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交往不是要在帐篷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七十二章交往不是要在帐篷吗?

……

“嗷呜~~~”

高高的擂台上,一头高达两米的白'色'巨狼屹立其,全身'毛'发鼓气似膨胀着,发出无以伦比的强大气势,他仰天长啸着,面对着那惨淡的太阳光,雪白的巨狼,雪白的太阳,组成了一副唯美画面。 飞

畅快的啸声过后,他低下头凝视着我,血红'色'的瞳孔,有着和大雪山上那凶狠的巨狼一般无二的冷静、嗜血的眼神。

一时之间,整个广场冷了下来,只剩下那呼呼的寒风啸声,所有人,就连狼人族自己这边,都愣愣的看着这头突然其来的巨狼,尽管是亲眼看到哈达玛斯所变,但他们还是忍不住产生这样的疑问:这头巨狼,究竟是打哪来的?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也不知道哈达玛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只是刚刚这几天才回来而已。”高台上,面对众人疑'惑'的眼神,克里斯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就我所知,狼人狂战士的技能里根本就没有这一招,除非……”

这时候,众人将注意力重新集到擂台上,因为我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没错,狼人狂战士并没有这一招。”

眼前的巨狼,张了张嘴巴,从喉咙里面发出嗡嗡作响的雄浑声音,他抬起头,仰视着天空的太阳,沉静如水的眼睛里流'露'出回忆,好一会,才深深的,深有感触的叹息道。

“大雪山,真是一个可怕的地方。”他将目光放到远处连绵不绝的大雪山上,那些雪山的峰顶直'插'入云层之际,就彷如无数个手拉手顶天立地的白'色'巨人。

我说,我可以乘着现在偷袭吗?会不会有人介意?

“那片一望无际的雪白'色'地方,明明是那么纯洁美丽,却有着最饥饿,最凶残,最狡猾的怪物和野兽,那纯洁的白'色',是美丽,也是陷阱,一不小心就会滑入雪窟里面,再也出不来,暴风雪也是,没有及时找到的躲藏地的话,就连冒险者也能轻松的刮上云层,摔成肉酱,最好不要发出声音,有些地方,哪怕是发出小声,也能回'荡'成巨大的声音,雪崩,大雪山上白'色'的死神,就会从头顶上滚滚而来。”一边说着,哈达玛斯那沉静的双目,也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还有其他数之不尽的危险和困难,就连我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能活着回来,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说到这里,他眼闪烁着坚定而自信的光芒:“没错,我活着回来了,从被大暴雪困了长达六个月,饥肠辘辘的和几头饿狼撕咬,将它们活生生的吞入嘴里,为了躲避雪崩,在雪里面埋藏了足足两天,九死一生回来了,残酷的大雪山,磨练了我的意志,'性'格还有力量,最终……”

他的声音越发激昂,然后愕然而止,深呼吸了一口气,自豪的看着我:“最终,我终于晋职了狼人族消失了几百年的隐藏职业【狂狼战士】。”

“果然如此。”

克里斯王子一拍手心,喜'色'洋溢于脸上:“我说哈达玛斯的巨狼形态,怎么如此眼熟,原来是我族的隐藏职业,只不过消失了几百年,连族史里的记载也残缺不全,所以我刚刚也无法肯定。”

就连克里斯也无法肯定的东西,其他人更是不知,此时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隐藏职业,这可是上帝赐予他所恩宠之人的恩惠,拥有隐藏职业的人,就是挑战比他高上一阶的对手,也不是不可能。

看来这场战斗,已经有结果了!几乎所有人,在得知哈达玛斯是隐藏职业之后,都产生了这样的念头,除了少数几个之外。

他们是真正见识过对方那通天彻地之威的人,血熊那无限强大,无限毁灭的身影,已经深深刻在他们心,哈达玛斯变成的这只巨狼,还差得很远,很远。

“好了,不能再啰嗦了,变身状态需要消耗许多体力,再拖下去,我就会输得很冤枉了。”巨狼的嘴角轻轻一勾,'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本来是该拼命隐藏的弱点,却被他毫不在乎的说了出来。

