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哈洛加斯的惊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七十六章哈洛加斯的惊变

……

“对了,琳娅,你对医术很在行,莱娜的病你看怎么样?”乘着'露'西亚队伍四人在一旁打闹,我轻轻凑到琳娅耳边问道。 飞

“我只不过是略懂皮'毛'而已。”琳娅就是经不起夸,脸红红的摇起了头,又继续道:“这种病很难医治,我现在也不知道确切情况,怎么能轻易下定论呢?”

“什么什么,琳娅姐姐有办法医治莱娜?”

小狐狸那双狐狸耳朵可是多功能型的,手感柔软,可爱实用,即使是在白狼和马拉格比吵吵闹闹的声音,也听到了我们两个的窃窃私语,连忙凑够来问道。

她还是很分轻重的,事关莱娜的幸福,也顾不得对琳娅那股莫名敌意了,一声姐姐叫的贼甜贼腻人。

这一声叫得大声,别说库克,就连正掐着马拉格比脖子怒斥的白狼,也听到了,连忙放下灵魂脱壳,就快要蒙主召唤的马拉格比,瞪大赤红的眼珠朝琳娅冲了上来。

“什么,你说莱娜的病可以医治?”

“白狼大叔,先冷静点好吗?”

我一脚将如同猛虎般向琳娅窜过来的白狼撂倒在地,不怀好意的看着他,我说大叔你想对我的琳娅干什么?

“不好意思,我失态了,不过,你们说的是真的吗?”

在地上摔个响亮的白狼站起来,脑子里冷静了一点,不过炙热的目光还是紧紧锁定着琳娅,不愧是重度妹控,只是听到一丝丝希望,也立刻失去了往昔的风度和冷静。

琳娅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瞒大家说,这样的病想要完全治好,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或许会有让莱娜妹妹更轻松一点的办法,我现在也不能确认,因为还不知道莱娜妹妹具体是哪方面的问题……”

尽量用一些我们这些医理白痴也能听懂的话解释着,大家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原来还是无法治好呀,不过,即使能配成让莱娜更好一点的'药'物,也算是天大喜讯了。

白狼脸'色'忽明忽暗,最后也看开了,那如同大雪山般朗朗笔直的腰杆,突然深深的朝琳娅鞠了一躬。“琳娅大人,拜托你了,哪怕是让莱娜稍微好过一点点,请务必帮帮她,我求你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不说你是吴大哥的朋友,就算不是,莱娜妹妹那么可爱,我又怎么舍得置之不理呢?”被白狼的举动吓一大跳,琳娅连忙小跳着躲到我身后,避开了这深深的一鞠,慌忙说道。

“我还是第一次见白狼求人呢。”白狼身后,'露'西亚微微乍舌。

“而且第一次求人就那么轰轰烈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魂的马拉格比,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附和道。

“其实,吴大哥也能帮上忙的。”

躲在我后面,琳娅探出头来说道,那双硕大柔软的'乳'峰微微压在背上,像电流一样酥酥麻麻的传到大脑,如果是在帐篷里,我非要逮到这个诱人的小妮子狠狠欺负一番。

“什么,我能帮上什么忙?我可是对医理一窍不通呀。”那旖旎的触感,立刻被琳娅的话所警醒,我哭笑不得的看着琳娅,这不是将我往火坑里推吗?

