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寻找冰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七十八章寻找冰河

……

小甲果然如小狐狸所说,虽然度缓慢,但方向到是一点也没有偏离。 飞

我窝在篮子里睡大觉,上有微微透气的布盖遮着,下有琳娅为我精心铺好的棉垫,旁边还有一只暖洋洋的小狐狸,直想借用一句话——这个冬天不太冷。

因此,这觉直直睡了一天一夜,才全身松软舒服的伸个懒腰,睁开眼睛,却发现旁边的小狐狸,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蜷入了自己怀里,像只怕冷撒娇的小猫一样,姿势可爱的紧。

这狐狸懒起来,也是没边呀,我心里想道,自己将近两天没合眼,睡那么久也说得过去,没想到这只在狼人族好吃好喝好睡的狐狸,竟然也如此贪睡。

我以为她还睡着,便微微挪动着手,在她头上'毛'绒耳朵上碰了碰,心里莫名觉得,这副情景不是像婴儿缩在妈妈怀里睡觉一样吗?只是这个“婴儿”却是个头大,漂亮的紧。

刚刚一碰触,这只机警的小狐狸,便抬起了头,一双如皓月明星般的漂亮眼珠,在黑暗的篮子里撒下了漫天星光,看着我。

“你什么时候醒了?”我微微笑道。

“哼,以为我和你这只懒熊一样吗?琳娅说的果然没错,你是只大懒熊……”顿了顿,她有些得意的在我怀里一蹭,那种感觉,就好像一只漂亮的小猫咪在怀里“喵呜~”一声般可爱异常,然后继续道。

“我可早就醒了,只是外面天太冷,不得已才和你这个坏蛋睡一起,哼,哼,臭死了。”

黑暗,小狐狸那红扑扑的萝莉脸蛋,又染红了一点,似乎觉得“睡在一起”说的有点暧昧过头了。

“臭?”

我疑'惑'了,出发之前可是被琳娅推着洗了一个澡,换了身衣服,怎么会臭呢?皱着鼻子嗅了嗅,却只能闻到满鼻子的诱人暗香。

想不通,我只好坐起来,将脑袋探出篮子外面,看看遍地的白雪皑皑和高耸雪山,迎面刮过来的刺骨冷风,顿时让还有些'迷'糊的脑袋一醒:“现在到哪里了,还有多少多久到冰冻高地?”

“还要一天吧,快将布盖遮上,冷死了。”小狐狸这懒虫,打着哈欠抱怨起来。

“你谁吧,我出去,肚子饿了,吃点东西,顺便弄点热水,睡了一天,喉咙都快冒烟了。”迎着外面冰冷的世界,我从篮子里跳出来,将盖子重新遮上,里面传出小狐狸懒洋洋的女王式语气:“热水我也要。”

话说……我突然想起,如今小甲脱离投影的范畴,成为真实的存在,也必须进食才行吧,当我这样问的时候,小甲那双滴溜眼睛委屈极了,似乎在说:废话,我当然要吃了,这么重要的事,给你做牛做马一个月,你才想起?

不管怎么说,小甲似乎完全能解决自己的食物问题,否则的话,我该为如何给它提供食物而犯愁了,如此庞大的巨兽呀,一顿一头牛都不知道够不够,要是有【哔】豆之类的东西该多好呀,体积小易携带,瞬间补充体力,吃一颗十天管饱,真有不足之处,估计也就只剩下口感和味道问题了……

第二天,“新马”识途的小甲,终于踏着慢吞吞的脚步,进入了冰冻高地,这里可不能大意了,随时会出现那些烦人恶魔喽啰,带着小甲的老本家攻城兽随处'乱'逛,遇到这么一群怪物,小甲一个人很被动,而且篮子里那只贪睡怕冷的小狐狸也脆弱得很。

打发掉一小波恶魔喽啰以后,我回来,发现小狐狸探出脑袋,愣愣的看着还未冷却的战场。

“这就是书上说到的恶魔喽啰吗?竟然会瞬移,还让不让老娘我混呀。”她了一口叹气,耳朵拉耸起来。

汗,你的口气能再彪悍一点吗?