这是自信,强大的自信,无论对方怎么挣扎,都能在体力消耗完之前将其击败。

“刚刚看来,你似乎还藏有什么绝招,拿出来让我看看吧,不然等会就没有机会了。”哈达玛斯上身微微一俯,作势欲扑,这种缓慢的动作,就好像一只万年玄龟,微微缩着脖子时的沉重威势感,当然收缩到极限的一刹那,就是电光一击之时。

见我仅仅只是摆出一副圣骑士防守进攻的标准姿势,没有任何其他举动,哈达玛斯眼睛闪过一道暴怒的厉'色',这个家伙,太目无人了,对自己的变化,由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一点震惊的神'色',果然是在看不起我吗?

“哼,无知者无畏,或许你还没有见识过隐藏职业的厉害吧,今天,就让你深刻的体会到,好好收敛一下那副目无人的样子吧,混蛋!!”

说完,他那两米高的庞大身躯,突然在我眼消失,好快,真的好快,而且我敢保证,他这次并没有使用【迅猛】技能,完完全全是凭着本身的实力达到这种度。

这时候的哈达玛斯,度已经无法用魅影去形容了,那比未变身前几乎庞大了一倍的身躯,飞掠的身形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发出一点声息,如果说之前他像一阵暴风,那么现在,则是如同透明的幽魂。

地面上“踏踏踏踏”的脚步声,就像十几串爆竹同时点燃,若不是还有这些声音,我真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离开了擂台,只是这仿佛暴雨打落在地般的密集声音,根本就无法帮助我判断哈达玛斯的踪影。

就连我也无法捕捉到哈达玛斯,更不用说其他人,台下的观众都一脸茫然的看着擂台上的局势,这已经完全超过了他们的大脑运算能力,所以只能傻傻的看着,不去想,也无法去想。

擂台上,甚至是上空的魔法护壁,都充斥着哈达玛斯的脚步声,我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刹那间,整个天地成了一片黑暗,只有那踏踏踏的声音,在这片黑暗的空间回响。

对于我的反应,哈达玛斯似乎非常忌惮,前面一记后肘的教训,让他现在胸口还隐隐作疼,足足徘徊了十多秒钟,他才谨慎的发动第一次攻击。

“锵——”

原本抓向对方脖子的巨大利爪,被盾牌挡了下来,果然,哈达玛斯暗暗心惊,这个家伙,就算是看不到我,也能够抵挡自己的攻击,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俗不知,比起哈达玛斯的惊讶,我更是暗自苦笑,这种心灵感应,我也只是刚刚'摸'到门槛而已,根本就无法百分之百捕捉到哈达玛斯的攻击。

刚刚那一击,已经算是侥幸了,如果我真的完全掌握了这种感应技巧的话,迎向哈达玛斯扑过来的利爪的,就不是盾牌而是另一只手的利剑了。

而且,好大的力气呀,这力量,比起同等级的野蛮人都不逊'色'了,野蛮人的力量,刺客的度,怪不得说隐藏职业是上帝的恩宠。

很快,哈达玛斯发动了第二次攻击,这一次,我身上有的没有的光环,都没有发挥到作用,那夹杂着巨力的利爪,在我的后肩上划过了六道将半尺来长的细细血痕。

哈达玛斯也对自己如此轻易得手而感到吃惊,难道,对方这种能力,也没有完全熟练?是了,如此恐怖的能力,以对方的等级,能掌握就已经够恐怖了,不熟练,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说,哈达玛斯总算猜对了一次。

整理出正确的情报以后,哈达玛斯开始慢慢放开手脚,不再像刚才那样小心试探了,这也意味着,我承受的攻击频率开始大了起来。

由微风细雨爽面,到倾盆暴雨淋身,我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两者的逐渐变化过程了,完全放开手脚的哈达玛斯,身影就仿佛化作了漫天的暴雨,在空旷的擂台上,无处不在,无处可藏。

