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交往有福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七十三章交往有福利!

……

“咳咳……,那个,'露'西亚呀,我想问一下,你清楚在帐篷里干什么吗?”

放过一脸尴尬加沮丧的玛玛加大长老,我觉得这是个报复的好机会,这只小狐狸老是占咱的便宜,放着大好机会不调侃一番,就枉费我罗格第三抠门的名头了。 飞

'露'西亚从众人古怪的眼神,再联想到众位长老“嫁女心切”的想法,已经隐隐知道有些不妥了,可是到了这种地步,她如何拉得下面子说自己不知道?心里回忆一下玛玛加说的话,再结合“书本知识”,她立刻骄傲的将胸膛一挺。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在帐篷里面,就是谈谈感情,谈谈理想,谈谈人生什么的,彼此促进好感,若是喜欢上对方的话,就能生孩子了。”

众人:“……”

总体上交往是这样说没错的,但是微妙就在于这个帐篷,还有'露'西亚表述的方式,总给人一种……对了,就是一种仿佛从刚看了几本爱情小说,自以为懂得的小女孩嘴里听到的感觉。

“哇哈哈哈~~~,'露'西亚,没想到……没想到你对男女感情还一片空白,亏平时表现出一幅成熟的模样,哈哈哈~~~,笑死我了……”

很傻很天真的圣骑士马拉格比,突然爆笑起来,这个可怜的家伙,难道背骑士教条主义给背傻了?不知道现在的'露'西亚就是一个炸'药'桶,分外敏感,一点就着?

“什么,你这个家伙说什么,有本事给我再说一遍?!”

果不其然,这只小狐狸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棕'色'大尾巴上的茸'毛'像刺猬一般根根炸起,目'露'凶光的看着马拉格比,手指轻弹,一个火焰爆震准确无误的命他笑咧开的嘴巴,碰的一声爆炸,这个可怜的牺牲品,便在我们怜悯的目光七孔冒烟倒了下去。

“你们!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抓狂的小狐狸,竖着柳眉,将目光在众人脸上巡视着,两手十只白玉指头分明就夹着一些黑呼呼的危险玩意,联想到马拉格比的下场,众人不禁一阵寒噤,纷纷摇起了头。

“很好,那么就是认同我的话罗。”

说完,小狐狸也不待众人反应过来,拉着我就急冲冲的跑了,她现在也只是强撑着而已,再被众人怪异的目光看着,恐怕就要羞得挖个坑钻进去了。

“琳娅女士,让你的丈夫卷入这次比赛,是我们狐人族的顾虑不周,不过,这样没问题吗?”

玛玛加大长老心思大大的坏,看到整个狐人族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公主,牵着一个外族人走了,心想这下可坏了,这个丫头的魅力根本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抗得了,而且看样子她对对方也很有意思,如今在同一个帐篷,那还不是**,一碰即燃?于是,她开始怂恿旁边的琳娅,希望她能够来个棒打鸳鸯,将事件扼杀在未然之。

“是呀,'露'西亚殿下的魅力实在太大了,就连身为女人的我都有点动心,的确有点危险呢,不过,听了'露'西亚殿下刚刚一番话,我又稍稍安心了一点。”

白玉无瑕的脸蛋微微显'露'着绝美的红晕,琳娅现在的表情,可比玛玛加镇定多了,她知道,她的心上人在感情上十分被动,如今知道'露'西亚对爱情其实也是一窍不通,反而放心起来,至少段时间内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么,玛玛加大长老,还有琳娅女士,我们先告辞了,这次多加打扰,给你们添麻烦了,还请见谅。”克里斯王子面带微笑,微微朝两人行了一礼,然后转身面向琳娅,再次行了一个绅士礼。

“琳娅女士,我代表整个狼人族期待你的到来,能看到拉斐尔大人的孙女,相信父亲也会万分欣喜。”