果然,听琳娅这样一说,白狼又转而用炙热的目光锁定着我,

“吴大哥,你忘记了,牧师,牧师。”

琳娅凑在我的耳边小声呵道,她并不确认'露'西亚小队知不知道我能使用其他职业技能的事情,所以说的很小心。

我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最近一直被阿卡拉压榨,几乎都忘记了牧师这个济世救人的职业,可不是,牧师的治疗术肯定对莱娜有效。

“能彻底救好吗?”我问琳娅。

摇了摇头,琳娅惋惜道:“就算是牧师的治疗术,也无法治好这种病,如果是在以前,牧师职业盛行的时候,精通四阶治疗系【光之精灵】的高级牧师,或许可以借着将光精灵一口气融入莱娜的体内,将她的心脏一口气完善。

精通【光之精灵】?也就是说,普通状态的【光之精灵】也不行罗?不然的话,我现在已经四阶,按道理只要获得附带【光之精灵】的牧师专属装备,就能完全治疗莱娜了。

我这样问道,果然,琳娅还是摇起了头:“必须是对【光之精灵】理解到极致的高级牧师才行。”

我们两个窃窃私语好一会,才在白狼焦急不堪的眼神,将结果告诉他们,'露'西亚是知道我能使用其他职业技能的,当初还是拜托她,才将刺客的【加】技能弄到手呢。

白狼三人知道以后,反应也和'露'西亚差不多,先是一惊,一叹,随后又理所当然了,对于见识过血熊变身的他们来说,任何奇迹发生在我身上,他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知道我能用治疗术,让莱娜进一步好转以后,虽然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治好,白狼也是喜不自禁,这次回来,他得到的惊喜实在太多了,和父亲弟弟重聚,和亲妹妹相认,现在再听闻自己妹妹的病可以好转,一连串的打击,让他这个铁铮铮的大男人,眼睛再次湿润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事先说明,可别再玩刚刚那套,否则就不当我是朋友了,你看琳娅就被你吓着了。”见白狼又有鞠躬道谢的趋势,我连忙说道。

“好,好,你说怎么就怎么,我白狼欠你们一个人情,以后,就是要我这条老命,我都绝不说二话。”白狼斩钉截铁的说道。

“凡兄弟你要你这条老命干什么,又不值钱。”一旁的马拉格比笑嘻嘻的攀着白狼的肩膀说道:“真那么想回报,干脆将你的妹妹许配……”

这家伙,难道还得不到教训吗?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呀。”

眼看白狼掐着马拉格比的脖子,就要将他送回老家结婚了,我连忙'插'嘴道:“我们这次来狼人族,最多只会逗留一个月,琳娅的草'药'还好说,走了以后可以交代其他人弄,但是我的治疗术就不行了。”

将全身瘫痪,口吐白沫的马拉格比像扔垃圾一样甩到角落,白狼也陷入苦恼:“要不,就让莱娜跟在你身边吧。”他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痛苦的这样说道。

“怎么可能?我说白狼大叔,我也是和你们一样,以后要继续去历练的,怎么能让莱娜呆在我身边?”

看着一副充满了将自己的妹妹交托出去的沉重感的白狼,我顿时哭笑不得,所谓的关心则'乱',白狼的脑子大概已经是一片混'乱'了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吧。

“那究竟该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白狼急得团团转,那一头白发,看起来就像是苦愁成这样似的,众人也不禁暗自思索,却怎么也找不到办法。

治疗术只有我一个人会,莱娜不可能跟在我身边,我也不可能为了治疗莱娜永远呆在狼人族,这便是死结。

“别着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说不定会有办法,还是先看看能不能给莱娜弄出更好的草'药'吧。”我这样说道,白狼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见众人将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琳娅俏脸微红,湛蓝'色'的眼睛里,羞涩绽放着自信的光芒:“等莱娜妹妹醒过来之后,判断会更准确一点,我们明天再来一趟如何?”