就连暗金鹰甲,也无法抵挡他那堪比野蛮人力量的利爪,被铠甲包裹的身体就像开了花一样,不断绽放出血痕,然后迅愈合,再绽放,再愈合,再绽放,随着哈达玛斯攻击频率的急剧加快,生命能量甚至来不及修补了。

擂台上,哈达玛斯的身影依然无法用肉眼捕捉,似乎只剩下我一个人,在那徒劳的挥舞着盾牌和利剑,在做着无谓的挣扎,身上不断冒出血痕,便宛如血人一般的浴血奋战,说不出凄凉和狼狈。

“这笨蛋,这笨蛋,都到这种时候,还逞什么强,怎么还不变身啊。”

看着擂台上不断徒劳抵抗着的身影,'露'西亚紧紧抓着拳头,丝毫不察指甲已经刺破了自己的掌心,指缝之间正潺潺流出血丝,漂亮妩媚的大眼睛通红通红,都快急出眼泪来了。

变身?

耳尖的玛玛加和克里斯听到'露'西亚的喃喃自语,心闪过一丝疑'惑',然后神'色'变得骇然起来,莫非……

“哈哈……,怎么样,这就是你目无人的下场。”

不断暴雨似地攻击着,锋利的爪子带起一朵朵凄美华丽的血花,哈达玛斯那畅快的笑声传了出来。

这场战斗,由一开始就让他郁闷无比,如今终于可以舒展一口气了,简直就像是酷暑的一杯冰啤酒,除了一个“爽”字,哈达玛斯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还有呢,我的隐藏职业技能,可不单单如此而已。”随着上空一声咆哮,一股庞大气劲从上空破空袭来。

凯撒利爪!!

半空,哈达玛斯的前爪凭空交叉一划,虚空立刻出现了六道交叉的白炽灼眼利芒,光芒闪烁之间,这六道利芒,化作了六道交织咆哮,就连钢铁也能绞碎的巨大白'色'能量刃,从半空咆哮着向我扑过来,仅仅是一瞬间,我的头顶上边就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来不及完全躲闪,我只能尽全力向侧一跃,同时将盾牌高高迎起,尽量将跃出去的身子蜷缩在盾牌里面,一下瞬间,身体就仿佛被一辆高电车擦过,坚硬的大盾牌发出吱呀吱呀的悲鸣,仅仅阻挡了不到半秒钟,就被绞成铁沫,我的身子也暴'露'在这六头狰狞的巨兽面前。

幸好,舍身救主的大盾牌还是发挥了作用,在那仅仅不到半秒的时间,将我跃起在半空的身子推向了侧边,躲过了正面攻击范围。

饶是如此,被能量刃的余锋擦过,我依然像炮弹一般弹了出去,被划过的背上,留下一道一尺来长,足有寸深的巨大血痕,翻起的殷红血肉触目惊心。

不仅如此,六道仿入无人之境的能量刃,轻而易举就突破了擂台的魔法罩,朝百米开外的观众'露'出狰狞爪牙,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始作俑者的哈达玛斯,都愣了起来,战斗之,他已经完全忘然物外,又怎么会考虑到这一招对台下观众的威胁。

观众也惊呆了,忘记了躲闪,也根本没有那个能力躲闪开来,六道能量刃,就仿佛一台巨大的绞肉机,血肉横飞的场景似乎已经在所有人眼闪现出来。

站在正前方的观众,已经被先袭而致的劲风绞碎了衣服,划破了身体,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一道黑影闪过,挡在了前面,此时能量刃已经离最近的人群不足不足十米远。

“轰——”

那道矮小的身影在六道巨大能量刃面前,显得如此渺小,然而就是这道身影,让这六头所向披靡的恶龙,像是撞上了巍峨不动的大山一般,竟然硬生生的停止下来,它们继续咆哮着,试图将这座大山粉碎,黑影开始慢慢后退,脚下蹬出了一条深深的鸿沟。

这时,在黑影旁边,另一道身影凭空出现,一拳狠狠击在这六头能量刃上,两人合力之下,这六道刀刃终于被化解掉,化作无数起劲向四面八方消散。

尘埃过后,众人均望着从擂台一直延伸到场外,六条深达一米的鸿沟发呆,在鸿沟消失处,更是有着一个好几米宽的凹陷,显示着这威力无匹一击的恐怖之处。

站在攻击正前方的一些观众,两眼瞪大,突然倒了下去,竟然是现在才想起要吓晕。

“难得活动一下筋骨,裁判大叔,感觉如何?”