“这是我的荣幸。”琳娅低垂着睫'毛',也轻轻的还以一礼。

随后,这次比赛动'乱'的始作俑者,狼人王子克里斯带着他的四个手下,匆匆的离开了狐人族,而广场上的群众,在意犹未尽讨论了许久以后,在傍晚以前也纷纷散去,这场波澜跌错的比武招亲,终于落下了帷幕。

另外一边,我被小狐狸拉着,在整个狐人部落那错落搭起的帐篷里左弯右拐,最后都快要晕头转向了,才停留在一处空旷平整的雪地上。

平整的雪地上,一座小巧玲珑在帐篷搭立着,这里位于避风处,本来应该是一个极好的位置,但是却出乎意料的只有这一座帐篷,而且周围的警备隐隐也比其他地方要强得多,一切都在显示着这座帐篷的与众不同。

小狐狸抓着我的手,在其它狐人卫兵羡慕的目光,拉着我直直穿过外面的围栏小院,一头冲入了里面。

前脚刚刚踏入,屋子里迎面扑来的温暖气息,便让我发出了舒服的呻'吟',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诱人的幽香,感觉就和小狐狸靠过来时闻到的香味一样。

感情这里就是小狐狸的闺房呀。

这只小狐狸,真的比真正的狐狸还要敏感,我只是耸了耸鼻子,她就立刻回过头来,看到我鼻子'乱'嗅,似乎想到了什么,帐篷内昏暗的视线下,俏脸微不可察的红了一下,她这个闺房,还从来没有别的男人进入过呢。

“坏蛋,狗鼻子嗅什么嗅,我拔了它。”说着,作势欲扑,小手向我的鼻子捏了过来。

“是是,不嗅就是了。”

看到小狐狸凶巴巴的样子,我不知怎么就笑了起来,手也不自觉在她可爱的小脑袋上'摸'了'摸',轻轻在那'毛'茸茸的耳朵上'揉'过。

“你……”

小狐狸美目一瞪,看到我的样子,心里有些闷闷,这个坏蛋,怎么和平时不同了,以前不都老是回避着我的吗?

我心里也有着和小狐狸类似的疑问,怎么说呢,就是感觉现在在自己眼的小狐狸,好像焕然一新一样,和以前完全不同了,所以才用和以前截然不同的态度对待她,当然,事先说明,这绝对不是我突然喜欢上了她之类的。

不过,好歹咱的脑子里也比小狐狸多了许多有用没用的知识,暗自推理了一番之后,很快就弄清楚了原因。

这完全都是小狐狸刚刚那一番对感情的天真发言所带来的结果。

在以前,我一直有这样的意识,这只小狐狸就是一只妩媚蚀骨,祸害众生的狐狸精,若是放在歌舞升平的时代,以她的魅'惑'光环,非得引起世界大战不可。

所以,我下意识的抵抗这只媚人小狐狸的诱'惑',生怕一个招,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且,我并不喜欢太过妩媚外放的女人,说白点就是占有欲比较强。

而且总觉得很麻烦呀,小说情节里不是经常看到吗?主角携众多妹子走遍大陆打野战,几乎每到一个城都会有脑子被驴踢过的城主儿子伯爵之子之类的龙套出场,又能拖上好几章,虽然狗血,但也充分说明红颜祸水这一个道理。

不过,当小狐狸说出那一番话来之后,她在我眼的形象就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怎么说呢,小幽灵,还有三无公主,都经常讽刺我是块感情木头,我也有这样的自觉,却没想到原来还有比我还要感情苦手的人,小狐狸以前看似成熟妩媚的一面,都只是天狐的本能在作祟罢了,内心其实还如同白纸一样,什么都没有沾染。

好吧,想太多连自己的脑子都'乱'了,简而言之,在认识到了小狐狸的真正面目以后,我对她产生了一种感觉,一种情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笨蛋总是更乐于见到比自己还要笨的人,不是吗?

