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契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七十九章契约

……

“怎么办?要不你直接变身那个,一炮轰掉它们算了。 飞”小狐狸知道,几百个月之王意味着什么。

如此庞大的数量,里面肯定有小随从,还有精英,光这些就不是一个冒险队伍所能对付,更别说其余数百普通月之王了。

我打量一下环境,洞'穴'高度有十多米,的确能容纳血熊的身躯,不过还是笑着摇了摇头:“若是对付这些杂鱼也要变身,我以后还怎么混呀。”

“还杂鱼呢!小心把自己给陪上,笨蛋!”小狐狸气呼呼的看了我一眼,心头也有点小郁闷。

这些月之王是杂鱼,自己连一只月之王也未必能应付得了,那自己在对方眼里,岂不也是自己也是杂鱼等级?

差距……真的那么那大吗?

要是小雪它们在就好了,可以分轻一些负担,几百只月之王,倒也不是无法对付,就是一时半会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想到这里,我让小狐狸躲在角落里,自己偷偷'摸''摸'跑出去,往转角处探出脑袋,仔细打量着对面那如同钢铁海洋般的月之王大队。

突然,我的眼睛一亮,在那月之王'露'出一刹那的缝隙之,看到了洞'穴'深处有一个凹进十米深的角落,刚刚好可以躲在里面,利用地形应付月之王。

那个角落的地形如此出众,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其他冒险者自己弄出来的,就像在黑'色'荒地对付恶臭乌鸦时那个人造石洞一样。.

估算了一下距离,和对方的数量,我觉得完全可行,回过头,和小狐狸说一声,她到也体谅为什么我不想变身血熊,目光里隐约有几分赞许。

不过,还是像老妈子一样唠唠叨叨的让我小心,不是关心我,而是小甲,我挂了的话,小甲无法使用传送卷轴回去,留在这里也得玩完,她如是说道,然后便在篮子里气呼呼的回过去,将那'毛'茸茸的尾巴对着我,翘着甩来甩去,哼了一声。

在脑海里酝酿了一番,我便不再迟疑,变身狼人,给自己加持了加技能,如同一阵风似的冲了上去。

变身狼人和加技能所带来的度加持,再加上全力冲刺,以我现在的属'性'竟然有隐隐有一种'操'纵不了的感觉,只觉得眼角边的景'色'都开始模糊起来了,更别说应敌。

这种度,大概跟哈达玛斯变身巨狼之后,也不差,只是哈达玛斯敏捷高,能勉强'操'纵这股度,但是力量和体力不足,无法持久。

敏捷跟不上度,大概古往今来的冒险者,也只有我这么一例吧,我微微苦笑,同时暗自寻思,如果能完全'操'纵这股度,那么我根本就不需要利用那个洞'穴'。

我完全就可以凭着度,在宽阔如广场的洞'穴'里,在数百只月之王之间轻松自如穿梭者,将它们歼灭,它们也休想碰到我。

这样一念之间,身体已经鬼魅般从数个月之王的缝隙掠过,如果一旁有人,大概也只能看到一条直直的黑'色'光线从眼睛闪过,然后以为自己是眼花了吧。

敌人从一旁掠过,这些月之王竟然毫无察觉,让我心里产生一种玄妙的感觉,仿佛这洞'穴',就是自己的地盘,生杀予夺,只在一念之间,自信心无限膨胀起来。

幸好脑子里还有几分理智,暗暗提醒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等自己完全'操'纵了这股度……

就要到达洞'穴'的时候,我来了个急刹车,这光滑的冰地可真揪人心,脚上的爪子用力勾着地,也还是足足滑出了十多米远才停下,却是误打误撞,刚刚好滑了进去。

“吱吱吱——”

利爪于坚冰的尖锐摩擦声,在洞'穴'里显得特别刺耳,数百只月之王齐齐将目光落到发声处,数百道憎恨邪恶的血红目光落在身上,宛若实质的灼焰,让我心也不禁一突。

接着,事情便很理所当然了,数百只月之王堵在洞口,六米左右的宽度,只能容纳三只月之王并列,若是想完全将它们的巨大双斧抡起来,便只允许两个半了,同时被五只月之王四面八方围住,我尚且不惧,更何况是杂鱼两三只。