众人点头称是,都知道看病这种东西不能急,要是看差一点,配'药'有一点差错,都有可能导致反效果。

又聊了一会儿,我和琳娅,便在白狼亦喜亦忧的眼神目送离开了他的家。

回去的时候,我一路沉思,在聊天,马拉格比无意的一句话,让我找到了新的方法,他笑着说:为了救治妹妹的病,在从鲁高因到库拉斯特的航海,白狼在途岛的时候听闻了人鱼传说,竟然在那里足足找了半个月,才不死心离去。

传说之,人鱼之血能够治疗百病,这只是个传说,只有我知道,虽然无法确定人鱼之血是不是能治疗百病,但是人鱼却的确是存在的,家里的鱼缸还养着一条黄金人鱼呢。

只是埃里雅的事,我不敢让太多人知道,甚至连琳娅也没有告诉,当然,琳娅我是会找时间告诉她的,而白狼他们,即使我能借埃里雅的一点血,治好莱娜的病,那也得偷偷瞒着他们进行,最好谎称奇迹就行了。

不是我信不过白狼他们,而是埃里雅存在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了无数纠结,我现在能用埃里雅的血治疗白狼的至亲,万一以后,他,或者其他知道埃里雅存在的人,他们的至亲,至亲的至亲,至亲的至亲的至亲……,又得了什么不治之症,那该如何呢?

友情这种东西,也必须谨慎,这个大陆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悲剧,埃里雅只有一个,让我如何能够经常借用她的鲜血去医治别人?再说,埃里雅身为人鱼王族,整个大海的统治者,万一以后让她的亲人知道我老是给她抽血,说不定地狱这边没攻过来,我们到是先和海族火拼起来了。

想这些也没有用,还不知道传说是不是真实的呢,万一只是捏造,人鱼之血没有任何治疗作用,我岂不是在白白苦恼?

第二天,在琳娅的商谈会议结束以后,午,我们再次来到白狼家里,莱娜已经醒来来,看起来气'色'似乎比昨天还好,面对着我们,'露'出静而不失生气的微笑,在她身上,有着一股宁和安详的气质,即使是心情暴躁的人,来到她身边,也会立刻安静下来。

“凡大哥,琳娅姐姐,你们来了吗?”半卧在床,靠着洁白的枕头,莱娜仰起她那天鹅般美丽的脖子,呈现出白皙优美的轮廓。

“你怎么知道是我们?”我笑道,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我虽然看不到,但是耳朵却是很灵敏哦,凡大哥和琳娅姐姐的脚步声,我已经记住了。”莱娜略有些苍白的嘴唇,抿起一道弯弯月牙,头上那双不似其他狼人那般尖耸,而是有着漂亮弧线的狼耳朵,煞有其事的摆了摆。

“白狼应该告诉过你了吧,想治好么?”看着这样静透'露'出一丝顽皮的莱娜,我仿佛也有了妹妹的感觉,不禁打趣道。

“从小到大都这样过来,说实话,也已经习惯这样的日子了,不过,真的好想出走到外面,感受一下从大雪山那边吹来的风的味道呀。”说到外出的时候,莱娜苍白脸上也闪现出了一道微微红润。

“好叻,既然是莱娜妹妹的希望,我这个做哥哥的,当然要将老命豁出去才行,不过事先说明,你自己也要配合才行,饭得多吃一点,不能挑食,知道吗?”我示意琳娅一眼,她笑意盈盈的坐在莱娜床边,将她的小手轻轻握住。

“凡大哥的口气,越来越像克里兹哥哥了。”莱娜轻轻抿嘴笑道,她笑起来的时候,那股静祥和的感觉,越发让人感觉到美丽动人。

“麻烦琳娅姐姐了。”莱娜一边温顺的按照琳娅所说的话,将手抬起,或者拳头紧握,嘴巴张开,伸出小舌,一边说道。

真看不出,琳娅的诊断方式,既然和原来世界的医有几分相似,不过她的小手时时在闪烁着魔法的光芒,显然还借助了魔法诊断,到颇有点“西”结合的感觉。

大概十分钟过好,琳娅微微一笑,道一声“好了”,重新将被子拉到莱娜下巴位置。

“怎么样?”