也因此,产生这种感觉以后,小狐狸那原本令我怕怕的妩媚成熟形象,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不再可怕,面对她,那种优越感让我时时有一种“长辈对待晚辈”的感觉,自然而然就将她当成小女孩看待了。

……

小狐狸的闺房,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简单,本来以为,里面不是彪悍的摆放着许多杀人利器,就是如同大家闺秀的香闺一样,处处粉红装点,透'露'出一股子小女人气息,但两者都不是,身为狐人族最尊贵的天狐,小狐狸的闺房摆设,却比玛玛加大长老接待我和琳娅用的贵客帐篷更简单,更朴素。

一张洁白的小床,几张桌椅,镜子橱柜等女人必要的东西,非要说有什么与众不同的话,就要属那满满五六个高大书架里摆放着的手札书籍了。

这些简单的家具里,隐隐能抓到一些可爱的气息,还有盈鼻的淡淡幽香,让朴素的帐篷里面透'露'出一股温馨的小女人味道,让人第一眼就对屋子主人生出良好的印象:简单,气质,可爱。

面对面坐着,见我的眼睛四处'乱'瞄,小狐狸眼睛里不禁有些慌'乱':“看什么看,不许看!!”

“可是光坐着也无聊呀。”

无聊的趴在桌子上,我笑着说道,感觉从桌面上传来的幽香更甚,心里不禁浮想,是不是这只小狐狸也经常像我这样,懒洋洋的趴在这个位置呢?不过这个动作由小狐狸来作,肯定更加慵懒'迷'人。

“话说回来,现在也照着你的话做了,那么,我们究竟该聊些什么感情、理想和人生呢?”

“这个我这么知道,不是应该由身为男人的你来想吗?”

小狐狸滴溜溜的转着乌黑妩媚的大眼睛,顿时又找到了借口,见对方懒洋洋的趴在自己平日的宝座上,不禁又气又好笑,伸出小手,在桌子上面那无力伸着的脑袋上'乱''揉'了起来。

心想,这坏蛋平日总是喜欢玩弄自己的耳朵,真有那么好玩吗?痒痒的讨厌死了,不过心里又觉得很舒服,哼哼,今个我也要将他的头发玩个痛快。

“我可没有经历过这种交往方式,还是由你来决定吧。”我翻了个白眼,打着哈欠,连正在自己头上'乱''揉'的手也懒得理会了,再说小狐狸的小手柔软,用力适当,被'揉'着也蛮舒服的。

对于我的话,小狐狸只是哼哼几声,不置可否,'乱''揉'了一会,见我'露'出舒服的表情,又觉得自己吃亏了,不禁气呼呼在站起来,踱了几圈,然后在她房间里,唯一算得上豪华的五六个书架上翻找了起来,挑了几本厚厚的书回来。

“既然这样,就看看书吧。“她随手拿起一本黑'色'皮质的厚重书籍,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将'裸''露'出来的光洁美足,靠在火炉附近,开始慢慢翻了起来。

“这些都是什么书?”我好奇的从挑来那几本里,抽出一本,感觉分量十足,摆正一看,上面镀着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大陆通鉴史一》。

“……”

我再将'露'西亚看的那本,微微掀起书面,瞄了一眼——《魔法盛世——论赫拉迪克族的繁荣与衰落》。

“……”

再踱步到书架面前,大致一看,顿时无语,这上面的书,竟然全部都是和刚刚类型相似的书籍,光刚刚看到的那本《大陆通鉴史》,就从一到二十,摆满了整整两个框架。

这……该如何吐槽才好呢?这些书完全和小狐狸的'性'格不合吧,简直比看到五六个书架的bl腐女书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或许,这正是小狐狸对感情方面的知识一片空白的原因。

说起书,我自然想到了三无公主,才发现,这两个人简直就是截然相反的存在,三无公主表面看起来娇小可爱,纯洁气质,但其实暗地里却有着或许是整个暗黑最丰富的h藏书,在床上的表现完完全全就是个好'色'萝莉,和小幽灵可谓是蛇鼠一窝,而小狐狸,表面看上去成熟'性'感,妩媚天成,但是出乎意料的书架里尽是一些正经严肃的书籍,对感情也一窍不通。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呀。

