话随时都会在冰块上滑到,但是像这样,稳得像是亚特瑞山脉上随处能看到的巍峨大山一般的步伐,我却只从哈洛加斯那里的少数圣骑士身上才能看到。

其次是姿势,躯干,像钢铁一样,光凭肉眼就能感觉到里面蕴含着的力量,还有眼睛,过滤掉那些锋芒毕'露'的目光以后,剩下的便是铁一样的意志。

总之这应该是很难缠的一个对手,应该不会逊'色'于奥斯卡那厮,我给眼前的对手下了定义。

当然,这样的对手还吓不倒我,想要让我动摇,至少也是卡洛斯等级的实力才能做到,只是,我现在还太过依赖血熊变身,如果没有血熊变身的话,我现在的实力其实并不会强过五阶冒险者太多,对付这样的高手,不打醒一点精神的话,恐怕会阴沟里翻船。

在数万道目光注视,狼人脸上的神'色'由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完全没有将台下观众的存在当回事,光这份定力就让我自叹不如了。

他来到我面前,两米高的身材,居高临下的用利刀一样的目光看着我,直视了许久,看我毫无感觉以后,眼睛里才闪过一道满意的神'色'。

话说这位老兄,你是不是稍微有点自信过头了点。

“哈达玛斯。”他冷冰冰的朝我伸出手。

“吴凡。”我板着脸握上去,感觉他的手像铁钳一样,硬而有力,不过若是想和我比力量的话,你恐怕找错人了,至少叫个五阶的圣骑士来还差不多。

彼此试探了一下力量,我们很快就放下手,这个叫哈达玛斯的狼人老兄,终于'露'出了一丝认真的神'色',因为在力量的比试上,他输了。

狼人狂战士和德鲁伊,其实算是比较相似的职业,只不过狼人狂战士看重的是敏捷,而德鲁伊看重的是体质,在力量上两者都差不多,而49级的哈达玛斯输给38级的我,这意味着什么?哈达玛斯很清楚,他可不会傻到认为对方加错了属'性'点。

要么装备好的过分,要么是比较少见的力量型德鲁伊,无论是哪一种,都十分难缠,所以哈达玛斯终于收起了小窥这个38级德鲁伊的心态。

当然,若是我知道这一握就让对方想到那么多,那刚刚是绝对不会和他去比试的。

“你,很强,的确是个相当不错的对手。”

马达玛斯紧紧注视着我,说道,那锐利冷冰的语气,就像大雪山里常年肆虐着的,能将冒险者也刮得生疼的冰冷刀风一样。

我正想谦虚几句,不料这家伙接着又自信满满的说道:“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露'西亚,是属于我的!!”

我咧,和你这种人没有共同语言,快点开打吧!!

我用着无奈的目光看向裁判,他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让我们分开站好。然后跑到擂台边上,大手一挥喝道“开始”,人就如同滑溜的泥鳅一般从擂台上钻了下去。

在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哈达玛斯的眼睛眯了起来,全身的气质更加冰冷几分,从那眯着的眼睛里泄'露'出来的寒光,将我紧紧锁定,那目光,就如同饥饿的野兽看着猎物一般。

如果自己的实力不够的话,绝对会被他杀死,在一瞬间,我产生了这种确定感。

与此同时,他发动了【狂战力量】,像狼人一样低俯着身子,上半身开始有节奏的抖动着,让他看起来像是蓄足了力道的弹簧一样,力量和度随时都能瞬间爆发至最大。

很明显,这是为了防范我的定点火山爆,果然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着如同圣【哔】士一样的存在,会酷酷的说“用过一次的招式,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之类的话。

眼前的哈达玛斯便是如此,看到他全身张弛有力,如同满弦里的利箭,虽说定点火山爆是瞬发的,但就像抢一样,总是要有那么一瞬间的瞄准,我并没有太打的把握能命他,而且就算命,也不能说明得了什么,指望他能想赫斯一样,被正面击,飞上半空任我鱼肉吗?能擦着边就已经算不错了。

因此,一时之间,我到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技能才好,德鲁伊的技能,貌似也就火山爆的攻击范围远一点,其他职业技能到是还有很多可以选择,但我并不想暴'露',虽然不想玩什么扮猪吃老虎的把戏,但是能藏着掩着,就没必要展'露'出来,又不是小丑。

“怎么,不施展你的魔法吗?”

早早的摆好架势,防范着那让他也暗自警惕的瞬发魔法,却看我丝毫没有动静,哈达玛斯不禁奇怪起来。

“没有把握命,所以还是留着好,免得被你有机可乘。”我耸了耸肩膀,老实吧,这个天下没有比咱更老实的人了,竟然对敌人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那就是说,要近战罗?”哈达玛斯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添了添自己的嘴唇兴奋说道。

“没错,近战才是男人的浪漫呀!!”从小妈妈就告诉我,要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

“竟然是这样的话……”

这样说着,哈达玛斯身上的狂战斗气猛然爆发,在方圆三米范围内形成一个凌厉的风暴地带,他的身影在风暴逐渐模糊起来,下一瞬间,暴风消失,他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左边!!