不过想想,以敏捷著称的刺客,对这种会瞬移的怪物的确很无奈,感觉就好像本来自己骑着辆崭新自行车,笑看那些走路人,却突然看到以后要和骑机动车的对手较量一样。

“还算一般吧,其实也不会太麻烦,恶魔喽啰的瞬移冷却时间不算短,只要掌握还规律,抓住它们的行踪便不难,而且,它们那火焰铁锤,看起来声势壮大,其实伤害蛮小的。”我笑着安慰小狐狸道,毕竟她也才刚刚三十六级嘛,何必和这些五六十级的怪物那么快较真?

“哼,我当然知道,这些小东西,老娘还不放在眼里,只是觉得闪来闪去的,好麻烦呀,反正都要死,就不能乖乖站着不动让我砍吗?”

小狐狸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对于我自作多情的安慰嗤之以鼻,话说回来,这种如此让我如此熟悉亲切的思维方式,她究竟是和谁学来的?

下午的时候,被那些恶魔喽啰'骚'扰得不厌其烦的我们一行,终于来到了冰冻高地,很可惜,驻守高地传送站的,并不是我上次遇到的,苦取乐的那两个法师,只是匆匆寒暄一句,我们便踏着传送站回到了哈洛加斯。

这里并不像游戏,外面各个区域的小传送站,功能较为单一,只能提供对哈洛加斯传送站的单点互动传送,想要从一个区域的传送站传送到另外一个区域传送站,只能先回哈洛加斯的大型传送总站,然后再传送到想要到达的目的地,反正只是多传送一次,不会很花费时间。

来到哈洛加斯以后,我并未立刻急着传送到水晶通道,原因嘛,当然是我并没有在水晶通道传送站登录,传送站的法师肯鸟我才怪呢。

虽然可以用长老的身份开通,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张扬自己的长老身份,不符合我们低调的'性'格,还是去马拉那一趟让她这个负责人写道命令吧,一来和她打声招呼。有个照应,二来看看她那有没有最新的情报。

听到我要去水晶通道,马拉并没有为难我,很快就写了一份命令手札交出去,然后告诉我,她派去寻找水晶通道那兽人隐藏点的两支队伍,遭遇到很大的压力,水晶通道里的怪物,似乎比往常要疯狂许多。

这算是个亦喜亦忧的消息吧,喜的怪物异常的举动,让我对于那里隐藏着什么重要的讯息,更有了几分把握,忧的是身边还有一只小狐狸,若是遇到什么危险,她只能回城,没有她的引路,我也只能回去,也就意味着得从头再来。

回到传送站的时候,传送站法师已经得到了马拉的命令,很爽快的将我们传送到了水晶通道。

“嘶嘶~~”

刚刚从传送站里出来,我立刻感觉到了一股仿佛渗透到骨子里去的冰冷,不由抱紧了身子,身旁两个传送站法师,似乎对我这种反应已经见怪不怪,脸上均'露'出了淡淡笑容。

不过随后看到小甲那“英伟”的身姿从传送站里出现,脸上的淡若镇定立刻就不见了,嘴巴张大得能塞下一个拳头,笑笑笑,让你们笑,吓坏了吧。

我将暗金鹰甲换上,才觉得好过了许多,小狐狸也换上了一件厚厚的披风,将自己裹得紧紧的,随后,我开始和两个传送站的法师闲聊起来。

“大人怎么挑这个时间来了,没有听说吗?最近水晶通道不太平,很多这里的冒险队伍都唠唠叨叨抱怨着回去了。”一个法师好心劝慰道。

“没办法,任务重大嘛,你也接到马拉了命令手札了吧。”我无奈道,接着'露'出狡猾的笑容,搓梛着指头:“你们看,干脆让我在这里登陆行了。”

“马拉大人交代过,这次是因为任务而破例,大人还是以后脚踏实地的来到这里,再进行登记吧。”法师也是一脸的笑意。

“……”

切,马拉那个老太婆,竟然会交代这个,将我的心理模式都'摸'透了吗?