我松了一口气,调侃着拍了拍旁边那个蒙着脸,脱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的黑影笑道。

“如果活动筋骨都是这样的话,我宁愿永远也不活动。”

没错,第一个阻拦在能量刃面前的,正是那个身材微胖的狐人裁判大叔,而我在被硬生生的弹飞出去以后,也立刻反应过来,还没等身体落地,就用法师的瞬移移到了面前,和狐人大叔一起合力将这一记凯撒利爪化解。

这位狐人大叔也风'骚'十足,就连出手时也不忘将面给蒙住,看来是打定主意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了,不过我说大叔,你匆忙之间究竟用了什么东西蒙脸,该不会是内裤吧?打量着狐人大叔脸上奇怪的“面罩”,我陷入了深思。

还有得吐槽一下哈达玛斯,他这的招名称太没格调了,究竟是谁取的,凯撒利爪?我还亚瑟飞'毛'腿呢。

不过,隐藏职业就是强悍呀,看着擂台上破碎的魔法能量罩,还有延伸至自己脚下的六道触目惊心划痕,我不禁深深的感叹了一句,穆拉丁的雷神之锤,一招就将还剩三分之一血的艾那瑞斯秒杀,哈达玛斯的凯撒利爪也同样是惊天动地。

嘿嘿,其实若说到最变态的隐藏职业,不是哈达玛斯的【狂狼战士】,也不是穆拉丁的【矮人巨神战士】,而是小幽灵的【圣女】,光一听名字就知道谁更牛x了,她的隐藏职业技能前期虽然没太大的威力,但是到后面,就是十个穆拉丁或者哈达玛斯也抵不上她一个作用那么大。

“小伙子,我说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在我走神的时候,那个狐人大叔忍不住问道,虽然当时他全部精气神都放在抵挡凯撒利爪上,但是也不至于身边走来一个人,而且是一个三十八级的德鲁伊也发现不了,对方就这样凭空出现,就好像……就好像巫师的瞬移一样。

“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了,话说回来,你确定要这样一直坐下去吗?”我朝周围那些正将目光放过来的群众努努嘴,狐人大叔才恍然大惊,连忙从地上窜起,钻入人群里狼狈而逃。

狐人族的圈子并不大,大家彼此之间多少都熟悉,呆久的话,即使蒙着脸也会被看出身份的。

至于我的瞬移,反正当时全部人的注意力都集在凯撒利爪上面,根本就没有人会留意我发出的细小魔法波动,至于其他人如何猜测我是怎么样瞬间来到狐人大叔面前,就不是我的事情了,让他们伤脑筋去吧。

“你……没事吧。”

当我屁颠屁颠跳上擂台的时候,哈达玛斯愣愣的看着我。

自己对敌手发出必杀一击,不但没有发挥多大作用,反而所引发的后果,还是敌手帮自己解决,哈达玛斯此时的心情究竟有多五味陈杂,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你是问我的身体吗?那到没什么事,只是一个好好的盾牌就这样没了,怪心疼的。”

我皱起眉头,想到那个殉职的大盾牌,身为罗格第三门的心里不禁隐隐作疼,怎么说那也是个极品蓝'色'大盾牌呀,卖出去起码值个一万金币,我赚钱容易么我?