在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内反应过来,甚至来不及转身迎战,我顺着自己的直觉,手指轻轻一弹,下一刻,一道炙热的熔浆柱在我身边不到半米的地方猛然喷出,随之飞起来的还有一道高高的身影。

我靠,你不是说要近战吗?

哈达玛斯半空惊讶的目光,不解看着我,似乎觉得像我这样诚实的孩子,撒谎是在是太不应该了。

没有谁规定近战不能用魔法吧,我无辜的看了他一眼,多可怜的孩子呀,脑子大概给大雪山上的暴雪给冻坏了吧。

虽然一击得手,但是我并未像对付赫斯那样继续追加攻击,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级数实力的人物,我可不认为一记火山爆能对哈达玛斯造成多大的行动困扰,贸然冲上去的话,说不定反倒被他抓住破绽。

果然,仅仅是在一瞬间,哈达玛斯在半空的身影一闪,四肢着地,如同矫健的猎豹一般用愤怒凶猛的眼神凝视着我。

“凡长老还真是……”

高台上,一个能量水晶正传述着我和哈达玛斯不算秘密的对话,克里斯大摇起了头,似乎对我欺骗善良纯洁的哈达玛斯的行为很是不耻。

“兵不厌诈,再说只是哈达玛斯自己笨而已,那坏蛋可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不用魔法。”一旁的小狐狸立刻护短了。

“不过,德鲁伊的魔法究竟是不能'操'纵全局呀,凡长老会用什么方法应对呢?真是令人期待。”对于'露'西亚有了情郎忘了娘的举动,克里斯已经见怪不怪,而是面带兴奋的继续看向擂台。

正如克里斯所说的一样,魔法存在冷却时间,德鲁伊的魔法太少,就算升到六阶终阶也不过区区十个而已,且不一定每个都适合千变万化的战斗环境使用。

这样算来,战斗德鲁伊所能施展的魔法少之又少,根本不足以对对方形成全面压制,这正是同样掌握元素系的德鲁伊和巫师最大的差距之一,巫师足足有三十个魔法,完全就可以轮番施展,将对方死死的压制到法力耗光为止,若是想像对付德鲁伊一样,打着将巫师的魔法技能耗光的主意,那恐怕连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赫斯那种弱鸡,能在几秒钟之内秒杀,自然是不用担心魔法数量问题,但是遇到哈达玛斯这种对手,无法快解决,德鲁伊在魔法上的弱点便立刻暴'露'出来了。

哈达玛斯似乎也知道德鲁伊这一个弱点,根本就不打算给我太多时间冷却技能,只是略微站稳身子,便再次如同脱弦利箭一般迎面冲上来,双手一反,拿着的赫然是一把普通剑类最顶级的卓越之剑,看来他刚刚没有将武器拿出,也是想靠近以后阴我一把,现在这个年头呀,都没老实人了。

闪烁着蓝'色'光芒的卓越之剑,带着连空气仿佛也被割裂的咆哮声自我头顶上落下,狼人狂战士的三阶技能——三段击也瞬间施展出来,若是被击,恐怕以我现在的防御也不会太好过,最坏的结果甚至出现负面状态。

格挡!!

“锵锵锵——”

几声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在我瞬间取出的大盾牌上回'荡'着,粗重的金属黄铜盾面被猛烈的砸了三次,带着高频率的震动哀鸣,将我握着盾牌的左手也震得微微发麻。

下一刻,一把悄然无息的水晶剑从盾里面探出,直'插'向哈达玛斯的右肋,这只凶狠的狼人,神'色'的暴戾微微闪过,竟然不躲不闪,将卓越之剑一个横握,手上酝酿起千斤之力朝我横扫过来。

狼人狂战士二阶技能【横扫】,可以对武器攻击的180度范围内的敌人进行攻击,当然,作为二阶的群体攻击技能,【横扫】的伤害不会加成太多,准确率铁定还得降低,所以说除了隐藏职业以外,每一个职业都是十分平衡的,没有垃圾的职业,只有垃圾的人。

汗,竟然硬拼硬,欺负我没有近战技能吗?不知道……

“碰——”

身上坚固的暗金鹰甲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只是被横扫强大的力道砸飞出去,而手水晶剑直透哈达玛斯的铠甲,'插'入了好几分,鲜血顿时潺潺流出。

在外人,我被哈达玛斯砸飞出去,似乎这一记硬拼他占了压倒'性'的上风,但是只有我们两个当事人知道

,究竟是谁占了便宜。

我的一记普通刺击所造成的伤害,足足是哈达玛斯横扫技能的2倍。

这是装备的胜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