接下来的战斗,便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了,大部分人或许都会这样想,只能说半对吧。

真想要锻炼技巧,就算睡觉也可以,就比如说我,可以潜心使用灵魂魔法,发掘灵魂与魔法的奥妙。

如果无心锻炼,就算创造再好的环境,也不过是徒劳而已。

在这样的混战,最是能锻炼人的心态,还有对战斗的预测,静心明镜,这个道理,即使是平民也懂,却能让冒险者学上一辈子。

我现在唯一感到遗憾的,便是变形系与元素系的冲突,变形之后,德鲁伊的魔法便再也无法施展了,不然的话,我的实力还能强上一倍,战术也更多变化。

加仑老头给我那些卷轴上,将这种冲突的原理,诠释的十分完美。

每个人身上,在转职,掌握了魔法技能以后,身体便会形成魔法络,当施展技能的时候,法力能量,在灵魂里的魔法烙印引导下,沿着这些脉络流动,组成一个个符。

这些符,在脑海里组合,生成如同数条dna缠绕在一起的复杂魔法咒,这些步骤,便是所谓的魔法施展时间。

熟练这个魔法的人,可以不用将脑海里的魔法咒语念出,便是魔法默发,这个比较简单,几乎魔法上手了一阵之后,魔法使用者都能做到。

要不然法师凡事都要'吟'唱,岂不是很不利于干偷袭这种勾当?如此看来,上帝看来还是蛮有人情味的。

法力能量流过身体内的魔法络以后,魔法络需要冷却时间,才能再次让法力能量流过,这便是魔法冷却时间。

而默法的更高层次,经过不断使用这种魔法,可以提升魔法络的坚韧,进而缩短技能冷却时间,经过不断熟悉这种魔法,可以提高法力能量在魔法络的流动度,进而缩短施法时间。

至于后面的魔法优化,魔法改造,甚至是魔法融合,创造,都是基于对灵魂里的魔法烙印的深层次理解,进而对魔法络的应用。

对世人,乃至是冒险者都是高深莫测的魔法技能,经过加仑那个老天才这样剖析以后,便是如此简单。

如此,为什么变形过后,德鲁伊无法使用魔法,道理也就显而易见了,狼人、熊人和人,只是多了一个字,身体结构上的差异,却是水和水泥一般的区别。

因为身体结构发生变化,魔法络也就跟着变化,无法通过魔法络,就如同自来水源充足,但是水管却偏偏被堵塞住一样。

受灵魂里的魔法烙印指挥的法力能量,无法按照既定的流程路线行驶,便无法形成一个个魔法符,更何论组成咒施展出来。

至于为什么,专属装备上的魔法,变身后我却能施展出来,虽然没能来得及问请教加仑老头,但是我猜想,那大概是因为,附带职业技能的装备,本身里面便有这个技能的魔法络,于是法力能量便可以直接通过这个固定的魔法络,将其构成,施展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我无法去优化从装备里得来的技能,因为它们的魔法络是单一的,固定的,根本无法改变,最多只能运用比如说将一个火弹一分而三这种小技巧。

思路扯远了,回到变形和元素两系的冲突上,想要解决这个冲突,道理上是很简单,只要熟悉狼人变身后的络,将之改造,就行了。

虽然道理简单,但是难度,就不用我多废唇舌解释了吧,因此,只有那些高级德鲁伊,才能完全将变形系和元素系二者的冲突完美解决,而我这个三十九级的德鲁伊,离“高级”二字,还差得远。

不过,我并没有气馁,在魔法方面,我和其他德鲁伊的优势和不足在于:我的魔法天赋,还有对魔法知识的掌握程度,都不如其他德鲁伊,但是我却有灵魂魔法。

如果把灵魂比作核心电脑,系统是dos,魔法烙印比作程序,其他冒险者想要优化,改造魔法和自身的络,就必须顺着络上的数据,艰难的一点一点逆流而上,'摸'索到电脑终端,才能通过终端改变软件和络。