休息了一会,带着小甲和小狐狸,离开了传送站,正式踏入水晶通道的历练区域,小狐狸小脑袋东看看西看看,表示自己现在还没有头绪,等在里面转一会,看能不能发现一丝线索,然后顺藤'摸'瓜找到隐藏地。

水晶通道顾名思义,是一个完全由万年冰层所组成的冰溶洞,那晶莹剔透的坚冰,透'露'着让人'毛'刺悚然的寒意,哪怕是野蛮人全力一斧砍在上面,也只能留下一条划痕,可想而知这些冰块的硬度有多么恐怖。

这些水蓝'色'的冰壁,就如同水晶般闪烁着绚丽光彩,水晶通道的名字也由此而来,刚刚来到的时候,我们还被这由水晶包裹的世界所惊呆,第三抠门的思维还让我考虑着是不是挖点带回罗格营地去卖,尤其是小狐狸,身为女人,她更无法抗拒这样美丽浪漫的景'色'。

不过小半天过后,我们的热情就迅冷却下来,无论是谁,只要在这片除了水晶光彩以外没有任何一丝瑕疵的世界呆久了,都会出现审美疲劳。

很快,我们迎来了第一波敌人,是四只高大的月之王,这种怪物我在群魔堡垒的时候也遇到过,当时记得很清楚,它们还给我爆了一件古代装甲。

所以看到它们,我的眼睛立刻就被金币的光彩所代替,寻思着上次遇到三只,爆了件白板古代装甲,这次四只,是不给我来件蓝'色'古代装甲呢?

贪心归贪心,大意是要不得的,这些在以后能晋升为大魔神巴尔近卫队的怪物,实力绝对不容小窥。

冒险者第一次遇到它们的时候,或许会觉得它们虽然个子大,实力强,当时移动和攻击度并不快,有点名不副实,但是一旦被它们近身,对砍上几记,便会发现它们无论是伤害,移动度,还是攻击度,能极大的增幅起来。

这是因为它们会野蛮人战斗系五阶技能【狂'乱'】,效果就如同德鲁伊变形系的野'性'狂暴和撞槌一样,只要集对方,就能让自己进入增益状态,效果是提升伤害,攻击度和移动度,是个十分bt的技能。

不过,现在的我不再是群魔堡垒对付它们时的我了,其他不说,手的武器便由原来的金'色'水晶剑,换成了现在的神语水晶剑,攻击力增加将近一倍,原本只能划破它们的盔甲,刺伤表皮,现在可是剑剑见血,再往其头顶上扔个死灵法师的伤害加深,便让它们狂舞着双斧,愤怒惊恐不已。

很快,四个月之王便倒于剑下,穿着钢甲的庞大结实躯体,就连那水晶般僵硬的冰地,也震得微微作鸣。

可惜的是,它们并没有如我幻想的那样,爆出件蓝'色'级的古代装甲,连白板也没有,地上只有十多枚金币和三瓶强力'药'水,其实,这已经算多了,月之王这类型的怪物,在哈洛加斯所有怪物爆率可是排在前头,当然,以它们那强悍的实力,让冒险者头疼的排名也位列前五。

四个月之王,只是开胃菜,数量连一个小队也不到,若是前面出现一个大队上百个月之王,这是肯定有的,那时就连我也得避让几分。

说起水晶通道的怪物,对我来说有新鲜感的,只有那么三种,除了刚刚遇到的月之王,第二种是一种长翅膀的家伙,不过它们可不是鸟人天使,而是叫冥河妖'妇',名字听起来好像挺诱人的,能让那些好'色'男想入非非,而她们那人形女人的外表也的确不差。

据说,这些冥河妖'妇'原本是安达利尔的手下,当年在崔氏特瑞姆一役立下赫赫功劳,后来不知怎么得,就给巴尔揽过来当情'妇'……哦,是妖'妇'了,实力有了很大提升,你看,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