旁边一直沉默的白狼,轻声而急促的迫不及待问道。

点点头,琳娜脸上的灿烂笑意,让我们紧绷的心也轻松了很多:“为了谨慎起见,明天和后天我会再诊断一次,如果没出什么问题的话,大概就可以配'药'了。”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白狼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话才好。

琳娅朝我眨眨眼睛,示意接着该我上了,先由琳娅诊断再由我治疗,是为了避免我的治疗术会影响琳娅的诊断效果。

马拉格比这厮眼睛就是贼尖,一眼就发现了我们小两口的眉目传意,立刻尖声怪叫起来:“诶,凡兄弟要开始治疗了,我们是不是全都出去,让出一个安静温暖的环境给他们两个。”

任谁也能听出他口气里的暧昧,这不,莱娜抿嘴静的笑着,但是苍白的俏脸却染上了一片红晕。

“的确,你这个家伙必须跟我出去。”这样说着,白狼阴沉着脸,在马拉格比惨兮兮的悲鸣,将他拖了出去。

淡淡一笑,我的身上瞬间便来了一个大换装,原本简便的防风厚皮披风,瞬间便成了洁白如雪的牧师袍,手也合着一本流淌着金'色'圣洁光芒的牧师之书。

琳娅和小狐狸立刻惊讶的望着我,尤其是小狐狸,好像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美目睁得大大的道:“坏蛋,你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好别扭。”

牧师之书上另外一个技能【神圣】的副作用呗,我耸了耸肩膀,也多亏有了这个技能,几乎不用我多解释,那些平民看上一眼,就会立刻相信,省去了很多麻烦。

琳娅惊讶过后,也就恢复了,毕竟她是见识过小幽灵的,我身上散发出来的圣洁气息,八竿子也不及小幽灵身上来得浓郁强烈,只是小幽灵那傲娇淘气的'性'格,有时很容易让人忽略她身上的气质。

只是她目光痴痴,不知道在想什么,想她们爱德华家,当年是大名赫赫的牧师家族,整个大陆四分之一以上的牧师都和爱德华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只是现在,又有多少个人知道爱德华家是其实牧师家族而不是魔法家族呢?

坐在琳娅刚刚坐的位置上,被马拉格比那个大嘴巴一说,我反倒有了一丝尴尬,到是莱娜,脸上的笑意显得如此自然恬静和温顺,感受到我迫近的圣洁气息,她微微皱起可爱的鼻子。

“这就是牧师的感觉吗?好温暖,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好想成为一名牧师呀。”

“只要你乖乖听话,治好了病,到时候我帮你达成愿望。”

我笑道:“来,将手伸出来。”

轻轻碰触着莱娜如同雪一般白腻的小手,握在手心的感觉,纤细的让人吃惊,冰凉凉软滑滑的,就像是要立刻融化在自己的手心里一样。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治疗术的光芒在手升起,淡淡的洁白,却又无所不在,就连窗外明亮的光线也要黯然退却。

治疗术的力量,被我控制着缓缓输入莱娜的手心,她那苍白的脸蛋逐渐泛起了红润,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从她那柔软得风一吹就能倒的纤细身体里散发出来,白狼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静静站在门边,看着莱娜脸上逐渐泛起的健康'色'彩,眼角那是擦了又擦。

大概五分钟左右,治疗术的效果终于淡化,整个卧室的光芒似乎也随之一暗,轻轻将手的书本一合,我笑道:“莱娜妹妹,感觉怎么样?”

“——从所未有的力量,在我身体里慢慢流淌,用英雄小说里这样的台词合适吗?”莱娜一句话将所有人都给逗乐了。

不过,当我收起白袍和牧师之书时,身上的圣洁光芒一散,小狐狸后面的一句嘀咕却差点让我跌倒在地。

“又变得傻里傻气了。”

“哥哥,我想出外面吹吹风,可以吗?”莱娜充满希翼的声音,向靠在门上的白狼问道。

白狼看了琳娅一眼,见她笑着点点头,才忙不迭的答应下来,接过从我那里交过去的莱娜的小手,将她扶下床,那小心翼翼的动作,就像捧着什么绝世珍宝一般。

隔天的同一时间,外面再次来到白狼家里,为莱娜诊断了病情,不过我却没有用治疗术为莱娜治疗,就像西医'药'一样,治疗术这玩意,用的太频繁对身体并不好。

接下来几天,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小狐狸她们,陪着莱娜一起度过,莱娜这个讨人喜欢的娴静女孩,一口一个凡哥哥是叫的越发清脆自然,让白狼都有些嫉妒了,我私底下也暗自疑'惑',莫非咱除了'奶'爸光环以外,还有妹帝光环?