“这些书你从哪里来的?”我将手的大陆通鉴史晃了晃,好奇问道。

“玛玛加'奶''奶'给我的,不错吧。”闻言,小狐狸从书本里面抬起头,'露'出了小孩子向别人炫耀自己的宝物一般的开心笑容。

“你从小到大,就是看这些书。”

“也不尽是,还有我们狐人族的历史手札呀,历代天狐的资料呀,还有好多呢。”似乎看到精彩的地方,她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一边下意识的说道。

认真看书的小狐狸,少了一分活泼妩媚的气息,却多了几分恬静和纯真,亮黄'色'的魔法灯照耀着她那光洁的脸蛋,修长颤动的睫'毛',反'射'出柔和的光线,让我有一种微微失神的错觉。

不忍心打扰这样一幅美景,我随手翻看一本书,看了几页,抬起头,看了一会小狐狸,接着再翻几页,再看看小狐狸,如此周而复返,最后不知怎么的,那亮黄'色'的光线就模糊了起来,脑袋慢慢的趴在了书本上。

“这个坏蛋……”

看完了一整段,小狐狸才从全神贯注醒来,发现对方已经趴在书上,睡着了,她不禁发自内心的动人一笑,轻轻将脑袋凑了过去。

“坏蛋,睡着还留口水呢,真难看,把我的书都弄脏了。”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小狐狸的目光却一片温暖柔和,嘴角勾勒出的微笑,妩媚和恬静两种气质完美的糅合在一起,散发出惊人的美丽。

她伸出一只指头,轻轻在那张脸上捅着,另一手拖着下巴,痴痴的打量对方:“究竟……将来会怎么样?坏蛋,你为什么要走的那么快,那么远,以后还能再见面吗?我还想继续欺负你呢。”

突然之间,对方的身体一抖,'露'西亚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他要醒过来了,待到对方喃喃几声,将身子缩紧,却只是做梦而已。

'露'西亚松了一口气,脸'色'有些微红,却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害怕对方醒过来,想了许久也想不通,不禁恼怒的在那张可恶的脸上轻捅了一下,晶莹剔透的小足,在旁边的火炉上微微一踢,移到对面,想了想,又将自己床上的被单给对方盖上。

“哼,坏蛋。”

做完这些以后,她虚指着对方的鼻子,娇哼一声,突然又莫名其妙的有一种输了的感觉,我又不是她的妻子,他又没开口求我,我干嘛要伺候他呀,可恶可恶!

覆水难收,总不能再将被子扯走吧,'露'西亚很是纠结了一会儿,才重新定下神来,微微蜷缩着冻得冰冷的小脚,再次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那些对其它人来说生涩无比的书籍上。

只不过每看完一段,她就会抬起头来,拖着下巴看看对面,嘴角带着甜美的微笑,一会儿之后继续看书,如此反复。

淡淡的昏黄'色'灯光,还有对面传来的微微鼻息,让'露'西亚心头一片温暖,一个人孤零零看书的感觉,很好,但有这个坏蛋睡在一旁,感觉,似乎更不错。

不知过了多久,静静看着书的小狐狸,那两只温驯垂着的'毛'绒耳朵,突然一竖,目光透'露'着严重的不满,不一会儿,帐篷被打开,琳娅的俏脸钻了进来,湛蓝'色'的眼睛往里面一扫,然后流'露'出了笑意。

虽然嘴上说不担心,但是面对'露'西亚这种让男人疯狂的绝世狐狸精,要说琳娅内心真的很淡定,那是骗人的,虽然对自己的猜测很有信心,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呀。

看到帐篷里的一幕,一如自己想象的那般,琳娅心里酸溜溜的感觉也好了不少,嘴角不自觉的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然而这瞬间的得意,却正好给小狐狸捕捉了个正着。

这个女人,大好的气氛被她扰'乱'了,而且笑的那么讨厌。

看到那一瞬间的得意,'露'西亚好强的内心,就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顿时将琳娅列入了自己地盘的入侵者,一脸的警惕:“你这个大胸部来干什么,现在可是我和坏蛋的交往时间。”

大胸部?