在我们前面拐角处的,正扑腾着一群冥河妖'妇',她们那巨大的彩'色'鸟翅,不断扑打着,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似的,在安静的水晶通道里面显得特别刺耳。

这些冥河妖'妇'是真正意义上的群居,不比月之王那样孤单游侠,很少见她们一群的数量在五只以下的,这和她们的实力较弱有关,弱者当然要靠数量嘛。

当然,你若是给介绍上的一个“弱”字蒙蔽了眼睛,不探清楚便傻乎乎冲上去,那吃亏的人肯定是你,这些冥河妖'妇'的攻击力虽然弱,但是她们却是强力辅助型。

竟然是辅助,那当然就得和其他怪物配合了,比如说强大的月之王,两种怪物狼狈为'奸'的凑到一块,实力提升便不止壹加壹那么简单了。

很简单,因为冥河妖'妇'擅长死灵法师的诅咒,虽然没有掌握五阶诅咒【衰老】那么bt,但是【伤害加深】还有【削弱】这两个使用的技能,也照样能让大部分冒险者抱头鼠窜。

除此之外,冥河妖'妇'的普通攻击,也是蛮有些麻烦的,她们能创造出一个红'色'魔法球,像老鼠般从地上潜伏攻击对手,无声无息,经常能让冒险者吃亏,而且魔法球的度虽慢,却有追踪效果,有时候被这些魔法球和月之王同时追击,急得团团转,很是麻烦。

这群冥河妖'妇'的数量有八只,只能算少,而她们周围,有一群十多只的【杀手】,名字听起来很酷,别激动,它们就是血腥丘陵那些像极了直立蛤蟆一般的【仆魔】的升级加强版。

这样的组合并不算强大,毕竟我们现在只是在水晶通道的门槛,等深入以后才能看到冥河妖'妇'+月之王的bt组合。

吩咐小甲和小狐狸在角落里等着,我变身狼人偷偷潜入过去,对着其一个四处无聊闲走的杀手,来一记冰弹,然后一溜烟消失在转角处。

长期呆在水晶通道里的怪物,或多或少都得到一些冰冷抗'性',这记初级的冰弹对杀手来说简直和挠痒痒似的,不过也立刻引起了它的注意,怪叫几声,它挥舞着手的大刀,叫上同伴,伛偻着身子顺着冰弹方向的转角处走去。

而那些冥河妖'妇',看到杀手的举动,也并不以为意,它们虽然是合作关系,但是关系却并不算密切,没有敌人出现,也只是各做各的,互不干扰。

十多只杀手,来到转角处,突然最前头那只,似乎看到了对面转角处,有一道身影一闪而过,奇怪之下,带着兄弟又跟了过去,结果刚刚到转角处,一阵噼里啪啦,夹杂着闪电雷光,不到片刻之间,十多只杀手就成了十多具尸体。

“感觉还不错。”在它们的尸体上搜索着,我'舔''舔'舌头说道,这种小伎俩,也只能用在没什么智商的投影上,要是遇到真身,哪怕是第二世界的分身,恐怕都会有所警觉。

至于那群冥河妖'妇',很简单,虽然会伤害加深,还会削弱,但是她们本身的攻击力低,防御和生命值甚至不如那些小不点恶魔喽啰,就算被诅咒了,那又如何?

不过我这个人比较怕疼,还是让小狐狸用她的刺客三阶技能【魔影斗篷】,将那些冥河妖'妇'给'迷'黑了,才偷偷潜伏过去,小狐狸好胜心强,至于躲躲藏藏心里肯定憋屈,让她出手,她找到了自己作为“队长”的意义,不至于将心头的郁闷发泄到我身上,自己也能便利不少,可谓是一举两得。

这些冥河妖'妇'到也活宝,大概是比较怕死,所以纵使那双如同毒物一般的五彩斑斓的鸟翅膀,扇的扑腾作响,需要占据了很大空间,但她们依然紧密的凑在一块,也不嫌热,小狐狸一个极为到位的魔影斗篷,将八只冥河妖'妇'全部笼罩在里面,顿时瞎了狗眼。