“我……我会赔偿的,哎……”哈达玛斯没想到我是心疼这个,不擅长应付人的他,只好结结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让他以后后悔不已的话,然后叹息起来。

“你是第一个让我心服口服的对手,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恐怕就要成为狐人和狼人两族的罪人了,这次比赛,是我输了。”眼神黯淡的这样说着,哈达玛斯正想解除变身。

“就这样完了吗?其实在我看来,这场比赛,早就已经超脱了胜负的概念,只是在挑战自己,发掘自己的不足,你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如果就这样结束的话,我会感到遗憾的。”

我紧紧的盯着哈达玛斯,全身伤痕累累,却战意不减说道。

“超脱了胜负,挑战自我……”哈达玛斯喃喃的重复着这几个字,黯淡的眼神逐渐变得明亮起来,突然迸发出熊熊的战意。

“没错,你说的没错,的确已经和胜负无关了,我们所追求的,仅仅是挑战自我,享受战斗的快乐而已。”他仿佛要冲破自己灵魂那道枷锁一般,仰天长啸道,然后将目光深深的注视过来。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是唯一配得上'露'西亚的男人,现在看来,我的确不如你,'露'西亚应该跟着你更合适。”哈达玛斯无限惆怅的望高台处看了一眼,然后叹息道。

“这个……还是以后再说吧。”我顿时讪笑起来,浑然不知高台上听到我们两个对话的那些人,均'露'出了怪异的表情。

“没错,以后再说吧,战斗还没有结束呢。”哈达玛斯将目光一沉,仿佛要把所有的感情都深深的沉入内心深处。

“我一定会赢的,这片有着苦寒之地之称的亚瑞特山脉,我在最艰苦的雪山深处,整整呆了二十多年,那冰雪磨练出来的意志,和饥饿所锻炼出来的本能,就是我最大的依仗,我坚信着自己的能力。”

哈达玛斯这样说着,全身再次爆发出强大嗜血的气息,他气喘吁吁的看着我:“如今,我的体力所剩不多了,你的生命值也接近了底线,就让我们用最后一击看看,我的意志,你的骄傲,究竟哪一个更强吧!!”

“如你所愿。”我闭着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低俯着身子,将哈达玛斯的身影深深映入自己的瞳孔里面。

“我,必将胜利。”

哈达玛斯豪气冲天的长啸一声,身子徒然加,在和我的位置之间,变成了一道笔直的光线,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在零点零一秒之内,他已经在我前面高高的立起,庞大身姿所形成的阴影将我完全笼罩。

“轰——”

哈达玛斯那高高仰起的上半身,骤然之间便夹携着万顷之力落了下去,以他的落点为心,就仿佛投入了一颗炸弹般,瞬间便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坑,强大的震'荡'波传出去,让整个广场数万名观众都纷纷倒地,'乱'成一团。

这是他隐藏职业变身以后的第二个技能——大地震'荡',可以让方圆十米内的任何生物都陷入短暂的至晕状态,离心越近,所受到的震'荡'力越强,至晕的时间就越长。

当然,一个八十级的高级冒险者,可以完全豁免他所造成的震'荡'波,但是哈达玛斯相信,眼前这个三十八级的德鲁伊,绝对无法抵抗,只要在他至晕的时候,再施展凌厉攻击,这场战斗,就结束了。

是啊,结束了,就让自己这一爪,结束这场痛快淋漓的战斗吧,上半身落下的一瞬间,哈达玛斯再次高高举起了利爪。

烟尘里面,神来之笔的一拳,将漫天的尘灰撕裂,徒然而至,在哈达玛斯眼逐渐放大,结束了他的一切思考能力。

德鲁伊变形系四阶技能——焰拳!!

甚至连【为什么】,也想不出来了,哈达玛斯的脑海一片空白,直至那附带着火焰的拳头,击他的下腹,一瞬间,哈达玛斯感觉自己就像被浸泡到了熔浆里去了一样。

“咚——”

朴实无华,却带着最完美轨迹的一拳,在与他下腹接触的刹那,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哈达玛斯雪白的全身突然被泼了汽油然后点着一般,燃起了熊熊烈火。

没有失败的沮丧,这一刻,哈达玛斯嘴角反而勾勒出一道微笑,是的,超脱了胜负,至少,自己已经尽全力了,失败,只是因为敌人太过强大。

“碰”的一声,全身焦黑的哈达玛斯,依然保持着高举利爪的姿势,倒于地上,再次扬起了巨大灰尘。

好一会儿,烟尘消散,擂台上的场景逐渐出现在大家面前,我站着,哈达玛斯倒下,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结果已经出来了。