琳娅嘴角的笑容微微一抽,眉头挑了挑,她对这只风情万种,妩媚到让自己也羡慕不已的狐狸精,也是警惕心十足呢。

“'露'西亚殿下,虽然你和吴大哥在交往,但是别忘了我是他的妻子,现在天生已晚,带他回去也是理所当然吧。”

'露'西亚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没错,对方是坏蛋的妻子呀,琳娅这一手,颇有点一招破万招的感觉,只要祭出这个身份,纵使小狐狸有千般理由,也显得理屈词穷。

帐篷里面多出了一股气息,自然也立刻惊醒了我,事实上在琳娅接近帐篷的时候,我就惊醒了过来,只是刚想起身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气氛似乎不大妙,小狐狸和琳娅之间,有着一股莫名的磁场,让我本能的心生警惕。

历练五年磨练出来的危机意识,让我本能的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所以只好继续装睡,直到琳娅走过来,在我身上推了推,我才故作醒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哎,这一觉睡的可真香呀。”

伸伸懒腰,我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被子,火炉也离着很近,怪不得那么舒服呢?想到一种可能,我不禁用惊奇的目光看向'露'西亚,这只小狐狸,竟然也会如此细心?

“哼,我只是怕你感冒,鼻涕弄脏了我的书罢。”小狐狸双手抱胸,不屑的将头一撇,气哼哼说道。

“是是是,将你的书弄脏了,真不好意思。”

看到这样的小狐狸,那股情商上的优越感,让我自然而然的像对待小孩一样,在她骄傲的脑袋上'揉'了'揉',那两只耳朵,真是分外柔软温暖呀。

“你……”小狐狸怒瞪着我,一时却找不到合适语言。

“那么我先走了,明天再继续话题吧,嗯嗯,人生啊……”

看着两人消失在大门,'露'西亚惘然若失,'摸'了'摸'自己刚刚被轻'揉'几下的耳朵,歪起了脑袋——真的,那么喜欢吗?

想了一会,她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书上,却无法再定下神来,换了好几个位置,换了好几本书,都是这样,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最后,她将手的书本一合,慵懒的趴在自己原本的宝座上,懒洋洋的姿势简直和某人一'摸'一样,本该冰冷的桌面,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一丝余温。

将尾巴往怀里一蜷,盖上被子,'露'西亚'迷''迷'糊糊在进入了梦乡——嗯,早点睡,明天找那个坏蛋去。

“怎么样?跟妩媚动人的狐人族小公主谈理想,谈人生,谈感情,一定很有意思吧。”回到自己的帐篷里,琳娅立刻酸溜溜的看着我。

“你这不是看着了吗?一个下午都在睡觉呢。”

我顿时翻了一个白眼,女孩子吃起醋来,还真是不可理喻,不过有女孩子为自己吃醋,这种感觉也蛮不错的。

“哼哼,谁知道呢?说不定呀,只是交流感情累了,刚刚好睡着而已。”琳娅为我脱下外衣,继续酸溜溜的娇哼着,只不过再酸的语气,也依然带着让人温暖的感觉。

“竟然连我的话都不信,可是要打屁股哦。”我作势欲扑,琳娅连忙娇笑着躲闪开来。

“不说这个,和玛玛加大长老商量的怎么样?”