我偷偷潜伏过去,看她们凑的那么密实,都不好意思不用狂犬病了,幽绿'色'的爪子,轻轻在一只无头苍蝇般的冥河妖'妇'那妖娆丰满的躯体上一抹而过,恐怖的绿'色'顿时蔓延开来,八只冥河妖'妇',连哼都没哼一声,就一头坠倒了下去。

再次入手了几枚金币的我,哼着小调,和小狐狸一起向'迷'宫一般的通道深处走进去。

随便一说,在这种'迷'宫路型的区域,找到一处死胡同的意义很大,因为如果遇到一群不可硬拼的强大敌人,不能随便跑,随便跑的话若是遇上另外一队敌人,那肯定是要被包饺子了,而一处较为窄小的死胡同,可以很好的提供便利地形,当然,也有可能敌人太强大,自己反倒被活活堵死在里面。

随着我们的逐渐深入,怪物也丰富起来,一小队数量的月之王随处可见,那手两把巨大斧头或者连枷,挥舞的呼呼作响,不论威力,光那声势就能让体质孱弱的法师脸'色'苍白。

特别是当十几只月之王将你团团围住,三米多高的躯体就如同一堵大墙,四面八方都是敌人组成的肉墙,头顶上又有无数利斧钝锤落下,那种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感觉,能让冒险者绝望的失去反抗之心。

至于我前面提到的第三种新鲜怪物,也是比月之王好不到哪去的极端猥琐流怪物,名字叫寒冰爬行者,它们完全是由邪恶的地狱力量凝结起那些最坚硬的冰块形成,形状就如同雪巨人般,高大诡异,布满全身尖锐冰刺的全身,笼罩着深寒的白'色'氤氲冻气。

这些寒冰爬行者猥琐的地方有很多,但是其既几个特别突出的,其一,它们的身体完全就是由构成水晶通道的这些水蓝'色'坚硬冰块构成,有多硬我刚刚就已经说了,猥琐的地方在于,它们的身体颜'色'和水晶通道壁一模一样,有时候这些寒冰爬行者,就大咧咧的站在墙边,甚至是路央,不够仔细的冒险者,也只会以为是凸出来水晶墙壁,或者一根冰柱子。

猥琐其二,是针对我们这些变形系而言的,寒冰爬行者的全身都是由冰块组成,而它的表面,更是布满了尖锐的冰凌刺,若是用武器砍到也没什么,变形过后,用爪子和拳头砸的话,那便是如同刺猬一般,伤敌损己,很是不讨好。

其三,也是因为它们的结构问题,死后并没有尸体,足以让一场大战斗缺乏打手的死灵法师,对着地上的几滩冰碎郁闷不已。

此外,这些寒冰爬行者,除了体型大,力量强,攻击附带一定冰冻作用以外,嘴里还会喷出我们德鲁伊的本家元素二阶技能——极地风暴,冰冻抗'性'不高的冒险者想要对付它们,简直就像端着汽油往火里冲一样,自找死路。

不过好在,我的抗冰属'性'是抗'性'四围最高的,而且暗金鹰甲上附带的无法冰冻的最bt属'性',也让我面对这些寒冰爬行者的时候,能够大开大合,毫不畏惧,用拳头砸会反伤,我不变形,用水晶剑砍还不成。

因此,这些寒冰爬行者到是三种怪物,对我威胁最轻的,哪怕是五六只将我团团围着一起喷极地风暴,我也只当是冬天吹风扇而已,冷则冷矣,但不碍事,它们最该死的地方,就是爆率低,爆率极低,对我这个第三抠门来说,这才是它们最猥琐的地方。

一路前行,我也终于明白,那些法师口所说的疯狂和'骚''乱',究竟指的是什么了,怪物,不止是数量多,而且种类也多了起来,曾经在酒吧里打听过,水晶通道,原本也就月之王,冥河妖'妇',还有寒冰爬行者为主,辅以一些杀手之类的小喽啰,而如今,你看我看到了什么?