沉寂片刻,寂静的广场上,众人仿佛约好了似的,突然发出巨大的欢呼声,狐人欢呼着,不是为击败了狼人,而是因为这场精彩的战斗,狼人也欢呼着,他们输得心服口服,数万人的欢呼声,在整个亚特瑞山脉上久久回'荡'。

“呼——”

我已经完全没有那个力气,去为那数万道尊敬崇拜的目光所尴尬,脱力坐在地上,十分没有形象的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以迅恢复体力。

在哈达玛斯最后的一击,我没有如他想象的至晕过去,还得多亏了加仑那老头教导的技巧,他是叫什么来着,没错,是强制稳体,在初窥门径以后,被我暂时命名了一个更具有艺术气息的名字——强体,在终于融会贯通以后,才最终成型,就是我刚刚所用的——霸体。

想必玩过格斗游戏的人,都知道【霸体】是什么玩意吧,这是一个极其猥琐无耻的能力,有了霸体,意味着一切连击无效,拥有霸体的人,就算被击的时候,也能立刻攻击对方,通常这种能力只会出现在boss身上。

当然,这不是格斗游戏,霸体不是绝对的,就比如说老酒鬼,依然能在我施展霸体的情况下将我连击的抱头鼠窜,不过豁免哈达玛斯的【大地震'荡'】却已经足够了,然后一记焰拳,结果就是这么简单。

回复了一些体力以后,我缓缓向哈达玛斯走去,其实严格来说,应该是他赢了,因为按照霸体的特'性',强制抵抗负面作用就意味着受到更大的伤害,在哈达玛斯那招【大地震'荡'】,我的生命值其实已经下降到了临界线。

“你还好吧,伙计。”

我蹲在地上,看着已经被打回原形的哈达玛斯,差点忍不住又将剑柄捅向他的脑袋。

我忍!我忍!!

“死……死不了就是了。”

全身焦黑的哈达玛斯,听到我的话以后,费力的将整个身子翻转,仰躺在地上,挣开眼睛看着我,笑了起来:“哎,最后还是失败了,我的意志,输给了你的骄傲。”

“这种别扭的话还是别再说了,我可没什么骄傲。”

我鸡皮疙瘩直起的擦了擦两只手臂:“我想你会输的最根本原因,正因为你在大雪山里呆得太久了。”

哈达玛斯看着我,渴求着答案。

“诚然,艰苦的大雪山是磨练意志和实力的最好地方,但是,你尝试过在罗格营地的洞'穴',和死人骷髅睡在一起;在鲁高因的石墓,坐木乃伊旁边吃饭;在库拉斯特,面不改'色'的从被剥掉皮高高挂起的尸体丛林穿过,或者和群魔堡垒里的血肉野兽互相撕咬过吗?”

我拍拍哈达玛斯的肩膀:“外面的世界还很大,一个人躲在大雪山里闭门造车,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山大王罢了,有机会的话,走出去这片雪山,到外面看一看吧。”

哈达玛斯沉思片刻,突然'露'出了真诚的笑容:“你说的对,我一味着将心思放到大雪山上,认为亚瑞特山脉就是整个世界,原来是这样,我的眼界太狭小了。”

“知道自己输得不冤了吧,老兄,起床吧,老躺着要被别人笑话了。”

我笑着出伸手,将哈达玛斯一把拉起,并肩走下擂台,朝对面的高台走去,周围众人自觉的让出一条宽阔大道,用欢呼和掌声将我们淹没。

“大陆双子星之名,果然名不虚传,我们狼人一族,今天输得是心服口服。”克里斯迎面鼓掌笑道,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还是比较有诚意的。

哈达玛斯这才知道,我竟然还有大陆双子星这个名头,看着我,愣愣的嘀咕道:“凡兄弟这个大陆双子星,那是当之无愧,到是另外一个,真想见上一面,看看她究竟有什么资格和凡兄弟并列啊。”