脱下外衣,我继续将身体蜷入被子里,回笼觉呀,总是如此让人无法抗拒,结果却遭到了琳娅娇媚的白眼,说我像只怕冷的大熊。

“玛玛加大长老和其他几位长老都同意了,明天还要召集所有狐人族投票,不过,也多亏了吴大哥你在擂台上的表现,相信那些狐人都会赞同的。”琳娅趴在我的床边,柔声说道。

“这可说不定,说不定其他狐人嫉妒我这个获胜者,能和他们的天狐殿下在一起,而下黑手呢。”

“哼,那些人可不像你那么小心眼呢。”秀气的鼻子一皱,琳娅捏着我的鼻子娇笑道。

“好呀,你敢说我小气?”我顿时怒目。

“就是就是,吴大哥是罗格第三抠门,这可是爱丽丝告诉我的哦。”琳娅不畏强权,无所畏惧的笑指着我哼道。

“哼哼,没想到我的秘密竟然被你发现,这样的话,我只好……”在琳娅不妙的眼神,我一把抓住她拉入了被子里,顿时满被窝的香艳涟漪。

第二天,琳娅一大早便去和玛玛加那些大长老商量去了,我正想出外面溜达,看能不能和那些妩媚的狐人mm谈谈理想,谈谈人生,结果才刚刚走出帐门,就看到了早早潜伏在附近,看见我之后'露'出满脸得意笑容的小狐狸。

“走,我们交往去,事先说明,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早点结束而已,你可不要误会了。”

小狐狸强行抓着我的手拖向自己的帐篷,路上犹自嘴硬的这样嘀咕着。那些一早起来的年轻狐人,看到这一幕,顿时纷纷投以悲愤欲绝的目光,他们眼尊贵无比,高不可攀的'露'西亚殿下,竟然主动拖着一个男人在大街上走?

要完蛋了,察觉到那些年轻狐人仿佛要将我千刀万剐的杀人目光,我顿时叹息一声,琳娅宝贝,看来今天的狐人投票,有那么几分危险呀。

“来,坐吧。”

再次被小狐狸拖到她的小香闺里面,本来还以为她有什么事,才一大早就将我绑架过来,没想到来到以后,她指着昨天那个位置,让我坐下,自己在书架上找几本书,竟然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我说,你一大早拉我过来,就是让我陪你看书?”等待了许久,见她真的陷入了书本里面,我不禁头疼的捂起了额头。

“是呀,这也是交往的一部分不是吗?”小狐狸那和以往完全不同的,恬静的笑颜,看了我一眼,淡淡应道。

别擅自在给本来就严重脱离了正规的交往内容再添加其他设定呀混蛋!!

我叹了一口气,看了聚精会神的小狐狸一眼,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身边有个千娇百媚的美女可看,而且小狐狸这种恬静优雅的气质可不常见,得多看几眼赚个够本才行。

想到这里,我继续昨天的内容,随手翻翻书,再看小狐狸一眼,再看看书,然后逐渐进入梦乡……

等等!!

我终于发现这个弥漫着安心和谐气息的朴素帐篷里,唯一的突兀之处了,为什么只有小狐狸一个人住?

“喂,我说小狐狸,你的父母呢?”想到一种可能'性',我的声音不禁放轻,温柔了很多,生怕引起巨大的波澜。

小狐狸抬头惊讶的看我一眼,顺手将书合上:“没想到你也关心这个,我的父母在我懂事之前就已经死了,怎么了?”

“……”

果然如此,我张大嘴巴,想说点什么,却有发现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安慰的话?我不是那种善于安慰人的人,在说'露'西亚现在的样子,看起来也并不需要安慰。

“不好意思,问了不该问的事情。”

最后,我只好轻声说道,手又不知不觉伸向了对面,轻轻的抚'摸'着'露'西亚的脑袋,出乎意料的,她这次并没有抗拒,当然,也不是因为被我这么一问,触动了内心的柔弱处,她眼睛里满是疑'惑'的看着我。

“为什么要道歉呢?很多人,包括库克,马拉格比还有白狼,这样问我之后,都向我道歉了。”

“因为没有父母,不是一件值得伤心的事情吗?”我不禁有些好笑,为什么这只小狐狸偏偏在一些常识的问题上犯'迷'糊呢。

“没有父母……伤心?”小狐狸歪起了脑袋,身后的大尾巴疑'惑'的一甩一甩,然后摇了摇头。

“在我很小很小,不懂事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所以在我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父母的存在,有什么好伤心么?”