白骨法师,这些本该在鲁高因出没,到了群魔堡垒就该因为实体低下而灭绝的怪物,竟然又在这里见到,起初我虽然惊讶它们的出现,但也并不以为意,白骨法师嘛,出现就出现呗,最高级的白骨法师,我想想,大概是在库拉斯特吧,也就三十多级,怕个啥?

甚至小狐狸见着这些怪物,也跃跃欲试,三十多级的怪物,还刚刚好和她这个同样是三十多级的小刺客对上号了,闲了一路,你说她能不高兴吗?

不过,幸好我够警惕,及时阻止了她迫不及待的行动,这些骷髅给我的感觉,处处透'露'着一层诡异,我劝说小狐狸退到一边,然后缓缓接近,果不其然,这些骷髅架子不是盖的,铺天盖地的冰弹就朝我扔了过来,冰弹的威力,竟然能让我这个抗寒属'性'达到150的牛人,也感到全身一阵做冷,仿佛置身于十多只寒冰爬行者的极低风暴一样。

不单如此,这些骷髅法师的'射'特别快,几乎比我以前见到的快了一倍,或许是受水晶通道上的寒气所影响,它们的骨骸架子也结上了一层厚厚冰霜,看起来水晶晶的,到有几分赏心悦目,也因此它们的防御高了许多。

简单来说,这些白骨法师是经过水晶通道的变异,实力已经达到了五十多级,虽然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刚刚是小狐狸上,那便危险了。

除了这些变异白骨法师以外,还有变异的沙地勇士,被冻得全身通红的它们,不知为何度却反而快了许多,四条胳膊各握着一把长刀,便如同那狰狞的魔神般。

还有变异的洞'穴'跳跃者,变异的幽魂,变异的黑暗猎手等等,最令我恶心的是变异的利爪蝮蛇,这些原本靠近身后用尾巴攻击敌人,附带击退效果的猥琐蛇形怪物,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远程攻击怪物,那尾巴一甩,竟然甩出一条死灵法师白骨系四阶技能【骨矛】!厉害的有些过分了吧,我宁愿面对月之王也不想和这些变态怪物相遇。

怪物的种类变多,数量自然也变大,怪不得那些原本在水晶通道历练的冒险者,都混不下去了。有小甲在小狐狸在旁,我的脚步也变得小心起来,基本是贴着墙壁走,只要遇到怪物,便以最快的度将它们干掉——或者干脆掉头走人。

“小狐狸,找到线索没有?”

来到水晶通道大概有五天了,随着接近通道深处,怪物也渐渐变得密集起来,我的脚步不得不再次放缓,行进度创历练有史以来之最,而在昨天,小狐狸终于神'色'凝重,似乎从我们路过的地形察觉到了什么。

“嘘嘘,别出声,笨蛋。”小狐狸轻轻嘘着,给了我一记娇媚横眼,观察着周围,然后将耳朵贴在水晶墙壁上,又贴在冰地上,似乎在聆听什么,我也有样学样的学着她将耳朵贴在地上,突然脸'色'一变。

“你听到了什么?”小狐狸很好奇。

“前面不远处有一群敌人,听那脚步声,应该是大群月之王,期待它们身边没有冥河妖'妇'吧。”

我可怜兮兮道,这段时间,被冥河妖'妇'这些该死的诅咒者弄的不厌其烦,一旦被伤害加深诅咒,被月之王砍起来特疼,而削弱诅咒,则是全身软绵绵的失了几分力气,两种感觉都不怎么美妙。

本还以为我发现了什么的小狐狸,立刻甩了一记白眼过来,继续她的探查大计,许久之后,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我从那本不知名的族史典籍看到过,我们兽人族在建造这条藏身地的时候,竟然在下面挖出一条流动的冰河,因此,很多兽人都将这个藏身地叫做冰河之洞。