而灵魂魔法的优势在于,它可以让一个菜鸟也能直接'操'纵这台电脑,而且将系统改良成xp娘,界面更加简单易懂。

拥有这样的优势,我没有道理会输给其他冒险者,前段时间一直睡觉,也是因为有了这个迫切的想法。

月之王的歼灭,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德鲁伊没有什么特长,就是体力充沛,累不死,因此,当眼前的月之王逐渐稀疏起来的时候,我再次为自己加持了加,从缝隙掠出去。

回头一看,堵塞在洞'穴'处的月之王,只剩下二十多只,让我觉得好笑的是,这群月之王的头领,一个小boss级的月之王,竟然还带着它的四个随从完好无损的排列在洞'穴'外层,一副让手下当炮灰,自己坐等着捡便宜的猥琐姿态。

看看月之王的数量,再计算自己剩余的法力值,我心里头不禁涌起一个念头,便再也制止不住。

虽然加仑老头给我最后那的卷轴时,千叮万嘱过我,不到高级别打开来,但是他哪了解人的好奇心,他越是这样说,我越是心痒难耐。

当细细阅读里面的内容以后,我足足傻了一天,比第一次在存储箱里看到bug护身护和bug剑时更加震惊……

“这个坏蛋,究竟搞什么,那么慢……”

小狐狸躲在角落里,听到里面的月之王杀声震天,又是安心,又是不安。

待到声音消下去以后,嘴里仍自硬巴巴的嘀咕着“我才不关心那个坏蛋呢”,却不知不觉,将那双可爱'毛'绒的狐狸耳朵从转角处探出去,仿佛侦察器般,警惕的抖动了几下,续而才'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然后,她到古怪的一幕,对面躺了一地的月之王尸体,显得有些触目惊心,而在其上,一只狡猾的狼人上蹿下跳,在二十多只月之王的包围来去自如。

看到这里,她也不禁惊叹,这个大坏蛋,度真是太惊人了,比自己这个三十六级的刺客施展了加技能之后,还要快。

如果比武招亲那天,这个坏蛋肯'露'出这样几分实力,那结果早就出来了,哈达玛斯输的真是一点也不冤枉。

不过,令她奇怪的是狼人的举动,一记强烈的焰拳,瞬间便将满血的月之王秒杀,这本该是值得自豪的事,但是为什么这个坏蛋,在施展完以后,却有一瞬间的迟疑和思考,眼睛里尽是不满和沮丧神'色'呢?

而且这个坏蛋上蹿下跳的,似乎就是为了等待焰拳和狂犬病这两个技能冷却,普通招式一点也不肯出,他是在联系这两个技能吗?看样子却是不像。

小狐狸满肚的疑'惑',看完最后一只小boss级月之王,在对方的焰拳和狂犬病施虐之下,身体时绿时燃,最后痛苦倒下。

“坏蛋,你在干什么呢?”

小狐狸那特有的动人声线,惊醒了还在看着自己的爪子愣愣发呆的我,取消了变身,我对漫步而来的小狐狸咧嘴一笑,学着小狐狸经常做的神气动作,双手叉腰挺直胸膛,若是屁股后面有条狐狸尾巴的话,也会用力的甩动了起来。

“我在练习可以一招将大魔神巴尔秒杀的技能。”

高深莫测,而又神秘兮兮的这样对小狐狸说道,立刻换来她的嗤之以鼻:“你是想说在大魔神巴尔面前一招将自己秒杀的'自杀'招式吧。”

“……”

这只小狐狸,吐起槽来还真是一点也不留余地,都快赶得上小幽灵了。

被小狐狸狠狠吐槽了一句,我立刻焉了下去,这年头,说实话怎么就没人信了呢?早知道刚刚横竖不信,我就吹点牛皮,将路西法给搬出来了。

随后,我们两个打扫战场,数百只爆率贼高的月之王,当然是一大笔财富,小狐狸机灵,在我没反应过来之前,立刻就把小boss级月之王的收刮权力给占据了。

这可是我历练生活的唯一幸福时光呀,可恶!!