接着又凝视着我问道:“我这样说,你会不会觉得很无情,我是玛玛加'奶''奶'抚养长大的,虽然有时候看到其他人有父母,会偶尔羡慕,但是玛玛加'奶''奶'很关心我,父母能给我的温暖和关怀,她都给了我,我甚至连父母的样子都没见过,也就逐渐淡忘了他们的存在。”

这样说着,小狐狸默默的凝视着窗外的飘雪:“每个人都觉得,我应该为没有父母而感到伤心,是他们错了,还是我错了?”

“没有谁错,一般情况下,没有父母的孩子,都会被冷落,欺凌,受尽苦难,所以他们便下意识的这样认为,只能说明你很幸运,也很幸福。”我笑着轻轻在她脑袋上一按。

“如果我不是天狐的话,就会和那些孩子一样吗?”

'露'西亚愣愣自语道,接着苦笑起来:“我一直想摆脱这个身份带给自己的束缚和荣耀,凭着自己的努力获得其他人尊敬,结果到头来,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身份,我说不定早已经冻死饿死了。”

“玛玛加'奶''奶',也是因为我的身份才对我那么好的吗?……坏蛋,都怪你,这些平时我刻意避免去想的事情,都被你给捅了出来。”说着说着,陷入纠结状态的小狐狸,不禁将气撒到我头上。

“这有什么好烦恼或者回避的。”看到'露'西亚烦恼不堪的模样,我哑然失笑道,怪不得都说狐狸多疑,果然不错,有时候想的太多太复杂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天狐的身份又如何,只要它能给自己带来幸福,就应该承认它的存在,并不是说有了这个身份,你就无法向其他人证明自己了,要人人都学你这样,国王的儿子岂不是要从乞丐做起?”添了添嘴唇,我继续说道。

“玛玛加大长老,究竟是不是因为你的身份才抚养你,这又有关系吗?至少她现在是关心着你,爱着你的,你只要去享受,去守护这些幸福就好了,这个世界,能得到幸福的人并不多,你就别不知足了。”

“是这样吗?的确有些道理。”'露'西亚歪着脑袋,很认真的考虑起来:“你说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

“嗯,好好想想吧,你会觉得比以前更幸福的。”

我笑点着头,一个人的观念和想法,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扭转过来的,不过我相信以小狐狸的聪明,一定能够想通,将这些纠结的时间,用于其它方面。

看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这只小狐狸突然抿嘴笑了起来:“什么都不想,只要去享受,去保护幸福就好了,坏蛋,这些话果然很合适你这个一根脑筋的笨蛋说出来。”

“……”

我难得扮演一次人生的导师,你就不能说些好话,夸奖一下满足我的虚荣心吗?

说完这番话以后,时间再次陷入了沉默,小狐狸依然宛如气质高雅的绝'色'才女一般,看着那些深奥难明的书籍,也不知道有没有将我刚刚那些话放到心上。

“坏蛋~~”

在我'迷''迷'糊糊的正欲睡觉的时候,耳旁突然传来小狐狸那独有的柔媚似水的声音:“你的父母呢?”

“我呀,和你一样,都是'奶''奶'抚养大的,不过我是真正的'奶''奶',比你幸运一点点。”我'迷''迷'糊糊的应道。

“我该道歉吗?”媚人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不用。”

我很肯定的答道,'迷'糊之,仿佛看到了一双如皓月星辰般的美丽眼睛,正深深的凝视着自己。

“没想到,你和我如此相似,这样的话,以后就便宜你一点,准许偶尔'摸''摸'我的耳朵吧,不过尾巴绝对不可以,那可是……”

冬天的瞌睡虫在作祟,眼睛越发沉重,后面的声音已经逐渐发散模糊,不过小狐狸给的福利,我已经确实收到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