见我恍然大悟的点头,'露'西亚微微得意的将眉头一扬,随后又沮丧的垂下双耳:“按照那里的记录,应该是差不多附近了,可是我却没有听到河水的流动声,或许上万年过去,那条神奇的冰河已经被冻结或者枯涸了,这样的话,想要找到就麻烦许多了。

“那我们往哪个地方走。”看到前面再次出现十字路口的'迷'宫地形,我开口问道。

“当然是这边。”

小狐狸毫不犹豫的往前一指,顿时便让我的脸苦了起来,因为她指着的方向,正好是我刚刚听到月之王脚步声的方向。

“为什么偏偏是那里?”虽然路痴没有发言权,但我还是忍不住抗议。

“现在,我们就是要往怪物密集的地方探索去,怪物越密集的地方,就越有可能有着什么线索,亏你还是冒险者呢,笨~蛋~。”

小狐狸秀气的朝我皱了皱鼻子,然后妩媚一笑,我从来不知道被别人骂竟然也会觉得享受,小狐狸这一声拖着浓重尾音的笨~蛋~,可谓是将女人娇媚的魅力用语言展现到了极致。

没办法,小狐狸说的的确是大实话,我只好顺着她指的方向前进,她则是坐在小甲背上,跟在后面,像是发号命令的将军一样,高傲而可爱的大尾巴甩来甩去,好不得意。

然后,便遇到了一群和冥河妖'妇'这群'荡''妇'狼狈为'奸'的月之王,数量足足有两小队,我靠,烧死你们!!

第二天,小狐狸将耳朵贴在冰冷的地上,终于面'露'出一丝喜'色'。

“你听听看,这肯定是水流的声音没错了,看来几千年过去了,那条冰河还存在着,真是不可思议,在如此冰冷的地方,竟然还没有冻结。”

我顺着小狐狸的知识,也将耳朵贴在地上,静心聆听,身为德鲁伊,我的耳朵灵敏程度并不逊'色'这只小狐狸太多,不一会儿就听到微不可察的“沙沙——咯啦——”的仿佛无数冰块在摩擦的清脆声音。

平心而论,如果不是小狐狸提醒这是水流声,我怎么也不会将声音和流水联系到一块,即使偶尔听到,也只会当成是自己的错觉吧。

这正凸显了我至今以来,和其他冒险者差距最大的地方,经验,不仅仅是战斗方面的经验,而且包括了一些其他冒险生活上的必备知识,这些知识,我远远不如那些有着经验丰富的冒险者,在实力上,我的确强过他们,但是如果平衡掉这些实力,来到危险的区域,那么我的生存能力远远不及他们十分之一。

“笨蛋,你还傻傻趴在地上干什么?就在前面不远处,我们快点出发吧。”

在我将耳朵贴在冰地上,微微有些神游物外的时候,小狐狸娇横的声音传来,轻轻一哼,指着左边的岔路通道道。

顺着小狐狸的指示一路前进,解决掉五六批数量庞大的难缠怪物,在前面的直角转角处,我刚刚跨出一步,突然将迈出去,还没来得及落地的脚步收了回来,后退了好几步。

“坏蛋,怎么了?”

小狐狸在后面,也知道我应该发现了点什么,压低着声音问道。

让小甲放轻脚步,轻轻回走了上百米,我们才在一个角落里停下来,和小狐狸一切跳上小甲背上的篮子里开碰头会。

“真是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刚刚坐稳,我的嘴角边撇过一丝苦笑。

刚刚在转角处,眼角捕捉到的一刹那景象,我分明看到,在转角前面几百米处,有一个巨大洞'穴',宽大得像小狐狸比武招亲那会的广场一样,里面清一'色',身穿钢甲,手握重斧的高大怪物——月之王!!

如果是几只,十几只,甚至是几十只,我到是还能面不改'色',问题是光捕捉到的那一眼,就被无数的寒甲利器的锋芒所刺到,那分明是上百,甚至几百的数量,前些时候,还说若遇到上百只月之王,我就得退避三舍,如今果然遇到了,这不是乌鸦嘴是什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