不过随后几天,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白狼变得忙碌起来了,好几次我和林雅去到,都只有'露'西亚她们在陪着莱娜,白狼却撇下他的妹妹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除此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疑'惑',就是哈达玛斯的踪影,除了刚刚来到时,和狼人王克莱尔一起外出迎接我们的时候,见了一次,自那以后,就再也没见到他了,难道他欠我一个盾牌,跑外面躲债去了?

正当我以罗格第三抠门的心理,暗自揣摩着哈达玛斯的时候,哈洛加斯那边却出现了意外的状况。

先前那次任务,寻找失踪的七个野蛮人小队,可谓是做的不明不白,虽然到最后完成了任务,但是这些野蛮人为什么会失踪,幕后究竟有没有指使者?是谁?有什么目的?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都完全不明白,那种敌暗我明的感觉,实在让人有够压抑。

而这份刚刚从哈洛加斯传来的简报,却将这种不利的环境彻底扭转,不过结果,却让我高兴不起来。

在我们还在狐人族的时候,马拉所提议的“大清扫”活动,便迅得到了全体野蛮人通过,这些壮汉体内燃烧的都是热血和斗志,只要有人带头,这种活动向来都是全体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就连哈洛加斯正处于食物短缺的严峻状态,根本就不适合举行这种活动,也给抛之脑后。

当初,我还不知道马拉为什么要突然做出这种让哈洛加斯雪上加霜的提议,看了简报之后,我便立刻明白了,她是为了将水搅'乱',乘机浑水'摸'鱼,而这条大鱼也的确给她'摸'到了。

我根本无法想象,背后策划这次绑架野蛮人活动的,竟然是哈洛加斯那个著名的老疯子和可怜虫——尼拉塞克,不仅是我,所有的野蛮人也无法相信,一个为了守护世界之石神殿,执着到疯狂的人,竟然会背叛哈洛加斯,背叛自己的族人,执着,信仰和灵魂?

然而,事实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他,让那些原本不屑一顾的野蛮人张大了嘴巴——尽管没有人喜欢尼拉塞克,但是对他内心的疯狂和执着,却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对他们来说,无疑和听到圣女会像小狗一样咬人般,觉得疯狂。

尼拉塞克是个死灵法师,而且是个深不可测的死灵法师,在大清扫的活动,他终于再也忍不住出手,当暗看到尼拉塞克带着狰狞的笑容,骷髅般的爪子轻轻一挥,倒在地上死去的野蛮人便像被泼了硫酸一样,尸体迅化解,变成生命能量凝聚在他手的时候,所有人的都惊呆了。

在野蛮人心目,死去的战士是神圣不可亵渎的,无论尼拉塞克这样做的目的是出于什么,都已经引起了他们深深地愤怒,不过,这些大个头过于冲动,却没能当场将尼拉塞克干掉,反而让他跑了。

看到这里,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既惋惜,又庆幸,庆幸的是隐藏在哈洛加斯的一个定时炸弹,终于给找了出来,看尼拉塞克的手段,那些被绑架的野蛮人,也一定是为了供给他吸取生命能量吧,幸好救得及时。

惋惜的是,又回忆起了笼罩在尼拉塞克周围那股深深的悲哀绝望的气息,就如同罗德一样,给我的感触是那么深,隐隐觉得,尼拉塞克背叛的目的,并不是和其他堕落者为了获得力量一般那么简单,里面,或许又隐藏着什么让人悲哀的故事。