“知道我身份的人,都会像你样,想见见另外一个双子星,我估计对方的遭遇,也应该和我差不多吧,这样看来,我们两个也挺可怜的。”我耸耸肩膀,一番话让众人笑了起来。

一旁细心温柔的琳娅,早开始仔细的帮我整理着身上破烂的衣服,并拿出一件崭新的上衣披上,看她一丝不苟的幸福模样,已经逐渐具备了小维拉丝那股人妻气质。

“这是……”哈达玛斯疑'惑'的看着琳娅。

“这是我的妻子,琳娅。”我笑着介绍满脸通红的琳娅,轻轻将手臂搂过她那纤细的小腰。

“妻子?”

哈达玛斯瞪大眼睛看着琳娅,然后再看了看神'色'不善的'露'西亚,大摇起了头:“算了,以凡兄弟的能力,到也配得上拥有。”

“你说什么?你这个混蛋,配不配得上,还用你决定吗?”

'露'西亚找到了突破口,立刻'插'嘴上来,凶巴巴的看着哈达玛斯,这家伙不愧有着'露'西亚痴之称,一看到她横眉竖眼,立刻就焉了。

“只不过呢,竟然你是获胜者……”

“那个,比赛似乎还没有结束吧。”

我不好意思的打断'露'西亚的话,举手发问,貌似打败哈达玛斯,也才进入了五强吧,还有几场要打呢,我就偷偷输给哪个狐人好了。

“说你是笨蛋,你还真是笨的可以,也不看看,还有哪个人敢跟你打?”小狐狸立刻翘起鼻子,得意的说道,喂,我说,这是在夸我吧,你得意个什么劲?

其他两名赢了的狼人,还有两名没来得及出场的狐人,在'露'西亚说完以后,下意识的看看广场央那一片狼藉的擂台,都拼命摇起了头。

开玩笑,自己没有哈达玛斯那个实力,可就不叫挑战自我,而是找虐了。

“看见了吧。”

小狐狸双手抱胸,得意的将身后尾巴甩来甩去,都说了,要得意也是我得意,你开心个什么劲呀?

“所以说,你现在是获胜者,按照这次比赛的规定,我就勉为其难的和你交往一段时间吧,不过,你可不要奢望能得到本天狐的青睐,那是不可能的。”

“哦,这样啊,那干脆还是现在就取消了吧。”我点点头,这只小狐狸,妩媚起来真叫一个**,还是保持距离为好,自己不一定有那个福分消受。

玛玛加也在一旁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眼睛频繁向小狐狸眨着,示意她“半推半就,顺水推舟”。

“什么,你说什么?你想让老……我言而无信,让族人笑话吗?不行,当然不行……”

这只小狐狸,怎么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发起火来了?可怜的玛玛加长老,牺牲自己高高在上的尊严,拼命打下暗示,却被小狐狸华丽的无视掉了。

“我们现在就履行原定,交往去,早点交往,也能早点结束,事先说明,可别幻想本天狐会喜欢上你哦,像你这种坏蛋,我……,哼~~!!”

这样说着,小狐狸拉着我的手,一把将我从琳娅身边扯开,然后作势欲走。

“喂喂,你这是要干什么去?”我连忙停住脚步,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完了,回去以后要肯定要被琳娅酸个透心凉了。

“干什么?当然是回帐篷去了,不是要交往吗?”小狐狸理所当然的瞪大美目,看着我说道。

众人:“……”

“是谁告诉你,交往要在帐篷里面进行的?”我无语的看着小狐狸。

“是玛玛加'奶''奶'呀!”

展现出天真一面的'露'西亚,甩着那漂亮的狐狸尾巴,往玛玛加的方向一指,顿时所有的目光都落到她身上,玛玛加不愧是长老级的人物,脸皮也绝对是长老级的,头一转,回避了众人犀利的眼神:“哎,这人老了,脑子就是不好使,许多说过的话,都已经忘记了。”

暗地里却是一叹,本来以为获胜者肯定是狐人战士,哪能想到竟然会是这个联盟长老呀,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