“坏蛋,你看,你快过来看看。”

正当我垂头丧气的瞄准几只头目级月之王,准备“收尸”的时候,小狐狸却在一旁兴奋的喊叫起来,手里举着一枚金光闪闪的物品。

金'色'装备?不出奇,既是爆率高的月之王,而且又是小boss级,我立刻屁颠屁颠的赶过去,看到小狐狸手的东西,顿时也乐了。

是一枚金'色'的圣骑士专用盾牌——皇冠之盾。

皇冠之盾,可是圣骑士专属盾牌的普通类盾牌里面,最顶级的货'色',比我在群魔堡垒那里,从魔王级的血肉复生者身上爆出来的圣骑士纹章盾,还要高上两级。

守护之絮皇冠之盾

防御:>

耐久度:50-50

需要等级:40

需要力量点数:65

+70%防御强化

抗毒+31%

抗寒+26%

抗火焰+26%

抗闪电+30%

+8转化为所有属'性'

+2抵抗(限圣骑士使用)

+1力量(限圣骑士使用)

+3圣光弹(限圣骑士使用)

有凹槽(1)

极品呀,除了这样惊叹,我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身为普通类圣骑士盾牌的最顶级存在,皇冠之盾尽显王者风范,不但防御高上将近一倍,四项抗'性'加成也要高很多,【+8转化为所有属'性'】,其实就是全属'性'+8,相当于加了32点四围。

更令我满意的是,这个盾牌竟然附带两个光环技能,也意味着我以后握着这面盾牌,就相当于开启等级2的抵抗光环,和等级1的力量光环的两个圣骑士站在自己旁边,十分bt。

抵抗光环,是我期待了很久的一个圣骑士技能,在刚刚历练那时,也曾经爆出过一根附带抵抗光环的圣骑士权杖,可以随着等级提高,那根圣骑士权杖的攻击早已经跟不上,总不可能为了提升防御而牺牲掉攻击吧。

而这面盾牌正好弥补这一缺憾,以后,失而复返的抵抗光环又将发挥作用,80%的防御加成,和我本来就已经够bt的防御结合,小boss的攻击也不在话下。

而另外一个1级的力量光环,也将提供40%的增强伤害,可以说,这面盾牌的出现,骤然便让我的攻防值翻了一翻。

此外,皇冠之盾圆圆溜溜,像极了大号的平底锅,体积可比纹章盾小多了,施展起来也方便多。

见我面'露'喜'色',突然又叹了一口气,小狐狸不由大奇,摇着尾巴看我:“你这坏蛋,得了那么好的东西,还叹什么气?”

我苦着脸,拿出那面巨大的金'色'纹章盾:“前几个月才刚刚爆出一面金'色'纹章盾,现在又来一面皇冠之盾,在那之前,我最缺的就是盾牌了,而现在,却有多了。”

见我不知足的长叹短叹样子,小狐狸颤抖着手指指着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俏脸通红,差点一口气瘪晕过去,让你平日吐槽我!

除了金'色'皇冠之盾以外,还有三件蓝'色'装备,都是小极品,其余宝石金币'药'水之类,让小狐狸大呼bt,以为这只是纯粹的月之王爆率高而已。

看她两眼冒着金光,似乎恨不得自己的队伍也一口气升到五十多级,来到这里杀戮月之王打宝,我便犹豫着是否将自己爆率增幅高达500%以上的事实告诉她,免得她到头来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在洞'穴'正央,有一个高高耸起的奇形冰柱,我早就将它给惦记上了,收拾好爆落物品之后,来到冰柱旁边,开始四处打量起来。

“小狐狸,你看。”

绕着冰柱转了一圈,我发现了端倪,不禁大叫道。

在冰柱的一侧不规则平面上,很明显的其一块冰壁,有些透明的'色'彩,也就意味着后面是空的,很有可能是通往什么地方的通道,联系兽人隐匿点,答案便很明显了。

小狐狸趴在地上聆听了一阵,也很兴奋的肯定了我的想法,不过,正当我要用焰拳将这面冰壁破开的时候,小狐狸却阻止了我。

“笨蛋,你想想看,如果尼拉塞克最近来过这里,肯定通过了这个洞'穴',即使水晶通道再冷,在短短两三个月之内,也不可能凝结出这么厚实的冰壁,所以这层冰壁很明显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魔法。”