我并不想'插'入到这件事里面,不想去挖掘藏在尼拉塞克背后的故事,有罗德一个,就已经够了,否则,那隐藏在这个世界的真正规则——如同巨大的蛛般,无法挣扎,无法摆脱,四周一片黑暗的绝望世界,会让人彻底崩溃。

马拉似乎也足够体谅我,简报上只说了这场事故的经过,却并未有让我出马的意思,用力合上简报,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说起马拉也真够老狐狸的,我敢保证,她肯定知道尼拉塞克的真面目,也知道绑架野蛮人事件是他策划的。

不过,马拉知道以尼拉塞克在哈洛加斯的评价,即使她这个威望甚高的长者亲自出面指点,也未必会有多少人信尼拉塞克竟然会背叛,所以才不顾食物短缺的严谨形势,策划出这么一起引蛇出洞的计划,尼拉塞克隐藏了那么多年,已经是狐狸一只了,但是马拉这只老狐狸雷霆出手,周密布局,他还是显得有些不够瞧。

算了,有马拉在,相信尼拉塞克也蹦跶不了多久,我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早点回罗格营地去吧,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也不知道维拉丝她们升到了几级,估计这次回去以后,就能带她们去鲁高因历练了,还有小幽灵那个披着圣女外衣的小淘气蛋,没有我在身边,不知道现在有没有精神呢?

不过,我的安逸日子并没过多久便被彻底打破了,这一刻,我深深的感觉到了主角光环的威力。

在我收到简报的第四天,这段时间神出鬼没的白狼找上了我,将我独自拉到小帐篷里面。

“凡兄弟,我求你一件事。”这样说着,白狼再次深深的鞠了一躬。

“不是说了吗?你这样做就是不把我当兄弟看待,有什么事不能挺直腰杆说?这可不像你白狼的风格。”我皱了皱眉头躲了开来。

“可是,莱娜那里,已经多亏了你们的帮忙,如今我却还要……诶……”白狼苦笑道,他本来就不是一个会求人的硬汉,如今心里觉得这份恩情,大概是一辈子也还不了了。

“莱娜妹妹竟然将我一声哥哥,那她就是我的妹妹,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可别自作多情,以为我是因为你才帮助她的,你还是先给我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看你这几天神出鬼没,人影难见,莱娜可是伤心的很。”

我翻了个白眼,这年头,还有将人情往自个身上揽的笨蛋?

“我想请你帮我救一个人。”白狼将身子坐正,将事情经过向我娓娓道来。

原来他最近忙里忙外,回来的时候风尘仆仆,都是跑出去找人去了,而他要找的人,却是克里斯的恋人——一个叫安亚的女子。

原来克里斯已经有了恋人,难怪当日狼人王克莱尔会说出那番话。

“虽然克里斯让我千万不要麻烦你,但是这些日子,整个狼人部落,甚至狐人部落那一带,都找遍了,却还没有找到。”白狼沮丧的叹了一口气。

“这些年来我不在家,多亏了父亲和克里斯弟弟帮我照顾莱娜,如今他的恋人不知所踪,我却帮不上忙,想来想去,只能来求你了。”说完,他作势又摇举动,被我连忙扶住。

“你怎么就能确定我能找到人?”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白狼,他那对我自信满满的态度是怎么回事?说到打架,或许我还能帮上几分,但是找人的话,我若是不带回城卷轴一个人跑出去,说不定都还要别人找呢,如何去找别人?

“我相信凡兄弟你的能力,一定没有问题的。”白狼目光熠熠的说道。

“这个……”

我的笑容越发苦涩,其实答应他,到外面随便逛一圈到也无所谓,只是这样辜负了白狼的期望,似乎又有些说不过去。

正在我犹豫之时,帐门突然打开,一看,是克里斯王子。

“哥哥,不是让你不要麻烦凡长老吗?”克里斯脸上的笑容依旧,不过却是苦涩的笑容。

“难道你不担心安亚了吗?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能忍心看到你沮丧下去?”白狼立刻拿出了做哥哥的威严,不容置否的说道。

“等等,等等,你们先停下来。”看克里斯又有反驳的趋势,我连忙伸出手让两个人停下让,继续让他们吵下去的话,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有结果呢。

“既然白狼跟我说了,我也不能置之不理,如今之计还是先商量一下该怎么找才好。”添了添嘴唇,我继续说道:“克里斯王子,能不能给我说说,安亚究竟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在什么地方失踪?”

克里斯似乎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微微一叹:“安亚她是在三个月前失踪的,当时她从哈洛加斯来我们狼人部落这里,可是我却一直没有等到她的人,后来到哈洛加斯一打听,才知道她已经失踪了。”

“三个月以前,那不是在'露'西亚的比武招亲之前吗?恋人失踪了,你还有闲情带族人打擂台?”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克里斯,这未免也太……薄情了一点吧。

“凡兄弟,你有所不知。”

克里斯苦笑着默不作声,白狼却在一边为他解释:“当日那四个年轻狼人,都是我们狼人族里的优秀人才,尤其是哈达玛斯,以后在族里的地位举足轻重,克里斯身为未来的狼人王,也有许多难处呀。”

原来是这样,我吸了一口气,看来这个“王”,还真不是那么好当呀。

“那么,克里斯王子,不要怪我危言耸听,安亚已经足足失踪了三个月了,你也知道,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危险,各种各样不幸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这个我也知道,不过我相信安亚并没有出事。”克里斯自信的说道:“安亚的实力本来就不差,而且你看这个……”

说着,他将右手伸到我前面,将一块散发着淡淡绿'色'光芒的漂亮戒指,展示在我面前。

“这是从精灵族里流传下来的恋人之戒,共有一对,另外一只在安亚手上,这两枚戒指被精灵施展了神奇的魔法,相传只要彼此相爱,另外一方出事,戒指上的光芒马上就会消失。”

“还有这种东西……”

我喃喃的看着克拉斯手上的戒指,心想是不是自己也弄几对,只是光是维拉丝,莎拉,爱丽丝,茉莉莎,还有琳娅,不是就要将自己五个指头带满才行?!!

“除此之外,你还有其他线索没有?”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将脑海里得到的情报整理一下,我再次问道。

克里斯点点头:“本来这三个月,我们也是只能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安亚失踪的区域四处'乱'找,不过……不知道凡长老你是否得知几天前哈洛加斯发生的事情?”

“是指尼拉塞克吗?”

我第一个便是想到这件事,不过没想到狼人族这边的消息到是也传的挺快的,要知道,我得到第一手简报,也仅仅是过了四天而已。

“没错,我怀疑安亚的失踪,和尼拉塞克有关。”克里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会那么确认?”

“因为尼拉塞克和安亚是朋友,如果说整个哈洛加斯,还有什么人能和尼拉塞克说得上话,便只有安亚了。”

的确,如果是这样的话,联系到尼拉塞克反叛事件,很容易就会将和安亚失踪的事情联系起来。

“如果是尼拉塞克所为的话,那么安亚就很有可能并不被隐藏着附近,而是哈洛加斯那片区域。”

“所以白狼知道以后,才会找上我吗?”

我苦笑道,纳洛加斯区域,那里可是遍布着五十多级的怪物,以白狼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敢涉足,也难怪他立刻想起我了,还有哈达玛斯,自从狼人王迎接我们过后,便再也不见踪影,估计也是因为内疚,而没日没夜的帮克里斯去找他的情人去了……

原来如此,看来自己还是要和尼拉塞克那个悲哀的家伙扯上关系呀,这一刻,我心里涌起了深深的无力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