小狐狸翻着可爱的小白眼嗔道,还用洁白如玉的指头,轻轻在我鼻子上一撇:”你呀,真是个呆子,做事糊里糊涂,真让人不放心,也不知道是怎么样一个人走到现在的。”

我挠头傻笑,说到冒险经验,我是拍杆子也比不上眼前的小狐狸。

作为一名刺客职业,本来小狐狸是不需要像法师和德鲁伊那样去精通所有魔法理论知识的,但是她书架上十多本不同作者所著,每本都有两块砖头厚度的魔法大全,可不是摆设。

眼前这个说不上有多复杂的魔法阵,在我还没有完全弄清楚原理的时候,她已经破解开来,让我这个德鲁伊实在汗颜不已。

说到魔法知识,这几年不断的啃读法拉给我那本魔法基础大全,我已经不逊'色'于罗格那些新手德鲁伊了,所以……咳咳,不是我笨,而是这只小狐狸博学的过分,估计她队伍里面,身为正牌法师的库克,魔法知识也不见得能比得过小狐狸。

破解了魔法阵以后,那层冰壁不用我动拳头,自己碰的一声,碎了。

在那刹那,从洞口里吹出的更加极寒的阴湿冷风,让我和小狐狸身体一颤,心更加警惕,让小甲远远的跟在我身后,我们踏入了洞'穴'里面。

“这是……”

当脚步落到螺旋阶梯最后,眼前的景'色'顿时展开,我不禁惊叹道。

出现在我眼的,依然还是由无尽的如同水晶般的冰壁构成的空间,只是这里不能再称之为通道,而是一座城,一座大城般的宽阔冰雪空间。

要在如此坚硬的万年寒冰下面,挖出如此大的空间,这一刻,我深深为兽人族的毅力和决心所震撼。

从后面跟上来的小狐狸,显然也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久久说不出话来,俏脸上满是为自己祖先感到自豪的神'色',这样的成就,恐怕比人类建造群魔堡垒的难度,也不逊'色'多少了。

那阵熟悉的“喀拉喀拉”声,更加清晰的传到了我们耳边,我和小狐狸对视一眼,朝声音的方向走去,果然见到了一条冰河。

这河的表面有一层坚冰,地下隐隐有水流流过,我试着将上面宛如钢铁般坚硬的冰层刺破,手指伸到水下,立刻就惊栗的抽出来,指头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寒冰。

“这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硬极了,难怪流动时会发出这样的声音,而且比冰冷上十几倍。”

我对小狐狸惊道,再看看自己的生命值,在150多点抗寒抗'性'下,依然流失了2两点生命,若是整个身子浸泡下去,恐怕不用一时半会就会挂掉。

这是我迄今为止见到过的最冷温度。

“你看那里?”

小狐狸东张西望,突然指着不远处说道,目光顺着望过去,我发现竟然是四个冒险者,只不过他们早已经死了,被那些残忍的怪物绑在一根挨柱子上,双膝跪地,身上早已经覆盖了一层冰层,也不知道死了多久。

有了极冻河水,还有数具冒险者尸体的警讯,我们的行动越发谨慎起来。

和水晶通道的天然去雕琢不同,冰河里面处处透'露'着人工痕迹,经常能看到还燃着正旺的魔法火把,在冰河交错纵横的支流上面,还能找到一座座圆木桥。和天顶连着的巨大冰柱,随处可见。

我们一行缓慢的在里面行走,往深处探索着,迎来一波又一波的敌人,数量也越来越多,逐渐让我也开始吃不消起来。

除了水晶通道里面遇到的月之王,还有冥河妖'妇'的升级版——血腥妖'妇',寒冰爬行者等等怪物以外,新出现的两种很是让我头疼。

其一种叫堕落王,至于形状,见识过营地的巨大野兽没有?将巨大野兽放大一半,然后全身长出白'色'的浓密长'毛',只'露'出两双猩红眼睛,就是堕落王的样子了。

这种怪物除了力量大,就是力量大,攻击附带一定至晕效果,五十多级的怪物,对我这个三十多级的德鲁伊,至晕几率还是蛮大的。

所以无论是**上还是精神上,它们都让我头疼不已。

还有另外一种,叫腐行者,据说是又巴尔,亲自从生前心灵邪恶的战士里面,跳出最强大,最可怕的尸体,亲自将它们复活作为打手,大魔神出手,自然是与众不同,可想而知这些腐行者的实力有多强。

它们的等级高达60级,最恶心的是,杀死他们以后,有很大几率再次复活,除非用死灵法师的尸爆,或者召唤骷髅。

又甚至是圣骑士的终阶光环【救赎】,才能将它们的尸体完全破坏,再也无法复活。

当然,还有一种选择,据说这个大陆上有一枚神奇的戒指,叫大自然的和平戒指,有一条属'性'为【杀死怪物回复平静】,凡是被持有这枚戒指的人所杀,尸体都无法复活,也无法被死灵法师用来施展尸爆或者召唤骷髅,也因此被所有的死灵法师视之为仇。

当然,无论是腐行者的等级,还是它的再生能力,其实我都不大在乎,你站起来多少次,我就能让你躺下去多少次,直至起不来为止,让我却步的是它们的另外一个技能——圣骑士三阶技能【突击】。

能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将目标斩于剑下,便是这一个技能的所有精髓,如果说同等级情况下,圣骑士的度比刺客加持了加还要快,那么就一定是在说这招【突击】了。

我担心的是小狐狸,腐行者使用【突击】后,度绝对要比小狐狸快,就连我也阻挡不及,虽然攻城兽也一样会【突击】,但是它们一次只出现两三只,而腐行者则是十几只,几十只为一群,游'荡'在这片冰河领域。

若是同时被三只腐行者盯上,使用【突击】,恐怕小狐狸连守护戒指上的绝对防御,都来不及开启。

前面的怪物越来越密集,但是我们偏偏却不能躲绕,得迎头杀过去,因为怪物越多的地方,就越可能有什么线索。

当如履薄冰的来到冰河深处,险之又险的干掉一批腐行者后,我终于忍不住停下来。

“小狐狸,你还是回去吧,反正已经找到冰河了。”我'揉'了'揉'小狐狸的耳朵,看着她一脸的苍白,心疼道。

“不要。”小狐狸深呼吸了一口气,很干脆的回绝。

“要是前面还有什么魔法机关怎么办?你这个笨蛋又不会破解,再说,你在克里斯面前,不肯半途而废,又怎么能让我半途而废呢?”

小狐狸的眼圈逐渐变红:“这次狼人族的事情完了以后,你就要回去了,我……”这样说着,她低着头,不让我看到她的眼睛,小手却抓上了我的斗篷,用力地。

看着这样的小狐狸,我用力吸了一口气:“要不,还是让我来开路吧。”言下之意,便是要变身血熊,给小狐狸一路贴绿灯了。

不料斗篷又被扯了扯,小狐狸抬起头,泛红的美目还没有完全遮盖:“不要,我知道你这坏蛋,一直不肯变身,是为了锻炼自己,越是危险,越是能得到磨练。”

说着,她朝我俨然一笑,竟然透'露'出几分坚定和圣洁的光彩:“那么,就以我为赌注,来磨练自己吧,看看能保护到我什么时候。”

“拿你的生命做赌注?你就不怕死?”我苦笑起来,这样的,稍有差错便能让自己一辈子生活在悔恨之的赌注,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会去做。

“若是能死在这里……”

小狐狸看看外面那如同梦幻般的水晶世界,再深深看了我一眼,狡黠笑道:“就算死,也不会太差吧。”

“尽胡说!!玛玛加会将我的皮剥掉,挂在你的坟墓上风干的。”我笑着将她的脑袋轻轻一按。

小狐狸似乎联想到那副景象,也不知怎么就笑起来了,真是的,完全搞不懂她的脑袋里在想什么。

不过,这样的小狐狸,让我心有了一个决定。

虽然几率很低,试一试吧,反正失败了也没什么差池。

在小狐狸惊讶的目光,我握上了她的小手:“别奇怪,也别紧张,放松心神,仔细感受着和我融为一体的感觉。”

小狐狸张开嘴巴,刚想说什么,接触到我严肃的眼神,俏脸猛地一红,竟然乖乖的按照我说的话做了。

我顿时大奇,原本以为这只多疑的小狐狸,还要寻根究底,多费一番口舌才肯听话,从没想到她会如此温顺听话……

彼此闭上眼睛,盘膝而坐,手心相连,此刻我们两个的动作,到颇有几分像武侠小说里运功疗伤的感觉。

一会儿,再过一会儿,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两个如同石雕般坐着,没有任何动静,身体却隐约泛起一层淡淡光彩。

此时,若是旁边有人,一定会产生错觉——这两个手心相连的人,明明是两个,看起来就只有一个人般。

突然之间,我和'露'西亚一同睁开双眼,彼此凝视着对方,瞳孔里面,清晰倒影着对方的身影,身影里面,又泛起了金'色'的五芒星魔法阵。

那种刹那间灵魂交融的感觉,让我们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呻'吟',仿佛冰冷的躯体,被温热的牛'奶'包裹住了一般。

地上,同时闪烁起一个巨大回旋的魔法阵,光芒四'射',将我们包裹在其。

遥远的罗格营地,维拉丝四人,正在墓'穴'三层,轻松的将一大群其他冒险者避之不及的吸血鬼之王干掉,小雪它们蜷着身子在角落,正无聊打着哈欠。

没来由的,灵魂突然一阵悸动,小雪它们猛地站了起来,维拉丝,莎拉,爱丽丝,还有茉莉莎,也不约而同的往同一个方向望去。

“是琳娅妹妹吗?以大人的个'性',我还以为要再迟上一些呢。”维拉丝仰视着那绝美的侧脸,凝视远方,微笑说道。

“哼,说不定是其他女人呢。”

刚刚还一副沉静模样的小幽灵,突然鼻子一哼,气呼呼的说道,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哪怕只有一丝,也足够让她打起精神好几天了,不过嘴巴却不饶人。

不得不是,这只小幽灵的预感还真是……

从灵魂交融退出以后,小狐狸惊讶的打量着自身,而我却比她还要惊讶。

没错,我们刚刚进行的,就是我的灵魂契约。

说起灵魂契约,我到也想像小说里一样,来个妻子专用,可那是不可能的,以后强大以后,能签订契约的数量也会变多,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难道我要去找几十上百个妻子?

放着灵魂契约如此bt的技能不用,那更是浪费。

随着我在小幽灵她们身上逐一实验,灵魂契约的签订条件也变得容易起来,说不定以后只要是朋友关系,就能签订。

但是,这只是以后,现在暂时来说,我只签订了小幽灵,维拉丝,莎拉,还有三无公主四个人,只能说初步掌握。

老实说,对于只是用手心相连的方式,和小狐狸签订灵魂契约,我起初抱着不到百分之一的几率进行的,万一失败,就用血熊变身开路。

这样说的话,其实签订契约,或许我本就是打着失败的念头,然后给自己一个变身的借口罢了。

当然,如果是在亲吻,甚至是更亲密的举动,进行灵魂契约,肯定要比手心连接的成功率要打上许多。

但是我不能那样做,我付不起那个责任,我们两个,纵使彼此都有一定的好感,但是间的障碍太多,结合的几率很低。

不过,最后竟然成了,百分之一不到的几率,竟然成功了?没理由呀,我和小狐狸的关系,应该远远没有达到足以签订灵魂契约的地步吧。

因此,我脸上的惊讶,比小狐狸更甚。

心里,回想起玛玛加大长老说过的一句话:历代的天狐,都是痴情种子。

我心里不禁一颤,不敢再想下去,抬起头,正迎上小狐狸那如繁星闪烁的美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